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帝女抢婚:朕的皇妃别嚣张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15 13:32:2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帝女抢婚:朕的皇妃别嚣张

第002章 好像丑过头了

相亲?呵呵,有趣。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转眼就到了相亲大会这天。在这三个月里,夏琥就算看了没有上千个卷轴,也有上百个了,虽然母妃一起送过来的还有男的,但没一个看着顺眼的。

 夏琥揉了揉自己的鸟窝头,喊到:“来人啊!去把母妃的红品拿过来!本宫要化妆!”

 风吹啊吹,天清的要滴出水来。

 皇上坐在高台上,满脸红光。一小宦官快步走进,在皇上的贴身公公耳边说了一句,贴身公公又在皇上耳边说了一句,便听见皇上说:“来啊,所有来相亲的女子排成方阵队,皇儿马上就来。”

 刚排好不久,便见有一身着白色镶金绣龙的男子以扇遮面,缓步踏上了龙堂,在龙椅的右下方坐了下来。  

 位居龙椅右下,是太子,没错了。说明haohaoyun.com只是,落座之后,太子仍以扇遮面。

 “太子殿下,您这是何意?”太子的做法立刻引起了众人的不满。

 “啊,各位不要生气,只是本宫天生奇丑无比,怕吓着各位了。”

 骗鬼啊!闻言,皇帝不禁飞了一记白眼,夏琥似乎感受到了父皇的鄙视,回头对着皇上娇艳地一笑,然后,皇帝就抽搐了。

 看着皇帝的反应,台下众人的身后冒起一层冷汗,这太子是有多丑,能把亲爹给吓成这?

 夏琥看着父皇,不禁嘴角抽搐,自己的魅力难道就这么……大?他喜欢。

  “不过呢,本宫也想了,做了本宫的太子妃以后这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总是要坦诚相见的,所以……”夏琥说着,缓缓拿开了扇子,“姑娘们还是看看本宫再决定吧。如果不愿意的,本宫现在就放你离开。原文haohaoyun.com

  说着,心痛地抹了把眼泪。

  众人闻言,齐齐抬头看向那传说中的太子。只见台上那人,扁平脸,绿豆眼,牙没几颗,还全是龅牙,肤色暗黄,还一脸麻子。顿时,跑的跑,吐的吐,晕的晕,数百人顿时成了十数人。剩下来的,不是尚书家的女儿就是左丞的侄女,不是主簿的孙女就是中书家的外侄女……总之没有一个不是官老爷家的。

  “哎,好女孩啊,好女孩啊。勇敢,坚强,还不嫌弃本宫,本宫感觉……好生感动啊……呜呜……”夏琥满眼泪花,感动的泣不成声。来自haohaoyun.com

  擦干泪,夏琥一蹦一跳地跑到最美的尚书肯志的女儿肯羌面前,挑起她的下巴,甩发问道:“妞,你觉得大爷长得帅不?”

  肯羌一愣,忍住胃里的翻滚,咬唇道:“帅。”

  “是天下最帅的吗?”夏琥眨眼。

  “……是。”肯羌觉得如果他再这么挑着自己,自己快要动手了。

  “那你是天下最美的不?”夏琥无视肯羌眼中的不耐,一脸深情地问道。    

  “……”肯羌觉得自己快晕了,完全不明白他的套路,不过……他应该是觉得只有天下第一美人才能配得上天下第一帅的自己吧,于是回答,“是。”

  谁知夏琥竟冷哼了一声,道:“如此狂妄自大的女子怎配的上我如此英明的我!退下吧!”

  “……是。好好孕

  肯羌退下后,夏琥又将魔爪伸向了中书的外侄女孙英身上。

第003章 大爷长得帅不帅

 “美女……你觉得我是天下第一帅吗?”

  “……是。”

  “那你是天下第一美吗?”

  孙英想,刚那肯羌就是回答是而被淘汰,所以答案肯定是……

  “不是。”

  “好啊,你连天下第一美都不是,凭什么伴在本宫这天下第一帅身边!退下!”

  “啊?”孙英懵了,但还是乖乖地退下去了。

  “哎,美女,大爷是天下第一帅吗?”

  “……不是。”

  “好啊。你我婚后便是夫妻,常言道,情人眼里出美男。好好孕可你竟然觉得我不帅!你既不爱我,又何必来折磨我的心!哼!退下!”

  众人懵了,这还要怎么回答?

  “哎,美女,你觉得我是天下第一帅吗?”夏琥一脸惊艳地看着左丞的侄女,蒙月华问道。

  “殿下在我心中乃是世上第一帅。”

  “哼,视野窄,没见识,怎么配得上见识广博的我!退下!”说着就要离开,谁知那蒙月华竟直接跪下,直视夏琥,满脸真切。

  “可是殿下,小女第一眼见到你,便为你所倾倒,再帅的人也入不了小女的心。”

  好机智!众人不禁为蒙月华的机智而鼓掌,然而,他们忘了他们的殿下是奇葩。

  夏琥听完这段情真意切的话后,大怒道:“原来你只是爱上了本宫这副完美的皮囊!够了!你走!本宫再也不想见到你!”

  众人当场石化,蒙月华也是一脸懵逼。

  “不是,殿下!您听我解释!”

  夏琥捂着耳朵,摇着头甩着泪,大叫道:“我不听我不听!我再也不想听你说话了!”

  然后飙着泪跑开了。

  蒙月华与各位大臣好像听到了自己破碎的声音。

  “刚……殿下是泪奔了?”

  “……好像,是逃了……”

  “……殿下!你别跑!你回来!”

  夏琥转过弯直接一跳,冷笑道:“哼,我又不傻,你说回去我就回去啊?”

  一个黑色大袋从天而降,将夏琥直接套了进去,一女子拍了拍手,从角落里走出来,一脚踹在麻袋上,清越的声音响起:“你就是傻!”

  头一甩,吩咐道:“扛走!”

  景殿中,一女子翘着二郎腿斜斜地靠在狐皮软榻上。夏琥抬头,只见那女子皮肤白皙,睫毛像是一把上卷的小刷子,眼眸像是受过日月精华浸染的灵珠子,一对弯弯柳叶眉,身披绸缎,腰挂宝石,好一个艳丽美妇人!夏琥心中一惊,脱口道:“哎呀,不愧是我娘!真漂亮!”

  “哎,就是可惜了,这么漂亮的娘生了个这么丑的儿子。”涟妃看着自己的指甲,一脸忧伤。

  “老天造了我,就是为了衬托娘亲您的美!娘亲!您的美丽,让上天都动容!”夏琥一脸“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情真意切地说。

  “滚!给老娘变回来!”

“……”

一炷香后,夏琥从帘后踱步而出,对着涟妃作揖道,“琥儿见过母妃。”

  涟妃端详了夏琥一会儿,点头赞道:“嗯,这般翩翩公子的模样才是我琥儿应有的姿态。好吧,说说你相亲的事吧。”

第004章 娘给你抢个

 夏琥耸了耸肩,无所谓地说:“我才不要拖家带口的,也不想祸害了人家姑娘。娘,这事儿得讲缘分。”

  “嗯,说的对,是得讲缘分。嗯,你走吧,晚上回来。”涟妃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挥手道。

  夏琥觉得背后一阵发凉,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但看看涟妃仍旧一脸思考的样子,想必是自己想多了,娘亲是真的觉得自己说的有道理。

  在夏琥走了一个时辰后,涟妃起身,在宝石盒中取出了黑白紫青红五种颜色的宝石,向上一抛,抓住了其中一个,然后召来一个宦官,说:“你现在带人去望远楼,把经过的第一个白衣公子给我抓来。”

  “啊?娘娘,您这是要……”

  “阉着玩。”

“……”

小宦官不由夹了夹腿,尽管自己已经没有了,但依旧感觉凉,”奴才这就去。”

涟妃抛了抛手中白色的宝石,喃喃道:“皇儿说的不错,这事得讲缘分,那娘就随机给你抢个,啊,不是,挑个。”

  “娘娘,抢来了。不过好像是个药罐子,是被个姑娘架着走来的。”景殿中,太监小A跪在涟妃面前低声说道。

  “嗯?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男?”涟妃听言挑眉问道。

  “好像是的。”

  是你妹啊,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小A低头,心中吐槽着。

  “那女的呢?”

  “哦,奴才见她配的有剑,于是谎称奴才的钱财遭人盗取,请求她帮奴才追回钱财,那姑娘便放下那公子,孤身追那小贼去了。奴才见那姑娘走远了,便招人将那公子捆……额,请了来。”

  “嗯,”涟妃点了点头,起身走到外湘那四个太监守着的麻袋前,打开一小口,看了眼,点头称赞道,“好货色,额,我是说,这公子长得俊俏。扒光捆起来扔到皇儿床上去吧。”

  “扒……扒光?太……太子?”小A觉得自己的人生观被刷新了,怪不得相亲大会上太子不愿意选妃,原来……

  “让他不给老娘好好相亲,我看他这回怎么解释!”

  小A正准备撤,就听见涟妃隐隐约约的嘟囔,瞬间感觉被冻住了。

  真是亲生的?

  夏琥回来后先去天仁殿帮着父皇处理了一下政务,然后二人一同前去景殿与涟妃共进晚餐。餐桌上,涟妃对皇上各种温柔各种体贴,夏琥不禁黑线,这就是儿子与相公的区别吗?

  吃过晚饭后,夏琥就先行告退了,不去当那两人的电灯泡。

  回到寝宫后,夏琥吹了灯,脱了外衣就往床上奔,刚钻进被窝,就摸到一根软软的,凉凉的的东西,吓得夏琥大叫:“去他娘的什么东西!”

  夏琥连滚带爬地跑去点了个灯,拿到床边一照,顿时流了鼻血。

  只见床上那人,长发散乱,脸色苍白,无力地倒在床上,嘴巴被塞着,手脚被捆着,一脸愤怒地瞪着自己。不过还好,长得够干净,是自己的菜。看这情形,估计也是母妃抢来的,不过,他喜欢。

  看着床上那人,夏琥眨了眨眼,说:“我是好人。”

  那人愤怒的将脸扭到一边。

  夏琥挠了挠头,说:“我睡姿不好,怕压着你,所以我们一个睡床上,一个睡地下,好吗?”

帝女抢婚:朕的皇妃别嚣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帝女抢婚 或 朕的皇妃别嚣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未曾深爱,何以言婚9章(第9章 心眼儿都长偏了)

    原标题:未曾深爱,何以言婚9章(第9章心眼儿都长偏了)小说:未曾深爱,何以言婚第9章心眼儿都长偏了走出浴室,舒念歌一眼就看见沙发上放着她那件破碎的婚纱,茶几上,还有她的手机和一条珀金项链、一只铂金耳环。这算是她离开金豪大酒店时,所有的随身物品,没想到傅瑾言都给她拿来了。手机的屏幕亮了一下,舒念歌走过去,拿起来点开。是一条信息。“这些都是你的私人物品,留给你自己处理。”舒念歌的心颤动了一下。这算是尊重吧?!铂金项链和耳环都是傅邵轩买的,耳环已经掉了一只,项链上的吊坠是两颗爱心,象征着心心相印,而铂

  • 下一站婚姻9章(第9章年少身世)

    原标题:下一站婚姻9章(第9章年少身世)小说名字:下一站婚姻第9章年少身世白琰看着脚下盛满水银的小碟,眉目间的冷意愈甚,他猛然抬脚踏碎了那盆珍珠吊兰,花梨木碎片四散飞溅,泥土也沾湿了光洁的地板,小巧如珍珠的吊兰叶片在地板上可怜地耷拉着。白琰不禁回忆起叶琉璃初初进入白家的样子,那时候的她虽然也有怨气却还不是现在阴毒的心性。根据他的调查资料可知,叶琉璃的生母叶妩本是中国S市“流云”舞厅的老板娘,不仅如此叶妩在当时也是艳冠一时的头牌舞女。当年的叶妩艳色逼人,多少慕名而来的名门豪绅趋之若鹜,即使叶妩只是

  • 将爱9章(第9章 不速之客)

    原标题:将爱9章(第9章不速之客)小说名字:将爱第9章不速之客这一声喊的是中气十足,不同于沈星辞的声线,引得陆延煊和沈月华都回头看去。只见声音的主人凌梓祺在院子里站着,遥遥的瞪着他们,周身全是因愤怒而燃起的怒火,烧的正旺。而另一边,凌凯祺突然出现,推开了那些保安,将沈星辞救下护在了怀里。一双狭长的眼,也紧紧盯着门口的那两人。不速之客这样多,陆延煊皱着眉,审视着他们,可记忆里却找不到这两个人。但那边角落里沈星辞靠在凌凯祺怀里的样子却让他觉得甚是碍眼。特别是凌凯祺紧紧揽着沈星辞的手。“呵,沈星辞,居

  • 我借春风嫁予你9章(第9章 那就九点吧)

    原标题:我借春风嫁予你9章(第9章那就九点吧)小说:我借春风嫁予你第9章那就九点吧顾沅由衷希望这是一个好兆头,说明她这一世开始往好的方向走了。她不会再傻得不听陆庭安的话了。她会努力亲近他,在他的指点下走上正确的路,那也是她爸爸希望的。她做不成逆袭人生的赢家,也成不了顾海那样势力的人,所以前世的她才会落得失败收场。尽管她不是真心喜欢江柏尧,尽管她都那样了江柏尧还愿意娶她。可是嫁给江柏尧,踏进那个权贵的圈子,她就算成功?就能幸福?其实结果早已经摆在那了。那里的人和事,包括圈子都不适合她。就像她爸爸一

  • 囚婚9章(第9章 嫉妒)

    原标题:囚婚9章(第9章嫉妒)小说名字:囚婚第9章嫉妒沈远从未像此刻一样的愤怒,他像一只发狂的野兽,疯狂的砸向了面前的车。他把白疏影送到医院,医生说她急需大量的输血,可是她的血型特殊,是万中无一的RH阴型血,也就是传说中的熊猫血。医院没有库存的熊猫血,他打电话问过白家父母,才知道白清浅和白疏影的血型想同。可是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接二连三的挂断了他的电话,甚至关机,他只好飙车来她公寓找她,没想到让他看到这样一幕。这个该死的女人,她竟然和这个男人在车里接吻,她不是口口声声称,只爱他吗?她怎么可以!

  • 乍见生欢9章(第九章 二世祖)

    原标题:乍见生欢9章(第九章二世祖)小说书名:乍见生欢第九章二世祖纪子默的声音如同来自地狱,一字一顿,像冰刀,深深地插进苏文思的心脏。他说她不冤,她觉得她真的很冤。“为什么?”苏文思仍不死心,她认为她有权知道纪子默为什么要这样恨她。死,不是也要死个明白么?纪子默像是听到本世纪最大的一个笑话,嘴角冷漠的上扬:“为什么?你只需要好好呆在这里,三个月后,你就会知道为什么。或许,用不了三个月,游戏结束的时候,你一定会知道。”纪子默如鹰的眸子紧盯着苏文思白净如瓷的脸,冷冷的说着话。苏文思觉得这一刻,一切都

  • 爱你不过深情而已9章(第9章 满脑子是她)

    原标题:爱你不过深情而已9章(第9章满脑子是她)书名:爱你不过深情而已第9章满脑子是她顾希离开一周后,陆衍之过上了三点一线的生活,只要一闲下来,他满脑子都是顾希的身影。为了麻痹自己,陆衍之甚至疯狂的批阅文件,但到头来,也不过落得一个文件全数错乱的下场。这天晚上,陆衍之做了一个让他惊心动魄的梦。梦里,顾希奄奄一息地躺在自己怀里,双眸一闪一闪的,手捧住他的脸颊,眼泪汩汩地流淌而下,她张口闭口说着些什么,可是他听不见。他想要说话,但是他的声音就像是被抽走了一样,连咿咿呀呀的呜咽声都没办法发出来。他从无

  • 贵女风流9章(第九章 再遇刘安)

    原标题:贵女风流9章(第九章再遇刘安)小说名字:贵女风流第九章再遇刘安慕容歌心中顿时警铃大作,只可惜像她说的,这个时辰府中下人大多都午休去了,她所在的位置又比较偏僻,任她大声呼救也根本无人响应。刘安一张脸越发猥琐可耻:“七小姐,我劝你还是不要挣扎了,乖乖从了我吧!”慕容歌一脸嫌恶,心思急转,暗忖到底怎样才能逃脱刘安的魔爪,可刘安这东西也不是蠢的,知道迟则生变的道理,况且他早就迫不及待想尝一把贵女滋味儿了,所以在慕容歌还未行动之前,一下子扑过去将慕容歌死死箍在了怀里。闻着他身上让人作呕的味道,慕容

  • 爱若有情时9章(第9章 哪里是家)

    原标题:爱若有情时9章(第9章哪里是家)小说名字:爱若有情时第9章哪里是家“林夕悦,行啊,害死了老林又在这儿装什么装,行了,别在那里假惺惺,滚去和你那个什么狗屁宇少过日子吧,老林家丢不起那个脸。”林妈妈说完就让指着门口让她出去,她现在连看一眼林夕悦都觉得恶心。“妈,我没有害爸爸,真的,你听我……”林夕悦急于解释,想去拉林妈妈的手,可看到她眼中的深深的厌恶,有些怯弱的缩了回去,眼前却又渐渐模糊。“滚!”林妈妈吐出这个字后便不再看她,留给她一个背影。“妈,我知道错了,你打我骂我都可以,不要赶我走……

  • 妃色9章(第九章 初露端倪)

    原标题:妃色9章(第九章初露端倪)小说名称:妃色第九章初露端倪“铃花给你送过药?送过几次?”田女官问道。“送过好几次。”夏雨说,“就连那天也是她送药给我的。”田女官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她出事那天给你送过药?”夏雨点点头,“那几天都是铃花给送的药。可是那天我肚子痛的厉害,铃花送来的药苦的不行,只喝一口肚子更痛了。我便说我慢慢喝,铃花有事就先走了。”“我浑身难受地不行,像是有针扎一样,又不能对人说。昏昏沉沉地就睡去了,结果醒来以后......”说到这里,夏雨擦了擦眼睛,“我老是在想,是不是铃花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