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独宠之邪帝谋妃9章(第009章 放过大小姐)

2017/11/14 20:52:52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独宠之邪帝谋妃

第009章 放过大小姐

繁星点点如璀璨的钻石。好好孕

安晓悄悄跟出门,尾随了一段路,才叫住刘启恒。“皇上,请留步。”

“你是来泼冷水的吧?”

“是,请求皇上放过我家小姐。姐姐她……”

刘启恒不耐烦地打断她。“重复的话,朕不想听。也没时间听。”

“姐姐因为皇上,寻死过。阅读haohaoyun.com

刘启恒心头被重重地撞到,说不上是疼痛的东西在跳。“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是和皇上……的那个晚上,……”安晓搜肠刮肚也想不出合适的形容词来描述。

“你要说的,朕已经知道了。没有其他事情,回了吧。”

“皇上想不想看看姐姐的遗书?”安晓说着,从怀里掏出了当时仕芸的遗书,递给刘启恒看。

刘启恒犹豫一下,还是拿过了书信,书信用的不是普通的纸张,而是一块紫色的绸缎,上面写着寥寥几个字:云上有青丝。当夜,月光如华,照在血书上,分外触目惊心。好好孕

“姐姐活得委屈,就是死也不能任性一次。她怕伤赵将军的心,有意去投河,造就失足落水的假象,她还怕伤你们君臣的和睦,给我留下书信,交代不能把实情告诉赵将军。”安晓哽咽,深吸一口气。“奴婢能看得出来,皇上对小姐也是用了心的。但是和赵将军相比……”

“如何?”刘启恒看不懂遗书的内容,字如其人秀丽颀长。仕芸的身上就找不出一样能让刘启恒不喜欢的地方。

“姐姐时常会受伤,赵将军为了姐姐拜师学了医术,还专门为姐姐配制各种药;姐姐受委屈的时候,赵将军就会想办法让姐姐开心起来;姐姐爱美,将军为她调制香粉,还亲手雕刻发簪;姐姐五岁那年因为误食了槐花,全身起了红疹,脸肿了起来,眼睛剩下一条缝,夫人说是疫病,生生把姐姐赶出府,赵将军把姐姐接到赵府;姐姐痒得难受,流脓水,气都上不来,将死般;赵将军陪在身边,为姐姐擦洗,为姐姐上药;姐姐才活了下来……”

刘启恒有些听不下去了。独宠之邪帝谋妃9章(第009章 放过大小姐)“这都不是难事,朕和仕芸的日子还长着呢!朕,等着她回心转意!”

“虽不能说十几年的感情一定真,几天的感情就一定假,拿着两者做比较恐怕也有失公允,但是作为旁观者还是清楚明了的。姐姐见过赵将军是强忍着不笑出来,见过皇上之后……是强忍着不哭出来,夜里时常发噩梦,说梦话。皇上,且不说真与假,深与浅,如果你是姐姐,会选择谁人呢?”

刘启恒的眉头拧在一处,失落地说:“朕在她的心里就如此不堪吗?”

“赵将军是姐姐头顶的一轮太阳,而皇上是……”安晓收住声音。

“朕是什么?”刘启恒追问着。

“一片乌云。”

“放肆!”真够形象的,但也真够伤人的了。刘启恒背对着安晓,负手而立。好好孕“我们做个交易吧!……你帮着朕完成心愿,朕就答应你一个请求!”他转过身来,注视着安晓。“任何一个请求。”

“请皇上放过姐姐,成全姐姐和赵将军!”安晓大着胆子说。

“安晓,朕知道你有些小聪明,但记住别在朕的面前耍弄!除了这个,你再说!”

“姐姐就好比春天里的一朵花,皇上偶然见到,赏心悦目,欲要采摘,拿到屋子里去欣赏,这朵花的结果难逃枯萎,衰败;但是皇上,有没有想过,若不伸手,这朵花年年春天来到,都会绽放枝头,美丽不败。皇上希望姐姐是哪朵花呢!”

“朕心里的那朵。”刘启恒折叠好了仕芸用来写遗书的绸缎。

安晓伸手去索要刘启恒手里的遗书,准备离开。网站haohaoyun.com盐油不进,没必要耗费力气。

“安晓,你给朕听好了,你不帮忙,朕不怨你;可是如果,让朕发现你从中作梗,朕一定不会轻饶了你!”

两人对峙半晌。安晓轻笑,夺过了遗书,揣进怀里。

“姐姐拿我当妹妹一样心疼,赵将军也就拿我当妹妹看待!爱屋及乌,皇上听说过吧!如果皇上对姐姐是真心的,就请皇上今后对本姑娘说话就放尊重点。不然皇上想等着姐姐回心转意,那可是有的等了,今生还是来世,可都说不准!”

安晓已经走远,刘启恒还站着发呆。他想起那日仕芸的无助,绝望,哀求,还有身下带着哭泣的痛苦呻 吟……当时,他一味地索取,体味着噬骨的快 感,甚至忽略了她的眼泪。他伤到了她,竟然差一点就送了她的命。

“车马已经备好?皇上是现在走,还是用过早膳走?”黎公公说。

“现在。”刘启恒拉回思绪,朝堂之上还有一堆事物等着他处置。他没有太多时间缠 绵在儿女情长之上。她都能够想到碧秀的死是他所为,怎么就不能体谅一下他的不易,和内心的苦楚。他决定仕芸入宫也不单单是因为一见倾心,想着占有。他的这般心思,冰雪聪明的她是否能够领会。

天空露出鱼肚白,晨曦将至。

马车一路颠簸,刘启恒虽困乏,但无法睡实。思绪跟着颠簸的马车飘忽起来。至于杀掉碧秀,是对成嫔,乃至成万州的警告。碧秀的死并不是无辜,他用以告慰孙嫔的亡灵。他完全可以把碧秀的死安排得不着痕迹,但是偏偏留下那道红色勒痕,希望他们可以有所收敛,就此收手,天下天平。成嫔仰仗着强势的娘家,以及太后的恩宠,把后宫搞得乌烟瘴气。先从后宫先下手,后从朝堂。两者从来都是密不可分。一起下手!德妃如果能有仕芸一半的睿智,机敏,……

仕芸肯定不知道,刘启恒拿她当做最后的救命稻草。他刚才对仕芸说的话也不是简单的表白。

想到最后,刘启恒的头脑愈发昏沉,还真睡着了,很是解乏。

刘启恒回宫的第二日,太后带着一干女眷也回到了宫中。

晚上,刘启恒去了德妃的宫中。德妃年长皇上几岁,性情温和,不争宠,不喜欢搬弄是非。刘启恒心烦的时候,喜欢到德妃宫里躲清静。多半时候不做什么,不说什么,喝喝茶水而已。

“皇上,臣妾炖了些雪梨银耳汤,冰镇过了,很是爽口。”

刘启恒拿着汤匙吃了两口,习惯性地赞美一下,搁在旁边,不再想吃。换做成嫔肯定不依不饶,定是让皇上全数吃下。德妃从来不去计较旁枝末节,坐到皇上身边,为皇上扇着扇子,不急不缓地说:“在避暑山庄的时候,母后找臣妾说,挑选些年轻的,新面孔进宫服侍皇上,母后嘱咐一定要合皇上的心意,让臣妾私下问问皇上!”

“你们商议就好,这样小事情……”西域的粮草还没着落,朝堂乱得一锅粥。哪里有心情顾及后宫的事。皇上话说一半停住了,睁开了双眼。后宫绝不是小事情,以往就吃亏在轻视上了。“说来听听,都是谁家的千金。”刘启恒倚靠着,起身半坐着,把银耳汤扯过来,拿着匙在里面搅合着。

“第一个就是丞相府的马仕萱,……”

“这个就算了,才十二岁数,太小。”

“也不小了,孙嫔刚进宫的时候,也和她一个岁数。”

刘启恒把银耳汤摔在了桌上,说:“德妃,你什么时候也学会啰嗦了。”

原本太后就是借着她探探皇上口风的。德妃摇动扇子的手停了停,揶揄地说:“就差一个字,在皇上那里分别就那么大。”

“太后,知道了?”刘启恒斜眼看着德妃。

“知道什么?”德妃开始装糊涂,看着刘启恒恼了,才说:“那日,和母后说话,她也去了,和母后说:过些日子是她娘亲的祭日,想回马府。太后准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刘启恒急了,一个翻身站起来,赤着脚立在床榻边。

“算算日子,不是后天,就是明天。”

“你怎么不早说!”刘启恒扯过靴子往脚上套,蹬了几次也没进去。

德妃一看是反了,拽过来,帮着他穿。“臣妾是想着早说,皇上也没早来我这里啊。”

“入宫的人,你帮着朕仔细挑选,样貌,家中人的品级都不用筛选,只一条,进了宫里,别给朕惹事,她的家人在朝堂上不给朕找麻烦就可以……另外再除掉几个岁数小,这样不至于太明显,伤了太后的心。”

“明白。皇上,放心。”

“今晚,朕原想着陪你的!”

德妃继续整理着刘启恒的衣领。“天还要热一阵子,别总是心急火燎的,当心中了暑气。”

“恩。对了,张力本去了西域,帮朕去做事情了,你不用担心!”

“皇上辛苦,他本该分忧,尽臣子的本分。”

刘启恒双手捧着德妃的脸,说:“朕的嫔妃,如果都如你这般,就好了!”

德妃听着刘启恒哄人的话,也不说破。刘启恒这会子的心里只能装下一个人——仕芸。其他的人无非是陪衬的绿叶。其他的人里面自然也包括她。

独宠之邪帝谋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独宠之邪帝谋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今天腊八,特意为您点播了一首歌,送给最在乎的你,听醉了

    今天是2018年1月24日农历腊月初八是我们的传统节日腊八节我把清晨第一缕阳光送给你祝你每天都有好心情我把清晨的第一声问候送给你祝你每天都有好运气我用幸运米、开心果、美丽豆、发财枣、美满仁、如意蜜、健康糖、无忧水、做一碗腊八粥送给你:愿秒秒快快乐乐,分分平平安安时时和和睦睦,天天龙马精神月月身体健康,年年财源广进腊八快乐!腊八节先送你一碗“八宝”粥:健康是一宝,让你身体特别好;快乐是一宝,让你心情格外妙;平安是一宝,平平安安陪到老;好运是一宝,让你吉星当头照;幸运是一宝,好事全都跟你跑;顺利是一

  • 读书,是最好的消遣方式

    读书,是最好的消遣方式文/敏生琉香❈每个人心目中的理想生活都不相同。在我心里,理想生活的场景之一是这样的:房间摆满各种好书、妙文,源源不断地供我欣赏,恣意挥霍;四周飘荡着若有若无的音乐,缓缓流淌在每个角落,俯首可拾;居所外,有目之所及的绿草坪和开阔的蓝天和朵朵白云……听上去好像有点矫情和不食人间烟火。但是除了构成基本生活的必须物质之外,阅读和书籍,对我来说,显然更多一些诱惑。作为一名承担着不同身份的普通的社会人,有时也不得不奔波于各式各样的人群和环境中。也会因了生活里总有这样那样的偏差,情绪起起

  • 过了腊八就是年,一年一岁一团圆

    今天是农历十二月初八,俗称“腊八”,是腊月的第一个节日。一岁之末为“腊”,意为新旧交替,辞旧迎新。过了腊八就是年古时候,人们常在十二月初八这天祭祀祖先和神灵,祈求丰收和吉祥,渐渐形成传统的节日。相传这一天还是佛祖释迦牟尼成道之日,称为“法宝节”,是佛教盛大的节日之一。今天的腊八节,更多意味着春节序幕已经拉开,年味儿一天比一天浓了。腊八一过,家家户户洒扫庭院、杀猪宰羊。在外漂泊的游子归乡,与倚闾而望的亲人团聚,共话家常,句句都是乡音。这是团聚的时光,是安详的季节。过完腊八,就等于开始准备过年了。我

  • 生活,需要体谅和理解(经典)

    生活,就是一种体谅,一种理解。懂得体谅,懂得理解,懂得宽容,日子就会温馨,人生也会安宁。生活的好多烦恼,源于我们不能体谅,过分在意了自己的主张,互不理解,互不相让,伤了彼此的心灵。生活的苦与乐总在更迭,没有谁的命运是完美的,残缺才是一种大美。别为难自己,别苛求自己,心宽了,烦恼自然就少了,日子自然就顺了,人生自然就自在了。千般跋涉,万种找寻,需要的不过是一颗平常心。识得进退,懂得回归,以平常心对待生活,生活,无处不是坦途。以平常心看待人生,人生无处不是胜境。人生如潮,涨退更迭,唏嘘之间,总有失意

  • 巴黎“兔子”酒馆:这里讨厌拘束与做作

    NO°/7食尚亚洲第七期杂志文/启洋寻味法餐LeLapinagile,意思是“机灵的兔子”。这是一家酒馆(cabaret)。因为灵兔和文艺界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密切,所以法国人一贯把它归入文艺咖啡馆之列。灵兔坐落在蒙马特高地。当年,蒙马特是作家和艺术家聚集的地方,文艺咖啡馆便应运而生了。后来,巴黎咖啡馆的重心先后转移到蒙巴纳斯和圣日耳曼德培大街那一带,于是,蒙马特的文艺咖啡馆红消香断,先后凋零了。灵兔现今仍然开业,成了仅存的硕果。不过,它已经蜕变为一个歌厅,不再是一个作家论道、画家挥笔的沙龙,而是成

  • 【冬至】米菲 | 鸬鹚捕鱼

    (这是慢蜗牛第551篇原创文字)是日,冬至。这个节气里,我执迷于观察鸬鹚捕鱼。入秋以后,深圳湾沿岸成为了鸟儿们的超级食堂。除了明星鸟黑脸琵鹭之外,最吸引我的还是鸬鹚们。清晨,他们成群结队地飞来进餐,如乌云压境,给海面敷上一层阴影。不知鱼群们是何感想,估计要总结出“早起的鱼儿被鸟吃”的训条吧。岸边观鸟的人群低呼:“来了!来了!”大家满心期待着它们飞到近前,好好欣赏这黑黢黢的壮观景象。只是鸬鹚群貌似已经知道这边有长枪短炮守候着它们,略略打了个旋儿,就掉头远去了。大雁一会儿排成人字形,一会儿排成一字形

  • 法国法国

    1:法国人讲故事很厉害。芳汀,冉阿冉,沙威还有卡西莫多跟漂亮吉普赛姑娘的爱恨情仇。这么多耳熟能详的名字我小时候从哪里听来的呢?我确信不是中午十二点半的长篇小说联播。而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严谨的电影录音剪辑:《悲惨世界》《巴黎圣母院》唉,那个年代如果没电影看,居然还可以听,想想也是醉了。哈哈没办法不好意思人老了总是忆起无线电时代。当然,除了雨果这个这么诗意的名字。我还读过莫泊桑的《项链》《羊脂球》以及他的师傅福楼掰的《包法利夫人》。至于罗曼罗兰。普鲁斯特。当然也还有什么小仲马。大仲马。司汤达的小说我

  • 【鬼谷神医】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鬼谷神医】小说在线阅读小说:鬼谷神医目录预览:第一卷修心第1章火车奇遇第一卷修心第2章你最好测一下第一卷修心第3章陈家第一卷修心第1章火车奇遇火车上,人声沸腾,虽然不是春运,但是恰好赶到五一劳动节,所以颇具独特风格的华夏火车上显得拥挤不堪。虽然不似春运时候那样挤得人双脚不着地,但是原本两个人的位置上坐三个人,也让人叫苦不堪。在两个气质少妇中间坐着的林煜显得有些尴尬,原本两个人的位置现在三个人坐,原本就拥挤,再加上两侧的少妇都是身形微显丰腴,所以这三个人坐在一起就更加显得拥挤不堪。左侧的

  • 【都市无敌医圣】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都市无敌医圣】小说在线阅读小说:都市无敌医圣目录预览:第1章家中困境第2章先祖传承第3章小百草汤第1章家中困境“我怎么了?我不是被孙二狗用捣药杵砸中了脑袋吗,可是这里又是什么地方?我是不是死了?”无边黑暗之中,李天辰漂浮于半空,仿佛一缕孤魂在游荡。“这么多年过去,我终于重见天日,只是可惜……”就在这时,突然一个苍老雄浑的声音传入耳内,李天辰不禁心神一震。“谁?”“我的后辈,不要害怕。”那苍老的声音异常和蔼,仿佛对自己的孩子一般温和,“我是你祖宗。”祖……祖宗?李天辰愣了下,随即恼怒道:

  • 【绝品毒医】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绝品毒医】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绝品毒医目录预览:第1章双重打击第2章毒皇母树第3章校花来探病第1章双重打击今天是省医大11级临床医学专业,公布实习生名单的日子。名单早已贴在了大教室的讲台边。很多学生正围在一起,查看自己的实习安排。萧逸飞也站在人群中,踮着脚,仔细的在名单上搜寻自己的名字,可是寻来寻去,也找不到自己的名字。就在这时,人群中忽然有人说道。“奇怪,你们发现没有,名单上居然没有萧逸飞的名字?”“是啊,他不是被分配到江城医院实习的吗?怎么他的名字不在上面?”“是不是分配到其他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