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全集]《盛世王妃:医女有点萌》全文免费阅读莜小灵

2017/11/13 12:02:1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盛世王妃:医女有点萌

作者:莜小灵

第七章 两不相欠

洛清浅走到寒潭边缘,便是感受到那股冰凉的感觉,时不时的有些水珠溅到她的脚上,瞬间便是透过鞋袜,丝丝入心,透着几分凉意。[全集]《盛世王妃:医女有点萌》全文免费阅读莜小灵

  这里若是夏天来,一定会很好,这个季节,就显得有些凉了。

  寒潭倒不是特别大,水看上去很深的模样,泛着幽幽蓝光,显得格外耀眼。

  她想,这样的地方,说不定会有真龙栖身呢!

  她微微蹲下身,伸手触进这寒潭之中,顿时,那种冰凉的感觉袭上全身。

  她轻轻的在水中划了划,唇角的笑意渐渐放大。

  其实,真的有很久没有这般自由自在了,作为叶清心,一生都在为家族打拼,忙于商业,作为沐清瑶,一生都在为未来夫君谋划,行医,拉拢各种力量,本该简单的日子却偏偏过得很辛苦,太累了!

  而今,脱离了这两重身份,她没由来的觉得一阵轻松。

  她只求一个果,如果那个果她能比较满意,她倒是愿意放下所有的仇恨,只醉心于山水之间,或者将来,她也会爱上那么一个人,然后,平平凡凡过一生。

  她想要的,其实从来都很简单。好好孕

  她收回手,起身,又望了一眼寒潭,微微一笑,便是转身,她可不会忘了此行的目的,她是为了寻药草而来,可不能再耽搁了!

  岂料,她刚一转身,却似乎有一股力量传来,她还没反应过来,便是被一股力量往后面一拉,直接“扑通”一声,掉下了寒潭。

  什么情况!

  潭水入体,冰凉彻骨,同一天两次下水,洛清浅顿时暴躁了,伸手扑打了几下水,刚稳住了身子,身后的寒潭却是传来一声巨响,一股巨浪从中间炸开,水花四溅,也溅了她一身。

  她转头看去,惊奇的瞪大眼,还没反应过来,却觉得脖子上一凉,随之一道低沉的声音在她上方响起:“你是谁?”

  洛清浅身子蓦地一僵,她的脖子被人掐住了!

  她缓缓抬头看去,便是瞧见了面前的人。

  如冰男子,一身白色的衣服透湿着紧贴着身体,恍若天神,气势凛冽,颜色无双,洛清浅翻遍三世记忆,竟然找不到能与之媲美的容颜,看向她的时候,他额前的发丝颤巍巍的滴着水珠,别样的魅惑,一时间,她竟然有些发愣了。

  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抬手抓住他掐在自己脖子上的手,不悦的吐出:“放开!”

  “说!”那男子冷冷淡淡,丝毫没有松开的打算。

  她瞪着那男子,眼中便是有了恼意!

  她这是倒了什么霉,她不过是来找下药草,却是瞧见这么个莫名其妙的男人!长得好看又有什么了不起,性子这么差,谁知道是不是脑子有病!

  “放开!”洛清浅瞪了他一眼,咬牙重复着这两个字,脖子被掐得紧紧的,她连呼吸都觉得不顺畅。

  那男子许是看出她的不悦,眼眸微微一动,手一松,收了回来。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得到新鲜空气的洛清浅顿时大力的呼吸几声,顺带着咳嗽几声,双手抚了抚自己的脖子,确定自己还活着。

  等到喘够了气,她便是冷眼扫下那男子,痛骂道:“我只是路过这里,你神经病一样要杀人是怎么回事?我是谁?你眼瞎吗?不知道是就是个农家女吗?”

  被她一顿骂,男子的表情丝毫未动,低头打量她一番,发现她确实穿的一身粗布麻衣,而且,在她的身上未能感觉到半分杀气,想来,是他弄错了。

  如此想着,他便是冷淡的转身,向着寒潭深处走去,似乎又想潜入潭底。

  洛清浅目光一扫,却是瞧见他背上的一处黑色的印记,她的眼神蓦地一凉。

  他中了毒,而他身上的那种黑色印记,正是她研制出来的毒造成的!

  她的毒,会害了他,那是不是代表,他跟天爻国有关?说不定……还是仇人……

  不过,这些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呢?她现在,已经不是沐清瑶了!

  想着,她便是摇了摇头,朝潭边游去,爬上了岸,跌坐在岸边。

  浑身湿透,现在的她,真是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她禁不住颤抖了下身子,不由得抱了抱自己的肩,心中无语:好冷啊!

  她伸手撑了下地面,努力的起身,哪料刚站起身,却觉得脑袋一顿晕乎,心中暗叫一声:糟了!

  随之,整个人软软的倒了下去。

  洛清浅是疼醒的,睁开眼的时候,她还很迷糊,眼睛睁了又睁,眨了又眨,拧起了眉头。好好孕

  不管她是怎么睡过去的,刚醒的时候,她会犯迷糊,那股迷糊劲要好一会儿才能消散。

  她努力的回想着,总算记起了些什么。

  她怀中放着那些毒草,先前落入深潭之中,那些毒草的毒性被激发,混合在一起,入了她的体,这才导致了她的昏迷。

  可是,显然这里不是那深潭边了。

  她身下是一些枯草,她不由得伸手按在枯草之上,极力的想起身。

  毒性入体,一天又落了两次水,寒毒也入了体,她现在浑身都疼得不得了,似乎还发烧了,浑身发热,好难受。

  她终于半坐起身子来,抬眼打量起这四周来——

  这是一个山洞,有些昏暗,她的面前不远处却是生了一堆火,洞口离得不远,她能看见洞外的一些光亮,现在,似乎是黄昏了。来自haohaoyun.com

  她正想着,便是瞧见一人从洞口往这边走来。

  黄昏的余晖自他身后洒过来,将他整个人沐浴在一片金色的光辉中,格外绚丽。

  洛清浅当然认得出来,那一身白衣、风华绝代的男子不是先前要杀她的那人又是谁?

  男子手中拿着一个水壶,径直走到她的面前,面无表情的将水壶递给她。

  洛清浅还记恨着他拉自己下水的事,便是别过脸,理也不理。

  男子倒也不强求,只是低身将水壶放在她身边的地方,只道:“祛寒解毒,给你的。”

  说完,他便是转身,打算离开。

  “你等等。原文haohaoyun.com”洛清浅忽地仰头,看向他,出声道。

  看样子,他也不像个坏人,看在他没有让她自生自灭的份上,她便还他一个恩情。

  男子回头看她,没有问,但是,眼中却是布满了疑问。

  “过来坐下。”洛清浅看向他,挑了挑眉,语气中却是满满的坚定。

  男子倒是没说什么,看着她的眼睛,奇异的居然听了她的话,朝着她走近了几步。

  “转过来,坐下。”洛清浅说着,自己便是坐正了一些,往里面挪了挪,留了外面的位置给他。

  他有些纳闷的看着她,洛清浅看他这般,便是一伸手拽了他的袖子,他蹙眉,倒是顺从的坐下,背对着她。

  洛清浅扫视了一下,目光便是落在他背后的黑色印记之上,她轻轻抬手,伸手隔着他有些潮湿的衣服轻柔的抚在他那处印记之上。

  毒,便是从这里入体,要解毒,也需要从这里解决。

第八章 山洞过夜

男子的背部不由得一僵,微微侧过头,心中有些疑团,却没有问出来。

  “四十九天,你还活着,真是难得。”洛清浅伸手轻抚,便是清楚的说出了他中毒的时间。

  男子更是惊讶,对她的身份倒是多了几分怀疑。

  洛清浅倒是没有想那么多,倒是伸手摸到他的衣领之上,向下一拉,一直将伤口露了出来。

  伤口的中心,是一个血窟窿,泛着幽暗的红,伤口的四周围绕着一团黑气,看上去就像是刚受伤一般的鲜活。

  洛清浅伸手拿起身边那一壶祛寒解毒的酒,拔了盖子,先是闻了闻,便又是微微一笑,往口中灌了一口,并没有吞下去,反而是朝着那男子的伤口喷了过去。

  酒洒入伤口,男子不由得蹙眉,有些疼痛,但他却忍下来了。

  他甚至都不用问,也知道这女子要做什么,奇怪的是,他发现自己居然就信了她!

  “你有银针吗?”洛清浅问道。

  “没有。”男子摇了摇头,回答他道。

  “那你等等。”洛清浅说着,便是起身,朝着洞外奔去。

  男子瞧着她的背影,眸光变得有些幽深,继而,他却是自嘲的笑了笑。

  洛清浅没多一会儿便是回来了,手中拿着的,是几种颜色的花瓣。

  她到了男子身后,屈膝坐下,将手中几种花瓣放入口中嚼碎,吐出来敷在他的伤口之上,又从自己的衣摆下撕下些布条,帮他将伤口包扎了起来。

  先前她经过那片花海,便是大致了解了下那些花的功效,刚刚出去,她便是采了能几种延缓他所中之毒发作的花瓣。

  “三日之后,我会回来找你帮你清除这毒,不过,你得自备银针,因为我没钱去买。”洛清浅对着他说道。

  男子优雅的理了理衣服,转头看向她,看着她的眼睛,向是想看穿她一般。

  洛清浅倒是没觉得什么,迎着他的目光,眨了眨眼。

  “好。”男子终究应了一声,只道,“你为什么救我?”

  “你没有让我自生自灭,我替你解毒,从此两不相欠,不好吗?”洛清浅无所谓的摊了摊手,道。

  “呵!”男子低笑,“那你可知这毒是什么毒?”

  “知道,黑煞!”洛清浅挑了挑眉,回答着他。

  “你就不怕惹麻烦?不怕我恩将仇报?”他唇角微扬,问道。

  她既知道这种毒,那便是代表她的身份不一般。

  “你都不怕我医死你,我又有什么可怕的?”洛清浅挑了挑眉,反问道。

  “够胆识。”他倒是赞赏的看了她一眼,轻笑一声。

  “不如说说,你叫什么名字?”洛清浅眨了眨眼,换了个问题,问道。

  “慕容御。”

  “慕容御?”洛清浅脸色不由得一变。

  慕容御,天爻国九皇子,天爻皇帝的爱子,五年前便以质子身份被送往东临皇城,更是天爻太子最为忌惮的弟弟!

  但如今,慕容御本应该在东临皇城的乖乖当质子的,可是现下却在东临边境出现,这意味着什么?

  洛清浅想,慕容御若是为了自己的身份不被暴露,杀她灭口也无可厚非。

  “我也很好奇,你是谁?”慕容御看向她,问道。

  “洛清浅。”洛清浅看向他,倒是报出自己的名字,当然,她不可能告诉慕容御自己曾经差点是他的嫂子,眼下,无论慕容御会不会杀她灭口,她都打算要认真为慕容御解毒了。

  那个人的敌人,她该好好培养起来不是么?

  她莫名其妙的死了,这事当然不能算完!

  “洛清浅,名字不错。”慕容御重复了下她的名字,不由得赞叹道。

  洛清浅瞧了慕容御一眼,只问道:“你要不要考虑杀我灭口?”

  慕容御唇角微扬,倒是饶有兴趣打量起她来,哪有人这样的,还要问问要不要考虑灭口?

  “不了,就算你到处宣扬我在这里,只怕也没有人相信。”慕容御毫不留情的打击道。

  洛清浅嘴角抽了下,这人看着冷冷淡淡的,说话怎么那么不中听呢?

  “天快黑了,我去采些果子来。”洛清浅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果断的转移话题,完了直接起身,朝着洞外奔去。

  慕容御瞧着她离去的背影,忍不住勾起唇角。

  待她远去,几道黑影便是进了山洞之中……

  洛清浅没多久便是回来了这里,慕容御则是盘腿坐在那草铺之上,垂着眸子,表情冷清,似乎是在运气疗伤,又或者是在练功。

  洛清浅抱着一堆野果,便是径直走到慕容御面前,低唤了声:“慕容御,吃野果吧!”

  慕容御缓缓睁开眼,抬眸看向她,并未回答她的话。

  洛清浅一手抱着些果子入怀,另一只手抓起了两只野果,递给他道:“给你!”

  慕容御伸手接过,道了一声:“多谢。”

  洛清浅微微一笑,道:“我是大夫,所以,打猎杀生这种事呢就不做了,这些果子你就将就着充饥吧!”

  慕容御倒也不扭捏,随意将火红色的野果在衣袖上揩了揩,放入嘴边,轻轻咬了一口,野果清脆,甘甜中却带了几分青涩,可是,他却觉得,这是他吃过最好吃的东西。

  “嗯,很好吃。”慕容御淡淡的回答着。

  洛清浅便是浅浅的笑着,将所有的果子都摆放在草铺之上,懒懒的在那些果子旁边躺了下去,顺手拿起一个塞入口中。

  她玩得太欢畅,暂时忘记了自己的毒与自己的发烧。

  慕容御回头看她一眼,便是瞧见她脸颊通红,不由得提醒道:“你着凉了,发烧了。”

  “嗯。”洛清浅嘴角轻撇,道,“今天落水两次,能不着凉吗?”

  “……”慕容御被她这句话给呛着了,脸上不由得浮过几丝歉疚,随之,他便是指了指那壶药酒,道,“这是祛寒解毒的,你怎么不喝?”

  洛清浅白了一眼那壶药酒,她不是不想喝,关键是……那就算是药酒那也是酒啊!她一喝酒就犯迷糊,比刚睡醒还要迷糊,她可不想在这陌生人面前犯蠢。

  “我酒精过敏。”洛清浅编了个借口,伸手又抓了个野果塞进嘴里。

  “那怎么办?”慕容御便是蹙眉,有些担忧的问道。

  洛清浅抬眼看着上方的山洞顶,无奈的吁出一口气,道:“毒明天会解,至于发烧,听天由命吧,说不定明天就好了!”

  生病了不治病还听天由命说不定就好?这是什么逻辑?

  “你睡吧,我去给你买治伤寒的药。”慕容御侧头看她一眼,便是起身,准备去给她买药。

  洛清浅忙伸手拽住他的衣摆,道:“别,真的不用!不过伤寒,死不了人的,等明日我回家就没事了。”

  衣摆处传来的阻力,让慕容御不得不停下脚步,他有些无奈的重新坐回到草铺边上,转头看她,问道:“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第九章 温柔的男子

洛清浅摇头,道:“今天这个样子回去,他们会担心,还是明天回去好了。”

  “……”慕容御看着她,眉头不由得皱起,完全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

  洛清浅却是眨了眨眼,道:“好了,睡觉吧!这草铺分你一半好了,来睡吧!”洛清浅说着,便是向里面挪了挪,伸手拍了拍外面一大半的空间,对着慕容御道。

  慕容御再一次无语,怎么面对她,他觉得自己的思维完全跟不上?

  “嗯,我知道,这草铺肯定是你平常睡觉的地方,不好意思,今晚我就占用一半了。”洛清浅浅淡的说着,声音幽然,带着几分软糯,还有几分慵懒。

  洛清浅没再说什么,倒是闭上眼,很快便是入了眠,却更像是昏迷过去的。

  慕容御原本想起身离开,但是一转头瞧见她那满脸通红的熟睡模样,不由得伸手轻搭她的额,果然烫得不得了。

  “易通。”他对着空气,幽幽的唤了一声。

  很快,便有一名黑衣面具人进了洞中来,恭敬的道:“主子,有何吩咐?”

  “去买些治伤寒的药来,加些蜜饯,还有糖豆和早饭都备着吧!”他吩咐道。

  “是!”那黑衣面具人应声,瞧了一眼那躺着的洛清浅,不由得又追问了一句,“主子,这姑娘的底细可需要去查清楚?”

  “不用。”慕容御很肯定的告诉他。

  洛清浅是什么人,对他而言,并不重要。

  他要的,不过是她好好的罢了。

  一个相识不过几个时辰的女子,他却觉得,他应该将她当成朋友。

  虽然,他从来都不需要朋友。

  那黑衣面具人退下之后,慕容御便又是转头看向洛清浅,目光中多了几分深沉,却也多了几分温柔。

  他想了想,便是在她的身侧躺下,她现在发着烧,他还是不要将她一个人丢在这里吧,想着,他便是转头看了一眼里侧的她,无声的笑了笑。

  他怎么会……跟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在山洞里过夜?而她,又是怎样的心态,她怎么就那么放心他?她难道就不怕他对她不轨吗?

  夜里,洛清浅烧得有些厉害,整个人也烧得有些迷糊,不清不楚的便是钻进了慕容御的怀中。

  慕容御睡眠本就浅,被她一折腾,自然就醒了,触到她身上的温度,他倒是没有推开,反而是伸手揽住她,让她睡得舒服一些。

  慕容御的身体有些冰凉,对发着高烧的洛清浅而言,这种冰凉是极具诱惑的。

  她在慕容御的怀里蹭了蹭,呜咽了几声,似乎还说了几句梦话,可具体是什么,慕容御没有听清,而只怕洛清浅自己都不清楚吧!

  这一夜,洛清浅睡了个好觉。

  重生归来的第二天夜里,她在陌生男人的怀里睡了一觉。

  早起睁开眼,她依然有些迷糊,身上暖暖的,却是很舒服的那种暖和,而不是发烧发热,一股淡淡的君子兰的香味扑鼻,萦绕在四周,她甚至都有种在做梦的感觉。

  “醒了?”慕容御的声音低低的响起。

  “嗯。”她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随后,却是慢慢的清醒过来,猛地睁开眼,一抬头,撞入慕容御深邃的目光中,洛清浅顷刻便是吓醒了,直接坐起身来,下意识往后挪了挪,避开与慕容御的肢体接触。

  她脸颊有些微红,低着头,也不敢看他,只是道了一声:“抱歉。”

  慕容御随之起身,倒是没应她半句,拂了拂衣袖,朝着山洞外走去。

  洛清浅抬头目送慕容御的背影,心中无语,不就不小心睡到他怀里去了吗?用得了这么拽吗?不乐意推开不就好了么?居然还敢无视她的道歉?再说了,吃亏的是她好不好?

  洛清浅正郁闷着,慕容御却又是回了山洞,手里多了一碗药。

  洛清浅惊讶的望着他,随后,便是瞧见他走到她的面前,将手中那碗药递到她面前,道:“喝药吧!”

  洛清浅错愕的抬头瞧着慕容御,眼中颜色霎那流转。

  可随即,她的眼神又一次暗了下来,瞧了瞧那碗药,小声说道:“可不可以不喝?”

  慕容御不解的瞧着她,纳闷的收回手来,瞧了一眼碗里的药汁,淡淡的看她一眼,道:“这是治伤寒的。”

  “我知道。”洛清浅当然知道,他端进来的时候,她闻到了那药味,自然都明白了。

  可是,作为一个神医,她生平三恨,有一件事便是吃药!

  “不吃药你的伤寒怎么好?”慕容御想了想,却还是坚持说道,再一次将药碗递到她的面前。

  洛清浅真的想叫他别那么负责,看着那浑浊的药汁,她只觉得胃里都一阵翻腾。

  给别人熬药,看别人喝药,她都很正常,可是,药一堆到她面前让她喝,她就只有想哭的份儿,没有办法,从前的叶清心总是生病,从前的沐清瑶身子虚弱,学医的同时,也是在药罐子里长大的,那苦苦的味道,她真的不想记起来。

  “我的伤寒已经好了。”洛清浅摆了摆手,岂料,这句话刚说完,却是偏过头剧烈的咳嗽了几声。

  慕容御低身坐在她的身边,伸手轻抚了下她的背,只道:“这药加了蜜饯,不苦的。”

  说完这句话他不由得皱眉,什么时候他会哄女人了?

  洛清浅因为咳嗽,脸呛得有些红,瞧着慕容御似乎是在为自己好,倒也不好拂了他的心意,眨眼看他一眼,便是伸手接过药碗,皱起眉,咕噜一下一饮而尽,全部喝了。

  “唔……这还不苦?”喝完药,洛清浅便是一手拿着药碗,另一手不停的扇着风,伸了伸舌头,皱着眉控诉道。

  慕容御唇角微扬,却是伸手将一颗糖豆塞进了她的口中。

  洛清浅一阵错愕,便是觉得口中多了几丝甜意,慕容御的手指从她的唇边划过,带给她几分悸动的感觉。

  洛清浅不由得脸一红,闭嘴嚼了嚼糖豆,只道了一声:“谢了。”

  慕容御顺手接过她手里的空碗,起身道:“出来吃点东西吧!”

  “呃,好。”洛清浅应声,再抬头瞧见慕容御的背影,她越发觉得好奇了。

  慕容御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就短暂的相处,她觉得慕容御是个温柔的男子,准确的说,是个温柔的少年,她若没记错,慕容御二十岁都还不到呢!

  一个小小的少年,却弄得这么深沉,不过,也难怪他了,有那样的境遇,心思不深沉点,只怕会死无葬身之地!

  洛清浅起身随意的整了整衣裳,便是出了山洞。

  太阳刚刚升起,阳光稍稍有些温暖,踏出几步,转头看向东边的阳光,她不觉有些晕眩的感觉。

  她又四处瞧了瞧,便瞧见寒潭边的慕容御。

第十章 配药

先前山洞里总是看得有些昏暗,而如今瞧见慕容御站在那里,她越发觉得慕容御这人的光华太过逼人。

  有一些人,即便随意的站在不起眼的位置,却还是能轻易的成为别人的风景,她想,慕容御就是那样的人。

  她想着,便是朝着慕容御走过去,停在他的身边,问道:“在想什么呢?”

  慕容御便是转身,将一个油纸包递给她,道:“这是给你的,包子,热的。”

  洛清浅倒也不跟他客气了,顺手接了过来,浅浅一笑道:“那我可要带回家了,准备好银针,过几天我来找你。”

  慕容御应了声,只问道:“需要我送你回去吗?”

  “不用。”洛清浅摇头,道,“不过,我需要你帮我采些花瓣。”

  “嗯。”慕容御也没有拒绝,便是应声道。

  洛清浅便是浅浅一笑,先是低身将手中的油纸包放在一旁的大石头上,起身伸出一只手扯住慕容御的衣袖,将他带进了他们身后不远处的花海之中。

  晨起,花叶上都还沾染着露水,他们踏进花海,衣摆霎时间湿了,可他们却毫无知觉。

  “这种……还有这种……”洛清浅一边说着,一边指了其中几朵花,便是伸手去扯那些花瓣。

  其实,她也不愿做着摧花之人,只不过,她需要这些花瓣来入药。

  “你昨日怎么不采?”慕容御顺从的帮她扯着这些花,却还是问了一句。

  洛清浅浅浅笑着,道:“这些花瓣混合露珠的时候是最佳入药时机,昨日我是打算去别的地方再找找有没有类似草药,结果被你搅和了下,我便只能等到今天早上了。”

  慕容御便是不言语了,说起来,这又是他的错了!

  洛清浅采了这些花瓣,便是伸手拽起了自己的外衣裙摆,将这些花瓣兜在了怀中的衣兜里。

  不远处的树梢上,几个黑衣面具人又讨论了起来——

  “头儿,主子这是看上这姑娘了?”

  “别瞎说!”

  “真的啊,头儿,主子特地让我们去买伤寒药,大清早的又让我们去买包子,还有蜜饯,还有糖豆!这说明什么?说明咱们主子对这姑娘上心了啊!”

  “郎情妾意,男才女貌,多般配啊!啧啧啧!”

  “对啊,我也觉得很般配……”

  ……

  “好了,这些够了。”等到采了一大把的花瓣,洛清浅便是微笑着,让慕容御也停下了。

  慕容御便是停下了手中动作,将采来的花瓣尽数放入了她的衣兜里,瞧了瞧道:“你这样拿回去也不方便吧?”

  “没事。”洛清浅微微一笑,摆了摆手,走出花海,便是拿起那个油纸包,转身对慕容御道,“慕容御,谢了啊,我得回家了,我的家人肯定很担心我。”

  “嗯,慢点。”慕容御出了花海,便是淡淡的回应了一句。

  “好,再见。”洛清浅给了他一个温和的笑容,便是转身,朝着来的方向而去。

  慕容御回头目送她离去,也不知自己在想什么。

  “易通,你跟上去送她出花萤谷。”他想着,便又是吩咐了一声。

  说得正眉飞色舞的易通忙跳了过来,疾步跟上洛清浅。

  花萤谷也是有野兽出没的,他还是希望她能平安离开!

  可是,明明,他自己的处境不算好,说得更准确一点,该是水深火热,可他不明白,他怎么还敢去招惹洛清浅?

  明明知道,他会将麻烦带给她,而洛清浅也可能会成为他的弱点,可是,话虽如此,他却还是凭着直觉去做了!

  罢了,对也好,错也罢,他只希望,她能好好的,便好了!

  洛清浅回了家的时候,正看见安氏与苏敏儿在院子里晾着衣服,便是远远的就唤了一声:“阿娘,阿姐。”

  安氏与苏敏儿瞧见洛清浅远远走来,顿时欣喜不已。

  苏敏儿更是放下手中的衣服,朝着洛清浅迎去,急急的道:“浅浅你可算回来了,你这一夜去哪了呀!我跟阿娘可都着急坏了!要不是你昨天说你昨晚不回来,我跟阿娘肯定都得急的去找你了!”

  洛清浅走来,进了院子里,到了苏敏儿身边,便是将手中的油纸包递给苏敏儿,道:“阿姐,这里面是包子,应该还是热的,你拿去给小萝莉和小豆芽吃吧!”

  先前慕容御给她包子,她下意识便是想带回来给两个小家伙吃,家里如今这么清贫,这两个小家伙更是没能吃上什么好的,不然,又怎么会那么瘦呢?

  苏敏儿狐疑的接过来,便是感觉到了掌心一股温热,便又是低头瞧见她衣兜里的花瓣,便是皱眉问道:“这些花瓣是用来干嘛的?你昨晚去镇上了?”不去镇上哪里来的热包子?

  洛清浅摇了摇头,道:“我去了花萤谷,这些花瓣是在花萤谷摘的,是可以入药的。这包子呢,是别人给的,我在花萤谷遇上一个人,给他治了伤,他给我买的早饭。”

  解释清楚自然是怕苏敏儿多心,毕竟,苏敏儿他们都怕她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安氏不由得蹙眉,有些焦急的问道:“浅浅啊,你没事吧?你救的那人是男的还是女的?你昨天晚上……”

  若是个女的,倒没什么,可若是个男的,她昨夜又跟那男人过夜,被旁人知道了,指不定得传成什么样了……安氏想着,不免有些多心。

  洛清浅自然知道安氏的顾忌,便是微微一笑,道:“阿娘放心吧,他是我的病人而已,我们之间再清白不过了,再说了,花萤谷平常没有人去,不会有人知道他的存在的。”

  “那就好。”安氏这才吁出一口气,她不是怕洛清浅跟别人有什么牵扯不请,她怕的,是洛清浅被人骗,或者是被人欺负了!

  洛清浅微微一笑,道:“阿娘,阿姐,你们不用担心了,我先去炼药,回头再跟你们说。”

  苏敏儿纳闷的瞧了洛清浅一眼,又转向安氏,不解的问道:“阿娘,浅浅她什么时候……”会医术的?

  安氏微微一笑,只道:“别担心,浅浅会的,都是那场梦里学会的。”

  苏敏儿虽然觉得挺惊奇的,但却还是选择了相信,倒是看向洛清浅的背影,目光中多了几分柔软。

  安氏也瞧向洛清浅,不过她的目光中却是多了几分深思,只希望,有些事永远被埋起来不被别人知道才好……

  洛清浅到了院子的角落里,便是将所有的花瓣都倒在了一处青草地上,随之蹲下身去捻着那些花瓣,将不同颜色的花瓣都分开堆好。

  之后,她便是到了旁边的对满柴火的柴堆上找出几节粗一点的竹筒来,剖成两半,形成了两个可以盛水的竹筒来。

  她将竹筒洗净,便又回到这角落里来捣鼓着这些花瓣。

第十一章 娘亲叫洛清浅

安氏继续忙家务活,又烧了些吃的,苏敏儿则是将那几个包子分给两个小家伙吃,自己则是去帮安氏做饭去了。

  洛清浅忙着的时候,便是忘了周围的一切,只一门心思捣鼓着那些花瓣。

  她将几片不同颜色的花瓣塞进竹筒里,又去厨房拿了一根筷子,在竹筒里倒腾着。

  她想着,回头去买些炼药的瓶瓶罐罐回来,这样,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费力了。

  “姑姑在弄什么呀?”院子里,小萝莉和小豆芽偷偷的在一旁瞧着洛清浅,小萝莉不由得问道。

  “不知道,但是大姑姑不许咱们去打扰姑姑的。”小豆芽皱眉,提醒小萝莉。

  小萝莉便是懂事的点了点头,道:“姑姑好厉害,今天还给我们带包子回来了。”

  “对啊,所以,咱们更不能打扰姑姑了。”小豆芽忙道。

  “嗯嗯,我知道了,哥哥,咱们出去玩吧!”小萝莉扭头看向小豆芽,眼中闪耀着雀跃的光芒。

  小豆芽看着小萝莉,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虽然大姑姑说不能出去玩,但是,就出去在附近玩玩,应该也没事吧?

  “走吧,我们就在这附近玩玩去!”

  “嗯,哥哥最好了!”

  ……

  洛清浅就在这里忙活着,不一会儿,便是制出了满满一竹筒的药汁,她不由得勾唇一笑,抬袖擦了擦额上细密的汗珠。

  别看这药汁只有这么一点,对付那荒地上的毒草那还是绰绰有余的。

  昨天她落水,沾染了毒草的毒,可早上她在那片花海里穿梭了几圈,那些毒立刻便是解了,可想而知,那些花草有多么厉害了!

  洛清浅想着,便是起身,握紧了手中的一竹筒的药汁,低头看了脚边剩下的花瓣,便想想着,回头再将这些花瓣制成别的药,不过,她得先赚点钱买些炼药的物件回来。

  “浅浅啊,你忙好了吗?来吃些东西吧?”安氏瞧见洛清浅从墙角走到院子里来,便是从屋里走来,有些心疼的说道。

  洛清浅回头看了安氏一眼,摇了摇头,道:“阿娘,我现在还不饿,我先出去一下,等会就回来。”

  “那你慢点啊!”安氏忙提醒道。

  洛清浅浅浅一笑,握着那竹筒便是出了家门。

  但是,她倒是没急着直接去荒地,反倒是先去三叔公家找三叔公。

  三叔公是住在村西边的,离村外荒地不远,洛清浅去找三叔公的时候,三叔公正在院子里打着老人拳。

  “三叔公,浅浅来找您陪浅浅去一趟荒地呢!”洛清浅走过来,笑盈盈的说道。

  瞧见洛清浅的时候,再听见洛清浅这亲热的声音,三叔公的眼睛都笑得眯成了一条线。

  “去荒地啊,好啊,来,叔公这就来了!”三叔公忙停住了动作,朝着洛清浅,缓缓的走来。

  洛清浅便是上前,一手握着竹筒,另外一手扶住三叔公。

  “三叔公,您看,这就是除荒草的良药,我呀,就是要带您一起去看一下!”洛清浅扬了扬手中的竹筒,献宝似的说道。

  “你这丫头,鬼灵精!”三叔公笑道,但三叔公心里其实也明白,洛清浅此举,其实是想借着他这个老人家来亲眼见证,免得到时候村里人都不相信啊!

  可是三叔公自己也不解了,为什么村里人不相信,他却很相信呢?如此想着,三叔公不由得又看了洛清浅一眼,不由得又是满意的点点头。

  这丫头,前途无量啊!

  洛清浅小心的握着竹筒,跟着三叔公一道,不多一会儿便是到了那荒地附近。

  “三叔公,您老在这里等我就好,我一个人下去就行了。”从这路边到荒地之上,还得爬些小山坡,她年纪轻,爬爬倒是没什么,但是三叔公上了年纪,可禁不住这么折腾。

  “好,丫头你慢点。”三叔公站在路边,叮嘱了洛清浅一声。

  洛清浅微微笑着,便是小心的迈着步子,从那小山坡往荒地而去。

  她没走多远,便是到了荒地的边缘,一抬头,又是望不到边的荒草,这荒地,远比她想象中的要大多了。

  她想着,忽然便是祈祷着,希望这药真的有用,这样她就可以再继续研制一些,将路另外一边的荒地上的毒草也给清除了。

  她长长的吁出一口气,微微蹲下身,将竹筒里的药汁轻轻洒在离得最近的毒草的根部。

  她相信自己,可是,她也相信命运。

  她努力过,但最终,能不能成事,还是得看老天的。

  药汁慢慢的浸染根部,洛清浅缓缓起身,紧接着,她便是瞧见那毒草慢慢的由根部往上枯萎着,那枯萎的速度,实在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她有些欣喜的后退一步,再定睛一瞧,便是瞧见那被沾染上药汁的毒草最先枯萎,由先前的青色、紫色、蓝色枯萎成一致的灰色,再慢慢的变成黑灰,被风一吹,便是落进了荒地之中,尔后,那股子枯萎的劲儿慢慢的向后方蔓延,那速度之快,就连洛清浅都忍不住惊叹。

  就像是一朵花,从盛放到凋零,再变得枯黄,经过一场火海的洗礼,最终化成灰烬。

  这便是此前的盛景。

  三叔公虽然上了年纪,但是,眼神却是一等一的好,瞧见这盛况,三叔公不由得高兴的喊道:“丫头,你做到了,丫头!”

  洛清浅笑眯眯的转头看向三叔公,开心的笑道:“三叔公,我成功了!”

  洛清浅想着,便是转身往路上走去,等她走到三叔公身边时,站得这么高看向那下面的荒地时,这才发现,荒地上只剩下一层黑色的灰了。

  那荒地足足有十几亩,再加上路的另一方还有的一块荒地,这些荒地加在一起,足够村人一人分到一亩地了。

  “倾染丫头,你是上天给咱们村里的福星啊!”三叔公忍不住夸赞道。

  洛清浅微笑着摇头,道:“三叔公才是村里的福星,还是寿星呢!”

  “鬼灵精!”三叔公听得心里舒服,不由得温和的笑着。

  洛清浅便是顺其自然的扶着三叔公,与他一同往村里的方向走,一边走一边说道:“等下过一场雨,这些黑灰就会变成肥料,那荒地的毒也不复存在了。”

  “嗯,辛苦倾染丫头了。”三叔公连连点头道。

  洛清浅笑呵呵的道:“我才不辛苦呢!回头,得找村长将这荒地开辟一下,到时候每家每户都能分到些田地,多好!”

  “真是个善良的小丫头。”三叔公再一次感叹道。

  洛清浅将三叔公送到家门口,便道:“三叔公,我先回去了,我还得去弄些药汁来去掉另外一边的荒地呢!”

  “好嘞,你可辛苦了!回头叔公一定跟村长好好说说你!”三叔公乐呵呵的说道。

  洛清浅微微笑着,倒是没再说什么,往自家走去。

第十二章 天大的误会

岂料,洛清浅还没到家,便是瞧见急冲冲的苏敏儿。

  此时,苏敏儿面色慌张,整张脸都写满了焦急,瞧见洛清浅的时候,苏敏儿整个人都扑了过来,揪紧了洛清浅的衣袖。

  “阿姐,你怎么了?”洛清浅被苏敏儿这么一扑,差点没摔倒,纳闷的问道。

  “浅浅……”苏敏儿一开口,眼泪便是狂飙不止。

  “怎么了?”洛清浅被苏敏儿这么一哭,心一下子便是慌了,忙伸手拍了拍苏敏儿的背,有些着急的问道。

  “小萝莉跟小豆芽不见了。”苏敏儿说着,不由得抬袖拭泪。

  洛清浅心中一颤:“什么?”

  那两个小家伙不见了?

  苏敏儿泣不成声,道:“我让他们在院子里玩,我跟阿娘在屋里做刺绣,哪里知道他们俩跑出了院子,这才一会儿功夫,就不见踪影了……浅浅,怎么办啊?”

  洛清浅也是焦急不已,但是,她也知道这事急不得,便是安抚着苏敏儿道:“阿姐,你别着急,小萝莉和小豆芽应该只是贪玩,一会儿就回去了。”

  “可是……”苏敏儿越想越害怕,“要是他们不小心去了深山,遇见了野兽,那可如何是好?他们……他们……”

  “阿姐你放心,他们不会有事的。”洛清浅便只能如此安慰着。

  “我好担心他们……”

  “阿姐,走,咱们先回家,我去找他们。”洛清浅说着,便是扶过苏敏儿,送她回家。

  要说,这两小家伙是干嘛去了呢?

  他们听见自家姑姑说从花萤谷出来,便是料想着花萤谷有什么好玩的东西,两个小家伙便是朝着花萤谷的方向走着,却不料越走越远,终究是迷路了。

  小萝莉吓得哭个不停,小豆芽倒是很镇定,两人就这么在山谷里乱走着,却不想闯入了慕容御的视线。

  小豆芽瞧见前面站着一个白衣叔叔,再看见那白衣叔叔恍若天神的容貌,顿时向看见救星一般,高兴的摆着手喊道:“叔叔,救命啊!”

  慕容御听见这俩孩子的声音,微微蹙眉,看着那两小家伙走过来,无动于衷。

  小萝莉本哭得伤心,一瞧见慕容御,倒是忘记哭了,就那么痴痴的瞧着慕容御,想着怎么会有叔叔能长得这么好看?

  “你们怎么来了这里?”待两个小家伙绕过花海,走到他的面前,慕容御倒是问了一声,语气算不得亲热,但是,也不算冷淡。

  小豆芽看着慕容御这般,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吞了下口水,道:“叔叔,我们迷路了。”

  “嗯,你们的爹娘呢?”慕容御问道。

  小豆芽皱了皱眉,道:“爹爹打猎去了,娘亲……”

  “嗯?”慕容御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下意识应了声。

  “叔叔,您送我们出去可以吗?我们娘亲一定会很感激你的!”小豆芽想了想,便是想着耗上这迷人的白衣叔叔,让这白衣叔叔送他们出去。

  “你们娘亲叫什么?”慕容御随口问了一句,准备吩咐易通送他们出谷。

  “娘亲叫……洛清浅。”小豆芽自告奋勇的将自家姑姑的名字报了出来,反正,现在姑姑这么厉害,他要是报出姑姑的名字,肯定就没人敢欺负他们了!

  “砰”的一声,慕容御手中握着的东西应声而落——

  她成亲了?

  慕容御的心中陡然只剩下这一个问题,整个人莫名的不好了起来。

  她成亲了,为什么他忽地便是觉得心空缺了一块?

  “叔叔,您的东西……”小豆芽忙过去,捡起慕容御脚边的一只透明的琉璃球,举起来递给慕容御,对着慕容御道。

  慕容御接过那琉璃球,道了一声,道:“谢谢。你们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豆芽,那是我妹妹小萝莉。”小豆芽笑着回答道。

  “小萝莉、小豆芽。”慕容御重复着他们俩的名字,不知道为什么,一说他们是洛清浅的小孩,他对他们的好感莫名的多了几分。

  爱屋及乌,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即便知道她成亲了,他有些失落,有些意外,但对她的小孩,他好像憎恶不起来……其实算起来,他们有什么呢?不过萍水相逢而已!

  “叔叔,你长得好漂亮哦!”小萝莉走到小豆芽身边,呆呆的抬头看着慕容御,说道。

  用漂亮来形容一个男人,一般男人都会不高兴的。

  不过,慕容御却只是微微一笑,道:“小萝莉最漂亮。”

  她的女儿,一定是最漂亮的。

  角落里,黑衣面具人又在窃窃私语。

  “头儿,我没有听错吧?爷他居然不讨厌这两个小孩子……”

  “爷他真的沉沦了……”

  “疯了,爷真的疯了!哎?那姑娘都有这么大的儿子了?看不出来啊!”

  “你们也相信那是那姑娘的儿子女儿?”一直不语的易通幽幽的来了句。

  “确实不大可能,可是,爷都信了啊!”

  易通无语望天:“那是那位姑娘的侄子和侄女。”

  “啊?易通,你既然知道,你怎么不去跟爷说下?”

  易通扭头,道:“你不觉得等爷自己发现会更有意思吗?”

  “心太黑了!”

  “嘘,别说话!”

  ……

  事实证明,人在某一个时刻,是很容易犯糊涂的。

  很简单的道理,洛清浅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不可能生出这么大的儿子来……

  但是,慕容御完全没有联想到这上面去,小萝莉、小豆芽一开口说的话,他还真都信了,他还真以为,小孩子是不会撒谎的。

  “叔叔,你会送我们回家吗?”小豆芽扬起天真的笑容,问道。

  慕容御点头,道:“走吧,我送你们回家。”

  说着,慕容御倒是真的很自觉的要领着这俩小家伙出谷。

  亦或者,他也想瞧瞧洛清浅,更想瞧瞧,她是不是过得很幸福。

  他想,他一定是疯了,他怎么会对一个只见过一次面的女子念念不忘了?他到底图什么呢?

  是不是,这些年来,他实在太孤单了?

  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人,什么都不顾忌,敢跟他睡在一处,给了他无尽的信任,也对,其实光是这份信任,便是足够震撼他了。

  他记得她的笑容,记得她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记得她靠过来的温暖,记得昨夜所有的细节,明明,他什么都不想说,可是,却偏偏什么都记住了。

  可是,现下,他却觉得,只要她过得幸福,其他的都不重要。

  当然,如果她不幸福,他愿意给她一份幸福,只要,他给得起。

  慕容御忽然便觉得,他的心莫名的为了一个女人牵动了,明明,这种情愫根本不该有的。

  “叔叔啊,你不舒服吗?”走在半路,小豆芽看慕容御脸色有些不好,不免担忧的问道。

  “没有。”慕容御摇了摇头。

  “哦。”小豆芽若有所思的点头,不再问了。

盛世王妃:医女有点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盛世王妃 或 医女有点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朱雨辰妈妈:最大的自私,就是母爱的无私

    知乎上曾有人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原配和小三总是水火不容?有一个答案大开脑洞:并不是所有的原配和小三都水火不容。因为有的时候,原配和小三是同一个人。这答案挺玄,原配和小三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文/咸鱼然而,有一种情况下,原配和小三能是同一个人,那就是婆婆有恋子情结。这个时候,儿媳妇是丈夫的原配,是婆婆心中的小三。仔细说起来,这种情况在中国并不罕见。中国有相当一部分母亲,都有恋子情结,她们的饱满的精神状态,大部分都来于对儿子的操纵欲上,她们将自己所有的精神世界,都架构在儿子身上。比如这段时间爆红的一档

  • 吉安梵媛|企业管理十大黄金定律,帮你轻松提高管理效率!

    企业讲究管理,管理讲究效率,想要提升管理效率,就得依照一定规律来办事情。对于企业管理来说,有以下十大黄金规律!!!1.马太效应:要保持优势必须做大马太效应,名字来自圣经《新约·马太福音》一则寓言:“凡有的,还要加倍给他叫他多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马太效应指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现象,被广泛应用于社会心理学、教育等领域。马太效应说明了大企业在市场中的绝对优势,企业要想在某一个领域保持优势,就必须在此领域迅速做大。当你成为某个领域的领头羊的时候,即使投资回报率相同,你也能轻易收获比弱小的

  • “包容的时代,做喜欢的自己”陈鲁豫来沈与读者见面分享新书《偶遇》

    2018年7月21日于每位玖伍人,每位辽沈文化人,每位沈阳人来说,都是很重要的一天,去年的今天玖伍文化城盛大开业,为广大辽沈人民打造了这一方与众不同的文化新天地。当天,沈阳数万人齐聚玖伍文化城,为玖伍一周年庆生。在壹阅沈阳.致敬城市——玖伍文化城一周年庆生会暨陈鲁豫《偶遇》沈阳签售会的现场,玖伍发布了一份一年来沉甸甸的成绩单,玖伍文化城董事长、总经理朱晓冬,代表玖伍人感谢了所有一年来曾经走进玖伍、支持和见证玖伍成长的每位好朋友。陈鲁豫《偶遇》沈阳签售会是这本书的东北首签,该书是鲁豫老师时隔十五年

  • UI设计好学吗?学出来好找工作吗?

    UI设计是互联网时代的设计变革,有界面和软件的时候就存在,但却没有现在这样对UI设计专业能力的重视。很多人现在学习UI设计,有的是看重UI设计月能薪破万的高薪资,有的人看重他未来大好的职业发展前景。【性格测试】先用30秒的时间测试下自己适不适合学UI设计:http://www.tianhujy.com/list-276-1.html?wm=sohu_lhz2_uisj(如打不开,将链接复制到浏览器即可)很多人在转行前都会有一个疑问,那就是UI设计好学吗?会不会很难学?小编觉得,UI设计不难学的,

  • 刀剑大师——保安腰刀

    我们保安腰刀的历史有800多年了,我们保安族的先民以前是给成吉思汗打兵器的刀匠。

  • 玉石质感,小叶紫檀“油性”

    小叶紫檀里有满油性,但是不是朋友们理解的那样子的放在那里就会表面冒油,这样来想,就算手里捧着一捧油,冒两天也会冒干净。。怎么可能会是这样呢。。或许有朋友会说了,刘玩你偷换概念了,我们没说冒油,流出来那种,而是表面那一层油油的东西。类似包浆的情况。解释一下,朋友们。。那是人垢。。人新陈代谢产生的油性蹭上去了,不是珠子冒出来的。。。如图,人垢,最容易被朋友们误认为油性好的一种情况。认为油性是盘出来的:至于珠子冒油的情况也会有。但是不放个一年半载的看不出来。出来后也是自然包浆的形态,薄薄一层。与朋友们

  • 时局动荡钱币丰富 时光如驹再现高价

    清朝末年,时局动荡,战争的爆发使得一部分钱币流失或者受损。辛亥革命后,在这民国短短的十几年间,钱币的铸造版式和数量是最多的。四川铜币是辛亥革命时期的产物,袁大头也是辛亥革命时期的产物。1911年12月发生“成都叛乱”,以尹昌衡、罗纶为正副都督的四川军政府取代了建设仅12天的大汉四川军政府,四川成都造币厂奉四川军政府之命于民国元年(1912年)4月开模铸造“军政府造四川铜币”;袁大头于民国三年(1914年)先后由造币总厂及江南造币厂开铸一圆银币,币面镌刻袁世凯头像,俗称袁头币或袁大头。近日,盛轩国

  • 众星发声!强烈谴责!孩子的事情都造假,还有什么不可以

    孩子YM事件刷屏了,我觉得刷屏的不是信息,而是愤怒。无可否认,现在的家庭基本上都是一个孩子,孩子的事情那就是最大的事情。忽然爆发的这个YM事件,让多少家庭为之担忧。在朋友圈,曾经有一张图片刷屏,一个孩子强忍着疼痛打针,拳头握的紧紧的。今天,有人给它配了句台词:竟然tm是假的。简单五个字,道出了事实,也道出了无奈,道出了愤怒。可是,我们有时候的愤怒,其实是无力的,因为无法改变什么。从网上看到的消息,涉及造假的YM公司有多家,分布在多个城市,而老总只有一个,还是个女的。看到这样的信息,有网友愤怒了,

  • 五台山宝光寺 | 修在当下 行在路上(一期朝圣圆满)

    7月22日下午,五台山宝光禅寺首届徒步大朝台第一期圆满,全部安全返回,最小善信8岁,最大善信68岁。第一天东北二台大风、第二天中西二台暴晒、第三天南台大雨!朝圣是对信仰的肯定也是对灵魂的洗礼!慢慢的磨练你的心性、耐性、忍性、这不就是明心见性、见性见佛吗!所以说一次朝圣是500年的修行啊!您看见自己的本性了也就见到文殊菩萨了!愿以此朝圣功德回向十方法界一切有情众生,过去者求生净土、现在者福慧双增!南無妙吉祥菩萨摩訶薩!顶礼大智文殊师利菩萨摩訶薩!佛说:“烦恼是生活,快乐也是生活,那何不快乐生活呢?

  • 彻底蒙圈……谜一样的香港地名!

    在香港搭的士的时候说:“我要去荷李活。”司机肯定会追问你:你是要去旺角的荷李活购物中心?还是钻石山的荷李活购物广场?还是上环的荷李活道呢?香港起地名很有意思,有个小小的湾就叫湾仔,湾的形状像铜锣,就叫铜锣湾;沙滩很长就叫长沙(湾),海边沙地有块田,就叫沙田。经过长时间的演化,我们来看看有哪些迷惑人的香港地名呢。港铁篇香港各大地铁站近日,网上热传一张港铁通知相片,提醒乘客前往长沙湾广场要到荔枝角站出口,前往长沙湾政府合署则要到深水埗站。就算是香港人,有时候也会分不清到底该在哪裡下车。MTR提示深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