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十里秀竹:逍遥法医妃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4 13:35:4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十里秀竹:逍遥法医妃

第十七章 皇上来访

因为宇文皇上临走时,对众人交代了,他今日造访一事,一定要保密,所以到现在,胡筱筱都不清楚她出格的言行早已经被人围观,幸亏她当时说了不少拍皇上马屁的话。好好孕

荷月拿着一瓶红花油,给筱筱揉搓着后腰,那个丫头好像杀猪一般,趴在床上鬼叫着。

“真的难以想象啊,姑娘,您这么点儿的个儿,怎么把逍遥王爷摔过去的,早知道,我方才不在屋里给你绣这个什么拖鞋的鞋面了。敢忤逆逍遥王爷,筱筱姑娘厉害啊,和咱们王爷一样厉害了。”荷影凑了过来,一脸崇敬的神情。

筱筱更是得意,又说了些吹牛的话,前些日子因为那颗虾丸而憋下的闷气,总算是一下子都发泄出去了。

因为腰受伤,所以筱筱又请了病假。大理寺那边,其实有她无她,都可以,玉思炀还有个文书在身边,而她这边还欠着邵老板不少的画稿,所以当竹筠问她伤的如何时,筱筱很是夸张的形容了一番,竹筠心疼的嘱咐她好生休息后,又替请了半个月的假期。好好孕

筱筱自己又偷偷的跑去聚雅轩一趟,和邵老板说了自己的那个美男图册的设想。邵老板非常喜欢这个构思,立马又给了她二十两定金,因为他知道这个小丫头,在银子的动力下,会非常卖力的画画的。

自从筱筱和竹筠来到了王府里,这个只种着如士兵列队一般的小树的园子,也变得色彩缤纷起来。白叔非常慷慨的把他那些私家珍藏全都摆了出来,似乎宇文珣也没有异议,所以如今这个园子花团锦簇,处处飘香,真正的像一个花园了。

筱筱坐在湖心亭里,闻着荷香,悠然的画着美男图,嘴里还哼唱着小调,总之是那叫一个惬意。

她没有发现有一个人正在朝着她靠近,静静的观察她许久了。来的这位正是紫宸的皇上,宇文珏,今年二十四岁,年纪虽轻,但已登基四载,勤政爱民,在各国中非常有声望的一位君主。原文haohaoyun.com

宇文珏也不知道自己今日怎么又来了兴趣,想要逛逛弟弟的这个花园。或许是因为上次花园的那难忘的一幕吧,这个丫头小小的身躯居然把他那个顽劣的弟弟给摔了过去,而且少谦竟然还没反抗,真的是让人震惊啊。

筱筱画完最后一笔,兴奋的拿起画纸,美滋滋的看着,“美男哦,三两银子哦,姐姐爱死你们啦,哈哈!”

她说完还在那张画上,使劲儿的亲了一口。宇文珏长这么大都未见过如此疯癫的一个丫头,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这下可惊到了胡筱筱。

她一个蹦高跳了起来,惊恐的看着身旁的这个人,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我的老天爷,哥哥,您诚心吓人啊。还好是白天,还好您有脚。”

“什么我有脚?是白天,你在说什么?莫非当朕,……当我是鬼了?”宇文珏被筱筱的话说得一愣,不过很快又恢复如常,他摇晃着纸扇,坐到了她的对面,笑呵呵的看着她。好好孕

“呵呵,开个玩笑了,我是说您刚刚站在这里,我不知道,被吓了一跳。不过您是谁啊?来找镇南王的吗?王爷这会儿不在哦,在军营里,怎么都没有人招呼您呢?”筱筱看他穿戴不俗,料想定是什么世家之子,人家王府的贵客,她可不能得罪。

“哦,是啊,我也是来了之后,才知道王爷不在的,不过我与王爷相熟,是这里的常客,所以就自行在这园子里逛逛了。”宇文珏干脆就顺着她的话瞎编起来。

“这样啊,既然您是王爷的朋友,那应该好好招呼您啊,您先等下哈,我这就去给您准备茶点去。”未等宇文珏回应,筱筱已经收了画稿,一溜烟的跑掉了。

没过多一会儿,筱筱一溜小跑的端了茶盘过来,白底牡丹花图案的瓷碟上放着一块儿糕点,还有同样花色的一只茶壶和一只茶碗。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她十分狗腿的帮宇文珏倒好一杯茶,又把那糕点放在他的面前。

“呵呵,你们王府的糕点很特别啊,以前从未见过。”宇文珏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这块儿绿色点心。

“呵呵,当然没有了,因为这是我做的。这叫抹茶蛋糕,你们紫宸都没有的,是我的家乡那里才有的。大哥哥,你尝尝啊,这蛋糕一点不会很甜,很爽口的,搭配这个杭白菊和百合的花草茶还可以清肝去火呢,我看您眼睛里都有红血丝,最近上火了吧?”宇文珏有些纳罕,这个小丫头倒是观察仔细。

他倒是有一瞬的迟疑,毕竟是帝王,吃东西不会随便,可是看她的眼睛如此清澈,笑容也很诚恳,宇文珏的手鬼使神差一般就拿起来小银勺,挖了一块儿蛋糕,放在了嘴里。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

筱筱歪着脑袋,盯着他的脸,看得十分的仔细,“小姑娘,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呵呵,大哥哥,好吃吗?给个意见吧。”筱筱特意没有叫公子什么的称呼,反正她现在是个十二岁的小丫头模样,所以干脆卖起萌来。

“味道很特别,你方才说是抹茶,莫非是放了茶叶进去?虽然有甜味,但是却不腻人,你家乡的这款糕点不错。”宇文珏比较满意的点点头。

“bingo!谢谢大哥哥,您再尝尝这茶如何?我其实是想开家茶楼了,然后再卖这样的糕点和花草茶,顾客就是您这样的贵公子了。大哥哥要是喜欢的话,我茶楼开张,您一定要带朋友来捧场啊。”宇文珏呵呵的笑了起来,难怪这个丫头刚才那样热情,原来是拿他来试糕点的。

“呵呵,一定一定,其实说起来,你应该去找少谦帮忙啊,他认识的朋友多,有他帮你,你的茶楼到时候一定生意兴隆的。”宇文珏品了一口那茶水,果真味道不错,很是特别。

“啊?那只人妖,算了吧,到时候我的茶楼一定写上‘宇文琪与狗不得入内’,不不不,那样有些侮辱狗狗哦。哼!”筱筱也坐到了宇文珏的对面,一脸愤怒。

“呵呵,难道你与少谦不合?不应该啊,你们女孩子不是都很喜欢他吗?”宇文珏又挖了一块儿蛋糕,欣赏着这丫头变化多端的面部表情。

“我的眼睛又没毛病,怎么会看上他?你们紫宸的审美标准太怪了,哥哥你就比他强啊,为什么那四公子里没有你呢?哥哥你不是京城人氏吗?对了,我都忘了问哥哥你怎么称呼呢?”筱筱笑嘻嘻的又给他添满了茶水。

“哦,在下姓文,并非京城人氏。”因为撒谎,刚刚放在嘴里的那块儿蛋糕差点儿噎到这位皇上。

“哦哦,这样啊,那我把您也放到我的美男图册里去,让那些花痴的女人好好看下什么样的才是真正的美男,那个中看不中用的草包,让他靠边站去吧。”胡筱筱又站了起来,叉着腰望天哈哈的笑了起来。

“中看不中用?你是说少谦吗?他是剑仙的徒弟,怎么会没本事呢?”筱筱的表情一下惊悚起来,宇文珏强忍住内心的狂笑。

“剑仙的徒弟?文哥哥没弄错吧?我都能把他摔个大马趴,那剑仙是不是浪得虚名啊?”筱筱还侥幸的抱着一丝期望。

“剑仙是我紫宸第一高手,怎么会浪得虚名。而且他一向不轻易收徒的,不过自从他见到少谦之后,就说他骨骼清奇,是块练武的奇才,当年还追着他,要收他为徒呢。”筱筱被吓得一下子坐到了石凳上。

“哦,这样啊,文哥哥,我还烤了些蛋挞,我这就给你拿去啊。”说完她心事重重的又走开了,宇文珏有些内疚的望着她的背影,难道把小丫头给吓坏了?

筱筱失魂的走在花园的石子路上,心里一直在盘算着,为什么宇文琪那天没有反抗呢?难道当时被她打傻了?天啊,沉默的越久,爆发的越勇猛,下次见面,他不会要杀了自己吧?

“胡筱筱。”这个声音,差点儿让筱筱把手中装蛋挞的盘子扔了出去。

“有……有事吗?逍遥王爷?”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啊,冤家路窄,叫她的正是宇文琪。

“今天你怎么见我这么客气了?”宇文琪看不出喜怒,就这样站在她的背后。

“没……没什么,我一向对人客气的。这是我烤的蛋挞,你要吃个吗?”礼多人不怪,还是先拍马屁吧。

宇文琪狐疑的看着她手里的盘子,不太相信她对他突然的示好,“这是我刚刚烤好的,我是要拿给那个哥哥吃的,里面没有加料了。”

筱筱说完话,怕他还不相信,就用手指了指亭子里的那个人,此时宇文珏是背对着他们,宇文琪一时也没认出来。

宇文琪听她这样说了,也就拿了一块儿蛋挞,放入口中,“嗯,还不错。女孩子家家的,以后就学着多做这些吧,不要总画那些奇怪的画。难道你很缺银子吗?我哥不是让你和你姐姐免费住在这里的吗?”

他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张画来,递到筱筱的眼前,那张画上,画了一个长相十分妖娆的男人,双眼迷离,红唇半张着,整个人卧在一张美人榻上,身上的衣衫有些凌乱,衣领半敞着,露出性感的锁骨和小半个胸膛。

筱筱浑身一个机灵,那是她画的没错,而且是模仿宇文琪的样子画的。因为邵老板说,有些好男风的客人就喜欢这样风格的画,她第一印象里都出现了宇文琪那个小受的样子,所以画了好几幅,这样的画五两银子一幅呢。

“哦,我画着玩的,以后不会了,真的不会了。”筱筱哆嗦着答应了,完全没有那天嚣张的气焰,宇文琪也没有想到她竟然这样痛快的就答应了。

“你答应了?你这丫头今天怎么这么奇怪,都没有骂我?”他把头低了下来,仔细的打量着筱筱。

筱筱心想,我倒是敢骂您啊,万一您把我咔嚓了怎么办啊,“不会,不会,你是为我好,我懂得的,我没有那么不识抬举。”

“你真的没事吗?今天的你太怪了,莫不是发烧了吧?”宇文琪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抚上筱筱的额头,看看她是否生病。

筱筱以为他要动手打她,吓得嗷了一嗓子就往后跳了老远,这一下把亭子里的宇文珏惊动了,他也看到了宇文琪,以为今天是来找这丫头算账的,于是他连忙走了出来。

“少谦,莫要无理,她毕竟还是个孩子。”筱筱一看宇文珏走过来,好像见到了救命稻草一边,吓得就跑到了他的身后,躲了起来。

“皇兄?你怎么会在这里?方才亭中之人是你?”宇文琪诧异的看着对面之人。

宇文珏这时才惊觉自己出来的鲁莽,一时间不知如何作答,“皇兄?你说文哥哥是你皇兄?你有几位皇兄?”

“呵呵,你说呢?”宇文琪笑嘻嘻的看着筱筱,她方才害怕的样子,像只受惊的小兔子,真的很好玩。

“文哥哥,您是皇上啊?不带这样的,您怎么不早说呢,害得我胡说八道了好多。”筱筱垂头丧气的耷拉着脑袋,也不敢正眼去看宇文珏,心里寻思着,这次表姐肯定要骂死她了。

宇文珏还未答话,突然打月亮门那边,跑进一个人,“回禀皇上,出事了,赈灾的银两被劫了。”

十里秀竹:逍遥法医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十里秀竹 或 逍遥法医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多伦多长周末:天气情况+各场所开放时间汇总

    下周一即2月19日为安省家庭日(FamilyDay),从今天开始放假三天,更令人振奋的好消息是,从今天开始一直到周日都无雨雪,稍稍有点遗憾的是,家庭日当天有可能下雨,但那一天的温度高达5℃,周二更升到11℃,正如天气网络的气象学家所言,这个长周末异乎寻常的暖和,为民众出游及购物等提供良机。家庭日长周末天气情况根据天气网络的预报,总体而言,这个家庭日长周末是以“冷”开始,以“暖”结束:今晨-1℃左右,体感温度-5℃左右,周五温度会降至-11℃左右,家庭日长周末的周六,晨间仍然感觉很冷,但下午温度明

  • 从前 | 肖克凡:话说过年

    话说过年文肖克凡据说,“年”是一种古代的吃人猛兽,磨牙吮血,先民闻之丧胆。终于有神农氏手持神器将其降服,时值农历十二月三十日。黎民百姓遂称这一天为“过年”,“过”字含有去除之意,过年就是去除猛兽。燃放爆竹的习俗得以流传,也始于“过年”的原始意义。当然,这属于神话传说。四季为一周期。这周期,尧舜时称“载”,夏时称“岁”,商时称“祀”,周时称“年”。公元前104年即汉武帝太初元年创立“太初历”从而有了确切的农历新年。由此可见,“年”之字义表示春夏秋冬四季,而且代表着原始农业社会生活。很遥远了。百节年

  • 【图片视频】意大利RAI电视台五分钟报道:春节文化进校园

    一年一度的“春节文化进校园”活动今年再现新亮点:RAI电视台拍摄的专题新闻在新闻频道播出,引发了意大利民众对中国春节文化的极大兴趣,更使意大利手拉手协会-龙甲中文学校的舞龙舞狮对名声大噪。今年已经是这只具有光荣历史的龙狮队第七次走进米兰华人区附近小学,为孩子们送上中华文化盛宴。2016年春节意大利师生千人合唱中文歌曲《新年好》的歌声至今仍在当地居民的心中回荡,鼓舞人心。

  •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诗词】张文业 | 清平乐 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

    张文业,黑龙江省鸡西市密山人,网名返本归真。用心灵读书,开阔思想的疆域,追寻着真理之光。做为天地间平凡而从容的旅行者,用文字记述对自然、社会与人生的感悟,永远不变的是对真善美的讴歌,对人生真谛的追求。经历许多风雨,见过几道彩虹;一步一个脚印,书写无悔人生。诗观:文以载道,诗贵自然。清平乐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外二首)黑龙江密山张文业兴凯湖畔,美景真无限。缘聚今朝相依恋,才子佳人争艳。万里泼墨流芳,群英荟萃久长。喜看大江南北,神州再赋华章。五绝今生有缘(二首)(一)悠游网海中,意境有相通。陶醉诗

  • 【小说连载】徐景文 | 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

    作家档案徐景文,男,小学高级教师,黑龙江省鸡东县人。鸡东县拔尖人才。省、市、县作家协会会员,鸡东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品报告文学、散文、诗歌、歌词散见于《黑龙江教育》、《冲浪人》、《放歌盛世》等全国报刊。报告文学《情洒荒原》、《太阳连接着有一个太阳》、《创业》等荣获省作协、文化厅一等奖。出版专著报告文学集《奉献者之歌》、《中学语文新编配曲古诗词》(与人合作)。创作业绩收入《中国当代文艺家辞典》、《中国当代教育家辞典》、《名师大典》。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黑龙江鸡东徐景文在偏僻的一个山坳里,十里外的

  • 【诗歌】水洼月光 | 往事(外三首)

    往事(外三首)黑龙江鸡西水洼月光常常往事不是分享细细的珍藏也只是为了一个人的回想湛蓝天空里的暖阳泥泞潮湿的雨巷午后寂寞的昏黄暗夜中烛火摇曳的光亮鼻涕孩儿的清澈目光沧桑老人笑容的慈祥谁手里诱人的棉花糖还有一起玩过家家的小新娘就这样不经意的随想往事便走出记忆悄悄溜回身旁好像很近触手便可及又好像很远一片朦胧与渺茫于是浅浅地回味于是静静地念想原来它们还在那里好好的没有被岁月遗忘心中欢喜再见了曾有的那一场场过往又很无奈于它们重逢的总是太匆忙其实每次旧时的念起都似老歌的清唱让人流连令人向往而那生活永久改变了

  • 【春节专辑:诗歌】北斗| 北斗诗词选

    【诗人档案】徐靖中(原名:徐寅辉)笔名:北斗。1966年1月出生于黑龙江省宾县。1984年于宾县一中高中毕业,1988年毕业于黑龙江大学历史系,获得历史学学士学位。1988年7月7日到黑河市黑河日报社工作至今,主任记者。现从事影视剧文学剧本创作,现为专职编剧。他与崔富强合作的电影剧本《少年棋王》拍摄后,获得第二十四届金鸡百花奖提名,并获得2016年华表奖提名。在黑龙江大学期间,任历史系雪魂文学社社长。毕业后偶而创作诗词。他的诗词以爱国的政治抒情诗为主,他的诗大气而豪放。北斗诗词选黑龙江黑河北斗回

  • 【小说连载】姜芬 | 魂之三步曲:第二阕 魂--归兮,语兮

    作家档案姜芬笔名:瞳若秋水。居住在黑龙江省密山市,流连在兴凯湖畔蜂蜜山下。本职工作是会计,爱好广泛,喜爱音乐、舞蹈、朗诵、摄影和旅游,最爱的就是文学,有散文、诗歌、小说等文学作品散见于各报刊与杂志,密山作家协会理事,曾四年连任江山文学网系统短篇小说主编,现为网络播客,有声小说编剧。魂之三步曲:第二阕:魂--归兮,语兮文/姜芬(黑龙江密山)天寒地冻,风冷日斜。浑身汗湿一片,伸手推了推头上脏破的棉军帽,我开着拖拉机又一次驶出了煤窑。回头再看看那黑洞洞的井口,像一只面目可憎的凶兽,张着大嘴,正准备择人

  • 【诗歌】牛淑丽 | 我怎托付一世柔情

    我怎托付一世柔情黑龙江宾县牛淑丽清风拂面,绿了一池春水热浪滚滚,搅动波光粼粼一夜鱼光,洒满相思瘦寒意来袭,雪掩一湖冰湖还是那个湖水还是那个水只是换了秋冬别说水太善变是你给的不同你不给我最初的温暖我怎托付一世柔情牛淑丽,1978年出生于黑龙江宾县。热爱文学,希望通过质朴的文字,记录时代的强音,使心灵得到净化,灵魂得以升华。在线编辑:林兆丰主编:瑞雪制作:腊梅微信号:13115477919欢迎关注欢迎原创欢迎来稿2、来稿请用文本格式或word格式排版,并附上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片。最好自己配插

  • 【诗词】罗艳冬 |《纳兰容若的相思》组诗 ——读《纳兰词》有感

    【诗人档案】罗艳冬,79年出生,本科学历,一级教师,1998年参加工作,现任教于吉林省东丰县南屯基小学。吉林省诗词协会会员。2015年年末在同事的带动下参与写作,作品见于吉林省教育论坛、牛亨网,《画乡诗词》《诗词文艺》《地脉文学》。水,可至于万物之中,随于形;水,可包容世间万物,宽而广;人,亦如水,无争于世,故无尤。让我们用文字编织一份向往,守住一份宁静。《纳兰容若的相思》组诗——读《纳兰词》有感罗艳冬(吉林东丰)家里存放了一本书,名为《纳兰词》,内容涉及爱情友谊、边塞江南、咏物咏史及杂感等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