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长官大人训新妻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0 3:28:10 来源:网络 []

小说:长官大人训新妻

第七章 你来给我做伴娘

萧婧接到了一通非常奇怪的电话,电话里的女孩自称是邹卫军的老家表妹,可是邹卫军和老爸老妈都没对她提起过,萧婧记得邹卫军告诉她,他没有别的亲人了。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女孩要求和她见面谈一谈,萧婧原本要拒绝的,但是转念一想,去听一听她说什么也好。萧婧实际上把张潇潇当成骗子了,因为联系不到邹卫军,萧婧决定一个人赴约。

张潇潇把萧婧约在滨江大道上的一家叫“相约98”的咖啡屋,张潇潇是不喜欢喝咖啡的,她根本就喝不出来拿铁和炭烧的区别,也分不清楚猫屎咖啡和速溶咖啡有什么不同,喜欢泡咖啡屋,喜欢摆上一杯咖啡,就是为了表明自己是城市的一份子,是一个时髦时尚的现代都市女人。

萧婧如约而至,时间掐的非常准,张潇潇的心里有些不高兴,她知道城里人掐着点赴约就是瞧不起人,不然他们会提起3~5分钟到的。两个漂亮女人坐下来之后,谁都没急着自我介绍,而是彼此毫不顾及的打量着对方。

张潇潇看人特别是看女人,一般先从衣着和配饰上开始,如果一个女人穿的不是名牌,戴的不是金银钻石,那么张潇潇连她长什么样子都懒得看。萧婧的身上没带任何配饰,穿的牛仔裤和白衬衫的样子也非常普通,但是张潇潇一眼就看出来,萧婧浑身上下的穿着不是一般牌子,就她腿上的那条牛仔裤就是苹果仔裤今年的新品,而且是全球限量版。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萧婧的容貌着实让张潇潇吃了一惊,因为张潇潇一直对自己的容貌非常自信,她觉得比自己漂亮的女人少之又少,就算能够相提并论的也不多,但是萧婧的五官却出奇的完美,就是一幅活生生的美人图,而且萧婧身上那种与生俱来,不需要任何言语也会彰显无遗的贵族气质,让张潇潇暗暗的咬牙嫉妒起来。

萧婧对于张潇潇也有些惊讶,她心里想:“现在的骗子都漂亮成这样了,难怪那么多人受骗上当。”萧婧盯着张潇潇的脸,忽然有点失笑,她想:“今天算是知道什么是‘狐狸精’了,这个女孩的脸是从狐狸那里借来的吧!”

看着萧婧似笑非笑的眼睛,张潇潇心里的怒火已经开始燃烧了,她拿起咖啡喝了一口,心里想:“我靠,谁TM发明的这破东西,难喝死了。”她咬着牙不说话,她认为萧婧是在和自己比耐心,谁先开口谁就先输了一局。没想到,萧婧先说话了,她说:“美女,你不是约我来相亲的吧!咱俩再这么含情脉脉的四目相对,就会有人怀疑咱俩是一对了。”

张潇潇的心劲儿一下子就泄了,原来萧婧根本就不在乎她,她在她心里是一个零。张潇潇暗自给自己鼓劲儿,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继续沉默着,萧婧又说:“你要是再不说话,我就走了,虽然你挺好看的,但是我的性取向很正常。阅读haohaoyun.com

张潇潇急忙开口说话,她问:“你认识哥哥多久了?”

“谁是哥哥?噢,你说邹卫军啊!很久了。”

“那也没有我久,他还穿开裆裤的时候我就认识他。”

萧婧点了点头,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双手抱胸的看着张潇潇,好像在说,“继续编啊!我洗耳恭听。”

张潇潇为了稳定自己的情绪,缓缓的吐出一口气,说:“我知道你不相信我,我也没想让你信,约你来就是要跟你,你不能嫁给邹卫军,他也不能娶你。”

“给个理由,先。”

“我得了绝症,他是我哥,不应该在这个时候结婚。”

“但我不是你姐,我可以结婚。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可你要嫁的是我哥,他不能结婚。”

“我可以结婚,所以他必须结婚。”

“你怎么不讲理啊!”

“我为什么要和你讲理啊!”

“你、你……我、我……”

“别激动,病人不能激动。首先,我不确定你是谁,其次,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也绝对不会改变任何事情,最后,有病治病,跟结不结婚不挨着。”

气定神闲的萧婧更加让张潇潇急火攻心,她忽然站起来大叫着:“他是我的……”

萧婧挑高眉毛看着她,一边的嘴角也高高翘起,好像在说:“说啊!他是你的什么。”

张潇潇发热的大脑被萧婧的冷笑刺激着,一下子从40°降温到0°,她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能说,还不到说的时候,让哥哥说出来才能够打击这个女人,打掉她的高高在上,撕碎她的美丽动人。”想到这里,张潇潇整理了一下裙摆,慢慢的坐下来说:“他是我的哥哥,所以在我生病的时候,他不能够结婚。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萧婧站起来,她觉得这样的谈话不会有任何的结果,抛下一句“想都别想”之后,萧婧消失在相约98咖啡屋的大门口。她的身后,张潇潇愤怒的砸碎了面前的咖啡杯子,当然也付出了相应的赔偿。

同一天,邹卫军的手机里来了两条短信,张潇潇的短信说:“哥哥,我得了绝症,希望你把婚期拖后,好吗?”

萧婧的短信说:“你老家有一个表妹吗?”

两条短信两个问题两个女人,让邹卫军忽然间就觉得焦头烂额了。他先去见了张潇潇,毕竟任何事情都不能够和生命相比,邹卫军很担心张潇潇的身体,希望她能够和自己一起去滨海市307医院检查一下,因为307医院不仅是军队医院,而且在治疗癌症和肿瘤方面是全国有名的。但是张潇潇拒绝了,理由是“我不想再受刺激了,也不想再遭罪了。”

随后他又去见了萧婧,萧婧把她和张潇潇的见面的情形原封不动的告诉了他,邹卫军在那一刻就决定,关于张潇潇的事情还是先瞒一下萧婧,以后有机会他再和她解释。邹卫军摸着脑后勺说:“要不结婚的事情就拖一下?虽然没看见潇潇的确诊证明,但是也要照顾一下她的情绪啊!”

萧婧不干了,她瞪起大眼睛,说:“你是不是后悔了?不想娶我就痛苦说。网站haohaoyun.com

邹卫军坏笑着,一把把萧婧拉到自己的怀里,说:“你已经被我看光光了,还这么嘴硬。”

萧婧挣扎了一下没摆脱掉,就用拳头使劲的锤着邹卫军的肩膀,说:“流氓,流氓。”

邹卫军一只胳膊环住萧婧的蜂腰,一只手托着她的头,嘴唇直接落在了萧婧的唇上。

萧婧羞得满脸通红,把脸深埋在邹卫军的怀里,模糊的说:“你是一个地道的流氓。”邹卫军开怀大笑起来,更紧的抱住萧婧,仿佛抱着这世间唯一的珍宝一般。

为了解决张潇潇和婚期的问题,萧婧、邹卫军、张潇潇三个人一起坐在了邹卫军家的客厅里,萧婧直到这个时候,才真正的相信了张潇潇的话,把她看成了邹卫军的表妹,而不是一个骗子。

今天,张潇潇完全变了一个样子,她哭着说:“哥哥嫂子,我希望你们照顾我这个妹妹的感受,不要急着结婚。”

萧婧的心里对张潇潇是同情的,谁愿意年纪轻轻就得绝症呢?她安慰张潇潇说:“潇潇,你还是再去检查一下吧!也许是误诊呢!”

张潇潇用纸巾擦了擦眼角,说:“这是北京大医院做出的诊断,不会错的。”

萧婧摇了摇头,说:“任何医院都有误诊的可能呀!”

张潇潇低下头,不耐烦的偷偷撇了撇嘴,说:“嫂子,我实在不想再收刺激了,病不在你的身上,你真的无法了解我的心情。”

萧婧叹气出声,她说:“即使这样,治病和结婚也是完全不冲突的两件事情,不能够混在一起的。”

张潇潇抬起头,急切的说:“家里有病人不易摆喜宴,这是为了你和哥哥好,也是我们老家的规矩啊!”

萧婧安静的看了看沉默的邹卫军,他不说话,她也没想让他说话,这件事情还是她来解决比较好,推迟婚期是坚决不可能的事情,她必须在吴悠然之前结婚,邹卫军的为难她是知道的,所以她一马当先的和张潇潇谈话。

刚才张潇潇提到老家的规矩,让萧婧想起了一件事情,不是要迷信吗?那么就大家一起迷信吧!她对张潇潇说:“你来给我做伴娘吧!这叫做冲喜,为了你好,也是老家的规矩。”

长官大人训新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长官大人训新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超级医生 超级医生 全文免费

    原标题:超级医生超级医生全文免费书名:超级医生目录预览:第一章:九分九美女第二章:寒冥恶咒第三章:渡点元气第四章:我是个好人第一章:九分九美女一列从黔西开往滨江的高铁,在轨道上飞驰着。豪华商务车厢内,一位穿着白衬衣,身材壮硕,模样斯文清秀的青年,正翘着二郎腿,捧着一本盗版杂志正看的兴趣盎然。透过杂志,这青年的目光偷偷的瞄向坐在对面的女人,不时舔一舔自己的嘴唇,那眼神很是猥琐。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位漂亮、气质冷艳的女人,身材高挑,精致的鹅蛋脸白嫩细润,乌黑发亮的直发四六分,干练的披在脑后,淡淡的柳眉

  • 心墙 心墙 全文免费

    原标题:心墙心墙全文免费小说名:心墙目录预览:第一章:无意被设计第二章:被误会了第三章:回想第四章:意外中标第一章:无意被设计顶楼的豪华VIP包厢,与外面喧闹的世界与世隔绝,琥珀色的玛德琳被盛在精美绝伦的水晶杯中,流光四溢,随意置放在千金难求的古北大理石酒桌上,房间中淡淡的古奇古龙水的味道让人迷恋,其主人对奢侈品的浪费可见一斑。可与这一切格格不入的,却是这屋子中最高贵冷静的那个人!腥红的地毯上跪着一个身材丰满,皮肤白皙的性感女郎,金黄色的大波浪卷正如同海藻一般倾洒在后背,随着呼吸的一起一伏,更是

  • 深情似海:霸爱不可逃 深情似海:霸爱不可逃 全文免费

    原标题:深情似海:霸爱不可逃深情似海:霸爱不可逃全文免费小说书名:深情似海:霸爱不可逃目录预览:001为所欲为002肆虐不息003重逢004三少爷001为所欲为舒小婉在极度的困倦中醒来,周围昏暗又陌生的环境让她募然一惊——这是哪?谁带她来的?她竟然没有一点印象!身下是一张大床,四肢绵软,使不上一点力气。“咔擦!”黑暗中,门锁忽然转动了,房门被人由外拉开。舒小婉警觉的顺声望去。逆着光,一个高大的身形出现在她的视野里,走廊的壁灯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啪嗒!”灯亮了。光线太刺眼,她本能的出手挡住眼。

  • 重生王妃复仇记 重生王妃复仇记 全文免费

    原标题:重生王妃复仇记重生王妃复仇记全文免费小说:重生王妃复仇记目录预览:楔子第一章:重生之冷漠王妃第二章:蜕变之无情无心第三章:较量之无言对持楔子顶着夏日的烈日,杜雅如回到了家,欢喜的换鞋上了楼“老公,告诉你个好消……”当看到半开门里面的情景时,所有的喜悦,都化为了悲凉。凌乱的床上,埋在李艾琳胸前的刘绍齐抬起冷峻的脸,看了眼门前脸色苍白的杜雅如,冷笑道“有必要这么惊讶吗?你又不是第一次看我和别的女人上床了。”床上妩媚艳丽的李艾琳坐起身来,自后抱着刘绍齐的腰,笑看着那脸色苍白的好友“雅如,好久不

  • 如果爱,别放开 如果爱,别放开 全文免费

    原标题:如果爱,别放开如果爱,别放开全文免费书名:如果爱,别放开目录预览:001莫名其妙成了霍夫人002差点被拆穿003听到别人的暧昧004突如其来的告白001莫名其妙成了霍夫人隐婚两年,安小小第一次鼓起勇气说:“霍锦城……我们……离婚吧…………”坐在边上的人仿佛没听清她的话一样,嗓音低沉开口:“你说什么?”卧室里的灯没有开全,只余床头两盏台灯静静矗立,柔和的灯光照在她身上,她整个人像是沐浴圣光里,恬静的一张素颜小脸分外白皙,经历过刚才的‘运动’后,如玉般的凝脂脸上如桃花一样绯红。卧室里的装饰干

  • 美女的最强保镖 美女的最强保镖 全文免费

    原标题:美女的最强保镖美女的最强保镖全文免费小说名字:美女的最强保镖目录预览:第一章冥组]第二章飞机救美]第三章成了英雄]第四章夕家]第一章冥组]华夏烈士园陵。“哥,夕叔的贡品真好吃。”白小桃大口咬着特供雪梨。吃的满嘴都是。“那是,你夕叔可是国家烈士。”白朝往嘴里扔着枣,一口一个。不远处,站着一位年近七十的老者;虽上了年纪,却极有精神;身穿军装、肩章上三颗星象征着他超然的军区身份。杨恒看到这两人,苦笑摇头,“朝,那是你组员的贡品。你就这么吃了?”“不吃多浪费。”白朝含糊说,“夕叔一个人也吃不了这

  • 兄弟皇朝 兄弟皇朝 全文免费

    原标题:兄弟皇朝兄弟皇朝全文免费小说书名:兄弟皇朝目录预览:第一章楔子(一)第二章楔子(二)第三章楔子(三)第四章南荒森林兄弟相残第一章楔子(一)姓名:问苍天性别:男生日:5.21爱好:美女性格:奇葩、好动、动手能力强、并无任何缺点,且从不撒谎。(这句话除外哦~)简介:一个简简单单的小男人,上有老,下有小(虽然小的还在神秘的生命空间浮荡着)。且为人特有正义感,是二八年华少女渴望的热血英雄。为人幽默,并且对美女十分殷勤。俗话说的好呀: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这是一份应征入伍征兵资料档案上的内容。但

  • 无赖少爷 无赖少爷 全文免费

    原标题:无赖少爷无赖少爷全文免费小说书名:无赖少爷目录预览:第1章人生巅峰第2章骗局第3章发财第4章白纸第1章人生巅峰“你想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吗?”这句话从一个五十出头的中年人嘴里说出来显得如此的不真实,甚至完全是欺骗的感觉。陈小武歪斜着脑袋,抬起一只光脚踩在坐着的椅子上,望着桌子对面距离自己一米不到的男人,抖了抖将自己的双手锁在桌面上的手铐,无奈道:“我说这位大叔,看看我,我觉的我现在已经是人生巅峰了。你是专门来坑我爹的吧,我他妈还在牢里呢。”“你只要回

  • 情深缘浅:老公有毒 情深缘浅:老公有毒 全文免费

    原标题:情深缘浅:老公有毒情深缘浅:老公有毒全文免费小说名字:情深缘浅:老公有毒目录预览:第一章被小三撞流产第二章光脚不怕穿鞋的第三章一起去死啊第四章我会把她揍得流产第一章被小三撞流产寂静的病房中,充斥着刺鼻的消毒水味道,温暖的灯光笼罩着房间,窗外却是狂风暴雨,狂风夹杂着雨珠拍打着紧闭的窗户,惊雷闪电像是要将整个天际都撕裂开来。“不……我不相信我的孩子就这样死了……我不信!就是死了……我也要看看他!”顾清清呆坐在床上,听见这个消息,泪水滚落,她双手捂着嘴,哭得撕心裂肺。她连鞋子都没有穿,直接越过

  • 情定十年:男神的千金娇妻 情定十年:男神的千金娇妻 全文免费

    原标题:情定十年:男神的千金娇妻情定十年:男神的千金娇妻全文免费小说名:情定十年:男神的千金娇妻目录预览:第一章:劈腿男第二章:罂粟般的男人第三章:向晚晴是他的人第四章:对男人百折不挠第一章:劈腿男南郊香榭高档住宅区。向晚清站在房间门口,捏了捏手包带,抬手按响门铃。跟季礼臣在一起三年,今天却是第一次来他家。想到等下要说的事,她呼吸稍有些紧张,手心也都是汗。“谁啊?”房间里传来男人不耐烦的声音,隐隐带着一丝别样的余韵隔着门板听得并不真切。房门打开,传来浴室花洒淅沥的水声,向晚清看下半身只裹了一条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