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我的极品未婚妻10章

2017/11/9 17:46:23 来源:网络 []

书名:我的极品未婚妻

第十章一曲折服

朱海林很生气,他的严厉是出了名的,一般很少有人敢在他的课堂上睡觉。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而林夏不但睡觉,还睡得毫不遮掩,简直就是对老师的挑衅。

夏晴儿和周语冰见朱海林已经过来,都是一阵头疼,朱海林德高望重,又最见不得别人不认真听讲。林夏则是个油盐不进的滚刀肉,她们还真怕林夏把老师气出个好歹来。

而班上其他的学生则是一片哗然,这个新来的也太拽太彪了吧,上课有两大美女陪着不说,还敢在朱海林的课堂上大摇大摆的睡觉!

听到有人敲桌子,林夏终于赏脸抬头看了一眼朱海林:“有什么事吗?”

“为什么上课不听课,反而睡觉?”朱海林虽然很生气,但还是保持着学者的修养,认真的问道。

林夏挠挠头,没精打采的说道:“都是一些浅显的东西,有什么好听的,还不如睡一觉来得实在!”

换一般老师,这时候早把林夏这个目无师长的家伙轰出去了。但朱海林不会,他坚信“有教无类”,不会因为一个学生态度恶劣就放弃这个学生,这是一位真正德行高尚的师者。

“这么说我今天讲得东西你已经很了解了?”

“那还用问,早八百年就搞清楚了。好好孕”林夏有些不耐烦,这不废话吗,刚刚讲得是古代乐器,对他来说这些东西都是再简单不过的了,有什么好问的。

听到林夏的回答,班级里又是一阵骚动,这家伙也太嚣张了,敢这么跟朱老师说话。

周语冰扶额轻叹,这家伙,就不能好好说话么!

夏晴儿还是很尊敬这个朱海林老师的,听到林夏对朱海林无礼,生气地踢了林夏一脚。林夏莫名其妙的扭头看了她一眼,他可不觉得自己对朱海林无礼,相反他其实对朱海林印象还不错,他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如果夏晴儿能看到林夏跟他自己师父相处的模样,就不会奇怪林夏的表现了,林夏对自己的授业恩师可都是一口一个老混蛋的叫着。

饶是朱海林脾气再好,这时也是眉头一蹙,有些不高兴地说道:“既然你对这些内容很清楚,那我就考考你,如果你真的都弄懂了,你在课堂上睡觉我也就当没看见。”

“好吧!”林夏很无奈,这年头说实话都没人信。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朱海林见林夏同意,开口问道:“那你说说八音是哪八音?”

“啥?”林夏以为自己听错了,这算什么问题,这么简单的问题也能算提问?

朱海林却是会错意了,以为林夏答不上来,沉声说道:“既然连这个最简单的问题都不知道,那你还是脚踏实地,认真听讲比较好!”

“我说过我答不上来吗,这么简单的问题也好意思问,你干脆问我一加一等于几好了!”林夏很不爽,这老头瞧着忠厚,怎么一肚子坏水,拿这种低级的问题来考验他。

林夏这真是冤枉朱海林了,这个问题确实只是古代乐器的基本知识点,但即便如此,这也不是每个学生都能说上来的。

而他认定林夏对这个更是一窍不通,肯定回答不上来,就好像一个没学过化学的人,基本是不可能能把元素周期表背出来的。

“既然能回答上来,就说出你的答案!”

朱海林这下是真的生气了,怎么有这种学生,回答不上来就算了,还胡搅蛮缠,不肯承认。

周语冰和夏晴儿也认定林夏回答不上来,在他们眼里,林夏实在和博学这两个字扯不上关系,能回答出来才有鬼呢!

她俩想帮林夏,但老师就站在边上,她们也不好有什么小动作。

替林夏着急的同时,两人都有点生气,向老师道个歉不就行了嘛,干嘛死撑着让自己下不来台,不过想到这家伙似乎脸皮奇厚,就又觉得担心的有点多余。

“不就是金、石、丝、竹、匏、土、革、木吗,我穿开裆裤时就会背了。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林夏很顺口得回答道。

周语冰和夏晴儿呆住了,他居然真的能回答上,这不科学啊!

朱海林也是很意外,眉头稍稍舒展了一下,似乎心情好了些。又开口问道:“那么这八音中,各自代表乐器你能说出来么?”

刚刚这种情况,一般老师会感觉被扫了面子,而他只是为学生多了解一些知识高兴,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学生都打心眼里尊敬他的缘故。

像家世不凡的夏晴儿和周语冰,根本不用把一般老师放眼里,比如那个张玉祥,夏晴儿敢当面出口讽刺。但两人在朱海林的课堂上却老老实实的听课,不敢造次,这不是害怕他的严厉,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尊重。

林夏翻了个白眼,如果刚刚那个问题对他来说是幼儿园水平,那么这个问题就是小学一年级水平的,他也看出来了,这老师是真的很认真的在提问,而不是特意拿这些问题逗他玩。

这个问题林夏自然还是很轻松地回答出来了,他速度很快的报出了一串乐器名字,有些兴趣缺缺,来个有难度的也好啊。好好孕

朱海林眼睛亮了起来,这个学生看来是真有点底子,不是胡吹大气,这让他来了兴趣,接着和声问道:“你刚刚提到了埙这个乐器,你能说出几个埙演奏的名曲吗?”

还来?林夏彻底不耐烦了,这有完没完,提这种问题有意思么,纯属浪费时间。

“你拿一个埙出来,我给你吹几首算了!”林夏没好气地说道,当然他这是随口一说的气话。

朱海林却是眼睛放光:“此话当真?”

呃!林夏被这老头噎了个半死,翻了个白眼道:“当真!”

能不当真吗,瞧这老头那兴奋的模样,要说自己只是随口一说,真怕他当场翻脸。

朱海林却是脚步轻快的跑回讲台,从抽屉了取出了一只椭圆型黑乎乎的埙。

周语冰趁着朱海林回到讲台的时候,推了推林夏,悄声问道:“你真的会那个乐器?”

她知道朱海林最喜欢的古乐器的就是埙,而现在能演奏这种乐器的人越来越少了,似乎时代已经淘汰了这种乐器,这让朱海林很失落。而今天居然碰见一个自称会演奏埙的学生,朱海林怎么能不激动。

周语冰就怕林夏是在吹牛,那朱海林肯定会很失望。我的极品未婚妻10章

“这那么几个孔的玩意儿,简单的要死!”林夏摆摆手,觉得这些人一个个都不正常,怎么都不愿意相信别人的话呢!

朱海林很快把那只埙送到了林夏手上,满脸期待的看着他。

这课堂节奏全变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林夏身上,林夏汗了一下,翻看起手中的这只埙。

埙是一种很古老的乐器,一般都是陶制,上面有几个孔。声音低沉悠远,很有特点。

林夏手里的埙看着很有些年头了,外壁却很光滑油亮,显然经常有人把玩。

把埙凑到嘴边,林夏悠悠的吹奏了起来,林夏演奏的曲子是著名的埙曲:《楚歌》

这首三段体商调式的曲子,表达的故事是著名的“霸王别姬”,其声音低沉、悠远。

演奏结束,没有人出声,有的痴痴地沉浸在刚刚的意境里,有的则是目瞪口呆得看着林夏。

“我可以继续睡觉了吗?”林夏挠挠头,很煞风景的来了一句。

旁边的夏晴儿立马转头瞪着他,这家伙,真是破坏气氛。周语冰也是哭笑不得的白了他一眼,真拿这家伙没办法。

朱海林回过神来,一把抓住林夏的胳膊,激动的说道:“有没有兴趣做我的研究生?”

“没兴趣…”林夏被朱海林的动作吓了一跳,差点条件反射把这老头踹趴下,他觉得这老头不太正常,还是离远一点比较好,所以他果断干脆的拒绝了。

班级了又是一片惊呼,朱老师居然要招他当研究生?这小子也太走运了吧,朱海林在滨海大学是地位相当高,如果知道他要收研究生,不知道多少人要挤破头。

等等!这小子刚刚是拒绝了?靠,不是吧,还有没有天理啊。班级里各种哀嚎,早知道也去学这个埙了,吹个曲子就能当上朱海林的研究生,这也太划算了,甚至有人已经开始有这个计划了。

“为什么?”朱海林也是很诧异,这小子几乎都没考虑就拒绝了,自己作为导师的吸引力就这么小吗?

林夏一阵头大,他对那个劳什子研究生是半点兴趣都没有,看朱海林一定要他解释清楚的模样,只得有气无力的开口道:“这还能有什么为什么,没兴趣就是没兴趣啊。”

不管朱海林说的怎么天花乱坠,林夏都是坚决不松口,朱海林劝了半天无果,只得叹口气熄了这个念头。

不过他失望之余还是很欣慰,好久没听到有人能把埙演奏出意境来了。底下那些学生叫嚷着要去学埙,他听到也是摇头苦笑,真以为达到这个境界很简单么,自己练了几十年也没摸着边儿啊!

我的极品未婚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的极品未婚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开在爱情上的花4章

    原标题:开在爱情上的花4章书名:开在爱情上的花第四章:病情恶化以前从来不舍得凶她吼她的男人,现如今却为了另外一个女人踹她!苏暖阳,你真是可怜又下贱啊!“苏婉仪你闭嘴,我用不着你在那儿假好心!”她强撑着自己的身子站起来,男人的一张脸色,阴寒到了极致,眼里全是一片憎恨和嫌恶:“苏暖阳,你怎么变得这么恶毒!我警告你,婉仪是我的妻子,你最好给我收敛点,不然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说完,顾城北蹲了下来,大掌温柔的抚在她那边被打的脸上轻柔的问:“婉仪,怎么样,疼不疼?”“我没事,不疼的。”苏婉仪坚强的摇了摇头

  • 爱你于微时4章

    原标题:爱你于微时4章书名:爱你于微时第四章你果然有够浪的顾峥的语气这样讥讽,好像刀子一样划过顾馨的心,她咬着唇不说话,可顾峥却不许她这样沉默。他一把捏住她的下巴,逼迫着她抬头,贴近她的脸,“说话啊,我的好妹妹,还是你也舍不得哥哥,所以不想出嫁?”“顾峥,你别胡说!”顾峥的话宛若禁忌,触碰到顾馨心里最隐秘的情感和恐惧,她慌乱出声,“我和你什么都没有!你不要让爸妈听见这些话!”“什么都没有?”顾馨急于划清界限的模样,让顾峥心里没有来由的冒火,他一把掀开她身下的长裙,直取女孩最敏感的地带,他方才把玩

  • 问君可解相思毒4章

    原标题:问君可解相思毒4章小说书名:问君可解相思毒第4章还不知满足满足?红锦看着聂沧溟,鼻翼在轻轻动着,她咬了咬牙,强忍着那一个字一个字,好似刀刃一样在戳着她的感觉。那感觉痛的她想哭,可红锦还是撑出了一抹笑来:“你说过娶我为妻,可你像对待妻子那样对我吗?”聂沧溟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微微垂眸,仿佛居高临下的瞧着她:“难道刚刚躺在本王床上的女人不是你?”这明显带着羞辱味道的问题,让红锦脸色更白了。“别在本王面前耍那些小脾气,若是不愿意待了,就滚回你的万毒谷去,不过在你回去之前,最好将答应本王的天蚕蛊给

  • 借你一晚情深4章

    原标题:借你一晚情深4章小说书名:借你一晚情深第4章强迫相亲我是被阳光刺醒的,身边照旧已经空空如也,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的。身上粘粘的,更像是被车碾压过,疼痛难忍。平常他和我做过一次都会有几天休息时间,但昨天和前天连续的索要,我身体反而吃不消了。抬头看看闹钟,还没有超过二十四小时,我吃力的起身。长长的头发粘在脖子,我懒的弄开也没力气,终于摸到避孕药,吞下之后瞬间滑进被子里。现在我只想睡到自然醒,好好的补补元气,但偏偏有人喜欢和我作对。手机不停的震动,吵的我根本无法入睡。我不耐的拿起手机,转眼看

  • 予婚欢喜4章

    原标题:予婚欢喜4章小说名字:予婚欢喜第4章那就忍吧走出咖啡馆的时候,深秋夜晚的凉意一阵袭来,我裹紧身上的大衣,接着朝自己的车边走去。等我刚坐上驾驶座,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拿出来一瞧,发现是我的婆婆秦素玲。接通之后,一道声线优雅却不免有些清冷的声音传来:“上个星期是怎么回事,怀南为什么没有回老宅?”我将车内的温度稍稍提高些,接而低声答道:“我不知道,妈。”婆婆闻言愈发不满起来:“你平时对怀南到底是多不上心,每次问你都不知道!你怎么当的陆家儿媳妇?!”我将手机稍稍拿离了一些,努力忍下心中的无

  • 夜夜笙歌:殿下快上床4章

    原标题:夜夜笙歌:殿下快上床4章小说名字:夜夜笙歌:殿下快上床第4章初相逢花狗子拖着拿着一把大葱的姜雪,费力的在人海中穿梭,妄图想找一个最有利的位置,当然,这个想法仅限于花狗子这种脑残粉。不过花狗子还是挺厚道的,一边往人群里挤,一边还不忘回头安慰姜雪,带着极其兴奋的语气说:“兄弟,你别急,哥哥我今儿一定给咱两找个最好的位置!!”姜雪:“………”姜雪看着人群中赫然树立的两根大葱,再看看自己手里的一把大葱,顿时有了一阵想哭的冲动。就在姜雪开始思考待会瞧见那传说中的玉面阎王时,要不要直接甩两根葱上去,

  • 流年暮春4章

    原标题:流年暮春4章小说名字:流年暮春第四章羞辱突然想到了什么,苏默寒一边招呼宾客,一边随手拿出手机轻轻一点。正与人攀谈的米染话未说完,察觉到身下异样熟悉的震动,脸色霎时苍白一片。“不舒服?”苏源最先察觉不对劲,有些担忧的看过来。先是摇了摇头,米染急声应,“就是突然有点难受,我去休息一下很快回来。”说完对着那位客人抱歉的点了点头,便脚步急促的走向休息室,只是刚要关门的时候,突然身前传来熟悉的压迫感,米染心中大惊,不禁抬眼看过去,果然苏默寒不知何时站在门口。“你怎么会来这里?”直接越过米染,随后一

  • 惟愿此生共缠绵4章

    原标题:惟愿此生共缠绵4章书名:惟愿此生共缠绵004章我的女人谁敢动她不是不想忍,她只是,拼尽全身力气也没能忍住要弄死这个女人的冲动和决心。八年了,她已经八年没有再见到白心悦了,她以为她对她的恨,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淡去,可她没想到,看到白心悦的那一瞬,所有尘封在心底的恨,如潮水般汹涌而来。她要她死。只想要她死。砰砰砰的撞击声响在安静的客厅里惊心刺耳,安然死死揪着她的头发,一下接一下用力地撞着。白心悦痛的哇哇大叫,却毫无反抗之力,只能一边哭一边承受着安然疯子般的虐.待。没有人想到安然会突然动手

  • 余生有你尽荒凉4章

    原标题:余生有你尽荒凉4章小说名称:余生有你尽荒凉第4章你敢出轨?林夏夏忍着头晕敲着房门,半天没人回应。她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她好晕,好热,好难受。她强忍着不适给封梓宸打电话。突然门从里面打开了,林夏夏像小鸡一样被拎进房间。还没等林夏夏反应过来,嘴已经被人堵上。陌生的气息环绕着她使她恢复了一丝理智,不,这不是他。林夏夏慌了,对对面的人拳打脚踢,终于把他推开。“夏夏,是你吗?夏夏……”林夏夏愣住,这声音好像是……“天宇?”林夏夏试探性的问道。“是我……”陆天宇狠狠地攥着手,有些虚弱的回答。林夏夏开

  • 许时光以深情4章

    原标题:许时光以深情4章小说:许时光以深情第四章这大抵就是她和贺敏在蒋御寒心里的差距,萧晴一直都知道。可就算是这样,明知道这个男人心里没有一丁点她的位置,萧晴还是放不下。生怕贺敏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刚才那个电话,也并不是说的很明确,萧晴的心里一直觉得不安。犹豫了很久,她还是跟了过去。急诊手术室外,蒋御寒背靠在墙上,周身都笼罩在一股冷空气中。他的脸上写着生人勿进四个大字,让萧晴有些望而却步。她在努力组织语言,想着要如何告诉蒋御寒这件事。但从手术室冲出来的医生,却打乱了萧晴的思绪。蒋御寒忙不迭的跑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