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婚姻之牢:恋恋情深在线阅读

2017/11/15 16:27:3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婚姻之牢:恋恋情深

第3章 这是你的战场

  这一夜,司向南一直都在说梦话。阅读haohaoyun.com

  天快亮的时候,他才安静下来,我也得以趴在床边睡了一会儿。

  后来,我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的。

  床上,司向南还睡得很沉。

  我蹑手蹑脚地走到门边,开门的时候,特意检查了一下防盗链,才拉开一条门缝。

  外面,站着一脸歉意的酒店经理,看来敲门的人就是他。

  刚想问他什么事,从我视线死角的方向却传来一道再熟悉不过的男性嗓音:“你只有十分钟。”

  严久寂?我的心跳蓦地漏跳了一拍。好好孕

  我跟严久寂走的时候,司向南还没有醒,我替他结清了房费才离开。

  刚上车,就感觉到车厢里弥漫着一股不同寻常的紧张感。

  虽然从严久寂的表情丝毫看不出异常来,但是我的第六感向来很准,我敢打赌这个男人在生气。

  至于在生谁的气,为什么事情而生气,那就不得而知了。

  反正绝对不可能是因为我,他比我还要清楚我们之间的关系和界限。

  我漫不经心地单手支着下巴,转头看着窗外飞逝的景色。

  他不说我不问,这是我们之间的默契。小说:婚姻之牢:恋恋情深在线阅读

  可这一天,严久寂有点奇怪,他居然开口问我:“你喜欢那个男人?”

  我愣了一下,笑得妖冶:“我喜欢很多男人,但是我最喜欢的还是你,因为你给我的钱最多。”

  顿了顿,我想我大概知道了他为什么变得奇怪,补充道:“你放心,在和你的交易结束之前,我不会坏了你的规矩。”

  严久寂这个人很龟毛,所以他找情.人也有很多规矩。

  比如他不碰处.女,比如他不允许自己的情.人在关系存续期间,有除他之外的其他男人。

  严久寂没有理会我,直接带我去了民政局。

  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我和他就成了合法的夫妻。

  之后,我被带着去做了美容美发美体,最后穿上严久寂给我准备的衣服,挽着他的手,出现在一个我做梦也想不到的晚宴上。版权haohaoyun.com

  我也是进去了之后才知道,那原来是严家的家宴。

  我和严久寂在一起两年,他从来没有带我公开露过面,我们之间的关系一直很简单,总结起来就只有两个字:钱和性。

  可这一回,我不知道为什么,他破了例。

  就算是为了应付他爷爷和我领了证,其实也不必闹得人尽皆知,而我,私心里也不愿意这样。

  但是在我们这场关系里,严久寂才是那个主导者,所以我并没有说“不”的权利。

  规矩是他订的,他自然也可以打破。

  所以从头到尾,我只是尽可能地配合他,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原文haohaoyun.com

  在海城,严家无疑是最大的名门望族,可我明白,越是这样的名门望族,越是可怕。

  财势越大,亲情越淡薄,亲人不像是亲人,反倒更像是死敌。

  所以我以前接业务的时候,也绝不会接和严家人相关的活。

  觥筹交错之间,我丝毫没有嫁入豪门的喜悦,只是隐隐明白从今天开始,我的生活恐怕注定难以平静了。

  如今,严家的掌权者便是严久寂,所以我们刚刚进去,就不断有人迎上来打招呼。

  严久寂估计是很少带女人出现在这样的场合,所以他们看起来都很好奇我的身份,严久寂明明知道,却始终笑而不语。

  直到过来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不知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之后,他投给我一记别有深意的眼神之后,径自离开。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严久寂对我向来不会手软,可我没想到他居然就这样把我丢在一群豺狼虎豹之中,他甚至没有给我介绍任何人。

  擦肩而过的时候,他贴在我耳边对我说:“以后,这就是你的战场。”

第4章 估计是遇到大BOSS了

  战场啊?真是形容得……太贴切了。

  我看着眼前这些把尖牙厉爪隐藏在笑容背后的男女,心里也说不清是什么样的感受。

  我忽然有些后悔了,后悔为了那五百万签下了那纸协议。

  我有想要好好保护的人,所以我做不到无所畏惧。

  我本来以为严久寂是可以帮我躲避“追捕”的绝佳庇护,可现在看来,他很可能正在把我推向另一场更加凶残的追捕。

  在我眼里,这帮严家人丝毫不比我之前服务过的那帮有钱人逊色,他们眼睛里所透露出来的贪婪,甚至更甚一筹。

  其实在严久寂走的那一刻,我是想把他留住的,我清清楚楚的认识到自己有多么害怕独自面对这帮人。

  可是我知道我不能,他说,以后这就是我的战场。

  我明白,在我签下那纸协议,决定用五百万出卖婚姻的时候,我就已经没有退路了。

  既然是自己选的路,我即便是咬牙吞血也会走完的。

  此时此刻我只恨自己太不走心,一直以来只把严久寂当提款机,平时也没有把严家的家谱背一遍,搞得自己现在被动又狼狈。

  “这位小姐,不知道你和我们久寂是什么关系?”

  严久寂走后,第一个按捺不住的是一个身形略胖的中年男人。

  我笑了笑,似是而非地答:“大体来说,就是能带着一起参加这种家宴的关系。”

  听到我的回答,站在中年男人旁边的女人忽的轻嗤了一声:“野.鸡也想飞上枝头当凤凰?真是滑稽……”

  野.鸡?这个形容我不喜欢。

  我承认,我是出来卖的,可我只卖给严久寂一个人,如果非要说的话,我也应该是家养的,和那种放养的不大一样。

  不过,反正都担上了这名头,我也不能名不副实不是?

  既然她认为我是妖艳jian货,那我就让她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妖艳jian货。

  于是,我风情万种地朝她身边的中年男人抛了个媚眼:“男人不都喜欢这种吗?家花哪儿有野花香不是吗?”

  我一直都很清楚自己的外在条件有多优秀,这从严久寂会从那么应征者当中独独挑中我,就可见一斑,而我向来也很懂得如何利用自己的这种优势。

  那中年男人看着我,眼睛都发直了,看他的样子,恨不得是马上扑过来一样。

  女人见状,狠狠地揪起他的耳朵:“你眼睛往哪儿看呢?看来上次给你的教训还不够,皮又痒了?”

  男人歪着脖子,也顾不得面子里子,直求饶:“老婆,我错了我错了,你原谅我……”

  末了,还不忘把矛头指向我:“都怪这女人,是她故意勾.引我!”

  我承认我故意,但是勾.引他?抱歉,我还真没那么重口味。

  两人又吵了几句,临走前,那女人恶狠狠地瞪着我:“不管你和久寂是什么关系,作为久寂的姑姑,我是不会同意你们结婚的!”

  啊,这个女人居然是严久寂的姑姑,这真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

  我以为有血缘关系的人,就算基因不可能完全一致,但也不会差的太离谱。

  严久寂的这个姑姑,除了长相和他完全没有丝毫相似之处外,就连性格也是南辕北辙。

  就是那种一眼就能让人看到底的人,摆宫斗剧里绝对活不过一集的那种。

  不过我反倒是喜欢这种人,至少好对付。

  宛如看了一场不痛不痒地闹剧,周围的人群丝毫没有散去的迹象,却也迟迟没有出现第二个同我搭话的。

  我也乐得清静,他们喜欢把自己当看猴人,那就去看吧,我不见得要配合他们做那只猴,毕竟他们中间没有一个是严久寂。

  我步伐悠闲地绕着会场走了一圈,也吃了一圈。

  这两年为了保持身材,我在吃的方面一直都很注意,这一晚算是我吃的最痛快的一次了。

  不过没关系,按照目前的情形,今晚严久寂肯定会是会带我回他家的。

  和他大战一场,现在吃下的这些卡路里应该就能被消耗光了。

  想到这里,我又挑了一块抹茶蛋糕放到盘子里。

  在这个过程中,那些或好奇或鄙夷或猎奇的目光一直如影随形,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到我的食欲,除了严久寂,我很少在意旁人的目光。

  虽然身处人群当中,但因为没人打扰,我倒觉得安逸。

  直到一个长相和严久寂有点相似,就连给人的感觉也跟他有点相似的女人,踏着优雅的步伐向我走来。

  “小姐你好,我是久寂的大姑姑严清霞,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

  女人眉眼温和,笑起来的样子看起来人畜无害。

  我心里却咯噔了一下,暗叹:这下估计是遇到大BOSS了。

第5章 你和她那么像

  一个人,可以树敌,也可以树很多敌。

  但是绝不能同时树很多敌。

  更何况,眼前这女人摆明了不简单,一个可能顶十个。

  我在心里暗骂了严久寂一声,脸上还是扬起笑,大大方方地答:“严女士您好,我叫顾瑾时,您叫我小顾就可以了。”

  严清霞也是笑:“叫小顾未免太生疏,我就叫你瑾时吧。瑾时,你是这五年来,久寂第一个带回家来的女人,想必你对他来说很重要,说不定你未来还要跟着他喊我一声姑姑的。”

  重要?五百万对严久寂而言应该只是九牛一毛的事吧?

  我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严女士说笑了,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准。”

  虽然事实上我已经和严久寂领了证,可是按照目前来看,这都是暗中进行的,至少严家人还没一个知道,我不知道严久寂到底是什么想法,在他开口之前,我明智地选择管好自己的嘴。

  严清霞一听,微微叹了口气:“也是,想当初久寂和妍妍那么要好,就跟连体婴似的,还不是说分就分了……”

  妍妍?苏妍……?

  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听到有人对我提起苏妍这个人,之前有一次严久寂喝醉的时候,在床.上这么叫过我。

  那是唯一一次,严久寂在床.上那么温柔地对待我,所以我印象特别深刻。

  那时候我就在想,这个叫苏妍的女人,大概是在严久寂心里有着很特殊的位置。

  现在听严清霞说起,才约莫知道他们曾经到底好到了哪种程度。

  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心里想着这个女人在这时候如此“无心”地向我提起苏妍这个人,摆明了就是不想让我和严久寂好过啊。

  许是我沉默的时间有点长,严清霞懊恼地道:“啊,瞧我这嘴,怎么尽说些不该说的话。瑾时啊,你别往心里去……”

  开玩笑,这种事我往心里去干嘛?

  我现在是巴不得这个叫苏妍的女人重回严久寂的怀抱,然后我就抱着他给我的五百万,去过挥金如土的生活。

  不过表面上,我还是沉住了气,只是微微勾了唇角,声音也比之前轻了:“嗯,我知道。”

  可能是我的情绪看起来比较低落,严清霞主动抓起我的右手,像个真正的长辈一样,在我手背上轻拍了几下。

  “瑾时呐,你相信我,久寂对你肯定是走心的。毕竟,你的神韵那么像妍妍,气质又这么好,他没有理由不喜欢你。”

  严清霞说完这句话,我的胃部忽然痉挛起来,突如其来的疼痛感让我顾不得其他,当场就把手抽了回来,冒着冷汗对她说:“抱歉,我想我需要暂时离开一下。”

  说完,我也顾不上严清霞的反应,急急忙忙地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玛德,肯定是一下子吃太多,胃受不了了。

  以前也没这么娇弱,好像跟了严久寂之后,我也渐渐得了富贵病。

  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没有什么命偏得什么病。

  我把自己关在洗手间的隔间里,趴在马桶旁,死命地扣自己的喉咙,在吐出来一些之后,总算是感觉舒服了一点。

  刚想出去,外面却忽然传来一阵关门声,紧接着,一道熟悉的女声笑骂道:“死相,怎么这么猴急,小心被人撞见……”

  “怕什么,我早看过了,里面没人。宝贝儿,快让我亲几口,你可想死我了……”

  男人话音刚落,洗手间里就响起了吸咬声,紧接着,女人开始吟叫起来。

  真是的,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看的?里面怎么就没有人了,我难道不是人?

  话虽如此,可能是出于职业惯性,我还是顺手掏出手机,把这一段给录了下来。

  这个严清霞,还真是高手,简直是在贵妇和荡.妇之间切换自如啊。

  不过这个男的好像不大持久,至少和严久寂比起来差了一大截,短短二十分钟而已,就完事儿了。

  两人又粗喘了一会儿,男人问:“怎么样,打探出严久寂带来的那女人什么底细了没?”

  “不成气候的小丫头片子,不用在意她。我才挑拨了两句,就一脸发白要哭不哭地跑出去了,完全没有什么威胁性……”

  严清霞语气里的轻蔑傻子都听得出来。

  如果不是碍于目前的处境,我还真想跳出去和她当面对质。

  不过转念一想,这样也好,她把我看得越扁,就对我越无防备,也越不会在意我,而这正是我想要的结果。

  那两人又温存了一会儿才离开。

  我为了保险起见,故意等他们离开很久后,才施施然地走出隔间,在洗漱台简单打理了自己一下之后,离开。

  不过,刚刚走出洗手间的门,就看到了在外头倚墙而立的严久寂。

  “有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看样子,完全不是巧合,他分明就是在守株待兔。

  而且很不凑巧的,我刚好是他等的那只倒霉兔子。

第6章 出卖的不止是婚姻

  严清霞的事,我本来是打算只有自己知道就好的。

  我是一个守得住秘密的人,因为我很清楚有些秘密在必要时刻足以救我一命。

  不过,看严久寂的样子,我是瞒不过去的,我甚至怀疑这一切是不是都是他一手布下的局。

  就算不是我,应该也会有其他人来录下严清霞的这段录音。

  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乖乖地把自己的手机上交给了他:“新录的录音,你有空可以听一下。”

  严久寂挑了挑眉,翻出录音就要按下播放键,好在我机灵,及时制止了,并且双手奉上了耳机,顺便良心建议:“我想,你还是戴着这个听比较合适。”

  他勾起唇,笑了一下,不过到底还是听从了我的建议,戴上了耳机。

  整段录音,虽然不是很长,但也有二十几分钟。

  严久寂就那样站在女厕门口,用一副在听交响乐一样的表情,从头到尾仔仔细细地听了下来,中间没有任何快进。

  末了,他把耳机还给我:“手机暂时先放在我这儿,明天再还你。”

  我点了点头,对此无异议。

  给了他的东西,我也没想着能要回来。

  严久寂把我的手机放进西装暗袋里,转身就走,完全没有等我的意思。

  我连忙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不敢有丝毫怠慢。

  快到宴会大厅的时候,他忽然停下脚步,问我:“胃还好?”

  我一点都不好奇他是怎么知道的,只是乖乖回答:“哦,吐了一下,感觉好多了。”

  严久寂微微颔首,继而轻声道:“以后别再在别的男人面前卖.弄自己,记住你已婚的身份,严太太。”

  果然,从头到尾都躲在暗处监视我啊,这个老狐狸……

  也不想想到底是谁把我一个弱女子丢在那里的。

  虽然心里是这样想的,但我完全不敢表现出来,而是笑着跟上了他,软着声音道:“是的,严先生。”

  严久寂斜睨了我一眼:“夜不归宿的事,也不许有下次了。”

  听到他这话,我就不明白了。

  我和他的关系基本上就是停留在他召唤我送上门的阶段,基本上夜不归宿才是常态才对……

  “你见过哪对夫妻刚结婚就分居的?”

  瞬间,我恍然大悟。

  以前我们是长约P友,现在领了证,关系可就大大不一样了。

  “你的意思是……我要搬去和你一起住?”

  见严久寂点了点头,我心里是千万个不愿意。

  就他住的那破地方,交通不方便不说,离我打工的地方又远,这简直是要我的命啊!

  虽然心里怨声载道,嘴上,我还是一个不字都不敢说。

  走进大厅的那一刹那,严久寂忽然拉住了我的手,十指紧扣。

  他从来没有这样拉过我的手,就像是真正的情侣一样,一时间我有点反应不过来,又不敢随意挣脱,只能看着他发愣。

  直到追光灯打过来的时候,我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带我上了台。

  “今天,我要向在座的各位长辈以及亲朋好友们介绍一个人——”

  严久寂的声音透过高音喇叭在整个会场里回转,灯光太亮,我看不清台下人的表情,我只看到严久寂用前所未有的深情,注视着我。

  然后薄唇轻启:“我的新婚妻子,顾瑾时。”

  按照我的了解,像这样的家宴通常是不会请媒体的,可是这一天,严久寂的话音刚刚落地,现场就疯狂地闪起了闪光灯。

  那一刻,我才真正明白严久寂之前所说的“战场”这个词的定义。

  他正在毫不手软地把我推向严太太这个位置。

  也许对许多人来说,严太太这个身份无异于一种至高荣耀,可是对我而言,只象征着风险和灾难。

  果然是老奸巨猾的商人,看来要从严久寂手里头赚五百万,并不是一件容易事。

  也是到了这一刻,我才无比清晰地认识到,原来这一次我出卖的,不只是我的婚姻而已。

第7章 城府深沉的男人

  严久寂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把我推向了风口浪尖。

  第二天,整个海城都是关于“严太太”的报道,大有铺天盖地之势。

  两年来,我辛辛苦苦躲避的那些人,也在一夕之间就知道了我的行踪。

  我一直都知道,严久寂是个城府极深的男人。

  所以我在他面前总是小心翼翼,从不敢放肆,说得直白点,我很怕他。

  我以为他对我漠不关心,也对我一无所知,可事实上,他对我了若指掌。

  在听到他漫不经心地对我说“顾瑾时,现在,只有我一个人能保你了,所以你要好好听话,知道吗”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从一开始就没有逃过他的法眼。

  严久寂决定了的事,从来都没有回旋的余地。

  当天晚上,我就被迫拎着我本就不多的行李,住进了位于严久寂位于括苍山的别墅,正式开始了和他的同居生活。

  我和严久寂维持关系的这两年时间里,我在括苍山过夜的次数,屈指可数。

  如果不是被他折腾得太累,实在起不了身,通常再晚我都会回自己的住处。

  而严久寂也从不勉强我,不过他不赞成我叫快车,而是会吩咐老陈送我回去。

  从这一点上来看,严久寂除了是一个大方的金主,在某些方面其实也挺绅士的,当然也许他只是怕我出事,到时候连累到他而已。

  在和严久寂同居的第一天晚上,他就像是一只不知餍足的猛兽一般,差点把我给生吞了。

  一次不够来两次,两次不够来三次,我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快散架了。

  不过这回完事之后,他没有自己去洗澡,而是顺手把我也带上了。

  我想这也许是作为“严太太”的福利之一,再加上我实在是太累,也就随他去了。

  洗完澡,躺回床上,身体明明很乏,脑袋却无比清醒,怎么也睡不着。

  尤其是这样被严久寂搂在怀里,我总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总觉得今天发生的这一切也许都只是我做的一场白日梦。

  当然,我也希望这都是一场梦而已,可从严久寂身上传来的体温告诉我,并不是。

  “顾瑾时,你已经连叹了三声气了,如果还不是太累的话,我不介意来第四次。”

  严久寂的下巴扣着我的头顶,可能是躺在床上的缘故,他的声音听起来比往日里性感了几分。

  “严先生,一下子来太多次对身体不好,要节制。”

  “那就闭上眼睛好好睡觉。”

  说完,他的大掌还拍了我的屁股一下。

  明明不重,我的身体却不自觉地抖了一下。

  这种亲昵的感觉,说不清楚是好是坏,可心底有一种声音在提醒我,不要越线。

  “严先生,有一件事,我一直都很好奇。当年,你为什么会从那么多人当中,偏偏挑中了我?”

  是真的像严清霞所说的那样,因为我和苏妍神似吗?

  所以他一开始和我上.床的时候,会遮住我的眼睛,不许我叫出声……

  他一直在试图从我身上,找苏妍的影子?

  这个问题的答案,严久寂并没有沉思太久:“因为在你身上,我看到了对金钱的渴望,毫不掩饰的。”

  我轻笑了一声,只当他是在糊弄我:“那些人里,有哪个不是为了钱才去的?”

  “不,你错了。在那么多人当中,只有你,那么纯粹地,只为金钱而来。”严久寂的大手勾起我胸前的一缕长发,缠在指间,漫不经心地把玩着,“顾瑾时,我不会看走眼,你和我一样,都是没有心的人。”

  没有心?一个人,怎么可能没有心。

  只是有的人把心藏了起来,比如我。

  而有的人,把心给了别人,比如他。

  “如论如何,我要谢谢你,当年挑中了我。”

  那天晚上,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居然就向他道了谢。

  这是一场公平的交易,他为色我为财,明明,一直都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开口向他道了谢,在时隔两年之后。

  严久寂可能也是没有想到我会开口对他说“谢谢”,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缓缓道:“我只是买了你一夜,你付出你该付出的,得到你该得到的,仅此而已。”

  果然,是意料之中的回答。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我对他确实是心存感激的。

  也许二十万对他来说根本不值一提,可是就是那二十万块钱,把阿年从鬼门关给拉了回来。

  说到底,是他救了阿年一条命,这份恩情,我会一直记在心里。

婚姻之牢:恋恋情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婚姻之牢 或 恋恋情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退休最好的本钱、最好的医生、最好的活法…总结精辟

    退休最好的本钱是尊严尊严,不是靠别人给的,是靠自己挣的。老年人要管好自己的事情,比如穿着整洁,说话做事得体,让人舒服,得到别人的敬重。我们应该有个老人样,啥叫老人样?就是善良正直,和蔼可亲,明白事理,雍容大度。所谓保持晚节,即该如此也!退休后,要维护好自己的尊严,老得庄重,老得清香。这样才讨人喜欢,受人尊敬。退休最好的心态是知足人生,最难得的,是好心态。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不如常想一二,不思八九。多一点知足,宽心做人,舍得做事,多一份平和,多一点温暖,生活才有阳光。幸福真的很简单。饿时,饭是幸

  • 站在生命的最高处(深度好文)

    当你能够,忘记你的过去,看重你的现在,乐观你的未来时,你就站在了生活的最高处。当你明白,成功不会显赫你,失败不会击垮你,平淡不会淹没你时,你就站在了生命的最高处。当你修炼到,足以包容所有生活之不快,专注于自身的责任而不是利益时,你就站在了精神的最高处。当你,以宽恕之心向后看,以希望之心向前看,以同情之心向下看,以感激之心向上看时,你就站在了灵魂的最高处。年轻时看远,中年时看透,年老时看淡。看远,看远才能揽物于胸,只看眼前美景,难见山外之山;看透,天下熙熙,皆为名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看淡,看淡

  • “千年瑰宝”《历代古琴文献合集》耀世发行,限量收藏

    -版权所有侵权必究-《2006北京国际古琴音乐文化周:暨纪念古琴大师吴景略诞辰一百周年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中一篇由陈平老师撰写的论文曾提到:“任何文化遗产的保护和传承,最关键的无非是两个因素:一是传人、二是资料。历史的经验表明,我国传统文化历代曾多次遭遇劫难,最终都是靠着硕果仅存的传人和弥足珍贵的资料才得以延续至今。在传承古琴的工作中,培养人才是当务之急,文献资料的抢救、整理与出版更是迫在眉睫。从演奏实践来看,相对完备的资料就更是研究的基础和前提条件。只有将先辈一代代总结和流传下来的珍贵资料尽快抢

  • 妙印法师答疑:什么是“禅茶一味”?喝茶时应如何在六根用功呢?

    什么是禅茶一味?喝茶时,应如何在六根用功呢?心里有喜欢的东西,就有贪心吗?若眼见为真,就会起瞋心吗?茶与禅——吃茶能见佛妙印法师撰先有朋友就问过我,“茶禅一味”,“吃茶去”,禅宗用这个来参禅,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喝茶究竟能喝出什么名堂?请看下面一首禅诗:《茶之六度》——明海大和尚遇水舍己,而成茶饮,是为布施;叶蕴茶香,犹如戒香,是为持戒;忍蒸炒酵,受挤压揉,是为忍辱;除懒去惰,醒神益思,是为精进;和敬清寂,茶味一如,是为禅定;行方便法,济人无数,是为智慧。这首茶道禅诗,显然是很有意境,因为它的作者

  • 佛学小知识 | 妙吉祥

    妙吉祥妙吉祥是文殊师利菩萨的名号,文殊师利是梵语音译,妙吉祥是意译,文殊菩萨代表智慧第一。妙是指无上智慧,吉祥是智慧产生的作用。因为智慧圆满,所以出生一切美德,而美德就可以成就吉祥的生活。这是启发我们,若我们能向内悟明心性,开显本具的智慧,生活就会诸事吉祥,幸福美满。

  • 4位老人走进澳洲一家游泳馆,脱光衣服后,所有人都被震撼了…

    有一天,当你九十岁,还有多少做梦的勇气?每个人都曾有自己的黄金时代那时,我们有好多奢望和梦想想爱,爱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那时,我们喜欢看热血的东西幻想自己是屠龙的勇士,登塔的先锋左手持剑,右手有光没头没脑的燃烧自己可后来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逝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心中曾经执剑的少年,此刻也混迹在市井之间。曾经的热血似乎都凉了。可你甘愿余生就这样平凡的度过吗?也许听完今天的故事,你会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转眼间悉尼已经入秋,天气下降了不少,可就在

  • 在懂你的人群中散步!(深度好文)

    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20%的人,见到你就是莫名其妙的喜欢你,总有那么20%的人,见到你就是莫名其妙的讨厌你,剩余的60%的人处于中立状态。如果我们把关注点放在那个莫名其妙讨厌你的人身上,那我们每天接受到的信息就会烦恼不断。但是,如果你把关注点放在20%的喜欢你的人身上,每天就是如沐春风。我的一位老师和我说过,他刚刚做老师的时候,总是关注那些在课堂上不喜欢他课程的人,越关注那些不喜欢他课程的人,他就越想去迎合这部分人,让这些人也喜欢他的课程,后来,他发现,他错了。有时候,无论他怎么做,总有一部分人就

  • 这个女人的语录,看了终身受益!

    1、不要奢望别人给你经济上的任何帮助,钱对任何人都是不够用的。(学会给与)2、朋友帮你是善事,是道义;朋友不帮你也无可厚非,不该心怀怨尤,人家不欠你的!(学会理解)3、要知道没有人必须在你需要的时候帮你,只有你自己,所以让自己独立、坚强、快乐、幸福,才是你需要做的,毕竟只有自己和你生死与共,休戚相关,明白?(学会自强)4、不要看贫富交朋友,他有亿万家财跟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别把自己弄成哈巴狗,他也许一无所有却可以把唯一的馒头分给你。(学会分辨)5、不要为了经济富有的朋友疏远了精神富有的朋友,慢慢

  • 人间三千事,淡然一笑间

    足而常乐,看淡而幸福。人生的路,深一脚,浅一脚,悲伤在路上,希望也在路上;疲惫在路上,欢喜也在路上。没有谁的一生,阳光朗月永相随;没有谁的一生,欢声笑语永相伴,总有一些困难,一些痛苦,需要我们去经受,去承担。背着重重的行囊,我们一路都在喘息,何曾在意身边的风光。其实,那若大的行囊中,有很多是可以摒弃的,如那些世俗的偏见,物欲的躁动,追逐的劳累,取舍的烦忧。超然物外是境界,只要身上无疾病,心中无块垒,我们就会发现,生活原本如此美好、轻松。每天睁开双眼,你能看到一窗的阳光,请你微笑,这是生命的所赐,

  • 鸿蒙至尊18章

    原标题:鸿蒙至尊18章小说名:鸿蒙至尊第十八章力不从心黄色的钟罩中,黑气滚滚,顶得钟罩摇摇晃晃。轰!伴着一声巨响,钟罩骤然爆裂成了诸多碎片,散落一空。与此同时,与钟罩心神相连的白衣男子,也是不禁喉咙一甜,张口喷出一股鲜血。呼呼!~黑气散去,一个头生双角,目若如亮日的怪物出现在了二人面前,再瞧那刚才趴在地上的白付,却是没了踪影。“这……这是什么东西?”“好强的魔气,难道这小子竟是个魔族之人!?”白衣男子和灰袍男子见那怪物出现,脸上骤然现出了一抹惊惧之色。巨大的裂响声,也是传遍了整个赵府,而在那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