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绝品战尊在线阅读

2017/11/15 16:52:4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绝品战尊
第3章摧心掌

这催心掌,以前林归也大体看过几次,不过并没有深层次的研究,因为林归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也可以修炼催心掌。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现在在仔细研究了催心掌之后,林归整个人忍不住就是苦笑起来,有些无奈的自语道,"也不知道我能不能修炼这催心掌!"

修炼催心掌的条件,竟然是非常的苛刻。

必须要三级以上的武修天赋才可以。

武修的天赋,一共分为一到十个等级,林归的修炼天赋连一级都没到,正常的情况之下,林归是根本不可能修炼催心掌的。

现在林归只能在心中祈祷,万法不灭诀能够帮到自己。

没有丝毫的迟疑,林归开始尝试着将万法不灭诀和催心掌融合,让林归惊喜的是,这一次的融合,依然是轻松无比,仅仅是一炷香的时间,就已经完成了融合。

"哈哈!"

林归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开始修炼催心掌。

林归知道,一旦催心掌这套功法和万法不灭诀融合之后,自己便是可以修炼,而且修炼之中,应该不会遇到什么困难。好好孕

事实果然如林归所预料的一样,随着林归开始修炼催心掌之后,一切都是顺理成章,好像林归已经修炼过千百遍催心掌一样,根本没有遇到任何的困难。

现在,林归更加的感受到了万法不灭诀的逆天。

"嗯?"

只是修炼到了某一时刻,林归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因为就在刚才林归修炼催心掌的时候,他竟然发现,自己在运劲的过程中,好像感受到了一丝丝的不和谐。

"难道是,我对功法的理解有误吗?"林归的心中忍不住想道。

只是,在林归再次好好的研究一边催心掌的功法之后,他敢肯定,自己的理解完全正确,没有丝毫的错误的。

但是……

既然没有错误,为何在修炼的时候会感觉到不和谐呢?

"难道这催心掌的功法,原本就是错误的?"林归直接就是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版权haohaoyun.com

催心掌这么可能是错误的功法?

退一万步说,催心掌之中就算是真的有错误,以自己现在的修为和见识,根本不可能发现其中的错误。

"或许是因为万法不灭诀?"

下一刻,林归忽然睁大了眼睛,他想到了万法不灭诀。

如果自己真的发现了催心掌之中的错误,那肯定是因为万法不灭诀。

"老天!"

林归忍不住就是惊呼起来,"这万法不灭诀,竟然这么的逆天?不仅可以让任何人零天赋修炼,在修炼的过程中,还能让武者发现功法之中的错误?"

林归感觉到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万法不灭诀的强大,已经超出了林归的想象。

另外,在林归的意识之中,好像有一个声音在引导林归,将催心掌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去修炼。

"到底该沿着催心掌原来的方向修炼?还是……沿着新的方向修炼?"

一时之间,林归也是有些迟疑起来。

如果沿着原来的方向修炼的话,肯定是不会出现什么意外的,毕竟催心掌是经历过了无数代人的心血而成的,就算是其中有些不圆滑的地方,但是修炼之后肯定不会有危险。好好孕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若是沿着原来的方向修炼,修炼出来的催心掌威力肯定是有限的。

反过来,如果沿着新的方向修炼,催心掌之中不圆滑的地方,很有可能会得到改善,到时候修炼出来的催心掌,威力会更加的强大。

当然,这其中也是有一定的危险的。

如果按照新的方向修炼,说不定会走火入魔……

林归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最终,林归在经过了艰难的抉择之后,还是决定,沿着新的方向修炼催心掌。

富贵险中求!

没错,沿着新的方向去修炼,确实是有一定的危险的,但是危险与收获成正比,自己沿着新的方向修炼,到时候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

确定了方向之后,林归便是毫不迟疑,开始沿着新的方向修炼起来。版权haohaoyun.com

接下来修炼继续!

即便是林归沿着新的方向修炼,接下来的修炼之中,依然是顺风顺水,没有遇到丝毫的危险。

林归知道,自己赌对了!

果然是万法不灭诀改变了催心掌的修炼功法。

现在,林归一边修炼的时候,一边心中惊骇。

林归的心中暗自想道,"或许,万法不灭诀还有很多的秘密,只是现在的我还没有挖掘出来罢了!对了,还有十方天鼎,除了可以在里面修炼之外,也不知道还有其他的什么作用!?"

不过林归敢肯定,那十方天鼎,必然也是非同一般。

要知道,万法不灭诀和十方天鼎是同时出现的。

现在万法不灭诀已经给了林归太多的惊喜,十方天鼎虽然还在沉寂,林归知道那是因为自己还没有参透十方天鼎的秘密。

一旦自己将十方天鼎的秘密参透出来之后,说不定十方天鼎是比万法不灭诀更加恐怖,更加逆天的存在。版权haohaoyun.com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半夜时分某一时刻,一直在闭目修炼的林归,忽然睁开了眼睛,身体一跃而起。

嗖……

林归双手挥动之下,催心掌直接启动,朝着前方轰击过去。

催心掌一共三式,现在林归施展的,就是催心掌第一式。

一掌过处,空间隐约出现了风雷之声。

"五虎之力?"

在感受到了自己的掌劲之后,林归整个人都是彻底的欣喜起来,因为他已经感受到了,自己的这一掌之中,隐含了五虎之力。

要知道,现在的林归,不过只是四星武徒的修为,就算是全力一击,充其量也不过是四虎之力罢了。

但是现在……

他仅仅是随便的一掌之下,竟然具有了五虎之力?

而若是林归全力一击的话,说不定一掌之下可以具有六虎之力,六虎之力,那可是六星武徒才具有的力量啊。

轰……

林归的一掌,落在了前方的沙袋之上,顿时爆发出来一声巨大的响声。

"真好!"

林归感觉到心中畅快无比。

而后,林归双手又是挥动之下,催心掌的第二式和第三式,,几乎是不分先后的被林归施展出来。

一时之间,整个房间里面,充满了绵绵掌影。

第4章又见林泉

砰砰砰……

一连好几声脆响,林归的手掌,一掌掌的拍在了沙袋之上。

砰……

某一时刻,沙袋因为承受不住林归掌劲之中的力量,直接爆裂了开来,而林归自然而然的也是停止了修炼。

"这催心掌的威力,竟然这么的厉害?"林归高兴的想道。

只是旋即,林归忽然说道,"不对,催心掌虽然了得,但是绝对不可能这么的恐怖,如今我的力量,绝对可以媲美六星武徒,催心掌就算是再逆天,也不可能让我的力量提升这么多,难道是因为催心掌被万法不灭诀改良之后,威力才会变得这么的强悍?"

林归觉得,催心掌之所以这么厉害,完全是因为万法不灭诀。

"呼……"

林归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强迫自己将激动的心情压制下来。

林归现在知道,因为自己具有了万法不灭诀,所以,自己已经具有了问鼎强者的资格,唯一需要的就是时间而已。

"父亲,我终于不会让你失望了!"

林归的心中暗自想道。

这些年,林不凡为了让林归能够修炼,已经为林归付出了很多很多,只不过林不凡的每一次努力都是无济于事。

每一次当看见父亲脸上失望的表情,林归的心中都是有着深深的愧疚感。

林归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父亲的成就估计会更高。

这一瞬间,林归已经决定,自己一定要成为一个强者,就算是为了父亲,自己也要不断的变强。

林归继续修炼!

随着林归不断的修炼,《九阳枯木功》也是自动的运转起来,周围的天地灵气,也是快速的进入了自己的身体之中,他的修为,在稳步的提升着。

到天亮的时候,林归的修为竟然已经到了四星武徒的巅峰,只差一步,便是可以突破,达到五星武徒境界。

不得不说,林归的修炼速度,实在是太恐怖了,一夜的时间,从原来的两星武徒达到了四星武徒的巅峰,而且还修炼成了催心掌。

这种恐怖的速度,如果让人知道的话,一定会让人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不过林归知道,自己之所以修炼这么快,完全是因为《万法不灭诀》和十方天鼎的缘故。

如果没有《万法不灭诀》和十方天鼎,自己依然只是废物一个。

"砰……"

林归刚刚退出修炼状态,房门便是被人一脚踢开,随后就见林泉带着两个狗腿子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

林泉虽然只是四星武徒的修为,在整个林家的年青一代中,林泉的天赋也仅仅是可以排在中游的位置,不过因为林泉的爷爷就是二长老,所以很少有人敢招惹林泉。

在林家,只要是招惹了林泉的人,基本上都没什么好下场。

至于林泉身后的那两个狗腿子,一个三星武徒的修为,一个四星武徒的修为。

看见林泉之后,林归的脸上出现了古怪的笑容,自己还想去找这个家伙报仇呢,没想到他这么快就送上门来,也好,自己倒是不用去找他了。

在林归的记忆中,连他自己都记不得自己被林泉打过多少次了,林归已经决定,今天决定不会让林泉好过。

"林泉,你私闯我的小院,这是什么意思?"林归按耐住要马上教训林泉的冲动,冷冷的问道。

"哈哈!"林泉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你的小院吗?我林泉现在宣布,以后,这个小院就归我了!"

林归的心中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怒火,"你的意思是,你要霸占我的小院?"

林泉说道,"像你这样的废物,根本就不够资格居住在这种独立的小院里面,如果不是忌惮你的父亲,我早就将你赶走了,不过现在……嘿嘿,你的那个天才父亲,早已经陨落在前线的战争之中,没有了你父亲做后山,你也没有必要继续居住在这个小院了!"

"轰……"

听了林泉的话之后,林归只感觉到大脑一片空白!

自己的父亲,真的陨落了吗?

林归知道,自己的父亲是去参加了战争了,其实他明白,父亲之所以去参加战争,也是为了在战争之中立功,然后获取奖励回来为林归改变天赋。

而现在……

竟然传来了父亲陨落的消息?

林归只感觉到天旋地转。

"不,父亲不会陨落,父亲一定会没事的!"林归的心中暗自想道,总之,在没有见到父亲的尸体之前,林归始终不相信自己的父亲已经陨落。

现在林归已经没有了教训林泉的心思,他只想好好的静一静,林归慢慢的抬起头来,阴冷的眼神紧紧地盯着林泉,冷冷的说道,"今天我不想杀人,滚!"

"嗯?"

林泉在听了林归的话之后,先是一愣,旋即有些疑惑的看着林归,心中暗自想道,"这家伙,是不是吃错药了啊?竟然敢对自己说这种话?"

"哈哈!"

下一刻,林泉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弯下了腰,就像是听见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样。

而林泉的那两个狗腿子,也是跟着大笑起来。

笑过之后,林泉指着林归,说道,"你这个废物,真是笑死我了,你竟然敢让我滚?我真的不知道你从哪里来的底气?"

林归懒得理会林泉,依然冷冷的说道,"我再说一遍,给我滚!"

"哼!"

这一下,林泉显得是有些生气了,哼了一声之后,对那个三星武徒的狗腿子说道,"老五,替我教训他,只要别打死就行了!"

老五顿时笑道,"泉少请放心,这个废物,我分分钟让他趴在地上唱征服!"

说话的时候,老五一步迈出,一拳,直接就是朝着林归轰了过去。

老五这一下,是全力出手,他三星武徒的修为,全力出手之下,也是具有三虎之力,看得出来,他是打算一出手就直接废掉林归!

老五的这一拳,不仅是力道大,就连速度也是极快。

转眼之间就已经到了林归的面前。

砰……

一声大响之后,伴随着一声惨叫之声。

下一刻,一道身影直接就是倒飞而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哈哈!"林泉得意的笑了起来,因为他知道,刚才林归这个废物被老五一拳轰飞之后,下场肯定很惨!

只是很快,林泉忽然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啊!

刚才的那惨叫之声,好像不是林归那个废物的啊?

惨叫的声音倒是有些像老五发出来的?

"难道是……"

林泉朝着那个躺在地上的身影看了过去,顿时脸色都是变了,因为,躺在地上的并不是废物林归,而是自己的狗腿子老五。

第5章废掉修为

"怎么可能?"

这一瞬间,林泉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定是自己看错了。

"林泉,接下来轮到你了!"

林归的声音的声音在这时候响了起来,将林泉从震惊之中拉回来现实。

林泉看去,就见林归的脸上带着冷笑,一步步的朝着自己走来。

与此同时,林归的身上,爆发出来一种让林泉感觉到心悸的气息。

林泉忍不住就是开始后退。

"你……你怎么?"

林泉有些结巴的说道,他实在是想不明白,曾经废物一般的林归,今天为何会这么的强势?

"泉少,看我林老三收拾他!"

林泉身边的那个四星武徒张老三冷笑一声之后,一下子挡在了林泉的身前,而后,他没有丝毫的迟疑,照着林归就是一拳轰了出去!

"不自量力!"

林归冷笑,面对林老三的一拳,林归直接就是一掌拍了出去。

摧心掌,第一式!

当然,林归仅仅是用了八成的力量。

以现在林归的实力,若是用全力的话,一拳就可以将林老三打死。

"啊……"

下一刻,在掌拳相碰之后,林老三直接就是惨叫一声,他能够清晰的听见自己的骨头断裂的声音,林老三只感觉到一股大力直接朝着自己涌了过来!

林老三身体不停的后退!

最终退无可退的情况之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你……"

林泉指着林归,眼中已经震惊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这一瞬间,林泉终于明白,林归不再是曾经的那个废物。

林归懒得多说废话,心念一动之间,在林归的身后,四头猛虎的虚影直接出现。

这四头猛虎的虚影当中,每一头猛虎似乎都带着强大的威势,似乎想要仰天怒吼。

"你……竟然已经达到了四星武徒的境界?"林泉震惊的说道。

林泉有些不相信,废物一般的林归,竟然达到了四星武徒的境界?

但是林归身后的四头猛虎虚影,又是真真实实的存在的。

这由不得林泉不相信。

林归冷冷的说道,"林泉,之前的时候,你不是打算赶我走吗?接下来,让我好好的领教一下,看看你有多少手段!"

林归已经决定了,今天,一定不能让林泉轻松的离开这里。

林归自认为自己绝不是一个宽宏大量的人,以前的时候,林泉没少欺负过林归,今天有仇报仇,有怨抱怨,以前的账,今天就把它算清吧。

林泉似乎也是明白自己今天不能轻松离开这里。

他索性也不打算离开了。

同样,四只猛虎的虚影,也是出现在了林泉的身后,林泉说道,"好,林归,我倒是没想到你竟然达到了四星武徒,不过,你也只是刚刚达到四星武徒罢了,今天,我会让你明白你自己和我的差距!"

说话的时候,林泉直接一步迈出。

"蛇形拳!"

林泉断喝一声,他右手猛然探出,犹如一条出动的毒蛇一般,拳头以一个非常诡异的方式,朝着林归砸了过去。

这是林家的蛇形拳!

蛇形拳,据说是林家的一位长辈在观看两条蟒蛇大战的时候悟出来的拳法,修炼到极致之后,每一拳轰出,其中都会隐含有蛇之真意,厉害非常。

尽管林泉仅仅是捕捉到其中的皮毛,但是一拳打出,其中的力量也是不容小觑。

看得出来,这林泉比之前的林老三要强多了。

面对林泉的蛇形拳,林归也是不敢大意。

"摧心掌,第一式!"

林归也是断喝一声,右手手掌陡然之间挥了出去,摧心掌第一式再次施展出来。

"哼!"

林泉的心中哼了一声,"废材就是废材,竟然想这样抵挡我的蛇形拳?简直是找死。"

对于自己的蛇形拳,林泉有着绝对的自信!

他相信,下一刻自己蛇形拳之中的力量,就会彻底的将林归的手掌骨轰碎。

然而……

最终发生的结果,完全出乎了林泉的意料之外。

砰……

摧心掌和蛇形拳终于对碰在了一起,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响声。

林泉只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朝着自己传来,身体忍不住后退了好几步这才勉强稳住自己的身体。

然而,就在林泉刚刚稳住身体的时候,林归又是一声断喝,"摧心掌,第二式!"

林归带着绵绵柔意的一掌,转眼之间就到了林泉的面前。

这时候的林泉,避无可避,挡无可挡。

砰……

最终,林归的一掌,没有丝毫悬念的,完完全全的落在了林泉的胸口之上。

"啊……"

林泉惨叫一声之后,身体倒飞了出去,在半空中的时候,林泉还吐出了两口鲜血。

林泉这一下直接重伤!

被狠狠的砸在了地上之后,一时之间竟然爬不起来。

"你……你这个废物,竟然敢伤了我?"林泉看着林归,震惊的说道。

林归没有说话,迈开步子,一步步的朝着林泉走了过去。

巨大的压力,让林泉感觉到全身上下如坠冰窖。

这一瞬间林泉的心中甚至于想道,"这个废物,不会要杀了我吧?"

这么一想之后,林泉顿时感觉到害怕起来。

虽然林家家规有明确的规定,除非特殊情况,家族的子弟禁制相互残杀,不过林泉觉得林归已经疯了,这个疯子,说不定真的会杀了我!

"你……你想干什么?"林泉惊恐的问道。

如果不是林泉已经重伤的话,说不定他会站起身来直接逃走。

林归没有说话,依然是一步步的走去。

林泉说道,"你,你不要过来,你要是敢把我怎么样的话,我爷爷是不会放过你的!"

"白痴!"

林归冷冷的说了一句,身体晃动之下,直接就是到了林泉的身旁。

而后,林归没有丝毫的迟疑,右掌对着林泉的紫府,直接就是一掌拍了下去。

"你要干什么?啊……"

下一刻,林泉直接就是一声惨叫,刚才的瞬间,林泉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紫府被林归一巴掌拍成了粉碎。

紫府被毁,这也意味着,林泉的一身修为已经被废,以后的林泉,彻底的沦落成为废物,再也不可能修炼。

第6章一定给你报仇

之前的时候,林泉口口声声骂林归是废物。

而现在,他的紫府被林归一掌废掉,他,才是真正的废物。

"你……你竟然敢废掉我的紫府?你……你太狠毒了!"林泉撕声裂肺的吼道。

林归冷笑着说道,"你不是口口声声骂我是废物吗?我就让你好好的尝试一下废物的感觉!"

"你……噗……"

急怒攻心之下,林泉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彻底的晕了过去。

"泉少,泉少!"

林泉的那两个狗腿子,这时候惊骇欲绝。

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曾经的废物,竟然直接将泉少的紫府给废掉了?

"你……你竟然敢废掉泉少的紫府?你死定了!"林老三指着林归大声说道。

只是很快林老三便是有些后悔起来,林归会不会一怒之下也将自己的紫府废掉?

林归明显不想和林老三一般见识,冷冷的说道,"滚!"

林老三和老五两人,再也不敢多说什么,林老三背起林泉,三人快速的离开了。

而林泉则是快速的进入自己的房间,将房门关好之后,再次开始修炼起来,林归已经决定了,自己一定要快速的提升修为,然后去寻找自己的父亲,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再说了,林归也不相信自己的父亲已经陨落。

刚才废掉了林泉的修为,林归感觉到心情畅快,念头通达,体内一股气油然而生,直接去冲击自己的经脉。

林归知道,自己又要突破了!

现在的林归,四星武徒境界的巅峰,一旦突破之后,便是五星武徒。

随着林归的修炼之后,《九阳枯木功》又是开始自动的运转起来。

周围的天地灵气,快速的进入了林归的身体之中,被林归的经脉炼化,最终进入林归的紫府之中存储起来。

当紫府之中的能量彻底的饱和之后,这些能量疯狂的涌出,快速的朝着林归的一条经脉冲了过去。

轰轰轰……

巨大的能量疯狂的冲击林归的这条经脉,让林归感觉到经脉痛楚的同时,又是感觉到体内舒畅无比。

轰……

终于某一时刻,林归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经脉被冲开的声音。

下一刻,更多的能量,直接涌入了林归的经脉,林归又是一条经脉与紫府彻底的相连起来。

五头猛虎的虚影,直接出现在林归的身后。

这也意味着,林归终于再一次的突破,达到了五星武徒的境界。

短短不到一天的时间,林归的境界直接连跳三个小境界。

这种修炼速度,用恐怖两个字,已经不足以形容了。

……

与此同时,林家专属于二长老的独立大院之中,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子,静静的坐在书房之中看书……

这老头就是林家的二长老!

二长老如今七十多岁的年龄,八星武者的修为,即便是在整个清溪镇,二长老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高手。

不过到了二长老这份年龄,如果没有大的机缘,修为是很难再进一步了,所以一般的情况之下,二长老并没有修炼,而是好好的享受生活。

砰……

二长老的书房大门被人推开!

"嗯?"

二长老的眉头直接就是皱了起来,他的心中升起了莫名的怒火,是谁胆大包天?在没有得到自己允许的情况之下敢推开自己的书房?

找死不成?

就在二长老要发火的时候,外面有人着急的说道,"二长老,不好了,大事不好了,泉少爷出事儿了!"

随着声音落下,就见好几个林家的子弟抬着昏迷不醒的林泉跑了进来。

见自己最疼爱的孙子出事了,二长老只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一步迈出,开始检查林泉的情况。

下一刻,二长老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因为他在检查之后,从林泉的身上感受不到丝毫的能量波动。

不过以他的修为还检查不到林泉的紫府已经被废。

"怎么回事?"

二长老冷冷的问道。

林老三只能战战兢兢的说道,"二……二长老,泉少爷的紫府被人废掉了。"

"什么?噗……"

二长老一时之间没忍住,也是喷出了一口鲜血,一步迈出抓住了林老三的领口,问道,"你刚才的时候说什么?"

林老三的心中害怕到了极点,不过还是咬着牙说道,"泉少爷的紫府被人废掉了!"

二长老整个人都是呆住了!

自己最疼爱的孙子,紫府竟然被人废掉了?

不过,这时候二长老甚至于顾不得追问凶手是谁,赶紧大声的说道,"赶紧的,将我们林家最好的药师叫来,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一定要将林泉的紫府修复!"

"是是是!"

周围的林家子弟赶紧答应之后,一个个开始忙碌起来。

而二长老则是疯狂的往林泉的身体里面度入真气,保护林泉那已经被毁的紫府……

半天之后!

二长老有些颓废的坐在自己的太师椅上,在他的面前同样也是一个老头子。

这老头在清溪镇很有名,是清溪镇鼎鼎有名的药师,虽然他仅仅是五星武者的修为,不过二长老在面对他的时候也是不敢造次。

"端木兄,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二长老有些不死心的问道。

端木老头摇头说道,"二长老,老朽确实已经尽力了,不过……令孙的紫府已经彻底的破裂,老朽无能,估计只有五级以上的药师才有办法!"

在听了端木老头的话之后,二长老一瞬间好像苍老了好几岁,说道,"我知道了,端木兄,这一次多谢你了!"

端木老头有些惭愧的摇摇头,说道,"二长老,老朽告辞!"

端木老头离开之后,二长老依然是木然的坐在太师椅上。

他知道,自己最疼爱的孙子,算是彻底的废了。

尽管端木老头说了五级以上的药师有办法,但是,自己哪里去找五级以上的药师?

端木老头仅仅是二级药师,在整个清溪镇已经是可以呼风唤雨。

五级药师,对于清溪镇的人来说,那绝对是天神一般的存在,根本就够不着。

"爷爷,爷爷……"

这时候,林泉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一边跑一边哭,说道,"爷爷您一定要为我报仇啊,我的紫府废了,以后再也不能修炼了!"

二长老的眼中,陡然之间迸射出来冷光,说道,"泉儿你放心,爷爷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不管是谁,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对了,你仔细的给爷爷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第7章长幼尊卑

林泉将事情的经过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二长老的脸色,也是变得越来越阴冷下来。

等到林泉终于说完之后,二长老的脸色已经变得阴沉到了极点,冷冷的说道,"哼,林归?竟然是这个废物?好,很好,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随后二长老对林泉说道,"好了泉儿,你好好的下去休息吧,你放心,爷爷绝对不会让林归那个废物好过的!"

等到林泉退下之后,二长老大声的说道,"来人啊,去将林归那个废物,直接带去林家的议事大厅。"

……

林归的修为达到五星武徒境界之后,他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修炼,继续稳固自己的修为。

仅仅是经过半天的时间,林归的修为已经彻底的稳固。

这时候的林归,全力使用摧心掌的情况之下,可以爆发出来七虎之力。

也就是说,林归全力出手的时候,具有了七星武徒的实力。

"嗯?"

忽然,林归停止了修炼,因为他感受到有人来了!

林归的脸上出现了冷笑,自语道,"比我想象的要来的晚一些!"

不用看林归也是知道,这是二长老的人来了。

果然,下一刻林归的门被人一脚踢开,一个高大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这高大的中年人名叫林鑫,一星武者的修为,是二长老一脉的人。

"林归少爷,跟我走吧!"林鑫进来之后,冷冷的说道。

同时,林鑫已经做好了动手的准备,只要林归多说一句废话,他直接将林归抓走。

林归直接站了起来,说道,"好,我们走吧!"

林归的举动直接让林鑫一愣,林鑫倒是没想到,林归竟然这么的好说话?

林鑫旋即说道,"嘿嘿,林归少爷倒是懂事儿,没有做无谓的挣扎!"

林归像是没有听出来林鑫话语之中的嘲讽,说道,"鑫叔你神通广大,我自然不是你的对手,何必做无谓的挣扎呢?"

林鑫直接将林归带到了林家的议事大厅。

在这里,林家的很多高层都已经齐聚一堂。

不过林家的家主林不凡和林家的大长老并没有在,林不凡去参加王国的战争去了,至于林家的大长老,常年闭关,很少会出现。

所以说,在场的诸人当中,二长老的权位是最高的。

自然而然的,二长老也是坐在最前面的位置。

当林鑫带着林归走进来的时候,二长老犹如剑光一般的眼神,直接朝着林归看了过来,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的话,林归肯定已经被二长老的眼神杀死了。

其余的林家高层都是朝着林归看了过来。

他们的眼中带着一些复杂的味道,有些高层摇摇头,他们知道,今天的林归,注定是难逃一劫了。

林鑫上前一步,对着二长老恭敬的行礼,说道,"参见二长老,人已经带来了。"

二长老对着林鑫挥挥手,说道,"知道了,你退下吧!"

等到林鑫退下之后,二长老利剑一般的眼神,紧紧的盯着林归,同时,专属于武者的气息,从二长老的身上蜂拥而出,完全作用在林归的身上。

顿时,林归只感觉到如坠冰窖,二长老迸发出来的武者气息,犹如一道道利剑形成的剑网一般笼罩着林归,林归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不过很快,就在林归感觉到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他忽然发现,一股柔和的气息,自十方天鼎之中出现,这股柔和的气息出现之后,直接就是将二长老的武者气息阻挡在了林归的身外。

林归感觉到周围恢复了正常。

"十方天鼎,竟然还有这种效果?"林归的心中暗自想道,表面上并没有什么异常。

"咦?"

见林归竟然没在自己的武者气息之下趴下,二长老倒是有些诧异。

"哼,林归这废物,身上肯定有什么秘密,要不然的话,不可能承受得住我的武者气息!"二长老的心中暗自想道。

林归这时候确是抬起头来,傲然的看着二长老,问道,"二长老,不知道让鑫叔将我带到这里来,所为何事?"

其余的林家高层,见林归不仅可以承受二长老的武者气息,还能在二长老的武者气息之下开口说话,都是有些诧异的看着林归。

他们忽然有种感觉,或许现在的林归,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废物。

"哼!"

二长老压制住心中的惊诧,哼了一声问道,"林归,你可知罪?"

"我可知罪?"

林归明知故问道,"二长老,不知道我何罪之有!"

二长老直接一巴掌拍在了面前的桌子上,说道,"林归,你是给我装糊涂?是吧?你打碎了我孙儿林泉的紫府,废掉了我孙儿林泉的修为,你还不知罪?"

"林家的组训当中,林家的子孙,禁止相互厮杀,违者杀无赦!"

"今天,我就要杀了你,以正族规!"

"林归,到了现在,你还有和话可说?"

二长老说话的时候,一双眼睛始终是盯着林归,就像是怕林归忽然消失掉一般。

在二长老看来,自己只要给林归安上罪行之后,林归这个废物必然会被吓得跪下求饶。

然而……

让二长老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下一刻,林归竟然哈哈大笑起来,甚至于还笑得弯下了腰。

一边笑的时候,林归这家伙还一边说道,"哈哈,笑死我了,真是笑死我了!"

"林归,放肆!"二长老勃然大怒,大声的吼道。

林归忍住了大笑,一边摆手一边说道,"各位叔伯前辈,真是对不住了,并不是晚辈有意冒犯,实在是刚才太好笑了,所以晚辈一时之间没有忍住。"

二长老强忍住自己要马上动手的冲动,问道,"林归,你笑从何来?"

林归说道,"二长老,我笑你不懂尊卑长幼,在这里乱放厥词。"

"什么?"

二长老直接愤怒到了极点,说道,"林归,你竟然敢胡说八道?今天你不给我一个好的解释,我让你死都困难!"

林归好像根本没听见二长老的话,继续说道,"刚才你说我打碎林泉的紫府,废掉林泉的修为有罪,我现在告诉你,林泉他不懂长幼尊卑,以下犯上,废掉他的修为还算是轻的,早知道我当时应该直接要了他的性命!"

绝品战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绝品战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僵尸老公吻安吧4章

    原标题:僵尸老公吻安吧4章小说名字:僵尸老公吻安吧第4章撞婚老秦一巴掌拍在我脑袋上骂道:“单挑!你跟谁单挑!符都不会画就敢跟鬼叫板,不知天高地厚!我告诉你,今天晚上开鬼门,你自己机灵点,别给人抢了去!”“你要肯带我入门,我也不至于连个小鬼都对付不了!”我冲老秦拌了个鬼脸就跑了出去。依稀听到老秦在后边喊:“东西都拽手里,别去招惹人家。”上了郑家的花轿,我心里还有点小兴奋,一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二是百鬼夜行,肯定很刺激!可是这轿子晃晃悠悠地走了半个小时,我偷偷掀帘子看了八回,别说鬼了,连个阿猫阿狗

  • 秘密4章

    原标题:秘密4章小说书名:秘密第四章:第二天下午,宋永波找了个借口,和同事小李换班,然后便打车前往了兰心美容美体会所。会所位于l市最繁华的地带,道路非常拥堵,出租车走走停停,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到了目的地。走进会所,就有一名身穿旗袍的迎宾小姐走上前来,告知他这是女性会所,不接待男顾客。“我不是来消费的,我是要找人。”宋永波说。迎宾小姐愣了片刻,显然宋永波的来意出乎了她的预料。“那请问先生您找谁?”“我想找一名女性纹身师。”“哦,那您要找的是王梅女士?””是的。“昨晚,宋永波已经和李冉确认过,这家会所

  • 我许你白头到老4章

    原标题:我许你白头到老4章小说名字:我许你白头到老第四章贴身治病“诶,你干什么啊?”“干……你。”他没有停下亲吻她的动作,而是将她的双手都束缚在了头顶,叶思思以非常被动的姿势,应承着他的侵略。“我跟你不熟啊大哥,你再这样我要报警了。”虽说她经常调戏来工作室的男病人,见到帅的更是不愿轻易放他们走,一定要让男人被降服于她的包臀裙下,才善罢甘休。但并不代表她被人强上的时候,也不知道反抗啊。陆正秦感觉到了她反应的激烈,就停下动作,两手撑在她的左右,将她包围成一个暧昧的姿势:“你不是说帮我治病吗?”“啊,

  • 空枕红颜4章

    原标题:空枕红颜4章小说名字:空枕红颜第4章难过和委屈服务生在她面前蹲下来,小姐,如果你不舒服的话,我可以让我们酒店的经理帮你叫医生过来,如果是东西丢了,我们酒店入住时都有物品登记的,我可以帮你看一下你来时都带了什么东西,如果你的东西是在我们酒店丢了,你是可以报警的,但是现在……我不是丢了东西,我就是想借你手机用一下,拜托你好吗?我真的真的有很重要的事,一定要报警的……徐娇摇着头,难以启齿。服务生为难,可是……如果你不说什么事的话,突然报警,这会影响我们酒店声誉的,到时候我不好交代啊。这……徐娇

  • 总裁适可而止4章

    原标题:总裁适可而止4章书名:总裁适可而止第4章悲惨的一幕巴士车开了一个多小时,车里的人都大气也不敢多出一口,绷紧了神经祈祷快些到达目的地,天边开始有些微微的光亮,新的一天就要开始了。然而,车里的劫匪却忍耐不住了……“大哥,我刚刚瞅着后排有个漂亮的妞,我能不能……”一个劫匪起身走到另一个劫匪的身边,“嘿嘿”的笑着问。那大哥看了他一眼:“又管不住自己的裤裆了?”“大哥,你知道的,兄弟我就这么一点子爱好,这到了嘴边的肥肉,哪里有放过的道理?再说兄弟也大半个月没有……”“行了行了!”那大哥有些不耐烦的

  • 心跳砰砰砰:狼性老公夜夜缠4章

    原标题:心跳砰砰砰:狼性老公夜夜缠4章小说:心跳砰砰砰:狼性老公夜夜缠第四章、只能被迫承受董幺幺拼命反抗,但无奈着男人就如同大山一般压在她身上,丝毫无法撼动。她从来没想过男人的力气这么大,一只手轻轻松松便将她两只手腕固定在头顶,挣脱不得不说,手腕还生疼,好像骨头被捏碎了一般。她喊不出疼,因为她的唇一直被他霸占。她想咬他,但却怎么也咬不到,非但无法反抗,更让自己沦陷。董幺幺无助的扭动,却不知这样,更是激发男人的征服欲,哪怕男人不爱这个女人,但动物的征服欲确实雄性的天性。突然,董幺幺身子顿了一下,因

  • 总裁夜夜来求欢4章

    原标题:总裁夜夜来求欢4章书名:总裁夜夜来求欢第4章小气的男人两人的房间仍旧是几年前的婚房,当初安芷沫在这住了两天,就被霍城深以“夫妻需要私人空间”为由搬了出去。当时的霍老爷子很想抱上重孙子,同意两人的婚事,也很是果断。只是老爷子或许也没想到,直到他去世孩子的影子也没见到。每每想到这里,安芷沫就觉得一阵愧疚。她和霍城深的婚姻原本就是一场交易,从结婚到现在都在隐瞒着众人她有个儿子的事实。霍城深对着整晚都在发呆走神的女人问道,“你先洗还是我先?”安芷沫这才回过神,“你先去吧,我还要收拾下房间。”霍城

  • 浅浅爱,深深情4章

    原标题:浅浅爱,深深情4章小说名:浅浅爱,深深情第4章喜欢老男人江馨月脸色变得很难看,曲婉以前就经常嘲讽她,让她难堪。现在她已经被凌家赶出家门,江馨月成了凌慕白的新欢,她说话还是这么不留情面。蒋雯雯现在全靠江馨月撑腰,是名副其实的狗腿子,肯定要替自己的主人说话。“馨月太善良了,才会一直把你当姐姐,换成别人,早就一巴掌抽死你!”她话音还未落,就听见“啪”的一声,脸上立刻浮出五个指印,火辣辣的疼。反应过来之后,蒋雯雯急怒攻心,“曲婉,你敢打我?”“我打的就是你!”曲婉讥讽的看着她,“给别人当狗是你的

  • 余生有你尽荒凉4章

    原标题:余生有你尽荒凉4章书名:余生有你尽荒凉第4章你敢出轨?林夏夏忍着头晕敲着房门,半天没人回应。她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她好晕,好热,好难受。她强忍着不适给封梓宸打电话。突然门从里面打开了,林夏夏像小鸡一样被拎进房间。还没等林夏夏反应过来,嘴已经被人堵上。陌生的气息环绕着她使她恢复了一丝理智,不,这不是他。林夏夏慌了,对对面的人拳打脚踢,终于把他推开。“夏夏,是你吗?夏夏……”林夏夏愣住,这声音好像是……“天宇?”林夏夏试探性的问道。“是我……”陆天宇狠狠地攥着手,有些虚弱的回答。林夏夏开了灯

  • 我的供养鬼男友4章

    原标题:我的供养鬼男友4章小说名字:我的供养鬼男友第四章原来已经冥婚了!妈呀,它又说话了!我心头一凉,猛地撞上桌角,后腰就在这一刻感受到一股钻心的痛楚,两行眼泪直往下落,身体只恨不得弯成一只大虾。而这时,一双冰冷森白的手忽然扶住了我,我马上感觉到一股逼人的寒气。还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就被打横抱了起来。紧跟着就看到男鬼那张阴森苍白的脸,我吓了一跳,想要挣扎却忽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怎么回事?我又被他定住了?“你怎么总是慌慌张张毛毛躁躁的?”男鬼严肃的说:“不把自己弄死你不满意是吗?”我屏住呼吸,连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