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完整版【我的美丽女孩】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2 20:37:5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我的美丽女孩

第9章惊艳亮相
当阮灵薇和慕千菡一红一白出现在楼梯口,立即吸引住了整个宴会厅的人的注意力。网站haohaoyun.com

阮灵薇那身低胸露背开叉礼服,让她开起来就像一支绽开的火红的玫瑰,热情、洋溢,好吧,还性感得不得了。

而慕千菡,整个看起来就像冰山上那含苞绽放的雪莲,白色带着小碎花的拽地长裙,本应该是低胸、露背的,却被一件乳白色的披肩给遮住了前面和后面的风光,虽然如此,却依旧无事于补,半遮半掩的感觉比不披披肩更加的吸引人。

在看到慕千菡的那一瞬间,牧逸风就恨不得脱下自己的西装,把她给包得严严实实的,不让任何人看到她的美好。

站在大厅中央,原本是处在焦点的慕芷蕾一下就沦为了阮灵薇和慕千菡两个人的陪衬。

她一张化得妖艳的脸,一下就扭曲在一起了。那扣紧酒杯的指节已经泛着苍白的颜色,而且还微微的颤抖着。

“妈咪,这个贱人怎么出现在这里?”她现在不是该便成了牧二少的宠物了吗?

没错,之前就是慕芷蕾给慕千涵设的一个圈套。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她故意跟慕千菡道歉,告诉的慕千菡是牧二少的包厢号,让慕千菡去包厢找她。其实她是知道牧二少喜欢清纯的女人,慕千菡是她为了讨好牧二少的礼物。

沈思珊并不知道慕芷蕾的想法,还以为慕芷蕾是愤怒慕千菡的出现,她轻轻地拍着她的手,安抚着她,“蕾蕾,注意你的形象。”

听到沈思珊提醒,慕芷蕾的手指才松了松。

哼!慕千菡,一次毁你不行,我会毁你第二次,我就不相信你能每次逃掉。

“咦,他是……牧逸风,我哥当年的同学,没有想到他也会来。”阮灵薇越过人群看到一道有些眼熟的身影,她低声惊呼出来,“比当年更有魅力了,可惜冷魅的男人,不是我的菜……”

“什么?”慕千菡原本就有些不喜欢热闹,周围过来的人,让她皱了皱眉头,她并没有听清楚阮灵薇的话,只是沿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便直接掉进了那深邃没有底的漩涡中。版权haohaoyun.com

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她的心跳木然加速,脸上也忍不住的火辣辣地烧起来。

怎么是他?慕千菡赶紧把头给低下去。

其实从昨晚过后,他们的交换条件结束,便不再有关系。她根本就不应该再怕这个男人,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不想让这个男人给认出来。

慕千菡把一切原因归结于,她早上留下一枚钢镚,这个男人只怕当时定然生气。如果被他给认出来,她定然得承受怒火。

“小姐,可否做我的舞伴……”周围的男人围着慕千菡打着转。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慕千菡皱着眉头,往阮灵薇的身后躲闪。

有阮灵薇护着,那些人果然不敢再靠近了,毕竟人家可是阮家的小姐。

“菡菡,我怎么感觉牧逸风是在看你?”阮灵薇拉着慕千菡的手,突然道。

“怎……怎么可能。”慕千菡恨不得找个地方把自己给藏起来,难道他认出自己来了?一定不会的!这个宴会这么多人,他怎么会看到自己?慕千菡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看着周围的男人对慕千菡虎视眈眈,阮灵薇冷冷一笑,回头看一眼惊吓到的慕千涵,然后带着她来到了角落处,眼神在大厅中扫视着。

周围的那些男人在看到阮灵薇的态度后,都很知趣地走开。推荐haohaoyun.com

“薇薇,来来……给你介绍几个人。”那边林夏初也就是阮灵薇的母亲的声音传过来。

阮灵薇的眉头皱了皱,眼神落在林夏初旁边的那几背对着她的青年的身上,脚步却没有半点移动的意思。

“薇薇,快点……”林夏初僵笑着脸催促着阮灵薇。

“薇薇,伯母在叫你呢!”慕千菡以为阮灵薇没有听到,她推了推她。

“不去……”阮灵薇撇着嘴回答。这么明显的推她,她是货物吗?

“不去?你留这角落里干嘛?”慕千菡好笑地看着阮灵薇。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我留下来给你当护花使者!”阮灵薇回过头朝慕千菡眨了眨眼睛回答。

听到阮灵薇的话,慕千菡的表情僵了僵,“哪有……薇薇,伯母在等你。我正好出去透透气,等会再回来。”说完这句话,慕千菡便从旁边的后面溜了出去。她可不希望薇薇为了她,而惹得阮伯母生气。

“哎哎……”阮灵薇会过头,便只看到慕千菡消失在门后的背影。她跺了跺脚,只得朝林夏初的方向而去,没办法,现在最好的挡箭牌已经没有了,她也躲不了……

那边正站在偏僻处的牧逸风这个时候也站起身来,旁边的刘煜立即跟上,“风少,是回去吗?”

“我去有点事,你别跟着我。”牧逸风留下这句话,便往从后门走了出去。

第10章后花园中再遇
慕千菡从后门出去后,便来到了阮家的后花园,在后花园中的喷泉前停了下来,望着这喷泉喷出来的水在灯光的照射下折射出七彩的波光,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这个喷泉和灯光就犹如这上流社会,而她只是外来的一掬水,一不小心落在了这喷泉之中,然后再喷泉和灯光的印衬下,布上了上流社会的流光,而她实际上还是那一掬水,她一点都不适合这个地方。

“怎么?不喜欢参加宴会?”一道低醇、好听的男音突然从慕千菡的身后传来。

她惊地回过身,“你……”他不是在宴会厅么?怎么出来了?自然反应的,慕千菡后退了一步。因为之前她便已经很靠近喷泉,现在后退几步,早就超出了她与喷泉的距离,再加上她那双近十公分的高跟鞋,慕千菡一个不稳,整个人就要朝喷泉里倒了下去。

“小心!”一只大手一捞,抱住慕千菡的腰,把她给带进怀里。

慕千菡原本以为自己定然会很难看地摔在喷泉里变成落汤鸡,没想到会被牧逸风给救了。被牧逸风捞进怀里,她的心还久久没有平静下来。

“这就吓着了吗?”牧逸风低头看着怀里半天没有动的小女人低声问道。

听到他的声音,慕千菡回过神,她挣扎着从牧逸风的怀里挣脱出来,站在离牧逸风两米外后她才低头跟牧逸风道谢,“谢谢先生出手相助。”

被她挣脱出怀抱,牧逸风有些怅然若失,见她站着离他远远的,他的心里也冒出一股的怒气来,“看来你很嫌弃我出手救你。”

“没……没有!”慕千菡低着头不敢看牧逸风。

“是吗?那你离那么远干嘛?怕我吃了你么?”牧逸风盯着慕那颗小脑袋,揶揄地道。

“因为我们并不是很熟……”慕千菡的话还没有说完,牧逸风便一把冲过来,双手扣着她的肩膀,“你确定我们不熟?”那双眼睛里散发出来的寒气,几乎让人冻结。

牧逸风不知道他到底生什么气,反正他就是不满意这个女人的态度。不,是非常的不满意。

“是……”慕千菡抬起头,牧逸风的脸正好低着,两个人的脸靠得很近,几乎可以闻到对方的呼吸。

肩头上他的手扣得她生生地疼,她只是皱了皱眉头,更加心悸的是他指头上那熟悉的温度,让她的肩头有些发烫。

“要不要我来给你复习一下我们之间的熟悉程度?”听到慕千菡说‘是’,牧逸风脸上带着冷笑,然后嘲讽道。

听到牧逸风的话,慕千菡的脸上火辣辣的烧。他的嘲讽如针刺进她的心里,脚下也一个酿跄只是她的双肩还被牧逸风给扣着,所以并没有摔倒。

“是我不对,我……”慕千菡低着头咬着嘴唇害怕地道。

“现在害怕了?你早上留下钢镚的时候,怎么不害怕?”牧逸风抬起右手把慕千菡那巴掌大小的脸给托起来。

“我……我错了……”听到‘钢镚’两个字,慕千菡慌乱地移开眼睛。她干嘛留下钢镚侮辱这个男的?简直是自己找死。

“哪里错了?”那双如阴膺锐利的眼睛盯着慕千菡,等着她的回答。

“我早上不该留下那枚钢镚……”慕千菡的话还没有说完,牧逸风的脸便朝她的靠过来。

“回答错误,惩罚!”从之前在大门口撞到她时,他就想吻她了。

“别……唔……”慕千菡睁大眼睛望着那越来越靠近的脸,最后她那拒绝得声音消失在了两张合在一起的唇间。

惩罚性的吻,刚开始有些粗鲁,后面慢慢地温柔了下来,而慕千菡也从刚开始的抗拒,开始慢慢的习惯,甚至她因为浑身发软,为免自己瘫软在地,她的双手已经环上了牧逸风的脖子。

牧逸风紧紧地搂住怀里的人,恨不得把她给揉进他的身体里,她唇间的美好,让他一点都不想移开,他用灵活的舌尖去挑弄她那生涩的舌头,让她不得不回应他。

终于在慕千菡以为她快要不能呼吸的时候,牧逸风放开了她的唇,转儿轻舔着她的脖子,脖子上的酥麻引得她一阵阵颤栗。

牧逸风沿着慕千菡完美的脖子,一路往披肩下滑去,借着喷泉上方的灯光,这个时候他可以清楚地看到披肩下那熟悉的痕迹。

在看到那些被掩盖住的痕迹后,牧逸风的脸上很自然的扬起一抹笑来,“跟我走!我给你一栋别墅,给你足够多的金钱……”

第11章金钱诱惑
别墅?金钱?慕千菡茫然地跟着他念出来,当他的青妇吗?像一只金丝雀一样,关在属于他的笼子里?慕千菡犹如突然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从刚才的陶醉中清醒过来。

他只要她的身子,他只要她当他笼子里的一只金丝雀。

她今天算是彻底地明白了上流社会所独有的门当户对的观念!她使劲一推,拉开彼此间的距离,同时也迅速地甩了牧逸风一巴掌。

“我不稀罕你的那几个臭钱!”说完慕千菡便迅速的离开,因为穿着高跟鞋,她一个不注意崴了一下,她倔强地爬起来,然后一瘸一拐地离开了。

“你……”牧逸风被慕千菡突然的转变赶到相当的不解。

她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一下就变了?难道一栋别墅和足够多的金钱不够?他记得团笙那家伙就这么哄女人的啊!

别怪牧逸风不清楚这些,他当年被侮辱出牧家,逼出C城后,他就只学会了不折手段达到目的,哪知道怎么谈恋爱?

在他熟识的人里,也就只有团笙那家伙比较沉醉于女人。

只是牧逸风不知道,团笙整个就是个花花公子,他从来没有对人认真过。跟他学习……呵呵,牧总裁你悲剧了……

慕千菡从后花园边走,脸上滑下委屈的眼泪来。他凭什么认为她该当他的金丝雀?凭什么?

从后门进入,刚踏进宴会厅,就听到一道嘲讽的声音传过来。

“哟,这是谁呢?”

慕千菡的眼睛一抬,便看到两张熟悉的脸,她二婶沈思珊和她堂妹慕芷蕾。

慕千菡眼神落在慕芷蕾的脸上,她咬紧嘴唇道:“慕芷蕾,昨晚是不是你……”

慕芷蕾害怕慕千菡把昨晚的事给说出来,立即出声打断她的话,“妈咪,这是住在翠海市场那边的堂姐慕千菡。”

周围的人一听到‘翠海市场’四个字,都用探究的眼神望着慕千菡,因为谁都知道翠海市场那边住的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外来打工者,那里是有名的贫民区。

这个穿着一身贵气的女人,竟然是来自贫民区,之前那些爱慕的眼神全部消失了,只剩下一张张嘲讽的脸。

“翠海市场的贫民怎么来卧龙庄这边的别墅区了?”

“莫不是走错了地方?”

“门口的门卫怎么让她给混进来了?”

一句句尖锐的声音,如针一样刺进慕千菡的心里。甚至慕芷蕾还躲在人群中推了她一把,慕千菡刚才本来就崴脚了,被慕芷蕾一推,一个酿跄摔倒在地,她肩头上的披肩滑了下来,那脖子下牧逸风留下来的那些痕迹,一下全部给暴露了出来。

“啧啧啧,莫不是用身体跟谁换来的进入卧龙庄的机会?”慕芷蕾立即如抓到慕千菡的把柄,更加难听的话从她的嘴里蹦出来。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对慕千菡指指点点。“翠海市场那边不干正经事的人太多……”

“还真的看不出来啊,她竟然是那种人……”

慕千菡一脸惨白地跪坐在地板上,她紧紧地拉拢着肩头上的披肩,指尖扣进手心中。

阮敬天和林夏初站在人群后,看过来,踌躇了几下,并没有走出来。

牧逸风从后门一进来,便看到慕千菡被一堆人给围着侮辱,满心的怒气几乎要在他的心里炸开。

他盯着慕千菡,等着她出声求救,只是慕千菡倔强地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动。这个该死的女人,她就不能向他低头?

牧逸风终于寒着脸,一把把慕千菡从地上抱起来、护进怀里,那幽深如潭的双眸带着丝丝的寒意扫视着沈思珊和慕芷蕾,两个人在他的眼神下忍不住缩了一下身子。其他的人也立即闭上嘴巴,

“你有没有怎么样?”牧逸风低沉的声音中隐藏着心疼。

慕千菡低着头,拽着身上的披肩不说话。

牧逸风把身上的西装脱下来,披在她的身上。

第12章护送花使者
从洗手间出来的阮灵薇远远看着慕千菡被包围在人群中,她眼神中闪过一丝的快意。

当看到牧逸风护着慕千菡后,她立即把眼底的快意掩饰住,然后快步冲过去,挡在牧逸风和慕千菡的前面。

“你们怎么回事?是要欺负我朋友吗?”

“薇薇,他们没有说错……我没事……”慕千菡从牧逸风的怀里挣脱出来。

“菡菡,你别听他们乱说……牧总,谢谢你保护了菡菡。”阮灵薇礼貌地跟牧逸风道谢。

“没事。”牧逸风寒着脸,转开了眼神。

正在这个时候林夏初缓缓地朝这边走来,“慕夫人,今日晚宴还真的招待不周,请见谅。”

沈思珊听到林夏初的话,脸上露出一丝的僵笑来,毕竟在阮家,她也不能太明目张胆地不给阮家一点的面子。她狠狠地瞪一眼慕千菡,然后拉着慕芷蕾笑着对林夏初道:“夫人说笑了,来来,蕾蕾,叫夏初阿姨!”

“夏初阿姨!”慕芷蕾甜甜地唤着,然后林夏初带着沈思珊和慕芷蕾离开往宴会的另外一边而去。其他人见到沈思珊和慕芷蕾离开了,也跟着散开了。

阮灵薇越过人群望一眼林夏初带着沈思珊和慕芷蕾离开的方向,“菡菡去我房间里休息……”

“薇薇,已经很晚了,我还是先回去了。千轩在家里等着呢!”慕千菡站直身子,嘴角扯出一丝勉强的笑来。

“菡菡,千轩都高中生了,你担心什么,你就是把这个弟弟看得太重。等晚点我再送你回去……”阮灵薇的语气中带着愧疚,她不放心让慕千菡一个人回去。

“薇薇现在外面还有公车,我一个人没事。”慕千菡说着就要往外走。

此时牧逸风已经跟阮敬天告完别,带着刘煜往这个方向而来。“刘煜,去开车!”

阮灵薇听到牧逸风的话,脸上闪过一丝惊喜,“牧总能帮忙把菡菡送回去吗?”

“薇薇,我能自己回去。”听到阮灵薇让牧逸风送她,慕千菡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牧逸风选择在这个时候跟阮敬天告别,就是为了送慕千菡,没有想到她直接拒绝了,他一脸寒意地直接伸手拖着慕千菡就往外走。

“哎哎……薇薇……”

可惜牧逸风根本就不给慕千菡多说一句的机会,一直把她给拉出了阮家大宴会厅。

此时刘煜已经把座车开了出来,牧逸风拉着慕千菡进了后车座……

车缓缓地从阮家开了出去,一路上出了别墅区。

慕千菡一直偏着头望着车窗外面,那一直往后退的夜景,看都没有看一眼牧逸风。

她情愿看着车窗外毫无色调的景色,也不愿意正视自己?牧逸风脸上原本比较冷硬的线条,现在是更冷了。

“刘煜去帝皇阁……”

牧逸风的话还没有说完,慕千菡便转过身来,毫不退缩地看着牧逸风,“麻烦送我去翠海市场!”

“你着急回去?有男朋友在等你?”一想到她有男朋友,牧逸风胸膛里像烧着了火一样,很不痛快。

“我弟弟在家等我……”慕千菡想也不想便回答,在答后,她又惊觉不对,她干嘛跟他解释?

“亲弟弟?对了菡菡,认识你这么久,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听到慕千菡的回答,牧逸风的心情好多了。

“千轩当然是我亲弟弟!我也不知道你……”慕千菡下意识地回答,然后有些不自然地移开眼睛望向车外。

“牧逸风。”

慕千菡听着身边不远处好听得声音,指尖紧了紧,牧逸风,难怪他的衣服上绣着‘风’字。

“慕千菡。”吐出三个字后,她的眼神有些无神地望着车窗外,过了今天,他们之间不会再有任何的交集了吧。

车从街道上一路滑过,前往翠海市场的方向。

车厢中再次陷入安静之中,一直到慕千菡突然出声,“麻烦你在这里停车就可以了。”

原来已经到达翠海市场附近了,牧逸风瞪一眼前面驾驶室内的刘煜,后者真的好不无辜,风少啊!属下已经开的够慢的了……

第13章我比较喜欢这样的谢礼
慕千菡打开车门便了下车,刚准备离开,便被从另外一边下车的牧逸风给提前拉住,“我送你回家,应该可以得到一句‘谢谢’吧!”这迷人的小东西,居然视若无睹般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这让他有点生气。

原本低着头的慕千菡抬起头来打算跟牧逸风道谢。

“我非常感谢……”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牧逸风已经捧住她的脸,低下头来吻住了她的唇,“我比较喜欢这样的谢礼……”

后者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给怔了,她挣扎着想要离开,但是牧逸风的手像钳子一般的扣住她的头。她无论怎么样也逃不开!

牧逸风吸取着慕千涵的芬芳,慕千菡的舌尖不小心碰触到牧逸风的,立即被纠缠住了。慕千菡立即慌了,她觉得自己的脑子似乎已经完全无法思考任何事,只觉得全身上下都麻酥酥的。

“哼……”她呼吸不畅地哼一声。

这女人竟然连呼吸都忘记了!牧逸风不得不松开他的唇,往下移,落在她雪白的脖颈处,然后靠在她的耳边轻声地诱惑道:“跟我走,多少钱随你开,我还帮你报复慕氏……”

多少钱随我开?这句话将慕千涵给拉回到现实当中。他把她当成什么?技女吗?还是高档技女,钱随便她开。

脸上闪过一丝嘲讽,慕千菡愤怒地想要推开牧逸风,无奈他们的力气相差太多,她竟然悍然不得。

牧逸风的嘴角轻抿,低头看着她,似乎是在等着她答应。

慕千菡的脸上闪过一丝的难堪,“你算什么?牧逸风,我告诉你,我慕千菡永远都不会当你的晴妇,这一点请你牢牢记住!”

说完这句话慕千菡瞪一眼牧逸风,然后低头狠狠地朝着他的手臂咬了下去。

“啊……”一声痛呼,牧逸风缩回了手,而慕千菡夜得以从牧逸风的身边逃开,身影迅速地没入黑暗之中。

牧逸风低头看一眼咬得血迹从白色衬衣下沁出来的伤口,这只野猫还真的够狠啊!当然她没有踢他的老二,他是不是该庆幸呢?牧逸风深邃的眼神望向那慕千菡消失的方向,这个女人不在意钱、不在意权,她在意的到底是什么呢?

说真的,现在的牧逸风已经兴起了征服慕千菡的心理,他在商战场上多年,从来不认为对手没有弱点,对于女人,他觉得也一样。

“你不想当我的女人?但我牧逸风偏要你当,我会让你在我的身下臣服的……”

慕千菡步伐有些踉跄地跑回老公寓,她仓皇地用钥匙打开门,冲进房间内,关上门,靠在门上,她才轻轻地松了口气,说真的,她真的怕牧逸风那个疯子追上来。

“老姐,你回来了?”慕千轩对着靠在门上的姐姐打招呼。慕千轩比慕千涵小三岁,姐弟俩都是美女俊男,只是顾细看,却能发现这姐弟俩没有一丝想像的地方。

“老姐,你怎么了?”慕千轩也注意到了慕千菡有些不对劲。

他朝着慕千菡走过来,见到慕千涵不仅嘴肿了,她的左嘴角还有些淤青,如果不是顾细看,都不会注意到。衣服还挺凌乱,特别是她身上还穿着一件男士西装外套,这整个看起来,很是狼狈。

“没……没怎么啊……刚才进大楼的时候,听到后面有脚步声,被吓着了,你……知道……知道姐怕鬼的。”慕千菡给弟弟撒谎,她不想让弟弟担心,她想如果她再也不和薇薇参加那种宴会,应该就不会再遇到那个男人了。

慕千轩指着老姐的嘴角问,“老姐你的嘴怎么肿了?嘴角还稍微有点淤青……”

“啊……那个是摔的,就刚才在……楼梯的时候摔的。”慕千菡抬起右手蹭了蹭嘴角,撇过头回答。

“哦?那以后老姐回来打电话给我,我下去接你。”慕千轩也不是傻子,综合老姐身上的痕迹,他不用猜都知道是某个男人。不过却没有戳穿,只是暗暗地紧了紧拳头,那个男人竟然敢欺负他的老姐……

“知道了,我不会再被吓着的。”慕千菡说完这句话,便急匆匆地回了房间,客厅中的慕千轩瞪着房门的方向良久才收回眼神。

等慕千菡的心情平静下来后,才注意到她身上罩着的那件西装外套。她捧着脸,嚎叫一声。她还在这里尽力掩饰,就这么一件衣服就全部给暴露了,刚才千轩没有戳破她,是给她留着面子吧?

第14章风行集团的面试通知
接下来的几天慕千轩紧紧地盯着慕千菡,有时候他上课的时候,也会借同学电话打回家查慕千菡的班。慕千菡明白他没敢当面问她,只能默默地担心她。

就连慕千菡的兼职都被慕千轩给逼着辞了,因为慕千菡已经毕业,而且已经投了几份简历出去,所以也任由着慕千轩胡闹。

星期六,慕千轩上午去做家教,中午才回家。

午饭后,慕千轩进房间复习功课,慕千菡在厨房刷碗。客厅中电话响起,慕千菡手匆匆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来到客厅把电话接起来。

里面传来几个男孩子的声音,“慕千轩,今晚我们去高明山露营,快出来一起啊!”

“请问你们是找千轩是吗?”慕千菡礼貌地问。

“啊……”里面传来一片狼叫之声,看来他们受到了惊吓,很快便有一个腼腆的声音传过来,“你好,麻烦找一下慕千轩,我们是他的同学。”

“好,请稍等……”慕千菡捂住话筒,朝着慕千轩房间的方向喊道:“千轩,你同学找你。”

慕千轩听到慕千菡的话,从房间里走出来,从慕千菡的手中接过电话。

慕千菡返回厨房继续刷碗,听到慕千轩对着电话里说,“我不去了……”

那边似乎又说了些什么,慕千轩的语气变得有些迟疑了。

时刻注意着那边的慕千菡从厨房探出头来,“千轩,今天星期六,明天正好星期天,你和同学一起去露营很好啊。”

“那好,你们等我。”说完这句话,慕千轩匆匆地挂断电话。刚想跟老姐说什么,只见慕千菡一脸笑容从厨房走出来,“快收拾东西去啊,你同学都在等你。”

“谢谢老姐。”说完慕千轩回了房间。

当他再次出来的时候,背上多了一个书包,跟慕千菡告别后,便离开了。

慕千菡笑着摇头,解开围裙,正准备休息一会,客厅中的电话响起,慕千菡接起电话。“喂,你好!”

“你好,请问这是慕千菡女士家吗?”

“是……”

“你好,这里是风行集团人事部门,请你今天下午三点准时到风行集团二楼面试……”

听完对方的话,慕千菡礼貌地道谢,然后挂断电话。她之前投出去的几份简历,因为看到风行集团从国外搬迁到C城,她便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投出去了一份简历,却不想风行集团会来消息,让她下午过去面试。

风行国际五十强的集团,虽然才搬迁到C城,但能通知她过去面试,还是让慕千菡有些小小的激动的。

换了一套比较正式的套装后,慕千涵便急匆匆地出了门,毕竟对方说下午三点,现在已经快一点了。

慕千菡转了几趟公交车,才到达风行集团所在的风行大厦。

由于时间还早她便去了风行大厦对面的小公园坐了一会。

风行总裁办公室内,牧逸风皱着眉头盯着手中的企划案,最后把手中的企划案一扔,烦躁地从办公桌前站了起来,然后走到落地窗前。

这个时候外面传来敲门声,牧逸风有些烦躁地回头看一眼,冷冽的嘴角蹦出两个字,“进来!”

办公室门被从外面打开,然后就看到一个穿着职业套装的漂亮女人走进来,粉色的丝衫包裹着姣好的身材,浅灰色的合身窄裙将漂亮的曲线显露无疑,窄裙下一双白皙修长的腿,在透明丝袜的映衬下,引人遐想。

“牧总,下午二点四十您约好与林氏的林董谈合约的事。”语气很公式化,不过那双美丽的眼睛中对牧逸风的迷恋却是掩饰不了。

牧逸风俊逸不凡,再加上他的身价,闵柔作为整个风行集团有幸能靠近牧逸风的女人,自然对牧逸风抱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态度。只是牧逸风行事冷漠,一切事宜都交给刘煜处理,而闵柔作为他的秘书,基本只能远远的看着他。

今日难得的机会刘煜有事出去,闵柔没有用电话通知牧逸风工作,而是亲自进来。

“嗯!”牧逸风并没有回过身,只是淡淡地回应了一声,因为他竟然看到在窗外有一个熟悉的人影。她怎么在这里?

当她出现在他的视线里的那一刻起,牧逸风的视线已经容不下其他的人了。

闵柔盯着牧逸风的背影看了良久见牧逸风似乎并没有转身的意思,她捏着文件的指尖紧了紧,在心里暗暗提醒自己来日方长,不急!而后才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我的美丽女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我的美丽女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图片视频】意大利RAI电视台五分钟报道:春节文化进校园

    一年一度的“春节文化进校园”活动今年再现新亮点:RAI电视台拍摄的专题新闻在新闻频道播出,引发了意大利民众对中国春节文化的极大兴趣,更使意大利手拉手协会-龙甲中文学校的舞龙舞狮对名声大噪。今年已经是这只具有光荣历史的龙狮队第七次走进米兰华人区附近小学,为孩子们送上中华文化盛宴。2016年春节意大利师生千人合唱中文歌曲《新年好》的歌声至今仍在当地居民的心中回荡,鼓舞人心。

  •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诗词】张文业 | 清平乐 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

    张文业,黑龙江省鸡西市密山人,网名返本归真。用心灵读书,开阔思想的疆域,追寻着真理之光。做为天地间平凡而从容的旅行者,用文字记述对自然、社会与人生的感悟,永远不变的是对真善美的讴歌,对人生真谛的追求。经历许多风雨,见过几道彩虹;一步一个脚印,书写无悔人生。诗观:文以载道,诗贵自然。清平乐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外二首)黑龙江密山张文业兴凯湖畔,美景真无限。缘聚今朝相依恋,才子佳人争艳。万里泼墨流芳,群英荟萃久长。喜看大江南北,神州再赋华章。五绝今生有缘(二首)(一)悠游网海中,意境有相通。陶醉诗

  • 【小说连载】徐景文 | 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

    作家档案徐景文,男,小学高级教师,黑龙江省鸡东县人。鸡东县拔尖人才。省、市、县作家协会会员,鸡东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品报告文学、散文、诗歌、歌词散见于《黑龙江教育》、《冲浪人》、《放歌盛世》等全国报刊。报告文学《情洒荒原》、《太阳连接着有一个太阳》、《创业》等荣获省作协、文化厅一等奖。出版专著报告文学集《奉献者之歌》、《中学语文新编配曲古诗词》(与人合作)。创作业绩收入《中国当代文艺家辞典》、《中国当代教育家辞典》、《名师大典》。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黑龙江鸡东徐景文在偏僻的一个山坳里,十里外的

  • 【诗歌】水洼月光 | 往事(外三首)

    往事(外三首)黑龙江鸡西水洼月光常常往事不是分享细细的珍藏也只是为了一个人的回想湛蓝天空里的暖阳泥泞潮湿的雨巷午后寂寞的昏黄暗夜中烛火摇曳的光亮鼻涕孩儿的清澈目光沧桑老人笑容的慈祥谁手里诱人的棉花糖还有一起玩过家家的小新娘就这样不经意的随想往事便走出记忆悄悄溜回身旁好像很近触手便可及又好像很远一片朦胧与渺茫于是浅浅地回味于是静静地念想原来它们还在那里好好的没有被岁月遗忘心中欢喜再见了曾有的那一场场过往又很无奈于它们重逢的总是太匆忙其实每次旧时的念起都似老歌的清唱让人流连令人向往而那生活永久改变了

  • 【春节专辑:诗歌】北斗| 北斗诗词选

    【诗人档案】徐靖中(原名:徐寅辉)笔名:北斗。1966年1月出生于黑龙江省宾县。1984年于宾县一中高中毕业,1988年毕业于黑龙江大学历史系,获得历史学学士学位。1988年7月7日到黑河市黑河日报社工作至今,主任记者。现从事影视剧文学剧本创作,现为专职编剧。他与崔富强合作的电影剧本《少年棋王》拍摄后,获得第二十四届金鸡百花奖提名,并获得2016年华表奖提名。在黑龙江大学期间,任历史系雪魂文学社社长。毕业后偶而创作诗词。他的诗词以爱国的政治抒情诗为主,他的诗大气而豪放。北斗诗词选黑龙江黑河北斗回

  • 【小说连载】姜芬 | 魂之三步曲:第二阕 魂--归兮,语兮

    作家档案姜芬笔名:瞳若秋水。居住在黑龙江省密山市,流连在兴凯湖畔蜂蜜山下。本职工作是会计,爱好广泛,喜爱音乐、舞蹈、朗诵、摄影和旅游,最爱的就是文学,有散文、诗歌、小说等文学作品散见于各报刊与杂志,密山作家协会理事,曾四年连任江山文学网系统短篇小说主编,现为网络播客,有声小说编剧。魂之三步曲:第二阕:魂--归兮,语兮文/姜芬(黑龙江密山)天寒地冻,风冷日斜。浑身汗湿一片,伸手推了推头上脏破的棉军帽,我开着拖拉机又一次驶出了煤窑。回头再看看那黑洞洞的井口,像一只面目可憎的凶兽,张着大嘴,正准备择人

  • 【诗歌】牛淑丽 | 我怎托付一世柔情

    我怎托付一世柔情黑龙江宾县牛淑丽清风拂面,绿了一池春水热浪滚滚,搅动波光粼粼一夜鱼光,洒满相思瘦寒意来袭,雪掩一湖冰湖还是那个湖水还是那个水只是换了秋冬别说水太善变是你给的不同你不给我最初的温暖我怎托付一世柔情牛淑丽,1978年出生于黑龙江宾县。热爱文学,希望通过质朴的文字,记录时代的强音,使心灵得到净化,灵魂得以升华。在线编辑:林兆丰主编:瑞雪制作:腊梅微信号:13115477919欢迎关注欢迎原创欢迎来稿2、来稿请用文本格式或word格式排版,并附上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片。最好自己配插

  • 【诗词】罗艳冬 |《纳兰容若的相思》组诗 ——读《纳兰词》有感

    【诗人档案】罗艳冬,79年出生,本科学历,一级教师,1998年参加工作,现任教于吉林省东丰县南屯基小学。吉林省诗词协会会员。2015年年末在同事的带动下参与写作,作品见于吉林省教育论坛、牛亨网,《画乡诗词》《诗词文艺》《地脉文学》。水,可至于万物之中,随于形;水,可包容世间万物,宽而广;人,亦如水,无争于世,故无尤。让我们用文字编织一份向往,守住一份宁静。《纳兰容若的相思》组诗——读《纳兰词》有感罗艳冬(吉林东丰)家里存放了一本书,名为《纳兰词》,内容涉及爱情友谊、边塞江南、咏物咏史及杂感等方面

  • 这些国际范儿的中国词正在走红世界……

    近几年,“汉语热”在全球兴起,外国人说的念的中国词儿变多了!那外国人最常说的、最热的“中国词”到底是啥呢?今天(2月17日),中国外文局首次发布《中国话语海外认知度调研报告》。报告显示,近两年中国话语以汉语拼音的形式在国外的接触度、理解度急剧上升。来,直接上榜单↓榜单关键词:中国政治随着中国政治经济影响力的与日俱增,以汉语拼音形式在国外出现的中国话语,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传统文化的范畴。比如说“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这两个词汇的排名就相当靠前,同时,“中国梦”“中国道路”等一系列以“中国”开头的政

  • 新年快乐!初一到初七好片连连:《捉妖记2》《西游记女儿国》《唐人街探案2》《红海行动》

    唐僧师徒途经忘川河,因激怒河神而误入西梁女界。闯入其中,众人才发现这个国家只有女性,并且建国以来此地就没来过男性。而且国中立有祖训,将男人视为天敌。典籍中更有预言,指明有朝一日,会有东土而来的僧人带着一只猴子、一头猪和一个小蓝人闯入其中。他们到来之日,便是女儿国走向毁灭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