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完整版【深情不换:心机总裁别过来】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2 19:44:4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深情不换:心机总裁别过来

第9章 ;苏瑜的暗中计划

  宁芮对和他们一样耍大牌没什么兴趣,坐在位置上静静的看完了整场颁奖典礼。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就在快要结束时,一个女人坐到了她的身边。“你还真是有兴致啊,反正领奖又没你的份,何必在这苦等呢?”看着和她说话却都没看她一眼的张忆初,宁芮不禁觉得好笑,张忆初从高中就一直和她斗,没想到进了娱乐圈,她还是以打击自己为乐。

  “对啊,奖项是没我的份,但人家毕竟邀请我了,我把它看完是一种礼貌吧,而且我又不像某些人,忙到连看完一场颁奖典礼的时间都挤不出来。”

  她那自信又淡然的笑容和语气刺痛了张忆初的双眼,想想自己这几年早已从高傲变得卑躬屈膝,虽然宁芮现在在娱乐圈的地位根本不能和自己相比,但她那几年如一日的淡然态度让张忆初感到自己仍然是当初被她牢牢踩在脚底的可怜虫。

  张忆初恼怒的站起身,愤恨的瞪了她一眼,转身离去,此时礼堂只剩下她们两个人,高跟鞋的声音在空荡的礼堂里回荡着。

  气冲冲的张忆初刚走出礼堂,就被一个黑影给逼退了脚步,就在她吓得要大叫起来时,一只温热的大掌紧紧的捂住了她的嘴。

  她不断的挣扎着想要摆脱那只手,定睛一看,眼前的黑影正是自己公司的总裁苏瑜。网站haohaoyun.com

  看到手下的人不再挣扎,苏瑜慢慢的放开了手,“你和宁芮是什么关系?”

  本来看到苏瑜正准备摆出一副娇羞的样子的张忆初,在听到他这句话时,心慢慢的冷了下来,但很快愤怒席卷了她的内心。

  苏瑜正在等着她的回话,望进她的双眼,却只看见一片浓重的怨毒之意。

  而此时还坐在礼堂里的宁芮终于被赶来的经纪人给接回了家,她坐在车上,看着窗外的夜景。

  果然还是自己太高估自己的魅力了吗?现在看来,苏瑜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刚刚的场景让她觉得自己只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

  宁芮叹着气,手轻轻的扶着额角,一时间画面似乎静止,但她的脑中思绪却在翻涌。

  拿着刚刚回到自己的手机,刚一开机,无数个电话和短信就涌了进来。在这些电话和短信中,一大半都是陆修远发来的。推荐haohaoyun.com看着短信里他那可怜兮兮的语气,宁芮忍不住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陆修远的电话又来了,她笑着接通电话,“大少爷,什么事这么急着找我啊?”

  “诶呀,我的姑奶奶,你可算是接电话了,打你电话老关机,还以为你被外星人绑架了呢。”电话那头的陆修远听到她的声音,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随即贱贱的调笑起来。

  “去你的,没事我挂了啊。”

  电话那头一听她要挂电话,立马急了。“诶诶诶,别啊,我现在在你家楼下,赶紧过来。”

  宁芮笑着应了一句,挂了电话,刚才郁闷的心情也终于稍有缓解,果然只有好基友是最可靠的。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一辆黑色的保姆车慢慢的停在了她家的楼下,宁芮远远的就看见陆修远骚包的倚在他新买的大红色法拉利上,不禁嗤笑一声。

  “你够了啊,大晚上的上我家楼下发什么春呢。”

  “小爷我好心好意的来找你,怎么变成发春了?我要发春用的着上你家吗?我随便往街上一站,就不知道有多少小姑娘往我身上扑呢。”

  “得了吧,就你,我还能不知道你的德行?”宁芮一边逗他,一边往楼上走。

第10章 ; 陆修远的暖心

  陆修远看她也没搭理自己,连忙冲回车上,拎了一个超大的饭盒就自己跟上去了。

  宁芮打开家门,看着屁颠屁颠的跟在自己身后的陆修远,“你够了啊,还想夜闯香闺还是怎么的?”

  “拉到吧,就你这还香闺。”他一脸得意的摇了摇手上的饭盒,“好好看看这是什么,小爷我特意给你送过来的。好好孕

  看着拎着饭盒,对自己笑的陆修远,宁芮心里流过一阵暖流,在自己落魄的时候,也只有这个好基友一直陪在自己身边了,在自己最亲的人都没有给她一点关心的时刻,只有他一直用他的温柔和耐心陪伴着自己。

  想到这里,宁芮的眼眶变的越来越红,一句话也没说,看着陆修远的双眼,泪珠就不断的滑落。

  自己明明也没有受到多大的委屈,但这时候有个亲近的人这么关心自己,不知怎么情绪就瞬间涌了上来,宁芮突然觉得自己挺矫情的。

  陆修远看她这样,手忙脚乱起来,想要伸手给她擦眼泪,却又被她一把拍开。

  “洗没洗手啊,就往我脸上摸。”陆修远那一脸懵逼的表情把她逗乐了,忍不住又笑起来。

  “我说你没事吧,怎么又哭又笑的,不会是受了什么刺激疯了吧?”

  宁芮瞪了他一眼,拿过他手上的饭盒,走到了沙发旁。好好孕“你怎么知道我没吃饭啊?”

  “这还用想吗?每次你参加完工作,时间晚了就不想吃饭,饿了也不知道叫个外卖,你每次回来不都是我亲自给你送饭吗?”陆修远撇了撇嘴,“你这待遇,连我家老佛爷都没有呢。”

  宁芮一边和他斗着嘴,一边吃饭,吃完饭差不多也到深夜了。

  “大晚上的让我吃这么多,我这女明星还要不要当了啊?”宁芮吃饱喝足就往沙发上一靠,来了个葛优躺。

  这一吃饭,就可到了深夜。“都这么晚了,要不你今天就在我家睡吧,反正还有一个房间。”宁芮摸摸自己微凸的小腹,悠闲的说。

  陆修远听到这话却明显的愣了一下,低头看了看她的表情,瞬间明白这一切只不过是自己多想了而已,脸上一时之间有点窘迫,马上又恢复过来。

  “没事,我又不是什么妙龄少女,大晚上的害怕有人劫色呢?”他手脚麻利的收拾着宁芮吃饭制造的残局,提着饭盒就走到了门边。

  “我走了,不要太想我。”陆修远站在门边,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随后背对着宁芮挥了挥手,离开了她的家。而宁芮正烦恼着这一顿要长多少肉,没空注意他的眼神。

  “滚吧你。”

  只剩下宁芮一个人的家里又恢复了宁静,虽然说今天的计划失败了,还要看着从小到大就和自己做对的对手领奖,但这些小小的挫折并不会影响她。

  第二天,本来没有行程的宁芮却被经纪人临时通知晚上有一个饭局要她参加,听到这个消息的宁芮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像这种饭局一向是抱大腿的好机会,但却是她最深恶痛绝的。

  一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围坐在一起,平时光鲜亮丽的女明星却只能在他们身边谄媚的陪坐,还要忍受是不是爬上来的咸猪手。

  但在面对经纪人的要求时,她的语气显得很平淡,丝毫没有透露出她对这场饭局的厌恶。

  在听了今天晚上会来的几个人名之后,宁芮的心里就有了应付这次饭局的主意。

  偌大的包间里,几个界内稍有名气的导演和制片人围坐在一起,谈笑风生。

第11章 饭局被刁难

  这时,一个甜腻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就在大家的目光都转向门口时,一个妖娆的女郎走了进来,这就是宁芮。

  她将头发弄成了大波浪,上身穿着一件金属色的露脐紧身T恤,下身一条黑色包臀皮裙,一双美腿裹着黑色的网眼丝袜。

  宁芮的长相和身材本就是属于美艳的那一类,再这么一打扮,美则美矣,但总的来说,就是性感有余,气质不足。这样的打扮是那些大牌导演和制片人都看不上的,据宁芮所知,今天在座的这几位,喜欢的应该都是清纯小白花类型。

  就在宁芮正为自己的机智洋洋得意时,一阵粗犷的笑声却打破了她的思绪。

  “哎呀,我说这是谁呢,原来是宁芮啊,快来来来,坐到王哥身边来。”

  宁芮顺着声音望过去,突然睁大了双眼,只见一个彪形大汉正朝自己招着手,一口黄牙龇着对自己笑。

  我去,搞什么啊,怎么他也在?宁芮迅速的扫视了整个包厢,发现张忆初竟然也坐在包厢里。

  今天的张忆初的着装风格正是这些男人们喜欢的清纯小白花风,此刻也静静的坐在自己位置上,显得特别有气质。

  真是够能装的啊。宁芮在心里暗暗的鄙视着她,转而又为自己现在的处境而发愁。

  而那个所谓的王哥却没能给她发愁的时间,见她愣在原地半天不动,就走过去伸手把她拉到了自己的位置旁边。

  “还好今天临时来了这个饭局,要不然怎么能见着宁芮呢?你们真有本事啊,宁芮可难约了,我约了好几次她到我那吃饭都没去呢。没想到今天在这给我碰着了。”王哥一边拽着她的手,一边还不住的在那白嫩的小手上轻轻的拍着,脸上的笑容尽显猥琐之意。

  尽管宁芮进圈的时间已经不短了,但她还是不能接受这种类似于出卖自己的饭局。饭桌上早已没有人注意过她这边,一个个平日里装的人模狗样的男人搂着自己身边的女伴,脸上都挂着猥琐的笑容。

  宁芮干笑着抽出了自己的手,王哥的脸色一下就变了,随即又灿笑开来,“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宁芮呢,来来来,陪你王哥喝喝酒,今后你就由我罩着了。”

  看着眼前那倒满白酒的杯子,宁芮心里挣扎着,犹豫要不要接过来,要是今天不喝的话,怕是很难脱身了。

  就在宁芮咬牙打算接过眼前的酒杯时,一个娇媚的女声打断了她的动作。

  “王哥,今天宁芮第一次见你,难免有些紧张,你就别难为人家小姑娘了,这酒啊,还是换成啤酒吧。”张忆初妖娆的走了过来,手里端着一小杯啤酒,一只手还随意的搭在了王哥的肩上。

  “好,是我考虑不周了,还是你最善解人意啊。”王哥瞄了眼搭在自己肩上的小手,马上就把手附了上去,还不停的摩挲着,随声附和道。

  看着貌似是在为自己解围的张忆初,宁芮心中不禁升起一阵疑惑,什么时候她和自己是这么友好的关系了,在自己有难时,她不是应该过来狠狠的踩一脚吗?

  尽管心中万分不解,但她还是接受了眼前的啤酒,至少比那白酒要好些,凭她的酒量,一杯白酒过来差不多就该倒了。

  喝完这杯酒以后,王哥倒是没再难为她,但张忆初却一直站在她身边不肯走了,甚至还加了把椅子,坐在了她的身边。

第12章 被人下药陷害

  王哥的注意力也转移到了张忆初身上,毕竟送上门的谁会不要呢?宁芮乐得清闲,坐在一边当个透明人。

  但坐了一会儿以后,宁芮突然发现自己有点不对劲,明明包厢里已经开了空调,但还是感觉浑身燥热不堪,一个不好的预想突然出现在脑海,宁芮明白自己不能在这个包厢里再呆下去了。

  “王哥,各位,今天真是不好意思了,我身体不舒服,陪不了大家了,有时间再聚。”她一边说着,一边提起包包,扶着椅子站了起来。

  王哥一听她这话,立刻不满了。“你怎么回事啊,怎么烦事这么多?”

  就在王哥想要拽住她的胳膊,强行把她拽着坐下来时,张忆初阻止了她。

  “哎呀王哥,怎么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啊,人家身体都不舒服了,今天就放过她吧,待会儿我代她向你赔罪啊,今天我先送她去休息一下。”张忆初轻轻的扶住了宁芮的肩膀,媚人的大眼睛向王哥挑了一下,像是在暗示着什么。

  王哥看了她的眼神,又看了看宁芮脸上那不正常的潮红,顿时心里了然,脸上漾起猥琐的淫笑。“那好吧。是我难为人了,你先带着她去休息吧。”

  张忆初一边笑着,一边让宁芮的头靠在了自己的肩上,扶着她往外走。

  出来包厢后,她看了看身旁已经有些神志不清的宁芮,眼底划过一丝怨毒,让人看了不禁心生恐惧。

  宁芮此时脑袋里一片浑浊,但是她非常清楚,在自己这种情况下,和张忆初呆在一起是非常不安全的,毕竟她们俩可是从小到大的仇人,她可不相信张忆初会这么好心的帮自己脱身。

  “你回去吧,我没事的,我自己叫经纪人来接我好了。”宁芮想要把自己的胳膊从张忆初身上拿下来,却被她一下扯住了。

  “哪那么多废话,你觉得你现在还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吗?乖乖呆着,我送你去开个房间休息一下。”被宁芮这么一说,张忆初明显显得有些烦躁,看着眼前白皙修长的手臂,忍不住用手在上面狠狠地掐了一下。

  宁芮被掐的痛呼一声,手臂上顿时浮现一片青红,但此时她脑子里的混沌以及浑身的酥软,让她无力反抗。

  看着她那痛苦的模样,张忆初脸上终于挂上了笑容,拖着宁芮摇摇晃晃的往楼上的房间走去。

  终于到了一个房间的门口,张忆初松了一口气,看着宁芮脸上的潮红,半睁的眸子里一片诱人之色,她突然又心生不满。

  凭什么从小到大,输的总是她,在自己必须放下自尊,屈身于那些道貌岸然的糟老头时,她却还能保持着自己一直的骄傲。那些她使尽浑身解数都勾搭不上的男人,总是轻易的就被她征服,而现在,自己还要促成她的好事?

  虽然张忆初心中尽是不满,但她还是没有胆子去得罪房里的男人,只要帮他完成这件事,相信他也不会亏待自己的。

  想到这里,她挥去了脑海中的那些邪念,轻轻的敲了敲房门,在房间里的人还没有来开门的时候,就把宁芮给放在了地上,自己就飞快的离开了。

  倒在地上的宁芮在心里不断的咒骂着,就知道张忆初那种人没安什么好心,怎么可能会突然转性的帮自己脱身,还帮自己开房呢?现在看来,她只不过是想要利用自己去获得她想要的利益罢了。

  想不到自己这么久以来,始终坚持着自己的原则,绝不会出卖自己,却还是在阴沟里翻了船,现在自己这个状态,无异于是羊入狼口了。

第13章 就这么失身于总裁?

  就在宁芮不停的想着自己以后的退路时,房门突然被打开了,一双酒店里通用的拖鞋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就算今晚就要失身了,好歹也让她看看对象是谁好吗?她可不想自己的第一次是与一个猥琐男度过的。

  宁芮使劲抬头往上看去,具有力量感却又不显得肌肉太过夸张的小腿,他似乎只是围了一块浴巾,水珠不断的沿着明显的人鱼线滑入浴巾中,人鱼线上六块结实的腹肌整齐的排列着。

  看来自己还不是很亏嘛,这种身材也算的上极品了。宁芮在此刻还能乐天的调侃着,她都佩服自己、就在她还想往上看清男人的脸时,上天却没能如了她的愿,她的脑子在那一刻瞬间当机,顿时晕了过去。

  而一直站在门口凝视她的男人,看着她晕了过去,并没有丝毫的慌乱,眼睛一直在她身上聚焦,眸子里一片晦暗不明,让人猜不透他的想法。

  片刻之后,男人终于蹲下身,把她抱进了房间里。

  房间里只有一盏床头灯亮着,暖暖的灯光给昏暗的房间带上一丝暖意。此时宁芮瘫倒在大床上,身体不断的扭动着,本就短小的包臀裙早已被她的动作给掀了上去,露出了那私密的小内内。

  而此时去倒水回来的男人正好看到了这一幕,手中的水杯差点没拿稳,杯中的水也洒了大半。男人脸上不禁划过三条黑线,原本旖旎的气氛瞬间被打破。

  此时的男人十分郁闷,不要问他为什么,因为一个二十六岁的老女人竟然穿着一条蜡笔小新的小内内!

  男人感到十分无奈,但床上的人还在不停的扭动呢喃着要喝水,只能无奈的扶起床上的那一摊烂泥,轻柔的喂她喝水。

  补充完水分后,那摊烂泥又开始嚣张起来,一把挥开眼前的杯子,双手环住眼前人的脖子就往床上倒。

  男人对她大胆的动作感到十分惊讶,但却无意拒绝,半推半拒的顺着她的动作倒了下去。

  。。。。。。。。

  一夜过后,宁芮在刺眼的的阳光照射下悠悠转醒,浓密的睫毛颤了颤,眼睛猛的睁了开来。

  感受到自己身后的体温,明显有人还睡在自己的旁边。此时的宁芮不敢轻举妄动。她迅速的在脑海里梳理了一遍昨天发生的一切,不禁为现在自己的处境而发愁。

  宁芮轻轻的掀开被子,轻手轻脚的下了床,在这一过程中她始终屏着呼吸,就怕自己的一个小小的举动会吵醒床上的人,尽管她还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好不容易离开了那个大床,穿好衣服本想直接离开的宁芮却停下了脚步,看了看床上被被子所遮挡的人没有丝毫动静。

  宁芮蹑手蹑脚的绕到了床的另一边,想要看一看昨天的男人到底是谁,这一看就让她睁大了眼睛。

  一脸不敢置信的宁芮回过神来,转身就冲出了房间,急的连门都没关。而此时床上的男人睁开了双眼,眼底一片清明,一点都不像是刚刚从睡梦中醒来。

  苏瑜在脚步声渐行渐远的时候,抬起头来,看了看还大敞开着的门,想着她那慌乱逃跑的样子,嘴角慢慢上扬。

  而此时慌乱冲出酒店的宁芮再也顾不上自己的形象,披着散乱的头发,随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就坐了上去。

  一关上车门司机说了地址后,宁芮双手抱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到底经历了些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张忆初怎么会把自己送进苏瑜的房间?她自己都勾搭不上的男人会白白的送给自己吗?

第14章 ;陆修远的别扭举动

  想到这里,宁芮怎么也想不通了,烦躁的抓着自己的满头乱发,接着从包里掏出手机,给陆修远打了个电话。

  “喂。你在哪呢?”

  “在公司啊,怎么了?”

  “哎呀你别管了,你赶紧来我家,我需要安慰。”

  宁芮在这边烦的要死,却听见电话那边一阵的哈哈大笑声传来。

  “你需要安慰自己不会去网上找啊,我这有种子呢,要吗?哈哈哈。”

  “你去死吧,跟我还敢耍流氓,别说了,限你半个小时之内到我家来,半个小时没来就绝交。”

  宁芮果断的打断了他还想调戏自己的话,此时出租车也到了自己家楼下,她迫不及待的冲上了楼。

  一回到家,她就马不停蹄的冲向浴室洗澡,陆修远来的时候,她正好刚洗完澡,穿个浴袍就从浴室里走出来给他开了门。

  一开门就看到陆修远一脸贱笑,双手抱胸,倚在门框上贱贱的看着自己。“我说你不会真是找我来给你安慰的吧,穿成这样就来开门了,你想包我吗?小爷我可是很贵的。”

  “你滚蛋吧,就你还贵,倒贴给我都不要。”宁芮气得一脚就往他小腿上踹,看他装模作样的捂着小腿跳进了房子,好不容易才忍住才要再狠狠踹他一脚的冲动。

  陆修远也没在意她的鄙视,自顾自的走到了沙发旁,随意的倒了下去。“说吧,怎么了?”

  “我昨天被人坑了。”

  “还有人有这个能耐能坑你呢?谁啊?”

  “张忆初,我昨天和人419了。”宁芮此时的脸还显得有些憔悴,但她的语气就像是在和老朋友随意聊天一样的随意。

  陆修远一听她的话,惊的一愣,立马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你没搞错吧,419?宁芮你可真有出息了啊,为了红连自己都不顾了吗?”

  “你没听见我说是被张忆初坑了吗?我现在都烦死了。”

  陆修远此时也明白是自己太过于激动了,没听明白就对宁芮发火。“妈的,那个张忆初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她竟然敢这样害你,我现在就回公司让人整死她。”他气的额角都崩起了青筋。

  “算了吧,你别冲动,你现在在家还处于敏感时期呢,这时候要是出了点什么乱子,你以后的前途就不保了啊。”

  陆修远虽然是个富二代,但不是每个富二代都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每天吃喝玩乐就行了的,像陆家这种大家族,每个人都死死的盯着那个位置,就希望谁能出个事,这样他们的竞争对手就又少了一个。

  “那。。。。你419的对象是谁啊?”他此刻的语气显得有些小心翼翼,不想勾起她难堪的回忆,却又忍不住想要问个清楚。

  想到这里,宁芮不禁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随即吐出两个字。“苏瑜。”

  “你说张忆初她安的什么心啊,她自己都勾搭不上的男人,为什么还要把我给送出去呢,她自己上不是更好吗?”

  陆修远只是低着头,没有回答她的话,一时之间,客厅里的气氛渐渐染上尴尬。

  为了打破这种尴尬的气氛,她嗫嚅着开了口。“你能帮我个忙吗?帮我去买个紧急避孕药吧。”早上醒来的时候,宁芮发现自己身上还是保持着干爽,但浑身却像散了架似得酸痛,显然是苏瑜帮她清洗过了,关于昨天的事情她已经没有了记忆,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带套。

深情不换:心机总裁别过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深情不换 或 心机总裁别过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olabuy: 不负春光, 读书正好

    刚过去的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微博、朋友圈不乏看到这样的一些话题:你有多久没有好好读一本书了?我们身处阅读条件最好的时代,互联网时代让知识变得唾手可得,却又是离书最远的时代。如果说你有多久没有玩手机了,多久没看电视了,多久没打游戏了,你可能很快会否定,用不了“多久”这个词,我现在就在玩手机啊,几小时前还在看电视打游戏中。以前古人会手不释卷,但现代人生活速度加快,人们可能需要在特定的环境、心境才可以去好好阅读一本书籍。你的心中有没有一本想看的却一直没有看的书呢?可以到olabuy商城上看看。也许

  • 传统阅读火热升温,全民“悦”读风潮正劲 ——聚焦“书香龙岩”建设

    家长与孩子一起阅读成为一道常见风景。阙小琴摄不少读者在趣读吧留下自己的阅读体验。阙小琴摄温馨舒适的趣读吧阙小琴摄台海网4月25日讯据福建日报报道,随着科技手段日新月异的发展,以及移动互联网的广泛普及,龙岩人的阅读现状如何?传统阅读在龙岩是否式微?如今龙岩人喜欢何种阅读方式?……4月19日以来,记者深入龙岩中心城区探寻如今龙岩人的阅读“路径”。出门可“读”,趣读吧开放受热捧“龙岩的公益书屋,现在已经从1个发展到了12个,以后可能还会有更多,不愧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地方,我想这阅读之‘火’也会持

  • 咖啡豆系列之:你对豆子的用心,它会在变成咖啡时再回馈给你

    温馨提示如果你喜欢本文,请分享到朋友圈,想要获得更多信息,请关注我。新入咖啡坑的你一定会苦于怎么找到合适自己的咖啡豆,多喝多品鉴是必须的,但是在挑咖啡豆之前先注意这些问题,也可以避免少走弯路喔~打破价格的困扰虽然精品咖啡相较于一般商业咖啡,价格普遍较高、品质较好,但要记住,精品咖啡的世界里,“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未必永远成立。比方来自牙买加(蓝山)或夏威夷(科纳)的海岛型咖啡一般来说都比较贵,不是因为风味特别出众,而是生产成本较高、产量较少所致。请教本地咖啡师或烘豆人员,他们对于咖啡豆了若指掌,

  • 公司不及时注销有什么后果

    在创业热潮的影响下,不少人在未经过深思熟虑的情况下就去注册了公司。想着开公司是很简单的事情,殊不知入行以后才发现离“海”差得远,觉得里面“水”太深不想继续了。但是办公司不是过家家,办事情得有始有终。若是你放弃了公司,却还没去注销,那你可能要看看下面信息了。国家对于国家对于不注销、不报税的公司早就有明文规定的处罚:一、行政处罚1、《公司法》第二百一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公司成立后无正当理由超过六个月未开业的,或者开业后自行停业连续六个月以上的,可以由公司登记机关吊销营业执照。”2.《中华人民共和国公

  • 卫生间装修真心不能将就,这3点一个都不能装错!

    作为家居重要的空间之一,卫生间的装修问题常常令人头痛:漏水、反味、湿滑、使用不方便,好好的卫生间一不小心就成了翻车现场。如何才能拥有一个安全又美貌的卫生间呢?卫生间装修注意事项:电路安全最重要,所以这点放在第一。卫生间需要用到的电器包括照明、电热水器、抽风机、电风筒、智能马桶等,因此装修时必须事先做好电路铺设。铺设时除了考虑电器的配置,还要注重安全问题:电线接头处必须挂锡,并要先后缠上防水胶布和绝缘胶布,电线体必须套上阻燃管,开关及插座要有防潮盒。此外,预留插座不能省。很多家庭装了智能坐便、整体

  • 揭秘故宫里的十大玄机,绝对让你涨姿势

    一、段虹桥上的捂裆狮这个狮子实在比较出名!因为它造型奇特,竟然抓着头挠着腮,呲牙咧嘴显得表情痛苦,而最突出的是它有一只手还抓着自己的裆部。是不是感到很怪异呢?这完全和故宫的整体风格不搭,“嘻哈”的作风还有点不合礼法。这只小狮子站立在一座名为“段虹桥”的石桥上,桥位置处于故宫太和门外、武英殿东,单卷石桥,桥身横跨于内金水河之上。关于这座桥的来历,据推测基本是建于明之前,为元代皇宫正前门的一座石桥。“段虹”二字与这座桥十分般配,这座桥就像断掉的彩虹一般。传说,当年道光帝想培养长子奕纬为接班人,但奕纬

  • 外国戏剧的舞美是这么做的

    你知道外国的舞美和中国差在哪里吗?《AMaskedBall》舞美设计:AlfonsFlores《AlltheWay》出品:AlleyTheatre,DallasTheaterCenter舞美设计:BeowulfBoritt导演:BeowulfBorittandCaiteHevner《AnIliad》出品:MilwaukeeRepertoryTheater舞美设计:AndrewBoyce《DieDreigroschenoper》导演:JargPataki《Elektra》出品:OperadeMar

  • 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盗版案:8人团伙盗版328万册童书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该案呈现家族联手,分工严密;窝点隐蔽,手段多样;线上线下衔接,产销一条龙特点。而这些盗版书印刷粗糙、油墨有害、文字错误百出,一旦流入市场,不仅危害儿童身体健康,还影响儿童认知。全文约2845字,阅读约需6分钟昨日上午,涉案328万余册、被称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破获盗版图书册数最多的案件在北京市三中院终审宣判。团伙8人中,主犯赵春广以犯侵犯著作权罪获刑6年半,其他被告人分别被判缓刑到4年有期徒刑不等。▲昨日,北京市三中院,盗版328万册儿童读物的8人获刑。摄影/新京报实习生陈婉婷新京

  • 张玉太:九子岩诗歌大赛颁奖大会很成功,留下不少收获不少思索

    作者原标题:佛教文化与中国诗歌研讨九子岩诗歌大赛颁奖大会结束了,会议很成功,留下了不少收获,留下了不少思索:会上有理论讨索,有诗词朗诵和诗词演唱。吉狄马加的一首《母亲》得到大家的好评,认为写的美,写的空灵。北大教授谢冕像是总结性的发言,他说诗人的心应有的三大情怀:大欢喜,大悲悯,大关怀。爱情诗人董培伦说:100多年前的俄罗斯诗人莱蒙托夫的《乞丐》一诗,就很有这三大情怀。我感到言之有理,我从小喜欢写诗,也是从看了《乞丐》开始写诗的。现抄录如下,供诗友们分享:《乞丐》——莱蒙托夫在那圣洁的修道院门前

  • 滇台艺术家昆明联展 共叙中华情

    中新网昆明4月24日电(胡远航杨碧悠)24日,“中华情·画影辉”书画摄影联展在昆明朱德旧居开展。展览特邀台湾画家、海峡两岸应急管理学会理事长蔡俊章,及云南老照片收藏者、摄影师殷晓俊进行联展。蔡俊章又被称为台湾“画虾大师”,代表作有《虾戏图》《梅花水仙》《深秋枫红》等。作品曾在台南县文化中心、中山大学西湾艺廊、世界警察博物馆等地展出,多次参加国际联展。殷晓俊,是昆明老照片收藏者,收藏有中国西南地区老照片1200余幅,曾在国家博物馆及昆明、成都、重庆、西安等地举办大型展览。图为蔡俊章介绍展出作品。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