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完整版【萌妻当道:独家专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3 6:27:07 来源:网络 []

书名:萌妻当道:独家专宠

第009章:脱衣服

夏漓安被傅流年拽上了总裁专用电梯,并且按下了三十二层的按钮,电梯缓缓向上,夏漓安的心里是凌乱不安,“傅先生,你说的事情我可以答应你。网站haohaoyun.com

傅流年的视线扫过夏漓安的脸,眉头皱的更紧,夏漓安的决定是个明智的选择,只是她把自己搞成这样,丢不丢人,她欠债欠得一把伞都买不起了?

“夏小姐,记不记得我和你说过,等你主动来找我的那一天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夏漓安咬了咬下唇,怎么会不记得,傅流年的每一句话都清晰的刻在她的脑海中,“我要怎么做,你才会答应?”

明明是恳求的话语,却被她倔强的说出口,夏漓安大大的眼睛对上他的视线,坚定无比,那一刻,傅流年的脑子里忽然涌进一个奇怪的想法,这个女人,很有趣。

电梯“叮”的一声停在三十二楼,打断了傅流年要说的话,夏漓安被他拽下电梯,大步走向了一个房间。

房间外,五个大字清晰入目,总裁办公室。

傅流年的办公室很大,大多以黑白灰三色为主,屋子里一个大大的玻璃窗可以清晰地看见这个城市,外面的雨依旧在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走路太急的原因,夏漓安的心脏狂跳。

“夏漓安,你穷的买不起伞了?”傅流年的眉头依旧紧皱,脸色臭的要命。

夏漓安不知道,对于有洁癖的傅流年来说,将自己的衣服披在一个湿漉漉的女人身上,内心会经过怎样的煎熬。推荐haohaoyun.com

不过她是穷的买不起伞了,别说是伞,就是住的地方都要没有了。

“傅先生,我记着你的话,想必你也记得清楚,我做你的女人,你帮我把姐姐的债还了,这是一个很公平的交易。”借用江帆的话,夏漓安鼓起勇气来和傅流年谈判。

她很好的将自己内心的紧张隐藏起来,然而却控制不住冷得发抖的身体。

“交易?”傅流年弯了弯嘴角,眼中带着一抹可怕的邪魅,“你已经错过了最佳谈判时期,我说过,等你主动找上我,就没那么容易了。”

“你想要我做什么?”

傅流年拉开一个镜面的门,夏漓安跟在她身后走进去,她这才发现,在总裁办公室的内部,还有着一个家居式的房间,屋子里的床,衣柜,一应俱全。

“脱衣服。完整版【萌妻当道:独家专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啊?”夏漓安惊愕的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傅流年,她没听错吧?傅流年这混蛋让她脱衣服。

她忽然意思到这间房间存在的意义,都说傅流年的女人很多,这里就是为了方便他随时做那种事情?

变态,流氓,种马,下半身思考的生物。

“傅先生,我……”

“既然想做我的女人,难道不应该付出些什么吗?”夏漓安话音未落就被傅流年打断了,面对她的不满,傅流年丝毫都不生气,他有的是办法让夏漓安乖乖听话。

“睡都睡了,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有些话,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傅流年逐渐失去了耐心,江帆的话忽然撞进夏漓安的耳膜,如果选择,她宁愿选择傅流年。

想到这里,夏漓安转过身去,脱掉自己的外套,等到里面只剩下一件胸衣,她停下自己的动作,夏漓安背对着傅流年,缓缓开口,“傅先生,这样够了吗?”

洁白的肌肤,完美的背影,看得傅流年的身体里一阵电流通过,“转身。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一种屈辱感蔓延了夏漓安的思绪,眼睛的酸涩让她的眼泪不自觉的滑落,她转过身,却忽然被迎面而来的毛巾砸中,“把自己擦干净。”

夏漓安脸色惨白,眼睛睁得老大。

“你是要我帮你擦,还是希望我做一些别的事情?”面对如此狼狈的夏漓安,傅流年竟然有了一种想要的冲动,这让他发自内心的将自己鄙视了一遍。

“我不是那个意思,傅先生,谢谢你。”

紧接着,傅流年走到衣柜前拿出一件衬衫丢给她,“你不用太感动,我只是不想你弄脏我的办公室而已。”

“换完衣服就出来,签合约。”随后,他头也不回的出了屋子,再多看一眼,他怕自己会强行在这里要了她,现在还不是时候,他们之间,来日方长。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他说不会那么容易,却也没怎么为难自己,他还拿了干净的衣服给自己,那一刻,夏漓安忽然觉得傅流年这个人并不是很坏。

“傅先生,我换好了。”

夏漓安走出去的时候傅流年正坐在办公桌前翻着文件,听见夏漓安的的声音,他抬头看了她一眼。

自己的衬衫穿在夏漓安的身上显得有些肥大,她太过的瘦弱,像一个一不小心就会被捏坏的娃娃,就是这种楚楚可怜的模样,几次三番的让傅流年软下了心。

第010章:签了卖身契

“合同看一下,如果没什么问题,就在上面签字。”

夏漓安“恩”了一声,走过去接过他放在桌子上的合约书,她简单的过目一遍,里面大多是傅流年对她的苛刻要求。

其一:搬到他的家里和他一起住。说明haohaoyun.com

这一点夏漓安并不反对,因为她的房子正在出售,如此,还省了她一笔租金。

其二:不许和其他男人有过于亲密的接触。

这一点夏漓安也同意。

“傅先生,我能提一个要求吗?”

“不能。”

噗……

夏漓安无奈的抿了抿唇,既然她没有提要求的资格,那还让她看个屁?她拿起桌子上的笔,在上面签上夏漓安三个字,那一刻,她非但没有还了姐姐的债务之后的轻松,心里反而有了一种无形的沉重。

对于夏漓安的表现,傅流年显然很满意,他接过合同,淡淡开口,“从现在开始,那些追债的人不会再缠着你。”

“工作辞了,今天晚上,搬到我那里去住。”一句话说的和气,看似在和夏漓安商量,实则是他已经给夏漓安做出了决定。

“我想自己出去工作。”如果她什么也不做,就证明她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我说不许去就是不许去。”他显然失去了耐性,说话的语气微微提高。

夏漓安识相的点头,惹怒傅流年绝对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我知道了,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先离开了。”

在这个FS大厦里,夏漓安的呼吸都有些困难,尤其是在傅流年的身边,夏漓安会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

晚间,夏漓安被傅流年的司机接到了他的别墅,配得上他的身份,装修高档豪华,大厅里,两个系着围裙的女人不停的在忙碌。

“唐姨,夏小姐来了。”帮夏漓安提着行李的司机叫了一声正在忙碌的女人,年老一些的女人抬头,看见夏漓安的那一刻,她的眼里明显闪过一丝诧异。

“顾小姐?”

“唐姨,我说的是夏小姐。”司机的面色有些阴沉,再次提醒那个被称为唐姨的女人。

唐姨点了点头,快步走到夏漓安的身边,“夏小姐,傅先生在二楼书房,之前他有吩咐,等你来了让你上去找他。”

唐姨嘴角微微扬起了一抹笑容,视线依旧不住的在她脸上打量,夏漓安忽然觉得,她看着自己的眼神里包含了一种深深的熟悉感。

“哦,对了,你还不知道他的书房在哪吧,唐姨带你去。”唐姨急忙解下自己的围裙,说着就带夏漓安上楼。

唐姨待她热情,她一时有些不适应,沉默良久,也只是说出了一声,“谢谢。”

唐姨带着她上了二楼,指了指走廊拐角处,“那里第一间就是傅先生的书房,夏小姐,您自己过去吧!”

“谢谢你唐姨。”夏漓安也笑了笑,近来事情发生的太多,她已经很久没看到有人如此温馨的对她笑了。

看着唐姨下楼,夏漓安走到书房前敲了敲门,“傅先生,我是夏漓安。”

直到里面传来一声,“进来”,夏漓安推门而入,傅流年正坐在桌前写着什么,看见夏漓安,他放下手中的钢笔,抬眸,淡淡的打量她。

如约而至,她还算乖。

傅流年勾了勾手指,低沉的嗓音响起,“过来。”

又是这种命令的语气,让夏漓安的心里极其的不舒服,可她又能如何,她是他用钱换来的女人,说难听的,不过是被他包养的情人而已。

在他面前,她早已把尊严丢的一干二净。

夏漓安走到他身边,双手紧紧的抓着衣角,“傅先生,我需要做些什么?”

傅流年忽然环住她的腰,将她向前一带,夏漓安猝不及防的坐在了他的腿上,下一刻,他温热的气息扑在她的脸上,“凡是能让我高兴的事,你都应该去做。”

夏漓安心跳加速,亦然间看见了电脑上的新闻,一个女子挽着江帆的胳膊,面上笑容甜蜜,明天是江帆订婚的日子。

“看见前男友和别的女人订婚,心里不舒服吧?”

她的心咯噔一下,原来他一直都知道,她的所有事情他都了如指掌,正如他的司机可以轻松的找到她的住处。

她避开他的视线,低垂着眼眸,傅流年有着一双可以洞察别人内心的眼睛,在他的面前,她没有一点秘密。

“不只是他背叛了你,那晚,你也在我的床上缠绵。”他的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容,声音压得很低,却犹如地狱里的修罗。

傅流年是一个可怕的男人,每一句话都如利刃一般刺着她的心脏,她夏漓安,脏。

第011章:不要忤逆我

“我清楚的记得自己做过什么,不需要傅先生再三提醒我。”

“你的脾气和她一样,总是那么暴躁,可是你没有在我面前发脾气的资格。”

傅流年的话让夏漓安清楚的知道,他曾经被一个女人伤害过,而夏漓安只是那女人的替身,傅流年说,“如果不是这张脸,你以为你会爬上我的床。”那么,她的脸应该很像傅流年心中的那个女人。

“明天,和我一起去参加江帆的订婚宴。”傅流年的声音缓缓在她耳边响起,夏漓安的心中,悠然一顿。

让她去参加前男友的婚礼,这无疑是对她最大的羞辱和伤害,何况那时候她的身边站着的是他傅流年,而她,是傅流年的情人。

“需要我帮你报仇吗?你说,我要怎样折磨他好呢?”傅流年的嘴角扬起一抹恶魔般的笑容,他的视线一刻都不曾离开夏漓安的眼睛,她面上那抹一闪而过的悲伤被他抓个正着,“是抢走他的公司,还是抢走她的未婚妻?”

她这张脸,总是无时无刻的在提醒傅流年,曾经那个女人带给他的伤害,可他,就是想把她留在身边,看她这幅楚楚可怜的模样,傅流年很开心。

“你不想吗?还是你的心里根本忘不掉他?”

从始至终,夏漓安一言未发,一直是傅流年在喋喋不休的说,他的话不停的在提醒夏漓安,江帆要订婚了,未婚妻,不是她夏漓安。

“他与你无冤无仇,你不需要这么做,傅先生,江帆的订婚宴我不想去。”夏漓安倔强的别过头,傅流年的气息扑在她的脸上,这让她很不习惯,他眼里那抹危险的戾气让夏漓安想逃。

夏漓安要站起身,却硬生生的被他拽了回去,“无冤无仇?可是你的心里有他。”

傅流年顿了顿,又继续说,“夏漓安,我们的合约你看了吗?不许和其他男人有亲密接触。包括你的心,尽管我不爱你,在我放你离开之前,你的心里也不能有除我之外的男人。”

他的话让夏漓安冷笑一声,傅流年用钱换来的交易,能够得到的也不过是她的身体而已,而她的心就连她自己都不能左右,何况是傅流年这样一个外人。

“傅先生,就算我的心里没有江帆,也不代表我的心里一定会是你。”

傅流年不怒反笑,下一刻,她已经狠狠的掐住了夏漓安的脖子,夏漓安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的一惊,一种从所未有过的窒息感让夏漓安慌张。

她用尽了力气想要掰开傅流年的双手,奈何自己却连他一只手的力气都不及,在傅流年的面前,她就是一直待宰的羔羊。

“不要违背我的意愿,你的日子可以很好过,也可以很难过。”傅流年的语气里带着深深的威胁,“我说让你去,你就乖乖的和我一起去,以我情人的身份出场。”

傅流年刻意在‘情人’二字上加重了音量,他在羞辱夏漓安,而夏漓安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都说伴君如伴虎,傅流年就是个阴晴不定的男人,下一秒,她很可能会失去自己的生命。

“夏漓安,我讨厌你这张脸。”傅流年话落,狠狠的在夏漓安的肩膀上咬了一口,夏漓安很痛,却连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夏漓安的面色微微泛白,痛苦的张着嘴巴,就连眼睛都失去了神采,傅流年的分寸把握的很好,在她断气之前松开了自己的手,夏漓安扶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眼睛被泪水模糊了视线,身边的男人再次开口,“疼吗?”

傅流年的手按在她的肩膀上,被他咬过的地方传来一阵阵疼痛,夏漓安的鼻子里充斥了一股血腥味,这个该死的男人,最好别是属狗的。

“回答我。”

“疼。”夏漓安被他掐的迟迟没有缓过来,就连说话都有些艰难。

“知道疼,就不要忤逆我。”傅流年话落,粗鲁的扯下她的衣服,纽扣掉在地板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她咬着下唇,不肯去看他的眼睛,傅流年的气息扑在她的肩上,他伸出舌头,舔舐着她肩上的伤口。

随后,他忽然将她按在桌子上,大手探入她的身前,解开她牛仔裤的扣子,一滴眼泪悄然无息的滑落,从她在合同上签下自己名字的时候,就证明她彻底沦入了地狱。

亏她还有那么一刻觉得傅流年是一个不错的男人,原来暴风雨来临的前夕总是平静的。

第012章:主动献吻

夏漓安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她梦到了江帆,也梦到了自己的姐姐,姐姐拉着她的手,欢快的在街上跑。

忽的,夏漓安的脚下绊到了什么,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她猛地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傅流年不知道站在床边多久,脸色阴沉,他的手中正拿着一件红色长裙,随后在夏漓安不明所以的情况下,他将长裙扔在了夏漓安的身上。

“穿衣服。”

夏漓安抓着红裙将自己的重要部位遮好,随后起身就进了浴室。

昨晚的事情又撞进了夏漓安的脑子,傅流年说过,让她一起去江帆的订婚宴,想到江帆,夏漓安的心狠狠一疼。

人靠衣装马靠鞍,一身长裙穿好,冷艳高贵,破茧成蝶般的蜕变让夏漓安自己都惊艳几分。

见到夏漓安的那一刻,傅流年的眼中明显有一丝错愕,夏漓安是个很单纯的女人,阳光,可爱,她和那女人长得虽像,气质却截然不同。

而如今换上这身长裙的夏漓安和他记忆中的身影毅然融合在了一起。

他的面上闪过一丝不悦,走到衣柜前,又拿出一件白色抹胸礼服丢给她,“穿这件。”

夏漓安长吸一口气,强行压制着自己的的怒火,傅流年把她当什么了?自己会换装的玩偶?

一件白色的礼服,配上一双银色高跟鞋,刚刚还冷艳的她瞬间变成了乖乖女,对于她的新形象傅流年还算满意,面色也缓和了些。

路上,傅流年和夏漓安坐在车后座,他一直搂着夏漓安的肩膀,夏漓安虽不悦,却是默默地低头不语。

“不要违背我的意愿,你的日子可以很好过,也可以很难过。”傅流年的话撞进她的脑海,她会尽量不去忤逆傅流年,不去破坏他的好心情。

“一会儿到了宴会厅,一切按我说的做,听到了吗?”傅流年开口,直接给夏漓安下了命令。

傅流年这种高高在上的语气就是那么欠揍,而她也清楚的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听到了。”

车子在一家高档宴会厅前停下,两个保安礼貌的跑来开门,随后他搂着夏漓安的腰下车,在保安的引领下进了宴会大厅。

他的时间抓的刚好,到得晚,却没有迟到,大厅的门一开,傅流年瞬间吸引了宾客的视线,不管在哪里他都是最亮眼的一个。

江帆正在接待宾客,迎过来的女子夏漓安在新闻上见过,江帆的订婚对象,李菲,李菲挽着发簪,面上写满了‘高傲’二字,见到傅流年,她立刻就迎了过来,“傅先生能光临我的订婚宴,实在是我的荣幸。”

“李小姐说的哪里话,我不请自来,只因为我的女人和江少爷是老相识。”傅流年的面上扬起一抹笑容,看向夏漓安的时候,他的眼里多出了一种宠溺,看得夏漓安心中发毛。

李菲的视线落在夏漓安的身上上下打量,她的视线看的夏漓安极其的不舒服,她不喜欢李菲,不只因为她是江帆的订婚对象,而是她看着自己的眼神。

“阿帆,傅先生来了。”李菲叫了一声江帆,随后他看了过来,见到夏漓安的那一刻,江帆明显愣了一下。

“江少爷见到我们就那么好奇?”傅流年眯了眯眼睛,搂着夏漓安大步走向江帆。

江帆不理会傅流年,反而和夏漓安说,“你为什么和他在一起?”

夏漓安并不回答江帆的话,她的嘴角扬起一抹笑容,甜美,却也致命,“江少,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你们是什么关系?”江帆依旧不依不饶的追问这个问题,夏漓安嘴角的笑容略微有些僵硬,她要如何回答?情人?

傅流年的声音淡淡响起,“吻我。”

“啊?”

夏漓安一时间觉得自己听错了,傅流年在开玩笑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她主动献吻?

搂在夏漓安腰上的手微微用了些力气,傅流年嘴角危险的笑容无疑是在提醒这夏漓安,不要忤逆他的意思。

想到江帆对自己的无情,见到李菲那个女人,夏漓安一咬牙,踮起脚,本想在他脸颊落上轻轻一吻,却没想到他忽然转过头,夏漓安的吻不偏不正的落在了他的唇上。

她的心中悠然漏掉一拍,傅流年一手扣住她的头,一手搂着她的腰,更加加深了这个吻,瞬时,会场里一阵惊呼。

本是江帆和李菲的订婚宴,却被傅流年抢了风头,而傅流年身边的偏偏是夏漓安这个女人。

江帆脸色一黑,拳头紧握,关节发出’咯嘣’一声,难怪夏漓安会拒绝他,原来是傍上了傅流年这个金主。

第013章:巴不得被他睡

趁着夏漓安主动,傅流年索了一计长吻,看着她面色绯红,傅流年的心中带着一种淡淡的得意。

“宝贝,和你的老熟人好好聊聊,我去去就来。”话落,傅流年接过侍者拿来的一杯红酒,随后大步走开,背影英俊潇洒。

夏漓安注意到了傅流年的用词,老熟人,不是前男友,更连朋友都不是。

夏漓安的视线一直在傅流年的身上,江帆的话拉回了她的思绪,“你眼里看到的是傅流年,还是他的钱?”

“这些好像与你无关。”夏漓安拿起红酒和江帆碰杯,随后将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她看到的确实只是傅流年的钱而已,那些替她还债的钱。

“难怪你不肯做我的女人,原来是有了更好的。”江帆冷笑一声,看到夏漓安和傅流年在一起的时候,他的心里还是带着一丝丝的酸楚。

“没错,他确实是比你好。”夏漓安冷笑一声,傅流年虽玩弄女人,但却不玩弄感情,而江帆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却选择和另一个女人订婚。

江帆拿起一杯酒晃了晃,随后他说,“我敬你一杯,敬你的戏演得好,这么多年,我竟没发现你是这么贱的女人。”

夏漓安的心忽然一阵揪痛,江帆的话说的虽然难听,但却简单粗暴的形容了现在的夏漓安。

她就是这样,为了钱,出卖了自己的身体。

“我是贱,但是不对你贱,你不配。”夏漓安扯了扯嘴角,又倒了一杯酒饮尽。

江帆的面色一沉,心中隐隐漫上一种怒火,发作之前,身边却传来了李菲的声音,“阿帆。”

“李小姐,祝你们白头偕老。”

“谢谢,这位姑娘,我们还要去招待别的宾客,就先离开了。”李菲微微一笑,自然而然的挎上江帆的胳膊。

看着江帆的背影,夏漓安嘴角的笑容僵住,一种痛苦瞬间倾席而来,今天以后,她和江帆就彻底结束了。

夏漓安的视线在会场里扫视一圈,最后落在傅流年的身上,傅流年也看着她,见她注意到自己,傅流年够了勾手指,示意夏漓安走过去。

傅流年的身边站了不少的男男女女,他就是名声大,人脉广,很多人想着趁机和他套近乎。

夏漓安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她低沉的叫了一声,“傅先生。”

“傅先生,这是你的女人?”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上下打量着夏漓安,最后视线色眯眯的落在了夏漓安的胸口。

夏漓安下意思的抓紧了傅流年的衣袖,往他的身后退了一步,在这种时候,夏漓安竟觉得他会保护自己。

“这位姑娘有些眼熟。”那男人的视线里多出了一抹鄙夷,“只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她只是一个学生,你不会见过。”因为夏漓安的反应,他的嘴角渐渐多了一抹笑容,面对他时总是张牙舞爪,却在这老男人面前怂了。

“学生倒是新鲜,以后可不可以把这姑娘介绍给我。”那男人自认和傅流年算熟,也知道傅流年换女人如翻书,他对这女人很感兴趣。

男人想着就抬起了手,刚要抚摸夏漓安的脸颊,却忽然被傅流年抓住了手,男人的尖叫随着‘咔嚓’一声响彻在会场里。

夏漓安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看那男人痛苦的模样,他的手腕好像被掰断了。

身边的人见到这一幕的人心中愕然一惊,下意思的就退远了些去。

公然调戏傅流年的女人,绝对是活得不耐烦了。

“傅,傅先生……”男人痛苦得看着傅流年,傅流年从不在乎女人,很多时候别人若想要他也是毫不在乎的应允,傅流年的举动让他忽然觉得,夏漓安在傅流年心里是不同的。

“一只手够吗?”傅流年的眼中散发着一种无尽的冰冷,似乎要将人吞噬,他的视线落在那男人的身上,话确实说给夏漓安听的。

“傅先生,对,对不起。”那男人很痛苦,说话得声音都在颤抖,额头也出了一层冷汗。

“你该道歉的不是我。”

夏漓安的心脏砰砰直跳,仅是想碰她一下,罪不至掰断他的手腕,狠戾,这就是傅流年。

“够了,傅先生。”夏漓安抓住傅流年的胳膊,生怕他再做出什么惊人的事情。

这是江帆的订婚宴,她不想把事情闹大。

“就这样算了?你是不是巴不得被他碰?”傅流年的面色依旧阴沉,一句话气得夏漓安将近发狂。

这个该死的男人只会扭曲事实,她明明不是那个意思。

“感谢大家来参加小儿的订婚宴。”江帆的父亲忽然拿起麦克走上会场的台子,一句话让会场里立刻安静下来。

订婚宴要正式开始了,场内的记者也来了不少,傅流年搂着夏漓安大摇大摆的走出会场。

江帆看着两人的背影,青筋暴跳,傅流年就是来砸场子的,他和夏漓安不会就这么算了,绝对不会。

第014章:被他看上的只有这张脸

晚间和傅流年一起在餐桌前用餐,客厅的电视开着,夏漓安虽然看不见画面,却可以听见声音。

当前娱乐新闻播报的无疑都是江帆和李菲订婚的消息,“江李两家联姻,商业再起风波。”

“傅流年出席订婚宴,携女伴当众亲吻。”

咳咳……

听到这一条消息的时候,夏漓安忽然就被口中的一口饭呛到了,分明是江帆的婚礼,怎么还播报起她和傅流年来了?

夏漓安好奇的视线落在傅流年的脸上,可傅流年并没有什么反应,他依旧吃着自己的饭,心思完全不在电视上面,他吃饭的每一个动作都那么优雅,夏漓安看着竟忍不住将他列为自己的楷模行列。

但一想起傅流年对自己做过的事情,夏漓安就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被你占了个便宜,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傅流年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说话的语气像是一潭死水,毫无波澜。

“是是是,只是这个新闻播报出去,可是委屈傅先生你了,所以下次,请傅先生不要做出这种事情。”夏漓安深吸一口气,和傅流年坐在一起,就连吃饭的压力都这么大。

“不要做出这种事情?你可能忘了,这次是你主动献吻的。”

“可我为什么主动吻你,你这个当事人很清楚不是吗?”夏漓安反问傅流年,分明是他肉麻的叫了一声宝贝,还和她说,“吻我。”

“清楚,可那又如何?如果你有本事,大可违背我的话。”

对于夏漓安面上的愤怒傅流年视若无睹,只要夏漓安按着他的意思做了,他并不在乎她的心里有多么不情愿。

夏漓安握着刀叉的手越发的收紧,关节微微泛白,她心中的小宇宙熊熊燃烧,恨不得冲上去狠狠的在傅流年的脸上划上两刀。

傅流年就是挖了个坑让她跳,还明明白白的告诉她,“跳下去只有死路一条。”并且威胁她,这个坑必须跳。

“你完全没必要生气,因为这根本没什么用,等你有本事忤逆我的时候,再来和我发火也不迟。”

傅流年抬眸,对上夏漓安的视线,他就喜欢看夏漓安这幅看不惯他,却又干不掉他的模样。

傅流年的话说的并没错,夏漓安现在确实没什么资格和他对着干,想到这点,夏漓安的心中又是一酸,最后也只能乖乖闭嘴。

良久,见傅流年吃好了午餐,她才缓缓开口,“傅先生,我想继续回学校上课。”

“学校里有你挂念的人?”

“没有。”这个世上除了夏意涵并没有什么是夏漓安挂念过的,而如今,夏漓安对她的伤害实在太大,最近虽然总是想起夏意涵的身影,但夏漓安已经不能确定自己对姐姐的那种感觉是不是挂念了。

“既然没有,学校那边我会请假,如果你只是想学习,我可以请家教给你。”傅流年的话算是委婉的拒绝了夏漓安。

傅流年是个占有欲极强的人,他的东西,别人看一眼他都觉得是在抢,何况学校里男人难么多,保不准谁会住进夏漓安的心里,这是傅流年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事情。

“傅先生,我答应做你的女人,但我并不想做你牢笼里的金丝雀,我可以半工半读,自己赚钱上学,至于你帮我还债的钱,我也会尽快想办法还给你,钱还给你之后你放我离开,我们互不相干。”

“金丝雀?”傅流年忽然冷笑一声,他的眼中带着一种深深的不屑,“你最多算是一直家雀。”

夏漓安的那句话让他的心中微微做怒,“钱还给你之后你放我离开,我们互不相干。”

这一句话无疑不是表露了夏漓安的内心,她想要逃离开。

“傅先生连一只家雀都看得上,看来你的眼光也并不怎么样。”

夏漓安的话落,她立刻就后悔了,她甚至想象得到傅流年下一句话会说什么,“如果不是这张脸,你以为我会看得上你?”

然而事情出乎她的意料,傅流年一言未发,只是摔下手中的刀叉,随后抽出纸巾擦了擦嘴角,起身上楼。

夏漓安看得目瞪口呆,傅流年是一个难以捉摸的人,他的这种表现又代表了什么?

“夏小姐,顺着傅先生的意思去做,不要惹怒他,或许你要做的事情还有一些商量的余地。”

看着傅流年上楼,别墅里另一个除了唐姨之外的保姆走了过来,她说话的声音很低,一切都是那么小心翼翼,在这个别墅里,似乎所有人都怕触了傅流年的龙颜。

“傅先生这是生气的表现,夏小姐,你下次不要和傅先生这么说话了。”

傅流年刚刚的反应是在生气吗?他这次没有掐住她的脖子,也没有骂她,那还真是稀奇。

萌妻当道:独家专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萌妻当道 或 独家专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小说:婚深情太浅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婚深情太浅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婚深情太浅目录预览:第3章初恋归来第4章你,有资格吗?第5章让你这个杀人犯恶心一下第6章搬到保姆房去第7章再遇贺琛第3章初恋归来苏宁到宴会的时候已然九点了,何宿还没有。酒店的灯光,眼前形形色色的男女让她一时有些不适应,她走到角落的沙发拿了杯果汁等何宿的到来。不知过了多久,周围忽然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看着同一个方向,苏宁也扭头望去。是何宿,Z市的何氏集团何总无人不知,即使出场也是这么耀眼又夺人眼球。苏宁站起身朝他走过去,突然一个盛装打扮的女人挽住了何宿的

  • 小说:鬼殿新娘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鬼殿新娘在线阅读小说:鬼殿新娘目录预览:第03章吃人肉饮人血第04章纸人成亲第05章漫画和女尸第06章消失的记忆第07章孩子没了?!第03章吃人肉饮人血“哎,有人在睡觉吗?”门锁被打开的“咔嚓”声之后,有人惊奇地问道。而我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则一下子惊醒了,像条濒死的鱼一样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我……我在。”平复了狂乱的心跳之后,我挣扎着坐了起来。一张口却把自己吓了一跳:我的声音嘶哑得吓人,而且喉咙处好像吞了炭火一般,疼痛无比。“闫诺?闫诺你在啊,你是不是发烧了?”我清楚地听到室友

  • 小说:最暖的忧伤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最暖的忧伤在线阅读书名:最暖的忧伤目录预览:第三章用不着你假好心第四章我才是你的妻子第五章你们全都是凶手第六章谢谢你,医生第七章不合格的丈夫第三章用不着你假好心“苏小姐?”林清浅露出一个虚弱无害的淡笑,冲着动手的妇人无奈地说道,“妈,你这是干什么呢?还不快松开苏小姐,给苏小姐道歉!”妇人不甘心地松开手,末了狠狠地扯下了苏茜的一撮头发,冷哼着走到一旁,根本不提道歉的事。见局面有些尴尬,林清浅先出声问好,“苏小姐,你也来检查身体?哪不舒服,有没有让医生看?”“来医院不检查身体,你还打算

  • 小说:烧尸人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烧尸人在线阅读小说:烧尸人目录预览:第3章人活一口气第4章接棺第5章渗血的棺材第6章血尸第7章玉戒与萝莉第3章人活一口气一瞬间,我顿觉得好像有一股冷气从自己的脚板下钻进了我的身体然后直冲到脑海中似的,让我忍不住后脊骨一凉!我连忙回头看去,只见在那在燃烧着的火炉正发出了一阵红色的火光,而在里头,那撞击的声音,却再次骤然响起!我此刻再也不能淡定,我连忙就是迅速后退了好几步,即便火炉子的抽口已经被关上,可我的心就跟沉到了冰窑子一样,吓得我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而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的泉叔也是

  • 小说:别说没爱过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别说没爱过在线阅读小说:别说没爱过目录预览:第3章因为她贱第4章不过是妄想第5章艹你的人,是我第6章越言,我们离婚吧!第7章我太脏了第3章因为她贱程欢拿着那张支票,整理好脸上的表情,最终在家门口停下,老式的门有些漏风,吱吱呀呀地响。刚想敲门,就听到里面传来父母说话的声音。“老程,小欢到底是我们的女儿,装病骗钱这事我真是不想再做了,做试管婴儿的手术费,我们再想其他办法.....”“什么女儿?从她做那个什么导演开始,我们老程家就没有这么不知廉耻的女儿!要不是越家的娃娃亲,我早就把她赶出

  • 小说:一枕旧梦入相思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枕旧梦入相思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一枕旧梦入相思目录预览:第3章如兽般的索要第4章纳兰烟,你该死。第5章你不是人第6章心在滴血第7章你会有报应的第3章如兽般的索要一边飞动,一边一把揪起她的长发,让她只能被迫的仰起头来看着他。“纳兰烟,看着我,我就要你亲眼看看朕是怎么玩弄你,而你又是怎么在朕的身下欢叫的。”慕容询这样一说,纳兰烟突然间就发觉身体里悄然而起的异样。血液里就仿佛有小虫子在游走在叫嚣一样,让她就想要靠近身前的这个男人。“嗯……”她下意识的一声吟叫,迎来的是慕容询更深的挺入,还

  • 小说:爱你的心,空空如也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你的心,空空如也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爱你的心,空空如也目录预览:第3章死过了一回回第4章你给我闭嘴第5章把小锦还给我……第6章她不能死第7章她疼……第3章死过了一回回“行,把那个小杂种还给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得给我磕头,磕得我满意了,我就把你生的孽种交到你手上。”骆语冷笑着,她就喜欢看骆悠无助的样子。这几年,骆悠每一次流产被送进医院的时候都很无助。那无助的样子倒是显得有点楚楚可怜。突然间,一个念头闪过骆语的脑海,难道就是骆悠楚楚可怜的样子让龙沐展放不下吗?不管怎么样,龙沐展从来

  • 小说:凤回巢:收服王爷三十六计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凤回巢:收服王爷三十六计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凤回巢:收服王爷三十六计目录预览:第3章不要换回来第4章你怎么看第5章那个女人第6章夫纲第7章三王爷来访第3章不要换回来宁雅柔的声音并不小,所以在正元殿里的所有人都听的清楚。苏贵妃第一个激动地站起来,她走到宁雅柔的面前,颤抖着手指着宁雅柔。“柔儿你可是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你可是本宫亲自给尘儿挑的王妃,你怎么能……”苏贵妃的声音有些颤抖,宁昭和宁雅柔虽都出自大将军府,但在府里的地位却是明显的不同。她替儿子娶的只能助力,不能是个没用的绊脚石。“多

  • 小说:贴身战龙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贴身战龙在线阅读小说名:贴身战龙目录预览:第3章渣男第4章天造地设的狗杂碎第5章废了他的男人功能第6章警方抓捕第7章奇葩副所长第3章渣男刀疤脸和平头男失魂落魄地逃了,沈柔则足足楞了大半分钟,这才捂着嘴惊讶得啊了一声,她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对不起,吓到了你。”对待朋友的时候,赵玄机的一身戾气倏然消失。“没……就是你……完了完了,你闯大祸了!”沈柔忽然想到了事情的后果,顿时花容失色,“他们是大德典当行的人!”“大德典当行怎么了?”赵玄机似乎并不在乎。沈柔记得六神无主:“你什么都不懂!大

  • 小说:正道潜龙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正道潜龙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正道潜龙目录预览:第二章双生兄弟,天泽与恩赐第三章除他之外,我已再无至亲第四章行走在刀尖上第五章对不起,我没控制住第六章复杂的三鑫公司第二章双生兄弟,天泽与恩赐深夜,派出所内。一四十多岁的中年警察端着搪瓷茶缸子,迈步走到值班室内,指着沈天泽问了一句:“这小子拿刀捅了吗?”“没有,他没怎么参与,就跟着收费和打架来着。”负责审讯小泽的民警,手里掐着烟回了一句。“你看,我就说我是挨打的吧。”沈天泽闻声冲着中年警察说道:“大哥,我家里有急事儿,你赶紧给我放了吧,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