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完整版【神级小农民】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3 5:58:3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神级小农民

第9章 仇人上门

经过了一晚上的研究,候小启不一会,便把这个铜鼎研究了一些门道出来。阅读haohaoyun.com

  第二天一大早,候小启又开始拿着自家的锄头,背上一个竹篓开始上山了。

  今天的山上可是热闹了,候小启一路上,竟然遇到了十几个村民在朝着山上赶去。

  “诶,今天这山上,是出了什么事情了?怎么全都朝着山上赶?”

  候小启拦住了一个村民。

  那个村民一看到是候小启,顿时不开心起来,道:“候小启,你这是自己发达了,就不想别人发达了啊?我都听说了,你去卖的那种石头,不就是紫红色的吗?我们当然也是去找这种石头了。”

  “这……”

  候小启哑然失笑,看着这人陆陆续续的进山,露出了无奈的笑容,道:“好吧,既然你们愿意,那就去找吧。”

  紫金朱砂是极其稀有的药材,生长的条件,自然也是非常的苛刻,而候小启,用天官图上面所说的生长条件,已经寻找到了这座山上几乎所有的紫金朱砂并且藏起啦。

  这些人倒是都怀着致富梦,一股脑的去挖石头,后果,自然也只能徒劳无功。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候小启并没有跟他们计较,自己拿着锄头,到山上,开始挖着给赵知春治病的药材。

  赵知春的病,确实是非常棘手,特别是需要根治,那更是需要一些比较偏门的药材。

  以前的候小启还没有感觉,只是在得到天官图之后,候小启才真正知道,自己后面这座山,可真是宝山。

  山上有着紫金朱砂不说,包括其他珍惜药材,也是不少。

  这些药材多是村民们不认识,或者是古籍上已经失传,导致当成了杂草,只有候小启回去开采。

  太阳越来越烈,已经快到正午。

  候小启一看需要的药材也差不多了,便是开始下山。说明haohaoyun.com

  另外一边,原本脸被打肿,极度不开心的陆彪在听到候小启竟然要跟林筱雅解除婚约之后,心中已经开心的不行。

  准备了一上午,陆彪带着一个狗腿子,就准备朝着林筱雅家里走去。

  既然林筱雅的婚约没了,陆彪自然是要看准空档,上门提亲了。

  对于林筱雅,陆彪不知道已经垂涎了多久,一直碍于和候小启有婚约,所以没有上门,现在,瞅准机会的他,这就上路了。

  一路上,陆彪昂首挺胸,自信无比。

  在石头屯,还有谁能跟他比身家?可以说,石头屯大部分都是农民,就是陆支书家,年年都有盈余,在石头屯,也是豪门贵族。

  陆彪想着,似乎已经看到林筱雅在自己怀中的样子,就在这个时候,他却因为不看路,噗通一声,就撞在了什么身上。原文haohaoyun.com

  “哎呦!是谁啊?这么不开眼,敢挡我的路。”

  陆彪一脸的不开心,朝着前面挡住去路的人看去,这一刻,陆彪却是猛的愣了。

  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可是一个真正的美女啊。

  如果说,陆彪见过最漂亮的女孩是林筱雅的话,那么现在,最漂亮的女孩,他见过两个了。

  这其中一个,便是面前的这个女人。

  一身城里人的华丽服饰,陆彪好歹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一看到这个衣服布料,就知道,这个绝对是个极其地位的女人。

  只不过,这个女人虽然漂亮,可是,却是有些火辣,听到陆彪骂人之后,顿时不爽,道:“你谁啊?你撞人还有理了是吗?”

  “这……对不起,这位美丽的小姐,我这实在是……”

  陆彪刚想要解释,这个女的却又摆摆手,道:“算了,本姑娘不跟你计较,我问你,这里是石头屯吗?”

  “是的,怎么了?”

  陆彪有些奇怪,而这个女人听到是石头屯之后,脸上一喜,而后,又是咬牙切齿道:“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个叫候小启的?”

  “候小启?”

  陆彪这就有些疑惑的打量着这个女的了。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刚才提到候小启的时候,这个女的显然是带着火气的,莫不是跟候小启有仇的?

  想到昨天候小启突然那么有钱,陆彪立刻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脸上挂着讪媚的笑容,连忙道:“我认识这个候小启!这个人就是个混蛋,这位美丽的小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赵涵袖,你少说废话,快点带我去见这个候小启。”

  赵涵袖果然是火气很大,陆彪心中得意,连忙道:“好!我这就带你过去。”

  陆彪得意不已,候小启啊候小启,这一次,你可是完了,哼哼,债主上门寻仇了,这一次,看你怎么办。

  “阿嚏!”

  刚刚回来的候小启也不知道是谁在后面想自己,擦了擦鼻子,朝着自己家里走去。

  只是,就在他走到自己家不远的一个路边院子的时候,却发现有着一堆村民围在一起,神色紧张,似乎是发生了什么。

  候小启有些奇怪,凑过去,细细一看之下,才发现,竟然是一个村民倒在了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

  候小启连忙挤进了人堆,询问着周边的人。好好孕

  “我早上是跟老王一起去挖石头的,可是,老王到了一个山谷下面去找,出来之后,不一会,就开始神志不清,倒在地上,我这,还是从山上背他下来的。”

  一个村民挂满了担心,这可是他跟老王一起去挖石头,到时候,要是老王出点什么事情,他可是难辞其咎啊。

  候小启眉头略微皱了皱,给老王把了个脉,而后,便是露出释然的表情。

  这个村民还真敢去,山谷之中, 久未见过阳光,自然是充满了瘴气,而他这个,便是瘴气入体了。

  知道病症,候小启自然也就心里有底了。

  正在候小启准备放下竹篓,拿药的时候。在人群外面,突然响起了陆彪响亮的声音。

  “候小启,有人来找你了!”

  陆彪的声音很有底气,人群之中,不禁给陆彪散了一条路出来。

  候小启转过头,却发现,陆彪的身边,还跟着一个赵涵袖。

  而此时赵涵袖的脸色,显然是身负血海深仇。那双能杀人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候小启。

第10章 打赌

一步步逼近候小启,赵涵袖语气暴躁道:“你就是候小启?”

  “我就是,你是谁?”

  候小启头脑风暴了一下,发现,自己确确实实是不认识这个赵涵袖。

  “哼!我是赵涵袖。”

  赵涵袖娇哼一声,而候小启也不傻,听到姓赵之后,立刻就想到了什么,道:“赵知春是你的谁?”

  “那是我爷爷!”

  赵涵袖怒声叫着,继续吼道:“就是你,昨天说要给我爷爷治病的?”

  “嗯,这是当然。我看出了你爷爷身上的隐疾,也有应对之法,自然就应该要帮他。”

  候小启觉得没有什么不妥,便这么说了。

  可是,赵涵袖一听到了候小启的话之后,却顿时暴躁起来,大声道:“胡说!就你这么一个乡野村夫,怎么可能会比我爷爷厉害?连我爷爷都医治不了的病,你竟然还夸下海口,你分明是想要骗诊金!”

  说出了诊金两个字,候小启也算是终于明白赵涵袖的意思了。

  自己昨天收了诊金,而赵涵袖以为自己是骗子,所以,这才找上门了。

  站起身,候小启顶着烈阳,也是有些不开心,问道:“你说我骗诊金,你有什么证据?”

  “哼!证据?就凭你这个样子,你像是什么厉害的医生吗?”

  赵涵袖冷哼一声,而后继续道:“你肯定是提前打听好我爷爷的病症,然后在大街上欺骗于他!”

  赵涵袖越说越气,而候小启在接受了这么多的怀疑指责,却并没有慌乱,反而是呵呵一笑,道:“看样子,你爷爷没有把你教好。你到现在,还不知道什么叫不能以貌取人。”

  “以貌取人?”

  “难道不是吗?你上来什么都没说,就只是说我这个样子,不可能有什么高明的医术。这样武断,你爷爷的那点名声迟早要被你败光。”

  候小启说话也是字字珠玑,顿时就让赵涵袖气的面红耳赤。

  而这是,旁边的村民却突然发出了惊叫,道:“不好了!老王他好像越来越严重了!你们看,脸色都已经有些发黑了!”

  这个惊叫,顿时就让所有人都把脸色集中在了老王的脸上。

  果然,瘴气入体之后,老王的脸色极其难看,而赵涵袖这个时候却找到了什么机会,立刻道:“候小启!你刚才不是你有很高明的医术吗?怎么,现在敢把这个人医治好吗?”

  赵涵袖一句话,顿时就让大家反应过来,刚刚候小启,好像确实说过他会医术来着。

  只是,这些人对候小启的眼神,却是带着几分打量,似乎也是不太相信他的样子。

  候小启之前也是沉默寡言,算是比较内向的孩子,除了种田和玩,似乎也不见他研究过医术啊。

  陆彪在旁边见缝插针,立刻就说道:“这位小姐说的没错!候小启,你既然说你会医术,那你有本事就把老王救活啊!要不然,你这行骗诊金,石头屯可不敢留你!”

  陆彪这一计不可谓不狠,候小启要是不行,可是要背上骗子的骂名,以后在石头屯,就真的彻底抬不起头了。

  有人在旁边帮腔,赵涵袖也是得意起来,道:“没错,候小启,你既然这么厉害,你有本事救活这个村民吧?你如果不行,你可以让开让我施救,人命关天,你可要想清楚。”

  “咦?赵小姐也会医术?”

  “那是自然,我家是医药世家,我爷爷,曾经是市里的医协主席。这个村民,只是血脉不通,导致了血液无法流通。”

  赵涵袖立刻就说出了老王的病情,同时还得意的看向候小启。

  摇摇头,候小启问道:“既然你是医药世家,知道他为什么会血脉不通吗?”

  “这个,自然是跌打,导致经脉变形所致,只需要针灸疏通经脉即可。”

  赵涵袖脸上很是自信,却让候小启露出了略微蔑视的眼神。

  “你这眼神是什么意思?”

  赵涵袖有着几分不爽,而候小启却是指了指躺着的老王,道:“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老王这个分明就是瘴气入体,需要引导出瘴气,你竟然说用针灸,真是……”

  候小启没有再说下去,脸上却是一脸的失望,似乎是为赵知春感到惋惜。

  旁边的陆彪听到候小启竟然还敢反驳赵涵袖,大喝道:“候小启,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赵小姐的爷爷可是市里的医协会长!你竟然敢质疑他的孙女?”

  “那又如何?”

  候小启冷冷的看着陆彪。

  “哼!你这分明是哗众取宠,我告诉你,石头屯现在,容不下你这样的骗子!”

  陆彪大喝着,顿时就让旁边的村民齐唰唰的把眼神看向候小启。

  一时间,候小启成了众矢之的,只不过,此时的候小启脸上却没有任何慌张,反而是看着陆彪,问道:“既然你这么有自信,你敢跟我打个赌吗?”

  “赌什么?”

  陆彪问着。

  “呵呵,我能救活老王,而且是让他马上醒过来,到时候,在石头屯,你见到我,最好要躲着走。”

  候小启眼睛盯着陆彪,后者感觉心中发麻,问道:“如果你没有救活那有怎么样?”

  “没有救活,我立刻离开石头屯,绝对不会再出现在这里。”

  候小启掷地有声,让陆彪心中顿时激动起来。

  林筱雅跟候小启的关系可是不一般,只要这家伙还在石头屯,就是阻碍他跟林筱雅的绊脚石,既然现在候小启敢跟自己这么打赌,就要利用这个机会让他滚蛋。

  “好,我答应你!”

  陆彪兴奋的回答,而候小启点点头,放下了自己的竹篓,从里面,拿出了几片叶子。

  所有人,包括赵涵袖,看着候小启拿出来的几片叶子,也是不懂什么情况,只是看着候小启,开始把几片叶子放到老王的嘴里。

  因为是夏天,老王的嘴唇有些干裂,候小启把几片叶子塞进去之后,开始把老王的身体一点的立起来。

  赵涵袖看着候小启的样子,心中有些不信,她还没有见过有人,能用几片叶子救活什么人的。

第11章 后悔

众目睽睽之下,候小启淡定从容的在老王身边几个地方按摩了几下,而后,便是等待了一分钟。

  “喂!行不行啊,候小启,别在这里装神弄鬼的,不行就赶紧滚出石头屯,让赵涵袖小姐救人!”

  陆彪在旁边催促着,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老王的身体动了。

  “咳咳!”

  老王使劲的干咳几下,张开嘴,一瞬间,就把嘴里的叶子全部给吐了出来。

  而当老王吐出叶子的一瞬间,所有人都惊呆了。

  原本塞进去,还是绿色的叶子,在这一刻,竟然变得的发黑了!

  “这是离叶,拥有吸引瘴气的功能。这些瘴气附在叶子上之后,自然就黑了。”

  候小启在旁边解释,而老王在醒了之后,旁边人立刻递上一口水。

  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水之后,老王竟然就恢复了原样,整个人站起身,精神无比。

  “这候小启竟然真的神医!”

  村民们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候小启,而候小启却不以为然的摆摆手,道:“举手之劳罢了,只是刚才,某些人跟我打赌,现在,是不是应该履行赌约了呢?”

  候小启说着,就把眼神看向陆彪。

  这个时候的陆彪已经是傻眼了,看着候小启,这才想起自己还跟他有赌约。

  “候小启,你什么意思?”

  陆彪脸色阴沉起来。

  “呵呵,刚才不是说的很清楚吗?现在,我在这里,你似乎应该让开了,没错吧?”

  候小启的眼睛略微眯着,带着几分笑意。

  陆彪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可是刚才又那么多人看到,最后,只能一甩手,冷哼一声:“走就走!”

  陆彪憋屈的沉默离开这里,而他刚走,这边就爆发起了如雷的掌声。

  “小启啊!没有想到你竟然会的治病,正好,你东大娘她身上好像也有一点病,要不然你就帮她治治吧?”

  “是啊,小启,还有刘大爷,他以前可是最喜欢你了,这你一定要帮他治病。”

  连续几个人要候小启治病,候小启呵呵一笑,全部应承了下来。

  而这个时候,旁边的赵涵袖却慢慢的凑过来。

  “候小启,对不起,刚才我冒失了。”

  看到候小启刚才露的一手,足够证明,候小启绝对是真的会救人。

  候小启没有想到,赵涵袖竟然这么放得下面子,倒是个能屈能伸的女汉子。

  “算了,你不知道也很正常,就算是你爷爷,也不一定知道,这个在现代中医界,已经是非常少用的东西了。”

  候小启也不会得理不饶人。

  赵涵袖点点头,道:“既然这样,那你正好跟我说说,我爷爷的病是怎么回事,怎么医治,我爷爷一直念叨,我回去,也好给他一点底。”

  “这样啊,没问题,去我家说吧。”

  候小启主动邀请着赵涵袖到自己家。

  二人一前一后离开了这里,让旁人更是羡慕不已。

  “我就说,候小启这一次是真的发达了,刚才那个女孩子一看就是城里的达官贵人,候小启还跟他们攀上关系,恐怕是真的厉害咯。”

  “是啊,你没听人家说吗?人家爷爷是市里的会长,都是市级的领导了,你说,这等级能差吗?”

  ……

  这几个村民的话,开始一点点的传开,到后面越来越夸张,等到传道卢秀彤嘴里的时候,让她彻底的追悔莫及。

  “这可是金龟婿啊,这小子,怎么就藏的这么深?”

  卢秀彤眼看都快哭出来了。

  旁边的老林头看到卢秀彤这个样子,倒是看得开,道:“老婆,这还不是你自己上门要解除的吗?怎么能怪别人呢?”

  卢秀彤一愣,眼神不喜的看向老林头,怒声道:“都怪你!当初为什么不拦着我点?”

  “我当初有拦着你,是你自己铁了心要去解除婚约。”

  老林头也是不太开心的回击。

  卢秀彤哑然,而这个时候,她的眼睛却正好看到了在院子中的林筱雅,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露出了一丝笑容。

  “你想什么呢?”

  老林头看到卢秀彤这个表情,感觉不好。

  “没什么,快点准备吃饭吧。”

  卢秀彤不说,老林头也不好多问。

  另外一边,候小启这一次可是真正的出风头了。

  上一次挖石头,可以说是运气,可是这一次,却是实实在在的能力问题了。

  而候小启回到家里之后,便是将自己正在炼药的进度跟赵涵袖说了一些。

  “很抱歉,我没有想到,在石头屯,竟然还真的能有你这样的神人。”

  赵涵袖最后,还是有些歉意的看着候小启。

  “没事,你的这种想法也正常,我也有错。”

  候小启大度的很,而赵涵袖看到候小启这个样子,也是点点头,道:“那我爷爷的病就拜托你了,我回去跟我爷爷说了。”

  “嗯,天色也不早了。我送你一段。”

  此时,外面的天已经快黑了。

  说实话,候小启还是挺佩服赵涵袖的。

  这段乡路起码要走一个小时,没有想到,这女的竟然还真的这么走进来。

  “怎么样?小启,人送走了吗?”

  家中,卓淑珍问着候小启。

  “妈,没事了,对了,晚饭吃什么?”

  候小启笑呵呵的问着卓淑珍。

  “我今天特地去买了一条鱼,给你煲了鱼头汤。你今天晚上,可得多吃一点。”

  卓淑珍笑起来,看到候小启这么有出息,最开心的,莫过于卓淑珍了。

  自从老候走了之后,母子就相依为命,在村里头,自然也是被大家看不起。

  只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平时沉默寡言的,竟然藏的这么深,连自己这个做母亲的都不知道。

  “小启,来,多吃点这个。”

  饭桌上,卓淑珍不断的给候小启夹菜。

  候小启一脸苦笑,道:“妈,我真吃不下去了。”

  “你这孩子,买了这么多,还要浪费不成?”

  “这……好吧。”

  候小启一脸郁闷的强行塞下了这些菜,这才抱着肚子,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活了二十几年,直至今日,候小启才知道,什么叫做吃饱了撑的。

  打开房间门,候小启第一眼,便是看向了自己的床,而就在他眼睛刚刚看到床的瞬间,瞳孔便是无限放大,嘴中大喊道:“啊!!!”

第12章 诱惑

“小启,你叫什么呢?”

  外面的卓淑珍叫着,候小启通红的脸连忙回了一句没什么之后,便看向了床上这个已经褪去了所有衣服的美人。

  床上这个人,不是别的,竟然就是候小启曾经的未婚妻林筱雅。

  白皙的皮肤,及腰的长发,加上这个精致无比的五官,足够让所有人疯狂。

  此时的林筱雅也是一脸通红,结巴道:“小……小启哥。”

  “我这个不是在做梦。”

  候小启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在确定不是做梦之后,看向床上的林筱雅,终于说道:“筱雅,你怎么,怎么回事?”

  “小启哥不喜欢我这样吗?”

  林筱雅已经完全暴露在候小启面前,脸上的羞红之色,却是从未停止过。

  候小启立刻就着急了,连忙道:“筱雅,你快点把衣服穿起来。”

  “我衣服不在这。”

  林筱雅回答着,而后装出一个很诱惑的姿势,道:“小启哥,筱雅很喜欢你。”

  “这……筱雅,我也喜欢你,可你……”

  候小启此时也是慌乱无比,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

  “小启哥,我们早就有婚约,而且,你也答应过我要娶我的。”

  林筱雅说着,候小启也是暂时的镇定下来,在旁边坐下之后,一脸认真道:“筱雅,这个,是不是你妈让你这么干的?”

  “不……不是。”

  林筱雅顿时紧张起来,让候小启叹了一口气,无奈道:“唉~筱雅,你不会撒谎。”

  林筱雅也知道自己被看穿,脸红起来,道:“小启哥,虽然是我妈让我这么做的,可是,筱雅真的喜欢你,我听说你跟我解除婚约之后,我……我……”

  说着说着,林筱雅的眼睛便是噙着泪水,露出了无限的委屈。

  候小启一下就急了,连忙道:“筱雅,你别怪我啊,那是你妈太过分了,我那也是为了面子,所以……”

  “所以,小启哥不喜欢筱雅了是吗?”

  林筱雅的眼泪已经滴了出来,道:“小启哥,筱雅知道你现在很厉害了,可是,筱雅真的喜欢你,我不想失去你。”

  “这……筱雅,你冷静点,我也很喜欢你,可是你这样。”

  候小启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看着林筱雅没穿衣服的样子,也是让候小启口干舌燥。

  “妈妈说这样才能够让小启哥留在我的身边。”

  林筱雅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候小启,似乎是候小启只要不答应,她的眼泪就会唰唰的留下来。

  候小启也是无奈,只得道:“好,我答应你,我肯定不会离开你。”

  候小启这么答应,才让林筱雅好受了一些,然后又小心问道:“小启哥不会骗我的对吧?”

  “当然不会,筱雅,我说……你这,衣服是不是该穿起来了?”

  候小启看着白花花的林筱雅,感觉已经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了。

  林筱雅168的身高,加上是个农村孩子,身材也是极其的完美,可以说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

  候小启这个时候才意识道,陆彪这么喜欢林筱雅,确实是有道理的。

  候小启这么扫了几眼,也让林筱雅的脸色更加的羞耻,连忙拉过旁边的被子,挡住了自己的身体,只留下了白花花的肩膀和半个胸脯,更是多出了几分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

  “筱雅,你的衣服呢?”

  候小启奇怪的看向周围,这才发现,林筱雅的衣服,似乎还真的不在自己的房间。

  “我的衣服,被我妈带走了。她让我今天晚上一定要在这里过夜。”

  林筱雅这个时候,也只能说实话。

  候小启听了之后,也是无奈,他很清楚,这其中,肯定就是卢秀彤的主意比较多。

  硬塞着女儿到自己床上,想要让自己生米成熟饭,而林筱雅,因为白天自己跟她解除婚约,导致了这个小女孩心中开始胡思乱想。

  “唉~筱雅,晚上人比较少,等会你穿我的衣服,我先送你回去吧。”

  候小启还是没有要动林筱雅的意思,林筱雅一听,却是心中一紧,道:“小启哥你不喜欢我了吗?”

  “筱雅,你相信我,我肯定是非常非常喜欢你的,可是,我现在还得挣钱,以后,还得要让你过上好日子。等以后我真的有钱了,我一定会办一个风风光光的婚礼,然后娶你过门的。”

  候小启一脸认真,林筱雅听了之后,点点头,道:“我明白了。”

  “你明白就好。”

  候小启舒了一口气,要是这丫头今天晚上真要在这里过夜,候小启也不是柳下惠,可能真的就交代在这里了。

  送着林筱雅回到了家门口,候小启这才安心的休息。

  等到了第二天太阳升起,候小启吃完早饭起床,走到门口之时,却正好遇到了路过的林筱雅。

  一看到自己,林筱雅似乎就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咻”的就变得通红。

  “嘿嘿,筱雅,大早上的,你去哪里呢?”

  候小启倒是看得开,主动上去打着招呼。

  “小启哥,我……我要玉米地里摘玉米。”

  林筱雅还是有些紧张。

  候小启却是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好啦,筱雅,你先去吧,中午要来我家吃饭哦。”

  “嗯,好的。”

  林筱雅重重的点头,就小跑离开了这里。

  看到林筱雅这个样子,候小启也是笑了笑,走到了村尾的刘璋家里。

  此时的刘璋老婆还在家里,一看到候小启过来,立刻就是笑脸相迎,道:“小启啊,你怎么有空过来这里啊?”

  “嘿嘿,我这不是没事吗?对了,伯母啊,刘大哥在家吗?”

  候小启问着刘妻。

  听到候小启突然要找自己老公,刘妻也是有些奇怪,问道:“小启啊,你这是找他有什么事情呢?”

  “哦,伯母,是这样的,我记得,在村尾边上,你们家,是有一块地对吗?”

  “地?”

  刘妻面露难色,开始认真的回忆起来。

  一会之后,刘妻突然恍然大悟,道:“哦,我想起来了,你说的没错,我们家确实有一块地,只是那地已经荒芜了很久,以前也种过,可实在是太贫瘠了,根本种不出什么东西。”

  “呵呵,伯母,既然这样,要不然,这块地,可否卖给我?我这突然想种种地,所以……”

  候小启话还没有说话,刘妻反倒是一脸惊诧,问道:“你说啥,你竟然想买那块啥都种不出来的地?”

第13章 买地

如果是以前,刘妻恐怕会认为是候小启发疯了。

  可是,现在的候小启,可不比当初,脑海中,顿时就想到了一些其他东西。

  “伯母,怎么样,这块土地,你们留着似乎也没有什么用,要不然就卖给我吧?反正我正好也是没事种种地。”

  候小启笑呵呵的对刘妻说着。

  刘妻这一时间也是捉摸不定,只得道:“小启啊,你知道,这事情呢,从来都是我家老刘管的,要不然这样,你先在我家里坐一会,我去田里,把老刘叫回来,到时候再说吧?”

  “这个,好的,没有问题。”

  候小启应承下来便是真的在刘璋家里坐下。

  刘妻不可谓不激动,候小启上门买地,这可不是什么小事。

  三步并作两步走的,刘妻就到了石头屯附近的田地里面。

  此时的刘璋跟着好几个村民都在收拾着田地。

  看到自己刘妻突然来了,这些村民也是热情不已,笑道:“刘璋,快点看看,你老婆过来了。”

  “我老婆?”

  刘璋回头看过去,这才发现,自己老婆已经朝着自己奔来。

  “你不是在家里碾玉米吗?怎么跑地里来了?”

  刘璋奇怪的看着刘妻,后者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旁边的人,在刘璋耳朵旁边小声的说了几句。

  “什么!?你说候小启要买咱家地?”

  刘璋哗的大叫出来,顿时就吸引了旁边的人。

  “什么?候小启要买地了?老刘,这是哪块宝地让候小启看上了啊?”

  旁边的人立刻就关心起来。

  看到刘璋竟然这么大声的叫出来,刘妻也是一脸郁闷,不过现在既然大家都知道了,也只得道:“就是咱们村尾那块地。”

  “村尾?”一个村民仔细想了起来,而后疑惑道:“不对啊,我记得你们家村口那块地不是早就荒废了吗?什么都种不出来,甚至连杂草都不长,候小启怎么会看上那块地呢?”

  “这,说的就是啊,如果真的要种地,也应该买肥沃一点的地啊。”

  又是一个村民提出质疑。

  只有一个男的拿着镰刀,在旁边沉思了一会,在慢慢道:“我想,候小启这定然是有所图,你们别忘了,候小启之前挖石头可是赚了大钱,他既然要这块地,肯定是这块地里面,有着非常大的赚头。”

  这一句话,立刻就惊醒了大家,这一下子,好家伙,这些人是连活不干了,直接就跟着刘璋到他家去了。

  候小启还在等着呢,突然看到五六个乡亲,也是有些不明白,道:“伯母,你不是去叫老刘吗?怎么突然就叫了这么多人一起回来了?”

  “这……他们都是听说你想要买地,所以过来帮我们参谋参谋。”

  刘妻也不好多说,只得这么解释。

  候小启一听,也明白了个大概,道:“好吧,我明白了。那啥,刘大哥,伯母也应该把事情跟你说的差不多了吧,这块地,你是……卖不卖啊?”

  “这,小启啊。”刘璋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小启啊,你应该也知道,我拿这块地也没有什么用,不过,既然要卖,你好歹也得给我一个价格啊。”

  “价格啊,这个好办,我也去看过了,你村口那块地,估计有半亩田大,这样,我出三万块钱,把你这块地买过来,怎么样?”

  “什么!三万块?”

  顿时,刘璋就睁大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候小启。

  而候小启的这番话,同时也震惊了周围的所有人。

  好家伙,三万块钱,在石头屯这个地方,谁家的积蓄能有这么多钱?

  这么高的价钱,也不得不让刘璋心中怀疑起来了。

  “小启啊,这件事情,我还是要考虑考虑,要不然,你就先回去吧?我们商量出个结果,一定会去找你。”

  刘璋强行沉住气,而候小启似乎也不着急的样子,站起身,笑道:“那好吧,刘大哥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我先走了。”

  候小启说完,离开了刘璋家里。

  等到他一离开之后,刘璋的家里顿时就炸锅了。

  “老刘啊,好家伙,三万块钱啊,候小启竟然这么看重这块地,你这……可得想清楚啊。”

  “就是啊,候小启肯出三万块钱,就说明他肯定能够挣回更多的钱,我看,你得好好想清楚。”

  ……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这块地一下子,仿佛就变成了宝地一般。

  石头屯本来就不大,大家平时你一言我一语的,这个消息不出一个下午,便是传开了。

  等到这件事情传进陆彪耳朵里之后,陆彪立刻就是动起了心思。

  “候小启竟然这么舍得,拿出这么多钱买那块地,那块地下面一定是有宝藏,不行,不能让这小子买下这块地。”

  陆彪想到这里,立刻就收拾好了行装,朝着刘璋家里走去。

  候小启早就预料到事情会是这样,也不着急,自己该吃吃,该喝喝,到了晚上,石头屯凉快一些的时候,候小启还出去散散步。

  不过,没走两步,候小启倒是正好遇上了提着一篮子野菜的林筱雅。

  “这不是筱雅吗?咋啦,还没有吃晚饭啊?”

  候小启笑呵呵的过去跟林筱雅打着招呼。

  在看到候小启之后,林筱雅也是脸色一红,小声道:“今天干活干的比较晚,就没有早吃。”

  在石头屯这样的农村,吃饭一般是比较早的。

  一般傍晚五点多左右,大部分人就已经吃完了,只是没有想到,现在都快晚上七点了,林筱雅还没有吃饭。

  “筱雅,下次干活不要那么晚了,还是吃饭重要。”

  候小启说着,又想起什么,问道:“筱雅,最近,陆彪那混蛋有没有骚扰你?”

  “没有。”

  林筱雅回答,然后又想起了什么,问道:“小启哥,你上午是不是说要买刘大哥家的那块地啊?”

  “是啊,没想到,筱雅你也知道了,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候小启看着林筱雅似乎是有话要说的样子。

  “嗯,小启哥,我刚刚路过刘大哥家里的时候,看到陆彪也在他家里,似乎是好像也要买地来着,你如果拿这块地真有用的话,可不能让他抢了。”

  林筱雅提醒着候小启。

第14章 争夺

刘璋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婆,又看了一眼陆彪,道:“小启啊,不是我不卖给你这块地,只是陆彪他……”

  “候小启,这块地,我买了!”

  陆彪在旁边得意的说了一声,而后继续道:“哼,你不就是出三万块钱吗?我出四万块钱!把这块地买了!”

  “什么?”

  候小启装的一副震惊又有些害怕的样子,激动道:“你买了?”

  “是,我这正在跟刘大哥谈呢。”

  陆彪得意的哼唧一声。

  候小启连忙问着刘璋,道:“刘大哥,他说的是真的吗?”

  “是,刚刚他确实要四万块钱买来着,我们……”

  刘璋还想要继续说,候小启一听,立刻不由分说的道:“刘大哥,你别听他的!我出五万块钱,买下这块地!”

  “五万!”

  刘璋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候小启。

  “是,如果你同意,我明天就可以给你钱!”

  候小启显得非常着急。

  而旁边的陆彪看到候小启这么着急,心中窃喜不以。

  既然候小启这么着急,更是说明了,这个地下面,肯定有巨大的宝藏。

  想到这里,陆彪不假思索的道:“我出六万块钱!刘大哥,你可要想清楚了,在石头屯,能让我出六万块钱的人不多了。”

  “这……”

  刘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脸歉意的对候小启道:“好吧,小启,实在对不起了。我还是把这块地卖给陆彪吧。”

  “刘大哥,你想清楚啊,这块地可是宝地,不能随便乱卖啊。”

  候小启着急,不由自主的,就喊出了宝地两个字。

  “哈哈!候小启,你死心吧,刘大哥是个识时务的人。”

  陆彪哈哈大笑起来,从身上直接拿出了三万块钱,放到刘璋面前,认真道:“刘大哥,你看好了,这里是三万块钱,就当做是定金了,等我找到了宝藏,到时候一定给你全额付清!”

  说完,陆彪得意的哈哈大笑,昂首挺胸的离开了这里。

  等到陆彪走远之后,刘璋这才露出苦闷的脸色,道:“小启啊,你可不能怪我啊,毕竟是陆彪可是陆支书的儿子,在石头屯,我们这哪敢招惹他们啊?”

  “嗯,没事,刘大哥,卖就卖了吧,我也不着急,就让陆彪先买吧。”

  候小启的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却让刘璋有些捉摸不透。

神级小农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神级小农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逆世毒宠妃 最新章节

    原标题:逆世毒宠妃最新章节小说书名:逆世毒宠妃目录预览:第一卷重回上京,一路风华第1章往事不堪回首第一卷重回上京,一路风华第2章重重打击而亡第一卷重回上京,一路风华第3章捡个娃跟我姓第一卷重回上京,一路风华第4章再回到将军府第一卷重回上京,一路风华第5章将东西拿回来第一卷重回上京,一路风华第1章往事不堪回首北荣,关外。因为连续几天的下雨,官道上的小路变得十分泥泞,一辆不起眼的马车正沿着泥路徐徐而行。余奕凝侧躺在马车里,闭目养神,随着马车轻轻的晃动,开始渐渐有了睡意,昏昏欲睡。“要我说啊,那二夫人

  • 王妃勇猛:调教战神冷王 最新章节

    原标题:王妃勇猛:调教战神冷王最新章节小说书名:王妃勇猛:调教战神冷王目录预览:第1章好一朵美丽的白莲花第2章赐婚,将死之人第3章打人专打脸第4章撕了美人脸第5章打狗看主人第1章好一朵美丽的白莲花“太子殿下千岁,二小姐万福金安,我们小姐还……”“滚一边去!”一个男人震怒的骂声。接着是重物摔地的声音,随即而来还有隐忍的痛呼。秦九儿从床上坐起来,手扶着头看看房间的古色古香。又闭眼想想昨晚的事,确定不是一场梦。自己现在真的已经被死老头子送到了古代,而且死老头算错位置,落地点不巧是砸到刚刚撞死在娘亲坟前

  • 亡妻归来:兽性军长求轻虐 最新章节

    原标题:亡妻归来:兽性军长求轻虐最新章节小说书名:亡妻归来:兽性军长求轻虐目录预览:第1章坑爹的春梦第2章老公,我美吗第3章你浪费了我的人造膜第4章被算计了第5章她竟然是元帅夫人第1章坑爹的春梦对于宁蓝来说,她这一生没有什么遗憾,有房,有车,还有稳定工作,然后靠自己的努力走上了人生巅峰。若真要找出一点遗憾的话,大概就是活了二十五年,没尝过男人的滋味。宁蓝感觉自己轻飘飘的飞向了天空,脑子一片迷糊,好似做了一个美梦。而这个美梦恰好弥补了她人生中唯一的遗憾!没错,这,就是一个春梦!只是这个春梦开始的很

  • 鬼王嗜宠:毒妃太嚣张 最新章节

    原标题:鬼王嗜宠:毒妃太嚣张最新章节小说:鬼王嗜宠:毒妃太嚣张目录预览:第1章烧死这个伤风败俗的女人第2章她不是废物第3章报应来了第4章鬼王来了第5章空间手镯第1章烧死这个伤风败俗的女人“烧死她!烧死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烧死!烧死!”迷迷糊糊中,容初九听到从四面八方传来嘈杂的声音。烧什么烧,吵死人了。容初九很不高兴的皱起了眉头,迟迟不愿意睁开眼睛。啪!容初九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脑门上炸开了,黏糊糊,湿答答,还有点难闻的气味散发出来……好像不是什么好的东西。她想要伸出手去将那异物抹去,却骤然

  • 强势夺爱:总裁的三嫁娇妻 最新章节

    原标题:强势夺爱:总裁的三嫁娇妻最新章节小说名称:强势夺爱:总裁的三嫁娇妻目录预览:第1章闹洞房第2章恶魔的惩罚第3章豪门沈家第4章引狼入室第5章生娃有赏第1章闹洞房这就算结婚了?没有奢华盛大的排场,参加的宾客也只是与沈家往来密切的寥寥数人。婚礼,草率得像是一场游戏。后悔吗?不曾!可愧疚总还是有的……咚咚,有人敲门。曼亚翘起眼,瞥向大门。虽然婚礼简单,但僵着嘴角微笑应酬了一天,她实在没有精力应付了。咚。想装睡,可门外的人耐性非凡。躲不过去,曼亚提起婚纱蓬蓬的裙摆,赤脚过去,“你……”见到屋外的男

  • 废柴逆天:邪王霸宠狂妃 最新章节

    原标题:废柴逆天:邪王霸宠狂妃最新章节小说名称:废柴逆天:邪王霸宠狂妃目录预览:第一卷第1章废柴,毁容身死第一卷第2章穿越,狂傲鬼才第一卷第3章惊,奸夫出现第一卷第4章羞辱,退婚书第一卷第5章狗眼,看人低第一卷第1章废柴,毁容身死夜凉如水。云水国青城水家。“啊……”一道惨叫声从水府一处阴暗的柴房里传出,振聋发聩,好不凄厉。破旧的柴房里,一名黄衣少女立于一侧,正一脸恶毒地盯着角落里的人,一只手上握着散发臭气的瓶子,另一只手上捏着一根粗长铁鞭。一名白衣少女蜷缩在角落里,大半张脸已经被毁得惨不忍睹。“

  • 闪爱成婚:BOSS请自重 最新章节

    原标题:闪爱成婚:BOSS请自重最新章节书名:闪爱成婚:BOSS请自重目录预览:第1章嗨,姐夫第2章你是不是傻第3章只是想她了第4章能不能不要再联系了第5章社会好复杂第1章嗨,姐夫安小绪刚从酒店回到家里,继母李淑华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妈,怎么了?”电话那边传来了李淑华命令般的声音,“今晚和你姐夫家里人见面,穿得正式一点。”她嗯了一声,李淑华说了地址,然后就挂掉了电话。安小绪撇撇嘴,将手机放在一边,洗了澡就直接躺在床上睡觉。昨晚被折腾了一晚,她感觉像是做了一晚泥工一样的累,想起那个混蛋,安小绪就恨

  • 枕上萌宠:首席老公好心急 最新章节

    原标题:枕上萌宠:首席老公好心急最新章节小说书名:枕上萌宠:首席老公好心急目录预览:第1章情人节第2章一夜噩梦惊醒第3章踹他第4章这么不知检点第5章干涸的血迹,炫目第1章情人节一年一度的情人节之夜,空气中到处弥漫着幸福甜腻的味道。人来人往的大街上随处可见甜蜜相拥的情侣,浓郁的玫瑰花香扑鼻而来,静谧的夜染上了迷醉而暧昧的色彩。“梦乡”会所的一个奢侈豪华KTV包间。苏紫虞喝得有点多了,舌头阵阵发麻,莹白的脸已经染上红霞,灵动的大眼睛里,水汽氤氲间带着几分迷蒙。“小苏,赶紧的,陪魏总再唱一曲。”公关部

  • 至尊狂妃:蛇君好霸道 最新章节

    原标题:至尊狂妃:蛇君好霸道最新章节小说名称:至尊狂妃:蛇君好霸道目录预览:第1章喜当娘第2章我的肚子太不争气第3章坑爹的穿越第4章惊魂白蛇第5章本座就是你夫君第1章喜当娘“月姐姐,我们当真要杀了她?”“湘妹,不杀她,她一醒来,我们将她推入碧岭池中的事情就会暴露,谋害未来的蛇子,灭杀九族,你觉得你我还有活路……”“可是……”“别在可是了,要是她醒了,一切都晚了。”率先开口的女子声音喏喏,似乎有几分的迟疑,后面开口的女子却是语气狠戾,散发出来的杀意让顾青岚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恰好一

  • 邪王嗜宠:狂妃耍大牌 最新章节

    原标题:邪王嗜宠:狂妃耍大牌最新章节书名:邪王嗜宠:狂妃耍大牌目录预览:第1章崖底重生第2章银发男子第3章五小姐变了第4章回府第5章初次过招第1章崖底重生残阳如血。悬崖边上,女子已经退无可退,只需再往后一步,便是万丈深渊。“玉玲珑,你已经无路可退了,若是交出碧玉玺,我们可赏你个全尸!”步步紧逼的几个男子寒气毕露,几支枪,却是同时对准了眼前的女子。仿佛,她不过是他们手中待宰的绵羊。而事实上,女子现在确实深陷绝境,无路可逃,腹部中弹,鲜血汩汩直冒,小腿上更是伤痕累累,流下无数的鲜血。若不是靠着一股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