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全集]《凤临天下:逆天狂妃太嚣张》全文免费阅读小九

2017/11/13 12:04:2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凤临天下:逆天狂妃太嚣张

作者:小九

第7章 一招搞定

因为情况危急,霍青遥来不及做出反应,手中的棍子撑地的时候,霍云已经到了跟前,只是一个霍云真的不够看。来自haohaoyun.com

  霍青遥笑盈盈看着霍云,横出棍子挡住致命一击,随即拉开霍云与自己拉开距离,丝毫没有继续进攻的意思,一个照面打过,所有人都惊呆了,现场引起轰然。

  霍云在霍家,以速度最为让人看重,在他手下,很多人连躲闪都来不及,在很多时候,霍云很少用玄气,只是速度,就足以给对手致命的一击,此时霍青遥竟然如此轻松就躲了过去,怎么可能让人不惊讶。

  霍云愣怔在原地,然后就是满眼的怒不可遏,这个如同废柴一般的霍青遥,凭什么躲过他的攻击,凭什么?他是霍家最快的人,怒火中烧,而且,霍青遥脸上竟然带着笑,她带着笑,就像是在嘲笑霍云,嘲笑他霍云没有能力一击即中,霍云再次出手,奔着霍青遥而去。

  如果霍云看到的话,就能发现霍青遥此时笑的很是诡异。

  霍云再次提起攻击,他心里坚信,上次只是霍青遥走运而已,速度极快,的确让人赞叹,就连观席上,很多人也是一阵惊叹,霍云此人虽然言行有缺,但是速度真的让人无法挑剔。

  也就是这样的速度,让所有人都为霍青遥捏了把冷汗,眼看着霍云的剑,立马就要刺上霍青遥的心口,霍云出手心狠手辣,也一直当霍青遥眼中钉肉中刺,他不会放过这个弄死霍青遥的机会的。

  霍云的确对霍青遥恨之入骨,到时候只要说是误伤,死无对证,霍青遥也就这么死了。好好孕

  “去死吧霍青遥”霍云笑的狂妄,只差这样一击,霍青遥就会去死了,霍云知道,霍青遥只是武者,只要他在剑上灌输玄气,她就必死无疑。

  霍云使出力气,对着霍青遥刺过去,这中间的所有时间几乎是眨眼之间。

  哼,一切都结束了,霍青遥,你死定了。

  ‘嗡’一声,利刃相撞的声音传来,一切让人措手不及,众人因为这噪音将耳朵捂上,再定神往台上看时,所有人都被自己眼睛看到的景象惊呆了。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他们理所当然的以为,霍青遥已经被霍云击中,他们甚至想过各种霍青遥倒地的场景,却绝对不是现在他们看到的这个样子。

  霍青遥毫发无损!

  她就那么随性的站在那儿,那根不起眼的棍子,就那么轻轻松松的放在身前,轻描淡写的挡开了霍云的攻击,用的武器,是,是那个看起来像是烧火棍一样的棍子。

  “天哪,这怎么可能啊”“我看错了,我一定是看错了”各种惊讶的声音传来,就连在观席上的司凤缺也是微微皱眉,这个女人太弱了,这样的对手到现在还没能解决掉,真丢脸。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霍云一看到霍青遥这样轻松就挡开了自己的攻击,简直像是看到了什么惊悚的事情一样,不可置信,霍青遥竟然躲过了他的第二次攻击,让他怎么接受的了。

  再听到四处的赞叹声,霍云眼睛都红了,盯着霍青遥,估计恨不得吃了霍青遥一样,熊熊的怒火燃烧在他的眼中,势必要将霍青遥烧个粉碎吗,这些赞美应该属于他霍云一个人才对。

  霍云气的要死,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觉得霍青遥是在逗他玩儿,没错,从一开始对待这场战斗的态度,霍青遥脸上都是笑意盈盈的,就像猫儿在逗弄老鼠一样,这更加让他气不打一处来这个时候的霍云心中浮现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一定要在这场战斗中,弄死霍青遥。

  “呀”,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到霍云大喝一声,然后转身向着霍青遥攻来,霍云本就是灵者,而霍青遥还是个武者,这中间隔着多少,他清楚的很,即使一阶都是要命的差距,很多人一辈子,就是因为一个阶,无法跨入新的境界。

  霍云腾空而起,在空中旋身,带着玄气,挥手打出一片绚烂的光幕,似点点繁星自空中坠落而下,而后长剑挥洒,刺眼的剑芒直冲而起,宛如绚烂的银龙一般,仿佛要与天上劈落的闪电连接到一起,然后所有的攻击朝着霍青遥而去。

  霍青遥嘴角勾起笑容,速度飞快的躲过了这一击。

  “咦,人呢?”攻击全部打出去的时候,面前却没有了霍青遥的影子,霍云大惊,刚刚,就在刚刚,霍青遥还在这个地方的,霍云转身也没有在背后,他百思不得其解,突然,耳畔传来了霍青遥的声音。阅读haohaoyun.com

  “霍云哥是在找我吗?”

  近在咫尺,霍云却找不到霍青遥在什么位置,只觉得声源一直在变化,这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在某种程度上,霍青遥的速度,已经是他望尘莫及的了。

  “还以为自己有多快,霍云,你永远比不上我你知道吗?因为你心术不正。”

  霍青遥稳稳的站在霍云的背后,台下观席上沸腾了,他们只看到霍云停了下来,玄气低一点的,根本看不到霍青遥在什么位置。他们惊讶,从来不知道霍青遥有这样让人惊艳的速度。当速度快到一定的程度的时候,玄气,尤其是霍云只有灵者的玄气,就不够看了,因为他根本攻击不到霍青遥。

  “啊,霍青遥,我要杀了你”

  这个时候的霍云已经失去了理智,是的,他输不起,他接受不了自己输在他一直看不起的人手里,即使现在只是一种感觉,但他知道,他不是霍青遥的对手。

  只见霍云用尽全力凝结出的玄气球,向着霍青遥打去,然而,下一秒,霍青遥出现在了霍云的后面,一掌打在霍云的背上,霍云淬不及防,一口血喷了出来,倒在了战斗台上,而观席上只有少数人看清楚发生了什么,大多数人只看到霍青遥站着,而霍云倒了下去。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从刚上台开始,霍青遥一直在防守,现在是她第一个进攻,没想到,竟然一招制敌。

  “好,打的好~”

  观席上沸腾了,因为他们看到和霍云相差不是一星半点的霍青遥胜出了,霍家有些人还是很单纯的,胜出就是胜出了,强者应该受到尊敬的,所以他们都在为霍青遥叫好。

  宗族大长老小胡子一翘,看到此等情况,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清清嗓子,就要宣布霍青遥的胜利,突然所有人都摒起了呼吸,睁大眼睛看着霍青遥的后面,霍平等人也看到了,只是他们来不及反应,反而是司凤缺,四平八稳的坐在位子上,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笑容。

  “霍青遥,你去死吧~”

  近在咫尺的怒喝声,天哪,是倒地的霍云。

  他要偷袭霍青遥。

第8章 美人出浴

“霍青遥,小心啊~”

  一切让人淬不及防,眼看霍云带着强劲的掌劲,立马就要打在霍青遥纤弱的身体上,这个时候的所有人,心都被提了起来,他们似乎都在为霍青遥担心,包括一直在台下看戏的霍其善,也是微微挑眉,他想要和霍青遥过招,不想霍青遥伤在霍云手中,但是如果真的伤了他也没办法。

  只见霍云的攻击马上要打在霍青遥身上的时候,霍青遥出手了,那根棍子,从腋下反手向着霍云而去,直直的打在霍云心口,在霍云没有接近自己之前,阻止住了所有的攻击。版权haohaoyun.com

  霍云没有想到就是这样一根棍子,就挡住了他,他不甘心,速度极快的伸手想要将棍子打断,没想到就在那么一瞬间,这棍子,竟然宽出半寸,是寒气逼人的长剑,这个时候的霍云突然睁大了眼睛,眼中的惊恐清晰可见,可惜,霍青遥不会给他机会说话的,心下一狠,灌输玄气在棍子上,向后一顶,霍云口吐大口鲜血,笔直的掉在战斗台上。

  “火…火云……噗……”

  霍云拼尽全力想要将这件事情说出来,可是再也没有力气,霍青遥手上的是,火云剑……

  带着郁气,霍云头一歪,陷入了黑暗之中。

  “儿子,儿子你怎么样了。”

  撕心裂肺的声音从台下传来,霍二叔快步飞奔到了战斗台上,在经过霍青遥的时候,狠狠的瞪了霍青遥一眼,然后迅速将霍云带下去疗伤。

  “下面我宣布,此次获胜的一方,是霍青遥,今天比赛到此结束,明天霍青遥对霍其善~”

  大长老悠悠的宣布结果,下面才传来叫好声,她却不想管了,转身消失在战斗场上,主角已经走了,可是底下的霍家宗亲沸腾了,很多来向霍平道喜,大概就是虎父无犬子之类的,他们也更加期待明天,霍青遥与霍其善的终极对决,他们想要知道他们两人到底谁会赢,他们更加关心的是霍青遥能不能赢霍其善,保住他爹的家主之位。

  承题阁

  霍青遥在经过战斗之后,放松下来,果然战斗不是轻松的事儿。

  “小丁,备水,我要沐浴。”

  霍青遥随便吩咐了一句,就靠在椅子上小憩,小丁是个极讨喜的小姑娘,脸圆圆的样子很可爱,一听小姐说要沐浴,忙去将浴池打扫干净,添上热汤。

  霍青遥双臂展开,除去衣物之后,整个人沉入水中,半晌才从水中冒出头来,霍青遥年纪小,年十六,五官还没有完全长开,清秀无比,眼中带着灵气,却是这样的性格,稍微有些别扭。

  “小丁,小丁过来搓个背~”

  霍青遥将毛巾捂在眼睛上,叫着小丁,趴在浴池边,将光洁的背部露出来,看上去好生诱惑,小丁刚想动,却被突如其来的一只手止住了接下来的动作,小丁吓的顿住了,转头一看,差点呼喊出声。

  “司……”

  来人捂住她的嘴,示意她出去,小丁眼睛转转,就大概明白了,笑的有些暧昧的出去了。

  “小丁?你磨蹭什么啊,快点。”

  听到里面霍青遥的喊声,带着有些娇憨的感觉,来人敛起眸子,亦步亦趋的走进了里间。

  听到有脚步声,霍青遥理所应当的将旁边的毛巾伸手递出去,她知道小丁会从她手上接过毛巾的。

  “小丁,你说,我明天能赢吗?”

  低低声的说着,带着疲惫和放松的舒服咽唔,此时的霍青遥,尤其的诱人,感受到有双手带着毛巾在她背上到处划拉的感觉,霍青遥连眼睛上的毛巾都没有拿下来,就说道。

  “绕到前面来一点。”

  然后芊手绕到旁边去拿糕点吃,半斜靠在浴池边上的样子让人血脉喷张,突然感觉到身后的小丁呼吸变的有些粗重,霍青遥这个时候也觉得不对劲,伸手拉下自己眼睛上的毛巾,猛的沉入水底,然后露出一个脑袋,看着之前‘小丁‘站的地方,霍青遥倒吸了一口冷气。

  司凤缺……

  双手横在胸前,霍青遥防备的看着司凤缺。

  “你来做什么?你是不是被冰封的糊涂了,所以不知道,女孩子沐浴不能偷看?”

  霍青遥现在面色铁青,很生气,这个混蛋,霸占她的床,吃她喜欢的糕点也就算了,现在还偷看她沐浴,这算神马事儿?

  司凤缺刚开始是楞了一下,然后颇为无赖的对着霍青遥道。

  “本尊也需要沐浴,所以本尊就来了。”说着开始拉扯自己身上的衣物,霍青遥一点也不怀疑,这个混蛋会直接下来和她一起洗。

  “停,停,停”

  霍青遥连叫了三个停,这个时候的司凤缺已经将外袍拉开,胸前衣物有些凌乱,露出一点点麦色的胸膛,霍青遥突然有些窘迫的别过脸,迅速的向着浴池的另一边而去,因为她的衣物,她记得放在那边了。

  “刚刚本尊路过,看到你衣物还好看,顺手就拿过来了。”

  司凤缺的声音响起,霍青遥犹如雷击一般,什么叫好看顺手拿了,变态,霍青遥再次转过来面向司凤缺,果然他手上拿着那件玄色的外袍,霍青遥脸一下子红了,然后想要叫小丁,但是在叫声刚要出口的时候止住了。

  这种情况,小丁进来怎么解释?司凤缺衣衫不整,她霍青遥不着寸缕!

  那她的一世英名啊,不行,不能叫人,霍青遥很少能有这样的表情,咬着唇不知道怎么办的样子,有一瞬间恍了司凤缺的心,突然就觉得这样的日子其实也很有趣。

  司凤缺将衣服放在池边,然后背过去。

  “你那瘦小的身板有什么好看的,本尊喜欢这样这样的。”司凤缺转过头去,还用手在空中比划着,霍青遥慢慢的踱过来,看懂司凤缺画的是什么意思,眸色又低沉了几分。

  其实司凤缺比划的,就四个字而已,那就是前凸后翘。

  色胚……

  迅速的将外袍套在自己的身上,霍青遥出手攻向司凤缺,却在要接触到司凤缺时,被左手腕传来的温度烫的她连力气都没有了,霍青遥低头一看,这是之前司凤缺捏过的地方,现在微微发红,似乎有什么要从皮肤中挣脱一样,霍青遥怔怔的看着,一时间忘了反应。

  司凤缺缓缓转过头来,脸上勾起诡异的笑容。

  “青遥,该就寝了。”

  舌头似有意而无意的擦过自己的薄唇,一瞬间竟然比刚刚的霍青遥还要妖气,霍青遥抬头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不由得咕嘟的吞了一口口水,这个男人,本身就是诱人犯罪的结合体,再加上如此明显的动作,霍青遥不知道作何反应,本能的转头,向着自己房间飞奔而去。

  可以理解为,落荒而逃,就连手腕上的灼热感,她似乎都感觉不到了。

第9章 对战霍其善

“啊~”

  大清早的,一大声尖叫响彻整个承题阁,那是霍青遥的声音,承题阁所有下人,听到自己主子的尖叫声,迅速的汇集到了主居门口,然后,大丫头小丁推开门,看了一眼里面的景象,‘碰’的一声将门又关上了。

  “司凤缺,你给我起来,你昨晚不是睡在自己房间吗?你怎么又在我床上?”

  霍青遥真的要生气了,每次都这样,从司凤缺来到霍家之后就是,无论他当天晚上在哪个房间休息,第二天都会在霍青遥床上醒来。

  看样子,司凤缺似乎还没有睡醒,蜷缩在被子里的司凤缺,一如当初她见到的那样,闭上了凌厉的双眼,整个人比起醒着的时候,少了几分戾气,多了几分柔和,司凤缺本身长的就是倾国倾城,再加上这样的状况,换做别人,早就鼻血横流了。

  谁说女色祸国,男色同样也会祸国的。

  “大早上吵本尊休息,不想活了是吧?”

  司凤缺睡眼惺忪的看着霍青遥,表情很简单,打扰了大爷休息,你赔不起。

  “司凤缺,下次能不能睡自己房间?”

  霍青遥沉声问,然后起来准备去穿衣服,却发现左手腕上,长出了一朵奇形怪状的小花,如同雕刻一样长在手上,又像是从骨子深处长出来的,栩栩如生,诡异无比。

  霍青遥用手揉,竟然揉搓不掉,霍青遥觉得诡异,但是因为早上的比赛马上要开始了,所以这个时候的霍青遥没有时间去管这个,先将比赛打了,再来研究这个问题,她敢打赌她手上这个印记,绝对和司凤缺脱不了关系。

  霍青遥梳洗了之后,拿上自己的棍子,就出了门,司凤缺原本睡眼稀松,却在霍青遥出去之后,眼光突然凌厉,而且有些诡异。

  “青遥,经过了今天,这辈子,你都逃不开本尊了。”

  喃喃的说着,然后起来,毕竟他也想看这个女人对战霍其善,因为好玩儿。

  霍其善是个很严谨的人,他看不惯别人迟到,之前霍青遥和他打过几次照面,小堂哥只是迟到了一小下,就被他骂了,当时霍青遥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似乎也懂了,因为等人是一件讨厌的事情。

  “各位宗亲们,今天是家主选拔的最后一天,站在战斗场上的这两个人,左手边的是家主的孩子霍青遥,右边的是族中最有资质的小辈,他们,将逐鹿今天的胜利,胜出的一方,将会是接下来二十年我们霍家的家主,这对我们霍家来说,也是一大盛事。”

  大长老慷慨陈词,台下众人也是纷纷点头,没错,这样能决定霍家未来二十年的发展,完全取决于家主继承人。

  “所以,现在我宣布,比赛正式开始。”

  随着大长老的一声令下,霍青遥环视整个赛场,霍二叔没来,是因为霍云受伤了很正常,可是为什么连霍平都没有来?霍青遥不明白。

  大长老宣布开始之后,就回了自己的位置了,二长老就在他旁边,二长老戳了戳大长老的衣服,然后问。

  “大哥,家主呢?今天可是最关键的一天,他怎么没到?”

  二长老想不明白,台上还有一个是他女儿,家主是什么情况?

  大长老突然神秘的凑过来,对着二长老说道。

  “昨天晚上,东阁的那位将家主叫去了,说想游园。”

  大长老神秘的样子,让二长老提高了警惕,然后表情突然就严肃了起来,那位?那位怎么会想要游园,而且是在这种时候。

  “大哥,那位想要游园,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二长老颇为担心,毕竟现在人到处都是,除了家主和宗法大会,谁知道那位的事儿?平白无故的冒出来,会不会引起外人的怀疑,从而给那位带去麻烦?

  “放心吧,所以家主亲自去了,没事儿的,看比赛吧。”

  然后大长老全神贯注的看着台上即将要开始的战斗,二长老没办法,也只得稍安勿躁,专注的看比赛。

  今天的比赛,和昨天的可不一样,霍青遥昨天能越阶战胜霍云,是因为霍云本身也有轻敌,可是霍其善不一样,霍其善是一个小小年纪就已经是青者中阶的天才,不是侥幸,不是偷奸耍滑就能取胜的。

  霍青遥心中也微微担心,虽然她的速度很快,但是这种对手,如果不百分之百的全神贯注,一个攻击就足以让她丢了小命,而且,从之前看过的那么多霍其善和别人对战的情况来看,霍其善很尊敬对手,每一个他都很认真的在对战,所以,霍青遥不能掉以轻心。

  台上的霍青遥,对面站着霍其善,不得不说,霍家的基因无比的强大,一个霍青遥,一个霍其善,就连那那个可恶的霍云,长的也是剑眉星目的,霍其善常年习武,身上武者的气息很强,是那种刚硬的美,不同于霍青遥,不同于其他的霍家子弟。

  他们的修炼,或许有家人的扶持,会有些天才地宝,灵丹妙药的滋润,可是霍其善没有,因为霍其善在家中,不是嫡子,也不是长子,庶出的孩子是没有人眷顾的,在大家族都是如此,霍其善此人是一刀一剑,硬生生拼出来的青者中阶,实战的经验比起霍云强的不是一星半点,而且霍青遥只是个武者高阶,这可不是跨阶的事儿,在霍其善面前,这种实力一点都不够看。

  “青遥,别怕,我们兄弟两只是切磋而已。”

  霍其善在开始之前,竟然柔声的说了这么一句话,或许是因为昨天的战斗,让他对霍青遥刮目相看,或者因为其他,但是此刻的霍其善,真的只想和霍青遥切磋而已。

  霍青遥微微点头,霍其善是正人君子,这一点她十分肯定。

  “得罪了兄长。”

  霍青遥拱手说了句得罪,然后先发制人的发起攻击,没有玄气,纯速度攻击,霍青遥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冲着霍其善而去。

  “好快!”

  和台下很多人的想法一样,霍其善在看到霍青遥身体动了的瞬间,发出这样的惊叹,这个时候霍其善可以肯定,这样的速度,绝对是霍云望尘莫及的。

  霍其善在感慨的同时,拔出长剑,对上了霍青遥,霍青遥也是丝毫不松懈,手指轻轻按动了棍子的顶端,棍子立刻宽出半寸,变成一把削铁如泥的寒剑,两把剑强劲的相互碰撞在了一起,发出雷鸣般的‘嗡嗡’声,只是剑气带起的狂风,就呼啸了整个战斗场和观席。

  “天哪,好强!”

  所有人都发着这样的感慨的时候,因为强烈的碰撞,霍青遥和霍其善各退步三步半,第一回合,平手。

  霍其善显然也是大惊的,因为他没见过霍青遥用剑的样子,竟然丝毫不输给他。

  “兄长手中的天池剑,真是一把好剑啊。”

  霍青遥发出由衷的赞叹,天池剑,乃是当年天池老人所铸,其剑身霸气无比,却一点也不显得笨拙,习武之人,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剑,却在霍其善手中,想必当时拿到这把剑的时候,肯定是惊险万分的。

  霍其善听到霍青遥的话,就知道霍青遥是个识货的人,天下能一眼认出天池剑的人并不多,对于用剑之人,看人先看剑,什么样的剑代表什么样的人,霍其善想再看一眼霍青遥的剑然后也说点什么的时候,突然怔住了。

  “青遥弟弟手中的,是……是火云剑……”

第10章 强强相碰

“青遥弟弟手中的剑,是……火云剑。”

  最后那三个字霍其善咬的很轻,实在是他不敢大声说出来,火云剑问世的事情他也有所耳闻,正想找机会去见识见识这个天下十大兵器谱,排名第一的火云剑,火云剑能号令天下第一盟青色盟,而且据说外形犹如一根棍子。

  霍其善懊恼的拍了自己的脑门,这么多年了,他怎么就没看出来霍青遥手中的是火云剑呢?

  毫无疑问,霍青遥就是传说中青色盟的盟主?

  霍其善突然正色的向着霍青遥点了点头,然后眼神变得无比认真,霍青遥此刻是庆幸的,因为霍其善没有说出来,就代表他会保守这个秘密,那么她可以毫无顾忌的与之一战,台下的人是看不出来她手上的是剑的,他们会以为只是一根棍子而已。

  ‘碰碰碰碰’的声音传来,只见片刻之间两人已经过了不下数百招,霍青遥感慨于霍其善的力度,霍其善感慨于霍青遥的速度,有种惺惺相惜,相打恨晚的感觉,对于这种值得尊敬的对手,只有百分之一百的认真,才对得起这次战斗。

  让人眼花缭乱的,是霍其善的剑光,紧接着,霍其善一个使力,将霍青遥逼入死角,几乎掉下了战斗场,所有人的心在这一刻突然被提了起来。

  霍青遥瞳孔一缩看人突然的攻势,单脚使力,身体奋力向后跃起躲过第一波攻击,紧接着带起剑锋,用出守势剑法,风落蔷薇,剑势凶猛的朝着霍其善而去。

  太精彩了,众人不由自主大声大声的叫好,沉醉在这样的比赛中,这样的战斗,简直就是空前绝后,让人惊艳的招式,速度与力度的比拼无一不让人全神贯注,这个时候的众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霍其善感应身后的空气流速忽然加快,侧身,与人的攻击险险闪过,继而快速出手天池剑刺向霍青遥,霍青遥险险躲过,一个张弛之间又交手了数百招,此时两个人体内的热血已经燃烧起来了,对于战斗的渴望,可棋逢对手的满足感,让他们忘我的战斗着。

  ‘碰’的又是一声巨响,霍青遥退后三步,霍其善退后三步半,到此为止,在剑招上的较量,霍青遥险胜霍其善半步,霍其善死命压住喉头的腥甜,霍青遥动作一顿,鲜血顺着嘴角滑下。

  “哈哈哈哈哈。”

  霍其善率先发出爽朗的笑声,霍青遥也是压制不住的高兴,开心的笑了,然后,然后所有人看着台上莫名其妙相视对笑的两只,竟然摸不着头脑。

  好一会儿,霍其善才止住笑声,然后正色的对霍青遥道。

  “要开始了。”

  霍青遥点头,她知道,真正的较量开始了。

  只见战斗场上突然弥漫起杀伐之气,霍其善定定的站在原地,开始引导自己的玄气,灌输在天池剑上,这一刻,就连观席上的观众,都在注视着他的剑,最终停了的时候,霍家人都惊呼了,真的是,真的是青者中阶。

  天才,他是天才。

  看完了霍其善,所有人的视线都转到了霍青遥的棍子上,霍青遥灌输着玄气,直到结束,众人都有些失望,因为霍青遥,的确是只有武者高阶。

  霍青遥亮完玄气之后,看向霍其善,发现霍其善并没有因为她只是武者高阶,脸上浮现任何的轻蔑,霍青遥暗下定决心,霍其善这个朋友,她交定了。

  只听霍其善大喝一声,然后冲着霍青遥而来,霍青遥和霍其善之间等级本身就悬殊,只能速度的躲藏,可是刚刚已经经过了这么多的招式,体力消耗了,很多。

  刚刚开始,霍青遥还能勉强支撑,可是再后来体力渐渐不支,再怎么样,和一个玄气等级比自己高不知道多少倍的男人纠缠,始终讨不了好。

  突然,左手腕传来灼热感,霍青遥顿住,右手轻轻捏住左手,停止了攻击,掀开袖子一看,那个印记,竟然在微微的泛着光,样子极其的诡异,霍青遥转头看向观席,司凤缺正端着酒杯,遥空对她举杯,霍青遥黑了脸,然后转回去继续跟霍其善战斗。

  可是,霍青遥突然感觉到异样,因为原本渐渐不支的体力,竟然有所提升,而且灌输在剑身上的玄气变了颜色,竟然在缓缓上升。

  “天哪,快看霍青遥的棍子。”

  “天哪,那个颜色,是灵者,瞬间升级啊,瞬间升级啊。”“不不不,你看错了,颜色还在持续浑厚,天哪,天哪,是青者,青者,跨阶升级。”

  “天哪霍青遥,霍青遥是变态,他是变态,这样强大。”

  霍青遥也是一头雾水,她自己什么实力,自己知道,唯一的解释就是,霍青遥再次转头看向司凤缺,是司凤缺,在她身上加注了力量。

  回想起昨天到今天的异常,左手上奇怪的印记,霍青遥明白了,就是他,就是司凤缺。

  颜色持续浑厚,和霍其善一样,是青者中阶,而且看起来,霍青遥的玄气更加的醇厚,天哪,瞬间与人平齐啊。

  “哈哈哈,青遥弟弟,我就知道你不是等闲之辈,来吧,与为兄一战吧。”

  看到如此诡异的现象,霍其善竟然没有怀疑是霍青遥从中做手脚,反而是更加坦然的希望与霍青遥一战,这个时候的霍青遥,已经被他的热血所吸引了。

  “好,今日舍命,陪兄长一战。”

  然后两人又开始交起手来,一招一式都是强者过招的气场,观席上的众人已经被这场战斗带入了一个高点。

  霍青遥比之霍其善,是另一个自己,霍其善很少遇到这样的对手,霍青遥也是,两人打的难分难舍,看的人也是目不转睛,只有司凤缺低头饮酒,似乎一点也不关心这场比赛的输赢。

  而在远处,霍平,还有一小队人马,簇拥着一个戴着斗笠的少年,似乎在那方站立了很久的样子。

  “霍平爹爹,那个纤弱的少年,就是你儿子吗?”

  少年好听的声音犹如泉水一般倾泻而下,霍平听言之后笑了笑,然后告诉少年。

  “那个啊,那是我女儿。”

  少年微微愣住,然后看向战斗场上,这可不妙啊霍平爹爹,有人要和你女儿结下死契,而且,契约已经启动了呢。

  少年站立了一会儿。

  “霍平爹爹,改日,让我见见她可好。”

  “青格要见,那便去见好了,反正我也不藏着掖着。”

  霍平说完话,抬手,少年会意,转头向着别的地方走去,而在他们没有看到的地方,司凤缺的眸光从观席上冷冷的射过来,显然是听到了少年的话。

  ‘碰’再一次的强强相撞之后,最终霍其善败下阵来。

  一切宣告结束,霍青遥胜。

  霍其善将自己的剑装回剑鞘,然后朝着霍青遥拱手,勾起暖心的笑,霍青遥按下棍柄处的按钮,将剑缩回剑鞘中,对着霍其善回以一笑,然后急忙转向司凤缺的方向,却发现司凤缺臭着一张脸,似乎是生气了,霍青遥却不知道他生气什么。

  “现在,宗法大会宣布,此次获胜者,是霍青遥~”

  观席上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他们不知道的是,经过这场战斗,还打出了一对好兄弟,霍青遥在战斗场上大放异彩,战胜了家族小辈中天资最好的霍其善,惊呆了所有霍家人,自此后,霍家没人再敢小看霍青遥。

第11章 死契

这场历时三天的比赛,以霍青遥的胜出而告终,霍青遥心中说不上有多喜悦,反而这个时候,她更加想要快点见到司凤缺,问清楚今天这诡异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在得知司凤缺已经回了承题阁的时候,霍青遥迅速的朝着承题阁而去,在承题阁和战斗场之间,有一个长长的长廊,连接着一个天然形成的湖,当年霍家祖先,就是看到了这点,才选择在这儿安家的。

  霍青遥阔步走在长廊上,却被人挡住了去路,那是一个少年。

  少年穿着斗笠外袍,翠绿色的外衣,身体修长,她却在少年身上,看到了生命的迹象,对,很神奇的,源源不断的生命在他身上,那样鲜活的样子,那样纯粹自然,他有着小巧的五官,精致而美好,其他的,霍青遥说不上来。

  “你就是青遥吧,我是霍青格。”

  少年率先开了口,但是名字却让她吃了一惊,听说父亲前些年收养了一个孩子,名唤霍青格,因为常年缠绵病榻,所以一直都是高居东阁,从不与霍家人来往,现在猛然就见到了传说中的义兄,怎么能不让她吃惊?

  “青格。”霍青遥唤了一声,霍青格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在别人的口中喊出来,竟然是如此的动听。

  “哎。”

  霍青格答应了一声,霍青遥觉得奇怪,因为平常不下来的人竟然下来了,而且看上去是专程在这儿等她的样子,虽然霍青格也叫着她父亲做父亲,可是和她向来并没有什么交集。

  “没事儿的话,我先回去了。”

  如果不是有所图,她不信,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开始考虑每个人接近她的真正目的,之前的霍云,其实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关系不错的,一直一起长大,再后来,霍云无意之中害她滑到啊什么的,她都以为是意外,直到几天前的袭击,她才看清楚霍云的为人。

  霍青格也不阻止,直到霍青遥路过他身边的时候,霍青遥似乎听到少年小声的说了一句。

  “小心他。”

  可是声音太小,她听不到,然后霍青遥又问了一句。

  “你说什么?”

  霍青格摇头笑笑,抬步向前走去,多年后,霍青遥才想起来,当时霍青格说,小心他,小心身边的他。

  回到承题阁,司凤缺已经在饭桌边等她了,脸色很不好,看到霍青遥的时候,脸色更加不好了,就像霍青遥欠了他的钱一样,自己将饭扒在嘴里,不说一句话。

  “我以为,像您老这种级别的,已经辟谷了,不需要进食了呢。”

  霍青遥冷冷的看着司凤缺,司凤缺听到话抬起头来狠狠的看了霍青遥一眼。

  “滚过来吃饭。”

  那话语中带着的情绪,就好像他才是承题阁的主人一样,霍青遥觉得,她应该好好的和司凤缺谈谈了,两人无声无息的吃完了饭,正值晌午时间,天气暖洋洋正好午眠。

  “司凤缺,你到底有什么目的赖在霍家不走?”

  霍青遥正色的问道,早知道这个男人是这样,就该把他丢在丹霞谷不带回来,司凤缺听到这样的问话,眉梢微微挑起,斜睨着霍青遥。

  “难道你还不明白吗?是你,打开了结界,将本尊放了出来,本尊是为了报答你才待在你身边的。”

  司凤缺说的模棱两可的,但是,霍青遥知道,这绝对不是真话,因为司凤缺一看就知道不是知恩图报的人,一定还有别的目的。

  “好,那我问你,这就是你报答我的方式吗”

  将左手腕亮在司凤缺面前,想要让司凤缺看看她手上的印记,司凤缺看到这个印记之后,脸上的黑气竟然缓缓退去,似乎心情转好了。

  “这个啊,这个可是殊荣,这是多少人千百年求不来的。”

  司凤缺说的很理所当然,让霍青遥想说什么都不是,这是殊荣?呵,真是够了。

  “怎么,你在我身上动手脚,你告诉我这个是殊荣?”

  真是够了,如果不是看在这个男人还没有完全恢复,早就将他扔出去了。

  “这个,是本尊和你定下的契约。”

  司凤缺无所谓的说着,在听到契约两个字儿的时候,霍青遥就当机了,什,什么?契约?霍青遥愣在当场,就像失了魂一样。

  “嗯,还是死契。”

  似乎是怕霍青遥不明白,司凤缺又补上了一句,自从他来到承题阁之后,他发现,睡在这个丫头的床上似乎自己恢复的就要快一些,这个奇怪的现象让司凤缺感到奇怪,难道这个丫头,是来拯救他的?不,不是,她应该是和他是一样的体质,有着这种体质的人,绝非常人。

  “司凤缺,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可以在未经我允许的情况下和我定下死契,你可知道死契是一方陨落,另一方也会瞬间没命的。”

  司凤缺这个无耻的混蛋,怎么可以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定下这样的契约,关键是她还不知道怎么解契。

  “嗯,我知道啊,以后你就和本尊同生同命了,不用谢本尊。”

  司凤缺将双手围在脑后,享受这霍青遥快要抓狂的表情。

  “我谢谢您老人家啊,赶紧给我解开。”

  “本尊不会,本尊只知道怎么结契,不知道怎么解契。”

  理所当然的口气,司凤缺又说了一句。

  “再说了,你今天不是借用了本尊的能力,打败了那个霍其善吗?你又不亏。”

  的确,今天这事儿的诡异,只能用死契来解释,她也的确借用了司凤缺的能力打败了霍其善,可是结了死契,这就意味着,在她没有死去的未来里,她必须连同司凤缺的生命一起担忧了,因为她不想死,司凤缺要是死了,她也活不了了,这该死的司凤缺。

  “司凤缺,算你狠。”

  霍青遥狠狠的说道,然后转身走了出去,现在,目前,她是一点也不想和司凤缺待在一起,一点点也不想。

  在凉亭中坐下,呼,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霍青遥觉得有些委屈,难道这就是弱者的悲哀吗?司凤缺要和她结死契,都不顾及她是否愿意,竟然就这样结下了。

  “遥儿,你怎么了?”

  突然霍平的声音传入耳朵,原来是霍平来了。

  “父亲,我今天打赢了。”

  收拾好自己的情绪,霍青遥对着自己的父亲道。

  霍青遥的母亲在生霍青遥的时候难产去世了,霍平这么些年又当爹又当娘的将霍青遥拉扯大不容易,其实家主之位,霍平要不要无所谓,霍青遥之所以竭尽全力的去战斗,只是因为想要为霍平争口气,不想让别人说戳着父亲的脊梁骨说着霍平的孩子无能。

  “嗯,我就知道我女儿会赢的,你永远是我的骄傲。”

  霍平说霍青遥是他的骄傲,即使今天赢的不是霍青遥,霍青遥这个时候,才知道父爱如山,竟然是这样的沉重,让她几乎背负不起来。

第12章 风云再起

“原本的说法是,谁赢了这次比赛谁就是确定的家主继承人,你们怎么能出尔反尔。”

  霍青遥的声音清清冷冷的从宗法祠传来,听起来是这样的,宗法祠不认账了,虽然确实如此没错,但是宗法祠自己也有说法。

  “青遥你本身就是家主的孩子,若是就这样轻易的让你做了家主继承人,只怕外人会说闲话的。”

  小胡子的二长老说起话来有些尖锐,还有听不出来的刻薄。

  “哦?这么说,二长老是打算不认账了?还是说大长老出山了,所以二长老急着当家作主了?”

  颇为正直的大长老前天跟着家主下山了,也就是说,现在的霍家,是霍二爷暂时当家,而霍二爷和宗法祠串通一气,不承认这个结果了。

  “也不是,按理来说,家主继承人,是要通过宗法祠的考验,这你也是知道的,如果你不去,恐怕其他的族人会说,霍平作为家主主家不正,放水让他的孩子做继承人,内定了继承人却还要走过场的比赛,你也知道,舆论很可怕的。”

  二长老的话,是在威胁霍青遥,如果不接受宗法祠的考验,达到宗法祠的要求,那么就会散布这样的消息出去,她是无所谓,只是父亲,正直了一辈子,怎么可以在这种时候,还被人说成是这样以权谋私的小人呢。

  “好,我去,宗法祠应该将地点和要求定好了吧。”

  霍青遥冷笑,地点绝对是内定的,如果真的是霍二爷的主意,那地点肯定不会太简单,毕竟,她重伤了霍云,霍二爷想要公报私仇也是有可能的。

  之前那个诡异的战斗场面他们也看到过,霍青遥突然之间青者中阶,可是事后再查探时,却还是武者高阶,这是诡异,但是他们也吃不准是不是霍青遥故弄玄虚。

  “很简单,在断林山脉呆上三个月,回到霍家,测定为青者高阶即可。”

  二长老如是说,听到断林山脉的霍青遥眼中突然射出凌厉的光芒,看着宗法祠的一众长老,在这个女娃的注视下,这些活了几十年的老家伙竟然觉得窘迫。

  断林山脉是什么地方?没有人不知道。

  “断林山脉果然是个好地方,未知的凶兽和危险,连很多小明通的高手都葬身于此,你们竟然选择了这样一个地方让我一个武者去历练,很好,为什么不直接送我去死,干脆连墓地也给我选好算了?”

  一句话说的所有人面上如同被人打了一巴掌一样,火辣辣的疼着。

  “我也不为难你们,我去,我霍青遥说到做到,希望到时候,宗法祠这次能认账,不然,我不介意废了你们宗法祠。”

  霍青遥半将就半威胁的说完这句话扬长而去。

  她走后,从里间出来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身影熟悉。

  “哼,无知小儿,我定要你有去无回。”

  二长老一见来人,连躬身道。

  “二爷,以后家主要是知道了我们这样对待他的儿子,只怕家主回来了我们不好交代啊,是没错,宗法祠是要对家主继承人考核,可是从来没有派遣去过这样危险的地方,而且,我大哥的性格你是知道的,万一以后,他肯定不会放过我的。”

  二长老这样说着,霍二爷斜睨了他一眼,然后悠悠的道。

  “你怕什么,霍青遥只要出了霍家,我定会让他有去无回,这样的小兔崽子,不用留着,至于你说的家主那里什么的,既然怕,那就好好帮我做事儿,等到我当上了霍家的家主,霍平就是一个废人,到时候,你就什么都不用怕了。”

  霍二爷的话让人心惊,原来,他处心积虑,果真是为了家主之位。

  看到霍青遥,就想到了自己重伤的儿子,大夫来看过了,说是要三个月以上才能醒来,一切都是霍青遥这个兔崽子害的,是她打伤了他的儿子。

  这个时候的霍二爷只想到这样,却忘记了是霍云非要偷袭霍青遥在先,被霍青遥重创在后,霍青遥顶多算是自保,可是霍二爷只是一味的将错归结于霍青遥,不分是非黑白,世界上有一种人就是这么可恶,固执的以为都是别人的错。

  “只要霍青遥进入了断林山脉,那可就是山高皇帝远了,可是到时候万一,万一霍青遥活着回来了,一切可就糟糕了呀。”

  二长老还是很担心,若果家主的孩子死了的话,按理来说是由和家主同处一支的霍二爷接任没错,可万一不如他们所料的,霍青遥活着回来了呢?到时候一切将会真相大白,那他们全部都会受到牵连的。

  听到二长老的话,霍二爷骂了一句蠢货,才继续说道。

  “所以,不能让她回到霍家,我已经请了青色盟的人帮忙,在断林山脉做了霍青遥。”

  霍二爷说话的时候,眼中泛着的凶光让人害怕,听到霍二爷话的二长老,突然松了一大口气。

  “二爷说的,可是那个从来都是收钱办事,从无出错的青色盟?”

  霍二爷微微点头,就是那个青色盟,青色盟的人,只要有等对的财务,他们就会接下这个任务,只要青色盟接下了任务,霍青遥就等于一个死人了。

  “放心吧,我和青色盟的盟主是很多年的老朋友了,他说过会帮助我的。”

  霍二爷说道,这显然是骗二长老的,因为就连霍二爷也不知道,那个所谓的青色盟盟主,就在他家家里。

  “天哪,二爷,能和青色盟盟主结交,真是了不起啊,听说那把火云剑别致非常,真想要见识见识啊。”

  二长老对霍二爷崇拜更加了,青色盟的那位盟主,可是传说中的人物,能见上一面纯属不易,更何况,霍二爷与人家还是多年老友。

  霍二爷理所应当的享受着崇拜,然后继续和宗法祠的众人商量着阴谋。

  出来宗法祠的霍青遥突然觉得有些虚弱,而且这种感觉很是强烈,尤其是在离开司凤缺比较远的时候,更加的如此,难道这个死契还有一定的范围?

  “该死的,司凤缺,总有一天,我一定要解开这个死契。”

  霍青遥一脸的坚定,笔直站着的样子,比之男儿竟然毫不逊色。

凤临天下:逆天狂妃太嚣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凤临天下 或 逆天狂妃太嚣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一朝为后18章

    原标题:一朝为后18章书名:一朝为后第18章玩出人命花解语冲到房间,看见床上的小人儿已经脸色发紫,陷入半昏迷状态。掀开盖着她身子的被褥,他只见原本幼白的身躯全都泛着淡淡的紫红。凌雪也跟随其后冲了进来,看见这一幕,呆住了。他文韬武略,从小就被按着将相之才去打造,怎懂什么这种玩意。飞快的解开凌天清的穴道,花解语沉声喝道:“准备一桶热水,一桶冷水,快。”“黄连三钱,袖菊五钱,青鸢花一两,玉手观音两片……”老大夫念着,小厮抓配着药,忙的满头是汗。花解语顾不得和凌雪吵架,任他责骂,将凌天清放在热桶里熏蒸,

  • 午夜贪欢:老公很狼性18章

    原标题:午夜贪欢:老公很狼性18章小说书名:午夜贪欢:老公很狼性第18章伤痕累累的身体“少川,”陆雨娇问:“这几天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凌少川停了停,说:“我没空。”“你还在你爸爸家吗?”凌少川“嗯”了一声。“那你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好吧,那等你回来了我们再联系。”“嗯。”“拜拜。”“拜。”挂断电话,凌少川想起那天他们发生关系的那一幕,心突地一痛。在回东城那天,他们才第一次发生关系。只是,那是他的第一次,却不是陆雨娇的第一次!几天来,他一直不愿意想这件事,因为每当想起,他就有一种受辱的感

  • 席少宠上瘾:老婆,要投降18章

    原标题:席少宠上瘾:老婆,要投降18章小说书名:席少宠上瘾:老婆,要投降第18章今晚的你,很迷人吃完早饭,莫小榭上楼打开衣橱。果然,一袭碧色礼服,干净又高贵的挂在衣橱里。莫小榭没有试穿,来回脱麻烦。被席侽折腾了一夜,浑身酸痛,没时间休息。现在,席侽给他放了一天假,她正好可以休息。莫小榭无聊的看了会电视,可只会更加无聊。电视里婆婆妈妈的剧好多,莫小榭都不感兴趣。她又去上网,看了会网购商城,又觉得没什么好看新式的衣服。最后,莫小榭只能躺在床上,安抚浑身酸痛的身体。不知不觉,莫小榭睡着了。再次醒来的时

  • 况少,不服来战!18章

    原标题:况少,不服来战!18章小说名称:况少,不服来战!第18章下体撕裂“戴依涵,别说我不想给你找,就算我找到,我也把他弄死,省得回国继续丢人!”冷薄无情的话在况雷霆嘴巴里吐出。仰着头也无法阻止泪水落下来,戴依涵抹了抹沿着脸往下滑的泪,声音有点哽咽却是一字一句地说:“况雷霆,既然如此你给我听好:我哥哥不好过,你和戴丹丹也别想有好日子过!”她很恨自己今天怎么那么多眼泪,全是这该死的况雷霆害的!努力把泪痕抹干,戴依涵恢复她的微笑:“况雷霆,我不在戴家的话,戴家和戴丹丹就太寂寞了,所以为了戴家更热闹,

  • 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18章

    原标题: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18章小说名字: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第18章到了镇上,跟明叔约了时间之后,她就拿着两个篮子进了清源楼。掌柜子开心地迎了过来,说道:“姑娘,你可来了,现在很多客人要吃这个菜,花样又多,两三斤根本就不够啊。”茉莉笑了笑,说道:“我这次送了十斤来了,过几天,我再送来,因为这个东西放不得,怕放久了,会烂掉。”掌柜子赶紧点头,笑眯眯地说道:“是是是,那就只能是麻烦姑娘受累了。”“应该的,不累。”有银子拿,累啥?跑断腿她都乐意。这时候,苏星河走了进来,看见茉莉在,便笑了笑,说

  • 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18章

    原标题: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18章小说名: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第18章冤枉皇后不敢吭声了,容嬷嬷赶紧跪下,哀嚎着:“太后啊,老奴是冤枉的啊!”太后冷笑着说道:“谁和你有仇,去冤枉你呢?”“这……”容嬷嬷突然伸手指着林清荷,说道:“是她,肯定是她栽赃陷害。”林清荷只是冷眼看着,脸上的表情古井不波。太后的威严一再被挑衅,早已忍耐不住,况且现在已经牵扯到了皇后的人,她自然更是不会放过。“将容嬷嬷拖下去重打二十大板!”皇后失声说道:“太后……”太后冷眼相对,说道:“怎么,皇后对哀家的决定有何不满吗?还是说,

  • 不伦之恋18章

    原标题:不伦之恋18章小说:不伦之恋第18章天降祸事秦烽把我压在办公桌上,骨节修长的手攀上我大腿内侧,缓慢往上滑,酥麻刺激。我打了个寒颤,赶紧按住,说:“别。”他没听,反而扣住我的手紧紧别在腰间,直接撩开了我的上衣,忽轻忽重地揉捏着。“姐姐真健忘,前几天答应我的事都忘光了,说会好好补偿我的,想食言?”我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刚才干嘛图口舌之快去激怒他,这下真是叫天不应叫天不灵啊!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小腹传来一阵抽痛,同时下面有股热流窜出。他手指正贴着我那处,自然也感觉到了异样,冷漠扯了扯唇说

  • 沈总,不娶别撩18章

    原标题:沈总,不娶别撩18章小说名字:沈总,不娶别撩第18章证明你的能力男人莫名感到很烦躁,他站起身来,对着林夕颜冷冷道:“就算我答应你,你能证明你的工作能力吗?五十万不是个小数字,你跑了怎么办?”“我不会的!”林夕颜看到事情有希望,立即解释道。“证明你的能力。”男人似挑衅道,一字一句,重新把握了主动权。沈司谨冷酷道:“公司不需要只会做底层事情的员工,也不缺这点工资,我需要员工有更多的价值,一个只会处理琐事的蠢货我根本不需要。”“我可以做好工作的。”林夕颜说完这句话之后,却又觉得这句话极其苍白无

  • 以我余生,换你情深18章

    原标题:以我余生,换你情深18章小说名:以我余生,换你情深第十八章为他买早餐翌日早上,洛惊澜带着两份早餐走进公司。电梯里,她来的早,人不多,看着镜子里的人影,虽说不上红光满面,脸色瞧着也不错,白皙红润。相比她找凌近南的那些日子,脸色是好的不能再好了。她微微扬了扬唇角。他现在虽不记得她,可她能以特助的身份日日见着他,于她而言,也算是一种恩赐了。早上习惯性的买了两份早餐,一份是她的,还有一份自然是凌近南的,是他爱吃的。一想到他吃早餐时的满足神情,她嘴角的笑容愈加洋溢。出了电梯,笑着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

  • 泡沫之夏18章

    原标题:泡沫之夏18章小说名字:泡沫之夏第18章春光乍泄顾斯琛低头看去,白皙小脸上黛眉顰着,唇瓣不高兴的撅起。“生病还这么缠人。”他低声失笑,语气含着宠溺,然后单手握住小手,靠在床边,就这样陪着她一宿。隔天早晨,淡淡的花香伴随着阳光一并飘入室内,于凝萱醒来,只觉浑身清爽,整个人宛若新生。她双眸微微眨动,神色一愣,抬手摸向额头,拿下上面覆盖的毛巾。继而摸摸额头,温度正常,高烧已退。扭头环顾四周,她并没有发现任何一个人,神色略微有她没留意到的失落。她记得,昨天她在夏家狼狈不已,是顾斯琛带她离开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