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一宠承欢:高冷总裁深点爱在线阅读

2017/11/15 17:16:20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一宠承欢:高冷总裁深点爱

第3章 回家见父母

  “嗡……嗡……”陈建海的突然手机震动起来,他赶紧掏出手机,旁边的一个黑衣人,一下把手机夺了过来,手机已经不小心接通了,上面备注着两个字“金主”,这让旁边的几个打手很是好笑。好好孕

  “哈哈哈……金主?这是你的金主啊?让他来救你好了,哈哈哈……”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不认识他……你们放开我……”我还在大喊道,并不知道电话里是什么人,但是哪里会有人听我的?

  “啪”的一声,领头的人打了我一巴掌,“不许喊,再喊,我现在就把你和你爸爸从楼顶扔下去。”

  我被一巴掌打的傻在那里,不再说话了,几个黑衣人七手八脚的要把我绑起来。

  “老大。”一个黑衣人拦在几个打手老大的前面,阻止了老大伸向我的脏手。我趁机又奋力的向后面后退了一点,满眼惊恐的看着他们。

  “干什么?”打手老大满脸不悦的看着自己的小弟,顺手揪起他的领口。小说:一宠承欢:高冷总裁深点爱在线阅读

  “老大,电话……电话里的人说,他是……他是易木寒。”黑衣人没出息的结结巴巴的说完,打手老大显然愣了一下。

  “易木寒?”打手老大惊讶的重复一句,手下使劲的点点头,表示肯定。打手老大马上拿上电话,走出房间。

  我趁机想出去,但是,剩下的几个人怎么会让她离开呢?用绳子接着把她绑好,把陈建海也绑了起来,扔在墙角。打手的老大接完电话,神秘兮兮的回到房间,坐在凳子上。

  “老大,怎么办?”一个小跟班拍马屁似得站在打手老大后面,看着我和陈建海说。推荐haohaoyun.com

  “把她们俩拉过来。”打手老大把手机放在桌面上,轻轻的说。几个小跟班就把我和陈建海拉在桌对面过来。

  “你跟易木寒什么关系?”打手老大狐疑的看着我说。我没懂得怎么回事,易木寒?记忆里没有这个名字啊。

  “我不认识他……”我一脸懵逼的看着他说。

  “可人……”陈建海想要阻止我这么说。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闭嘴。”打手老大大声对着陈建海吼道。“松绑。”打手老大冲着手下点了下头。手下人不知道为什么老大这么做,但是,还是赶快给我和陈建海松了绑。

  “你们走吧。”打手老大一边把手机扔给陈建海说。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感到莫名其妙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刚刚不是态度还是很强硬的吗?怎么会现在就算了呢?

  “谢谢老大,谢谢老大……走了,走了,可人,可人,快,快……”我迷糊,但是陈建海可不迷糊。马上拉着我就走。

  刚出了豪泰赌场,我惊魂未定,心“突突”的跳个不停。听到后面的陈建海给一个人打电话。就是刚刚那个易木寒的人。

  “哎,易总,您好,感谢您,我和小女已经……”

  ……

  不知道电话里面的人说了什么,陈建海把电话拿给我,还冲着我挤眉弄眼的。我疑惑的拿起电话。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喂。”我刚说了一个字。

  “过来世邦大厦十二层,把你的手机拿走。”易木寒,真的是那个男人,他冷冷的说。

  听到易木寒的声音,我心中莫名的悸动。毕竟……

  刚刚我和陈建海可以完好的从里面出来,难道就是他的原因吗?我刚想说句什么,发现那面已经挂掉了。我打开包包,发现自己的手机真的没有在身上。

  “可人?”陈建海推了我一下。我转过头,看着他,陈建海问我,“你发什么楞呢?”

  “石头的医药费呢?”我的语气毫无温度,冷冷的给陈建海说,因为我对他已经绝望透顶了。面对的好像不是我的养父,而是一个仇人。要杀死我弟弟的仇人。

  “医药费?”陈建海冷笑着说,“什么医药费?”

  “昨天那个人……”

  “昨天?你陪睡的那个易木寒,易老板啊?”陈建海奸笑着看着我说,就像在说一个酒吧经常里出卖自己的婊子一样。

  听见他说的话,我脑袋“嗡”了一下,险些有些站不稳。这是一个父亲给女儿说的话?我之所以落入“虎口”,难道不是因为他给下的药吗?为什么你要这么残忍呢?

  “我给你说,现在马上去易木寒哪里。好好陪他,不然,石头就是死在你手里。你为了你那可悲的自尊心,见死不救。”陈建海指着我的脸说。我气的要死,胸闷的不行,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陈建海说完就转身走了。我蹲在路边,抱着自己的双腿,明明是夏天,却还是觉得全身冷彻骨。

  过了良久,我才站起身来,为了弟弟,自己也不能就此颓废。我坐公交车,转了好几次车才到了世邦大厦的楼下。上了楼,有秘书接待了我。

  “小姐,请问你找哪位?”

  “你好,我来找易先生拿点东西。”我微笑着给助理说,尽力表现的亲近一些,但是,她好像不吃这一套。

  “老板?”秘书有些嫌弃的看着我,拿起电话,拨通了易木寒公司的内线电话。

  “喂,你好,老板,有个女孩找你,说你让她来拿点东西。”秘书说了两句,就挂断了电话。

  “请吧,老板在里面。”助理连看都不看我一眼了,让我进老板办公室。

  “谢谢。”我拉了拉自己的衣服,呼出一口气。努力让自己表现的淡定一点。毕竟,里面的这个男人,是自己初夜的男人啊。

  我推门进去,刚迈进去一只脚,抬起头,便看到一个穿着火辣的妹子把鞋子甩在一边,坐在沙发上,鞋放在旁边的小塌子上,看着我。易木寒单手插兜,倚在美女对面的桌子边,看见我进来,一张俊脸满脸的笑意。

  “我不知道你有客人,我等下再来。”我客气的说,想关门出去了,说实话,自己还真的没有想好怎么面对他呢。

  “等一下。”易木寒立刻阻止我说,眼明手快的过来拉着我。一把把我拉进办公室,左手自然的搭在我的腰上,并且轻轻的往自己身上一提。

第4章 摩登

  我的心一下紧张起来。

  我整个人都贴在易木寒身上了。易木寒很深情的吻了吻我的额头。我心跳快的吓人,脸红的不得了。

  “你可以滚了。”易木寒对着坐在沙发上的女人说。让我惊讶的是,那女人听到易木寒的这个话,竟然脸不红心不跳的站起来,穿好自己的鞋子。

  “木寒,许久不见,没想到你口味这么轻啦?开始喜欢这种清纯的小太妹啊?看她打扮,是不是还是无知的大学生?这么low?你觉得我会把她放在眼里吗?她跟我比的着吗?是一个档次的吗?木寒,你到底为什么会跟她在一起呢?”美女一脸无奈的看着易木寒,好像在教训自己的小儿子一样。

  “合适。”没想到,易木寒这么轻轻的说了两个字,我的心就漏跳了一拍,明知道易木寒是逢场作戏,说的不可能是真的。

  那个妹子听易木寒这么说,根本就是不屑一顾,瞥了一眼我,就拎包包走了。她一出门,易木寒马上轻轻把我推开了,坐在沙发上。我悄悄的往后挪了两步,心里竟然有些许失落。

  “你好,我是来拿手机的。”我看易木寒好久都是一语不发,扶着自己的额头,坐在沙发上,鼓起好大的勇气给易木寒说道。易木寒闻言,抬起头,没有看我。指了指桌子上。我怯生生的拿过手机。道了谢,打算转身离开。

  “等一下。”易木寒说。

  “你上午为什么去赌场,还被人扣了?”易木寒问道,我听易木寒问,心里暖暖的,哪早上的猜测就成真了?真的是因为他。他救了自己一次?

  我把情况简单的给易木寒说了一遍。

  “你爸爸是想让你去勾引我这种人,然后给我上床,替他赚钱啊?”易木寒问道,我的心一下掉进了冰窟。

  不想再说什么了,他们都是一种人。易木寒和陈建海都是一种人。原来,我以为易木寒是不一样的,但是,她错了。我转身想离开,不想跟易木寒说什么了。

  “等一下。”易木寒双手环抱在胸前,挡在我的面前,盯着我的眼睛,我也是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不畏不惧。

  “我不喜欢我的女人被别人上。”易木寒嘴角勾起,轻轻的说,我不想再看到他一眼,低头想绕过他,但是,易木寒哪里会放过我?

  “你以后不要去陪别人了,专心讨好我就行了。”易木寒伸出左手搭在我的肩上说。我抬手猛的打掉易木寒的手臂。

  “不可能。”我声音不大,但是,一声一顿,却是异常的坚定。易木寒愣了一下,没想到这姑娘,骨子里这么倔强。

  易木寒一点都没有生气,看着我的眼睛,开始笑。笑到我莫名其妙,笑到我毛骨悚然。我慢慢的低下头。

  我想起了自己的弟弟。石头还在医院,刚刚抢救过来,如果没有钱做手术的话,哪他只有死路一条了。为了弟弟,难道我就要牺牲自己吗?难道自己真的要违背自己的初心吗?但是,自己活着的意义,难道就是为了自己吗?不。

  易木寒看着我的变化,仿佛可以欣赏到我的内心的思想斗争。我犹豫,纠结,彷徨。我不知道怎么样是对的。

  易木寒走到老板椅子旁边,坐下来。拿出支票本,刷刷刷,签了一张支票。

  “只要你点头,你弟弟的手术,现在就可以开始做了。他说不定下个月就可以出院回家。”易木寒扬了扬手里的支票,对着我说。我抬起头,复杂的看着易木寒,“不过。”易木寒突然话锋一转,我的心跟着乱跳了一拍。

  “如果,你不答应,也可以,现在你就可以离开,但是,你弟弟的病可能就……啧啧……那么年轻的生命,这么早就……可惜了!”易木寒假装很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我,我不看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好吧。”易木寒轻轻的说,一边要把支票攥在自己的手里,当成垃圾,要扔掉。

  “等一下。”我紧张的说,双眼里充满着挣扎,但是,我没有别的路可以选。“我答应。”

  “你确定?”易木寒站了起来,双手支撑着办公桌,身子前倾,轻轻的问我。

  我迟疑了几秒,最后还是点点头。易木寒很满意的看着我微笑,拿起电话打电话给助理,让他把支票现在就送到医院去,石头真的很需要这笔钱。

  “怎么?后悔啦?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易木寒坐在老板椅子上,把脚放在桌子上,玩味的看着我说,我摇了摇头。

  “谢谢你。”我小声的说,不管怎么样,易木寒是救自己弟弟的恩人呢。我说完,靠着后面的沙发靠背,也不说话,看着对面的落地窗,和落地窗外面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易木寒微眯着眼睛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易木寒突然很心疼这个女孩儿。

  “都答应了,还愣着干嘛?”易木寒站了起来,率先拉开了门,“把我外套拿上。”易木寒说完这个话,就已经出了门,我赶紧过来取了他的外套,跟着跑了出去。

  坐老板专梯直接去了地下停车场,易木寒开着他的玛莎拉蒂GT带着我便出了公司。

  “我们去哪啊?”我忍不住问道。

  “回家。”易木寒直接的说。我心中一紧,没办法,既然已经答应了,这不应该都是很平常的事情吗?我暗暗深呼一口气,努力让自己表现的淡定一点。易木寒在旁边露出一丝不可察觉的微笑。

  到了易木寒的别墅,易木寒刷了电子门禁,开着车就进了大门。这是一座复式楼。在京都的郊外,占地面积不是很大,但从外表来看很现代化,很摩登。

  这么有钱,院子里不应该很多花花草草什么的吗?我有些奇怪,但是,直觉告诉她,还是不说话的好,因为,我明显感觉到易木寒越是靠近自己的家,表情就越是严肃。

  下了车,易木寒领着我就进了客厅,易木寒在前面刚进了客厅,一个女人的声音就响起来了。

第5章 易木寒家

  “木寒,你怎么才回来啊?不是早给你说,今天要和沈家大小姐见面吗?你……”这女人还没说完,易木寒一把把门外的我拉了进来。

  “妈,这是我女朋友。”易木寒看着易妈妈坚定的说。易妈妈可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还以为自己的儿子在开玩笑。

  “儿子,你说什么呢?”易妈妈呆呆的说。“你疯啦?”易妈妈继而嚷道。

  “吵什么啊?”易木寒的爸爸本来在客厅看报纸,听到儿子回来的,高兴的站起。

  “你看你的好儿子,现在带回来一个保姆,就说是他的女朋友,有没有搞错啊?今天说好跟沈家大小姐沈佳华见面的嘛。现在怎么办啊?”易妈妈气愤的说,转身走向客厅,坐在沙发上。

  易木寒并不为妈妈的反应所动,还是左手紧紧的搂着我的肩膀。

  “这是你的女朋友?”易爸爸皱着眉头问。

  “对,这是我女朋友,陈可人。”易木寒假装一脸溺爱的看着我,我差一点就信了。“打招呼。”易木寒微笑着看着我,挑了一下眉说。

  “啊?哦,叔叔……”

  “我给你说。”易爸爸根本不理会我的发言,直接打断我的话,用手指着易木寒说,“那就算不尊重我们,也要尊重,尊重你自己。”易爸爸气愤的说,“沈家大小姐是很有诚意的,已经约过你几次了,她那么尊贵的身份,这是你的福气,你别不知道好歹。”

  到这,我也知道了,为什么易木寒非要拉她过来了,这是要自己陪他演戏啊。

  看电视剧里面,那些贵妇似得人物,像易木寒妈妈这样的,都是很不好惹的啊。我有些打退堂鼓,脚刚往后退了一步,就被易木寒紧紧的挟制住了。

  唉,算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要演就演到底吧。

  “我不会去的。”易木寒冷冷的说。

  易妈妈“腾”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拿起包包。

  “你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吗?还有喜欢的人了?这是什么人啊?给你下了什么药啊?非要缠着你啊?哪里来的穷人家的孩子啊?以为站在你身边,就真的是你女朋友,我给你们说,你死了这条心,我和你爸爸压根不承认。”易妈妈像“机关枪”似得,哒哒哒的说了好多。说完之后,就拉着易爸爸摔门走了。

  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是的,自己是出生贫寒,但是也没有易妈妈说的那么恶劣好不好?自己也是有生活目标的人,只不过沉重的生活,沉重的现实,把自己压的死死的,压得喘不过气来。

  但是,我一直坚信,现在的生活只是暂时的,以后的生活一定是光明的,我一直这么认为的。

  我偷偷抬眼看了一眼易木寒,只见易木寒满眼的愤怒。搂着自己的左手还没有松开,好像有越来越大力的趋势,有些痛。但是,我没在意,我想问点刚刚的事情。为什么自己莫名其妙的就陪他演了一场戏呢?别说易木寒的爸爸妈妈不信,连我自己都不信。

  “你……”我刚说了一个字,就被他推在墙上,易木寒霸道强势的壁咚了我。他的吻很深,很沉,带着重重的戾气,我没有回应,任他发泄,直到他不小心咬破了我的唇,才慢慢停了下来,抱着我上了楼。

  之后,我问他为什么不去跟那个什么沈家大小姐去见面呢?

  “别多想,跟你没关系。”易木寒冷冷的说,我微笑的脸暗淡了下来,非要说实话吗?

  “哦。”我像怨妇似得,答应了一声,在心里悄悄告诉自己,其实自己从来没这么想,但是,是这样吗?

  “我只是不喜欢被别人安排着生活。人生是自己的。”易木寒末了淡淡的说。我看着易木寒的侧脸,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么骄傲的人,背后也会有很多无奈。

  “欣赏完了吗?”易木寒突然转过脸,看着我说。我的脸“刷”的红了,赶紧拉着被单遮着自己的脸。旁边易木寒的手机响了。易木寒裹了浴巾,拿出手机,站在窗边接起电话,顺手把窗帘拉开了。

  “喂。”易木寒轻轻的说了一个字,就保持着开始的姿势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有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沉,很复杂的变化着。我莫名的也跟着他的表情,心在半空悬着。

  易木寒接完电话,愣了一会,好像在思索什么。然后转身进了浴室,洗了澡出来,换了一套干净衣服。临出门的时候,扔给我一套钥匙。

  “老实待在这。”易木寒说,不等我回答,“啪”的一下,摔上门走了。这易家人是不是都喜欢摔门啊?

  我感到莫名其妙,给自己钥匙干嘛?就顺手放在床头柜上了,站起来打算去洗个澡。手机响了,是养父的短信。

  “臭丫头,给我好好的伺候易老板。”

  我拿着手机,心被狠狠的揪了一下。眼泪也跟着没出息的掉了下来。怔怔的走到浴室,打开热水,任凭水淋下来,打湿自己的头发,自己的身体。

  我觉得自己很委屈,真的很委屈。为什么自己要付出这么多?自己牺牲的真的有用吗?这一切真的值得吗?我不知道。

  易木寒是很优秀,但是,她不喜欢。我清楚的知道自己不喜欢他。我喜欢的温文尔雅的男人,脾性很好,能包容自己的小缺点小脾气,自己跟他在一起不会有压迫感,很舒服。

  现在跟易木寒在一起,完全不是那种感觉,自己不喜欢他。真的不喜欢,如果不是因为弟弟,可能他们俩个一辈子都不会有什么交集。怎么会有交集呢?他们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我用力的搓揉着自己的身体,不想看到易木寒在她身上留下的那些痕迹。哪怕只是看到我都觉得羞辱。洗好澡之后,我穿好自己的衣服,现在她还不能离开,因为易木寒说了让她在这等。

  我想打开门出去透透气,门竟然锁上了。我心里一凉。

  自己现在是什么啊?

第6章 挡箭牌

  我拉开窗帘,呆呆的看着窗外,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腿。如果自己一直待在这里,恰好易木寒也忘记了,拿自己会不会就死在这里了?

  我越想越觉得现在的自己有些可笑,怎么自己就沦到这一步了呢?自己原本这个时候,应该在火锅店上班,虽然累,虽然很苦,经常熬夜,又被骂的很惨,但是自己心安理得。

  现在呢?易木寒的傀儡罢了。

  我看着窗外,现在是秋天,外面那棵树上的叶子都落了。有点像小时候,自己拉着弟弟在自家门口街道上玩得时候,喜欢围着转的那棵大榕树。我趴在地毯上慢慢的想睡着了,梦见自己好像回到小时候那样。

  初秋的午后,自己拉着弟弟的小手走出自己家的那间破房子,妈妈在后面嚷嚷说不要领着弟弟走太远了。

  我就拉着石头的手踏上了落满黄叶的街道,弟弟体质弱,走一段就很累,我很懂事的等着他,给他聊天。石头小时候总是穿姐姐原来的小衣服,小孩子还没等到讲究穿着的衣服,我就不一样了。

  我那时候不是特别跟人攀比,但是总是把自己的小衣服洗的干干净净的,带有印花的小裙子,是我最喜欢穿的衣服了。还有那些年,弟弟干净的笑脸,每每都让我在心里悄悄感慨,小时候真好,一切都是那么透明,纯净,简单。

  但是,画面突然就跳到了妈妈忧愁的脸,和石头躺在病床上痛苦的样子,还有陈建海可憎的面目。我猛的睁开眼睛,却发现易木寒正侧着身子躺在床上,看着自己,满眼的温情,却在看到我醒来的时候,满眼的温情转化成了冷冷的目光。

  “我给你钱,不是单纯的让你陪我睡觉的。做个饭都不会吗?”易木寒说的很难听,明明是他走的时候,把门锁上了好吗?现在竟然还在埋怨我。

  我没有反驳,因为心情有些沉重,很没有精神,有些恍惚的去给易木寒准备吃的。

  我打开冰箱,全是速食。这个男人都不会自己做饭的吗?好不容易找了一袋挂面,打了一个蛋,下了一碗挂面。我不是特别会做饭,但是,这些简单的家常便饭,还是可以的。

  我做好饭,上楼去叫易木寒下来吃饭。易木寒吃了一口,皱了皱眉,我心里一紧,不知道下的面合不合他的胃口。

  “不合胃口吗?”我小心的问。

  “没有。”易木寒摇摇头说。

  我才稍稍放心。

  “你一个人住,为什么不请个保姆呢?也好照顾你啊。”

  “我喜欢清静。”易木寒头都不抬的说。

  “哦。”

  易木寒说完东西,便上楼了。

  我把碗筷收拾好,端到厨房去洗。顺手把刚刚拿下来的“盐罐”放到橱柜上,却突然发现“盐罐”的底部,赫然写着一个字“糖”。

  “噗”,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刚刚自己有点迷糊,又加上易木寒家的厨房自己又不熟悉,调料竟然放错了。怪不得刚刚易木寒的脸色那么难看。不知道刚刚的面是什么味道,那么难吃易木寒竟然能也吃完了。

  我不禁感到好笑,又觉得有些温情。我看着锅里剩下的东西,本想尝一口的,但是,觉得太恶心,最后还是放弃了,全部倒掉了。

  我收拾好东西,想上楼拿东西走了,现在,天不早了。路过书房的时候,发现书房的门是半掩着的。

  易木寒带着框架眼镜专注的在看桌子上的资料,别人都说,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果然没错。这一刻的易木寒真的很帅。这么完美的侧脸,我真的是第一次见,我不只知觉的看的有些呆了。

  易木寒好像感受到两道崇拜的目光一样,额头微皱,猛的抬起眼,我想躲,已经来不及了。易木寒抬起头发现我正趴在门上看着自己,顺手把框架眼镜放在桌上,站起来,扯了扯自己的白色衬衫。我囧的满脸通红。易木寒一步一步的向我靠近。

  “我……那个……”我抓着头发,想后退,却被易木寒一把拉进书房,关上了门。

  “你?嗯?怎么了?”易木寒笑着问,一只手玩着我的头发,脸离我那么近,说话的时候,甚至连热气都喷到我的脸上。我的脸红的不行。

  “怎么?被我的魅力迷倒了?爱上我了?”易木寒鬼笑着说。

  “我没有。”我立马下意识的反驳,仰着脸天真的对着易木寒说。易木寒竟然又一点点的逼近我,我就开始往后面退。易木寒慢慢的靠近我,满眼的柔情,嘴角一点点的勾起。我的心“砰砰……”跳的不行,想逃离易木寒,又不想他离开。

  慢慢的,易木寒的俊脸贴近了我的脸,两个人的鼻翼差不多碰到了。我轻轻的闭上眼睛,等待着易木寒的吻。

  易木寒褪去白天的戾气,慢慢的吻上我的嘴唇,很甜蜜,很缠绵。我即将融化在易木寒的怀里的时候,易木寒松开了我。我竟然有些失落。易木寒不经意的微笑了一下。

  “你先睡吧。”易木寒微笑了一下,打开门想离开了。

  第二天,我在睡梦中被易木寒叫醒。

  “陈可人。”易木寒站在床尾叫我,我很快坐了起来。抓着被子,有点紧张的看着易木寒。

  “给你十分钟收拾好。”易木寒冷冷的看着刚刚醒来的我说。

  “好的。“我小声的说,易木寒转身要出去了,我马上下了床。

  “对了!”易木寒又止住脚步说,指着桌子上的一个包包说,“你爸爸说,你可以暂时不用回去了。”

  易木寒说完,皮笑肉不笑的咧了下嘴,就关门出去了。

  我打开包包,自己的东西真的都在里面,心中一紧,陈建海是有多怕我回去?尽管,心里很不是个滋味。但是,我还是快速的收拾好,下了楼,已经在等了。

  易木寒开车带着我去了公公司,秘书看着他带我进来的时候很是惊讶,不知道这个寒酸的女人又出现在这里,是什么情况?

第7章 秀恩爱

  昨天,不是只是过来拿一个东西的吗?今天怎么这一大早会跟易老板一起到公司上班呢?易木寒的秘书其实心知肚明的,更对我有些不屑一顾。

  “你进来。”易木寒路过秘书的时候说。

  “好的,老板。”易木寒的秘书不能怠慢,赶紧紧随易木寒和我进了办公室。易木寒脱掉自己的外套,秘书快走了两步,赶紧来接着易木寒手里的外套,但是,易木寒一闪,秘书楞了一下。

  “你。”易木寒看着我说。我听话的过来拿起易木寒的外套,挂了起来。秘书忧郁的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易木寒坐在老板椅上翻了翻今天的日程表。

  “以后,陈可人小姐是我的私人助理。你等下出去通知一下人事部。”易木寒头都不抬的说。

  我惊讶的抬起头看着易木寒,一时没有弄懂他什么意思,为什么这么说?但是,没有敢反驳。

  “好的,老板。”秘书虽然心里很不爽,但是,还是爽快的回答易木寒,之后便推门出去了。

  我站在那里,不知道干什么,看着易木寒认真的样子,也不敢问什么。就坐在沙发上,看关于世邦企业的一些资料。

  我发现,世邦企业是易木寒的爸爸一手创办的,但是,当时在老爷子的手里,规模有限。

  直到几年前世邦企业交给易木寒之后,易木寒大刀阔斧的进行了几项大的改革,之后就是高质量的开拓市场,培养客户忠诚度,慢慢的做出了自己过硬的品牌。世邦现在也是在国际上具有很强的竞争力。

  易木寒现在也是国内被评为数一数二的黄金单身汉。

  “出门左转,茶水间,帮我磨杯咖啡。”易木寒看着电脑屏,头都不抬的说。

  “好的。”我推门出去了。

  磨咖啡的机子,我根本不会用。一个男同事,估计是听到什么话,看到我在那侍弄了很久,过来帮我弄。

  “你好,我是杰森。”他伸出手给我。我赶紧把咖啡放在一边,在自己的身上蹭了蹭自己的手,刚刚弄咖啡的时候,粘上些脏东西。

  “哈哈哈,你真是可爱啊,听说你是老板的新助,以后就请多多关照啦。”

  “哦。不,不,我还有很多东西要请教你呢。”我谦虚的说,其实在心底知道,可能自己就根本在这呆不长时间。

  “不敢,不敢,那我先去忙了。”说着,杰森端着自己的杯子出去了。我赶紧拿着咖啡回了易木寒的办公室。

  经验告诉我,进门之前不敲门,是容易得罪人的。

  “你的……咖啡……”我还没进去呢,就像出去了。因为有个漂亮你女人在。

  “昨天,易伯伯告诉我让我来着上班的,怎么你想公开违背易伯伯吗?”这个大小姐根本鸟都不鸟我,得意的看着易木寒说。

  易木寒接过我递过来的咖啡,“随便你,想留下就留下吧。”

  “哎,易伯伯说了,让你好好照顾我的。”她趾高气扬的说。

  “可以,但是,除了工作上的照顾,不可能有其他的。”易木寒喝了一口咖啡,冷冷的说。

  “你……”她可能很生气易木寒在下属的面前,竟然这么不给自己面子吧?好像非常生气的样子。

  “你,把我的外套挂起来。”那个大小姐看着后面的沙发,想说我还只是一般的助理秘书什么的,所以,随便的使唤。

  “我……”我虽然心里不爽,但是,还是打算接过来的。

  一来她不稀罕跟这种大小姐争,她是跟易木寒一个世界的人,所谓门当户对,是最好的形容。故事的结局,也肯定是易木寒和她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自己只是易木寒一时的挡箭牌。

  现在看来,虽然易木寒好像很喜欢自己一样,其实,那都是新鲜感作祟罢了,再说,不是所有的女生都相信,灰姑娘变成公主的故事会发现在自己的身上的。至少,我不相信。

  二来,我下意识的不喜欢在易木寒面前变现的很强势,我觉得不好,那是他的客人,自己无权过问。自己静静的待着就好。

  “我想沈小姐搞错了。”易木寒一只手迅速拉着想上前的我,另一只手把咖啡放在桌子上,抱着我。

  “这是我的女朋友,陈可人小姐。可人,这是沈氏大小姐,沈佳华。”易木寒很甜蜜的抱着我,一脸幸福的样子,还在我的头发上,留下他的吻。

  沈佳华估计要嫉妒心爆棚了,但是,表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依旧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看着我们两个秀恩爱。

  “我知道,你是一时兴起。我不怪你,等你玩尽兴了,就好了。”沈佳华不动声色,微笑着说,我则一脸的尴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是吗?”易木寒微笑着说,把我拉到自己的面前,正面对着他,便吻上了我的唇,在沈佳华的面前。

  我的眼睛睁的老大,这家伙是疯了吗?为什么要这样?他想证明什么?我想推开易木寒,却被易木寒紧紧的抓着两只手。我一动不能动,一直被易木寒吻着。

  “你们继续,我先出去了解下工作内容。”沈佳华不慌不忙的站起来说,转身出了老板办公室。沈佳华刚关上门出去,易木寒就松开了我。

  “表现不错。”易木寒轻轻的说。转身走到椅子边坐下来。

  我悄悄摸着有些痛的嘴唇,慢慢弄明白了为什么易木寒愿意帮自己,给自己那么多钱,都是为了帮他自己找个挡箭牌,让他爸爸妈妈了解他不是一个任人摆布的玩偶。

  “这只是场金钱的交易。”我看了一眼易木寒,在自己的心里默默的说。是的,自己不用想那么多,反正自己离开也是迟早的,不用想那么多的。

  什么沈佳华,什么富家千金大小姐,跟自己统统没关系,自己只是陪着易木寒演戏的,自己不要假戏真做就够了。

  “发什么楞?”我正沉迷在自己的想象世界里,易木寒突然开口说。

一宠承欢:高冷总裁深点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一宠承欢 或 高冷总裁深点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心动99次:总裁的独家爱妻4章

    原标题:心动99次:总裁的独家爱妻4章小说名字:心动99次:总裁的独家爱妻第4章你误会我了“什么东西?”乔姻姻问道,心中同时有些诧异,这件事情怎么又和顾然远有关系了呢?“至于是什么,时候到了之后我会以邮件的形式告诉你的,你现在可以回去了。”那沙哑的声音听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乔姻姻听到那人的话,微微一愣,就这样谈完了?她心中焦急却得到这样一个结果,让她心中不免有些不满。“不能先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吗?”乔姻姻不死心的问道。“不能。”然而回答她的只有简单的两个字。随后乔姻姻再度被带上头罩,一路送回了之

  • 限时婚约:新妻不好追4章

    原标题:限时婚约:新妻不好追4章小说名:限时婚约:新妻不好追第4章你不是我护士冲进来拉开两人,身后是江静萱拜托顾席城带着她过来。一进门,江静萱便松开顾席城的手,走过来抓住江母的胳膊。“妈,不怪项小姐,都是我的命……”江母眼眶一热,松开项宁,抱着江静萱痛哭不止。安抚好江母,江静萱又走过去冲着顾席城扯出一丝笑意,“阿城,项小姐挺好的。我祝你和她,白头偕老……”“静萱!”顾席城皱眉,黑眸在听到项小姐三个字的时候,划过凉意。“她还不配和我白头偕老!”项宁瞳孔紧缩,旋即抬起头看着面前这群人。“说够了吗?说

  • 一纸锁爱:总裁的契约妻4章

    原标题:一纸锁爱:总裁的契约妻4章书名:一纸锁爱:总裁的契约妻第四章工作“喵呜”“喵呜”早上黎承瑜是被公园里的流浪猫吵醒的。看着这些可爱的被人抛弃的小生物,她竟然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抱起一直围着她在转的橘色小奶猫,小奶猫也不怕人,用一双碧绿的双眼无辜的看着眼前狼狈的女生。“你说,我们是不是一样呀,恩?无家可归,哎,还要饿肚子。”黎承瑜蹲下来一边搂着猫咪,一边发着牢骚。“喵呜”小奶猫舔舔前爪,蹭蹭黎承瑜的手背,像是在安慰她。“唔,谢谢你呀,现在我要走啦,去找份工作,等晚上回来找你好不好呀。”她温

  • 娇妻撩人:腹黑总裁轻点爱4章

    原标题:娇妻撩人:腹黑总裁轻点爱4章小说名称:娇妻撩人:腹黑总裁轻点爱第004章就是为了来大马路上吹风?柯以默有力的臂膀稳稳的接住。秦浅娇小的身子像无尾熊般趴在他的怀里,她好软,而他宽厚的胸膛就像一堵墙。厚实而安全。柯以默性感的鼻尖挨着秦浅的发丝,她淡淡的体香飘来,惹的他浑身躁动!柯以默的眼神里闪过别样的光芒,嘴角勾起一抹性感的弧度,打量着怀里的小女人,眉眼里透着旁人看不明白的深意。秦浅移了移步子,将身子从柯以默的身上微微拉开了距离来,忽而轻轻的一笑,媚眼如丝,伸出素白的手指,将他的下巴挑起了来

  • 我曾去过的世界4章

    原标题:我曾去过的世界4章小说名字:我曾去过的世界第四章:你真冷血“妈。”简如乔慌忙的喊了起来,她和亦辰都这样了,哪里还能去找他借钱啊,而且他的钱是他韩亦辰的钱,她一向都不喜欢用他的钱。她爱他,所以愿意没名没分的跟他在一起,忍受着流言蜚语,可她自己心里清楚,她不是外人说的那样是为了钱才接近韩亦辰的。“亦辰的钱是他辛辛苦苦才赚回来的,而我又不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我怎么好意思同他借钱啊。”“小乔,我知道你难做,也知道你不想让别人误会你跟着韩亦辰是为了他的钱,所以以前你拦着我不让我去找韩亦辰借钱我都答

  • 爱是一场救赎4章

    原标题:爱是一场救赎4章小说名字:爱是一场救赎第4章让人紧张的独处我那时太单纯了,去容易,走哪有那么简单,一个自称经理的人说我签了什么合同,就要留下来上班,还给我灌了不少酒,后来闹到走廊上,好多客人出来围观,那时我急红了眼,抓着一个男人就说:“带我走!”我当时只想赶紧逃出那个地方,而那个带我走的男人就是顾辰!在我短暂的二十年生涯里,一直是个乖乖牌,从来没有喝过那么多酒,我至今都不知道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醒来后我和顾辰躺在一起,浑身一丝不挂,他盯着床单上一抹腥红发呆,之后就对我说要我跟他

  • 华少猎妻计中计4章

    原标题:华少猎妻计中计4章书名:华少猎妻计中计4.一起吃个饭?想到这,我整个人都有些不太好。我也不尴尬,十分自然的回他:“他还没有来。”他点了一下头,倒是没有与我客气,也没戳穿我,关上车窗,让司机开着车头也不回的走了。他像是算计好的一般,前脚刚走,天空忽然一道闪电乍现,随之而来的便的滚滚雷声。然后……下雨了!磅礴大雨!这里不好打车,我茫然四顾,连个躲雨的地方都没有!我正不知道怎么办,就见那原本已经离开的桥车逆向行驶开了回来。车窗落下,传来那人气定神闲的声音:“上车。”体贴的递给我一张毛巾,我道了

  • 欠你一个来生4章

    原标题:欠你一个来生4章书名:欠你一个来生第四章软禁榕溪挣开盛君霆,笑得凄凉,“谁说的很重要吗?盛君霆,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点也不怪你,怪只怪我自己,太贪心。”“从我们结婚后,你说你父母在国外开始,再到你把我安置在郊区,清空了家里所有的电子产品,最后甚至用对身体不好的借口拿走了我的手机......”榕溪苦笑,多明显的提示,她却宁愿沉浸其中。“如果不是那本结婚证,我不会留在你身边。”因为不切实际的坚持,只会显得可笑。盛君霆没再说话,渐渐松开了抓着她肩膀的手,垂下了头,低声道,“对不起。但我只是不想你

  • 封先生,离婚吧4章

    原标题:封先生,离婚吧4章小说名:封先生,离婚吧第4章他很快就会玩腻你醒来的顾绵发觉封嵘并没有在身边。太阳已经从窗户处照了进来,想必时辰已经不早,她刚一动,身子就疼的令她直抽冷气,尤其是那一处,更是让她疼痛难耐。昨晚上那些不堪的记忆伴随着这种疼痛涌上心头,顾绵垂头,默默看着床单上那些血迹。昨晚是她的新婚夜,也是她初夜,她从来没想过,她会有这般不堪的一个新婚夜。她低头,依稀还可以看到她腿上鲜血和污浊覆了一层。她慌忙裹了衣服去了浴室里。洗完澡,又将床单也收拾了,顾绵这才在肚子的叫唤下出了房间。她不想

  • 何以暖冬,何以夏凉4章

    原标题:何以暖冬,何以夏凉4章小说名:何以暖冬,何以夏凉第4章被扫地出门“许沐生,以前我怎么就没有发现你的脸皮竟是比城墙还要厚?”我连看一眼这男人都觉得恶心,我甚至庆幸,这个渣男从来没有碰过我,不然,我肯定会把隔夜饭都给吐出来。“慕夏凉,你立刻滚出许家,许家没有你这种不要脸的儿媳。”我看向说话的许海洋,我的公公,自打许沐生说要娶我开始,他就表现得万分不愿,现在逮着机会,一定会好好利用,哪怕缘由并不光彩。我突然就笑了起来,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我说:“说起不要脸,许沐生认第二,这世界上就没有人敢认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