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梦里依稀共采薇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9 20:05:57 来源:网络 []
小说:梦里依稀共采薇
第二章 入戏

当初蕊带着医官忙忙赶到时,我已经在棠璃那里差不多把自己的处境弄了个清楚。小说梦里依稀共采薇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裴婉,是东秦王国靖国公的嫡孙女,父亲裴从简虽然没有世袭爵位,但也蒙皇室垂青,稳坐户部尚书这个肥差。母亲裴陆氏是漠北行军道大总管陆挺的女儿,也是裴从简的原配夫人。

裴从简有一弟一妹,弟弟裴从礼,娶得河东薛家小姐,生了一个儿子,名唤裴少浚妹妹薛从敏,是庆王侧妃,有一女取名印月。

开始几年裴陆氏没有生育,便把自己的陪嫁侍女给了裴从简做陪房,一朝珠胎暗结生下女儿,取名裴娴,是为大小姐。今年芳龄18,仍未许配人家。

不久文宗驾崩,宣宗年仅七岁,太后把文宗宫里未受宠幸的正四品及以下妃嫔赏给众大臣笼络人心,裴从简得赐汪贵人,汪贵人深得裴从简宠爱,当年便一举得男,取名裴少庭。裴少庭勇猛机智,现年17,任陇西上府果毅都尉,现在随忠武将军刘子栋讨伐吐谷浑慕容超部。好好孕

裴少庭两岁的时候,裴陆氏有了身孕,这就是裴婉,地位矜贵,又是嫡出,从小娇生惯养,锦衣玉食自不必说。虽然排行第三,但因为裴少俊长她一岁,因此在家排行第四。

裴婉半岁左右,汪贵人又生了一个女儿,是为五小姐裴媜。

郡主萧印月最小,排行第六,今年刚满14。

六年前裴陆氏病逝。裴从简虽有两房夫人,但再没续弦。

裴婉在府中与裴媜最要好,吃穿住行都会参考裴媜和汪夫人的意见,行为举止也多受影响。好好孕上个月宣宗选妃,本来靖国府准备送裴婉进宫候选,谁知道裴婉听人说宫里制度严谨,后妃不可回家探亲,加之宣宗丑陋,便死活都不肯去,最后不知在哪里捣鼓来几颗丹药,说是吃了便可以飞升成仙。结果吃完便暴躁发狂,后来更是奄奄一息。

宫里催得急,没法子便由裴行俭做主将汪若琴顶替入宫,向圣上禀奏只说裴婉无福,突染重病云云蒙混了过去。汪若琴昨日得了封,裴行俭携汪夫人进宫道贺,太后赐宴,晚上才能回来。

棠璃细细的将近日的事说给我听,一边解开我的长发准备重新盘髻,我看一眼镜子里面的自己:头发向上梳起,露出光洁的额头,一张脸清丽绝俗,只是过于苍白,没半点血色,想是大病初愈之故;肤光胜雪,一双眼眸犹似清水,顾盼生辉,眉目间又隐然有一股书卷之气。虽没有倾国倾城之貌,但也是美人无双。

初蕊怯怯的站在门口通报医官来了,棠璃忙扶着我躺下,放下纱帘之后才让医官进来。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我不禁在心里暗暗感叹,看个病都这么生人勿近,要是想出门上街打探情况岂不是难上加难?医官隔着锦帕把脉,半天开口道:“小姐脉搏有力,经脉顺畅,不像有什么玻”棠璃说:“前几日小姐得了急病,都说险的很,劳烦医官诊的仔细些。”

那医官又摸了半天说:“小姐确实无事。若是不放心,在下开几味清火祛毒的药材给小姐服用,以保万一。”棠璃吩咐初蕊带医官出去开药,转过来见我百无聊赖的样子,便竭力安慰逗笑。

我心想,裴婉要死不活的躺在屋里,这么大的靖国府却只安排了两个婢女照顾,看来这裴婉要么是为人苛刻神憎鬼厌,要么是没入宫前途渺茫,所以下人们有的幸灾乐祸避之不及,有的趋炎附势攀高枝儿了。不然这么大的府邸,怎么着不安排十来个人伺候嫡出的小姐?倒是棠璃不错,举止端庄,应对得体,言辞之间不卑不亢,又确实关心裴婉的样子,如果一年半载回不去21世纪,那就留着棠璃在身边,起码头疼脑热还有人照应,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也可以询问一下以免让人看笑话。

可惜自己不知道为什么会穿来这里,也不知道怎样可以回去,不然随便拿几件裴婉的珠宝玉器回去都够吃一辈子了。阅读haohaoyun.com好在自小语文学得不错,半白话半文言也难不倒她,大学里选修的话剧课不是白上的,平日里那么多古装电视剧也不是白看的,交流沟通起码没有太大的障碍,也算是一件幸事。实在不行,也只有步步为营,见招拆招了。

我想了半天,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反倒觉得肚子饿了。问棠璃:“有没有什么可以吃的,我好饿。”棠璃端起桌上的紫砂壶,倒了一杯香茗递上来,说:“小姐每日只用果蔬,不肯多吃一点。难得小姐有胃口,婢子马上吩咐下去准备膳食。”

我郁闷坏了,裴婉的怪毛病还真多。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瘦的像竹竿一样还不吃三餐,怪不得吃颗丹药就扛不住了,要是换了我自己的身体,这种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那还不得吃嘛嘛儿香,身体倍儿棒啊!

一会儿工夫,初蕊和另外两个婢女端着小饭桌进来了,我一看,碗盘都精致小巧,但全是几盘蔬菜,荤菜只有一碟火腿炖青笋,看着就没胃口,举起来的筷子又放了下去。棠璃察言观色,轻声问道:“这些菜不合小姐的胃口吗?”我点头说:“怎么没有肉?全是蔬菜,好像让我吃草一样。”棠璃倒还罢了,跟随初蕊进来的两个婢女听我说到“吃草”,居然扑通一声就跪下了,还带着哭腔说:“婢子知错了,求小姐饶了我们吧!”

啥?我反倒被她们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你们这是干嘛?起来起来,我又没怪你们,你们哭什么呀?起来!”初蕊看看棠璃,棠璃点头,初蕊把两个婢女拉拉扯扯的搀起来,那两张脸蛋上已然哭的满脸泪痕。

棠璃夹起一片火腿到我碗里说:“四小姐,先吃点垫着,婢子让她们换新的菜色来。”我也实在饿了,那火腿红润油亮,芥兰碧翠欲滴,黄粱米饭颗颗分明,香气清冽而扑鼻。我举起筷子就吃,一口气把那小碗里的饭吃的干干净净。

这下轮到几个婢女大眼瞪小眼了,那两个上菜的婢女看的忘记了走,就连棠璃都失去了那份从容淡然。几个人看着我把一摞碗盘搜刮的干干净净,张口结舌,目瞪口呆。我吃掉最后一颗饭粒,满足的放下碗筷,摆摆手说:“哎呀,不行了不行了,快叫她们不用换菜了,没想到蔬菜也挺好吃,我都吃撑了。”

几个人噗嗤一声都笑了,我这才发现四个人都盯着看呢,回忆起刚才风卷残云的样子,自己也忍不住发笑。两个婢女上来收拾了碗筷,棠璃又倒了新茶捧上来,我靠坐在太师椅上,初蕊半跪着给她捶腿。

我开始觉得这样的生活也还不错,吃穿不愁,衣食无忧,如果一辈子回不去了就这样生活到老也是可以的。 毕竟我没什么本事,也没什么宏图大志,工作上还常常 被总监责骂,哪有现在这么舒服。在那边也没有什么亲人,唯一的舅舅还为了爸妈留下来的房产勾心斗角。想到去世的爸妈,我的眼睛里渐渐充盈了泪水。大四那年爸妈因为车祸双双去世,留下我一个人和一套市中心的房。舅妈打听到房产升值的潜力很大,居然用种种手段逼迫我过户给舅舅。为了钱连亲戚情分都不顾,这样的亲戚,想来真是伤心。说起来,要不是我天性乐观,只怕早就自怨自艾,破罐子破摔了吧。

一只手伸过来用丝帕擦去了我眼角的泪水,是棠璃。她并没有说任何谄媚之词,只是用行动让我感觉到了异世的一点温暖。

“给我说说我以前的事吧,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一想就头疼。”我暂时不想对任何人说明自己的真实身份,自己不属于这个时代,但这个时代未必会了解。如果过早的表露出来,也许会被人以为是失心疯,自己可不能穿越到古代做个被囚禁的疯子。

棠璃轻轻的揉按我的太阳穴,一边说:“小姐以前么?小姐是府里说一不二的人,除了老爷和二爷,谁也拗不过小姐去。主母过世后,小姐原先由二娘养教,但后来老爷说二娘出身卑微,又改由三夫人养教。小姐自十二岁自立一房,外有十二个男仆,内有八个女婢,饮食起居一应有人料理,贴身事务则由婢子和初蕊照料。”我把喝完的茶杯递给她,笑说:“那我的性格呢?”

棠璃转身去续茶。初蕊仰头接上了话:“小姐要一直是今天这样,婢子们就有福了!”我问:“那今天以前我是什么样?”初蕊垂下头,继续捶打着说:“以前……小纯做的鱼小姐不爱吃,小姐罚小纯咽下所有的鱼骨;婢子曾经失手打碎了茶杯,小姐罚婢子跪瓷渣子两个时辰;还有棠璃姐,她言语顶撞小姐,小姐打了她一顿要管事把她卖了……”“初蕊!”棠璃出言阻止她继续说,又慌张的看我脸色。

我不语,心里却觉得阵阵发寒。裴婉这个女子,不过15岁年纪,如此优渥的生活环境,却培养出这样乖张任性的性格,家人不加管束,又是何等的骄纵放任!吞鱼骨,跪瓷渣,毒打,卖掉……细微小事都惩罚的如此厉害,如果做错了其他事是否会更严苛?这样一味的娇惯,究竟是爱她还是害她?正想着,忽然一把清脆的声音响起:“母亲,妹妹真的大好了。”

我转头一看,两个女子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梦里依稀共采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梦里依稀共采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此后余生盼相逢6章

    原标题:此后余生盼相逢6章书名:此后余生盼相逢第06章必死无疑颜欢逢完针后回到病房,已经是午夜十二点多,病房里空空荡荡的,除了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她笑了声,也没力气再脱掉身上那件破烂的不成样子的衣物,囫囵吞地盖着被子就睡,只是隐隐约约中,她似乎感到有人握住她的手。她没有睁眼,却感受的清清楚楚,那双手,坚毅而又熨烫,带着清冽的烟草味。一觉醒来,天空已经露出鱼肚白,经过昨天的宣泄,累积在心里的所有苦痛都宣泄出来,她浑身轻松,如释重负。强求而不得的亲情,就让它随缘吧。反正这么多年没有亲情的日子不一样熬

  • 末世封魔录6章

    原标题:末世封魔录6章小说名称:末世封魔录第六章异能者众人这时候也想起来,我们前三条路走的都是光滑如镜的一条,可是后面的路都是一样的了,我们也不记得走的那一条路了,因为我们是寻找着血迹追来的,不知道回去的时候是不是还会有血迹存在?纵然有,也不一定找得到,因为有的路上根本就没有血迹,我们是靠着血腥味寻找过来的。李炜摇摇头说道:“没事,到时候会有人来接我们的。”我摇摇头说道:“不要指望导游会来接引我们。你们看看这里面的样子,是他所说的遍地都是白骨吗?不是吧?这说明了什么?他……也许根本就没有到这里面

  • 余生只为你钟情6章

    原标题:余生只为你钟情6章小说名字:余生只为你钟情第6章将她……揉碎成灰秦子琛……乔圆圆忽然这么喊他的名字,秦子琛微怔,他看着跪在地上的乔圆圆,思绪翻涌成灾。她以前不是这样的。她以前,生机勃勃得,像是一朵向阳花,眸中的机灵劲儿,让人看得移开眼。他常年活在黑暗中,不由自主地被她那一身的明媚吸引,甚至,他都觉得,她那圆滚滚的身材,分外可亲。可是现在呢?她身上,再也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生气,眸中的光芒,仿佛一瞬间散尽,那双眸,依旧是美的,只是,却由一方璀璨的星空,变成了一潭死水。钝钝的疼,又开始席卷他的胸

  • 超凡炼金师6章

    原标题:超凡炼金师6章小说:超凡炼金师第六章炼金术等孙倩再次从苏文家里出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这一夜里这名女巫学徒不仅失去了自己的力量核心,就连家里好不容易积攒下的一些书籍和材料都被苏文席卷一空。“可恶!”孙倩捂着额头,忍受着吐真药剂药效过去后的剧烈后遗症,“这家事情不会就这样结束的,你从我这里拿去多少,我都要加倍拿回!”而在另一边,彻夜未眠的苏文则在充满好奇的把玩着那颗苹果大小的水晶球。晶莹剔透的水晶球中蕴含着孙倩的一缕灵魂,冥冥之中与孙倩的生死密不可分。只要自己现在摔了这东西,灵魂受到重创,

  • 总裁爹地矜持点6章

    原标题:总裁爹地矜持点6章小说:总裁爹地矜持点第6章遇到贵人了似曾相识,他之前是不是也曾为了护她说过这样的话?一阵心口像是被车轮碾过。六年之后,他还是会说同样的话,只是他维护的人不再是她罢了。而在一旁的乔莉愕然,更多的是惊喜。萧玖如同蜡像一般站在原地,看着他回身,搂着乔莉的身子大步走出了会所,头也不回。空气中似乎还残留了他身上的味道,现在于她,像是罂粟,是致命的。这一夜萧玖就听连伊在那里哭,其实她真是不同情她,毕竟狗仔不是什么好行当,但现在这样她也不能落井下石。“好了,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们再想想

  • 我可能碰上了假牙医6章

    原标题:我可能碰上了假牙医6章书名:我可能碰上了假牙医第六章拆牙套最后叶秉宗拿着挂号单还是不情不愿的去了王医生那,虽说王医生看起来嘻嘻哈哈的,但其实没那么简单。这一次叶秉宗礼貌了许多,没有直接进去而是敲了敲门。“请进!”王烁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叶秉宗进来后,王烁一看是他立马乐了起来。“呵呵,是你呀,怎么今天这么有礼貌了!”王烁双手环抱在胸前,一脸的戏弄。“我去,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叶秉宗无语的望着他。“呵呵,人家刘燕啥事儿不知道呀!我只是从那听了一些来。”王烁连忙撇开自己,嫁祸到刘燕的身上。“无聊

  • 偷香窃玉6章

    原标题:偷香窃玉6章小说名字:偷香窃玉第六章把她拿下没有他往后一页一页的翻动着,只见上面的记录和他在历史课本上学的东西截然不同。心中不由得大骇,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和他所学的东西一点儿也不一样呢?最起码,观点不一样?到底谁是真的谁是假的?比如,这本大书中说什么秦朝不是灭亡于农民起义,而是死于所生非人?难道秦朝灭亡,农民起义只是史家的杜撰,真实情况不是这样子的?秦的暴政,天下闻名,林晓枫学的史书上,都是持这种观点,可这本书上,怎么说所生非人呢?难道秦始皇生了一个妖怪?妖怪是谁,秦二世吗?要是那个秦二

  • 医往情深6章

    原标题:医往情深6章小说名:医往情深第六章酒吧解围邹遥眨了眨眼睛,收起回忆。看到许安宁满脸泪光地趴在桌上,也是无可奈何,感情的事剪不断理还乱。买完单她拖着脚步有些虚浮的许安宁准备回家,一个趔趄下一秒就听到噼里啪啦的碰撞声,竟是撞翻了别的客人的桌子。“怎么回事啊,走路不长眼睛的?”对方起身恼怒道。刚才的动静很快引来了服务员,邹遥自知是她们不小心撞到了别人,对方三四个男子也不像好说话的。强装镇定道:“是我不小心打翻了这桌客人的酒水,他们的损失我来承担,你清点一下,这单我买了。”服务员很快拿来账单,买

  • 游戏币回收系统6章

    原标题:游戏币回收系统6章小说名称:游戏币回收系统第六章我把你当朋友,你却只想上我“我实在跑不动了。”李静聆弯着腰气喘吁吁的说道。见李静聆确实喘的厉害,林云望了望身后,发现敌人没有追来,便开口说道:“我们去这公园休息下吧。”说完便拉着李静聆向公园的草地上走去,两人坐下后,林云才发现李静聆额头上步满了细密的汗珠,便掏出先前在饭桌上带来的纸巾递给她。“擦擦吧。”李静聆接过纸巾,小声的说了声,“谢谢”之后,便拨开额头的青丝认真擦拭起来。林云转过头,看着她那优雅的动作一阵愣神。或许是放松下来了,李静聆感

  • 别听他胡扯6章

    原标题:别听他胡扯6章小说名:别听他胡扯第6章两眼一黑我身体很好,从未想过要来住什么院,四肢健全,除了……除了现在红肿的右眼。坐在医院大门口的花坛上,我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在等陈赫。虽然心里一早就恨不得马上就想离开这地方,不过……这TMD现在感觉有点凄凉……大明他们几个要是不来也就不来吧,我亲爱的粑粑麻麻呢,我在住院怎么他们谁也没来看我。与我预想中的住院差别有些大。没有各种水果、没有美味鸡汤、更别说我算是见义勇为了吧,救了人也没见着鲜花……连开始给我扎针那小护士,说了句喊医生过来之后,也杳无音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