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完整版【阴妻来袭:鬼帝的宠后】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2 17:13:48 来源:网络 []

书名:阴妻来袭:鬼帝的宠后

第9章 帝后的故事

不去改变,试着去接受,可真的太难了,我是人呀,又不是鬼,怎么可以在一起。阅读haohaoyun.com

看出了我的疑虑,师傅就跟我讲述了一下,帝后的故事。

她说从历代以来,帝后都是人,而且是中元节也就是鬼节出生的人,被称为天胎,所以每到百年圆寂,老鬼帝下任,转去阎王殿分配,当然也有不愿意的,但是阎王都不会放过。

所以就要新任鬼帝,而鬼帝下面有十大鬼王,鬼帝就会从中选,但是不止是鬼王可以做鬼帝,一般厉害点的大鬼,要是没有鬼王压制,想要称鬼帝的,也可以,但是他们都有个必要的条件,就是得和帝后候选人成亲。

说白了,也就是想让十大鬼王和那些没有没压制的大鬼来一战,看看谁最强,最合适做鬼帝,这样新任鬼帝上任后,可以从立鬼王,找到自己的心腹,以便管理。

至于帝后候选人,一般都是阎王带百鬼游人间,选出适合的所有人员,再由阎王埋于地里的天碑做决定,而且由百鬼守候,在前年我记忆被封锁的时候,就有不少人打探到消息,找到了天碑,但由于百鬼守候没人敢动。

所以很多鬼王都会找到一些高人推算天碑上的人是谁,并且帮助鬼王成为鬼帝,因为天碑上的人是谁在没出碑之前是天机,所以那些高人是会被处死的,但他们一般都会和鬼王达成交易,比如死后封做鬼王,到时候百年圆寂,鬼帝换任,他们也是可以争夺鬼帝的。

听师傅说完这些,我差不多也明白了,也就是说这个鬼帝是个抢手货,谁都想当,有的死了等上百年也要去当。阅读haohaoyun.com

原来阴间也和阳间一样,谁都想当官,谁都想当统领者。

“那他们怎么知道是我的?”我问道。

“有人算出,肯定也就有人知道,一旦有人知道,那就不算秘密了。”

也就是说天碑还没出,他们就已经知道谁是候选人了,这帮人和鬼真的太恐怖了。

我叹息着,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

“十大鬼王就没有和睦的吗?”我问出了一个好像有点白痴的问题。

“谁都知道有这一天,都早就各自找好了站队,准备着战斗!”说着师傅喝了一口水。完整版【阴妻来袭:鬼帝的宠后】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那师傅是不是和阎兰煜一个站队的?”我突然像是想明白了一样。

“我本是阴差,不站任何队,但十大鬼王里,我比较支持兰煜鬼王,其他的不是太坏就是大恶。”

难道说阎兰煜还不算太坏?我细想着,如果我非要接受这件事的话,说不定他可以让我依附,但我现在还不能相信他。

“师傅,那要是我不愿意做帝后呢?”

听到我这话,师傅抬头看了我一眼,像是有些惊讶,“你不愿意,多的是人愿意,只要拿到你的心,鬼吃了可以做鬼帝,女人得到就可以把你取而代之,她就成为帝后候选人。”

看来阎兰煜没有骗我,真的是拿到我的心就可以,而我的人可有可无。

突然觉得自己的命运自己做不了主后,是一种好可怕的感觉。

“不用怕,我会保全你!”师傅站起来摸了摸我的头。好好孕

我又好想哭,一下扑向师傅怀里,又哭出了声。

“钟先生给你的那本书,你好好看!”说着师傅拍了拍我的背,“回去收拾下东西搬出去住吧,你现在的情况不适合和你父亲他们住在一起。”

“嗯嗯!”我抽噎着点了点头。

“我看刘千户那里挺合适的,你就在那住吧!”说完师傅就转身进里屋去了。

我擦干泪水,也准备转身出去了,却听到身后师傅的一个声音,“都跟她说了两次了,还是那么爱哭。”

……难道她以前跟我说过?好吧,有可能说过,但在我吸走的那段记忆里吧。

回到家里,只有养母一人在,我跟她说刘千户在他的养殖场那边住着的,我这次回来就是收拾东西搬出去住,免得因为那件事给家里闹来不悦。推荐haohaoyun.com

看我这么说,养母也没多说什么。

我收拾好东西后就搬到了刘千户的那个小楼房里。

一进门就看着阎兰煜在收拾院子,把我都惊呆了。

“夫人回来了?”看到我,他还是那副德行,一脸的邪魅。

“夫人是打算搬到这里来住了吗?”看着我拉着行李箱,阎兰煜飘过来问道。

“废话!”我不爽的回道,就他会飘了不起吗,也不说帮我提一下。

“本王来帮夫人拿吧!”

……又被读心了?

“没有,就是看夫人太累了。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白痴!”都说出来了还没有吗。

“夫人笑了!”阎兰煜帮我拿着箱子,一脸开心的看着我。

我有笑吗?有什么好笑的,才没有。

“待会我要去找刘千户,把这房子的事情解决了。”回到我睡的那个房间,把东西都放好。

“夫人要本王陪你去吗?”阎兰煜又飘到我面前,从后面抱住我。

“……不用,都说了别这么叫我了!”我没有管他,依然收拾着我的东西。

“真希望能快点找回夫人的记忆。”

第10章 姐姐要洗澡

就说这个家伙是个厚脸皮吧,都说了不要这么叫我,他当做没听到一样。

“好了,你出去,我要换衣服了。”我拿开他抱住我的手。

“本王又不是没看过!”阎兰煜扬起性感的薄唇,漂亮的绿眸在我胸前扫视着。

气的我,他还真是爱哪壶不开提哪壶,我手伸进师傅给我的包里,抓起一把糯米就向他扔去。

他条件反射的向后躲了一下,依然一副邪魅的表情看着我,真是气死我了,我感觉我头上都快冒烟了。

“阎兰煜!”我怒吼着。

“好了,夫人不要生气,本王出去就是了。”说着他还不忘邪魅的看了我一眼,然后飘了出去。

看他出去后,我赶紧把门关上,撒了一把糯米在门口那里,阻止他偷看我!

好像应该洗个澡了,这两天太多事,都没来得及好好洗个澡。

我拿着浴巾向一旁的卫生间走去,刚把衣服脱完,对着镜子看了一下还有些红肿的眼睛。

我正看着,突然看到镜子里的墙角里蹲了一个披头散发穿着白衣,不知是人是鬼的东西在那里。

吓得我一声惨叫,转身就要跑,结果却一头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里。

“夫人怎么了?”阎兰煜穿着他的长袍把我拥入怀里,长袍真好,他两手一拥,衣袖就可以把我重要部位给遮住了。

“那,那里!”我头也不敢抬的用手指着身后的墙角,感觉头皮发麻,吓死宝宝了。

“你是谁,为何躲在这里?”阎兰煜冷漠的问道。

……没有声音。

难道是我看错了?我偷偷的扭头看了一眼,心里又是咯噔一下,没有看错啊,这只大鬼问她话,居然都敢不回答。

“本王问你话!”阎兰煜的声音有些怒意了,这家伙很霸道,他最讨厌别人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躲在墙角那只依然不说话,看样子是吓到了,小小的身体蜷缩着,紧紧的抱着双腿,像是个小孩。

“你叫什么名字呀?”我小声的问道。

听到我的声音,她微微的抬起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身后的阎兰煜。

“我没有名字!”一个小小的很可爱的声音传了过来。

“好可爱的小孩的呀!”看着她的小脸,瞬间就不害怕了呢。

“你是幽灵?”阎兰煜依然冷漠的说道,这家伙对小孩都一副霸道总裁的样子。

小孩点了点头,小小的身体依然蜷缩着,看样子还在害怕。

“你怎么在这里呀?”我温柔的问道。

“青魂王爷在郊外觅食,想要吃我,我就逃到这里躲起来了。”幽灵小小的嘴巴说着,声音很是可爱。

“青魂,看来他也来了。”阎兰煜冷冷的说道。我仰起头看着他,帅脸很是迷人。

突然我想到,我们现在这个动作,就这样持续了那么久,我还没穿衣服呢,我居然忘了。

阎兰煜这个臭流氓。

“夫人现在才反应过来吗?”阎兰煜再次邪魅的看着我。

“臭流氓!”我一把推开他,拉过一旁的浴巾裹在身上。

为什么心跳那么快,脸也那么烫。

“小幽灵,姐姐要洗澡,你出去帮我看着这个叔叔好不好!”我转身对着依然蹲在墙角的幽灵说道。

“我怕!”

“不用怕,这个叔叔可以保护你!”我走到她面前,拉起她的小手,很是冰冷。

“为什么夫人是姐姐,本王是叔叔!”阎兰煜飘到我面前,俯视着我。

“因为你看起来比我老啊!”我看着一旁说道,居然有些不敢直视他。

“姐姐!”

“诶!小幽灵,不能扯姐姐的浴巾,你快出去帮我看着这个臭叔叔。”我一把抓住小幽灵的手,一边扯着浴巾。

这个小鬼,肯定是看了阎兰煜那家伙的眼色,才过来扯我的浴巾的,真是洗个澡都那么难。

“幽灵,出来吧!”看着我的无奈,阎兰煜笑了笑,叫着幽灵出去了。

第11章 上门要账

看着他们出去,终于可以安心的洗个澡了。

回到房间,换好衣服后,我站在阳台上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待会去找刘千户还不知道能不能搞定这房子的事。

我背着师傅给我的装备,还有钟先生给我的那本书。看来现在是看不成了,必须先把房子的事给解决了。

“我要去找刘千户了。”看着阎兰煜悠闲的躺在沙发上,他作为一只鬼还挺安逸的嘛。

“夫人是想一个人去吗?”看我要走,阎兰煜立马站了起来。

“嗯。”我点了点头。

“本王陪夫人吧,最近其他鬼王也经常在这边出没,怕是对夫人不利。”阎兰煜看着我,说的很是认真。

“这不是你的地盘吗?他们怎么能来闹呢?”

“到这个时候谁还管是不是你的地盘,想做鬼帝都得拼个你死我活。”

他说的也有道理,现在鬼王们都心急着呢,万一我要被一个大恶的鬼王抓到,那不就是直接掏心脏吃人肉吗?

“那现在白天,你出去方便吗?”我问道,我不是关心,我只是怕麻烦他。

“夫人不用担心,今天阴天,西南风正阴,宜出门。”

谁说我担心他了,不过有他在,确实有安全感一些,不过想想,自己还真是没用,现在居然要靠一只鬼开保护。

“幽灵,本王已将这里化为我的府邸,你在着守着,不要让那些无头无脑的东西往这里钻。”出门前阎兰煜还不忘叮嘱一下小幽灵。

只是化为他的府邸是为毛,不是我要买吗。

今天挺阴,走在路上,阎兰煜都活蹦乱跳的。

走了好久来到刘千户的养殖场,看着他正和他的狗坐在一起。

“刘大叔!”我也不知道这样叫合不合适。

刘千户一看是我,眼睛瞪的老大,他旁边的狗也开始叫个不停,更是吓的他说不出话。

“不用怕,我是人。”我有些尴尬的说道。

他顺着狗的眼睛看了一下,“你旁边有不是人的!”

“……,没事的,我过来就是想和你谈谈,你的那房子,你还住吗?”说着我就要走近他。

“不不不,不住。”刘千户赶紧说道,像是怕我要拉他去住一样。

大男人的怕成这样,我也是醉了。

“那你愿意把它卖了吗?”我期待的说着。

“你想买?”刘千户一边抚摸着他的狗,一边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我。

我点了点头。

“里面的东西是你招来的?”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有些生气的站了起来。

……这个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看我不说话,刘千户扫视了一下我的身体,邪恶的笑了笑,“我就知道你不愿意嫁给我,不过想要房子,可以啊!”

说完他盯着我的胸口抿了嘴抿,“跟我进屋,从了我,那房子你随便住,我不收钱!”

刘千户邪恶的说着,话刚说完,突然一阵大风刮起,应该说是阴风。

吓得我都哆嗦了一下,我赶紧回头看着阎兰煜,两眼绿光死死地盯着刘千户,双手绿焰扬起,就连他那霸气的长袍也飞扬起来。

这是要弄死刘千户的节奏啊,我赶紧拦住,“你干嘛?”

“这个人居然想打本王夫人的主意,他是不想活了。”说完扬起手上的绿焰向刘千户打去。

“躲开!”我转头赶紧喊道。

刘千户看着这莫名的狂风,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听到我让她躲开,他也不知道该往哪躲,索性抱着狗直接向里屋冲去。

阎兰煜的绿焰扑了个空,打在了地上,“吱吱”的响了几声后,立马一团黑色的浓烟冒起。

这家伙太可怕了,刚才那一下要是打在刘千户身上,估计有他受的了。

看刘千户躲进了屋里,阎兰煜想要追进去,这怎么行,我立马抱住他,“阎兰煜,你够了!”

看着面前的我,阎兰煜手上的绿焰消散了下去,伸手抱住我,“怎么都在跟本王作对,夫人是我的,怎么可以和他!”

看着突然委屈的像个孩子一样的阎兰煜,本来想生气,现在也生不起来了。

“好了,留着力气去对付其他那些鬼王吧,他,我来收拾就好。”我抬起头看着阎兰煜,帅脸真是迷人。

“夫人搞的定吗?”

“当然,对付人,还得人来对付。”

“那夫人亲本王一下吧!”他又开始邪魅起来。

……他这脑袋跳跃的还真快,“滚一边去。”我推开他,给了大大的一个白眼,向刘千户的里屋走去。

“大叔,考虑的怎么样了?多少钱?”

刘千户看我走了进来,颤颤巍巍的看了我一眼,“你一个人?”

听他这话,估计我要说我一个人,他又想要占我便宜了,“刘大叔,人是我一个,但这旁边还有只你看不见的,刚才你应该领教过了吧,他现在已经把那里化为他的府邸了,你答不答应其实对他来说也无所谓。”

我学着装出阎兰煜平时那副邪魅的样子,不过还挺有效,吓得刘千户目瞪口呆的坐在地上。

“好好好,你们住吧,以后不要再来找我!”说着刘千户就赶紧从地上坐起来,向一边跑去。

看他跑了,我无奈的摇了摇头,从包里拿出一踏钱放在了他的桌子上,虽然只有三万多块,但那是我全部的家当了,我不是一个爱占便宜的人,毕竟那房子怎么也不止这点钱,所以留了一张纸条,就当我分期付款了,只是这个分期得看我什么时候有钱。

离开刘千户的养殖场,心情莫名的愉悦了起来,起码现在不用担心被赶出家门了。

第12章 想飞我带你

走着,我突然走了一个想法,回头看着阎兰煜,“你可以带着我飞吗?”

“夫人想飞?”阎兰煜一把楼过我,邪魅的说着。

我点了点头,期待的看着他。

“不行,夫人是肉身。”

看他那邪魅的样子,我还以为可以呢,真是扫兴,我白了他一眼向前走去。

回去一定要好好看看钟先生给的那本书,我也要学那个化作一股青烟飞走的那个技能,不过好像只能是用灵魂飞出去,身体还是不行。

我正想着,突然一阵风刮来,好刺骨的风啊,我立马抱紧手臂,看着身后的阎兰煜,本想问他是不是他搞得鬼,突然一个黑影速度飞快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想要拉走我。

吓得我大叫了一声,然后一团黑影快速的把我卷起放到了一边。

吓得我脸色煞白,还没反应过来,阎兰煜已经拿着剑站在了我的前面。

我吓得大口的喘着气,看着前面的他们。

“兰煜兄,为了做鬼帝,你也挺拼的嘛!”一个穿着青色长袍满脸戾气的家伙说道。

“和青魂兄比起来,差远了!”阎兰煜没有了平时的邪魅,满脸的冷漠和严肃。

原来这个家伙就是青魂,那个专门精气和灵魂的鬼王,很是残暴,就连小幽灵那种最无害的小家伙他都不放过。

“把她给我吧!”青魂满脸戾气却做出一副嬉笑的表情。

“不可能,她是本王的夫人!”说着阎兰煜用还算温柔的眼神看了我了看我。

那一刻,其实有他在,我觉得挺好的,起码刚才他是真的救了我,比起那个叫青魂的鬼王,我更愿意和他在一起。

不说别的,就论颜值阎兰煜就甩他几条街,这就足够我选择他了,青魂那满脸青筋戾气的样子,看着都可怕。

“别叫的太早了,是谁夫人还不一定呢!”说着扬手一团青色的火焰向阎兰煜打来。

阎兰煜身体灵活的一闪,躲了过去,拿起手中的长剑快速的向青魂刺去,随着青魂邪恶的一笑,一道青光挡住了阎兰煜的剑。

这样分不出高低的战斗,看得我手足无措,突然我想起了师傅给我的包,我赶紧拿出来,看着里面的东西,不知道该拿哪样才好,一年多没碰过这些东西了,本来就是半吊子,现在比半吊子还不如。

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太笨了,师傅说我聪明,估计也就是为了骗我学这个而已。

没办法也只有临时抱佛脚了,我打开钟先生给我的书,看着里面,我去,居然还是繁体字,简体字有些都不认识,还繁体。

我抓了抓着头发,看着书,不认识的也只能靠猜了。

桃木剑,黄符纸,白碗,黑狗血,糯米。

我准备好这些东西,拿着糯米摆阵,白碗放中间,倒上黑狗血,那些黄符纸用黑狗血画着符文,然后点燃放入碗中,然后含一口喷在桃木剑上。

看着正打的火光四处纷飞的阎兰煜和青魂,还有把我们围起来的灰色浓烟,我平复了一下情绪,闭上双眼,默念着刚学的咒语。

很快我的桃木剑散发出淡淡的金光,我也如换了一个人一样,拿着桃木剑冲向青魂,速度的飞快的攻击着他,我从未有那么厉害过。

第13章 遇见旧人

看着我的举动,阎兰煜明显惊了一下,想要拦住我,但看着我飞快的速度,和剑法,从新和我配合起来,一起攻打青魂。

不过这个家伙太真是难对付,真不愧是吸了这么多精气的鬼王,打了一会,桃木剑上的金光正在淡去,我的速度也正在减慢。

而青魂的一只魔爪却正在向我心脏的地方伸来,他要的不是人,是心。

看着越来越近的魔爪,我突然想到我嘴里含过放入符纸的黑狗血,现在就算掺杂着口水,效果应该也不会太差吧。

看着那只魔爪伸到了胸前,我一口喷了过去,喷在了他的手上,然后金光闪动,一股腐蚀的浓烟冒起,青魂惨叫了一声,把手伸了回去。

这是我的桃木剑金光消退,我的身体也跟着开始失去知觉,然后向后倒去,看此情况阎兰煜立马扬手一团绿焰向青魂打了过去。

青魂向中了一剑一样,身体向后飞去倒在地上,然后腐蚀的手臂浓烟也还没消散,他立马爬起,转身一股青烟消失了,看样子这次伤的不轻。

他一走,阴风也跟着散尽,阎兰煜收好剑赶紧来到我面前,扶起我,我抬起厚重的眼皮看了他一眼,然后昏睡了过去。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家里了,看着还不是很熟悉的周围,和一旁的小幽灵。

“姐姐醒了!”小幽灵瞪着圆圆的大眼睛看着我说道。

感觉头好痛,我坐了起来,揉了揉脑袋,“我不是在外面吗,怎么回来了?”

“是兰煜王爷把姐姐送回来的!”小幽灵甜甜的说道。

“他人呢?”

“在外面休息,王爷好像受伤了!”

“受伤了?”听到小幽灵的话,我有些紧张的问道,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紧张。

我下床赶紧向房间外走去,阎兰煜正在客厅的沙发上盘腿坐着,没穿衣服的上身本应很性感,却因为肩胛骨处有一个很大的伤口在那里,正冒着黑色的浓烟。

看他眼睛紧闭,但那眉头却紧皱,看的出他很难受,不过伤口在慢慢的缩小,看样子他应该是在自愈,我没敢去叫他。

“小幽灵,你知不知道他这种伤要怎样才能治愈?”我看着幽灵小声的问着。

“人血!”

……人血!就不能有点别的方法吗?难道要我自残去救他,我才不要。

“夫人你这是干嘛?”阎兰煜睁开眼,看着我拿着小刀在指头上划了一条小口,献血就留了出来,他估计也是闻到血腥味了。

“救你啊,我不想欠你。”我把手伸向他,“吸吧!”

“本王是不会吸夫人的血的!”阎兰煜扯过我身后茶几上的卫生纸想要帮我擦拭伤口。

看着他,这一瞬间,其实心里挺暖的,长得那么帅,要是是的人的话,我可能真的会喜欢他,只可惜是只鬼,还是一只野心极大,想做鬼帝的鬼王。

“吸吧,都已经流出来了,别浪费了!”我躲开他要为我擦血的手,再次把手指伸向他。

看着面前如此执着的我,阎兰煜张开他那性感的薄唇,含住了我的手指,并且轻轻的吸了一下,虽然薄唇挺冰冷的,但口里还是有一点温度的。

“以后不允许夫人再这样做。”阎兰煜很认真的跟我说着,然后很用心的用纸巾把我的手指擦了一下。*

“谢谢你!”我看着他那帅脸,还有此时的举动,我居然心跳加快了,而且脸还有些发烫。

“那夫人亲我一下吧!”阎兰煜扬起嘴角,邪魅的说着。

果然正经不过三秒,我白了他一眼,看了看窗外,“好饿,都这么晚了!”

“那本王陪夫人出去吃饭吧,顺便还可以散散步!”阎兰煜说着就站起身子,大手一伸,把挎着的长袍穿好,把那性感的上身给遮了起来。

看得我居然有种想要流鼻血的冲动。

“没事,我一个人可以的,你受伤了就好好休息吧。”我进屋拿起包包就想要独自出门。

结果阎兰煜却飘了过来,挡在我面前,“夫人一个人出去,本王不放心,今天青魂都已经出手了,难免还有其他鬼王等着。”

第14章 不要多管闲事

也对,现在是非常时期,每个鬼王现在都着急着要做鬼帝,阎兰煜保护好我,起码要安全一些,虽然也是离他做鬼帝更进一步。

就这样,我和他一起出门了,他让小幽灵看着家,感觉现在我都快和这家伙一样了,晚上才开始活跃。

走在路上,突然看到前面岔路口,有人在烧香祭拜,这可是禁忌,怎么会有人做这种事,我转头看着一旁一副高傲冷冰冰的阎兰煜,“那是在干嘛?”

“不是在送就是在请,不过应该是在送,手法太拙劣了。”阎兰煜冷漠的说道。

我点了下头,走近一看,居然是我以前的初中同学,许亦东,但他不是已经搬到市里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我有些疑惑,但突然他的前方出现了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长头发的女人,但周围散发着虚光,看样子应该不是人。

我站在原地看着他们,但许亦东却明显不知道自己前面站着一个女子,可看他那有些消瘦的身体,估计也是遇到事了。

他弄完后,就准备离开,我立马喊道,“许亦东?”

听到喊话后,他回头看着我,有些震惊,好看的脸庞顿了顿,然后笑了笑,“景冥茜,差点没认出来,好久没见,越来越漂亮了。”

“没有。”我谦虚了一下,“对了,你不是去市里了吗?在这里是?”

看我问道,他叹了口气,“唉,说来话长。”

“吃过饭了吗?要不一起?”我问道。

“美女邀请,盛情难却!”许亦东温柔的眉眼看着我点了点头。

我做了个请的手势,正准备向前走去,结果阎兰煜飘了过来,挡在我前面,“夫人,有本王陪你还不够吗?”

我无奈的白了他一眼,什么叫有他陪还不够,我是觉得许亦东遇到什么事了,想要帮他,我心里想着,因为我知道阎兰煜可以读心,所以为了不吓到许亦东,我就没说话。

“夫人还真是善良,不过本王还是想劝夫人不要多管闲事。”

别人遇到麻烦了帮他一下怎么就叫多管闲事了,我心里想着。

看我这么想,阎兰煜叹了口气,有些无奈,但他却没在阻拦,跟着我一起进到了餐厅里面,不过也奇怪,这家伙居然不怎么怕光。

“我们多久没见过了啊?”许亦东一边点着菜一边问着我。

“应该有三四年了吧!”我回答着,自从他搬到市里我就没见过他了,以前在学校他也算是校草级别的人物,现在去掉了稚嫩,脸上多了点胡茬,看上去成熟了不少。

“夫人,本王不喜欢你这样看着别的男人,快说正事。”看着我观察着许亦东,一边的阎兰煜又开始不爽了,不知道他是真吃醋还是很假吃醋。

……对他我也是无语了,“许亦东,你给我说说你遇到什么事了吧。”我问道。

“这个……”许亦东想要说什么,但又欲言又止。

“没事,你说吧!”

“我之前也听说你可以看见一些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是吗?”许亦东特认真的看着。

我点了下头,确实是可以,现在那个白色连衣裙那个女子就在店外看着他,要不是阎兰煜在,她估计也进来了。

“那你应该可以相信我说的。”说着他左顾右盼了一下,“有东西跟着我!”

看来他感觉到了,“你知道她为什么跟着你吗?”

许亦东摇了摇头,想了想,“之前我们公司发生了一件事,不知道跟这个有没有关系。”

说着许亦东给我讲了他们家公司发生了一件比较诡异的事情。

那件事是在半年前发生的,他们厂里来了一个女生,叫牟欣,长得挺清秀的,但却不怎么爱理人,所以不怎么讨人喜欢。

但其实是她耳朵不太好,所以别人叫她,没有听到,所以那些人才会觉得她不太爱理人。

有一次许亦东替他爸去他们厂区做检查,认识了她,觉得她挺特别的,然后就找人弄到了她的联系方式。

很快他就把那个女生搞到手了,其实他当时也只是生理上的对她感兴趣,所以要说心理上的感情,基本只是没有。

说到这里,我有种想揍他的感觉,以前在学校他不是挺正经的一男生吗?怎么现在变得那么风流了,感兴趣都已经分出生理上和心理上的了。

然后他继续说着,他把那女生睡后,那女生就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不过对他还是挺好的,但作为男人的他,得到了就有些不珍惜,反而有了一种,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感觉。

所以他对牟欣就有些排斥了,虽然她是第一次,但偏保守了一些,比起那些在床上能解锁各种姿势的女人,他好像更喜欢后者,所以就要求分手。

阴妻来袭:鬼帝的宠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阴妻来袭 或 鬼帝的宠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问君可解相思毒6章

    原标题:问君可解相思毒6章小说书名:问君可解相思毒第6章哪里配的上他的声音阴沉无比,红锦只感觉身后的衣裙被撕扯开裂,一阵冷意席卷脊背,她看了一眼只有一门之隔的幔帐,浑身紧绷。“聂沧溟!”她惊声大叫,可是却来不及了,身后的男人仿佛惩罚一样的进入她体内,剧痛让她牙齿打颤,双腿无力的向下坠去。聂沧溟将她按在地上,声音多了一点儿粗重的情欲:“只要你将天蚕蛊交出来,我答应会照顾你一辈子,履行本王当初的诺言,纵然不会爱你,也会让你衣食无忧……你为何就不听话呢?”她不是不想交出来,而是……天蚕蛊是她的命。师父

  • 借你一晚情深6章

    原标题:借你一晚情深6章小说名称:借你一晚情深第6章我亲手打破规则门被反锁,房间内又乱七八糟,赵总脱的只剩下一条裤衩,到底什么情况,明白人都懂。肥胖的女人从人群里挤进来,怒气冲冲拧住赵总的耳朵,死骂:“好啊你,竟然搞到这里来了,你都背着我干了些什么!”“疼疼疼……”赵总疼的五官都扭在一起,手颤颤的指向我:“老婆,老婆疼啊,是她勾引的我,还把门锁上了,我……什么都没做啊。”赵总老婆怒气的指我:“狐狸精!坐过牢就算了,还勾引我的老公,你要脸不要脸!”现下的情况是谁都看得清,赵总脱的一丝不挂,我身上还

  • 予婚欢喜6章

    原标题:予婚欢喜6章小说书名:予婚欢喜第6章陆太太也来这种地方帅哥拿着我给他的不菲的小费,脸上居然还有些哀伤,喃喃道:“好不容易遇到个喜欢的……”我又想笑了,也不厚道地想,做这个行业的,遇到喜欢的才是灾难吧。因为刚才的亲吻,我脸上的妆已经有些花掉了,去到装修华丽的洗手间补妆的时候,身旁站着的一个女人突然开口说道:“陆太太竟然也会来这样的地方。”我闻声转头看过去,在看清楚说话的人的模样的时候,心里当真是激动的厉害。得来全不费工夫,大概说的就是现在了吧。“很高兴认识您,黄太太。”……打车回到家的时候

  • 夜夜笙歌:殿下快上床6章

    原标题:夜夜笙歌:殿下快上床6章小说书名:夜夜笙歌:殿下快上床第6章相看两生厌少归三人无法接受即将再一次与那个魔头重逢的事实,三人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觉得有些生无可恋了,璃莫觉得有些好笑,但是又不好笑出声来。“殿下,宫里面来人了。”李管家在大厅门口站着说道。堂下三人皆是不懂,为何此时宫里会来人,璃莫想也没想,示意李管家将人带到大厅。“哎呦,三殿下,您可回来了,皇上他老人家,可想死你呢!”人还没到,便听见这不人不鬼的声音,少归直觉得胃里恶心想吐。璃莫冷笑,想死我了,怕是想我为什么还没死吧!曾经的回忆闪

  • 流年暮春6章

    原标题:流年暮春6章小说书名:流年暮春第六章真的很伤心“你这个女人真的是很狠毒,居然敢算计你的亲姐姐。看来你可真的是个蛇蝎女人啊。”苏默寒看着这个一脸无辜的女人讥讽。米染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米雅又是怎么回事,怎么会需要这么多血,而且还是要从自己身上。但是自己真的不能这样,我还有孩子呢!“不,不,不。苏默寒,我求你了,留下我的孩子,我保证以后离你远远的。”米染在手术台上挣扎着,想拉着苏默寒的手求他放过这个新的生命。可是,苏默寒眼里的确有一丝丝怜悯却在想到米雅满身是血的样子又泯灭了。“这是你该还的

  • 惟愿此生共缠绵6章

    原标题:惟愿此生共缠绵6章书名:惟愿此生共缠绵006章一次就够了“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了。”陆北铮不阻止,不代表他默许,“你先坐会儿,我去叫服务生。”“我不要服务生送,我害怕。”男人衬衫上方的纽扣被解开,白心悦的手灵活犹如一条蛇,钻进他的衣服里,“阿铮,我真的好晕,你送我上楼嘛!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好不好嘛?”陆北铮抓住她的手,清冷的目光看向她,声音似初春的夜风,带着几丝凉意:“心悦,我不喜欢你像个婊.子一样勾引男人。”他推开她,站起身整理着自己的衣服。白心悦一愣,脸色突然变得难看至极。婊.子?!

  • 余生有你尽荒凉6章

    原标题:余生有你尽荒凉6章小说书名:余生有你尽荒凉第6章孩子不是他的得到命令后,医院更是“尽职尽责”,当即就安排了亲子鉴定。抽样,检测,一气呵成。所有人都在焦急的等待结果。看着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陆天宇,林夏夏实在不想让他卷进来,说:“你还有伤,回去吧,我自己可以的。”“这点小伤没事的,你这样的处境,我怎么放心离开?”“天宇,你不走,我们就更说不清了……”陆天宇无奈只能同意离开:“有需要的,随时找我。”“好的。”林夏夏对他的伤也有些不放心,目送着陆天宇走远。本着礼貌的原则在封奶奶眼里是坐实奸情的证

  • 许时光以深情6章

    原标题:许时光以深情6章书名:许时光以深情第六章又一次拉起萧晴的手腕,蒋御寒冷声说道,“怀孕了又怎么样,这并不妨碍你给小敏输血。萧晴奋力的反抗着,她一只手死死的抓着一旁的栏杆,生怕被蒋御寒拉走。“蒋御寒,你不能这么做,我怀的是你的孩子,如果输血,孩子会保不住的,更何况……”“保不住,那就不要了。”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蒋御寒厉声打断。这一刻,萧晴仿佛坠入冰窖,浑身都冻得发抖。她根本就不是蒋御寒的对手,萧晴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被拉过去的,也不知道自己被摁在那里抽了多少管血。当她再一次睁开眼,是躺在

  • 爱情似毒6章

    原标题:爱情似毒6章小说名称:爱情似毒第6章乔夏痛的意识迷离,额头上都开始冒出了冷汗,呼吸也不自觉的开始变得急促起来。见到乔夏这般,何晚晴却满意的笑了起来。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挂件,走到乔夏的面前,蹲下身,拿着那个深黑色的诡异挂件,晃了晃。乔夏看了一眼,却连开口都觉得费力。“你不是在找你的孩子吗?喏,我给你带来了。”听到何晚晴的话,乔夏整个人像是触了电,一下子就愣在了那里,她的双眼直直的望着那个挂件,心头像是被活生生的剜去了一块肉。“不……不可能。”她已经猜到几分,但是当何晚晴亲口说出一切,无疑像

  • 冥婚九约6章

    原标题:冥婚九约6章小说名称:冥婚九约第6章洞房夜“那为什么要种这些花?”我不由得好奇。“这也是爷的意思,图一个干净。”老人家指了指前面弯弯曲曲的走廊,笑着说,“这池水可是黄河碧落,夫人可要小心,不要伸手去碰。”黄河碧落?那就是黄泉水?我盯着这一池清澈见底的水,下面居然有一两条的鱼,安静的扭动着自己的身子。似乎这一切都是那么的静谧。“这些鱼也不是什么锦鲤,而是食人鱼。”老人家脸色无比的淡定,“爷觉得池子里面什么都没有甚是无聊,便托人在护城河里捉了几条过来,可是没想到食人鱼没有食物之后就互相残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