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完整版【阴缘】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2 19:47:2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阴缘

第9章 惊魂殡仪馆

  想到这,我突然头脑的思路缕清了许多,这事情似乎变的有些简单了。原文haohaoyun.com

  我站了起来,看着那边躺着于雪的尸体,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

  旁边的老四看着我说:“豆子,你是不是傻了,你不觉得这事特诡异么?”

  我低着头悄悄的跟老四说:“我跟你说老四,前几天我也见到于雪来着!”

  老四听了之后一脸惊讶的看着我,紧接着又说:“什么?你也看见了?妈的刚才我跟别人说,都没人信,还骂我神经病。你是说于雪没死?那躺在那的是谁?”

  我呵呵的笑了一下然后跟他说道:“呵呵,躺在那的没准不是一多半的木偶,可能他完全就是一个木偶!”

  “什...什么?”老四一脸惊讶的看着我。

  我接着看着我们老四又说道:“这一切都是一个阴谋,从一开始有人就想害我,故意弄出一系列的事情,想要从心里把我逼疯,他们想的太天真了,故弄玄虚,骨灰盒,小美,包括那晚上勾魂的。根本都不是我亲眼看见的,而是发生在一些虚无缥缈的世界里。什么墓碑,什么勾魂的,全他妈是骗人的,这一开始就是一个套,等着我往里钻!呵呵,人算不如天算,终于让我找到了破绽,又想吓唬我?”

  我们老四一脸疑惑的看着我然后说道:“你...你说啥呢,豆子。你没发烧吧!”

  我看着我们老四笑呵呵的说道:“没事,你等着看好戏吧!”

  接着我自信的大步走到了于雪的尸体旁边,然后大声的喊道:“都静一静,都静一静!听我说两句!”

  接着所有人都停止了交谈,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我。完整版【阴缘】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我笑呵呵的说道:“各位都是被谁通知到这里参加于雪的葬礼的?”

  所有人看着我,然后窃窃私语了一会接着说道:“还能是谁,同学互相告诉的被!”

  “谁知道了,豆子,您那儿干嘛呢?”

  “豆子,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是这是人家于雪葬礼,你别在上面瞎说”

  “就是!你快别扯了赶紧下来吧你!耍啥猴儿呢?”

  接着我又笑了一下,然后看着大家说道:“我要告诉你们,你们大家都被骗了!于雪他根本没死!”

  什么?于雪没死?此话一出,众人都炸开了锅。

  接着就有人说道:“你放屁!于雪没死,躺在那的是谁?”

  “我知道,豆子你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但是你别瞎说啊!”

  “豆子,人家父母在那呢,你别瞎说!”

  我又呵呵的笑了一下,接着又看着众人说道:“我理解你们的心情,因为我知道我被耍了时候也特别不爽。不过现在我证明给你们看!”

  话音一落,接着我就把于雪身上盖的帘子给掀了起来,接着一脚就踹到了地上,啪——的一声,摔了个稀巴烂!

  摔碎了才看到,这根本就是一具木偶!不过那脸画的实在是太像了,不仔细看,还以为是真的脸。

  我得意的看着周围的人然后说道:“这回相信了吧。”

  接着我就听见了一阵阵愤怒的声音。

  “什么?于雪没死?”

  “什么?他居然没死!啊!”

  “我们被骗了!我们被骗了!”

  众人几乎互相咆哮着喊出了这句话。我看着众人已经癫狂的模样,咬牙切齿的在那里咆哮着。好好孕

  但是他们越咆哮我就觉得越吓人,妈的被骗了之后这反映也太大了吧。众人几乎是面带狰狞的在那里喊:“什么?没死?什么?没死!啊!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他一定得死!”

  我瞬间浑身鸡皮疙瘩就起来了,卧槽,这是咋了。至于么,怎么都这样了?我尝试着喊了一声:“大家都消消气消消气。别喊了。”说的时候明显底气不足。

  谁知道众人还是继续在那里狰狞的继续咆哮着,几乎跟疯了一样。

  我这时候开始有些害怕了,这是咋了?我心中莫名的发慌。原文haohaoyun.com

  这时候我们老四过来面如土色的看着我结结巴巴说道:“豆子...我..我们还是快走吧。”

  我也有些害怕了,然后我也哆哆嗦嗦的问着:“怎..怎么了?”

  他几乎是哭着说出来的:“豆子,我他妈才发现,这些人都没有脚的!”

  此话一出,我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头皮炸开了一样。我这才哆哆嗦嗦的看着下面咆哮的众人,我这才发现。西服下面只有一个空荡荡的裤腿子在那飘!这些人根本没有脚!他们根本就不是人!

  我的心脏似乎都炸开了一样,我强忍着自己内心的恐惧,用手捂着嘴吧,不让自己喊出来。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这太他妈吓人了。好好孕

  百鬼夜行啊!

  我给我们老四一个颜色,示意他我们一起悄悄地走。我俩正准备要逃跑的时候,突然众人停止了打闹。都望向了我们,接着隔壁班的班长狰狞的说道:“于雪没死!张帝豆!你得死!别想跑!一个都跑不了!”

  接着他们浑身顺着眼睛就开始往出冒血。咆哮着冲我们冲了过来。

  我吓得尿都甩出了几滴。拽着老四,撒腿就跑!冲着殡仪馆门口就冲了过去。

  边跑我还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看差点吓得我魂都掉了,后面一群人哪是在跑啊!明显是在飘!我吓得都快哭了!

  就在快跑到门口的时候,我只感觉我的身体被人抓出了,接着我就感觉一阵无力,一头就栽倒在了地上。版权haohaoyun.com

  接着,我那些“同学”就把我围了起来,笑嘻嘻的看着我。然后说道:“嘿嘿嘿...于雪没死?你也应该没死,我们都死了。都是同学,你也必须得死!这样,我们就又能在一块玩了。”

  看着他们那没有眼珠空洞洞的往出冒血的眼眶。我吓得连哭带喊的骂:“草泥马!我死了也不放过你们!”

  眼看着他们就把我抓了起来,接着我的眼皮就越来越沉,就在我感觉我意识快要消失的时候,突然听见砰的一声踹门声。接着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大喊:“草你大爷的!老子收过钱的人!就没有死过的!”

  接着我我就听见一阵噼里啪啦的打斗声,接着我就听见一阵鬼哭狼嚎的惨叫。

  只是一瞬间,我又感觉我自己充满了力气,接着我就爬了起来,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小道士,只见他左手拿着个黑不拉几的砖头,右手拿着个跟棍子,在那里龙飞凤舞的正挥舞着呢。

  边打还边冲我喊:“还他妈愣着干什么?还不跑?”

  我接着点了点头,撒腿就往出跑。跑的时候还拽着我们老四,不知道跑出了多远。这才停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过了一会,那个小道士也跑了过来。气喘吁吁的看着我就大骂道:“卧槽,你个小杂种,我让你跑你还真跑!也不管我了!我差点没折在那!哎呀我去,这帮鬼,太凶了!太凶了!”

  我这才回头看了一眼,跑出来的地方哪还有什么殡仪馆,那他妈分明就是城西乱葬岗!

  想到这里,我一阵阵冷汗直流,实在太吓人了!刚才差点就小命不保了!

  小道士在那里边喘气边骂:“你说你,本来就时运不济,大半夜还往出跑个jb,要不是停电了我玩不了联盟了,我哪儿能想起你!我再晚来一步你就死了你!”

  我也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我哪知道参加个葬礼参加出来这么多事。得给你介绍个朋友,小浩,我们大学室友,我们寝室老四,我们都叫他耗子!”

  说完我就指向也在那大口喘着粗气的老四。

  谁知道小道士一脸疑惑的看着我说:“豆子你他妈傻了?你说什么呢?这除了咱俩还有别人?”

  我一听他这么说,以为他在开玩笑然后说道:“别瞎扯犊子,这不一个大活人站在这呢么,老四,快出来跟他打声招呼。”

  说完我就笑嘻嘻的看向了老四,然而看了之后我瞬间鸡皮疙瘩就起来了。眼前的人是老四没错,但是...他也没有腿!

第10章 诡异的照片

  我嗷的一声就大叫了起来!卧槽!

  只见我们老四突然眼神慌乱的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怎么会..我怎么会没有腿,我没死啊我!我怎么会死..”

  我看着我们老四的身体开始逐渐虚幻,接着过了一会就透明了,再过一会,就消失了。

  我当时已经不知道怎么形容我的心情了,我的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出来。边哭我就边喊:“老四!老四!老四!”

  大学我们一起泡妞洗澡吃饭,曾经通宵畅谈今后未来的路怎么走,娶一个什么样的老婆。现在居然就在我眼前这样消失了。

  我蹲在地上一直在哭,边哭边骂:“到底他妈是谁!是谁在害我!你可以害死我,你能不能别一直害死我身边的朋友!”说完我的眼泪鼻涕一把把的就流了下来。

  那小道士给我点了根烟,然后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点烟的时候,我还特意看看小道士的脚在不在,结果我发现还在,而且还有一股脚臭味。这才放心。因为从现在开始我已经不再相信任何人了!

  过了一会,那小道士看着我哭差不多了,这才低头问我:“我说,豆子,今天晚上是谁给你打的电话?”

  我抬起头看着他说道:“刘小飞!他告诉我的!上学时候隔壁寝室的。”

  然后那小道士想了一会又继续说道:“他今天晚上在刚才那群人里么?”

  我自己回想了一下,然后也觉得有些可疑,接着回答道:“没有!”

  这时候小道士突然眼前一亮,接着说道:“没在那里就证明还活着,既然他活着,还想让你去那个地方,他肯定是知道些什么。”

  突然,我也好像知道了什么一样,接着我说道:“刘小飞晚上给我打的电话,结果他居然没去,难道?他知道里面全是鬼,还想让我去,他是想害死我!”

  那小道士看着我一乐,接着说道:“豆子看来你也不笨嘛。”

  既然刚才我看见了那么多熟悉的大学同学,都在那里,他们应该也是都死了。不过这一想也太吓人了,从我遇到第一件诡异的事情开始,到现在就没有一件事正常过。到现在,我的大学同学居然都死的差不多了。而我却还活着,于雪也应该活着,刘小飞也应该活着!小道士说,我的墓碑应该也是存在的,也就是说我也是应该死的,但是却没死。

  然后今天又有人特意为于雪准备了一场葬礼,被我给毁了!然后给我打电话的还是刘小飞,很显然,他想害死我!但是动机是什么?我们大学时候也没结下过什么梁子,虽然不熟,但是关系也并不是那么僵!这之间一定有什么联系!

  没错!想到这里,我拍了拍屁股上的灰接着跟小道士说:“先回去!明天我们一起去找刘小飞!”

  小道士点了点头,显然是同意我的说法。

  接着我俩晃晃悠悠的就往回走,路上一个车都没有。

  在路上我还问了小道士:“为什么你身为个道士看不见我死去的寝室老四?”

  他没好气的跟我说:“见鬼就三种办法,第一种,鬼想让你看见他,第二种你想看见鬼,第三种,天生阴眼。”

  我一听乐了,我看着小道士就说:“合着你个道士还不是阴眼,看不见鬼你还当道士。”

  小道士瞪了我一眼然后说:“你以为谁都能是阴眼呢啊?有阴眼的都活不长。鬼最讨厌活人打扰他们了,你说你要是个鬼,有个人天天看着你干嘛。你想不想弄死他?”

  这话说的我心里一紧,然后我又问小道士:“那我怎么能看见鬼?”

  小道士听的有点烦了,瞪了我一眼说道:“你都是个死人了,你说你能不能看见你同类?”我一听,心里就问候了他祖宗十八遍。老子活得好好地,非得说我死了。

  那小道士看了我一眼然后说:“你现在是有墓碑的人了,地府里你的名字已经被划掉了。而且你说你参加你前女友葬礼了。那尸体就是个人形木偶,也就是说,你那前女友,跟刘小飞,现在的处境跟你是差不多的。不是鬼想让你们死,是有人想让你们死!”

  我一听就蒙了,我也没得罪过什么人,为什么要千方百计的要我性命呢?

  到家以后,我又给刘小飞打了个电话,告诉我拨打的电话号码是空号,不过我也没太失望,因为跟我预想的结果是一样的。我又给前女友电话打了过去,发现也是空号。这就让我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线索。

  我打开手机,翻了翻我大学同学的电话本,我看着上面的名字一个都不敢打。因为晚上的时候我在殡仪馆都看见他们了,很显然他们已经都死了。

  这让我感觉到特别的无助,遇到了事情,想找到以前的朋友,谁知道这些朋友全死了。毕业之后这一段时间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要么不可能所有的同学全死了。

  按照正常的逻辑顺序来连接,这些人的死一定有必然的联系。本来我认为这可能是个巧合,但是刘小飞的出现让我感觉到这事情必然不会那么蹊跷。

  我看着正打地铺睡得直说梦话的小道士,心里就骂道,没心没肺的人睡眠质量就是高。

  我摇了摇头,准备关手机睡觉。突然我手机响了一声。

  我满带着疑惑的打开了手机,谁知道是一条微信消息,我一看,居然是死去的小美。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娘们好几天没骚扰我了,怎么这时候突然跟我说话了。

  不过这次他发的消息居然不是我看着你呢,他居然发来了一张图片。

  我一看心里满是疑惑,然后我就点开了那张照片。那照片是一个合照,那照片是一个洗出来的照片,被人用手机拍出来的。

  那照片我在熟悉不过了,那是我们大学时候我在中文电台当播音员出去郊游时候的照片。

  上面的人我也都认识,今天晚上几乎都在那殡仪馆出现过。可以说他们应该是都死了。

  我当时心里都有些发麻,这小美怎么会有我大学在中文电台的照片呢?他这是暗示着什么?我正在那里仔细的看着照片。结果越看上面的人越来越模糊。

  我开始以为我手机出问题了,但是后来我发现他们的面部就模糊到只剩下一团团黑色的东西,我才意识到,这根本不是我的问题。是他妈这照片发生变化了。

  最后逐渐逐渐,这照片慢慢的只留下了几个清晰的人,那上面有我,有我前女友,还有刘小飞,还有几个我们电台那时候的人。其他的人都已经模糊了。

  我当时一看就蒙了。这tm都是什么跟什么?小美怎么会给我发这个照片?这什么意思?没模糊的都是活着的人么?

  这时候我又突然发现照片上的一个人,一会模糊一会清晰的。那人我认识,是我们当时的台长。这是什么意思?

  我着急的回了小美一句:“什么意思?”

  谁知小美接着又回了一句:“我看着你呢!”

  连着刷了十多条,上面还带着一个微笑的表情,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怎么着,在昏暗的灯光下,我看着那个微笑的表情,越看...越是愈发的渗人。

  接着迷迷糊糊的我就睡着了,那晚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我上大学的时候,我独自一个人走在校园里,听着学校的广播一遍又一遍的放着歌曲。

  我特别想知道是谁在放歌,我慢慢的往电台走去。就看见那个已经被贴着封条的电台门里传来一阵阵的歌声,那歌声似乎有魔性一般,吸引着我往电台走去。

  我就听见那里传来一阵阵嘶哑而又空洞的声音:“您现在收听到的声音是来自xxxxx学校校中文广播电台。调频FM81.0”

  我撕开了封条推门走了进去,看见一个人浑身破破烂烂的坐在那里,那人干枯的像树枝一样。但是却在一遍遍的播着音,

  突然,那人继续播道:“大家好,我是今晚的主播,听风。”

  突然间我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那人停止了播音缓缓地站了起来,他缓缓的转过头看向我,那个人我再熟悉不过了,那就是我自己!

第11章 吸阳气的女鬼

  啊————————!

  一声惨叫划破了天际。

  早上起来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浑浑噩噩的,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我的脑袋都有些发晕。而小道士则是在那继续玩着英雄联盟,他只是回头瞥了我一眼然后说:“做恶梦了?”

  我点了点头,然后喝了口水。

  小道士笑嘻嘻的看着我又继续说道:“正常正常!下次睡觉,你在你枕头底下放把菜刀,去邪,保证你不再做恶梦。”

  我瞪了他一眼,没搭理他。还没等我说话,那小道士又继续说道:“我跟你说啊豆子,我在秦皇岛这附近接了个活。这几天不能陪你了啊,你自己多注意点,别可哪瞎跑,一不小心,再让鬼给拐跑了听见没。”

  我一听就急了,然后就说:“卧槽!你不保护我了啊你?”

  那小道士瞪了我一眼然后说:“你懂个屁,做我们这行的,就是吃了上顿没下顿,那边刚接个活,负责冥婚的,挺简单的。价钱给的也挺高,我以前做过,轻车熟路。这天下哪有钱白不赚之理,对不对?”

  我一听,这傻逼道士,只认钱不认人,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你就等着回来给我收尸吧你。”

  谁知道那小道士又说了一句:“那就看你自己造化了。”

  我也没搭理他,他吃完饭也没说几句话,拎着包就跑了。

  我心里这憋屈的,由于我在家呆着也没啥事,我就跑到了那个麻将馆准备玩两把,反正我心里是这么想的,就我这样一天这么多人想害我,指不定哪天就没熬过去挂了。

  小沈阳说过的,人生最痛苦的事就是人死了钱没花了,我就得把我挣得钱全花精光,怎么开心怎么来。

  于是二话没说,直接跑到了麻将馆开始玩牌。到麻将馆门口,我就看见前几天赢我那个光头老板蹲在麻将馆门口愁眉苦脸的,跟前几天我看见他一个德行。

  我心里一想,难不成这是又输了?

  我也没搭理他,谁让他赢我钱来着,进屋我找个局子就开始玩,玩了一会,赢了不少,给我乐坏了。

  这时候突然没烟了,我寻思着去老板娘那拿包烟把,由于我总来这玩都挺熟的,我也没管那么多,直接走进里屋,推门就进去了。

  这一进去可好,看见了一眼的肉色,那老板娘正趴在桌子上跟隔壁网吧那个网管正坐活塞运动呢。叫的那叫一个浪。

  我一想,我草,啥叫刺激,这就叫刺激,你老公门口蹲着呢,你在屋里就跟人偷情。

  那老板娘一看见我也没惊慌,找个衣服就披上了,漏出了那对大白兔。还挺性感,然后就挺淡定的问我:“要烟?”

  我看他这淡定的反应,给我瞬间都整不会了,我木讷的点点头。

  然后他就拿了包红塔山扔了过来,撇着眼睛说了一句:“钱扔桌上吧。”

  说完也没搭理我,回去就又跟那网管恩爱去了。

  我一看他这样,我一个大男的还能有啥害臊的,打趣的说了一句:“老板娘,你可真行啊。偷情都明目张胆的。你也不怕你老公来抓你。”

  她一听,冷笑了一声然后说道:“他个软蛋,都tm进棺材了,还想抓我?德行。”

  我一听,笑嘻嘻的说:“要么说,还是老板娘厉害,我刚才还看见他蹲门口呢。”

  话一说完,我就看见他床上挂着那张黑白照片,明显就是老板的,屋子里还有挺多的白花。我瞬间就感觉不对了,这老板难道真死了?

  那老板娘一听明显是有些害怕了,然后一下子就火了,大声的质问我:“你说谁蹲门口呢?”

  我一听,吓得不清,赶紧回答道:“啊,我说吴老二刚才蹲门口等着我的烟呢,我得先走了。您继续哈哈”

  那老板娘听了这话才松了口气。然后转过头去又跟那小网管亲昵去了。

  出了门我擦了擦满脑袋的冷汗,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他说老板都死了,那我刚才在门口看见的是啥?吓得我浑身直哆嗦,玩牌的心情也没了,我赶紧收拾收拾就走了。

  一出门我依然看见麻将馆老板就蹲在门口的角落里,愁眉苦脸的直叹气。

  我看了他一眼,到没有太多的害怕,就是叹了口气,这人刚死,尸骨未寒的,自己媳妇就跟人家搞上了,我点了根儿烟,仍在他跟前。让他自己燃烧着。

  算是给他也抽了吧。接着我扭头就走了。刚走没多远,我就听见一阵鬼哭狼嚎的叫声,

  我回头一看那不是麻将馆老板么,他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占了一群黑影子,拿着棒子给他一顿打,最奇怪的时候,周围路过的行人居然跟没听见似的,若无其事的在行走着。

  我摇了摇头,心里想起那句话,逆改天命者,必将自掘坟墓啊!

  擅自养小鬼,人死了之后还得受折磨。

  没走多远,我就接了个电话,居然是我们当时上大学电台台长苏浩的电话。

  刚接到他电话的时候,我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腾,因为昨晚照片上最诡异的就是他,我现在不知道他是死人还是活人。是不是又来勾魂的了。

  我现在感觉我身边所有人都是敌人,特别心慌。

  但是另一方面的是,他居然给我打电话,肯定是有什么事情,或许跟我最近发生的事情有关。

  他提出想要见我聊聊,我出于保险起见,约他去了一个酒吧,那里人多,而且阳气重,他要是鬼我还方便逃跑。

  他也没说什么就同意了。

  过了一会我俩就在酒吧碰面了,一见面我俩就聊得很开心,都是上学那会发生的有趣的事。

  他还跟以前一样,不过看起来好像挺有钱的,身上都穿着名牌,这些年混的应该不错。

  不过我还是对他保持着警惕。

  我俩正聊着呢,我试探着问了他一句:“咱们当时电台那些同学现在咋样了?”

  他先愣了一下,然后笑着摇了摇头说:“好多年没联系了,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然后我又接着问道:“那你是怎么找到我联系方式的?”

  他推了推眼镜,笑嘻嘻的说道:“你傻啊,豆子,你这破电话,八百年没换,一打还是原来的电话号呗。”

  我一想也是,笑着挠了挠头。

  接着他又继续问我:“咱们那些同学,现在都咋样啊?你还有他们联系方式么?”

  我想了想我电话本里那些死人电话,头皮都有些发麻,接着摇了摇头说道:“没联系,毕业就失踪了。”

  他有些失望的点了点头,然后又说:“豆子,你还记不记得你们班那个刘小飞,前几天我们几个还在一起吃饭了呢。他现在可厉害了,大老板!”

  他说出刘小飞的时候,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这个刘小飞,果然还活着,他怎么突然又联系到苏浩了?他的目的是什么?我心里顿时一阵的疑问,这小子,肯定问题。

  而我又不敢断定他们两个是不是一伙的,所以对他的戒备有加强了。

  不过我还是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然后说道:“啊?是吗?那小子,上学时候吊儿郎当的,现在混出头了啊?哈哈”

  苏浩点了点头然后又继续说:“那小子,现在可比我有钱多了,手下有个大公司,有的是钱。”

  我看着他笑了一下然后试探性的问道:“那你有他联系方式吗?老同学好久不见了怪想的。”

  我以为他会找各种理由搪塞过去。谁知道他听了之后没什么反应,然后说:“有啊!”接着掏出手机,就把他的联系方式给了我。

  我赶紧拿出手机记了下来。

  接着他又跟我说,挺怀念上学那会的,无忧无虑的说着说着他还哭了。

  我看他那样忍不住埋汰他两句:“你一个大老爷们哭啥啊,别哭了。”

  谁知道他边哭边说:“豆子,你知道么,我快死了!”

  我一听,心里就咯噔一下,什么?他快死了?难道那照片上活着的人要一个个的死吗?

  我有些紧张的说道:“苏浩,别瞎说,都好好活着呢,死什么死。”

  他又在那一个劲地哭,我就一个劲的安慰她,周围的人纷纷传来恶心的目光。整的我怪不好意思的,毕竟我俩这场景是挺怪异的。

  我看着苏浩就说:“你是不是遇到啥难事了,跟我说,我能帮你一定帮你。不过你得告诉我啥事啊。”

  我这么一说,他才哽咽的把事情说了出来。

  他最近一直在做梦,每次做梦就能梦见一个妩媚的女子,他们在梦中每次都欢快的ML。每次醒来以后满床的J液。渐渐地,他的身体开始越来越不好,面色越来越差,他也意识到有些奇怪,就通过各种渠道找“大师”破解,找了好多人也不奏效。而身体越来越吃不消。上班没精神,记忆力减退,终日恍恍惚惚。

  最后他终于找了一个高人,那个高人说再这样下去,他早晚会阳气耗尽而死。便给他开了一道硬符,保证能把脏东西赶走。

  结果他真的拿到那个符以后,却没用。因为他那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爱上那个“东西”了。

  他想跟她到永远,他说他这辈子玩过很多女人,活了20多岁快30了也没找到自己真正的归宿,他觉得这女人就是他这辈子的归宿。就是他的永远。

  当我问到他这样做值么?他也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我还跟他说,他现在回头不晚。他能救自己的。他却摇了摇头。

  然后他还说,过几天要跟“她”结婚,完成自己这辈子最后的心愿,他要和她到永远。

  我当时就想,这小王八犊子疯了,那女鬼明显是耗他命呢,居然还有这么傻的人。

  他告诉我婚礼后天举行,希望我能来。然后还给我发了个请帖。

  之后人就走了。

  留下了在酒吧中目瞪口呆的我。当我打开那请帖的时候,上面画着特别诡异的符号。

  左面是红色,右面是灰色。

  左面写着:新郎苏浩先生

  右面写着:新娘顾晴女士

  然后上面又印着几个大字

  阴:阳

  冥婚大吉!

  卧槽!吓得我差点手里的请帖没掉出去!

第12章 诡异的凿墙声

  回到家以后,我百思不得其解,这苏浩明知道最后下场会很惨,为什么还要结婚?

  而且还是冥婚,回家我上网仔细查了一下,找了个大概,这冥婚分两种,一种是鬼跟鬼,一种就是人跟鬼,人跟鬼的稍微多点。不是那种闭塞的封建小家庭,要么就是有钱人家儿子死了,

  家长觉得儿子没结婚遗憾,花钱买个媳妇嫁给他这个鬼儿子。

  想想其实挺吓人的,毕竟有哪个正常人愿意嫁给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呢?

  转过头来再一想,这苏浩也挺奇怪,自己主动要嫁给那死去的女人。

  我又打开了那个请帖,看上上面写着的名字,顾晴,这名字好熟悉啊,可是我就是怎么都想不起来。

  晚上的时候,苏浩还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要以前同学的联系方式,说怎么都联系不上他们了。

  吓得我浑身鸡皮疙瘩直起,哪来的以前同学,都特么死了。你还敢联系他们?

  不过我也没跟他说,找个借口就搪塞过去了。

  他跟我说结婚要去老家,在个小村子里。也不远,就在附近的小屯子,叫什么义村。

  我也一口答应了,然后慌忙的挂断了电话。

  小道士晚上的时候也给我打了个电话,跟我说那边钱给的挺多,近期是不能回去了,得给人办明白了。

  我心里一想,老家贼,见钱眼开,什么东西!

  深夜的时候,小美又给我发了几条微信,还是那些老话,我看着你呢。

  其实我一直觉得这微信挺蹊跷的,你说这小美都死了,他是怎么发的微信?不过后来想想也合理,鬼都能跟你说话了,还怎么不能发微信呢。

  想到这里,我还抬头看了一眼天花板,这小美生前就住在这楼上,房东也挺厉害,楞是把这套房子给忽悠出去了,据说价格还不菲。

  我正在这想着呢,突然楼上就传来一阵声音。

  咚咚咚!

  卧槽!这楼上邻居干什么呢?大半夜的?

  咚咚咚!

  又是一阵闷闷的声音。

  我这有些恼火,老王八大半夜的在上面干什么呢?

  咚咚咚!

  这声音一阵阵的传来让我感觉有些不对,因为这声音好像是在凿东西,而且...好像是从上往下凿!

  想到这里我浑身鸡皮疙瘩瞬间就炸开了!

  大半夜一点多钟,楼上干什么呢?拿锤子往下凿?

  精神不正常?我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天花板,听着上面的小锤子一阵阵落下的声音,我的心都提起来了。

  咚咚咚!

  声音越来越急促,让我有些心烦意乱,仿佛在下一个瞬间,楼上就凿出来一个洞,然后晚上睡觉的时候..在天花板上看着你!

  看着你?我看着你呢?想到这里,我头皮都仿佛炸开了一样,真特么是活见鬼了!吓得我都快要哭出来。

  听着上面传来的一阵阵的声音,我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就在我精神快要崩溃的时候。

  叮咚——叮咚——!

  突然想起了门铃声,我布着血丝的双眼死死地盯着门口。

  是谁?究竟是谁?大半夜的在那里按门铃?

  叮咚——叮咚——!

  门铃越来越急促,我吓得哇哇大叫了起来!边叫边骂:“草你M别过来!我不怕你,你给我滚!”

  骂完了之后突然门铃停止了响声。瞬间,全世界都安静了,只能听见钟表声在滴滴的走。

  突然门口传来了一阵幽幽的声音:“诶?我是你楼上的邻居!”

  邻居?小美不是死了么?这是什么邻居?

  我惊慌失措的问他:“以前的邻居还是现在的邻居?”

  那人听后明显的顿了一下,然后又继续说道:“我前天刚搬过来的!”

  听到了这里,我送了口气,MD原来是邻居,大半夜的来找我干什么?

  我走到了门口把门打开,这时候我眼前出现一个挺漂亮的妹子,穿着个睡衣,睡眼惺忪的看着我。

  我有些紧张,因为我特别害怕这个萌妹子下一秒就变成张牙舞爪的恶鬼。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大..大半夜的来我这干什么?”

  那妹子打了个哈欠,然后看着我说道:“大叔,我是你楼上刚搬来的邻居,我现在还上大学呢,明早还有课,我说您能不能别大半夜在下面凿东西?人家睡不睡觉了?”

  什么?我凿东西?明明你楼上有人凿东西,想要偷窥我!吵的我快要崩溃了!怎么能是我在下面凿东西?

  我顿时有些恼火,恶狠狠地跟他说道:“你能不能别扯淡,老子明天还有事儿呢,明明是你在上面一个劲的凿东西,我还没去找你,你居然来找我了?”

  那小姑娘听了之后也是一阵的恼火,看着我说道:“大叔,这大半夜的我不想跟你吵,你这人讲理不讲理?我在上面听这声音都要烦死了,你还在下面一个劲的咚咚咚的凿,你是不是有毛病!”

  我特别生气的看着他,然后说道:“你别不要脸!我说没凿就是没凿,你再在这墨迹我可要报警告你扰民了!”

  那女的听了也是挺来气,气呼呼的看着我然后说:“你敢让我上你家看看么?”

  我一听就笑了,然后摆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那女的瞪了我一眼,接着就走了进去,刚进去没多长时间,然后就听见她在里面嚷嚷:“来来来,你过来,还在这狡辩。”

  我一听心里一阵疑惑,我赶紧就走了进去,进去之后我就傻眼了。

  因为在我的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摆了一个小锥子,一个小锤子。天花板上明显有凿过的痕迹。

  我当时彻底的傻眼了,我他妈哪来的锥子跟锤子?明明是楼上在凿东西,我的床上怎么会出现这些东西?

  我站在那里目瞪口呆,一动不动,头皮都炸开了一样。我的心一直突突的跳,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我怎么会去凿人家的墙?

  那女孩冷笑了一声然后说道:“真是个变态!你要是在敢凿墙,我就报警了!”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他走的时候我还抬头看了他一眼,吓得我尿差点没甩出来几滴,因为他的脖子上正骑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而他好像还浑然不知的样子。

  他走了以后,我头都有些发晕,我并不知道如何去解释这件事情,我只知道现在的我,似乎已经精神崩溃了,我躺在床上苦思冥想,会不会是最近我遇到太多的奇怪事儿,

  心里开始扭曲,然后容易产生幻觉了?

  然后做了一些我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而且我也总觉的自己最近的行径有些可疑,但是我始终不相信自己有那个什么人格分裂,像电影里演的一样,那么的老套。

  我看着地上的那个锤子,皱了皱眉头,这锤子我家里并没有他,所以这让我感觉很蹊跷,这锤子会不会是楼上那女的趁我不注意扔在这里的,想到这我就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一个人畜无害的小姑娘,大半夜来你家里还拎着个锤子,一想就后背一身冷汗。他这个也太吓人了。不过我又仔细看了一下天花板上被锤裂的痕迹。

  要说一个小姑娘在那么短的时间锤天花板,也不可能啊?我脑袋就一阵眩晕,什么玩应这是是?

  难道我真的人格分裂?想到这我还是摇了摇头,接着我把手机打开摄像的模式,放在了我的床头。

  把今天晚上睡觉时候发生的事情录下来,等到明天早上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于是我也没在多想了,直接就睡觉了。

  晚上的时候果然又做了噩梦,梦见我站在楼上女孩的面前,指着他哈哈的笑,一直笑,也不知道在笑什么。笑着笑着我就发现我自己变成了楼上的女孩,

  而楼上的女孩变成了我,在冲着我哈哈的笑,然后“我”的脖子上骑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也在冲着我嘿嘿嘿的笑醒来的时候,自己一身的冷汗,吓得我浑身直哆嗦,我赶紧喝了口水,然后打开手机,翻看了昨晚的录像,发现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这回我才松了口气。

  下午的时候我就直接买了去苏浩那的火车票,他这属于秦皇岛周边的地界,做一个小时火车就到了。他家在那附近的一个小村子里,下车还得坐班车。

  在火车上的时候,看见了一对儿年轻夫妇,他家孩子挺有意思的,长得挺好玩儿的,就是老一个劲的哭,也难怪这火车上太吵了,哭也属于正常,在火车上呆着没意思,

  我就点了根儿烟去车厢吸烟区抽烟去了。

  正抽着呢,我就看见窗外的树林深处,站着一个穿着红棉袄的小女孩,在一直盯着这个车厢,由于货车开的飞快,我只看见一眼,就呼啸而过了,

  我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扒着车玻璃就往那边看。但是很遗憾,火车早就已经开过去了。

  这让我心里有些莫名的发慌,掐灭手中的烟头,转头回去就准备往车厢走,这一回头。吓得我心里咯噔一下。

第13章 灵车之旅!

  那小女孩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突然站在了我座位对面的夫妻前面,伸手就在那逗那个小孩子,而那个小孩子就在那里一直哭。

  孩子母亲还在那边哄边骂:“这孩子今天也不知道咋了。一个劲的哭。”

  我则是在旁边看的直冒凉气,吓得我大气不敢喘一下,以前听小道士说,这鬼,就属小鬼最凶了。

  那小姑娘脸色煞白,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万一...要是给我缠上了,我不死定了?

  我咽了口吐沫,赶紧又跑到了车厢那边抽起了烟,全当是没看见他一样。

  但是我发现我错了,我装作没看见那小姑娘,可是她好像却看见我了!我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下,发现他就站在我身旁,一直死死的盯着我。

  这要是换做以前,我肯定吓得哭爹喊娘了,到现在虽然紧张,但是还有些淡定,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抽烟,而那小女孩就一直盯着我。

  过了许久,那小女孩似乎放弃了,然后就悄悄的走了,我这才松了口气。

  我刚准备往前走一步,突然一下子他就飘在我的双眼前方,吓得我啊——!的一声就叫了出来。

  就在那一瞬间,我灵机一动,伸出手就指着我前面抽烟那个人说道:“md不让随地扔烟头不知道啊?”

  那人被我骂的一愣,然后有些恼火的说道:“跟你有关系?欠揍了是吧?”

  我撸起袖子冲着他就大骂:“随地扔烟头,还有理了是不是!”接着我做势就要上,接着被几个围观的路人拉开了。

  我骂骂咧咧的回到了座位上,这才松了口气,因为我发现那个小女孩已经不在这个车厢了。

  晚上的时候,我到站了,昌黎县,属秦皇岛下面的个县城。而他家就在昌黎县下面的义村,我还得赶去坐客车,才能到他们家。

  到了客运站,我到前台买票,问了一下,哪个是去义村的车。

  那前台售票员头都没抬随手就是一指,我顺着她的方向看去,发现那边停了三辆车,旁边那两辆车里面人赛的跟腊肠是的,吵吵嚷嚷的。

  但是靠着墙根那趟车里一个人没有。嘿,我一看,都是去义村的车,旁边那个都没人,我何必要跟他们挤一辆车呢?

  接着我拎着包就上了第三辆车,车上有个司机带着个黑色的鸭舌帽,低着头在那玩手机,我一上来,发现一个人都没有,挺奇怪的。

  我就试探性的问了一下司机师傅:“师傅,咱这车几点开啊?”

  司机在那边玩手机边说:“九点半准时开”

  我一看表,这才八点多,我这折腾一下午,累的不行,然后眼皮就开始发沉,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打了一阵激灵,然后就睡醒了,醒了之后我一看,外边的天已经都黑透了,车也不知什么时候开了。

  我再一看车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坐满了人,我心里一阵嘀咕,这义村人还挺多的,居然装了满满三车的人。

  我也没管那么多,低头就开始玩手机,玩着玩着,我就开始发现有些不对劲。

  怎么说呢,每次一座客车的时候,上面应该很吵,不可能这么安静,这次车上坐满了人,居然鸦雀无声,我开始有些发慌。

  我咽了口吐沫,然后拿起手机调成自拍模式,偷偷向后面看,我发现后面坐着一排排的人,面无表情,眼睛都死死的盯着前方。

  我一看,我手机吓得差点没掉地上,这他妈分明是鬼啊!我上的是鬼车!

  我浑身鸡皮疙瘩直起,吓得我手直哆嗦,我抬起头看了一眼司机,我发现司机也用后视镜正冷冷的看着我,我心里又咯噔一下。

  完了这司机也是鬼,他看见我了,我吓得都快哭了,这车上面全是鬼,司机也是鬼,会不会...我tm上了灵车?

  想到这里,我吓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这一天点子也太背了,火车火车遇见鬼,客车客车遇见鬼,要么人总说时运差,就会容易招鬼,我这哪是招鬼啊,我都快成鬼了!

  谁知道就在我看着那司机的时候,那司机给了我一个眼神。

  我顿时一脑门问号,这鬼还带给人眼色的?

  谁知道那司机又给我挤了一下眼睛,示意后面坐上的东西。

  我这一看,感情这司机是人啊?他拉着一车鬼干什么?

  那司机又叹了口气,然后给我一个眼色,意思是让我坐好别乱动。

  我这一听,还哪敢乱动,赶紧就做好了。

  接着那司机连连打了几个哈欠,然后冲着后视镜,用嘴唇拼出了两个字“睡觉!”

  我这一听,心里一想,你大爷的,这都什么时候了?都他妈上灵车了,你还让人睡觉?一觉再也起不来怎么办?

  我一脸疑问的看着前面的司机,那司机就没再搭理我,继续开着他的车。

  我咽了口吐沫,接着心里想,死就死!接着我就闭眼睛开始睡觉。

  可是哪他妈睡得着啊。明知道车里坐了一车的鬼,你还能睡得着?

  我也不管那么多了,就往那椅子上一靠,接着就开始装睡,我的眼睛还不敢全闭上,稍微眯着留个缝,这样多多少少能让我有些安全感。

  车又开了一会,中途又上来几个“人”,其中就有个穿的破破烂烂的老太太,哆哆嗦嗦的就坐在了我的旁边。接着就跟雕像一样,一直盯着前方不再动弹。

  我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每一分钟都是煎熬,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车好像停了下来,接着司机按了两下喇叭。

  车上的人就全都站了起来,一个个面无表情的就往前走。

  由于我的眼睛是微眯的,他们哪是一个个的走,明明就没有脚,在我面前一个个飘过去的。

  他们每经过我的位子这里一个人,都会伸出手,拽拽我,然后声音拉的老长,说上一句:“走....”

  我吓得头皮都炸开了,而我却躺在那里装睡,一动都不敢动。

  我就感觉隔几秒就有一个冰凉的手,拽我胳膊一下,那感觉,上天入地的。

  过了一会,我感觉不再有人拽我了,这才缓缓的睁开眼睛,发现车上已经没有人了,汗水已经浸透了我的衣裳。

  我咽了口吐沫,吓得我浑身直哆嗦。

  这时候,那司机点了根烟,然后回头扔给我说道:“你小子命可真大。什么车都赶上?”

  我这时候感觉特别生气,接着我就看着司机没好气的说道:“妈的是灵车不标注一下?我一个外地人我哪知道这车专门拉死人的?”

  那司机呵呵的笑了一声,然后说道:“这还用标注,这车活人根本看不到的,我还在怀疑,你是怎么上来的?”

  活人根本看不到?什么意思?我顿时心里一紧,活人看不到,那司机怎么还会开?我瞬间就感觉后背发凉!完了,被鬼阴了!

  那司机抽了一口烟吐了烟圈然后说道:“别那么紧张,我就是吃这饭碗的。”

  我还是有些紧张,接着咽了口吐沫然后问道:“你...也是鬼?”

  那司机呵呵一笑,接着地给我张名片,我一看,上面写着,阴阳司机。专门负责开灵车的,这人姓老,老司机?我吓得有些说不出来话。

  接着那司机又说道:“我就是干这活的,其他的东西跟我没关系。开始我在那玩手机,没太在意,开了一会我才发现你是个活人,我还挺纳闷的,这车只有死人能上。你是咋上来的?”

  我听了他说的话,心里也是一阵唏嘘,老子都有自己的坟墓了,还能上不来这车么。

  接着我就问道:“怎么?还真有阴间这种地方?还有专门的老司机?”

  老司机笑了一声接着说道:“呵呵,无可奉告。”我也没搭理他,我得赶紧下车,谁愿意在一个拉死的人车上多呆呢?接着我就问道:“这是义村吧?”

  那老司机点了点头,然后问道:“你一个外地人,来义村干什么?”

  我瞥了他一眼,心里寻思着,这老司机话可真多,接着没好气的回了一句然后说道:“参加婚礼。”

  那老司机听了之后呵呵一笑然后说道:“我刚才拉那帮人都是参加婚礼的!”

  我一听,心里又咯噔一下,不过我也没敢多问,接着哦了一声,我就下车了。

  后面那司机接着又喊了一句:“有啥事按着上面的电话号打电话啊,到时候来接你,五倍价格!”

  我下车回头就骂了一句:“傻逼!阳间电话还能打到阴间去?”

  那老司机又魔性的一笑接着说道:“没准你那次拨错的号码,很可能就会拨到阴间去,跟鬼通话哟。”

  说完那车就消失了,接着留下一阵阵阴冷的笑声。

  卧槽!我到吸一口凉气。难道真他妈有阴间?

  接着我又拿起了我的手机看了一眼,想了想我以前拨错的号码,咽了口吐沫。

  接着就往前走了两步,然后就看见旁边一个大石碑上面写着“义村”!

第14章 勾魂儿的替死鬼

  大半夜的我看着那个石碑,总觉得挺渗人的。刚才那个老司机还跟我说,拉的那一车死人,都是来义村了,我转念一想,不会那群死人也是来参加婚礼的吧?

  想到这里,吓得我打了一个哆嗦,我顺着村子就往里走,由于天色比较晚,再加上农村路又黑,我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我这心也是莫名的发慌。

  走了有一会,发现这村子也挺奇怪,这才十点多,怎么村子一户开灯的人家都没有?我看着前面漆黑的一片路,我觉得我不能再走了,直觉告诉我,再走肯定是要出事情的。

  我赶紧掏出手机给苏浩打了个电话,过了一会接通了,苏浩那好像刚做完什么体力活是的,气喘吁吁的。他忙问我怎么了。

  我告诉他说:“我到了。就在村口”

  苏浩那边连忙又说:“卧槽,怎么大半夜到的,在那带着别瞎走,我去接你!”

  说完就挂了电话。

  他这一句话给我整蒙了,还别瞎走?啥意思,我咽了口吐沫,打探了一下四周,漆黑一片,还时不时的刮两阵阴风。我感觉黑暗中有无数只眼睛在盯着我。仿佛下一秒就会有人出来把我活剥了!

  我吓得大气不敢喘一下,因为在黑暗中,在这傻站着实在是太危险了。我不断安慰自己,告诉自己没事,然后点了颗烟,抽了起来。

  吸了口烟,也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怎么的,瞬间就感觉心里踏实了一些。

  正在那抽着烟呢,突然听见旁边院子里有人开门。接着就传来一阵咳嗽的声音,那人拿着手电筒在院子晃我。

  我有点紧张,不过我还问了一句:“那边有人在吗?”

  那人明显听到了,接着拿着手电筒照到了我这边,晃的我眼睛直发晕。

  我又赶紧在那说:“哎呦,别照了,一会晃瞎了。”

  接着那人拿着手电筒就走了出来,然后对着我问道:“诶?这是哪家的小孩崽子,大半夜还在外面瞎逛。”

  我这才看清楚,原来是个老大爷,不过衣服有点破破烂烂的。

  我赶紧说道:“哎呦,大爷,我不是本村的,市里来的,来找朋友,参加婚礼的。”

  那老大爷有些疑惑的说道:“诶?小孩崽子,你说你来参加婚礼?我咋没听说这村里有人结婚呢?”

  他一说我瞬间就木了,苏浩怎么说也是这村里的大学生,他结婚其他人怎么可能不知道?难道...我突然想了想,我大学的那几个同学都死了...我特么不会又被鬼耍了吧?

  我咽了口吐沫,接着又说道:“大爷,不会啊,苏浩!就那个苏浩,你不认识他吗?”

  那大爷一听直接拍了一下大腿,然后有些惊恐说道:“啥玩应?小孩崽子,你说啥?老苏家那个小崽子?苏浩?”

  我一看他这反应,心里有些发慌了,我跟那老大爷又继续说道:“是啊...就是那个苏浩。”

  那老大也一把就把我拽了过去,接着就悄悄地跟我说:“小孩崽子,你这是被鬼迷了,苏浩都死一年多了怎么可能来参加婚礼!”

  他说完这话,我顿时顺着后背脊梁骨就往上冒凉气,苏浩竟然死了一年多了...他还给我打电话参加婚礼,难道我的大学同学真的一个都没活下来?想到这,我感觉我真的有些迷离了。

  一开始我可能就一直被人家算计着来,我明明在酒吧跟苏浩聊天喝酒那么长时间,现在居然告诉我他是鬼,这怎么可能...我TM现在到底该信谁!想到这里,我的脑袋开始一片浆糊,有些发晕...

  那老大爷一看我这样又继续说道:“我在这村里呆了多久了,我还能不知道?他儿子死了以后,那老苏头儿天天在家都魔障了,天天说要给他儿子娶媳妇娶媳妇的。MD前几天不知道在哪带回来个疯女人,

  说要让这女人嫁给他儿子。谁想到,他真的要让那女人嫁给他儿子,你不说来参加婚礼我居然还不知道这事,那阴婚是随便办的么?损不损阴德。”

  我一听,心里又是咯噔一下,我感觉我的头皮瞬间都炸开了,冥婚这事是肯定有的,苏浩跟我说,他被一个女鬼缠着,最后用情,想娶了她,最后办这场婚礼。

  而这村子的老头却告诉我,苏浩已经死了一年多了,弄回来一个智障女人要嫁给死去的苏浩。

  这完全是两个相反的版本,我瞬间有些迷离了。由于我已经经历过几次被鬼骗的事了,这次我可不敢在怠慢了,从理论上分析,苏浩是鬼的话,他害我的理由更充分,跟以前害我的鬼都一样。

  如果是这个老头的话,我觉得害我的可能有点小,但是也不得不防。我正在这里思考着呢。思考的时候我还特意瞄了一下这老头有没有脚。

  结果夜色太黑,我完全看不清。这让我开始又有莫名的恐慌感。我正在那想下一步怎么办呢。

  突然我就看见远处的路上飘过来一个红色的光亮。

  我顿时心里又一紧,不会又见鬼了吧?

  结果我就听见那边传来的声音:“豆子,你站那干鸡毛呢,赶紧过来,告诉你八百遍了,别大半夜在这村里乱逛!”

  我一听不知道是欣喜还是担忧。那光亮原来是苏浩点的灯笼,我看着那小灯笼一上一下的,哪像是个人拿着的,就好像一个人在那里欢快的跳来跳去...

  想到这里我有些毛骨悚然。我吓得往后退了两步。那老大爷在后面悄悄的说道:“别过去!那是勾你魂儿的鬼,去了你就完了!”

  我吓得都快哭出来了。看着苏浩在那边走边骂:“你大爷的,还不过来接老子!哎呦。”

  这苏浩在那哎呦什么呢?看着那小灯笼越来越近,我吓得赶紧回头跟大爷说:“快救救我老大爷!”

  那老大爷也有些惊慌地说道:“快上我家躲躲!他在给你打电话你可千万别接,接了你就完了!”

  我像小鸡啄米一样点头,接着那老大爷就说:“快跟我走!”

  说完那老大爷就把门推开了,然后就走了进去,我也要跟着往里走。

  接着就听见苏浩在后面愤怒的咆哮着:“豆子!你他妈干什么呢?赶紧给我回来!卧槽!”

  看着苏浩已经加快了步伐往我这跑,吓得我就要往那大爷家里钻。

  就在刚要走进去的时候,我突然停下了脚步,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总觉得这一切发生的似乎都有点诡异,突然间,我脑袋里闪过一个问号,这老大爷要是人的话,他是怎么看见已经变成鬼的苏浩?

  我抬猛的抬头看着眼前在门里着急向我招手的老大爷。我吓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哆哆嗦嗦的就往回退。那老大爷着急的在那喊:“你干什么去?不要命了快回来!”

  我吓得脚都有些抬不动了,接着我就冲着那老大爷骂了一句:“草你M。想TM害我?去了你那屋子里才是不要命了!”说完我撒腿就往苏浩那跑。

  果然,那老头一听,脸色瞬间变得狰狞苍白起来,接着冷冷的说了一句:“想走?晚了!”

  接着他也不知道怎么了,一下子就到了我身旁,接着伸手就掐住我的脖子,往屋子里拽。

  他的力气大的惊人,我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我就感觉我的呼吸一点点的变得困难。

  我的意识也开始有些模糊,朦朦胧胧中,我看见我前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穿白色裙子的女子,那头发披的那么长...完全看不清楚她的脸...

  朦朦胧胧间只能听见她说:“我看着你呢...”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就感觉我肚子里涨得很,接着我就开始哇哇的吐,吐了一地的水,接着意识也开始清晰了起来,睁开眼睛,我就看见苏浩在那一个劲的压我的胸口。

  接着他看见我睁开眼睛了,让后说道:“哎呦卧槽,豆子,你这干嘛呢你?我眼看着你就往哪河里走啊。拦都拦不住。这要不是我会点水性,救了你,估计你就成这河里的水鬼了。”

  我的意识这才逐渐恢复了一些,我回头一看,我刚才明明是站在村子的小路上,周围都是人家,怎么这会就tm变成一条河了?什么情况?

  我赶紧就跟苏浩说:“哎呦卧槽,刚才有个老头说你...”突然我又感觉到了什么,然后闭上了嘴不再说了。那老头虽然是鬼,但是万一他说的要是真的呢?凡事都得给自己留个心眼。

  苏浩边在那把我扶起来然后若无其事的说:“他说啥了?”

阴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阴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小说王妃倾城:皇上,请放手!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王妃倾城:皇上,请放手!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王妃倾城:皇上,请放手!第六章:你是不是不举?原来这世间还有那么多的不可思议与难以置信,让素来淡定自若的玉奴,不得不心中掀起巨浪滔天,再也难以无动于衷。不过,毕竟她不是一般的女子,纵然是心中太多的震撼,面上依旧平静如水,让面前的男子不得不佩服她的镇定和从容,一再的质疑眼前的女子到底是何方神圣。玉奴轻轻关上窗户,转过身来,望了一眼已经断了的琴弦,只是淡然一笑,并没有说话。似乎玉奴的表现超出了男子的意料,他原本温润如玉的脸颊上难得的闪现

  • 小说情到深处无怨尤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情到深处无怨尤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情到深处无怨尤006被求婚了?餐桌上摆满了丰盛的早餐,有清粥小菜,也有牛奶面包荷包蛋。吃饭。顾军诺一声令下,张柯开动,折腾了一个晚上,她的肚子早就饿了,这会伤心难堪懊恼这些情绪统统抛到了脑后,填抱肚子要紧。张柯一口气干掉了一碗小米粥、一个荷包蛋、一块三明治、又一杯豆浆时,才觉得又活过来了。空荡荡的肚子得到了安抚,整个人也舒服了许多。她打了个饱嗝,才后知后觉的发现顾军诺早就吃完了,正坐在一旁盯着他。额,我去洗碗。她十分机灵的准备开溜。放那吧,一会吴

  • 小说情到深处不自知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情到深处不自知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情到深处不自知第6章:帮你物色男人夏千千被喷了整整半个小时的唾沫子,终于忍无可忍,抬起头来,大声道:“妈!我会苦着脸完全是因为您的压制好不好?你说咱家能不能换个惩治方法啊?”老让她举着花瓶这样站着,一点形象都没有了。“怎么着?”姚青媚眼一瞥,气势汹汹地起身,叉腰,“你敢跟老娘顶嘴?你胆儿肥了是不?出去外面鬼混这么多年,说走就走,你想过我这个当妈的不?现在你倒好,被抛弃了,知道回来了,你当初……”说到最后,姚青竟红了眼眶,泣不成声。见她哭,夏千千心

  • 小说此生无缘不相逢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此生无缘不相逢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此生无缘不相逢第6章取她的心忽听一个护士说道,“别紧张,因为你贫血太厉害,胎儿已经有了先兆流产迹象,再这样下去很可能大人孩子都出危险,所以顾总安排给你输血输营养调养下身体。”程思一度回不过神,她愣愣的看着顾君尧。可他眼底的清冷哪像是关心她的样子?果然……“你要受的惩罚,远比你想象的重。所以,我先留着你的命。”顾君尧缓缓松开她,扯过一旁的湿巾擦了擦手,满是嫌弃的把湿巾丢在垃圾桶里,看都没再看她一眼便走了出去。程思轻轻闭上眼睛,泪水顺着眼角,就像输

  • 小说红色征程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红色征程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红色征程第5章:运动健将李睿敢大包大揽的说过去救他们,可是有依仗的。他虽然说不上是运动健将,但游泳技术真不是盖的,传统的蛙泳仰泳他都会,游速最快的自由泳他也擅长。因此眼前这点水面还真不放在眼里。他把雨伞收好放在地上,脱了鞋子,一步步走进水里。手机之类怕水的设备一早就放在车里,所以现在可以直接入水。水里很凉,水底地面上都是山石泥屑,脚踩在上面非常难受,可是游起来就好多了,只须承受头上雹子般大小的雨点就可以了。李睿轻轻松松游到那两人身前,手里在水里摸索几

  • 小说官道之步步生莲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官道之步步生莲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官道之步步生莲第五章兴奋这或者是季子强唯一的一次恋爱,初恋的感觉是那样让他陶醉,但最后人家去了国外深造,在他长久的等待后换来了渺无音讯,只好收起了那段刻骨铭心的初恋,在很多时候他还是会回想起那纏绵的热恋,想起那光滑细腻的皮肤,深吸一口气,会议室里也仿佛漂浮着那醉人的舌香,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也是季子强在以后这些年一直找不到真爱的缘故,因为到现在,季子强还是无法完全忘怀安子若。季子强又想到了叶眉,想到叶眉刚来的样子,想到了整个政府的人

  • 小说无敌古董商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无敌古董商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无敌古董商第5章天价陨石等高见走远之后,王总掏出张支票,递给唐启,尴尬笑道:“小兄弟,不好意思,刚才是我眼拙了,不过哥哥我愿赌服输,输的十万我一分不少的给你,这是三百一十万的支票,你拿好。”被王总这样一说,唐启反倒不好意思了,拒绝道:“王哥,刚才我说话也不好听,要不是话赶话,我也不会跟您打这个赌,所以您这十万我不能要,这青铜簋,该是多少钱,就多少钱。”王总没想到唐启到手的钱都不要,他看上去年纪轻轻的,气度倒是不凡,顿时对唐启有了好印象,拍着唐启笑道:

  • 小说幸运娇妻:丫头乖乖让我宠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幸运娇妻:丫头乖乖让我宠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幸运娇妻:丫头乖乖让我宠第5章本少想怎么调教都行“苏暖暖,你妈曾经像是推销商品似的在本少的爷爷面前各种推销你。”“她说你温柔懂事、听话可爱,并且琴棋书画、能歌善舞,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样样精通就没有你不会的,而且什么都能满足本少,还说如果你哪一点不能让本少满意,本少想怎么调教都行!”“现在看来本少好像被人骗了,你什么都不会,又不听本少的话,你说本少娶你干什么?”方成哲一脸鄙夷玩味的说道。“今晚本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给本少跳脱衣舞要么本少

  • 小说盛世豪恋:权少的心尖独宠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盛世豪恋:权少的心尖独宠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盛世豪恋:权少的心尖独宠第5章:黑色的小痣苏小婉站起来,她难以置信地看着墙上照片里的主人公,那每一张照片,她看了都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不断倒流着。照片里是一个女人,或长发或短发,或哭或笑,唯美娇嗔搞怪,各种表情。苏小婉看的浑身发抖,没错,照片里的女人就是她!不是长得像,而就是她!她打了一个寒颤,觉得事情太过诡异。“你还有什么话好说。”萧瑾瑜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那声音里带着隐忍许久的怒意,“你竟然会跟别的男人结婚。”苏小婉张了张口,百口

  • 小说床上有鬼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床上有鬼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床上有鬼005尸衣这笑声突兀地传入我的耳朵,着实把我吓了一跳,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尖锐刺耳,好像就在窗子外面。经历了前两个晚上的可怕事件,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闹鬼了!吴非跟我说过,鬼笑比鬼哭可怕,因为鬼笑说明遇到的多半是厉鬼,这种鬼很凶猛,能躲就躲的远远的,否则不被它杀死,也会被吓死!我倒是想躲,问题是我走到哪里,它就跟到哪里,好像是缠上我了,甩都甩不掉!我想起第一天晚上,我是在自己家过夜的,那晚上在床底下摸到一个人的手,还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仔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