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完整版【妙计无敌:嫡女太嚣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3 4:27:24 来源:网络 []

小说:妙计无敌:嫡女太嚣张

第九章  发狠,我跟你没完

展红菱见素萝说话太过吃力,不敢再多问她,找了点水喂给她后说道:“你先在这里躺着,我想办法给你找个大夫来。网站haohaoyun.com

素萝拦她:“不、要了、我、已经、不行了,小姐你、还是、想办法、逃走吧、去、去找、舅、老爷……”

说完她两眼一闭便咽了气。

展红菱坐在床边呆呆地看着。

这次是真的死了,可是她却没有之前那种害怕了,一个花样年华的小姑娘,为了自己被打成重伤,一个人孤孤单单躺在这里等死,甚至死前连口饭都没能吃上。

展红菱觉得自己的心剧烈地痛,不知不觉间真的把自己当成前身的那个展红菱。

她暗暗握拳,“展红菱,素萝,你们一路走好,你们的仇我会替你们报的.叔叔、婶婶’你们不是想要家产么?可我偏偏不让你们如愿!”

坐在那里思索了一会儿之后她起身出了素萝的房间,来到二楼之上,趴窗向下看了看,见那两个丫鬟还守在门口。

她回身到床旁扯下窗帘,来到后窗处在窗框上系好,然后爬到外面拉着窗帘悄悄下到地面,按照刚才的记忆向大门口走去。

大门有家丁把守,她不可能出去,而且她来的目的也不是要再次出逃,而是在这里等许云暮。完整版【妙计无敌:嫡女太嚣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展志承是许云暮的父亲许文渺的下属,两人在刺史府里经常见到,所以才会如此熟络,不过毕竟年龄不同,在一起没有太多可说的,许云暮坐了一会儿便告辞离开。

他在展志承陪同下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展红菱突然从旁边的树后走出来,叫道:“许公子慢走……”

许云暮奇怪地着她道:“展小姐,你怎么还在这里?”

“我是专程在等许公子的,我事想求许公子,不知能束帮忙?”

许云暮还没有说话,展志承已经开口训斥:“红菱,怎么如此没有规矩!之前到茶舍去闹已经够丢人的了,回到家里还这样不知检点!”

展红菱斜眼冷冷看了他一眼,看得展志承一阵心慌,转回目光又看向许云暮,道:“许公子,我现在已经回到家中了,可是与秦公子还有那场十日之后的赌约,怕是不能去茶肆完成,可否请许公子转告秦公子,让他到家中来比试。”

许云暮微笑道:“哦,原来就是这等小事啊,展小姐不说我也会替你转告的,毕竟你们的赌约是我促成的,当然要负责到底。”

两人说到这里展志承又插言道:“红菱,你也太不懂事了,你怎么敢拿秦公子的东西,他与我家乃是世交,当初你祖父左降到此多亏秦公子父亲照料,我家欠着秦家的人情知道不知道!”

展红菱丝毫不买这个叔叔的账,说道:“正是侄女知道这些,所以才给秦公子机会,与他立下这场赌约,不然早就把玉佩拿去当了。”

许云暮一脸微笑地看着这叔侄二人唇枪舌剑,说道:“展小姐托付的事情我一定办到,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展红菱忙道:“哎,许公子慢走,我还有一事相求。”

展志承又是一阵瞪眼,斥道:“红菱,你不要得寸进尺,许公子何等身份,岂能为你办这办那!”

许云暮却随和道:“无妨,力所能及的事我还是可以帮展小姐的,说吧,还有什么事?”

展红菱微微低头,道:“我想向许公子借点银子,我的丫鬟刚刚死了,可是我却没钱葬她!”

她的话一出展志承和许云暮都是目瞪口呆!

第十章  诋毁?我真心是故意的

纵使许云暮一惯淡定,可是听了这话之后也不由得用惊异的眼神看向展志承。好好孕

这算怎么回事?展家虽不是望族也是名门,堂堂展家大小姐,死了丫鬟竟然没钱埋,来朝自己借银子,是事情属实还是故意给她叔叔难堪?亦或者是兼而有之?许云暮怀疑着,展志承的脸色已经煞白!

他们如何对待展红菱只有自己家人知道,外人都以为他对展红菱姐弟俩照顾得无微不至,现在被侄女当着上司儿子的面说出来,绝对比抽他嘴巴子还狠。

他站在那里慌了一刻后突然大叫道:“红菱,你太过份了!平日里对叔叔婶婶刁钻苛刻也就罢了,现在竟然在许公子面前这样挤兑叔叔,你、你、你知道叔叔有多心痛吗!”

展红菱绷着脸不温不火地说道:“叔叔心痛,侄女也心痛,素萝被打得遍体鳞伤扔在房内,如果有人给她治伤,喂她一口饭吃,她也不至于死,现在她死了,侄女却还给她一片安身之地的能力都没有,你说侄女痛心不痛心?”

“她侍奉不周,让你流落府外当然该受到惩罚,府里下人对她照料不周我自然会惩处,你又何必到许公子面前来说这事!”

说着连忙往出送许云暮,边走边道:“抱歉抱歉,家门不幸,侄子和侄女者像样子,我算是无地自容了!污了云暮公子的视听,罪过、罪过!”

到了门外把许云暮送上马车,打躬作揖地送走,然后怒冲冲回到府门内,朝站在那里等着的展红菱恶狠狠挥了一个耳光。

展红菱用手挡了下一,可还是被他打得一个趔趄。

“死丫头!我供你吃、供你穿,结果养出个白眼狼,竟然在外人面前这样诋毁我!你、你还有没有点良心!”

展红菱咬牙!刚刚她楼下楼下都看过,那绣楼除了一些贵重的家具还在,其他东西都没有了,衣橱里也不见一件新衣,看得出前身的清苦日子已经过了很久,现在展志承竟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真是脸皮厚到极点。

于是冷笑着说道:“叔叔也在跟我提良心!自己做的事情究竟是不是有良心自己知道,如果真的问心无愧,又怕什么诋毁!”

说着见展志承又抬起手来,她突然仰着脸过来,说道:“叔叔是要打吗?那就打吧,三天之后我还要见秦公子,叔叔是想给我点诋毁你的证据吗?!”

展志承把牙咬了又咬,最后狠狠一甩袖子向西院走去。

“‘叔叔’,别忘了给我送些好饭好菜过来,不然我饿得没力气,没准会失手打破秦公子的传家|宝!”

展志承的脚步滞了一下,牙齿又咬得咯咯响,一声不吭地向前继续走去。

展红菱这才转身回了绣楼,大摇大摆从向楼门走去。好好孕

那两个看守她的丫鬟顿时吓傻,呆愣地看着她从眼前经过,又推门进楼,知道大事不好,吓得屁滚尿流地去向于氏请罪。

晚饭的时候,一个身材骠悍的瓦刀脸婆子提着饭菜过来,站在那里看着展红菱吃完,把盘碗送出去后又回来在展红菱身边着着,怎么看怎么像监视犯人。

展红菱对她没有半点好感,斜眼问道:“你是谁,站在这里作什么?”

那婆子绷着脸:“我叫齐妈,二夫人让我过来伺候大小姐!”

伺候?展红菱可不相信这样的鬼话,起身就要向外走。

齐妈上前几步快速挡在门口,道:“二夫人说了,没有她的吩咐,大小姐不能走出绣楼一步!”

第十一章  阴险,打你个贼婆

展红菱被她拦住,气得眉毛直挑,很不客气地问道:“你就是这样做下人的?!”

齐妈脸依旧没把展红菱放在眼中,绷着脸说道:“是的,老奴只按二夫人的吩咐做事。”

“哦,那二夫人吩咐你做什么来了?”

“伺候大小姐。”

展红菱抱着肩膀向后退了两步,道:“好啊,既然她是让你来伺候我,那你就得听我的使,去,给我烧洗澡水,然后送到楼上来!”

“你……”

齐妈气得直瞪眼,一大桶洗澡水是多重的分量,从外面提回来,再烧热送到楼上,展红菱洗完之后还要再提下去,平常都是三四个丫鬟才能做的工作,现在却要她一个人来完成,齐妈这样的老油条怎么能愿意。

“怎么,不愿意?不愿意就给我滚回西院去,让婶婶再换一个来!”

于氏的手段相当狠,刚才那两个没看住展红菱的丫鬟已经被打得屁股开花,现在都在床上趴着,她可不想步了她们的后尘,没办法只好吱吱扭扭地下楼烧水去了。原文haohaoyun.com

展红菱在二楼上推开窗子,看了一阵子夕阳的景色,等齐妈把水烧好,美美地洗了一通,然后看着齐妈抻着老脸又把水提出去,她心情别提多么爽了。

吃饱洗净,展红菱躺在床上放心睡觉,她倒不担心齐妈半夜掐死自己,毕竟自己才头一天回来,刚在许云暮面前和叔叔起过冲突,第二天就死了,叔叔婶婶怎么向外人交待!

就这样她在穿越之后第一次躺在屋子里正正经经睡了一觉。

可是睡到半夜的时候,她却本能地被危机感惊醒,猛地睁开双眼,却见一个黑乎乎的影子就在眼前!

半夜三更,别提有多恐怖了。

“啊!鬼呀!!!”

展红菱一声惊叫,双下意识在向旁边抓,正好梆硬的瓷枕被她睡前推到一边,现在抓在手中,想也不想,当头便挥了过去!

“啊!!!”

又是一声惨叫,半夜摸上来的齐妈被她一枕砸中,惨叫着倒在地上。

这瓷枕也够结实,被用来这么砸也没碎。展红菱砸完之后抱着它坐起,惊魂未定地看着地上的人影。

过了一会定了定神,这才下床去把蜡烛点燃,端着过来细看,见果然是齐妈,又摸了摸鼻子,发现人没死,只是被打昏而已。好好孕

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这婆子半夜到自己床上来摸索,一定是来秦昭的玉佩的,幸好睡着自己把它压在褥下,不然真被她摸去了,那样的话自己就没有可以要胁叔叔婶婶的东西了!

想着她到旁边端起碗水浇在齐妈脸上。

齐妈被水泼醒,捂着脑袋呻吟起来。

展红菱踢了她一脚,叫道:“给我滚出去,再敢不声不响到我房里来,直接要你的命!”

齐妈真被她打怕了,爬起来就钻下楼去。

展红菱被她这一吓也没了睡意,索性起来坐在窗台上看了半宿风景。

第二天早上,檐下一窝燕子都已经觅食回来叽叽唱着,她的早饭却还是没人来送,不知是齐妈被她打得太重在治伤,还是于氏根本就没打算给她早饭吃。

没办法展红菱只好饿着肚子到外院中闲逛。

东院的北半部是一个小花园,展红菱信步走了进去。

她回来后就见东院这边空无一人,以为花园里也必定没人,可是却不想进去之后见到两个十五六岁的水女正在荷塘边喂鱼。

展红菱不知道她是谁,正站在那里打量着,却见其中一个小姐模样的少女向她白了一眼,一脸鄙夷地说道:“真不要脸,竟然跟劈柴的私奔,是想男人想疯了么!展家的人都被你这不知羞耻的丢光了!”

展红菱再次火大,前身都已经魂归黄泉了,这些人竟然还这样糟蹋她的名声!

第十二章  嚣张,给我滚远点

展红菱慢慢走近这两个女孩子,斜着眼睛冷笑道:“私奔?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私奔的?想诬陷别人可不是空口白话就可以的,得拿出证据来!”

那女孩子嘴角撇得老高,微微向后侧着身子,好像生怕展红菱身上有脏东西沾到她身上一样,不屑地说道:“哼,你前脚出门,后脚李二柱也不见了,不是跟他私奔了是什么?!”

展红菱气结,她们给人定罪名就是这么随意的,这连捕风捉影都说不上,分明就是凭空捏造!

想着说道:“哦,是么,有这么一点巧合也能说成私奔,那我还说你和看门的下人私通呢!那天你出去没多久他也出去了,你们肯定是找地方私会去了!”

“你!展红菱,别当我是好欺负的!告诉你,这个家是我父亲在当家,我展红鸾才是这个家里真正的小姐!”

“想当小姐,回你的西院当去,东院是我展红菱的地界,容不得你在这儿撒野!”

“你、你给我等着,看我告诉我娘,你敢不听她的话走出绣楼!”

展红鸾说完带着丫鬟回西院去了。

直到这时头上缠着绷带的齐妈才捂着脑袋找过来,见到展红菱没好气地叫道:“不是说过你不准出来的吗,竟然又跑出来!回去吃饭了。”

展红菱回身向绣楼走,路过齐妈身边的时候狠狠瞪了她一眼,道:“还敢跟我大呼小叫,是昨晚那一下挨得轻了吧!”

齐妈被她的眼神吓得一哆嗦,想到昨晚那一下,她现在脊背还在冒凉风,瓷枕是多硬的东西,抡圆了砸在头上,要不是自己命大,这会儿恐怕魂魄都过奈何桥了!

想着她对展红菱多了三分惧意,跟在展红菱后面向回走去。

知道于氏和展志承打着玉佩的主意,展红菱更把它藏得严密,不让任何人找到。

转天就是与秦昭约定的时间,秦昭带着他那两个朋友一起找上门来,这两人一个叫赵齐安,家里是开庄的,别一个叫陈禄庭,家里是开酒坊的。

秦昭的父亲虽然现在是大晟朝的户部尚书,但是为人忠正耿直,从不徇私枉法,所以这两个家伙与秦昭交往得不到什么好处,只是平常在一起胡混而已。

与他们一起来的还有许云暮,他是这场棋局的发起人,必须要来做公正。

四人都是男子,不好冒冒失失就去展红菱的绣楼,便先来到西院找展志承。

秦昭虽然放浪不羁,但毕竟从小家教甚严,长幼之别还是知道的,对展志承以二叔相称。

见面之后说道:“展二叔,原来那个丫头真是你侄女,难怪棋艺不错,想来肯定是受展大叔的真传。”

展志承还真没听说过展红菱的棋艺好,陪着笑脸说道:“秦二公子过誉了,这丫头也不过是凑巧而已,开罪二公子之处还望二公子见谅!”

秦昭随意摆手道:“没事,我怎么会和她一个女流之辈计较,呆会赢了她把玉佩拿回就好。”

展志承忙道:“二公子放心,无论稍后是输是赢,玉佩肯定都会还给二公子的!”

秦昭挑眉道:“那可不行,展二叔这话说得好像我强取豪夺似的,玉佩是要拿回来,但一定是要赢了棋才能拿。”

展志承还没说什么,许云暮却道:“怎么秦二公子是讲理的人么?这我倒没听说过,秦公子这话说得看似大度,可是我听着怎么像是逼着人家一定要输给你似的!”

秦昭冷眼斜了斜他,说道:“许公子,我怎么觉得你这话才像不安好心呢?!”

展志承见两人马上要吵起来,连忙说道:“二位公子莫吵,还是去找红菱下棋吧。”

秦昭和许云暮这才一个瞪眼一个冷笑着分开,与赵陈两人一起跟展志承向东院走去。

第十三章  不服?那就继续

展红菱虽然很想向他们展示一下自己那四壁空空的绣楼,可是知道展志承是打死也不会让的,只好让齐妈把棋桌摆到荷塘边上的柳树下去,放好棋子在那里等着。

展红菱今天穿着一身从衣橱里掏出来的半旧水色襦裙,颜色清淡、质地飘逸,再加上她身体瘦弱,看起来更是轻盈得飘飘如仙。

展志承因为有女儿的关系,从来不愿意承认侄女有多漂亮,可是另外那四个男子却不然,远远看去,池中荷花摇曳,柳下纤影婀娜,炎炎夏日里看得人心旷神怡。

秦昭轻轻撇嘴,带了几分玩味。

而许云暮却毫不吝惜赞美,远远便念道:“朱粉不深匀,闲花淡淡春,细看诸处好,人人道,柳腰身……读了这么多年的书,今日总算见到符合诗中意境的美人了,想必那首诗中写的女子便是红菱小姐这般的!”

说话间已经走近,展红菱虽然爱听人说好听的,可是许云暮的赞美方式却不是她喜欢那种,只是客气地说道:“许公子过奖了。”

旁边秦昭则尖刻地嘲讽道:“啧啧,许公子既然如此中意便把展小姐娶回家去,何必在这里巧言奉承!”

展红菱和许云暮同时向他斜眼。

展红菱道:“许公子见面就拉出这架式,似乎是不想把玉佩拿回去了!”

“拿不拿得回玉佩凭的是棋艺,难不成我好言求你,你就把玉佩给我了?”

展红菱挑眉道:“这个很有可能哦,不如秦公子先求求我试试,拿不回来下棋也不迟。”

谁都听得出展红菱的意思明显是在戏耍秦昭,许云暮和赵齐安、陈禄庭三人转脸窃笑,展志承却朝展红菱瞪眼:“红菱,怎么可对秦公子如此无理!”

展红菱只当没听见他的话,坐到棋桌边上说道:“秦公子若是不准备求我的话,那便坐下下棋吧。”

秦昭来到她对面撩袍襟坐下,看着桌上摞在一起的棋子问道:“何人执红?”

展红菱无所谓地说道:“我乃是东道主,让你好了。”

秦昭也不客气,取过红子一一摆好,对面的展红菱也把黑子摆好。

若说之前秦昭看不起展红菱,但是知道她是展靖承的女儿之后却不敢小觑,稳扎稳打地开了个仙人指路局。

展红菱随手对了卒底炮。

两人你来我往杀了一局,这次果然如秦昭之前所言,赵齐安和陈禄庭两人并没有帮忙。

秦昭虽然觉得自己加了足够的小心,可却还是轻易输在展红菱手下。

输棋之后不只秦昭眼睛发直,就连许云暮和展志承也呆了一呆。

在他们看来,秦昭的每天步应对都天衣无缝,可是不知怎么走着走着就被展红菱算计了,好像整局棋都在展红菱的把控中一样。

展红菱瞟着几人的神情心里暗笑,自己的棋艺有自己知道,前世虽然被身体的残疾限制着,却也有不小的名头。

秦昭来着还是胸有成竹,认为自己必定能胜过一个毛丫头,可是没想到这样就输了,坐在那里暗暗恼火,按照约定,只要这局棋自己输了,那玉佩就永远归展红菱所有了。

他从小挥霍惯了,对钱财没什么概念,可是惟独在意这块玉佩,因为这不是只传家|宝,还是母亲的遗物,说什么也不能让它落在别人手里。

他正想着,生怕得罪了他的展志承已经开始给他解围,道:“这局只是开场,重新摆棋,三局两胜!”

展红菱知道叔叔必定会帮着秦昭,为了让秦昭输个心服口服也没过多计较,再次把棋摆上,说道:“秦公子,请了。”

第十四章  狂妄?本姑娘有自信

又是一局开始,秦昭更加了小心。

虽然他在茶舍里约战时说这一次谁也不准帮忙,但是看他第一局输了,赵齐安和陈禄庭还是忍不住给他支招,而一心为他着想的展志承更是小心照应,生怕他走错一子落得满盘皆输。

可即便是这样,展红菱还是又轻松拿一下一局。

再次得胜的展红菱坐在那里笑得云淡风轻,道:“怎么样,秦公子觉得第三局还有必要下么?”

秦昭暗暗憋气,一局定胜负改成三局两胜,自己的面子都已经丢光了,这女子还这样讥讽。

展志承站在旁边也心中恼火,和侄女一个院子里生活了十几年,怎么从来没听说她的棋术如此高超?偏偏这死丫头这次逃跑回来之后性情大变,得理不饶人,一点亏也不肯吃,在她赢棋的情况下,想让她把玉佩拿出来是不可能的。

虽然这样,他还是努力为秦昭争龋“红菱,什么输棋赢棋的,不过年轻人间的一句玩笑,快点把玉佩还给二公子,那可是秦尚书的传家|宝,不是你个小丫头能拿来做游戏的。”

这次他尽量把话说得和气,有了上次在许云暮面前的教训,他可不想让展红菱当着这么多人顶撞他。

展红菱看也没看他一眼,直视着面前的秦昭问道:“秦公子,你看这事怎么办?”

秦昭恼恨她口气中的捉弄之意,冷眼道:“能怎么样,按照约定,这玉佩就是你的了。”

展红菱向椅子上倚了倚,从袖中掏出那枚玉佩来把玩着说道:“嗯……其实这玉佩我要来也没什么意思,是只按照赌约,秦公子确实是输了,如果在输棋的情况下我还把玉佩还给秦公子,那岂不是在羞辱秦公子!不过么……这样不白拿别人的东西,我还是于心难安,所以我决定继续给秦公子机会……”

秦昭正冷着脸问道:“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这样的,这玉佩我还是暂时收着,棋局的赌约也不算完,以后秦公子还可以来,可以自己来找我下棋,也可以找别人帮忙,只要你这一方能赢我,这玉佩我便还给秦公子,你觉得如何?”

秦昭眼中一亮,逼视着展红菱,道:“丫头,你也太狂妄了,你真以为你是无敌棋圣么,敢夸这么大的海口!”

展红菱淡笑道:“那倒没有,我只是想给秦公子找个拿回玉佩的理由而已。”

秦昭冷笑:“丫头,我看你是还没意识到你这句话的严重性,你要知道你这是在向整个临州城的棋者挑战!”

“哦,是么?我觉得还好。”

其实展红菱又何尝想这样,可是若是自己再你从前的展红菱一样默默无闻,展志承夫妇肯定会继续欺压自己。

“好,你等着!”

秦昭拍桌子站起,带着赵齐安和陈禄庭向外就走。

许云暮却在后面叫道:“慢着,秦公子就这样走了么?”

秦昭停住脚步回头,道:“许公子又有什么点子?”

“没什么,只是给秦公子提个醒而已……”

“提醒?”

“秦兄难道忘了,这次棋局的条件是你赢了拿回玉佩,输棋可是要给展小姐银子的!”

秦昭回忆当时的约定,似乎是有这一条,说道:“我今天出来得匆忙,没事钱。”

许云暮笑得人畜无害。“呵呵,秦兄这样耍赖可就不好了,会让人觉得很没风度!”

秦昭目光在他身上狠狠闪了两下,转向展红菱说道:“展小姐放心,回头我会让人送来。”

说完再次带着赵、陈两人离开。

妙计无敌:嫡女太嚣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妙计无敌 或 嫡女太嚣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阴司守灵人11章(第十一章 阴司守灵人)

    原标题:阴司守灵人11章(第十一章阴司守灵人)小说名:阴司守灵人第十一章阴司守灵人天蒙蒙亮,我谢过熟女的挽留,打算离开。刚扭开门锁,外面有人推门。我被撞的退后一步踩中小黑猫玩的线球,后脑先着地的摔在地上。看清推门的是关铃,我带着她怎么找来的疑惑失去了知觉。不知过了多久,我醒来像被鬼压床一样,意识是清醒的,怎么努力也醒不了。“搞定,我跟下面谈好了他的事。铃姐,以我们的关系收二十万就行!”听到这句话,我终于清醒,立刻坐起来。屁股下垫一块八卦大布,一根红线绑着我脚拇指,连着七盏灯。穿着道袍的女人站在神

  • 暗视11章(第十一章 童年)

    原标题:暗视11章(第十一章童年)小说:暗视第十一章童年白若有两天的假,坐上了长途大巴,这是她这么多年来头一次回去。下车以后她有点摸不着地方,于是沿路问沿路找,来到一个古朴的小胡同里,白若一身光鲜亮丽的衣服特别显眼,左右坐在外面乘凉的人来回打量着她。已经有眼尖的人看见她了,转身就往院子里走,白若心里冷哼一声,很是无语。还是印象中的小四合院,那颗高大的白杨似乎更加茂盛了。小时候的白若最喜欢坐在树下,卫泽的妈妈给她一张小桌子,一个矮脚凳,她可以和卫泽玩一天。卫泽在的时候就陪她玩橡皮泥,玩玩过家家,没

  • 飘渺仙途11章(第十一章)

    原标题:飘渺仙途11章(第十一章)小说书名:飘渺仙途第十一章浩南在小镇之上转过两条街道,歪歪曲曲的小路尽头,一座宏大到与这小镇不符的建筑物傲立,盘踞入龙,傲视小镇。金光闪烁的四个大字刺得眼睛发慌‘来福客栈’,浩南轻轻步入者客栈之内,立刻有人应了上来,浩南目光扫过,酒楼之内去部都是富家公子,个个锦衣玉容,气派十足。这时酒楼之内生意火爆,整个大厅之内都已经座无虚席了,要不是浩南也是一身华丽衣裳,虽然风尘仆仆但也没有失了那大少爷的风范。恐怕客栈酒肆都不容许他进来了。靠近窗户之地一个小桌立刻吸引浩南目光

  • 曾经的那个你11章(第11章:正文11)

    原标题:曾经的那个你11章(第11章:正文11)小说名字:曾经的那个你第11章:正文11“等会儿,你们去哪?”吃饱喝足后,方衾琴问道。不会告诉我要留在这里聊什么历史啊什么的吧!最讨厌这些了!很无聊的。“这个,要不我们先在这里做会?”白子齐想了想,然后问。“额,那就算了,谢谢你请的早餐谢谢。我先走了。”说完方衾琴连忙站起来,拿着东西准备走人时,刘柳挡在她前面,在白子齐看不到的角度一脸痛苦的说“别啊!要走带我一起走,我再也受不了了。这个书呆子一时半会拿不下,以后慢慢来吧。”“额呵呵,你终于想通了。走

  • 食色天骄11章(第十一章 祸事上身)

    原标题:食色天骄11章(第十一章祸事上身)小说书名:食色天骄第十一章祸事上身富皇酒楼是李家的产业,比起光明酒楼,低了一个档次,不过即便如此,在阳城也算是顶尖行列。李尚西装笔挺,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刻意修整过的面庞让他看起来更加棱角分明俊朗不凡。年少多金,春风得意!他看着手里那束娇艳欲滴的玫瑰,主场作战更是让他多了不少信心。这次一定要手到擒来!然而,当万锋出现的那一刻,他笑容凝固了,当他看到叶胜男挽着对方手臂的时候,整张脸布满了一层厚厚阴云。“万锋,你怎么在这里?”李尚眼中划过一抹阴戾。“我带小锋来

  • 极限兵王11章(第十一章 升官)

    原标题:极限兵王11章(第十一章升官)小说名:极限兵王第十一章升官见到如此场面,周学兵有些无奈地摇头。至于老李,则完完全全的傻了眼,心情就像是坐过山车一样刺激。前一秒还心情低落,跌入谷底,患得患失,害怕丢掉工作。谁成想下一秒他就成了公司典型和榜样,受到了董事长的表扬,升职加薪指日可待?“谢谢董事长,这……都是我该做的。”老李万分感激的看着林虚平,说着还拉了拉身旁的周学兵,示意他赶快道谢。他没想到,周学兵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林虚平,微微点了点头,并不说话。这样的做派显然傲的不得了,让不少人看不过去,

  • 枕上婚情之前夫别闹了11章(第11章 一家人触犯法律就能不纠吗?)

    原标题:枕上婚情之前夫别闹了11章(第11章一家人触犯法律就能不纠吗?)小说名称:枕上婚情之前夫别闹了第11章一家人触犯法律就能不纠吗?穆家三婶环着胳膊趾高气扬的看着杭云若,“今天早上的晨报,大家可都看到了,我们景阳为了你那可是轰动全城,你不是很快就要和我们景阳复婚了吗?既然如此,那就是一家人,一家人自然是家庭纠纷。侄媳妇,我得说你两句,一家人哪有不闹矛盾的,闹了矛盾你就报警,天底下没有这样的道理。你这可是浪费警方的资源,你这行为也太丢我们穆家的脸,以前就这样小题大做的,现在怎么还这样?这习惯可

  • 凌天邪尊11章(第十一章 混沌阴阳,意在至强!)

    原标题:凌天邪尊11章(第十一章混沌阴阳,意在至强!)书名:凌天邪尊第十一章混沌阴阳,意在至强!远处仍然在还不行走的黑袍老祖,抬起头看到那天空的云朵震碎,眼中露出一丝惊讶。“难道是战斗结束了吗?老祖我要加快速度才行。”说话间黑袍老祖身上散发出一团黑气,化成一道黑影朝着烈焰谷方向而来。“咦,那人好像是……秦家族长秦苍然,身边的那个女子应该就是秦韵儿,他们怎么会来到这里?”刚刚进入山中的杨忠,远远的看到一老一少两个人飞速的朝着山下而去。以他锐利的眼神也只能稍微看的清楚一点,眉头顿时皱了起来。“管事大

  • 都市鬼话11章(第十一章:公寓)

    原标题:都市鬼话11章(第十一章:公寓)小说名字:都市鬼话第十一章:公寓润暗诧异道:“宁洛?这个人我见过!”“什么?”任静一下提高了声音,“什么时候?在哪里?”“大概是一年前,那个时候我想找素材,编辑就推荐了这个人,说是个奇怪的画家,我和他接触了一段时间。”“后来呢?”“第一次拜访他的时候,他的态度很古怪,先说要赶我走,随后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又把我请进屋,变得很热情。他带我去了画室,指着那堆画架问我,有没有看见一个女人?可是那里明明什么也没有啊。”“他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啊,是深紫色的……”

  • 13个关于春节的冷知识,看到第5个震惊了!

    1春节从前不叫“春节”正月初一在古代不叫春节,而叫元旦。辛亥革命后采用公历记年,遂称公历1月1日为元旦,农历正月初一为春节。2“春节”从前不是节日中国历史上的“春节”一词,不是节日,而是特指二十四节气中的“立春”。《后汉书·杨震传》中有载:“春节未雨,百僚焦心,而缮修不止,诚致旱之征也。”到南北朝时,“春节”是泛指整个春季。3春节有狭义、广义之分现今狭义的春节一般指中国农历年的岁首,即农历正月初一。民间广义的春节是指从腊月初八的腊祭或腊月二十三、二十四的祭灶,一直到正月十五。4春节的时间(农历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