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嫡女逆袭:皇子别缠我4章

2017/11/14 18:41:2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嫡女逆袭:皇子别缠我
第004章 萌生初心

风云突变,慕容天一召唤过来数十个武功了得的侍卫赶来与白发老者战做一团,且白发老者有渐渐落到下风之势。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天昆阁主从剑鞘中拔出长剑正待出击时,侍卫王永富劝道,“阁主,您若现在出手,有可能被五皇子认出来,那样,以后的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正当天昆阁主犹豫之际,突然,有着极为震撼力的声音从一辆外观颜色为青紫色、由紫檀木制成的马车中传了出来。“朗朗乾坤,竟敢在天子脚下胡作非为,是不是太将我朝法度不顾……”

天昆阁主心道,这是谁?难道,还真有不怕东宁王的?他按下心中的冲动,停住脚步看一看来者何人?能否拦住东宁王的任意妄为……

“你是何人?也想挡住本王办事,真是不自量力!”

慕容天一没有认出这辆马车主人是谁,以为只是哪个富家公子想充当护花使者。他并没有将马车内的主人当作一回事,说完也没有等马车内人搭话,而是继续与白色裙衫小姐纠缠,“小姐,你怎么能不给我面子。今天送给你的东西要是不收下,你恐怕回不了家了。”

此时,公孙羽墨原来娇媚的容颜已成土灰色,全身像筛糠似的在颤抖。她惊恐地看着慕容天一,不知下一步他究竟要干什么。来自haohaoyun.com

正当此时,从那辆马车中飞出一位身穿青紫色长袍的青年男子横在慕容的面前,将白色裙衫小姐挡在身后。

“看来,你是活得不耐烦了!竟敢挡住本王的好事。”

慕容天一恼羞成怒,刚要挥拳打向青紫色长袍的男子,手在空中像似被什么魔力控制住了,既打不过去、也放不下来。此时,慕容天一才抬眼看清那位青紫色长袍男子的面容,这个人,他是认识的。

“夏侯世子,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你为何要管闲事?”

被称为夏侯世子的青年名叫夏侯英,他仪表堂堂、身高八尺、肩宽体健、眉宇间透着一股英气,举手间有着非常的功夫,让慕容天一不敢小觑。

慕容天一自道自己虽是皇子,在外面也有自己的府邸,但毕竟没有官位。而夏侯英则不同,他深得当今圣上的赏识,并被委以重任。好好孕与他比较起来自己相差甚远,况且今日之事要是传出去也不是什么好事。但,要是被夏侯英这样吓唬回去,也是有损自己的颜面。

正当慕容天一进退两难之时,夏侯英近身一步说道,“殿下,其实我是为你着想。这位小姐也是国公府的千金,你这样行事若是让圣上知道,会影响你在他心中的地位。你这不是得不偿失吗?你说,我说得对吧?”

夏侯英一席话正中慕容天一的下怀,虽说不情愿,但还是就坡下驴。“夏侯世子,看来为官与不为官就是不一样。你考虑的很是周全,甚和我意。好好孕今天,你这个面子,我是给你了!”

他又回首对侍卫喊道,“你们还不住手,真是没有眼力见的东西。”

随后,慕容天一双手抱拳向夏侯英说道,“夏侯世子,我现在有重要事情要办,就不陪你了。”

他又看向白色裙衫小姐,眼眸中是眷恋之色,而后向白色裙衫小姐身前跨了几步柔和地说道,“我会到你的府上提亲,你好好保重自己,保持好你俏丽、魅惑的容颜,等着我娶你进门。”

公孙羽墨羞愧难当,不禁掩面而泣。

慕容天一心中甚是不舍这么俏丽的美人,一步一回头地望着白色裙衫小姐,直到看不见她的身影才翻身上马,扬鞭疾驰。

紧随其后的贴身侍卫朱立文与慕容天一并骑后,提醒道,“王爷,这件事恐怕不好办!您要多费心思才成。”

慕容天一闻言不解地看向朱立文,“此话怎讲?”

“王爷,您看上的那位小姐可是公孙国公府的嫡长女-公孙羽墨,小名-墨儿!按我朝规矩,墨儿小姐只能做正妃。好好孕可您现在已有了正妃,如何安排墨儿小姐的位置?”

“什么?她是嫡长女?这还真是个问题……,待我好好想想。”

待慕容天一一行人离开后,夏侯英又将关切的眼眸看向公孙羽墨,见她神色还没有完全缓过来、美眸中噙着的泪珠垂垂欲滴,急忙从衣襟中掏出帕子,上前几步刚要将帕子递给她……

公孙羽墨并没有接夏侯世子手中的帕子,而是转身跑到白发老者身边将他搀扶起来,口吻极为郑重,“老人家,您的大恩墨儿永生不忘。现在您还在流血,我这就为您请大夫。请您不要着急!”

“这位小姐,我也是习武之人,受点皮外伤不算什么,不用请大夫。另外,我家里有刀伤药,回去自己可以处理。”

“老人家,这怎么行呢?我不为您做点什么实在过意不去,还是请大夫为您治病吧?”

“真的不用,你赶快回家吧,以免再碰到无耻之徒。”白发老者说完,不待白色裙衫小姐搭话,便快步离去……

公孙羽墨望着老者的身影,眼帘里不由得噙着泪珠,面颊上露出感激之色。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夏侯英见白发老者远去才凑上前,再次将帕子递到墨儿小姐的手上,“墨儿小姐,请不要嫌弃,先擦一擦。你莫要怕!事情不会按照慕容天一的意愿走下去的。”

公孙羽墨闻言抬眸看向夏侯世子,眼眸里是吃惊的神色。

“墨儿小姐,你是不是在想为什么我会知道你的名字,对吧?”

“是的!夏侯世子,你怎么会认识我?”

“墨儿小姐,你很小的时候我就认识你了,只不过近些年我被皇帝委派到边关督办军务,和你家联系少一些。没想到几年的光景你竟长得这般高了,出落得亭亭玉立、楚楚动人,难怪慕容天一对你如此动心。”

夏侯英一席话让公孙羽墨原本就红*晕之色的面颊更加红的可爱,她喃喃地说道,“我哪里有这样好,让你这么一夸真是无地自容了。”公孙羽墨虽然嘴上这么说,可她的内心却是沾沾自喜、异常高兴。

夏侯英的名字她早已听说,他是一位相貌英俊、而且具有文韬武略之才,是闺阁内众多小姐倾慕的心上人。今天见到他本人,真的与听说的一模一样,不由得产生爱慕之意。特别是夏侯英提起她小时候的事情,她依稀还能记得夏侯英少年时代与她玩耍,处处对她关爱有加的事情。

公孙羽墨悄悄地抬眸再次看向夏侯英,心中像似揣着万只小兔一般,狂跳不止。她又迅速地垂下眼帘,不再敢看夏侯英。

夏侯英是何等聪明人,只从公孙羽墨抬眸的一瞬间,就看到了她内心的仰慕、喜爱之情。其实,墨儿还是小姑娘的时候,就已经是有模有样,令人赏心悦目、过目不忘了。如今,再看到墨儿长成如此标志的大姑娘,这让夏侯英喜爱之色溢于言表。

夏侯英本想向公孙羽墨表白,瞬间又想起自己经常奔波于黑山白水之间,不知何时便会遇到不测之事,生死只在一念之间。若是让墨儿早早失去心爱之人,自己也不能饶恕自己。想到此,夏侯英极力向下压了压内心的狂跳,让自己的面部表情趋于平静之色。

他淡淡地对公孙羽墨说道,“墨儿小姐,天色已晚,我送你回府吧!”

夏侯英这一会儿面部表情变化,公孙羽墨已感知到。她不明白夏侯英在短短的一瞬间表情为什么有如此大的变化,这让她心痛不已。

夏侯世子这边没有着落,可慕容那边却是虎视眈眈,一想到慕容天一那黑鸷的眼睛,公孙羽墨从内心里产生一种恐惧。

她向夏侯英问道,“夏侯世子,你刚才说的不会按照慕容天一的意愿走下去,是真的吗?我心里非常不安!”

“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夏侯英一边安慰着公孙羽墨,一边将她搀扶到自己的马车内坐好。“墨儿小姐,你在车内,我在外面跟着,保准把你安全送到府邸。以后有什么事,只要我在一定替你排忧解难。”

秀儿将上车凳收好,刚要将门帘落下来,公孙羽墨说道,“秀儿,你也坐到车里来!”

“小姐,奴婢岂能与小姐同乘一辆马车,奴婢还是在下面跟着车走好了。”

“我叫你上来,你就上来。哪里有这么多话!”

“是,小姐!奴婢这就上来。”

随着声音,秀儿爬进马车,坐在小姐的身边。她心中又是欢喜,又有些拘谨,手不知放到哪里才合适。

公孙羽墨见罢说道,“秀儿,你和我在一起随便些,我没有那么多事。”

“知道了,小姐。”秀儿还是中规中矩地回复道。

“夏侯世子,咱们走吧!”

随后,车厢内再也没有声音传出来。夏侯英也觉得还是少一些话才好,也没有再主动搭话。

嫡女逆袭:皇子别缠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嫡女逆袭 或 皇子别缠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重返燃情岁月8章

    原标题:重返燃情岁月8章小说:重返燃情岁月第008章双管齐下滨海市百货大楼,第二层副食品专卖店,有个跛了脚的中年人在柜台前闲逛,浑身散发出一股子‘老干部’的气质,身后还亦步亦趋的跟着一个夹着公文包,一看就是秘书的年轻人。服务员连忙迎接上去,笑容满脸的说:“领导您好,我们这里有……”“你们这里的商品不齐全啊。”一直因为老寒腿在疗养的罐头厂宣传科科长老金摆了摆手,“人民群众的物质需求在日益增长,你们商场也要跟上脚步嘛。”“领导,我们这里有很多商品的,您要哪一种,我去帮您找。”服务员说。“咳咳,我们首

  • 恋上你是最悲伤的歌8章

    原标题:恋上你是最悲伤的歌8章书名:恋上你是最悲伤的歌第8章你在哪儿段瑞泽找了一夜,找不到莫晚晚,疲惫的开车驶回家。“小姐回来了吗?”“先生,还没有。”佣人无奈的答道。到底去哪儿了呢?还要跟他闹到什么时候,他是担心她的。这时,听到楼下的声音,慕婉音风风火火的冲下来。“瑞泽,你回来啦,先别担心,她不小了,不会胡来的。”慕婉音虽是嘴上这样说,心里巴不得这死丫头别回来了,最好永远找不到。“先用点早膳吧。”“不了,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了。”知道她还没回来,段瑞泽便待不下去了。她到底在哪儿?……莫晚晚看着沐

  • 岁月知道我爱你8章

    原标题:岁月知道我爱你8章小说名:岁月知道我爱你第8章她的女儿一男一女的两个佣人,随后端着稀粥和鸡汤进屋。苏苒苒撑着无力的身体坐起来,转头看向站定在门口,不肯再多进一步的顾承郁,心底异常的平静。“不用灌,我会自己喝。”她开口说着,伸手想去接过佣人手里的东西。可这两个佣人却后退了一步,避开了苏苒苒的手。只听顾承郁冰冷的声音,又一次响起:“现在才想起自己喝?晚了!给我灌!”男佣随即上前,粗鲁的捏住了苏苒苒的下巴,另一个女佣将热粥灌入苏苒苒的嘴巴里。那粥滚烫灼热,叫人舌尖生疼。苏苒苒挣扎将两个佣人一把

  • 我的野蛮女友8章

    原标题:我的野蛮女友8章小说:我的野蛮女友第八章再遇小野他的每一句话,都如同一把把刀深深的插入我的心脏上,让我窒息,我终于忍受不了这种痛苦压抑的感觉,终于爆发了。“我受够了!”“嗯?”黄伟又狠狠地抽了我一耳光,“怎么,说你是杂种生的你还敢反抗?你妈每天接那么多客人,你怎么知道你是谁的种?”“我不是杂种!”我对着他们吼道,愤怒如山洪海啸般爆发。压制住了我心底里所有的恐惧。狗急了,都会跳墙……我浑身剧烈的颤抖着,竭嘶底里的哭吼,愤怒点燃了我内心沉寂多年的压抑痛苦,愤怒的我情不自禁的扑向了黄伟,朝他狠

  • 爱你如故恨如初8章

    原标题:爱你如故恨如初8章小说名称:爱你如故恨如初第8章原本以为我妈的死是一个意外,可是傅恒却告诉我一个细节,他说看到傅云珠来过医院,看她的方向,似乎是从我妈的病房出来。而记录仪上,也显示有段时间,我妈的心跳过快,很不正常,可警报却没响。当听到这些的时候,我竟然很平静。只是觉得冷,看了眼窗外,外面阳光明媚,在这太平间里,却冷得人瑟瑟发抖。直到有人叫起来:“林,林小姐,你,你在流血。”我这才低头看向自己身下,不知道何时,我站着的地上留下一小滩血水。意识慢慢回笼,小腹一阵剧痛让我蓦然弯腰捂住。那天—

  • 特工老婆不好惹8章

    原标题:特工老婆不好惹8章小说名:特工老婆不好惹第8章“哇,爸爸,你开车很厉害吗?”闻言。女儿倒是充满了向往。“那当然了。老爸我可是……”沈浪见女儿第一次对自己投以期待。心中喜不胜收。“别废话,你先开,我手头的文件一会就能处理好。”秦情立刻将位置让给沈浪。跑到后座上拿出文件。小区附近的路很好走,即便对方车技再烂也能应付一下。至于这么做会不会迟到。秦情也不敢打包票,毕竟市区的拥堵路面。即便是她的车技也没有十足信心。“坐稳喽,宝贝们,老爸要开始飙车喽!”沈浪咧嘴一笑。“GOGOGO。老爸最棒!”秦萌

  • 凤凰花8章

    原标题:凤凰花8章小说名:凤凰花第8章从会议室出去,纪安刚回到办公室就接到罗圣明先生的电话,“我说你怎么回事?怎么犯这种低级错误!我进公司这么多年还没见到萧总发过这么大的火。”纪安抿了抿嘴,也很气闷,说道,“你甭管了。”挂掉电话,去行政部文具管理员那里领记事本和笔。拎着纸笔,纪安踏入销售部的大门就被销售经理叫去训话,拍着桌子骂她丢销售部的脸,然后扣了她这个月的奖金。好不容易熬到下班,纪安就被罗圣明堵住,押着她说要去给她配笔记本电脑。纪安把头一甩,硬生生地把罗圣明顶回去,“不去!”怒眼瞪着罗圣明!

  • 兽血沸腾8章

    原标题:兽血沸腾8章小说:兽血沸腾第8章清脆的巴掌声响起,我居然被她抓了个正着!“告诉你杨颖姐姐,这个丝袜,是怎么来的。”杨姨终于开口说话了。她走了过来,修长白皙的大长腿少了丝袜的束缚,肆意的碰撞着,她拍了拍杨颖的肩膀,还故意在杨颖看不到的地方,手指握紧,上下套动了一下......我捂着被杨颖打过的地方的手一紧。这个娘们,到了现在还在勾引我!还想要我出丑,我心一狠,张口就要说出丝袜的来历。他妈的,怕什么,反正杨颖也不会放过我,还不如就放手一搏好了!“想清楚,”我正要开口说出这条丝袜是杨姨的时候,

  • 我曾风光嫁给你8章

    原标题:我曾风光嫁给你8章小说:我曾风光嫁给你第8章留下的那道疤霍婉郁脸上一热,有血在上面淌过,她一点也没有感觉到疼。这点疼,跟心里的痛比起,根本不值一提!顾存遇抬起霍婉郁的下巴,将她被划花的脸抬起来,刻意的给顾白瑾看。“够了吗?”他平静的问。顾白瑾哼了一声,垂头关心还在哭泣的霍晓晓。“晓晓,你看你满意吗?要是还是觉得委屈,我就亲自去,加倍给你讨回来!”霍晓晓埋在顾白瑾的怀里,连连摇头,善良心软的道:“够了白瑾,婉郁她也不是故意的,你不要太为难她。”霍婉郁抬手碰了碰脸颊上的伤口,面上止不住嘲讽的

  • 捉鬼人8章

    原标题:捉鬼人8章小说名:捉鬼人第八章鬼打墙被朱校长盛赞为高人的叶少阳,此刻推开了408宿舍大门,一股风吹来,带着浓郁的阴气。叶少阳踏进门内的一只脚定住了,眉头皱起来,这宿舍……闹鬼?屋内两人一起抬头看他,一个坐在床上剪脚趾甲的胖子抬头笑了笑,“刚宿管打电话来了,哥们是新来的吧,嘿嘿,臭袜子脏衣服太多,屋里味道有点重,你慢慢就习惯了。”旁边一位正在光膀子玩电脑的眼镜男回过头来,扑哧一笑,“哥们,你怎么这打扮啊,刚当完临时演员?”叶少阳低头瞅了一眼自己的打扮,长衫土布裤子老布鞋,自己平常在山上这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