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完整版【美人难嫁】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3 5:00:54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美人难嫁
第009章  贿赂蒲管事

大家一拥而上,身后是那蒲管事的说话声:

"太子,第一张铺位。完整版【美人难嫁】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楚连苼,第二张铺位......"

"萧绝,第三张铺位......"

"谢玉寒第四......"

"十一皇子慕容天保,睡最末一位......"

蒲管事的话音仆落,南星嚷了起来:"什么!我家公子怎么能和她睡一起!我家公子,要么睡头一个,要么睡最末一个!"和那小白脸睡在一起,这还了得!

"正好,让我挨着连苼睡,让你家公子睡我的铺位就成了!"天保笑着喊道。

"我得睡头一个,还麻烦管事的把位置换一换。"连苼懒懒靠在床边。

"既是如此,那我这铺位就给了连苼无妨......"

"......"惟有谢玉寒插不上嘴。

"肃静!肃静!"管事的就案一拍:"胡闹!"清了清嗓子,面相微有些滑稽:"国子监,乃是国之学府,皇家御建的文明之地。所有的规矩早已定好,不论你是皇子还是三公之子,这里一视同仁,做为监生,你们只需要绝对的遵从!"

哦?看来还得拿出些好处来才行。

连苼笑了笑,对着蒲管事道:"一百两,一千两,还是一万两,管事的你尽管开口,横竖把我与他分开就成,我睡哪一张都没问题。推荐haohaoyun.com"说话间下颌指着萧绝。

蒲管事先是弯弯眼睛笑了笑,陡然又把脸一横,"胡闹!你就算是搬给我一座金山,今日这铺位一事也断然没得商量!国子监是圣贤之地,岂有讨价还价之说,你们素日的品行可都掌在我的手中,谁要是闹事,我便当众记过一笔,都听清楚了没有。"

没想到还真有不受贿赂之人。

这还了得,南星见连苼竟然当众贿赂管事,要求换床,这岂不是侮辱他家公子人品!"哼,合着我家主子,不配与公子睡在一起?公子不愿,岂知我家二公子又愿意?"

连苼缓缓望过来,对着南星微微然一笑,却给人冷测测的感觉,"你大概有所不知,我哦,睡觉的时候爱吃零嘴,抱着谁的膀子就当蹄膀,你家公子生得如此俊美,肉肯定倍儿甜。不信?不信你们可以问问太子,他手臂上现如今还留着我咬下的几块疤,哎呀,简直是惨不忍睹埃"

"什么?"南星吓得一张脸都青了:"大人,你们听听,这可怎么得了,我家公子怎么能与这样的人睡在同一个房间内!"

"呃,这个......"慕容雪成抚额。他太子的名声又一次无形中就被连苼出卖了。

气死我也,铺管事大吼一声:"再要喧哗,一律记过!!"

便清清嗓子,道:"给你们一晚时间,各自熟悉。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今后三年同窗,大家互相照应。明日辰时二刻,太明堂前祭拜孔夫子。这祭祀大典,不得缺席,否则开除典籍。等一会,就会有人把你们的士子服送来。以及每人每天香油三分,盐三钱,酱二钱,花椒五分,每月一细桶醋。这些都会按月交到你们的手上,至于洗澡,吃饭等其他细节上的事宜,自然会有人来告之你们的书童。"

说完这一大通条条框框的话之后,就领着人上了别的舍号。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萧绝目望连苼,噙着抹狐狸样的笑意:"放心,我这人睡觉,没有怪异的癖好......"

第010章  太子亲自为她熬白粥

翌日清晨,鸟语花香中,玉笔山上清风徐徐送来。

舍号里一声鬼吼:"慕容天保,你找死吗!"

"连苼,你说你这小子,我好心好意叫你起床,你怎么专爱骂人!"

"我困。"连苼倒头再睡。

"你再不起,我可掀被子了啊!"天保威胁。

连苼揪住慕容天保的耳朵,天保杀猪般叫嚷,连苼这才醒了个八成,"天保?"连苼盯着慕容天保打量。慕容天保笑哈哈道:"连苼,你瞧,我穿上这士子衣冠,像不像个书生?"慕容天保穿着干净的蓝白色士子服,还傻子样在她跟前转了两圈,倒也人模人样。

"你七哥呢?"

"公子,太子在那替你熬白粥呢。完整版【美人难嫁】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晓山端着水盆走了进来。

连苼一直以来胃不好,大夫说白粥养胃,慕容雪成便日日亲手为她熬白粥。她的事情,他从来都是亲力亲为,毫无怨言。

"七哥也太惯着你了些个,好兄弟也不是这么当的,你这小子变得这么霸道,要我说,都是七哥惯的!我是他正牌皇弟,也没见他如此待我!"天保吃味。

慕容雪成果然端着一盅白粥走进来。

只见他也穿着士子衣冠,更显得俊美谪仙。

"慕容雪成,怎么你也不认得萧绝?"连苼没忘了问他这件事情。完整版【美人难嫁】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慕容雪成一边喂她吃粥,晓山一边为她束发穿衣,慕容雪成回:"的确不曾见过他,虽然有机会,但无缘撞在一起,不过是听闻过他的一些事迹。"慕容雪成看着她,"连苼,你对他......"

"什么?"

"没什么......"

慕容雪成只是淡淡一笑。

连苼忙着穿衣,未将他眼底异样的神色放在心上。

慕容雪成望着她穿上一身飘逸的蓝色士子衣冠,这一年多来,她生得越发秀逸清美了,慕容雪成心想,再过个三年,待得连苼长大,不知要迷倒多少的女子,连他也时常看得入神。

似乎在心底某个角落,有一种莫名的,未知的情愫在悄然的滋生。

她笑着掀动着干净的衣袍,一缕缕馨香从她身上散发出来,不禁让他有些心神荡漾。

这监生所穿的蓝色士子衣冠,乃是由工部尚书亲自设计,皇帝亲自审批制定的学服,倒是把她衬得越发清秀俊美。连苼虽然是个女的,但身量同女子比起来,算是较为高挑的,如今才是个刚发育的少女,胸部略平,身材清瘦,再加之自幼她身上习来一股子男儿英气,根本瞧不出她是女儿身,倒是个俊俏的儿郎。

太名堂前,石阶上,数百监生穿着统一的蓝色士子衣冠,一派风流济济!

大家有说有笑来到太名堂前集齐,远处国子监诸位大人,穿着庄重徐徐而来主持大典。

可就在监生们汇聚太名堂前时,人群后头有人大声嚷嚷:"大人!大人!"

"外头是怎么回事啊?"

人群被撞开一条道,一人越过看守之人不顾一切冲了上来,也是个少年,二话不说跪在地上:"恳请大人看在学生一心求学的份上,就留下学生吧!"

一时间太名堂前议论纷纷,有人讥讽嘲笑:

"竟然有这等事,听说这王琪打小就替他家少爷上书院读书,还在县试里考了个第一,他家老爷为了名声和面子,就把他当做自家的少爷送来国子监,谁知道遇上同乡的告了一状,被发现了。"

"不过听说,这王琪是个学痴,很是聪明,尤其爱弄些稀奇古怪的玩意。"

"那又如何,一介奴才,岂能与我等世族子弟同窗就学!"

"就是!"

"像这种欺世盗名的奴才,就该赶出国子监......"

连苼清冷嗤笑:"狗眼看人低。"

"喂,你说什么?!"

一旁的谢玉寒轻声的自言自语说:"爱学的人入不了籍,混日子的人,却偏偏安享其成。"

"法度就是法度,一个王朝倘或没有规矩可言,成何体统!"对方反驳。

"那今日就让你们看看,法度之外也有人情。"连苼说着就往前走。

第011章  太名堂祭典

萧绝噙着一抹笑意,看了她一眼,没动。

慕容雪成知道阻止不了,便也没动。

"大人,"连苼从人群中走出来,昂首挺胸,俊美无双。

"来人,将王琪这等欺世盗名之徒轰出国子监,"有主簿大人厉声喝道,转而看向走出来的连苼:"回到位置上,别捣乱。"

"就凭大人刚才这句话,就犯了大不敬之罪。"连苼反而更走近了两步。

"你,你此话是何意思?"主簿一怔,脸色愕然,众人齐刷刷的看向连苼。

"大人难道忘了,我齐燕开国圣太祖爷,年少时穷莽出生,也曾求学若渴,入书院偷学,还为了几许银子讨生活替人代考,被罚出院门。最终来到国子监,国子监念太祖爷一片诚心向学,精神可嘉,便让他入了学不说,太祖爷也终不辱没了师名。主簿大人骂王琪乃是欺世盗名之徒,岂不是间接的辱骂了太祖爷,辱骂太祖爷是何等罪名,主簿大人不会不知哦?"

"你,你叫何名字?"

主簿竟没想到一个弱冠少年,会有如此犀利的辩驳能力和眼神,倒惊出了一身冷汗。

"楚蔚之子,楚连苼。"

"什么,你是太傅大人的儿子?"这主簿更加脸色发白,若是按她刚才的说法,那他的确是连太祖爷也一块辱骂了,要这小子告到他爹楚蔚那,他没准真的有罪。

"照你这样说,这王琪非但不能将他赶走,还得留着?"一直未开口的祭酒大人开口说话,面目清和干净,胡须花白,却气度不凡,身骨硬朗,眼底里微微的含着些笑意。

"太祖爷扩建国子监,目的就在于让更多求学的学子能够在这里学有所成。老夫子的精神,向来是学海无涯,众生平等,王琪虽然顶替欺瞒在先,却并非有恶意,而是情有可原。他顶替的是个名字,但考中县试的,满腹才识的是他本人,若是今日将王琪赶出国子监,大人,岂不辱没了太祖爷当年的一片苦心?"

"如此说来,你的意思?"祭酒大人捋着花白的胡须,看着连苼。

"留下王琪,若他三年内每考不能中前十,再轰他出山门也不迟。"

"这,大人,这怎么成,万一开了这样的先例,那往后国子监岂不无威信可言!"

"当年圣祖帝承了国子监的恩,那今日咱们何不给这位王琪学子一个机会。"

祭酒大人徐徐笑了笑,应允。

"谢大人!"那王琪也是个聪明人,忙就欣喜的磕头谢恩,格外的看了一眼连苼,感激之心溢于言表,激动得几乎掉下泪来。

傍晚,疏星淡月。

热气腾腾的澡房内,连苼和慕容雪成、天保、萧绝以及谢玉寒几人拿着衣裳一同来到澡堂准备洗澡。此时白夜交替之际,正是国子监最热络忙乱之时。

书童们将浴桶内的热水一一打满。

澡房里还有其他的监生在洗澡,赤着身体,只在重要部位绑着令人喷鼻血的亵/裤,正豪气的打开门换衣裳。连苼兴趣盎然盯着望了望,忽然一堵身影晃过来,恰挡在她眼前,遮住了这段'春光'。

萧绝噙着狐狸般的笑意,"看男人也看得如此入神?"

连苼意外的没生气,只是笑了笑,"废话,这里不看男人,难道有女人给你看。"

萧绝盯着她的背影,眼底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诡笑。

第012章  澡房风波

众人各自进了一间澡房,澡堂内热火朝天,水声哗啦。连苼速速的洗澡完毕,以训练有素的手脚麻利的穿戴好衣裳。隔壁澡房内,听闻动静的雪成问道:"连苼,怎么今日如此快便洗好了?"

连苼敷衍的应了声。当然是为了待会能及时看一场好戏。

果然不过一会,她便听见萧绝的澡房内传来动静:

"了不得,公子您这一身怎么都红了?"

"嚷什么,不过是吃了不该吃的,过敏。"

"可公子您没吃什么不该吃的啊!"

"南星,行了,回头我自己吃点药过一夜也就没事了......"

"奴才看,这指不定是谁捣鬼,背地里暗害公子!"只听得南星恨恨的咬牙切齿。

连苼窃笑,心头畅快。然而渐渐的,发觉自个身上瘙痒难忍,她伸手去挠,撩开衣袖一瞧,如何了得,被挠过的地方整块的发红,连苼心下一沉,了悟到什么,陡然间澡堂内传来她切齿的呐喊:"萧绝!!你这只臭狐狸!!"

她冲到萧绝澡房前,一脚豪气将门踹开。

萧绝刚披上一件薄的白色单衣,一头墨发散着,衣襟敞开。虽是少年,却有一身绝好的肌肉,倾长完美的身材,模特般的比例,对着发火的连苼噙着黝黑的笑意:"楚兄,你叫我有事?"

只见他浑身清爽整洁,哪里有过敏红肿瘙痒之态?

萧绝见她露出的手臂和脖子都发红,佯装意外,"楚兄,你这是怎么弄得一身红,痒吗?"

南星走了进来,噙着得意的嘲笑:"楚连苼,你想在我家公子洗澡水中下药,背地里整我家公子,哼,我家公子虽不是个医郎,但对医药这些却是懂得不少,岂会轻易上你的当。我家公子说,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连苼缓缓眯起眸子,盯了一眼萧绝身后的浴桶。

她动作敏捷如豹,出其不意上来便抱着萧绝扑入水中。

南星尖叫,其余人闻声赶来,澡房里顿时间乱成了一锅粥。

水花四溅,连苼和萧绝滚在水桶里打得风生水起,天翻地覆。慕容雪成、天保和谢玉寒并晓山他们统统上来劝架。小小的这间澡房内拳脚乱飞,溅起的水花将壁上桐油灯熄灭,蜡烛亦打翻,陡然昏暗的空间里,慕容雪成只觉伸手不见五指,双腿间生生挨了连苼一脚,闷在地上直冒着冷汗。这厢又听见哎哟一声,谢玉寒被踢飞在地,慕容天保让人一脚踹中了屁股,晓山南星文宝碰了个头昏眼花,纷纷滚了一地。

萧绝几乎是湿、身与连苼肉搏,只听一声巨响,硕大的澡桶裂开,温热的澡水倾倒,泼了满地,所有人泡在地上。

南星直气得张脸通红,愤愤指控着连苼:"你整不过就耍无赖,你,你算什么男子!"

"我?我本就不算男子。"连苼随手拿了只萧绝的鞋:"我是你老子。"

"你!"南星刚一张口,那鞋精准无比的堵住了他的嘴。

胖墩墩的文宝坐在地上哈哈大笑。

这一闹,早已被其他学子一状告到了蒲管事那。

看着破烂的浴桶,汪洋的地板,蒲管事摇头晃脑,晃脑摇头,唉唉唉唉......

第013章  山林里撞见了鬼!

望着面前一干人等,他们不是皇子,就是三公之子,或是齐燕首富,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蒲管事捋着那一撮滑稽的胡须,清了清嗓子。

"楚连苼,萧绝!"

他手里拿着个本子,随时随地记录学子们的品德,在本子上干脆利落划下两个鲜红的叉:"无法无天,不听管教,破坏公众财产,聚众斗殴,扰乱他人,着实可恶!此事由你们二人引起,那这罚就由你二人一力承担!既然你们弄坏了浴桶,今日便罚你们自己上后山砍木亲手再做一只,倘或今晚做不好,便不得睡觉!"

"什么,这不公平,我家公子是被陷害的!"南星气不过。

"所有人不得求情!不得有议!"

......

暮春的夜晚,清凉。

玉笔山上霜雾缭绕,夜色下高远辽阔,环绕着层峦叠嶂的树林,朦胧着国子监莹莹灯火,如墨泼出的一副画卷,美不胜收。

黑漆漆的山林里,陈旧石块垒砌的小道坑洼不平,林里飞禽鸟兽不时从灌木丛中走动,发出'咕咕,咕咕......'的叫声。

连苼握着把斧头,有一下没一下砍着树桩。

萧绝真担心她会一斧头劈在他脑袋上,"你这么个砍法,别说做出个浴桶,恐怕连树也砍不倒。"

"就算砍得了树,这一晚上也做不出澡桶。横竖你萧公子力气足,能者多劳嘛。"

"嘘,别出声。"萧绝忽然眉目一凛,压低了声音。

"怎么了?"连苼皱眉。

周围静下来,暗处似乎有诡异的声响朝他们靠拢着,萧绝拿起树上的火把,他二人循着声音往前走了几步,就在此时,突然间灌木丛后冒出一张脸,映着柴枝上的火光,布满皱纹的老脸上,一双眼睛深深的陷了下去,被火光照着宛若一个骷髅形象。

一声尖叫,连苼整个人跳在萧绝身上紧紧将他抱着!

萧绝拍拍她的背,眼里有深邃笑意:"楚兄,可是做了亏心事?这个样子,似乎不大雅观呢?"揶揄之意不言而喻。

"这大半夜的,跑这来做什么,娃娃,赶紧回去,这玉笔山上,有鬼......"

一把苍老沙哑到有些发抖的声音,在这夜色中古怪的响起。

"鬼,依我瞧你便是那鬼,没事装鬼吓人!"连苼悻悻的从萧绝身上下来。

"我只当你胆子大,没成想你怕鬼。听说亏心事做太多的人,都是怕鬼的。"萧绝噙着意有所指的笑意看着连苼,墨黑的凤眸,在山林漆黑的湮染下,愈显得阴柔深邃。

连苼装作还心有余悸的样子拍着胸脯,却有一抹狡黠的精光从她眼底一掠而过。

怕鬼?她上辈子连考古带队证都拿了,怕鬼还考个屁。

连苼手里握着个东西,悄然的藏进袖管之中。

"老人家,你是谁?"萧绝问。

"我是鬼......"老人家脱口而出。

"什么?"萧绝和连苼异口同声惊讶。

老人拍着头呵呵的笑,满脸的皱纹,深陷的眼窝,苍白的脸色,笑起来有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可怕感:"嗳......被你们一口一声鬼啊鬼的,给绕了进来。老叟是人,不是鬼,我是守山门的人。娃娃,这天这样黑,你们跑山里来作甚?快回吧,这里头不安全,下次不要再闯进来了,记得埃"

柴棍眼看烧完,周围再度陷入一片漆黑,当火再点燃之时,跟前却哪里还有人?

四下里只剩山林中'咕咕,咕咕'的啼鸣声。

沁凉的山风丝丝吹在人脸上,幽幽的鬼一样寂静。

第014章  吃醋的太子

"你的意思是说,玉笔山上,根本没有位守山门的老人?"翌日上午下完课,连苼便寻了国子监内的一名管理花草的下人询问。

"我来国子监也快十年了,并不曾听说有守山门的老人,守山门的都住在北边的仆人院里,可都是正当年壮的人,也都是本地的一些百姓。他们除了守山门,看管国子监日常安危问题,还时常成队上玉笔山里头打猎,打了的猎物卖给国子监,给你们监生做菜吃。"

"是这样,多谢。"

"小公子,你打听这个作甚?"

"没什么,只是想熟悉周围环境。"

这可蹊跷了。连苼心想,昨儿晚上碰到的那位老叟,会是谁呢?

抬头看看时辰,该是吃午饭的时候了,想想昨夜的事,连苼朝国子监饭堂而来。

只见饭堂前一棵槐花树下,立着萧绝。

晓山远远的见了她急忙就跑了上来:"公子,你上哪去了,再不来,饭菜可就要没了。"

"就你成日的惦记着吃!"连苼敲着晓山的头,人已走到萧绝跟前,拿出打饭的牌子对着萧绝笑意然然,明知故问:"咦,萧兄如何在这中午的,有闲心站在这槐树底下欣赏风景?吃了没?没吃?莫非是丢了这个?"她将手里的牌子晃了晃。

"拿来吧。"

"拿什么?"

"打膳的牌号。"

"萧兄说笑了,你的牌号又怎会在我的身上?"

"昨天晚上。"

"晚上什么?"

"你,真要我说?"萧绝忽然装出一副难为情的模样,支支吾吾,欲言又止,过往的监生们不由得放慢了脚步,纷纷侧头来看,萧绝的脸上,竟还飞出一抹红晕:"连苼,昨天夜里,你我二人在山林中......你趴在我身上......我推不开你......你......"

"啊?啊!!!"一旁的晓山险些下巴掉了一地,瞠目结舌瞪着连苼:"公子,你们难道,难道你们......"

"呸、什么你们我们,谁有你想的那么肮脏!"臭狐狸,连自己的名声都可以不顾。

晓山捂着被敲痛的头顶,"冤枉啊公子,分明是萧公子说,说你们在山林......"

"可不是吗,我们在山林里'玩'得很开心,萧公子嗯?"她楚连苼横竖也没什么好名声,再被败坏一点,也不少肉。

"连苼,你方才说什么?"谁知冷不防,背后响起一把男音。

连苼回头看来,慕容雪成立在那。

他脸色略白,语气微凉:"连苼,昨夜晚上,你们在山林中做了什么?"

"有问题吗?"连苼哪里知道慕容雪成心中的想法。

慕容雪成被她问得哑口无言,心中不由更生出一股烦躁,忽然转身闷头走了。

"子阳,文宝,慕容雪成他这是怎么了?"

"这......"他们也不解埃

只萧绝一人眼底掠过一抹精光,盯了一眼慕容雪成远去的背影。

......

晨钟在清风中敲响,数百监生穿着蓝色士子衣冠,纷纷拾级而上,进入课堂。

连苼驻足停下,只见前方人群中有一人朝她冲上来:"楚公子!"

"你......"

"在下王琪,公子大概忘了,那天拜香大祭礼上是你帮了在下!"

"我知道你是王琪,我是想问,你这是在等我?"

王琪挠挠头,笑起来两排牙齿异常的洁白:"这是家中老母所腌的咸菜,若是公子不嫌弃,就当是王琪谢谢公子之恩!"连苼明白像王琪这种人,你若不收了他这份心,恐怕他夜里睡觉也难安。 便没拒绝,让晓山抱了那一坛子咸菜。

连苼笑道:"同窗是缘,不分尊卑,你我同是国子监监生,以后叫我连苼就是,你也不必自称在下。今后,我们就算是朋友了。"

王琪大喜望外:"承蒙公子不弃,王琪也就不扭捏了!"

王琪的坦诚,倒也让连苼另眼相看,这个朋友交了未为不可。

他二人正说着话,忽然一把讥讽的笑声插了进来。

美人难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美人难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冰冷总裁:二嫁小妻莫调戏》《冰冷总裁:二嫁小妻莫调戏》

    原标题:《冰冷总裁:二嫁小妻莫调戏》《冰冷总裁:二嫁小妻莫调戏》小说名字:冰冷总裁:二嫁小妻莫调戏第1章新婚之夜进去?不进去?宋亚潇站在门口犹豫了不知道多久,贝齿紧咬下唇,眼里泛着羞涩脸色逐渐发红。只见她身上穿着一条亮粉色低胸睡裙,那料子极薄,若是仔细看仿佛可以看尽整个身子。V领开到了乳沟处,若隐若现,极细的肩带给人一扯就断的感觉,腰身处故意收紧,就是下摆也刚好遮住屁股,十分妖娆。再添上宋亚潇那白嫩的肌肤,衬得她好似妖精一般。她似乎有些不安的扯了扯身上的低胸睡裙,要知道这是她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穿

  • 《总裁的拜金小鲜妻》《总裁的拜金小鲜妻》

    原标题:《总裁的拜金小鲜妻》《总裁的拜金小鲜妻》小说名字:总裁的拜金小鲜妻第1章我为我的买包基金积攒了一百块挽着W&Y本年度大热的橘色小挎包匆匆跳下出租车,穿着浅蓝色吊带牛仔裤搭配薄款白色棉T的蓝尔夏一眼就看见了一袭藕色公主裙的闺蜜,激动地一把拥抱住好友,一边大咧咧地道歉,“蜜蜜,生日快乐,抱歉我下班晚了,但是我为我的买包基金积攒了一百块,太开心了……”董蜜生日派对很重要,但是兼职赚取微薄的包包基金同样重要,她使了洪荒之力终于在深夜十二点前赶了过来,既能赚取基金又能帮闺蜜庆祝生日,蓝尔夏觉得一切

  • 《妙医娇妻:总裁老公宠上天》《妙医娇妻:总裁老公宠上天》

    原标题:《妙医娇妻:总裁老公宠上天》《妙医娇妻:总裁老公宠上天》小说:妙医娇妻:总裁老公宠上天第1章同归于尽黑夜像是一张无形的网,将这天地间万物都笼罩在其中,挣脱不得!黑夜也笼罩一些不光彩的手段,正所谓夜黑风高杀人夜。天边时不时闪过一道惊雷,今夜必定有一场大雨。“快,快一点”,黑夜中,一群身穿夜行衣的人迅速的包围了山上的一座别院,这些人的手中提着明晃晃的长剑,充满了杀意,夜的温度更冷了。砰的一声,这些人手中使出的力量将山中的的大门直接掀飞,这些人冲进去,像杀红了眼的恶魔。在院子里一间房内正在炼药

  • 《一夜闪婚:钻石新娘别想逃》《一夜闪婚:钻石新娘别想逃》

    原标题:《一夜闪婚:钻石新娘别想逃》《一夜闪婚:钻石新娘别想逃》小说名:一夜闪婚:钻石新娘别想逃第一章不过是个替身夕阳渐渐消失在别墅群背后,月光如匹练一般悬垂到地面。精致悠长的车道上,叶晓岚踩着水晶高跟鞋有些歪歪斜斜的走着。一张巴掌大的精致小脸,上面点缀着小巧可人的五官;在婚纱的映衬下,娇小的身材极为凹凸有致。“张尧,马上就能让你看到我穿婚纱的样子了!”忍住脚被磨得生疼的感觉,叶晓岚抬眼看着那所不远处的别墅,在心里默默地给自己加油鼓气。明天就是他们结婚的日子,而今天她偷溜出来,只是为了让心爱的人

  • 《亿万宠婚:腹黑总裁的替身妻》《亿万宠婚:腹黑总裁的替身妻》

    原标题:《亿万宠婚:腹黑总裁的替身妻》《亿万宠婚:腹黑总裁的替身妻》小说名:亿万宠婚:腹黑总裁的替身妻第一章婚礼德国曼德尔古堡大教堂内,一场旷世的婚礼正在举行。水晶吊灯,鲜花,红毯,大理石阶梯,西装和婚纱。一切都完美到了极致。所有来参加婚礼的宾客都屏息静气地等待着,直到正午的钟声缓缓敲响。“温小姐,婚礼开始了。”化妆间内,听到声音的接引人恭恭敬敬地对着温兰琪鞠了一躬,“您的父亲已经在外间等候。”温兰琪最后一次看了看自己,肤如凝脂,肌若白雪,再加上高雅动人的婚纱,让她看起来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人人

  • 《南城北围:总裁的傲娇小宝贝》《南城北围:总裁的傲娇小宝贝》

    原标题:《南城北围:总裁的傲娇小宝贝》《南城北围:总裁的傲娇小宝贝》书名:南城北围:总裁的傲娇小宝贝第一章被约到酒吧夜幕降临,酒吧街此时极其热闹。灯红酒绿,强烈的鼓点,喧嚷的人群,妖娆性感的女子和年轻疯狂的男人。随处可见缠在一起的男男女女强烈的释放着荷尔蒙,整个酒吧充满璇睨的气息。站在酒吧门口的夏小北柳眉微蹙,夏梓希约她来这种地方到底想做什么?拿出手机给夏梓希打了个电话。“喂!姐姐,你怎么还没到?”夏梓希的娃娃音在电话那头响起。听着那佯装稚糯的声音,让夏小北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声音真是让

  • 《强宠霸爱,冷少求放过》《强宠霸爱,冷少求放过》

    原标题:《强宠霸爱,冷少求放过》《强宠霸爱,冷少求放过》书名:强宠霸爱,冷少求放过第1章把她卖了暗纹在木质大门上泛着冷光,脚步声在门前骤然停了下来。“这里面有很多你父亲熟悉的人,荣家现在这种情况,大家也都会理解,能帮忙的一定不会推辞。”中年男人转头,开口对着荣依姗温和地道。“谢谢陆叔叔。”荣依姗感激地抬头,瞥了一眼窗口处。窗口反光,可以清晰地看见她身上的抹胸晚礼服十分贴合曲线,发丝垂落在脸颊两边,眉眼如画,挺翘的鼻子下是嫣红的唇瓣,将皮肤衬得更加细腻柔滑。荣家一朝没落,从众星捧月落到过街老鼠不过

  • 《天价前妻:总裁的私有专宠》《天价前妻:总裁的私有专宠》

    原标题:《天价前妻:总裁的私有专宠》《天价前妻:总裁的私有专宠》书名:天价前妻:总裁的私有专宠第一章我要跟你离婚江城郊外的西山,环绕翠湖而建的别墅区,有一栋特别显眼的三层别墅,与其他楼不同的是,他有独=立铁门,宽敞到轿车能够在里面兜风的花园。车子在门口停下时,别墅大门敞开,一位老者身穿侍者服饰,恭敬道:“少夫人,少爷正在屋内等您。”宁绫从车内走出来,手中多了一份文件,她今日到来只有一个目的!“你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会出来。”宁绫对车内的杨希说,看着眼前的刘伯,对方正笑眯眯的看着她,犹如看待自家亲

  • 《娇妻撩人:总裁宠妻无极限》《娇妻撩人:总裁宠妻无极限》

    原标题:《娇妻撩人:总裁宠妻无极限》《娇妻撩人:总裁宠妻无极限》小说名称:娇妻撩人:总裁宠妻无极限第一章陌上相逢夜色迷离,纸醉金迷的魅色酒吧。“哎呀,亲爱的,你轻点儿,讨厌啦——”“嘘!宝贝儿,待会儿我会好好的疼爱你的……”……顾明月推开包间的门,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暧、昧的场景。爸爸十几个追魂电话把自己从美国喊回来订婚,而她与这个所谓的未婚夫第一次见面的场景,还真是……真他娘的特别!“亲爱的,有人进来了!”那女人见顾明月就站在门口没有要关门的意思,竟然还懂的不好意思,娇羞的躲到了夏世臻的身后。夏

  • 《诱爱成婚:老公太心急》《诱爱成婚:老公太心急》

    原标题:《诱爱成婚:老公太心急》《诱爱成婚:老公太心急》小说书名:诱爱成婚:老公太心急第一章红色礼服的葬礼狂风暴雨、电闪雷鸣!州市的天空没有一丝光亮,黑压压的云层笼罩在上空,使得白天如同黑夜。露天殡仪馆,州市地产商罗向伦的葬礼正在进行中。厅堂内,站了一群的人。罗向伦的继妻卢雅琴,此刻哭得肝肠欲碎伤心欲绝。葬礼是她一手操办的,继妻做到这个地步,也算是让人敬佩了。可是直到这个时候了,都不见罗向伦的独生女儿罗静雯的身影。如此一来,不免引发了前来悼念者的小声议论。“亲生女儿都没有来参加葬礼,咱们跟着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