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我是替身妻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10 8:19:3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我是替身妻

3别无选择

大雨哗啦啦的冲刷着整座城市。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雨幕里,一个瘦弱的身影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眼神空洞而又急切。

柔顺的短发,被雨水浇着。

贴在心形的脸蛋上。

苏浅浅发疯一般的奔走在大街上。

苏家

欧式格局的大厅,金色的浮花墙纸看上去奢华无比,就连地砖都是同色系的大理石,光洁的可以倒影出苏浅浅狼狈的样子。

苏浅浅坐在地上,一脸的颓废。

一名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子,眼里却带着哀求。我是替身妻小说txt全文阅读

苏立冬第一次觉得在苏浅浅面前难以启齿。

“爸,苏溪到底在哪里!”苏浅浅的声音里带着绝望。

已经两天了,整整两天,苏浅浅都不见苏溪的踪影,那么内向,换了陌生的环境,和陌生的人在一起,肯定会害怕的。

他一定会吓坏的。

一想到苏溪恐惧的双眼,苏浅浅的心,就像刀剜一般的难过。

苏立冬有一些难过的说道:“浅浅,不要怪爸,只要你答应嫁给慕少,爸会把苏溪送回来的!”

苏浅浅看着自己面前一脸无奈的苏立冬,觉得荒唐。

“爸,为什么要这样,我和苏溪,同样也都是你的孩子啊!你的眼里,就只有一个苏云兮吗?”

苏浅浅的眼底里带着难以诉说的哀伤。好好孕

她怎么也无法相信,苏立冬为了让自己嫁给他口中的慕少,竟然不惜让苏云兮带走苏溪。

那个患有严重自闭症的的男孩。

苏立冬的亲生儿子,苏浅浅的弟弟。

只不过是替嫁而已,苏立冬竟然费了那么大的周折。

苏浅浅的眸子里,竟是不屑一顾。

“爸,你做那么多,不就是让我替云兮嫁吗!”

苏立冬的眼睛不敢直视苏浅浅。

他知道,是自己愧对这个从来就不被自己重视的女儿可是,现在,却为了苏家的存亡,要牺牲掉苏浅浅。阅读haohaoyun.com

苏浅浅的脸上,忽然间无比的坚定,咬了咬牙,苏浅浅淡淡的说道:“好,我嫁!”

说完,苏浅浅缓缓地起身,长时间的奔波,让苏浅浅的双腿,竟然没有一丝知觉。

苏立冬看着苏浅浅与自己擦肩而过,忽然间觉得对不起她。

苏浅浅上楼,身后都是雨水的印记。

慕连城,何等阴狠,手辣的人物,在s市举足轻重。

却提出,要娶苏云兮。

怎奈,苏云兮死活不依,还带着苏溪去了美国。

苏立冬怎么会不知道苏云兮的想法。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为了保全苏云兮,苏立冬只有让苏浅浅当做替身嫁给他。

苏立冬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对还是错,可是,牺牲一个苏浅浅,总比牺牲掉苏云兮要强,以后的苏家,还是要靠着云兮的。

从一开始苏浅浅就注定不被重视。

苏浅浅从来没有如此的痛恨过,痛恨自己有一张和苏云兮一模一样的脸蛋。

甚至痛恨苏立冬。

同样都是苏立冬的孩子,但是他的心里却只有一个苏云兮!

这么多年,苏立冬的眼里都只有一个苏云兮,何曾有过自己和苏溪的位置!

当苏浅浅知道是苏云兮带走苏溪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已经别无选择了。

3新婚之夜

慕家

没有喜事应该有的喜气洋洋的氛围,却透着一丝寒意。版权haohaoyun.com

佣人似乎都是训练有素,穿着黑白二色的制服,却谁都不敢靠近婚房。

红色纱幔笼罩的大床,勉强有一丝喜事的气息。

豪华的水晶吊灯开着,灯火通明,照的黑夜仿佛白昼一般。

宽大的床上铺满了玫瑰花瓣。

雪白的躯体缠绕着只脱掉上衣,露出精壮的臂膀的男人。

女人妖,媚。喘息萦绕。丰满雪白的半球磨蹭着男人的胸膛。

“慕少……你喜欢我吗……”

邪魅的笑意,从唇色诱人的嘴角上散开,男人的声音磁性而魅惑。

“你觉得呢……”

说完慕连城躺在了宽大的床上,展开双臂。

湿濡的头发,滴着水珠,滑过慕连城刚毅,而棱角分明的下巴。

女人熟稔的,几下解开了慕连城的皮带,露出他的昂扬。

今天是慕少大婚的日子,可是在他的婚床上躺着的不是新娘子,却是自己。

难道,冷虐,阴狠著称的慕连城,对自己是特别的――

任何一个女人,面对着如此鬼魅,而又妖孽一般的男人,都会忍不住多几分自诩。

他是那么神秘而又吸引人的一个人物。

躲在浴室里的苏浅浅皱眉。

杏眼里带着鄙夷。

这个男人,就是苏云兮要嫁的男人吗!

如果换做是苏云兮看见自己的老公和别的女人滚在他们的婚床上,一定会觉得是人间地狱吧!

苏浅浅别过头,自己该不会一夜都要躲在这里吧!

他们还要多久啊。

苏浅浅似乎忘记,自己才是今晚的女主角。

居然那么鸵鸟的躲在浴室里。

如果,苏云兮真的爱这个男人,又何必会逃婚?

还那么无耻的带走了苏溪,逼自己顶包!

那一刻,苏浅浅是憎恨自己的,她恨自己有一张和苏云兮一模一样的脸。

苏浅浅隔着门缝,床上的那个男人,就是慕连城吗!

苏浅浅虽然代替苏云兮嫁给了慕连城,却还一眼没有见过那个男人呢!

就连婚礼,苏浅浅都只是看见慕连城的背影而已。除了觉得他很高,很结实,身材不错以外,苏浅浅真的没有想太多。

满脑子都是苏溪。

新婚之夜还和别的女人搞在一起,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苏浅浅的脸上忽然间腾起一抹潮红。

自己要怎么办,总不会在浴室里过夜吧,虽然慕家的浴室足够宽敞,但是,苏浅浅绝对没有那种癖好。

慕连城抓着女人的浑圆把玩,嘴角的笑意逐渐的扩大。

苏云兮!你倒是很能忍啊!

女人妖媚的呻……吟。

“慕少……轻一点……嗯……"

慕连城忽然起身,直接按到女人,深邃的双眼盯着露着一条缝隙的浴室门。

他喜欢主动出击,喜欢别人臣服于自己。

苏浅浅彻底的看清了男人的脸。

俊逸,刚硬,细碎的头发遮住了大半的眼睛。

却依旧看的见他深棕色的瞳孔。

有型的唇瓣噙着邪魅的笑意,仿佛是地狱里的撒旦一般,冷漠,高傲。

这就是……慕连城?

虽然苏云兮这样对自己,让苏浅浅恨极了她,但是,苏浅浅还是觉得替苏云兮不值。

居然会嫁给这个男人,长得道貌岸然,一脸的君子,实际却是一个小人。

忽然间发现柜子上的杜,蕾,斯。

苏浅浅细白的手捏起杜蕾斯,打开了浴室门。

也许苏云兮会接受这个男人如同种猪一般,但是苏浅浅不接受。

凭什么要让她躲在浴室里看他们翻云覆雨!

苏浅浅绝对没有看sanjipian的喜好。

忽然间的动静,让女人一惊。

挣扎着就要起身。

“慕少,这是什么人……”

羞涩的,直接钻进了慕连城宽阔而肌肉结实的胸膛里。

眼睛里,却带着一种挑衅。

慕连城看着苏浅浅,短短的碎发,澄澈的双眸,心形的脸蛋上那一抹润色的红唇,是一个美人。

但是,慕连城根本就没有兴趣。

慕连城按住挣扎的女人,却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

眼底里,都是对苏浅浅的不屑一顾。

空气中,仿佛有电流的声音滑过。

苏浅浅咬了咬嘴唇,隐忍着自己胸前那股浮动的怒意,毫不畏惧的走到了慕连城身边,不就是没穿衣服的男人和女人吗,有什么好怕的!

丢下手里的杜,蕾,斯,苏浅浅露出一抹淡笑,“你的东西忘记了!”苏浅浅抱起床上的薄毯,转身离开。

高傲的背影,仿若一只骄傲的黑天鹅一般,落在慕连城的眼底里。

隔着睡袍,慕连城清晰的看见苏浅浅圆滚挺巧的小屁股。

低头,却发现,苏浅浅丢下的东西――

竟然是杜,蕾,斯!

这个可恶的女人!

居然给自己这种东西!

真的是胆子太大了!

看着身下满脸娇羞的女人,慕连城竟然没有了丝毫的兴趣。

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对自己如此不屑。

苏云兮――

很好!

不管她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慕连城知道,苏浅浅,已经成功的激起了他的战斗欲。

折磨一个性格高傲的女人,让她失去自尊,应该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吧!

邪肆的笑意,宛若一朵带刺的蔷薇花一般,在慕连城的脸上盛开,逐渐的扩大。

女人看着慕连城,修长的双腿,再一次试图勾在慕连城的腰身上。

不料,慕连城轻轻的拨开了女人柔软白皙的身体,冷冷的说道:“滚……”

女人似乎不敢相信慕连城的话,怔怔的说道:“慕少……我……”

阴鸷的双眼狠狠的看着自己身边的女人,再一次吐息。

“滚……”

女人咬了咬嘴唇,诚惶诚恐,迅速的离开。

5新婚之夜

苏浅浅看着空洞洞的天花板,豪华的水晶吊灯,散发着璀璨夺目的光泽,刺痛了苏浅浅的双眼。

苏云兮――

究竟嫁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居然在新婚之夜,他们的婚床上,和别的女人鬼混!

苏云兮似乎是预见了自己婚姻的不幸,才逃婚的吗!

但是,如果,苏云兮不愿意嫁给这个男人,为什么不拒绝呢!

苏浅浅想的脑子很乱。

那个男人虽然是好看,但是――

却像是一头种猪!

昏昏沉沉的,苏浅浅竟然觉得自己的眼皮格外沉重。

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脑海里,都是今天的一幕幕。

今天的苏浅浅,披着白色的嫁纱,秀丽的眉头锁紧。

即使是在华贵,在奢侈的结婚礼服,也无法掩盖苏浅浅眉头之间缱绻的那一道哀伤。

看着自己面前的苏立冬,一言不发。

“浅浅啊,爸知道你很恨爸爸,可是……爸爸不能看着云兮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啊!”

苏浅浅忽然间觉得很可笑。

“爸,您是不是忘记,我也是您的女儿,您不愿意云兮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那我呢!这么多年,您想过我和苏溪的感受吗?”

苏浅浅的明眸里,荡满的淡淡的忧伤,都到了这样的时候,苏立冬就连一句“孩子,都是爸不好,委屈你了――”

都不肯说。

苏立冬――

真的就那么讨厌自己吗!

苏浅浅忽然间觉得自己的人生――

竟然是如此的悲诞。

苏立冬看着苏浅浅平静的面庞,竟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这个女孩儿,似乎比自己想象的要倔强。

忽然间,苏立冬的手机响起。

看见电话的显示,苏立冬的脸上,瞬间雀跃着惊喜。

“宝贝啊,你可算是给爸爸打电话了,你到底在哪里――爸担心死了!”

看着和之前判若两人的苏立冬,苏浅浅知道,电话,是苏云兮打过来的。

只有苏云兮,才是苏立冬的“宝贝”。

她和苏溪――

都不是。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苏浅浅一把夺过苏立冬手里的电话,情绪激动的说道:“姐……你把苏溪带到了哪里……姐……”

苏浅浅的眼睛里,都是焦急和愤怒。

电话的那一端,许久,才传来苏云兮高傲的声音。

“苏浅浅――你很聪明,知道该怎么做!”

“我知道,我已经替你嫁了……”

“不,我说的不是这个……”苏云兮打断了苏浅浅的话“我说的是苏氏!”

“姐,不管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姐,苏溪在哪里?他怕黑……他不能一个人在一个空间里……”

苏浅浅越是说着,越是急切。

“住口!”苏云兮不耐烦的打断“苏浅浅,你现在大概还没有弄不清楚自己的位置,我会好好照顾苏溪,你的任务――就是要那个男人注资苏氏,苏氏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所以呢……”

苏浅浅紧紧的咬住自己的下唇,粉嫩的唇瓣几乎就要出血。

“我要你帮苏氏度过难关,慕连城有这个能力让苏氏起死回生!”

“姐……苏溪……”

“按我说的做,苏溪会平安无事!但是,如果有什么纰漏,这一辈子,你都休想再见到苏溪!”

苏云兮的声音很好听,但是却那么的决绝,无情。

苏浅浅原本一脸的愤怒,瞬间垮了下来。

哀伤的说道:“姐……”

苏浅浅焦急的想要再说些什么,电话却已经挂断。

发出“嘟嘟嘟”的忙音。

望着话筒,苏浅浅绝望了,泪水顺着削尖的下巴滚落。

苏立冬看着苏浅浅那副模样,竟然有一丝心疼。

“浅浅……我……”

苏立冬看着有一些情绪崩溃的苏浅浅,不知道什么才好。

原就是自己对不住苏浅浅和苏溪啊!

可是,苏家的产业,以后自己势必要交给苏云兮打理得。

苏浅浅――

只能是苏家产业,这一场婚姻里的牺牲品了。

“不要再说了!你们……”苏浅浅修长的手指,指着苏立冬的鼻子,带着一丝绝望的说道:“你们……你们还是人吗!苏溪……他只是个孩子……爸……这么多年了,你不觉得你自己太自私了吗!”

就连患有自闭症的苏溪苏立冬和苏云兮都不放过!

简直是太可恶了。

看着一脸愤怒悲伤的苏浅浅,苏立冬有一些愧疚的说道:“可是,浅浅,爸也是不得已的,苏氏……”

“苏氏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吗?在爸的严厉,不就是只有一个女儿吗?我和苏溪到底算什么……”

苏浅浅悲愤的扯落了自己头上的白纱。

苏立冬慌忙捡起。

“浅浅,你不要闹了好不好,只要能够救了苏氏,爸一定会再联系国外的心理医生给苏溪治病,爸跟你保证!”

看着苏立冬一脸信誓旦旦的模样,苏浅浅当真觉得可笑极了。

真的没有想到,她苏浅浅居然还有这样的价值!

用她以己之身,不但可以挽救苏氏,还能够让苏立冬再一次去给苏溪治病。

那么多年,苏立冬都已经放弃了苏溪。

不是吗!

苏浅浅觉得非常可笑,只是因为自己长了和苏云兮一样的一张脸蛋吗!

黑暗的房间里,看不出任何事物,只有萤萤点点的火苗闪烁。

淡淡的烟草味,充斥在空气里,散发着不安的气息。

慕连城**着上半身,腰间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脑子里闪过的都是苏云兮的身影。

这个女人,看上去,冷傲,清高,怎么看,也不像是做出那种事的女人。

可是,慕连城宁愿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的眼睛。

也不愿意相信自己面前的苏云兮。

即使是,她在怎么样伪装,也无法掩盖住她所做过的事情。

狠狠的掐灭了手里的雪茄烟蒂。

慕连城起身。

第一次,他居然因为另外一个女人而对那种事情失去兴趣。

不管这个苏云兮究竟是什么人,慕连城都不会轻易的放过她。

他娶她,就是为了折磨她。

要为她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慕连城走进浴室里,冰冷的水流,从莲蓬头里花落,滚在慕连城肌肉结实的麦色肌肤上。

许久,才把他的yu望平息。

我是替身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我是替身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大年初三 | 聚会狂欢,这些安全防范可不能少……

    初正月三年初三的习俗有哪些1、小年朝正月初三被称为“小年朝”,这一天不扫地、不烧火、不打水,与岁朝同。凡住宅旁有水井的人家,造成起来拿香火、素菜贡于井栏,并将井上所封的红纸条接去,名曰“开井”。有的地方,人们把扫出的积尘放于簸箕中,加上扫帚,倒在三岔路口,以示送穷。2、不外出拜年因“赤口”,正月初三一般人们不会外出拜年,以此避免与人发生口角争执。3、安睡迟起经历了除夕和初一的热闹不免劳累,所以到了初三这天便可以早睡迟起,不宜外出或宴客,必须早点熄灯睡觉,好好调理身体,以备新年里精神抖擞。看完了大

  • 你要做生活的主宰,而非被生活所累

    做生活的主宰,不被生活所累。00:1006:331我想,你一定也有过这样的时候:某个瞬间,也说不出来到底心里有什么委屈,但突然就想大哭一场;某些时刻,突然就觉得特别特别疲惫,想要大醉一场,好好睡一觉。你一定也有过这样的经历:明明心里有很多话,却不知道要对谁说,通讯录列表翻了几遍,总觉得不该打扰;也许看场电影,也许听首老歌,被某个点突然击中心里最柔软的位置,眼泪就停不下来,哭过之后却又傻笑自己矫情。因为平日里软弱不肯示于人前,固执地倔强着,总想证明自己可以,证明自己能够做得再好一点。但其实,你心里

  • 多伦多长周末:天气情况+各场所开放时间汇总

    下周一即2月19日为安省家庭日(FamilyDay),从今天开始放假三天,更令人振奋的好消息是,从今天开始一直到周日都无雨雪,稍稍有点遗憾的是,家庭日当天有可能下雨,但那一天的温度高达5℃,周二更升到11℃,正如天气网络的气象学家所言,这个长周末异乎寻常的暖和,为民众出游及购物等提供良机。家庭日长周末天气情况根据天气网络的预报,总体而言,这个家庭日长周末是以“冷”开始,以“暖”结束:今晨-1℃左右,体感温度-5℃左右,周五温度会降至-11℃左右,家庭日长周末的周六,晨间仍然感觉很冷,但下午温度明

  • 从前 | 肖克凡:话说过年

    话说过年文肖克凡据说,“年”是一种古代的吃人猛兽,磨牙吮血,先民闻之丧胆。终于有神农氏手持神器将其降服,时值农历十二月三十日。黎民百姓遂称这一天为“过年”,“过”字含有去除之意,过年就是去除猛兽。燃放爆竹的习俗得以流传,也始于“过年”的原始意义。当然,这属于神话传说。四季为一周期。这周期,尧舜时称“载”,夏时称“岁”,商时称“祀”,周时称“年”。公元前104年即汉武帝太初元年创立“太初历”从而有了确切的农历新年。由此可见,“年”之字义表示春夏秋冬四季,而且代表着原始农业社会生活。很遥远了。百节年

  • 【图片视频】意大利RAI电视台五分钟报道:春节文化进校园

    一年一度的“春节文化进校园”活动今年再现新亮点:RAI电视台拍摄的专题新闻在新闻频道播出,引发了意大利民众对中国春节文化的极大兴趣,更使意大利手拉手协会-龙甲中文学校的舞龙舞狮对名声大噪。今年已经是这只具有光荣历史的龙狮队第七次走进米兰华人区附近小学,为孩子们送上中华文化盛宴。2016年春节意大利师生千人合唱中文歌曲《新年好》的歌声至今仍在当地居民的心中回荡,鼓舞人心。

  •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诗词】张文业 | 清平乐 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

    张文业,黑龙江省鸡西市密山人,网名返本归真。用心灵读书,开阔思想的疆域,追寻着真理之光。做为天地间平凡而从容的旅行者,用文字记述对自然、社会与人生的感悟,永远不变的是对真善美的讴歌,对人生真谛的追求。经历许多风雨,见过几道彩虹;一步一个脚印,书写无悔人生。诗观:文以载道,诗贵自然。清平乐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外二首)黑龙江密山张文业兴凯湖畔,美景真无限。缘聚今朝相依恋,才子佳人争艳。万里泼墨流芳,群英荟萃久长。喜看大江南北,神州再赋华章。五绝今生有缘(二首)(一)悠游网海中,意境有相通。陶醉诗

  • 【小说连载】徐景文 | 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

    作家档案徐景文,男,小学高级教师,黑龙江省鸡东县人。鸡东县拔尖人才。省、市、县作家协会会员,鸡东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品报告文学、散文、诗歌、歌词散见于《黑龙江教育》、《冲浪人》、《放歌盛世》等全国报刊。报告文学《情洒荒原》、《太阳连接着有一个太阳》、《创业》等荣获省作协、文化厅一等奖。出版专著报告文学集《奉献者之歌》、《中学语文新编配曲古诗词》(与人合作)。创作业绩收入《中国当代文艺家辞典》、《中国当代教育家辞典》、《名师大典》。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黑龙江鸡东徐景文在偏僻的一个山坳里,十里外的

  • 【诗歌】水洼月光 | 往事(外三首)

    往事(外三首)黑龙江鸡西水洼月光常常往事不是分享细细的珍藏也只是为了一个人的回想湛蓝天空里的暖阳泥泞潮湿的雨巷午后寂寞的昏黄暗夜中烛火摇曳的光亮鼻涕孩儿的清澈目光沧桑老人笑容的慈祥谁手里诱人的棉花糖还有一起玩过家家的小新娘就这样不经意的随想往事便走出记忆悄悄溜回身旁好像很近触手便可及又好像很远一片朦胧与渺茫于是浅浅地回味于是静静地念想原来它们还在那里好好的没有被岁月遗忘心中欢喜再见了曾有的那一场场过往又很无奈于它们重逢的总是太匆忙其实每次旧时的念起都似老歌的清唱让人流连令人向往而那生活永久改变了

  • 【春节专辑:诗歌】北斗| 北斗诗词选

    【诗人档案】徐靖中(原名:徐寅辉)笔名:北斗。1966年1月出生于黑龙江省宾县。1984年于宾县一中高中毕业,1988年毕业于黑龙江大学历史系,获得历史学学士学位。1988年7月7日到黑河市黑河日报社工作至今,主任记者。现从事影视剧文学剧本创作,现为专职编剧。他与崔富强合作的电影剧本《少年棋王》拍摄后,获得第二十四届金鸡百花奖提名,并获得2016年华表奖提名。在黑龙江大学期间,任历史系雪魂文学社社长。毕业后偶而创作诗词。他的诗词以爱国的政治抒情诗为主,他的诗大气而豪放。北斗诗词选黑龙江黑河北斗回

  • 【小说连载】姜芬 | 魂之三步曲:第二阕 魂--归兮,语兮

    作家档案姜芬笔名:瞳若秋水。居住在黑龙江省密山市,流连在兴凯湖畔蜂蜜山下。本职工作是会计,爱好广泛,喜爱音乐、舞蹈、朗诵、摄影和旅游,最爱的就是文学,有散文、诗歌、小说等文学作品散见于各报刊与杂志,密山作家协会理事,曾四年连任江山文学网系统短篇小说主编,现为网络播客,有声小说编剧。魂之三步曲:第二阕:魂--归兮,语兮文/姜芬(黑龙江密山)天寒地冻,风冷日斜。浑身汗湿一片,伸手推了推头上脏破的棉军帽,我开着拖拉机又一次驶出了煤窑。回头再看看那黑洞洞的井口,像一只面目可憎的凶兽,张着大嘴,正准备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