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完整版【杀手王妃】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3 5:21:1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杀手王妃

009 惊鸿

大煌宪和三十年,帝都咸阳,一如既往的繁华。版权haohaoyun.com人烟鼎沸,楼阁商阙。但是如果仔细瞧着下,却又能发现一些不同寻常的端倪。

“你听说了没?昨个张员外家的儿子被在西郊发现了,原来多玲珑的一人啊,现在,啧啧,居然成了傻子,谁也不认识了!”

“我也听说了,这张员外家的儿子还是好的,那李掌柜的儿子才叫个惨啊,原来长得俊俏就不说了,昨儿居然叫人在湖里发现了,涨的连他娘都不认识了,死的那叫个惨啊!”几个中年男子围坐在一起,“你们说是不是有妖魔作祟啊?”

“唉唉,别胡说,别忘了山上可还住着两位‘仙姑’呢!”他说话时神情暧昧,几人不约而同的笑了笑。

在这间不起眼的小茶馆内,窸窸窣窣的议论之声传入云夭的耳里,她一面淡淡的听着,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起伏变化,仿佛置身世外,只是匆匆的一个过客,没什么可以引起她的关心关心一样。

“小公子长得这么俊俏还敢独自出门?”

云夭淡淡的饮了一口茶,眼睛往上轻轻的挑了挑,“敢问大爷,此话何解?”,为了行走方便,她穿的是男装。

老者望了望四周,见没有人注意他,才凑到云夭耳畔道,“小公子难道不知道么?近日,这咸阳可是出了一件怪事儿,长得稍微俊俏一些的年轻男子都莫名其妙的失踪了,过了许多天才被发现,或是痴傻,或是一命呜呼了!所以,这咸阳城内,没有男子敢单独出行的!”

他又看了看云夭,一身蓝色劲装,面如冠玉,眉目如画,眼神却又有几分掩藏不住的锋利,倒也是一表人才,就是脸色淡了些,不似个长命的像,便担忧道:“小公子长得俊俏,又身子单薄,还是早些回家吧,免得遭了不测!”

云夭在桌上放下银子,对老者抱拳道:“多谢大爷提醒!”

云夭还未走几步,便感觉身后似有人跟踪,便疾步向前走去。行到偏僻处,才立住脚步,也未回头,冷冷道:“跟了我许久,还不出来!”

只闻见一阵风声,云夭微微一躲,一柄长剑 便贴着脖子而过,她出手快如闪电,已是抓住身后之人的手腕,一掰,只闻见骨肉分离的声音,一个过肩摔,那人已被云夭踩在了地上。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嘴角轻佻,云夭神色间有几分不屑,“竟然跟了我三日,倒也不负江南燕子的名头!轻功了得,武功却不怎么样!”

地上的男子神色一震,“原来你早就发现我了!”,随即苦笑,“妄自己自称为轻功天下第一,既然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云夭微微一笑,“谁派你来跟踪我的?”

男子无谓的笑了笑,“要杀便杀,你也莫想从我的口中套出半句话!”

云夭居高临下,缓缓道来,“谁?安王刘南,贺王刘志,怀王刘勋,还是晋王刘渊……”她理了理几丝掉下来的鬓发,望着天空轻柔道,“你不说也没有关系,这天下姓刘的也终究只有那么几人……”说完,她脚下用力,只闻见根根肋骨断裂的声音,再看,那男子早已经吐血身亡。

云夭理了理衣摆,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白玉瓶子,将一些白色的粉末倒在了死去的那男子的身上,不消一会儿,那男子的尸体竟然冒起了浓烟血泡,转眼间,便已经化成了一滩脓血。原来她看鹿鼎记的时候知道韦小宝喜欢用这个东西,却未曾想,原来真的有化尸粉。

从江南到北地,千里之地,三日三夜,为何又单单的跟踪却为有任何的别的行动?是身份被识破了亦或是单纯的只是怀疑?若是以动杀机,即便自己有三头六臂也是难以全身而退的,刘勋……云夭脑中浮现那一抹白色的影子,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哈哈哈!”几声清脆的笑声飘来,分不出是男是女,更是分不出声音来自何方,像是在身边又好像来自遥远的天际,“多日未见,云夭的身手一如既往的利索啊!”话音刚落,只见几根银针直直的朝着云夭的面颊飞来,她飞身一侧,稳稳的落在地上,由着银针呼啸而过。

片刻,闻见隐约的衣料摩擦的声音,云夭心中一动,长鞭已出,呼啸而至,一面废弃的土墙便已经四分五裂。

此时,一个黑影一跃而起,快如闪电。而他似乎没有任何要交手的意思,只是急急的退去。推荐haohaoyun.com

云夭岂由他离去,鞭子如毒蛇一般的缠了去。那人的轻功,真真的梁上飞燕,灵活变换无穷。

云夭一面收了鞭子,一面不断的射出暗器。而那人却是无意纠缠,只顾逃命,速度更是惊人。一抹白色的影子飘过,下一刻,前面的黑影突然口吐了一口鲜血,直直的落了地。

云夭上前几步,探明的前面落地的男子已经没了呼吸,又掰断了那人的喉骨,才拿出了化尸粉,将那人的尸体化作了一滩血水。

白影儿落地,缓缓而来,“此人恐怕才是真的江南燕子吧!”她全身都是白色,头上蒙着一块白纱,只是将一双如夜色般幽暗的眸色留在外面。好好孕

“恩!”

“呵呵!”白影儿轻轻一笑,清脆如银铃,“你该怎么谢我?”她见云夭若有所思的模样,又笑道:“江南燕子,为何一路跟着你到了咸阳?还是云夭你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让我想想……南方,是刘勋,刘南?”

云夭表情依旧淡淡的,“有事?说!”

那声音收敛的笑意,“贺兰云夭,娘娘急诏,速回宫!”

010   遇刺

“娘娘,不好了!”德安一把推开了厚重的大门,躬身偷偷看了看幕帘之后。虽然伺候皇后十几年了,但是皇后喜怒无常,他还是拿不准的。

“何事?”薄怒的声音沾染了几分情,欲自幕帘后面传来,伴随着两声让人面红耳赤的shenyin声。

德安硬着头皮,埋首道:“陛下于西郊围场遇刺,昏迷不醒!”

“什么?”声音明显一惊,静了片刻,只闻见窸窸窣窣的穿衣服的声音,一会儿,一个女子打开幕帘,惊声问道,“陛下身边有何人在场?刺客呢?”,只见女子约莫三十五六岁,形容俏丽,面上还有未消失的红晕,更添了几分风韵。

“回娘娘,只有老太师陪着陛下打猎!刺客已经被生擒了!陛下已经被老太师带往太师府医治了!”

“混账!”女子的面色一白,将身旁的一个花瓶掀在了地上,花瓶嘭的一声四分五裂。女子眼眸横扫,随即镇定了下来,对德安道,“着本宫的懿旨,命羽林军首领白鹿带人去太师府接陛下回宫治疗,片刻不可耽误,有阻拦者格杀勿论,宣陈云进宫见驾,速去!”

德安刚刚离去,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从幕后探出了脑袋,他身上的衣服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一副浪荡的模样,走前几步,将贺兰玉蝶搂在怀中,胡乱的亲了几下,“那讨厌的老家伙走了,我们继续吧!”

贺兰皇后面色阴寒,冷冷笑道:“你刚刚不是说可是为我献出生命吗?”

少年含着她的耳垂,含糊道,“我的娘娘,我的心肝儿,我可以随时为你献出生命!”

“很好!”她冷冷一笑,鲜红的指甲触着少年的脖颈,用力一按,划破了少年的肌肤,霎时只见少年的全身僵硬,面色发黑,满眼的不敢置信。他虽然合不上眼,却是确确实实的死了。好好孕

贺兰皇后没有再看刚刚还与她有过床底之欢的少年的尸体一眼,转身便出了房门。

陈云疾跑了几步,已是满头大汗,加之心中着急,便愈发的气喘吁吁了。

“参见娘娘!”陈云跪倒在地,抬眼看去,却见贺兰皇后一派气定神闲,便心下疑惑,莫非她有了什么妙计不成?贺兰皇后也不与他废话,问道:“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陈云低眸思索了一会儿,眼中浮现一抹狠厉,“陛下生死不知,然,太子却被软禁在了南陵阁,未被废立,若是陛下驾崩,老太师等几个老顽固必然会拥护太子登基!若是太子登基,娘娘与臣等必定性命不保!如今……只有尽快除去太子,若是陛下驾崩,我们便拥立最小的三皇子登基,到时娘娘再垂帘听政!”

贺兰皇后眼中闪过一丝杀厉,道:“太师欲谋害陛下,命姚缪带十六卫包围太师府,太师府满门抄斩!”

她扶了扶头上的凤钗,“至于太子……赐鸩酒!”

咸阳孤鸿观。

长公主一心向道,先帝爱女情深变为她建立了这孤鸿观。然而这孤鸿观却未必是清修之所,年老色衰的妓女,走投无路的妇人也寄居在这观内。长公主辞世之后,先后有两位寡居的公主住进了观内,分别道号为清真与清友。然这本为清修的道观却隐隐成为了风月烟花之所。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两位徐娘半老的公主男宠无数不说,更兼这观内的道姑接客寻欢也不足为怪了。

两位公主身份尊贵,皇室都睁只眼闭只眼,普通百姓也去管他作甚。

然,今夜,这观内的气氛却是有些的不同的。

平时里这孤鸿观内歌舞升平,灯火明亮,昼夜不息。只是今夜,静,静的有些出奇。

“砰砰砰!”敲门声在这寂静夜色里显得格外的突出。

慧安是这观内的道姑,已是年老色衰,不复当年的模样了,她打开门,看见屋外的女子脸色一变,女子年轻的身躯让她有几分妒忌,急急道:“慧然,你可是回来了!”

慧然面色有些苍白,“怎么了?”

慧安悄悄道:“了悔寻了你几日了!还以为你跟人私奔了!禀了两位仙姑,打算让你永远别回来了!”

慧然一面愤愤,一面冷笑道:“我又没有卖身给她,跟谁私奔管她何事?我们来着观内可是大家都自愿的,我不怪她,可这些日子我为她赚的银子还少么?这个老贱妇,当真以为我怕了她不成!”

慧安一把拉住她,一面劝道:“你少说两句吧,谁让她是两位仙姑面前的红人呢,今夜你先回去休息一下,明日再与了悔陪个不是,她自然是舍不得你的!还有,你今夜可别乱走,观内,来了好些人物!”

慧然冷笑道:“我们观内有两位仙姑在,人物来的还少么?”

慧安摇头,“今晚的,与平日的不一样!”

“哦?”慧然淡淡一笑,目光往偏房的方向看了看,道了声,“回房了!”便离了去,回了自己的卧房。

回到房内,慧然将怀中的字条拿了出来又看了看,然后将它放到了烛火上面,火舌一瞬间便吞没了纸条。一旁的铜镜映着她模模糊糊的身形,只见她笑得越发的妖媚了。

011     营救

午夜,南陵阁,太子被软禁之处。

皓月当空,树影幢幢。苍白的月色的慢慢的洒下,流露出一片哀伤。

“哎!”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接着长久的沉默。

慢慢的,自树影之中踱出一个影子,白色的袍子在风中簌簌作响,“参见太子!”

“你……来了!”太子刘壑端坐的石凳之上,三月的圈禁,每日的担惊受怕,在叫他形容憔悴,面如枯槁,“不该是这个时候啊!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不成?我,现在对外面的事情竟是一无所知的!”

刘勋走上前几步,长身玉立,虽是一身的素色,却也是风华绝代的,眉目间风流,举止间富贵,“太子有所不知,陛下遇刺,生死不明,太师一家被满门抄斩,皇后与陈云把持朝政,朝中可能再无清流了!”

太子的面色更加的苍白,“咳咳!”他咳了几声,捂着胸口,气息艰难,焦急的问道,“父皇,父皇……”他握拳,狠狠的砸在了石桌上,“贺兰贱妇,定然不会放过父皇的,我该如何是好?”

刘勋抬眼,定定的看着太子,慢慢道:“太子还打算忍到何时?”

太子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战事一起,百姓何辜!”他摆了摆手,“父皇对我终究有父子之情,我又怎可忍心置他于险地,等一等吧!”

刘勋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没有说话,眼神却是有些不屑的,妇人之仁,如何坐拥天下?他对太子作了一揖,“臣告退!”

太子突然叫住刘勋,神色复杂的看着他,“告诉苏青,切勿轻举妄动,就说是我的意思!”他起身,慢慢的坐到了刘勋的身边,将一块黄绢塞到了他的手中,“你去吧!”

刘勋握着黄绢的手紧了紧,垂眸,长长的睫毛掩下神色,退下。

孤鸿阁。

一处不起眼的偏房内。灯火阑珊。

几张小几依次摆着,摆这些新鲜的瓜果与美酒。几位围坐着,但从华丽的衣着来看,几人皆非凡人。

最上面做着两位年过四十仍旧貌美的道姑,乃是两位公主,道号分别为情真与清友。在她们下方依次坐着安王刘南,贺王刘志,一位面容清秀的公子,一位面容粗狂的壮汉。

在最中间,一个穿着青色锦袍的小公子面色激动,双眼因为愤怒而有些发红,她乃是做男装打扮的太子良娣苏青,她的双手在衣袖下紧紧的握着,“你们是什么意思?现如今是打算出尔反尔么?还是诸位皆是识时务的俊杰,如今要去投靠那毒妇不成?”

众人被打说的讪讪的,安王刘南,年岁不过十七八的样子,长相甚为阴柔俊美,皮肤白皙,一双桃花眼说不尽的风流,素有第一美男子之称。他淡淡的笑了笑,对苏青道:“良娣此言差矣,如今局势不明,我们也不过是想等局势稍微稳定了再做打算罢了!”

苏青冷笑道:“看清局势?我看是坐山观虎斗吧?”

那位面容清秀的公子乃是怀王刘勋麾下第一谋士,姓单,单名一个浩,他道:“良娣,陛下生死不明,宫中没有任何消息传出,若是此刻发难,岂不是让皇后做实了太子谋反的罪名?”

苏青急道,“就是因为陛下生死不明我才有如此担心,依着贺兰贱妇的心肠,若是陛下幸免于难还好,若是陛下驾崩,她绝对不会放过太子的!如今,她忙于照顾陛下的病情,对太子必然疏于防范,眼下正是我们的好机会啊!”

见众人不说话,苏青气急败坏,冷冷道:“说到底你们是不清楚太子府如今的实力,事到如今,我也不怕告诉你们,太子府树倒猢狲散,七七八八的已经成不了气候了,苏青之请求各位看在手足之情份上,救他的性命,苏青来世衔草结环报答各位的恩情!”

苏青上前几步,跪倒了两位道姑的面前,面色凄楚,“姑姑,太子是你们看着长大的,你们忍心看着他遭了毒手么?”

两位公主互相看了看,淡淡的笑道:“苏青,你不知道么,我们隐居在这里,早已经不问政事,还有何能力?”

苏青心寒,早早的说好,今日谋划如何营救太子,哪知却生了变故,见众人的样子,那个不是野心昭昭,是巴不得太子死了,最好陛下也驾崩,若是皇后把持朝政,便有了兴兵讨伐的理由了吧!皇位的诱惑力,早已经超越了手足亲伦。

她起身,神色决然,“诸位既然不肯帮忙就算了,苏青只有自己想办法了!”

话音刚落,大门被推开,只见刘勋披着一身月华走了进来,“良娣切勿冲动!”

苏青冷然,“怀王有何见教?”

刘勋用只有苏青一人可以听到的声音道:“我刚从南陵阁而回,太子的意思是,希望良娣不要轻举妄动,等!”

苏青一把推开刘勋,对他的话明显的半个字都不信,冷笑道:“等着给他收尸不成?”

她直直的越过刘勋,目光坚定的看着前方,没有回头,“我一人亦可!苏青祝各位富贵长存!”

刘勋看着苏青离去的背影,淡淡一笑,袖下的黄绢却是越发的灼热了。

012     毒杀

慧然十分吃力的提了一桶水,靠在树下准备休息片刻,却见一个白色的影子,长身玉立,白色的衣袍罩在月色下越发的孤寂,她不由得心疼起来。

“公子!”她轻轻的叫了声,“长夜漫漫,公子既然无心睡眠,不若与奴家对月饮酒作诗可好?”她只着了件白色的单衣,披着件道袍,大片的白嫩露在外面,眸子如夜色一般幽静,在月光下,越发的别有风韵。

刘勋回头,淡淡的月光照在他的脸上,风神如玉,玉树临风。他眼睛微微的眯起,眸色幽深沉寂,看不出喜怒,只见他嘴角玩味的一挑,笑道:“想来仙姑也是个雅致的人,是在下唐突了!”

慧然放下水桶,走了几步,她索性将头发垂了下来,将衣襟拉的更下一些,红色的肚兜隐约可见,她不出意料的在那公子的眼中看到了惊艳,这些风月之事与她来说不过是手到擒来罢了,笑意嫣嫣,轻巧的走了几步,回头道:“我去拿些水酒,你在那边的亭子等我!”

刘勋点头,笑意更深。

————“开门!”云夭换了一身暗红色宫装,神色冷然,身后跟着数个宫女与暗卫。她抬头,看了夜空,这里的月亮与自己原来的那个世界的有什么不同呢!

来到这里,已经十六年了,若华也离开十年了!

她苦涩的笑了笑,难道当杀手都是注定的吗?纵自己是郡主之尊,为皇后做事,可是与以前接任务杀人有什么区别呢?还受制于人,连死都不得干脆!

“太子近况如何?”

“禀郡主,太子的身子最近时好时坏,倒也没有出什么大的毛病!”

云夭停住脚步,语气淡淡,却透露出威严,“太子在位一日便是国之储君,你等怎可如此怠慢?”

那人一听,便吓白了脸色,当即便跪下,急道:“属下岂敢怠慢!太子身子不适,属下等人也是遣了太医前来的,太子开了方子,属下等也是汤药不断的伺候着,只是太子,想是怕了属下等人下毒谋害,十回有九回是将汤药到了的!”

云夭摆手,“罢了!”

她疾行了几步,见前方太子端坐在前方的石凳之上,身子羸弱,似一尊石刻一般,冷冷道:“太子安好!”

太子回过头,见是云夭,便是面色一冷,贺兰红叶,贺兰皇后的侄女,虽然只见过几面,但是手段毒辣,比之皇后有过之而无不及,“何事?”

云夭轻轻一笑,“天气转凉,奉娘娘旨意,为太子送上贡酒!”

太子的脸色瞬间煞白,“多谢娘娘美意!只是此刻天色已晚,本宫明日再饮也不迟!”

云夭道:“娘娘的意思是,要云夭看着太子饮下此酒,才不负了娘娘的心意!”

太子的眼中死寂一片,半响才道,“父皇怎么样了?”

云夭一愣,道:“不明!”

太子闭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正了神色,今晚若是不饮下此酒,怕是也会有别的手段的,于是他掸了掸衣衫端坐下,“将酒呈上来!”,有小宫女端上了酒,云夭太子亲自倒满。

太子端着酒杯有一瞬间的失神,正要喝下之际,手腕却被人握住,他抬眼疑惑的看着云夭。

云夭轻声笑道:“其实太子也可以不必饮了这杯酒,娘娘想要向太子讨一样东西!”

太子嘲讽的笑了笑,“你以为我会给她?”

云夭继续道:“若是以陛下的性命作为条件呢?”

太子嘴唇哆嗦,怒目圆睁,“你们,你们敢弑君?……罪该万死!”

云夭从怀中掏出一块手绢,擦了擦手,“太子的决定呢?”

太子的拳头紧了又松,他的眼睛看着酒杯,低低的笑了笑,突然拿起酒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你们来晚了,我早已经将东西送出去了!”

云夭神色一紧,钳着太子的手臂,“给谁了?”

太子笑了笑,“谁知道!”说着便觉得腹内一阵绞痛,嘴角渐渐的溢出鲜血,意识逐渐的模糊起来。

云夭放开了太子的手臂,神色冷然,对身后的暗卫道:“查清楚,近日有谁来过南陵阁,还有,密切监视苏青!”

她冷眼看了看身后,“放火,烧了南陵阁!记住,南陵阁原来的看守的人,不许走出来半个!”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慧然已有醉意,举着酒杯,说话都在大舌头了。

“仙姑文采斐然,刘勋惭愧不已,自罚一杯,自罚一杯!”

“不行,三杯,三杯才行!”慧然举起纤纤玉指,比了个三,她面色泛着红晕,显得更加的娇艳异常。

“好好好!三杯,三杯!”刘勋耐心的哄着,只见东南方向,一阵黑烟冲天,火光四射。

南陵阁!

刘勋眉头一皱,下手这么快!他倾身上前抱住慧然,“春宵一刻值千金,莫要辜负了这良辰才是!”

他一把横抱起慧然,匆匆往偏房走去,眼神轻轻一跳,一抹笑意浮现。

他的身后,几个黑影若隐若现,似一阵风一般的消失了,让人以为这一切都是一场幻觉。

春梦了无痕。

待慧然醒来,天已是大亮,她动了动,觉得自己似乎呆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面,让自己沉沦的想要永远不要醒来。她睁眼看了看,似乎在一个狭小的空间,伴随着颠簸。

向上,是刘勋闭目养神的一张俊秀的脸庞。

感觉到怀中人的动作,刘勋睁开眼,“醒了?”

慧然疑惑道:“我们是在马车上面么?去哪?”

刘勋摸了摸她的脸颊,“想来你也知道我的身份,怀王刘勋!”

慧然脸上没什么吃惊的表情,想来是知晓的,刘勋继续道:“发生了一些事情,咸阳不太安全,我现在要赶回封地!你若是愿意随我去,我一定真心真意的待你,你若是不愿意,我可以给你钱财,让你在咸阳无忧!”

慧然咬唇思量了一下,“我既然已经是你的人了,自然是要跟着你的!”

说话间,只见马车顿了顿。刘勋喝道:“怎么回事?”

外面有人回到:“前方有人打斗,阻了去路!”

刘勋放开慧然,打开车帘,向远处看去,只见一身男装的苏青满脸是血,手中握着一把利剑,与几个死士一起护着身后的马车。

刘勋眉头一皱,名命令左右道:“救下苏青!”

013  春梦

“陛下情况如何?”贺兰皇后立在一旁,面色凝重,眼中却有些担忧。贺兰一族,显赫一时,贺兰皇后闺名玉蝶,论起相貌和才华,在家族中并不是最出众的,当年却有两位皇子为其倾心,苦苦追求,其中一位皇子也就是如今的陛下抱得美人归,为另一位皇子却是伤心之余大病一场之后撒手人寰了,然而,这其中的是非曲直,又岂是一句半句话手的清楚的。

太医战战兢兢的诊断完了,才道:“陛下所受的一剑并未伤到要害!”

贺兰玉蝶道:“为何还不醒?”

太医如实禀报,“陛下受伤之后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导致失血过多,适才昏迷不醒!臣刚刚为陛下请脉时,陛下的脉象已经趋于平缓,应是没有大碍了,只要仔细调养不日便可以康复!”

贺兰玉蝶挥手,让太医先行告退。她看着病床上的皇帝,那个威武神气的男人已经是如此的衰老不堪了,眼中神色不明,是爱是恨?陈云看着贺兰玉蝶的背影,眼中眸光一闪,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他上前几步,“陛下无恙,娘娘应该可以放心了!”

顿了顿,他又道:“娘娘,臣前日为娘娘寻了个新鲜的,娘娘可要尝尝?”

贺兰玉蝶神色一动,嘴角轻轻一挑,“还是你最懂本宫的心意,摆驾回宫!”

陈云边走边道:“郡主没有杀了太子,娘娘就不怕多了是非么?”

贺兰玉蝶笑道:“本宫想要的东西没有到手,太子怎么能死?且将太子身怀宝物的消息传出去,引得各方势力自相残杀,本宫坐收渔翁之利,何乐而不为?”

陈云心中一惊,这怕是郡主的意思,小小的年纪,就有如此的心机,以后不得不对她多了心眼儿!

行至凤澡宫内殿,只见七八个俊秀的少年被绑在一起,贺兰玉蝶凤眼扫视了一圈少年,目光停在一个蓝衣少年的身上,少年不过二十出头,眉目俊秀,相貌在这七八人中不是最突出的,但是身上有一种忧郁的气质,让人难以忽略。

贺兰玉蝶仿似被触动的往事一般愣了一会,才伸出玉指,“就是他了!”

陈云明白,上前几步,让人将蒙着眼睛的蓝衣少年带到了凤澡宫内,挥了挥手,其余的少年也被带了出去。

蓝衣少年感觉自己被带到了一处温泉,有女子脱去了自己的衣物,为自己沐浴,片刻后,又穿上了干爽的衣物,被带到了另一处,至始至终,他的眼睛都不能视物。

一阵淡淡的香气扑鼻而来,蓝衣少年顿时感觉口干舌燥的,觉察到身边已经没有人了,才伸手摘下了眼罩,看清楚了环境,发出了一声惊讶之声,此处金碧辉煌,云烟坏绕,仿似了到了仙境天堂一般。

闻见几声清脆的碰撞之声,少年回头,只见一个美妇人扒开了玉珠帘子,穿着一件薄纱缓缓而来,曼妙的躯体若隐若现,少年只觉得面红耳赤,口干舌燥,急急的躲避目光。

美妇人走进,鲜艳的指甲轻轻的擦过少年的面颊,一双无骨的小手他的胸膛若有似无的画着圈,他觉得自己入了魔,快要死了。

“公子,奴家可好?”殷红的小嘴吐气若兰。

少年后退一步,目不斜视。

美妇人嫣然一笑,“这里可好?天上人间,春梦一场!韶华倾覆,莫负少年时光!”

美妇人字字打在少年的心间,隐隐约约的香气让少年觉得头昏脑胀,不自觉的搂紧了美妇人的细腰,“小生好像已醉了!”,他一把横抱起美妇人,朝着床榻走去,眼中似要喷火。

年少轻狂,本以为是春梦一常或许他本来就只是个单纯活着怀揣抱负的少年,他自己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是日后“五王之乱”的始作俑者之一,他的名字,张易之,却留在了历史里面,与耻辱息息相关。

……“良娣为何会在此处?”刘勋淡淡笑道,礼貌恭顺。

苏青的手臂负伤,流血不止,不过她却未曾在意,手中的剑紧紧的握着,目光警惕的看着刘勋,“怀王会没有听说?”

刘勋看了马车一眼,淡淡道:“良娣以为自己可以走出咸阳么?”

苏青收了剑,一步踏上马车,冷冷道,“不关你的事!”

刘勋道:“或许我可以帮你!”

苏青冷眼看着刘勋,半响才道:“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打太子的注意?”

刘勋轻轻的笑了笑,抖了抖衣袖,“良娣不觉得自己已经为鱼肉了么,若是刘勋有什么不轨之意,良娣又能如何?”

苏青握紧剑,咬牙道:“同归于尽!”

刘勋淡然的笑了笑,望向马车的方向,“车内真的是太子?”,苏青横手一拦,警惕的盯着刘勋的一举一动。刘勋收回目光,往自己的马车走去,苏青在身后冷笑道:“昨天晚上你见过太子!”

“是!”

苏青笑了笑,“东西在你那里吧?”

刘勋转身皱眉道:“良娣什么意思?”

苏青仰首,神色嘲讽的看着刘勋,也没有说话,半响她神色一黯,“这么重要的东西他既然都可以给你,他信得过你,我又怎可违了他的意?”她抬眼看着刘勋,“今日你救我已经是多管闲事了,那些人自然也不会放过你的,你好自为之吧!”

她转过身,拉过缰绳,喝了声“驾!”

马车滚滚而去,身后的一众死士紧紧相随。刘勋看着绝尘而去的马车,若有所思,太子虽然贤明,性格却是过于懦弱,却不曾想有如此一个至情至性的妻子!

回到自己的马车,对上慧然担忧的眼神,刘勋笑道:“怎么了,为我担心了?”

慧然看了一眼刘勋雪白的衣袖上粘着的点点血迹,没有说话。

不远处,高大的白马,上面骑着一个全身都罩在暗红色斗篷里面的人,一双眼睛冷然。

“郡主!”

云夭看着分道而驰的两众人马,淡淡道:“苏青,我倒是小瞧了!”

014  逼婚

行刺皇帝的刺客是太师的家臣,名叶闾,善于音律,长相也和得皇帝的眼缘儿,因此数次娱乐时都带在身边,或吹箫,或抚琴,以娱众。只是没有想到今次会突然发难,行刺与皇帝。要说太师谋害陛下,却也没有冤枉他。

刺客被生擒,关押在天牢。陈云几次逼供,均没有套出任何的线索。可是欲加之罪,他便是伪造了口供,先后将效忠于太子的太子太傅杨博,御史大夫何任处死。

“劫狱?”陈云眉头深深的皱起,“怎么会被人劫狱!天牢守卫甚严,居然会被人劫狱,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他的眼睛在叶闾呆过的牢房内扫视了一圈,出了血迹还有半张遗留的纸张,他捡起泛黄的纸,深深的看了一眼。

身后的人道:“这个好像是乐谱!”

陈云疑惑更深,“天牢之内,怎么会有乐谱?”

他对身后之人又道:“秘密潜入咸阳的几位王爷呢?”

“自从太子出事,几位王爷都已经赶回封地,只有安王刘南仍然留在咸阳,似乎和娘娘的关系密切!”

陈云心中一惊,为何娘娘从来没有对我提过?一个乐伶却敢行刺皇帝,而这叶闾的身份却始终是个谜团,生平过往却是平淡无奇,可是越是平淡无奇,越惹人怀疑,又是谁会花那么大的力气救一个刺客?是怕他泄露的秘密?死人的嘴巴岂不是更严?或是叶闾的身份别有文章。

“禀郡主,据探子来报,苏青一路上被大小截杀数次,但是仍然安全!”

在一间雅舍内,兰花淡淡的清香萦绕在鼻尖,一个女子全身都罩在红色的斗篷之下,看不清面容,唯见一双眼睛闪着寒光,只见她端起茶杯轻轻的唑了一口,目光看向一旁。那里有一扇窗子半合着,窗沿上摆着一盆百叶竹长得青青葱葱的,甚是讨喜。而屋内的光线偏暗,只见一个穿着白色袍子的男子正在为面前的女子布菜。男子面如冠玉,神色温柔得似乎可以滴出水来,而对面的女子巧笑嫣然,二人俨然一对璧人。

“可看出苏青是要往什么方向去?”云夭淡淡道。

身后的暗卫道:“几次改道,苏青的行踪很是奇怪,似乎没有确定的方向,没有确定的计划,走到哪里算哪里似的!”

“哦?”云夭指尖抚着杯沿,“那她一路上可有见过什么人不曾?买过药不曾?”

“除了截杀的人,苏青没有与任何人接触,不过每到一处都会添些新药!”

云夭点头,“我知道,你先下去吧!”

她的目光又飘向了窗外,下方是普通的街道,叫卖声不绝于耳,不远处有一个卖胭脂水粉的小铺子,不时有年轻的姑娘路过,都会在铺子前面驻足一会儿。云夭的表情隐在暗处,眼中意味难明,她垂眸,将所有的神色掩下。

“你放过我吧,我们真的不合适!”一个男声传来,包含着些许的愤怒哀求与无奈。

“说谁的,我们是指腹为婚,除非你打赢我,否则,你今天就要跟我回去成亲!”女子的声音轻灵娇俏。

“你!你明明知道我不是的对手,你不是强人所难吗?”男子似乎想耐心的有女子讲讲道理,“强扭的瓜不甜,我们真的不适合在一起!”

静默了半响,继而是一阵掀桌子打斗的声音。

云夭抬眼看去,对面的窗子打开了,露出一对黑绒绒的脑袋似乎饶有兴致的看着楼下的热闹。

云夭也向楼下望去,只见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子身着一身的湛蓝色劲装,眉目疏朗,难得的俊秀的男儿,他一手握着楼梯的扶手,一面警惕的看着对面一身鲜红嫁衣的女子。女子约莫十五六岁岁,玲珑娇小,柳眉横竖,手中握着一根软鞭,杀气腾腾。

“你今日跟我回去也得回去,不跟我回去也得回去,若是你再逃了,我就不姓柳!”女子眸光一闪,手中的软鞭像一条灵蛇一般向着男子的方向袭去。

男子沿着楼底几个旋身,便是躲过了女子的袭击,见女子鞭子扫过的地方均是一指深的凹痕,心中又惊又怒,吼道:“柳萧萧,你玩真的!你讲点道理好不好!”

“讲你个大头鬼!”女子咬唇,一扬手,鞭子再次袭去。

女子的鞭发狠辣精准,与云夭的有异曲同工之妙。云夭唇边溢出一抹浅笑,想来这位小姐便是自己多年未见的小师妹了,只是刁蛮的性格却未有半分的变化。

男子赤手空拳,却也明显的当了几招,只是逐渐有些吃不消了。只见他刚刚要抬腿一跳时却被柳萧萧的鞭子缠住了脚踝,被拉下了楼底。

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之后,男子正要起身之时,却见少女的鞭子迎着自己的面颊而来,当下便道不好,闭上了眼睛。

然而预想之中的疼痛却没有来,男子睁开眼睛,却见一块白绫缠着软鞭,顺着白绫看去,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坐着一位白衣女子。女子的发垂了下来,越发的衬得她的肌肤雪白,一种似久未见到阳光的不健康的白色,一双眼睛乌黑,让这张平淡无奇的脸上生动了不少。

杀手王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杀手王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我的同桌是班花》《我的同桌是班花》

    原标题:《我的同桌是班花》《我的同桌是班花》小说:我的同桌是班花第一章美女班花我叫楚枫,白天是鹏城二中的高三学生,晚上则是一家成人用品店的售货员。这家店是王叔开的,他是我死鬼老爹的战友,几年前把我接到了鹏城,为了不让人说我是吃白食的,我放学后就主动来店里帮忙,一阵子后,王叔就完全撒手不管了,整天在外面混着不见鬼影。不过你别说,王叔那么不靠谱的人,居然能在夜场一条街这么红火的地方置办起一家店铺,是的,王叔的成人用品店开在夜场一条街,地段好,距离大学城才一里不到,上下一条街全是夜总会,ktv和舞厅外

  • 《神棍小村医》《神棍小村医》

    原标题:《神棍小村医》《神棍小村医》小说名:神棍小村医第1章岭南上坪镇桃花村,其实很久以前并不叫这个名字。因村里的万亩水蜜桃种植基地而闻名,水蜜桃种植现在已经发展成为镇上的支柱产业。从进入上坪镇地界;国道两旁的矮山坡上就随处可见到水蜜桃树;还有挂在国道上、村道旁的各种宣传水蜜桃的标语。任遥行悠闲的坐在自家小诊所门口,右手夹着根‘好日子’香烟,左手捧着杯热腾腾的绿茶,双眼定睛望着对面桂花树下的大黄(他家的公狗)和小黑(村花黎梦甜家的母狗)在打情骂俏。他掏出古董诺基亚手机,看了看时间,偷笑道:“大黄

  • 《花海神医》《花海神医》

    原标题:《花海神医》《花海神医》小说名:花海神医第一卷锋芒露卷初始化《花海神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花海神医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varwodeSite=13;varwodeName=花海神医;varwodeKey=;

  • 《雄霸楚汉》《雄霸楚汉》

    原标题:《雄霸楚汉》《雄霸楚汉》小说名:雄霸楚汉正文本书第一版原名为:《寻秦记续之战龙返秦》,后来因为修改内容,删减一些情节,更名为第二版的《雄霸楚汉》!如今,此书要全面修改和精修,删掉任何与黄大师寻秦记的关联,取消项少龙这个情节,刘邦的情节也要重新改写,变成完全独立的作品,不再有任何同人的影子,回归完全的原创路子。第三版,正式确定书名为:楚汉天骄!主角名字变为刘禹辰,最后大结局时候,定国安邦,会更名为刘邦!项羽也回归历史原型,父亲设定为项天超,一位古老门派的长老,武功高强!新修改后,将会更加精

  • 《人家偏不要》《人家偏不要》

    原标题:《人家偏不要》《人家偏不要》小说名字:人家偏不要一不小心撞到你下面章节开始《人家偏不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人家偏不要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varwodeSite=13;varwodeName=人家偏不要;varwodeKey=;

  • 《君王请下榻》《君王请下榻》

    原标题:《君王请下榻》《君王请下榻》小说书名:君王请下榻第1章醒与寐东方玲觉得耳边嘈杂不休,有雨声,有丧歌声,有女人的哭声,还听见有人遥遥喊起“盖棺”二字。她挣扎着起身,想看个究竟,只是头剧烈疼痛起来。眼前所见莫名熟悉却又陌生。堂下跪着数十人,皆丧服素冠上身,停止了哀哀恸哭都惊讶的看着自己,而他们跪着的方向……也是自己?“家、家主?”东方玲循声望去,正巧看进对方乌黑眼里。那女子眼中还朦胧着泪意和几分疑虑几分惊喜,她亦是素缟一身,柔亮乌黑的一把长发绾髻只斜入几只素净的白玉钗环,却因为模样出众仍是教

  • 《首席娇妻太难追》《首席娇妻太难追》

    原标题:《首席娇妻太难追》《首席娇妻太难追》小说名:首席娇妻太难追第1章会议的闯入者清晨,严肃端庄的天傲集团会议室聚满各部门领导,集团季度总结会议正举行到剑拔弩张之际,席上一气度沉稳的英俊男子俊颜紧绷,会议室内鸦雀无声。作为亚洲最大、实力最强的集团,天傲不仅在国际服装行业实力惊人,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在房地产、珠宝、娱乐行业也是战绩辉煌。因此,每三月一次的季度会议也是相当隆重。“我有事报道!”门“砰!”的一声被撞开,冷肃压抑到落一根针都能听见的会议室内,忽然传入一道清亮凌厉的女声。一个长发飘飘

  • 《攀上漂亮女上司》《攀上漂亮女上司》

    原标题:《攀上漂亮女上司》《攀上漂亮女上司》小说名字:攀上漂亮女上司第1章不正常的差等生“李卫阳!你给我滚出去!”一个暴怒的声音发出,举座皆惊。李卫阳正在瞌睡,被这么的一喝,当即惊醒了。他用朦胧的睡眼,看着讲课台上的发怒者——美女主任张晗。她那被汗水打湿了的白色衬衫紧紧地贴在她的身上,肉色清晰可见,那对蓝色的罩子也若隐若现……,真是令人血脉喷张啊!此时,所有的人全朝着李卫阳这边看来。李阳卫的脸上一道睡痕显得格外的醒目,他更明目张胆地用手不停地打哈哈,一副没有睡饱的模样。此刻她正用手指指着李卫阳,

  •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原标题:《盛世狂妃傻女惊华》《盛世狂妃傻女惊华》小说书名:盛世狂妃傻女惊华第一章背叛者死明亮的屋子里漫延着冰冷的空气,坐在屋子上首一身黑衣的人,脸上蒙着面纱,露出的一双眼睛透着冰冷的寒意,修长的手指缓慢而有节奏的敲着桌面。‘他’的下首,跪在地上的人瑟瑟发抖,一脸惶恐的看着上首的人,声音颤抖:“主……主子……”敲打着桌面的手指戛然而止,屋子里除了跪在地上人的粗重喘息再也没有其它。‘他’微微扬起眼角,盯着地上的人好似现在才注意到他的存在。这样强烈的压迫感几乎压的他连下跪的力气都没有。“主……主子……

  • 《乡村桃运》《乡村桃运》

    原标题:《乡村桃运》《乡村桃运》小说名:乡村桃运第1章农历六月骄阳似火,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时节。眼下刚放了暑假,村里的男女老少们都聚集在村里的小店里聊天打屁,兴趣一来也搓几盘麻将,诈几手金花什么的,不过都是小打小闹,输赢不过三五十块,若输上了一百多,那属于霉到了姥姥家。林长升不但霉到了姥姥家,还犯了万恶的桃花劫……话说下午的时候,林长升在小店里诈金花,也就是当地俗称的‘焖鸡’,三张扑克比大小,这东西看似简单,没经验的人还真玩不转。原本呢,输个三五十块也没什么,可林长升心里一急,在骚娘们张翠珍和郑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