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独宠之邪帝谋妃9章(第009章 放过大小姐)

2017/11/14 20:52:52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独宠之邪帝谋妃

第009章 放过大小姐

繁星点点如璀璨的钻石。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安晓悄悄跟出门,尾随了一段路,才叫住刘启恒。“皇上,请留步。”

“你是来泼冷水的吧?”

“是,请求皇上放过我家小姐。姐姐她……”

刘启恒不耐烦地打断她。“重复的话,朕不想听。也没时间听。”

“姐姐因为皇上,寻死过。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刘启恒心头被重重地撞到,说不上是疼痛的东西在跳。“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是和皇上……的那个晚上,……”安晓搜肠刮肚也想不出合适的形容词来描述。

“你要说的,朕已经知道了。没有其他事情,回了吧。”

“皇上想不想看看姐姐的遗书?”安晓说着,从怀里掏出了当时仕芸的遗书,递给刘启恒看。

刘启恒犹豫一下,还是拿过了书信,书信用的不是普通的纸张,而是一块紫色的绸缎,上面写着寥寥几个字:云上有青丝。当夜,月光如华,照在血书上,分外触目惊心。来自haohaoyun.com

“姐姐活得委屈,就是死也不能任性一次。她怕伤赵将军的心,有意去投河,造就失足落水的假象,她还怕伤你们君臣的和睦,给我留下书信,交代不能把实情告诉赵将军。”安晓哽咽,深吸一口气。“奴婢能看得出来,皇上对小姐也是用了心的。但是和赵将军相比……”

“如何?”刘启恒看不懂遗书的内容,字如其人秀丽颀长。仕芸的身上就找不出一样能让刘启恒不喜欢的地方。

“姐姐时常会受伤,赵将军为了姐姐拜师学了医术,还专门为姐姐配制各种药;姐姐受委屈的时候,赵将军就会想办法让姐姐开心起来;姐姐爱美,将军为她调制香粉,还亲手雕刻发簪;姐姐五岁那年因为误食了槐花,全身起了红疹,脸肿了起来,眼睛剩下一条缝,夫人说是疫病,生生把姐姐赶出府,赵将军把姐姐接到赵府;姐姐痒得难受,流脓水,气都上不来,将死般;赵将军陪在身边,为姐姐擦洗,为姐姐上药;姐姐才活了下来……”

刘启恒有些听不下去了。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这都不是难事,朕和仕芸的日子还长着呢!朕,等着她回心转意!”

“虽不能说十几年的感情一定真,几天的感情就一定假,拿着两者做比较恐怕也有失公允,但是作为旁观者还是清楚明了的。姐姐见过赵将军是强忍着不笑出来,见过皇上之后……是强忍着不哭出来,夜里时常发噩梦,说梦话。皇上,且不说真与假,深与浅,如果你是姐姐,会选择谁人呢?”

刘启恒的眉头拧在一处,失落地说:“朕在她的心里就如此不堪吗?”

“赵将军是姐姐头顶的一轮太阳,而皇上是……”安晓收住声音。

“朕是什么?”刘启恒追问着。

“一片乌云。”

“放肆!”真够形象的,但也真够伤人的了。刘启恒背对着安晓,负手而立。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我们做个交易吧!……你帮着朕完成心愿,朕就答应你一个请求!”他转过身来,注视着安晓。“任何一个请求。”

“请皇上放过姐姐,成全姐姐和赵将军!”安晓大着胆子说。

“安晓,朕知道你有些小聪明,但记住别在朕的面前耍弄!除了这个,你再说!”

“姐姐就好比春天里的一朵花,皇上偶然见到,赏心悦目,欲要采摘,拿到屋子里去欣赏,这朵花的结果难逃枯萎,衰败;但是皇上,有没有想过,若不伸手,这朵花年年春天来到,都会绽放枝头,美丽不败。皇上希望姐姐是哪朵花呢!”

“朕心里的那朵。”刘启恒折叠好了仕芸用来写遗书的绸缎。

安晓伸手去索要刘启恒手里的遗书,准备离开。版权haohaoyun.com盐油不进,没必要耗费力气。

“安晓,你给朕听好了,你不帮忙,朕不怨你;可是如果,让朕发现你从中作梗,朕一定不会轻饶了你!”

两人对峙半晌。安晓轻笑,夺过了遗书,揣进怀里。

“姐姐拿我当妹妹一样心疼,赵将军也就拿我当妹妹看待!爱屋及乌,皇上听说过吧!如果皇上对姐姐是真心的,就请皇上今后对本姑娘说话就放尊重点。不然皇上想等着姐姐回心转意,那可是有的等了,今生还是来世,可都说不准!”

安晓已经走远,刘启恒还站着发呆。他想起那日仕芸的无助,绝望,哀求,还有身下带着哭泣的痛苦呻 吟……当时,他一味地索取,体味着噬骨的快 感,甚至忽略了她的眼泪。他伤到了她,竟然差一点就送了她的命。

“车马已经备好?皇上是现在走,还是用过早膳走?”黎公公说。

“现在。”刘启恒拉回思绪,朝堂之上还有一堆事物等着他处置。他没有太多时间缠 绵在儿女情长之上。她都能够想到碧秀的死是他所为,怎么就不能体谅一下他的不易,和内心的苦楚。他决定仕芸入宫也不单单是因为一见倾心,想着占有。他的这般心思,冰雪聪明的她是否能够领会。

天空露出鱼肚白,晨曦将至。

马车一路颠簸,刘启恒虽困乏,但无法睡实。思绪跟着颠簸的马车飘忽起来。至于杀掉碧秀,是对成嫔,乃至成万州的警告。碧秀的死并不是无辜,他用以告慰孙嫔的亡灵。他完全可以把碧秀的死安排得不着痕迹,但是偏偏留下那道红色勒痕,希望他们可以有所收敛,就此收手,天下天平。成嫔仰仗着强势的娘家,以及太后的恩宠,把后宫搞得乌烟瘴气。先从后宫先下手,后从朝堂。两者从来都是密不可分。一起下手!德妃如果能有仕芸一半的睿智,机敏,……

仕芸肯定不知道,刘启恒拿她当做最后的救命稻草。他刚才对仕芸说的话也不是简单的表白。

想到最后,刘启恒的头脑愈发昏沉,还真睡着了,很是解乏。

刘启恒回宫的第二日,太后带着一干女眷也回到了宫中。

晚上,刘启恒去了德妃的宫中。德妃年长皇上几岁,性情温和,不争宠,不喜欢搬弄是非。刘启恒心烦的时候,喜欢到德妃宫里躲清静。多半时候不做什么,不说什么,喝喝茶水而已。

“皇上,臣妾炖了些雪梨银耳汤,冰镇过了,很是爽口。”

刘启恒拿着汤匙吃了两口,习惯性地赞美一下,搁在旁边,不再想吃。换做成嫔肯定不依不饶,定是让皇上全数吃下。德妃从来不去计较旁枝末节,坐到皇上身边,为皇上扇着扇子,不急不缓地说:“在避暑山庄的时候,母后找臣妾说,挑选些年轻的,新面孔进宫服侍皇上,母后嘱咐一定要合皇上的心意,让臣妾私下问问皇上!”

“你们商议就好,这样小事情……”西域的粮草还没着落,朝堂乱得一锅粥。哪里有心情顾及后宫的事。皇上话说一半停住了,睁开了双眼。后宫绝不是小事情,以往就吃亏在轻视上了。“说来听听,都是谁家的千金。”刘启恒倚靠着,起身半坐着,把银耳汤扯过来,拿着匙在里面搅合着。

“第一个就是丞相府的马仕萱,……”

“这个就算了,才十二岁数,太小。”

“也不小了,孙嫔刚进宫的时候,也和她一个岁数。”

刘启恒把银耳汤摔在了桌上,说:“德妃,你什么时候也学会啰嗦了。”

原本太后就是借着她探探皇上口风的。德妃摇动扇子的手停了停,揶揄地说:“就差一个字,在皇上那里分别就那么大。”

“太后,知道了?”刘启恒斜眼看着德妃。

“知道什么?”德妃开始装糊涂,看着刘启恒恼了,才说:“那日,和母后说话,她也去了,和母后说:过些日子是她娘亲的祭日,想回马府。太后准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刘启恒急了,一个翻身站起来,赤着脚立在床榻边。

“算算日子,不是后天,就是明天。”

“你怎么不早说!”刘启恒扯过靴子往脚上套,蹬了几次也没进去。

德妃一看是反了,拽过来,帮着他穿。“臣妾是想着早说,皇上也没早来我这里啊。”

“入宫的人,你帮着朕仔细挑选,样貌,家中人的品级都不用筛选,只一条,进了宫里,别给朕惹事,她的家人在朝堂上不给朕找麻烦就可以……另外再除掉几个岁数小,这样不至于太明显,伤了太后的心。”

“明白。皇上,放心。”

“今晚,朕原想着陪你的!”

德妃继续整理着刘启恒的衣领。“天还要热一阵子,别总是心急火燎的,当心中了暑气。”

“恩。对了,张力本去了西域,帮朕去做事情了,你不用担心!”

“皇上辛苦,他本该分忧,尽臣子的本分。”

刘启恒双手捧着德妃的脸,说:“朕的嫔妃,如果都如你这般,就好了!”

德妃听着刘启恒哄人的话,也不说破。刘启恒这会子的心里只能装下一个人——仕芸。其他的人无非是陪衬的绿叶。其他的人里面自然也包括她。

独宠之邪帝谋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独宠之邪帝谋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风过无痕,思你依旧10章

    原标题:风过无痕,思你依旧10章小说名称:风过无痕,思你依旧10.病人没有心跳了去医院的路上,俞相思一直没有反抗,那句傻傻的话,也没有再念了,就这样一路被送到手术室,到底是绝望了吗?白祁风盯着手术的门,目光暗沉。苏奕辰一直守在云家门外,看到俞相思出来了,一路跟到了医院,得知一切,整个人都被怒火包围了,远远看到白祁风准备签字,火急火燎地冲到他的面前,“姓白的!你TM就是个混账的,这是劳资的孩子。”“呵,你的孩子,苏少,你妄想症吗?”苏奕辰哽了一下,继续道,“这就是本少的孩子,凭什么由你处置!”白祁

  • 腹黑助攻:亿万爹地有点坏10章

    原标题:腹黑助攻:亿万爹地有点坏10章小说书名:腹黑助攻:亿万爹地有点坏第10章暗中调查康氏北部总裁办公室。“董女士,可以请问你来康氏做什么吗?”康轩凡淡淡的瞥了一眼,但也看的对方不寒而栗。董若初哆哆嗦嗦回答:“我、我来找苏霓薇……”康轩凡的面色一冷,“你是不是忘了先前的合同了?”“没、没有!可是我真的走投无路!”说到这里,董若初无助地哀嚎起来。她现在是欠了一屁股的赌债啊,再还不上真的连命都要没了!康轩凡双眸微眯,顿了片刻,忽然说:“我能帮你还钱。”“真的吗?”董若初激动地睁大眼睛。“真的。”康

  • 豪门第一宠:总裁,求放过10章

    原标题:豪门第一宠:总裁,求放过10章小说书名:豪门第一宠:总裁,求放过第10章结婚证木婉清随即反应过来,脸色有些羞红。“好了,赶快起床,还有正事要做。”战时御随即起身,丝毫不在木婉清面前避讳,开始穿戴着衣服。看着他那介于蜜色与麦色相糅合的肌肤,那小腹处的八块腹肌,那爆发力十足的三角地带,木婉清脸色爆红,连忙别过脸去。“脸红什么?你又不是没碰过。”战时御眼里带上了笑意。木婉清只觉窘迫,将脑袋埋在被子里。等战时御穿戴整齐,离开了房间,她这才探出脑袋来,动作麻利的穿戴衣服。随后,洗漱好后,她来到战时

  • 独宠纯情俏丫头10章

    原标题:独宠纯情俏丫头10章小说名称:独宠纯情俏丫头第10章妹妹也不错“碍…你坏死了,别人看到了……”安紫紫急急地喘着,因为左思龙的手触到了她下面敏感的点,而一声声猛然尖叫一声,“还有下人呢。”“管他们!这是我的家,我愿意在厨房里作爱也是我的自由!”左思龙一看,安紫紫眼睛亮闪闪的,似笑非笑,脸颊水红娇嫩,一个忍不住,低头就去狂亲她的脸,然后又去用舌尖聊弄她的粉红耳垂。“碍…咯咯……痒啊,好痒碍…”同步,左思龙呼呼烈喘着,就去腾出一只手,开始解腰带,粗野地急切地抽掉腰带,随意一丢,然后刺啦一下拉下

  • 女人寨10章

    原标题:女人寨10章小说:女人寨第010章指甲伤陈良的离开,我仍然心有怀疑,虽然张铁说过,亲眼所见,但我还是不信。张铁说过,他出去买东西回来时遇见陈良离开,这一点我觉得没啥。只是,陈良离开,为啥会有一群寨子里的女人送他呢?就算他床上功夫再厉害,也不会这样受欢迎吧,而且张铁的车,恰好那天坏了。难不成这些都是巧合?所以,我倒要看看,这个杭杭究竟是个什么货色,怎么能让陈良,变成那幅模样。这几天,张铁后背的指甲痕,每天都会多上一道,我怕他也会步陈良的后尘。我骑着马,从寨头向杭杭所在的花楼走去,在路过雨恋

  • 繁星满天似你眉眼10章

    原标题:繁星满天似你眉眼10章书名:繁星满天似你眉眼第十章离婚的勇气沈晚晚沮丧的坐在沙发上,独自在酒店里呆了一个小时。她思考了再三,不能为了一辈子只跟一个人过的信仰而葬送自己的下半生,自己不愿意被深爱的丈夫当做货品一样和别人交换。“何世铭,我爱不起你了!”沈晚晚露出了一个恬淡的笑容,唇角是遮掩不住的苦涩。她拿起包包就打车回到了琳琅小区,决定和何世铭彻底的说清楚。琳琅小区,沈晚晚按响了B15室的门铃,这是她的家,她爸生前给她留下来的房子,现在却被常秀娥母子三人鸠占鹊巢。“叮咚叮咚——”门铃响了许久

  • 夜色撩人10章

    原标题:夜色撩人10章小说名:夜色撩人10、疑云重重“李..李晓!”鲍大牙和吴洁看见我们仨,先是一懵,震惊的给我打着招呼。“嗨,好巧啊,吴大姐你还是这么童心未泯啊,居然让大牙陪你来看恐龙。”我有些无奈的答道。其实几天前,鲍大牙给我打电话问我,还钱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我不好意思告诉他,自己在当男保姆,所以随口敷衍了几句就挂了,没想到世界这么小,还不到一个礼拜我就碰见了他们。事情既然到了这一步,自然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我硬着头皮走过去,给他们做着介绍说:“大牙,吴洁,这是程爽,我现在的同事,我和她目前

  • 久盼喜逢梅开即10章

    原标题:久盼喜逢梅开即10章小说名字:久盼喜逢梅开即第10章维持自己骄傲的模样“痛……好痛……”林安娜捂着肚子痛呼起来,“阿麟,救救我们的宝宝……”沈明珠刚刚清醒一点就听到林安娜口口声声在提起她和楚邵麟的孩子,那些话就像是钢针一阵刺进她的心脏,让她千疮万孔。是啊,他们都有孩子了。又怎么会在乎她肚子里的孩子。沈明珠挣扎着,“放开我。”楚邵麟动作一顿,旋即将她抱得更新。那双黑眸里充斥着无数复杂的情绪,可面上依旧是冷静无比,“安分点,我送你去急诊室。”沈明珠看着楚邵麟将沈明珠宝贝一般抱在怀里的模样几乎

  • 真色假诱10章

    原标题:真色假诱10章小说名称:真色假诱10、员工日今天是员工日。萧薇请了好几位国外大厨做各种中西式料理,又请了party策划师负责场地装饰、布置。家里的佣人们也一大早就开始了有序的工作。傅司铭从二楼书房的窗户往下看,萧薇正在指挥工作人员干这干那。一想到舒颜也会来,这两个女人终将针尖对麦芒,他不禁隐隐有些担心。上午十点,公司的得力干将们陆陆续续的到来。萧薇作为一个贤淑能干的老板夫人,亲亲自站在大门口迎接。“叫太太进来休息一会,迎接的事情交待给别人干好了。”傅司铭考虑到萧薇已经有了身孕,不想让她太

  • 花都仙医10章

    原标题:花都仙医10章小说:花都仙医第十章你有病林小天再次落在了肖榕的手里,毕竟这是肖榕的案子。当然,谢文东一再向肖榕强调注意执法态度。询问室内,廖勇坐在电脑后面做笔录一幅老实孩子模样。肖榕盯着林小天,目光如刀似剑,似乎想要把林小天解剖了看个清楚。而林小天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浑然不在意。“姓名。”“林小天”“姓别。”“……男的。”“年龄!”“应该是二十一岁。”“身份证号!!”“我没带那东西,在我宿舍。”“噗。”做电脑记录的廖勇喷笑出来。啪!肖榕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林小天,你故意捣乱不配合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