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狐妞牙尖尖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0 4:51:2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狐妞牙尖尖

第七章 纤阿

在那怪物扫尾之前我提前松开牙往后一跳,原本以为只会险险闪过,却不料身体轻若棉絮一下子弹了好高,落地的时候险些崴到脚。说明haohaoyun.com

因为失去重心,我不由往后趔趄几步,“羊角怪”或许是被我给惹恼了,这次并没有给我喘息的机会,接着就是一阵疾风将我整个卷了起来。

身子从半空直接摔到地上果然不是闹着玩的,口腔里弥漫的血腥味刺激着神经,胃里又是一阵翻江倒海。

“咳,咳。”

“羊角怪”边打量着我边从鼻孔里发出“嗤嗤”的哼气声,尾巴卷起幽幽往后一扬,布满血管的双目不再瞪如铜铃而是微微眯起。不知为何,我就是知道它此刻不屑的情绪。

然,它接下来却不再理会我,转身开始寻找些什么——是无鸾!

我大惊,无鸾虽是遁去形迹,但是他身上浓厚的血腥味连我都能闻得清清楚楚,“羊角怪”找到他不过是时间问题。

不行……我挣扎着起身,胸腔中瞬间泛起剧烈的疼痛。网站haohaoyun.com

“吼——唔——”可怖的咆哮声响起,燃起的愤怒变成威压直逼我而来,但我心一横,更是下定了紧咬住不放的决心。

我坚信,这世上没什么不能成功的事情。如果失败了那么只有两种原因,要么是不够不要脸,要么是不够不要命。而对于前者显然我有天赋,对于后者,我更是足够执着。

果不其然,在几番天翻地覆的颠簸之下,我依然坚挺。“羊角怪”试了几下发现甩不掉我,竟开始尝试用头去咬自己的尾巴。

我不禁感慨这厮的智商果然和我不在一个层次上,虽然此刻自己脑袋里已经一团混沌,四肢也完全处于脱力状态,但是智商是硬伤,这必须。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可笑,居然如此为人类搏命。”就在我恍恍惚惚地尽量集中自己的全部精力在牙上时,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语调阴阳怪气,听得几乎让我全身泛起一阵疙瘩。

我不禁抖了抖,恢复了几分神智,下意识地寻找声音的源头,却看到“羊角怪”已经停下了自我调戏的动作,转过头,铜铃大眼怔怔瞪着我。

刚刚……是它的声音……?“真是愚蠢!”接着,“羊角怪”又是用鼻子“嗤嗤”哼了一声。

“唔、唔唔!”被这货说“愚蠢”之于我简直就是不能容忍的侮辱,嘴巴不能说话,我还是打起精神狠狠对着前方比划了一下,大概的意思是“有种单挑!”,我自认为动作比得很是霸气,但登时又想到以那厮的智商能不能看懂是个问题,于是又体贴地以慢动作比划了一次。

“你能听见老朽的声音?”我的身体忽地被居高,“羊角怪”看我的眼神里似乎多了一丝兴趣。

见鬼,我居然还能从它那种不辨五官的脸上看出情绪?我此刻无比肯定自己一定是脑袋完全晃坏了。推荐haohaoyun.com

“看来并不是狐妖那么简单碍…这三万多年还不曾遇见能听见老朽声音的东西……狐妖,你到底是什么?”

请想象一下,一双眼睛占了脸一大半的可怖生物猛然凑你面前摆出探究的光芒,更要命的是你还能看懂那种光芒——这该是一件,多么、多么惊悚的事情!!

我不禁猛地吞了吞口水,“唔唔啊氨地发出些连我自己也不懂的含糊声算是回应,毕竟这样拖时间是我所乐见的。

“羊角怪”对我的兴趣似乎超越了他对我的怒意,我不禁对自己的魅力有些受宠若惊。“你不是狐妖,不错,细看之下确实不像。”

其实我觉得,自己是什么真的并不重要,这是我在遇见无鸾的第二天就已经想通了的事情,因为我总隐约有一种预感,当我想起之时,或许就是必须要离开无鸾之时。

所以我并不想知道。

但是有的时候,有些事情你分明没有兴趣却硬是要装出很感兴趣的样子,导致这样行为的原因有很多,我后来有认真总结,这是本性使然。

“羊角怪”似乎终于发觉自己的尾巴还被我狠狠咬住的事实,鼻端凑近我道:“老朽很中意你,不如让老朽杀了那个人类,随后老朽便助你修行。小说狐妞牙尖尖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那种好像君无殇放了两周不洗的袜子般的味道瞬间在鼻端弥漫开去,混着血腥味又是一阵恶心。

我暗暗深呼吸告诉自己要拖延时间,想了想,终于小心翼翼地松开了牙换爪子扒住那条粗壮的尾巴。

“你连我是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助我修行?”说罢我边活动了下已经发酸的下颚,边考虑接下来的周旋。

我的话似乎让“羊角怪”的自尊心很受伤,那厢鼻孔哼哼地挤出一团白色暖气继而发出“咯咯”声,似是在笑,却让我觉得那好像是有人拿梳子逆梳过我的毛,浑身泛起诡异的不适。

“老朽土蝼好歹是在这昆仑山守了几百万年的大妖怪,能听见老朽声音的,除了东方山系上的上古神族,伏羲氏之后裔,就算是上界那些迂腐顽固又自以为是的神仙道人也未必有几人,更遑论其他。依老朽看,你必然与那伏羲氏有某种隐秘的联系。”

“我才不是什么伏羲氏,我分明是无鸾的灵侍!”

“小东西!此言差矣!”“羊角怪”否认地摇了摇头,长叹一声又道:“你此刻的形态倒像是受了封印,倘若有解封的那一天你必然会知道老朽是对的!”

我哼了一声,十分不以为然:“你方才说你活了几百万年,那为何偏偏要出来随便乱晃对付我家无鸾?”那照这样说它岂不是仗着多了的不知多少倍的修行以大欺小!想到无鸾那一身的伤我不禁又是一阵心疼。阅读haohaoyun.com

我本以为“羊角怪”会为我戳它的痛处而生气,却不料它很不赞同地再次摇了摇头,“老朽数万年前便已不食人类魂魄,如今是那少年使计,弄得满山血气,杀气弥漫,故意引我出来!”

怎么可能……那照“羊角怪”的意思,无鸾那一身的伤……是他自己弄出来的……?似乎是看出了我的动摇,“羊角怪”接着道:“老朽还从不曾见过一身戾气如此之重的人类。老朽本只是放出地灵查探,却不料他直接施术将老朽从结界里拖了出来!”

“你说谎!!”不会的,这“羊角怪“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相信!0无鸾没有理由冒着生命危险故意引你出来!定是你动了吃人的心思!”

我的指责再次换来了那种阴阳怪气的“咯咯”笑声,“小东西!想要老朽的这数百万年来可不止人类!不消说那妖界魔界的伎俩,就连上界的神族都有动过险恶的心思!”

“为什么?”“因为老朽的身体里有——”

“法阵术式:开!”

我这才惊觉半柱香时间已到,不远处的空地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直径约八尺的圆形法阵,无鸾一袭白衫静静站在那里,相合的两手摆出诡异的姿势。我认得那种姿势,当初那个想用术式杀了我的阴阳家弟子就是摆出了这种手势!

极其不详的灵压扑面袭来,我脑海里回响着“羊角怪”的话瞬间明白了无鸾的意图。也就在那一刻,我突然觉得,或许“羊角怪”并没有说谎。

“无鸾!不要——”拼尽全力的声音在强大的灵压面前是那么无力而苍白,我还来不及喊完,就被淹没在了一片墨黑色的强光中。

“羊角怪”撕裂般的叫喊在身后响起,仿佛带着痛觉刺激着我的神经——那种好像身体被撕裂样的痛苦,让我本来就不太清醒的脑子更加迷糊。知道它是敌人,却无法阻止自己帮它的念想。因为这一切事情的因果尚不清楚,怎么能这么随随便便就乱下杀手!

那时,我只是单纯这么觉得,然而后来我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道理有时是最不重要的。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我发现无鸾一直一直在追求的,都是绝对的力量。

甚至可以为此不择手段。

待眼前视力恢复的时候,“羊角怪”已经完全不见了踪影,不消问,我知道它怎么了。

无鸾从不远处缓缓走来,面无表情地将一块由空中缓缓落下,泛着异样光泽的墨黑色石头收入了怀中,冷着面孔朝我走来。

不知为何,此刻我竟有些怕他,身子也不受控制地往后瑟缩了一下。

或许是因为看见了我的反应,无鸾停住了脚步没有再前进,漆黑的眼底翻涌着我看不懂的情绪。

出乎我的意料,他倒是移开了视线,一微微仰头视角正对天空。我这才发觉不知何时已经到了晚上,清冷的月华撒了一地,映在无鸾的眼底,有着冰冷的光泽。

“纤阿。”

“……诶?”我有些没有缓过神来。

无鸾的视线并没有回到我身上,依旧淡淡凝视着空中的月娥,唇抿出似笑非笑的弧度:“我给你一个名字吧,纤阿,月亮的名字。”

狐妞牙尖尖》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狐妞牙尖尖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11章(第十一章 心里酸酸的)

    原标题: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11章(第十一章心里酸酸的)小说名字: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第十一章心里酸酸的方景鹏盯着筷子上的腊肉咽了咽口水。明明很想吃,但他还是推拒了。“妹妹吃,妹妹吃了身体就会好起来了。三哥不吃,三哥等会饭桌上就能吃到了。”“妹妹已经吃饱了,三哥吃吧,妹妹不吃了。”为了使方景鹏相信她的话,方冬乔还特意用小手拍了拍肚子。“那……”方景鹏还在犹豫,方冬乔已经将一片腊肉塞进了方景鹏的嘴里。“哥哥吃吧,妹妹真的吃饱了,不想吃了。”方冬乔放下了筷子,递到了方景鹏的手中。“乔儿再睡会。”说着

  • 护花小村医11章(第11章 阴气缠身)

    原标题:护花小村医11章(第11章阴气缠身)小说名:护花小村医第11章阴气缠身……时间过得很快,距离上次陈波造出聚阳阵已经有一个月时间过去了,自从那次休息完了之后,陈波就觉得自己身上异常的温暖,便知晓这巫咒大全玄妙,现在又开始练了起来。除开练习巫咒大全以外,村子里面的各种病痛都来找陈波治疗,村长和徐会计也莫名其妙的沉寂下来,陈波人虽然年纪不大,但是现在在桃花村也算是小有名气,人人都称号他为“陈大师”……“成了!”陈波惊喜的叫了一声,他面前的是一张黄纸,准确说是写满符咒的黄纸。别看这黄纸如此之小,

  • 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11章(第11章 住在同一个小区)

    原标题: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11章(第11章住在同一个小区)小说书名: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第11章住在同一个小区“的确很巧。”霍庭深意味深长道,眼底带着促狭的笑。安笒被他看的心里毛毛的,尴尬的摆摆手,“我还要上班,霍总再见。”说完,她赶紧的转身跑开,这人果然怪怪的。看着跳跃离开的粉嫩身影,霍庭深笑了笑,转身朝相反的方向跑去,绕到别墅的后门进去。这栋别墅装修特别,整个看是一体的,但如果从外面绕的话,从前门到后门大概要跑上半个小区。他每天都是从后门回到别墅,因此即使每天住在同一栋房子里,两人

  • 重生之毒后脾气有点爆11章(第11章 高看了几分)

    原标题:重生之毒后脾气有点爆11章(第11章高看了几分)小说名称:重生之毒后脾气有点爆第11章高看了几分“催--情-香?!”顾长歌顿时睁大了眼,自己千防万防,却忘了这种东西,没想到高牡荷居然用了如此下流手段!“正是,你可曾在哪碰过这种东西?”“不曾,长歌本来觉着那锦缎上的异香许是母亲的香料,还心生喜欢,却不曾想,会是这种东西,祖母,那为何会将这催情香留在我的锦缎之上?母亲待我甚好,如此岂不是在挑拨我与母亲之间的关系?”顾长歌有几分愤愤不平的模样,似乎从未想过会是高氏所动手脚的模样。顾老夫人摇了摇

  • 霸道总裁吃软饭11章(第11章 早知道就去参赛了)

    原标题:霸道总裁吃软饭11章(第11章早知道就去参赛了)书名:霸道总裁吃软饭第11章早知道就去参赛了门被咔嚓一声打开。秦墨恩推门进来之后便看见倒在沙发上傻笑着的乔海星,嘴里还在嘟嘟囔囔着什么。“什么事情那么好笑?还是……做什么美梦了吗?”秦墨恩把背包扔到沙发上,一脸诧异地问着笑的不能自已的乔海星。“哎?”乔海星的笑声戛然而止,一听见他的声音之后,猛然睁开眼睛,指着秦墨恩又看看电视里还在播放着的节目。“你怎么现在来了?不是应该还在电视上做菜吗?啊?”秦墨恩看着一脸诧异的乔海星,忍不住笑起来,走过去

  • 双面11章(第11章 另一个死者)

    原标题:双面11章(第11章另一个死者)书名:双面第11章另一个死者就这样,苏落衡和夏若驱车来到了曹善的居所。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重案组的人还在为了龙头九的事情而忙的焦头烂额,而别人早就休息了。看着黑洞洞的宅子,夏若扭头看了看苏落衡,眼神询问他接下来要怎么做。苏落衡想了想,还是下车敲了敲门。夏若已经将手里边儿的手枪上膛,为了防止曹善有什么危险的动作,一些必要的防备还是必须的。可是敲门了一阵子,里边儿却没有任何的动静,就好像是没有人一样。苏落衡皱眉,脸上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最近几天一直都在面对

  • 青云扶摇九万里11章(第011章 拼酒)

    原标题:青云扶摇九万里11章(第011章拼酒)小说书名:青云扶摇九万里第011章拼酒夜幕开始降临的时候,东林县的县城虽然还不太繁华,但看上去也是那种华灯初上,灯火辉煌的样子,街道上的行人川流不息,一些做生意、拉客人的小商小贩不停地吆喝着,显得嘈杂而又热闹。在县城的中心地带,东林县委县政府的旁边,同样是在县政府招待所的那个房间里,又一场宴席马上开始,不过这次已经没有了老郑、梁军和吴振全三个人,而是曹大富带着叶平宇从草岭子乡匆忙赶来,来到后就看到张铭顺和另外两个人都已经坐下来等着了。“张书记,我们来

  • 蓝峰狂龙11章(第十一章 二百五十块)

    原标题:蓝峰狂龙11章(第十一章二百五十块)小说名字:蓝峰狂龙第十一章二百五十块二十一辆名贵跑车停在公司的大门口,围成一个心形图案,图案的中央铺满了艳丽的玫瑰花瓣,在花瓣的中央由数十条黄金宝石项链雕刻出“苏寒烟,我爱你”几个醒目的大字。为首的跑车上更是用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再度形成一个爱心图案,一名身穿宝蓝色西服,个子挺拔的男子手持九十九朵玫瑰花,一脸深情地看着对面身穿淡绿色长裙,犹如仙子下凡的苏寒烟。随后,他露出一个自认为最具魅力的笑容,手持玫瑰花,单膝跪下。“寒烟,你知道吗?自从我回国第一眼见

  • 情暖如风似锦11章(第11章 结婚消息走漏)

    原标题:情暖如风似锦11章(第11章结婚消息走漏)小说书名:情暖如风似锦第11章结婚消息走漏晚上,紫荆御园。唐玉兰披着一块毛毯坐在欧式古典沙发上,拿着电话边喝茶边问:“老徐,薄言和简安两个人,怎么样?”唐玉兰知道苏简安和陆薄言没有感情基础,仓促结婚,婚后肯定不能像平常夫妻那样恩恩爱爱。感情倒是可以慢慢培养,她害怕的是两人结了婚却像一对合租男女一样,所以叫徐伯多多留意,一旦有情况立马给她打电话。陆薄言早就已经指点过徐伯了,徐伯当然是只报喜不报忧:“老夫人,少爷和少夫人很好。今天少爷带着少夫人回门了

  • 至强尖兵11章(第011章 姑爷发话了)

    原标题:至强尖兵11章(第011章姑爷发话了)小说名字:至强尖兵第011章姑爷发话了本来,因为苏锐昨天晚上的惊艳表现,并且还救了自己一命,林傲雪对他的印象有了稍稍的改观,可是她却没想到,自己才刚一来上班,就听到苏锐在保安室里大吹特吹!这个家伙,居然说自己不让他上床,真是太可恶了!可是林傲雪却没想到,她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却造成了更深的误会!谁不让你上床了?这句话的意思大概便是——我一直有让你上床!两个保安本来对苏锐的话还十分的怀疑,可是听了林傲雪所说的之后,对苏锐便是确信无疑了!俩人都睡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