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乱世倾城:宠妃别逃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0 7:12:2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乱世倾城:宠妃别逃

第十章 皇帝之隐疾1

手紧握成拳头,冰寒的眸子中,隐含痛苦之色,剑眉拧成麻花,身体在微微颤抖。原文haohaoyun.com显然火逆鳞是在忍受巨大的痛苦,脸上的线条更加刚毅,扭曲的肌肉,让火逆鳞俊朗的脸庞有些吓人。

姬天凝惊异地看着火逆鳞,在她的印象中,这位白马皇帝,总是一副冰山的模样。

"你怎么了?"

"都退下,任何人不得接近。"

周围的侍卫,都低着头退了下去,宫女和太监也全部迅速消失在视线之中。火逆鳞伸手抓住亭子中的栏杆,身体僵直。

"咯吱吱......"

木头栏杆,在火逆鳞的魔爪下发出刺耳的声音,他背对着姬天凝,不愿意让她看到他脸上的痛苦之色。

一只手用力揉着太阳穴,渐渐焦躁起来,每次犯病,火逆鳞都会很痛苦,甚至会暂时丧失理智。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他拼命控制自己,但是他知道,如此下去,必然会和以往一般,无法控制住自己。

阵痛在头部蔓延,宛如有千万根钢针,在脑袋里面刺着,又如同有一把钝刀,不紧不慢地割着。

"砰砰......"

火逆鳞狠狠地用拳头砸在亭子的栏杆上,几根木头栏杆,在他的拳头下断裂开来。

"该死,都该死,传朕旨意,处死所有的御医。你是何人,为何在此,你也该死,天下人皆该死......"

原本冷峻的眸子中,失去了平时的清明,涌上躁动,一抹血红在眸子中蔓延,火逆鳞张牙舞爪。突然,他狠狠地在自己头上捶打了几下,痛苦地闭上眼睛。

"你,你快离开,朕要控制不了自己了。网站haohaoyun.com"

"安静,不要紧张,让我给你看看。"

"快走,朕......"

姬天凝如何能在此时离开,医生的天职和道德,让她不能扔下渐渐丧失理智,痛苦不已的火逆鳞。

她走上前去,想握住火逆鳞的手腕,火逆鳞一反手,抓住了姬天凝的手腕,眸子中失去了清明。

"贱人,敢冒犯朕,朕乃是九五之尊,富有四海。该死,你该死。"

火逆鳞一挥手,姬天凝的身体重重地摔了出去,撞击在栏杆之上。失去理智狂躁的火逆鳞,力量分外大。网站haohaoyun.com姬天凝还没有爬起来,火逆鳞两个箭步,已经到了姬天凝面前,抬脚向姬天凝的头颅狠狠踩了过去。

姬天凝翻身躲过,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几个翻滚,在火逆鳞的脚下躲避着。

"贱婢,朕要你死!"

火逆鳞的目光中,满是狂躁,似乎已经不认识姬天凝了。

"冷静,你是南诏的皇帝,不能如此失态。"

"朕要谁死,谁就要死,朕是神仙,是天帝。你是妖精,敢祸乱仙界,唯有一死。天兵天将,来给朕处死这个妖孽。说明haohaoyun.com"

火逆鳞飞快地伸出手,一把抓住了姬天凝的脚,把姬天凝倒提了起来。姬天凝手舞足蹈,却是无法挣脱。

身体腾空而起,姬天凝满嘴苦涩,若是这样摔下去,先着地的一定是脸。她不想变成脸先落地的天使,好在火逆鳞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拎住她的腰带,手扣住了她的咽喉!

***********2

窒息的感觉,让姬天凝感觉到了危险,轻轻地伸出手,手指间夹着一抹银光。

火逆鳞身体蓦然僵直,扣住姬天凝的手指轻轻地垂落,目光中露出茫然之色。双眼一翻,身体向地面倒了下去。

"咳咳......"

姬天凝抚摸着咽喉,没有去理睬火逆鳞,任凭这位九五之尊,摔倒在地上。说明haohaoyun.com反正这位白马皇帝很结实,摔一下也没有什么,有仇不报非君子,白马皇帝摔了她一下,当然她要让火逆鳞摔一下。

"很重的病啊,竟然会头痛如裂,甚至达到了狂躁神志不清的地步。这样看起来,火逆鳞的脑袋里面一定有问题,幸好本姑娘早有准备,否则一定会被这个色狼皇帝给活活掐死。看起来以后身边,一定要备好暗器,随时随地可以保护自己才好。"

一抹微弱的银光,在姬天凝指间露了出来,摔倒在地的火逆鳞身上,插着几根银针。关键时刻,还是姬天凝祖传的针灸之术,救了她一命。

蹲在火逆鳞身边,仔细检查,先给火逆鳞把脉后,望闻问切,只能用三样,昏迷不醒的火逆鳞,显然无法回答她任何问题。

"太不方便了,既没有CT,也没有彩超,就连透视都没有。为什么我穿越,没有穿越出一个牛叉的本领,就是能透视也好埃这样就可以看到,他的脑袋里面有什么,是何种情况了。"

头痛的病症很多,但是看火逆鳞的头痛,显然并不是一般的头痛。在没有高科技仪器的帮助下,暂时无法确诊。

手中一抹银光闪过,在火逆鳞的头部飞快地插入几根银针,俯视着这位白马皇帝。她还是第一次,用俯视的角度看火逆鳞,想到被这位皇帝虐的不轻,不由得狠狠在火逆鳞身上踢了几脚。

"让你欺负我,让你毛手毛脚侵犯本姑娘,让你封我做什么承衣女,把我关在金丝笼里面。现在好了,有仇不报非君子,踢你几脚就算是利息,本金可还没有收呢。 别看你帅,本女王对帅哥不感冒,不会心疼的。"

兴高采烈地踢了几脚,又打了几拳,在火逆鳞身上掐了几把,感受着火逆鳞结实健美肌肉的弹性,开始揉揉捏捏起来。

"你清醒的时候调戏我,你昏迷的时候我调戏你,这样就两不欠了。"

周围一片寂静,唯有风从树梢草丛吹拂而过的声音,周围有侍卫把守,也没有人敢接近此处。而那些侍卫们,早已经知道他们的圣上,必然是又犯了毛玻这种情况,他们不是第一次看到,有多远就跑多远。

以前他们这位圣上犯病的时候,总会有人成为倒霉鬼,因此他们都跑到火逆鳞看不到的地方,在四周把守,免得有人靠近。

"这是什么地方?"

茫然的眸子失去了冰寒的温度,有些许的软弱和彷徨,但是很快,火逆鳞的眸子重新恢复了冷峻。感觉到身上有些地方酸痛,冷冽地盯住了姬天凝。

*************3

火逆鳞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动弹,一阵阵酸麻的感觉,在身体里面游走,宛如有无数只蚂蚁般。他想抬起手,却发现一动之间,疼痛难忍,无力地垂下了手臂。

"姬天凝,你做了什么?"

姬天凝歪着头看火逆鳞,脸上带着戏谑的微笑:"你希望我干了什么?"

寒冰在火逆鳞的眸子中凝结,此时他才发现,已经把自己处于一个极其危险的状态之中。周围连一个侍卫都没有,甚至没有一个宫女和太监,只有这个奇异的女子,坐在椅子上,俯视着他。

如果此时,姬天凝伸出手来,就是掐也能掐死他。火逆鳞眯起眼,看着这个并不熟悉,毫无所知的女子。为何,他无法动弹,身体酸麻?

目光从身体上扫过,他发现自己的身体上,赫然有很多根银针,头部不再疼痛,而是酸、麻、胀,刚才折磨他的疼痛,暂时消失了。这让他轻松了很多,知道定是姬天凝用针灸之术,暂时缓解了他的疼痛。

"是你解除了朕的痛苦?"

"这里还有别人吗?"

"你可知,朕身患何病?"

"我为何要知道?"

灵动的眸子带着狡黠,滴溜溜地转动看着火逆鳞,姬天凝在心中算计着,能从这件事情中,给自己捞到多少好处。

"你乃是医者,岂能不知道朕患有怪病,只是朕的御医们,对朕的怪病束手无策。南诏的名医也召见了很多,竟然无人能治疗朕的隐疾。"

"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女子,凭什么就应该知道你有什么病?"

火逆鳞垂下眼睑,眸子中闪过怒意和些许失望,是不是对这个奇异的女子,期望太高了?这是连所有御医都无法诊治的疾病,这个女子虽然手段奇妙,也未必就能诊治。

"拔掉朕身上的银针,让朕起来。"

"不急吧,我感觉你现在这个样子,我们或许可以好好谈谈。"

火逆鳞目视姬天凝,犀利的眸子中没有丝毫温度:"你是想威胁朕?"

"算不上威胁吧,如果说威胁,刚才你差一点就掐死我,我只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何况,你没有感觉到吗,你此时要比刚才舒服很多。"

如果躺在地上算是舒服,那么一位皇帝躺在地上,绝对是很失态的事情。的确没有刚才那样痛苦了,头部虽然还有点隐隐作痛,但是已经好了很多。神智是清醒的,因此火逆鳞可以感觉到,身体许多部位不正常的酸痛。

"朕已经清醒,你没有危险。"

"我不这样想,还是这样比较安全点,火逆鳞,我们可以好好谈话,不是皇帝和我之间的谈话。你能不能暂时忘记你皇帝的身份,站在我的立场想想?"

"不能,朕从不接受要挟。"

"是啊,可是你一直在要挟我,己不欲,勿施于人,这个道理你懂不懂?"

姬天凝跳了起来,虎视眈眈地盯着火逆鳞:"想治好你的病吗?想以后不再痛苦吗?或者,你想一直躺在这里很久?"

**************4

冷峻的脸庞上是冰封的温度,还从来没有人敢如此明目张胆地要挟火逆鳞,若不是因为他的怪病,他怎么会如此包容这个蛮夷女子。在心中告诉自己,姬天凝只是一个蛮夷女子,丝毫不懂得中原大国的规矩,不必和此等人一般见识。

心中的火,却是无法熄灭,眼前的女子,总是能轻易挑起他的怒意。

第一次看到这个女子,心中便为之惊奇,战场上姬天凝专注为金甲治疗,那种认真让所有人感动。尤其是那种奇妙的医术,简直堪称神仙般的手段。

至今南诏军中,尚在流传神医仙子的传说,只是斯人已入深宫,再不复被人所见。

从姬天凝保住了金甲的性命,剖开金甲的腹部,治好了金甲的伤开始,火逆鳞心中悄然升起期望。他试探着,一次次让军医和心腹跟随在这个女子的身后,看着她一次次创造奇迹。

即便是在军中,姬天凝剖开了陈青阳的腹部,以此要挟他要红包和好处的时候,他虽然愠怒,但是仍然没有因此惩治姬天凝,而是纵容了。

在军中的那段时间,火逆鳞每天都可以听到姬天凝创造的奇迹,而因为这奇迹,军中的将士们,受益匪浅。没有人再因为军中多了一个不应该有的女子而奇怪,所有的人看到姬天凝,都会恭恭敬敬,兼贼眉鼠眼地看着这个奇异的女子。

他们恭敬,是因为这个女子给了他们或者他们的亲人生机,救了很多将士的性命。他们恭敬,是因为这个女子明朗大方,既没有架子,也不会扭扭捏捏。

他们贼眉鼠眼,是因为这个女子,穿着大胆暴露,总是会把身体的许多部位,展露在所有人面前,却从来没有一丝羞涩。就是那般张扬着自己的青春美丽,并不因为他们的偷窥和爱慕而有丝毫责备。

因为姬天凝每日所创造的奇迹,止血、麻药、剖腹、输血......,火逆鳞越来越感到惊奇。他隐藏在幕后,默默关注着姬天凝所有的一切,每一个伤者得到救治,都会有人详细地禀告经过。

随着姬天凝创造的奇迹越来越多,军中盛传,姬天凝乃是天上的仙子,降落在凡尘,就是为了解除人间的病患疾苦。

神医、仙子,这些光环套在姬天凝头上,而火逆鳞心中的期望,也越来越多。或许这个女子,可以治疗他的怪病,解除他的痛苦。若是能够如此,便是封姬天凝为贵妃,也不是不可以的。

只是火逆鳞一直没有对姬天凝透露自己患有怪病的事情,他不想让自己再一次失望,而这一次如果失望,恐怕再不会有人能让他的病痊愈。

直到今日,无意中旧病复发,他的病才展露在姬天凝面前。看着眼前女子得意狡黠的目光,心中竟然有奇异的轻松感觉,终于有希望了吗?

"朕所患为何症?"

"你的头颅里面,多了一个东西,只有我能把那个把你折磨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东西取出来。"

*************5

冷峻的表情,重新回到了火逆鳞脸上,蓦然,他抬起手指,咬牙从身上拔出一根银针,汗水顺着他的额头流淌下来。一连拔掉了三根银针,肌肉因为疼痛而扭曲颤抖着,他却不肯放弃。

"唉,你对自己也是如此狠心,这样会伤害到你自己的。我并不是想要挟你,只是如果银针拔掉,你会重新头痛如裂,痛苦难言。"

果然,在拔掉几根银针后,疼痛开始在火逆鳞的头部蔓延,让他想撞破脑袋的疼痛,十分熟悉。无奈地停下了手,肌肉微微颤抖着。这种怪病,已经折磨了他数载,让他没有丝毫办法。

姬天凝蹲了下来,淡淡一笑,从火逆鳞的手指间取下银针,重新插入火逆鳞的穴道。

"先不要动,过一会儿你会好些,那个时候,我自然会把银针拔出来。以后记得,不仅要对自己好些,对别人也好些。"

"你意欲对朕如何?"

一根青葱玉指,挑起了火逆鳞的下巴,暧昧地在他脖颈上滑过,轻轻地揉捏了几下:"皮肤不错,肌肉也够结实,我意欲调戏你,也免得总是你对我动手动脚。好结实的胸肌,很养眼的脸,摸起来感觉不错。"

姬天凝大摇大摆地蹲在火逆鳞身边,肆无忌惮地在火逆鳞身上揉揉捏捏,丝毫不知道客气和羞耻二字如何写。

眸子中蕴含怒火,身为南诏国至尊,曾几何时如此尴尬过。 被一个卑微的承衣女调戏,古往今来恐怕在各国的历史上,也是第一次。火逆鳞目光中喷着阴寒的怒火,薄薄的嘴唇紧紧抿起。

"呵呵,滋味如何?"

"承衣女,朕记住今日了。"

"哦,不过就是摸了你几下,至于如此愤怒吗?现在是什么心情?日后你再侵犯我的时候,要想想你今日的心情。皇帝是人,草民也是人,其实在死亡和疾病面前,并无区别。死亡和疾病,并不会因为你的身份而有所区别,不是吗?"

"你可能治疗朕的疾病?若是能治好朕的疾病,封赏任凭卿所求。"

"天凝不愿居后宫,不愿贵妃皇后锁我自由身,不愿皇帝以势压人拘禁我,宁愿足迹 遍天下,名山大川尽游之。"

"你乃是朕的女人,朕已经封你为承衣女,岂可离开此地。卿此一生,再无离朕后宫之余地,若是任由卿离开,岂不是成为各国笑柄。"

"不自由,毋宁死!"

姬天凝嘟起嘴唇,她可不愿意留在这个金丝笼里面,做一只金丝雀,整天和一大堆女人抢一个男人。况且,这才进宫几天,就差一点栽在那个兰贵嫔的手中。若不是她出身医学世家,中医西医都有几下子,现在可能已经被陷害,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朕乃一国之君,九五之尊,肯纳你为妃,乃是你的福分。"

"屁福分,是喝迷药和小太监通奸的福分,还是侍候你穿衣服的福分?"

火逆鳞有些尴尬,后宫中的女子,加起来也没有眼前这个女子牙尖嘴利。

*********6

姬天凝撇撇嘴,用鄙视的目光看着火逆鳞:"君子治家齐国平天下,你连自己的后宫都没有摆平,还奢谈什么一国之君,九五之尊。据我所知,在你们这个时代,一国之君并不值钱,随时会有某个诸侯,兴之所至,就自立为皇帝了。"

火逆鳞狠狠瞪视了姬天凝一眼,但是也知道姬天凝所言不假,战乱频仍,今天是可能是某国某地的一个官员,明天就可能自立为王或者称帝。

今天可能是皇帝,明天也可能灭国,自身难保。

"白马皇帝,我们商量一下吧,我给你治好病,你放我出宫。"

"不可能,但是朕可以不勉强你侍候朕,成为朕的女人。若非你自愿做朕的妃子,朕不会侵犯你,若是你犯了过错,朕不惩罚于你。"

"这算什么,人家不过是摸了你几下,没有准备对你负责耶。"

姬天凝没心没肺地说着,丝毫不顾及火逆鳞的脸色发青,若是她知道,她是第一个能把火逆鳞气到脸色发青的嫔妃,一定会很没有形象地撇撇嘴。

"还从未有人敢对朕如此说话。"

"很不保险,皇帝这种生物,是历史上,世界上最没有信誉,最不保险的生物了。我看看,要从你身上拿个东西,那种如朕亲临之类,可以震慑所有人的东西。"

姬天凝开始很随便地在火逆鳞身上翻了起来,要找就找个有价值的,什么翡翠了,夜明珠了,美玉之类的东西。绝对不能只拿个金戒指,就当做宝贝。翻是翻到了几样东西,有玉佩、玉环、玉带,姬天凝毫不客气地全部占为己有。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人家了,你可是皇帝,富有四海这话是你自己说的吧。不过是从你身上拿了几样不值钱,没有用的东西,你一个大男人,带这么多饰品不害羞吗?对了,这个戒指不错,而且你经常带在手上,宫中应该没有人不认识吧?就是它了,以后你再想对我如何,要想着你答应过的话,不可以勉强我,我闯了什么祸,犯了什么错,不能惩罚我。"

火逆鳞哭笑不得地看着姬天凝的俏脸,有一瞬间的失神,竟然没有阻止姬天凝的动作。他的确并不在乎那些东西,虽然他身上的东西,无一不是极为珍贵的宝贝,但是只要能博得眼前女子能灿烂灵动的笑颜,却算不得什么。

"对了,你最好下道诏书什么的,落在白纸黑字上,放在我手中。这样才安全一点,你的病有些麻烦,我要好好准备一下,才能开始治疗。"

"朕的疾病,可以治疗吗?"

"当然可以了,只是病情具体如何,要看过才能知道。你得这个病,有多久了?"

"三年,三年之前,偶尔头痛,此后渐渐沉重,越加厉害。近日更是如此,若是劳累或者思虑过多,便会如此。要如何医治,才能彻底治愈?你可有把握?"

"没有确诊之前,谁也不能说有把握,我不是神仙,只是医生。"

乱世倾城:宠妃别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乱世倾城 或 宠妃别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妖武至尊18章

    原标题:妖武至尊18章小说:妖武至尊第18章敢不敢赌玄虚盯着秦亥手里的瓷瓶,瞪圆了眼,结结巴巴的道:“这……这是万年钟乳?”一旁的太上长老也双眼发直,手指略微颤抖,眯缝着眼睛,不知道在思量什么。秦亥收起瓷瓶,露出笑容,并没有回答玄虚,直愣愣的盯着胜志。胜志有些错愕,万年钟乳的名头他还是听过的,一时间有些犹豫。他不是怀疑秦亥手里万年钟乳的真假,因为这股清香的气味他仅仅吸了一口就浑身一轻,绝对是顶尖灵物。他想的却是对方拿出这种级别的东西,他要出什么赌注。不过就在这时,秦亥开口了:“估计以你的实力在巴

  • 逆天武神18章

    原标题:逆天武神18章小说名字:逆天武神第18章前往兽山来到兽山边缘,苏林的脸上露出忌惮与兴奋交加的神色。只要能够修炼成十三兽变法的第一变,他的实力就能够暴涨,日后就算是和苏天骄比斗,他也有足够的底气!“十三兽变法,第一步是吸收妖兽的精血,炼入肉身当中,完成第一变!”“只有第一变练成,我才是真正的入了门,日后再融合其他的妖兽精血,就会水到渠成,十分的容易了!”苏林眼神中精光爆射,压力与动力并存,一个人不怕没有压力,就怕没有动力。兽山之中的妖兽无比的凶残、强横,遇见活人就会扑上来吞食。因为人的身上

  • 杀帝18章

    原标题:杀帝18章小说名字:杀帝第18章天阳出现林麟手中的子弹越来越少了,现在已经没有几发了,即便是雪娜给林麟的弹夹,基本上也打光了,眼看就要弹尽粮绝了,林麟也越来越接近对手。对手也发现了,敌人似乎想方设法的靠近自己这一方,恐怕他们也弹尽粮绝,打算殊死搏斗,这一群雇佣军对此心知肚明,直接开枪射击,但是林麟健步如飞,速度很快,不断的采取闪避,面对枪林弹雨,林麟也未曾胆战心惊,手脚一点都不迟缓。首当其中的保镖立马被林麟一脚踹飞出去,林麟一个箭步,直逼而上,并不减慢速度,其余的保镖见势不妙,立马转变进

  • 废材狂妃:别惹腹黑四小姐18章

    原标题:废材狂妃:别惹腹黑四小姐18章书名:废材狂妃:别惹腹黑四小姐第18章四小姐,请自重姘头?压死?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这二货的思想原来这么不纯洁。白湖委屈地低头,见墨水心好像真的生气了,于是乖乖地闭上了嘴,沉默地蹲在地上甩尾巴。容钰平静地望着依然缩在他怀里的墨水心,漠声道:“四小姐,请自重。”“自重?我哪里不自重了?”墨水心抬眸直直地望进容钰那平静的眸底,似乎想要透过他的双眼捕捉些什么。然而再度令她失望了,那双眼睛,一如刚才那般平淡如水,仿佛这世间什么都不能令他变色。“男女授受不清,四小姐这样

  • 化神18章

    原标题:化神18章小说名称:化神第一卷须弥世界第18章秘法的缺陷“不就是金币么?他欠你多少?我帮他还!”一个清脆悦耳的好听声音,打破了现场压抑的气氛。孔夫子闻言望去,不由呵斥道:“小仙?没事别来添乱。”林小仙装没看见孔夫子,朝李枫丹拌了个鬼脸,走到钱豹面前,问道:“多少钱,你说个数字就好了!”钱豹看到林小仙的时候,眼前赫然一亮。这个小丫头五官精致,浑身上下都洋溢着青春自信的气质,漂亮得有些不像话。唯一的缺陷,恐怕只有萝莉的身材略显娇嫩,没有赤红霞那种成熟、健美的风骚韵味。再给她两年时间,定是位出

  • 锦绣嫡女腹黑帝18章

    原标题:锦绣嫡女腹黑帝18章小说:锦绣嫡女腹黑帝第一卷第18章滔滔不绝的景仰之情淳于昌敏锐的感觉到两道凌利的目光,转头向这边望来,对上的,是一双波光潋滟的眸子,乍一看眸子里似乎藏着许多的情绪,再仔细一瞧,又什么都没有。眸子的主人见他望来,也不回避,只是勾了勾唇,淡淡施了一礼。淳于昌见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不禁一怔,向她走了过去,问道,“请问这位小姐……”“五殿下,这是臣妾长女,阮云欢!”秦氏忙跟了上来,躬身回话,又把自己的女儿向前推,“这是臣妾次女,阮云乐!”“哦,阮云欢!右相府大小姐!靖安侯老

  • 萌娃的腹黑爸比18章

    原标题:萌娃的腹黑爸比18章小说名字:萌娃的腹黑爸比第18章江逸辰,你有病吧嘴唇微微颤抖,只是索性的是这个吻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在王子萌反应过来之前,江逸辰就已然是离开,站在了她的面前,冲着发呆的王子萌邪气一笑,“我这么变态,你还爱,你岂不是比我更加变态?”“爱?”而王子萌简直是有些哭笑不得的样子,似乎是不太相信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一般,好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为可笑的话,“江逸辰,你知道你现在在说什么吗?”“怎么?看我看痴迷成这个样子,你还就这点和曾经是一模一样。”而自然那边的江逸辰也是直接选择了过

  • 无上魔皇18章

    原标题:无上魔皇18章小说名:无上魔皇第18章修为暴进两个不同的角落里,两双阴冷的眼睛在一直在注视着杨东的身影,目中寒芒闪烁,一道来自于翻天手萧云,另一道则是来自于杨家外府副总管……杨二!“高等元石,没想到这杨东不仅能够修炼了,而且还吞噬了一块高等元石,不行,绝对不能容许他继续活下去,不杀了他,我早晚得死在他手里。”杨二脸色变幻,内心升起了一股深深地骇意,没人比他更了解杨东的可怕了。“他虽吞噬了一块高等元石,却火拼杨越传受了重伤,我若现在出手,他绝对没有丝毫抵抗之力……”杨二内心剧烈挣扎着,今日

  • 凌天神皇18章

    原标题:凌天神皇18章小说名字:凌天神皇第18章焚天灭阳可惜,大多数人都不理解陈风的惊恐。吼吼!刘能发出狂霸的虎王啸,啸声具有浓重的杀伤力,众人听了头晕目眩,脑中一片空白,痛得五官扭曲,抱头打转,许多人终于承受不住啸声摧残,吐出腥红的血来。可是奇怪的是,林婉柔专心的看着唐叶战斗,娇脸绯红,却没有受到啸声的一点影响。“想不到虎烈拳的终极杀招,居然是攻击神髓和元神,这一招儿还有点意思。”唐叶脑中嗡嗡乱响,情绪受到波动之余,连脑域识海都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阴影。只是,他的心神远比常人强大,虎王啸虽然厉害

  • 极品护花杀手18章

    原标题:极品护花杀手18章小说名称:极品护花杀手第18章盛情难却见到蓝灵儿拿出来的绿扳指,连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林清雪都震惊了,这得是多高明的手段,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扳指取下来,这技艺简直是出神入化!蓝灵儿无趣的撇了撇嘴,骗过你们有什么用,什么都被那个坏家伙看的透透的,一点秘密都没有,她有些沮丧的说道:“好啦,好啦,东西我都交出来了,这下可以离开了吧!”不料蓝灵儿刚一起身,段风便一个闪身来到她面前,两只爪子超前伸着,差一点儿就抓到蓝灵儿的重点部位上。“啊!”蓝灵儿吓了一跳,往后一缩,又跌坐到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