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一吻定终身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0 5:38:25 来源:网络 []

小说:一吻定终身

009:利息

等秦茗赶回南溪镇的家时,已是傍晚六点。好好孕

秦母与秦父正在布置餐桌,三居室的小家菜香四溢,一派温馨。

“爸妈,不好意思,我回晚了。”

秦茗推开门,被暴雨淋湿的衣服已经变干,却又粘又皱,极不舒服。

“你这孩子,出门让你带伞死活不肯带,这下好了,被雨淋了吧!”秦母横了秦茗一眼,嗔怪,“快去洗个澡,吃饭了。”

秦父向来比秦母细心,走过来接过女儿手里的包,看了她的脸一眼,皱眉。

“茗茗,你的嘴唇怎么这么红?”

“啊?”

秦茗心弦一惊,为了消肿,她吃了好几颗薄荷糖,没想到还是被秦父看出异常。

都怪那个男人,不过接个吻,用那么野蛮的力干嘛?

秦茗摸了摸微微犯疼的唇瓣,嘻嘻一笑掩饰尴尬,“在清清那儿吃了一碗面,放多了麻辣酱。小说一吻定终身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秦母不满的声音立即传来,“馋嘴猫,不让你吃辣偏爱吃,肚子痛起来又后悔莫及。”

“好啦,妈,今天爸生日,你就少唠叨几声,我去洗澡。”

洗澡的时候,秦茗发现自己刚好来了例假,暗叹秦母真是乌鸦嘴,她每个月总要痛几天的日子又大驾光临。

一家三口和乐融融地吃完生日饭,秦母去厨房洗碗,秦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招呼秦茗,“茗茗,过来坐,爸有话跟你说。”

秦茗坐在秦父的身边,吃饭时还满脸笑容的秦父,此时竟浓眉深锁,像是有极大的心事。

“茗茗,你奶奶生病了,正在住院,明天你去看看她吧。”

“奶奶?”

对秦茗而言,奶奶两个字是陌生的,自从懂事起,身边就没有所谓的爷爷与奶奶,在她的记忆中,更没有奶奶的关怀。好好孕

秦茗的爷爷与奶奶共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即秦致远之父是领养的,小儿子即秦父是亲生。

不幸的是,爷爷在秦父18岁时就去世了,而奶奶在爷爷去世当年就急着改嫁,五年后又生下一个儿子。

这么多年来,秦父虽然极少在秦茗面前提起奶奶,但秦茗感觉得到,秦父对奶奶的排斥与怨恨,更不愿与奶奶改嫁的夫家扯上一点儿关系。

可病来如山倒,如果一个人的心中有爱,再大的怨恨又怎及得上一个生命的逝去?

“爸跟我一起去吗?”秦茗小心翼翼地问。

秦父摇头,“就你一个人去,我跟你小叔已经通过电话,今年暑假,你就去他公司实习,他会安排好的。”

秦茗惊讶地睁大眼睛,秦父接着说,“爸不想见你奶奶,但你跟她毕竟是血浓于水的亲人,甚至,在你两岁的时候,她跟你妈还瞒着爸照顾过你,一直对你很是喜欢与惦记。”

“爸跟你妈只是南溪镇最普通的中学教师,没有什么人脉关系,对你将来的工作恐怕无能为力,好在你的小叔已经回国,并执掌了那么大一个集团公司,爸不奢求你将来能有幸在那儿工作,但至少能通过实习学到一些有用的东西,为将来的择业架桥铺路。好好孕

秦茗明白了,父亲关心奶奶,却做不到身体力行,于是将她这个女儿推出去尽孝,与此同时,不惜放下多年的尊严与坚持,为她这个女儿的将来尽可能地创造条件。

奶奶改嫁的夫家姓卜,而她的小叔,叫卜即墨。

她手机里卜即墨的电话就是秦父让她存下的,甚至让她亲自打电话向他问候一声,但秦茗一次也没打过。

暑假已经开始,她不信自己找不到可以实习的单位。

第二日早上八点多,秦茗按照秦父所给的地址,赶到A市人民医院。

秦茗的方向感极差,因为总被嘲笑是个经典的路痴,所以为了争一口气,决定全凭自己找到奶奶所在的病房。

住院部共有四幢大楼,倒霉的秦茗找了三幢,可偏偏三幢都是普通住院部,而非有钱人专享的vip住院部。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站在vip住院部楼下,秦茗已经热得满头大汗。

正想抬脚往里面赶,秦茗的步子却不得不顿住了。

许戊忧从大厅里缓缓而出,同时也看到了她的身影。

二人四目相对,一个站在阶梯上,一个站在阶梯下,场面极为尴尬。

望着许戊忧质问的眸光,秦茗想要拔腿逃跑,但转念一想,她为什么要逃?

该面对的还是该面对,况且,昨天跟许戊忧接吻的人并不是她,她有什么好不好意思的?

“学长。”秦茗率先开口,但没有动步。

许戊忧从阶梯上跑下,在她面前站定,声声激越,“秦茗,昨天你为什么要逃?我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发短信为什么也不回?秦茗,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或者说错了什么?”

“不是,是我的错,我不该——”

秦茗的话让许戊忧情绪激动地微红了俊眸,直接打断。好好孕

“你不该什么?秦茗,你后悔了?后悔不该趁黑强吻我,还是后悔不该喜欢我?”

“我……学长……”

许戊忧一把抓住秦茗的手臂,秦茗一个头两个大,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曾经有许多次,她幻想许戊忧能够主动接近她、追求她,像此刻这般热烈、执着、深情。

可当幻想成真时,她却莫名其妙退缩了。

她忍不住责问自己,秦茗,你真的喜欢许戊忧吗?许戊忧真的是你的爱情吗?

“秦茗,你究竟愿不愿意做我女朋友?昨天,我以为你已经答应了!”

今日的许戊忧咄咄逼人,跟往日温润的许戊忧判若两人。

秦茗不自觉地想往后退,与他拉开距离,可许戊忧紧抓着她的手臂,她退后一小步,他就逼近一大步。

几步之后,二人的身躯即将贴紧。

面对这般亲密的刻意靠近,秦茗的脸竟没有涨红,更没有生出该有的紧张与羞怯。

反而,她对他的靠近产生了莫大的排斥,甚至是反感。

情不自禁地,她竟拿那个昨日邂逅的男人跟许戊忧比较,好像,她更容易接受那个男人的靠近与亲昵,好奇怪呢。

“秦茗,不管你心里怎么想的,今天,我想先把昨天你强吻我的吻,还给你。”

秦茗一脸惊愕,来不及反对,许戊忧已强行将她拉进怀里,薄唇朝着她的唇迅速压来。

更强烈的反感涌上心头,秦茗庆幸他没有抱着她的头,在他的唇快要触到之时,赶紧将脸侧开。

他只吻到了她的脸颊。

可即便是脸颊,秦茗的心里依旧难受得紧,很想将他残留在脸颊上的温热与气味迅速擦去。

“别躲。”

许戊忧愈挫愈勇,这一次改抱住她的头,势必吻到她的唇。

如此下去,秦茗的唇肯定要失守。

关键时刻,秦茗一边使劲地挣扎,一边仓皇大喊,“学长,学长对不起,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许戊忧的动作立即顿住,虽满脸不敢置信,但还是被秦茗脸上的坚定震慑,缓缓松开她而不自觉。

“秦茗,你撒谎!你如果有男朋友,静玲怎么不知道?”

“我没撒谎。”

心虚的秦茗眸光左顾右盼,当不经意落在那抹不知何时出现的颀长身影时,俏脸不由自主地绯红。

那个昨天拿走她初吻的俊逸男人正站在距离自己七八步远的地方,眸光冷冽地看着她。

“你的男朋友是谁?”

眼看着许戊忧又想抓住自己的手臂,秦茗脑袋一热,竟不顾一切地朝着男人跑去。

急急忙忙地抱住男人的胳膊,秦茗紧张地不敢去直视男人的眼睛,却对着许戊忧含羞一笑。

“学长,就是他,昨天刚交的男朋友。”

许戊忧在看见秦茗抱住男人的胳膊时,眼神便怔住了,当听见秦茗的话时,整个人陷入呆滞。

良久,许戊忧吐出两个让秦茗惊讶不已的字,“总裁。”

许戊忧这是对男人打招呼,显然他们认识。

男人朝着许戊忧淡淡地看了一眼,不作理会。

再垂眸望向秦茗时,男人的声音低沉温和,“等我很久了?”

秦茗抬头看了男人一眼,喉咙里发出几不可闻的“嗯”声,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男人不但没有戳穿她,反而配合她。

脸已经羞得通红,秦茗再朝着许戊忧看去时,他已经匆匆离去,好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又好像是遇见了洪水猛兽。

当然,洪水猛兽肯定不是她,而是她身边的这个总裁。

秦茗连忙松开男人的手臂,想要疾步离开,却又觉得不妥,又想要说些什么,却不知如何开口。

只好低垂着头看着自己的脚背,一时间尴尬到了极点。

“把人利用完了,连句谢谢都没?”

磁沉的声音带着迫人的压力,似乎还夹杂着不悦,秦茗连忙启口,“谢谢你,谢谢。”

可秦茗的道谢已经为时已晚,男人挑了挑眉,轻描淡写的声音从秦茗头顶落下。

“太迟了,谢谢长利息了,变成香吻一个,你给不给?”

一吻定终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一吻定终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娇妻无度天天宠8章

    原标题:娇妻无度天天宠8章小说书名:娇妻无度天天宠第008章谭家小七酒店VIP房内,慕少扬抱着手机,仔细确认了一遍对方发过来的信息,抬头对正在餐桌前用餐的男人道:“有意思,你猜猜刚才那辆破越野车是谁的?”江彦丞不理会他的多管闲事,自顾自吃喝,被关了一个月,体力严重缺失,如果不是他之前身体素质好,根本扛不住这饿和渴。那伙人没有施暴,只是关着他,饿着他,吊着一口气不能让他死。慕少扬的八卦之心不减,给江彦丞科普道:“阿丞,你刚从国外回来没多久,对锦城还不够了解,我说你听着就好。那破越野车车主叫谭璇,锦

  • 医仙8章

    原标题:医仙8章小说名字:医仙第0008章振振有词等到闲杂人等离开后,赵嫣儿从门外走了进来,一副大姐大的模样,拍拍孙子轩的肩膀道:“孙子轩,你不错,鉴于你替本宫解围,本宫给你一个吃饭约会的机会,算是对你的奖励。”“约会?”一听到从赵嫣儿口中说出的约会二字,孙子轩的脸都白了,开玩笑,在学校的时候,好歹还能折点柳条编个草裙回宿舍,这要是在饭店被扒成光猪,难道他要用餐巾纸挡着吗?想想《大话西游》里面星爷穿着纸裙,一把火烧过来,最里面咬着木棍,一群手下冲着裆部一顿狂踹的场面,孙子轩就感觉不寒而栗。“怎么

  • 夜店保安队长8章

    原标题:夜店保安队长8章小说名:夜店保安队长第八章被人殴打还没等芸姐说好,他就流里流气的冲芸姐说,“早就听说明珠有个漂亮的女经理,今天一看果然不错啊……”我以为芸姐肯定会陪着笑脸。谁知她还是冷冰冰的看着对方,但语气却比平时缓和许多,“几位,不好意思啊!我们这儿的小妹不懂事,扰了大家的兴。这样,我给你们换个小姐……”红毛冷笑了下,不依不饶的说,“换个?你说换就换啊?我大哥今天就相中她了。没她我大哥就不爽。我说你们明珠是怎么回事?一个个都他妈出来卖了,还他妈装什么正经?摸两下就他妈的叫唤上了,这还没

  • 爱你永远8章

    原标题:爱你永远8章小说名称:爱你永远第8章暗示老爷子点点头,虽然对于南诺的出生不太满意,但只要孩子好,他也不是那种只看门第的庸俗之人。“好,不要拘谨,既然阎北愿意带你来阎家,说明他是真的想要你进这阎家大门。”阎北赶紧拉着南诺。“诺诺,快叫爷爷啊……”南诺咬了咬唇,微微抬眸,却没敢看老爷子的眼睛,只是轻轻开口。“爷爷好。”“哈哈哈,这孩子还是个害羞的,好,女孩子矜持一些好啊。”阎兴业笑意不似之前,以前阎北死活不愿意说是谁家的女孩,现在看来,他是怕他说了,他们会反对吧。南家……差的太多了。“呵,爸

  • 萌妻当道:独家专宠8章

    原标题:萌妻当道:独家专宠8章小说:萌妻当道:独家专宠第008章:她去求他了次日一早,天气依旧没有放晴,天空灰蒙蒙的,雨也有越下越大的趋势,夏漓安打电话给了姜宇哲,表示自己要请假一天,并且很严肃的说,“明天我可不可以继续上班。”或许是因为傅流年的原因,姜宇哲很爽快的就答应了,想到姜宇哲,夏漓安的脑子里立刻就想起了那瓶路易十三,这就一摔,把她的心都摔了个七零八碎。夏漓安从包包里掏出一个小本本,打开,而后拿起笔,清晰的在上面记了一瓶路易十三,这是她欠下傅流年的钱,出来混早晚要还的。将本本放回包里的时

  • 妻年之痒8章

    原标题:妻年之痒8章小说:妻年之痒第8章乞求的七年“你停下来,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啊!”苏倩抓狂的蹂躏着头发。“送你回家,你看看你现在一个人在外面不安全,我不放心!!”贺军转过头说道。“谁说我要回家了。”苏倩吼道。“你不回家那你去哪儿?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贺军转过头问道。“我不回家,我不回去,我不要回去,回到家里都是他的影子,都是他的味道,都是我们的回忆,我不要回去!”苏倩流着泪说。“你不回去,那你去哪儿啊!”贺军内心压抑的问道。“你要我回去,你也太残忍了吧,现在我还有家吗?”苏倩哭着喊道。“

  • 上门女婿28章

    原标题:上门女婿28章书名:上门女婿2第8章上班来钱真快我本来会担心露馅了,其实是我多想了。压根就没有这回事的,因为徐馨醒来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接近凌晨,也就是说我们就这样过了一个晚上。我就趴在她的身旁睡不着,懒惰的我呆了一个晚上。戴了一个晚上的面具,很显然。徐馨醒来的时候就拿浴巾,虽然感觉有点乖乖的的,还好奇的纳闷说是什么东西那么粘稠。我闭着眼睛,装睡明显也是我的本事。徐馨虽然纳闷,可是看我这么老实。她还是微笑的叫醒了我,然后说道:“看不出你还是挺老实的,不像其他的公关一样的坏。怎么样,昨天我睡

  • 时光不负情深8章

    原标题:时光不负情深8章小说名:时光不负情深008、对峙方承轩一愣一愣地看着他,心想,江起云到底哪根筋不对?等他回头时,只见江起云大步出了餐厅。“喂,江起云,你去哪儿!今晚你请客!你还没买单——”……林逾静几乎是跑出餐厅的,呼吸到新鲜空气,她整个人都轻松了,如获新生,方才真是快憋死了。温瑞安后脚就追了出来,看到她站在路边等车,春寒料峭,她穿的少,有点瑟瑟发抖,温瑞安抖了抖手里的西装外套,从身后给她套上去。林逾静吓了一跳,本能地往后躲,这下西装掉到地上,两人又非常有默契地低头去捡,额头不小心撞到一

  • 甜妻难养:总裁,不约!8章

    原标题:甜妻难养:总裁,不约!8章小说:甜妻难养:总裁,不约!第8章:一定有臆想症司徒泽南突然冷笑一声,“你想要的跟我结婚?女人,你最好认清你自己的身份。”米小米翻翻白眼,怎么跟这个男人说不明白呢,她不过就是举个例子,他居然可以扯到自己要跟他结婚这件事情上。“这位先生,我不知道你是因为吃多了,还是一直就有臆想症,跟你结婚?我还不愿意呢。”米小米翻翻白眼,一脸嫌弃的样子,就好像跟他结婚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司徒泽南突然勾唇冷笑一声,她这幅不屑的样子,偏偏让他更加喜欢,征服女人......远远比征服

  • 乡村小神医Ⅱ8章

    原标题:乡村小神医Ⅱ8章小说名称:乡村小神医Ⅱ第8章李嫣然的担心七尾走了已经有一会儿了,但是王语身上的气息还是没有收敛,而是继续散发着,站在原地等待,因为不知道七尾还会不会回来,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大概过了十几分钟,王语实在撑不住了,身上的气息瞬间消散无影,一口鲜血猛的喷出来。其实七尾的那两下创伤虽然不大,但是确实让王语受了伤,而且都是伤在了内脏,必须要修养几天才可以。巧合的是王语吐血的这一幕,正好被李嫣然看到了,李嫣然被王为民扶出来,刚准备叫孟玲过来的时候,就看到王语一脸虚弱,眼神涣散,猛的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