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一宠承欢:高冷总裁深点爱在线阅读

2017/11/15 17:16:20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一宠承欢:高冷总裁深点爱

第3章 回家见父母

  “嗡……嗡……”陈建海的突然手机震动起来,他赶紧掏出手机,旁边的一个黑衣人,一下把手机夺了过来,手机已经不小心接通了,上面备注着两个字“金主”,这让旁边的几个打手很是好笑。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哈哈哈……金主?这是你的金主啊?让他来救你好了,哈哈哈……”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不认识他……你们放开我……”我还在大喊道,并不知道电话里是什么人,但是哪里会有人听我的?

  “啪”的一声,领头的人打了我一巴掌,“不许喊,再喊,我现在就把你和你爸爸从楼顶扔下去。”

  我被一巴掌打的傻在那里,不再说话了,几个黑衣人七手八脚的要把我绑起来。

  “老大。”一个黑衣人拦在几个打手老大的前面,阻止了老大伸向我的脏手。我趁机又奋力的向后面后退了一点,满眼惊恐的看着他们。

  “干什么?”打手老大满脸不悦的看着自己的小弟,顺手揪起他的领口。原文haohaoyun.com

  “老大,电话……电话里的人说,他是……他是易木寒。”黑衣人没出息的结结巴巴的说完,打手老大显然愣了一下。

  “易木寒?”打手老大惊讶的重复一句,手下使劲的点点头,表示肯定。打手老大马上拿上电话,走出房间。

  我趁机想出去,但是,剩下的几个人怎么会让她离开呢?用绳子接着把她绑好,把陈建海也绑了起来,扔在墙角。打手的老大接完电话,神秘兮兮的回到房间,坐在凳子上。

  “老大,怎么办?”一个小跟班拍马屁似得站在打手老大后面,看着我和陈建海说。推荐haohaoyun.com

  “把她们俩拉过来。”打手老大把手机放在桌面上,轻轻的说。几个小跟班就把我和陈建海拉在桌对面过来。

  “你跟易木寒什么关系?”打手老大狐疑的看着我说。我没懂得怎么回事,易木寒?记忆里没有这个名字啊。

  “我不认识他……”我一脸懵逼的看着他说。

  “可人……”陈建海想要阻止我这么说。好好孕

  “闭嘴。”打手老大大声对着陈建海吼道。“松绑。”打手老大冲着手下点了下头。手下人不知道为什么老大这么做,但是,还是赶快给我和陈建海松了绑。

  “你们走吧。”打手老大一边把手机扔给陈建海说。阅读haohaoyun.com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感到莫名其妙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刚刚不是态度还是很强硬的吗?怎么会现在就算了呢?

  “谢谢老大,谢谢老大……走了,走了,可人,可人,快,快……”我迷糊,但是陈建海可不迷糊。马上拉着我就走。

  刚出了豪泰赌场,我惊魂未定,心“突突”的跳个不停。听到后面的陈建海给一个人打电话。就是刚刚那个易木寒的人。

  “哎,易总,您好,感谢您,我和小女已经……”

  ……

  不知道电话里面的人说了什么,陈建海把电话拿给我,还冲着我挤眉弄眼的。我疑惑的拿起电话。好好孕

  “喂。”我刚说了一个字。

  “过来世邦大厦十二层,把你的手机拿走。”易木寒,真的是那个男人,他冷冷的说。

  听到易木寒的声音,我心中莫名的悸动。毕竟……

  刚刚我和陈建海可以完好的从里面出来,难道就是他的原因吗?我刚想说句什么,发现那面已经挂掉了。我打开包包,发现自己的手机真的没有在身上。

  “可人?”陈建海推了我一下。我转过头,看着他,陈建海问我,“你发什么楞呢?”

  “石头的医药费呢?”我的语气毫无温度,冷冷的给陈建海说,因为我对他已经绝望透顶了。面对的好像不是我的养父,而是一个仇人。要杀死我弟弟的仇人。

  “医药费?”陈建海冷笑着说,“什么医药费?”

  “昨天那个人……”

  “昨天?你陪睡的那个易木寒,易老板啊?”陈建海奸笑着看着我说,就像在说一个酒吧经常里出卖自己的婊子一样。

  听见他说的话,我脑袋“嗡”了一下,险些有些站不稳。这是一个父亲给女儿说的话?我之所以落入“虎口”,难道不是因为他给下的药吗?为什么你要这么残忍呢?

  “我给你说,现在马上去易木寒哪里。好好陪他,不然,石头就是死在你手里。你为了你那可悲的自尊心,见死不救。”陈建海指着我的脸说。我气的要死,胸闷的不行,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陈建海说完就转身走了。我蹲在路边,抱着自己的双腿,明明是夏天,却还是觉得全身冷彻骨。

  过了良久,我才站起身来,为了弟弟,自己也不能就此颓废。我坐公交车,转了好几次车才到了世邦大厦的楼下。上了楼,有秘书接待了我。

  “小姐,请问你找哪位?”

  “你好,我来找易先生拿点东西。”我微笑着给助理说,尽力表现的亲近一些,但是,她好像不吃这一套。

  “老板?”秘书有些嫌弃的看着我,拿起电话,拨通了易木寒公司的内线电话。

  “喂,你好,老板,有个女孩找你,说你让她来拿点东西。”秘书说了两句,就挂断了电话。

  “请吧,老板在里面。”助理连看都不看我一眼了,让我进老板办公室。

  “谢谢。”我拉了拉自己的衣服,呼出一口气。努力让自己表现的淡定一点。毕竟,里面的这个男人,是自己初夜的男人啊。

  我推门进去,刚迈进去一只脚,抬起头,便看到一个穿着火辣的妹子把鞋子甩在一边,坐在沙发上,鞋放在旁边的小塌子上,看着我。易木寒单手插兜,倚在美女对面的桌子边,看见我进来,一张俊脸满脸的笑意。

  “我不知道你有客人,我等下再来。”我客气的说,想关门出去了,说实话,自己还真的没有想好怎么面对他呢。

  “等一下。”易木寒立刻阻止我说,眼明手快的过来拉着我。一把把我拉进办公室,左手自然的搭在我的腰上,并且轻轻的往自己身上一提。

第4章 摩登

  我的心一下紧张起来。

  我整个人都贴在易木寒身上了。易木寒很深情的吻了吻我的额头。我心跳快的吓人,脸红的不得了。

  “你可以滚了。”易木寒对着坐在沙发上的女人说。让我惊讶的是,那女人听到易木寒的这个话,竟然脸不红心不跳的站起来,穿好自己的鞋子。

  “木寒,许久不见,没想到你口味这么轻啦?开始喜欢这种清纯的小太妹啊?看她打扮,是不是还是无知的大学生?这么low?你觉得我会把她放在眼里吗?她跟我比的着吗?是一个档次的吗?木寒,你到底为什么会跟她在一起呢?”美女一脸无奈的看着易木寒,好像在教训自己的小儿子一样。

  “合适。”没想到,易木寒这么轻轻的说了两个字,我的心就漏跳了一拍,明知道易木寒是逢场作戏,说的不可能是真的。

  那个妹子听易木寒这么说,根本就是不屑一顾,瞥了一眼我,就拎包包走了。她一出门,易木寒马上轻轻把我推开了,坐在沙发上。我悄悄的往后挪了两步,心里竟然有些许失落。

  “你好,我是来拿手机的。”我看易木寒好久都是一语不发,扶着自己的额头,坐在沙发上,鼓起好大的勇气给易木寒说道。易木寒闻言,抬起头,没有看我。指了指桌子上。我怯生生的拿过手机。道了谢,打算转身离开。

  “等一下。”易木寒说。

  “你上午为什么去赌场,还被人扣了?”易木寒问道,我听易木寒问,心里暖暖的,哪早上的猜测就成真了?真的是因为他。他救了自己一次?

  我把情况简单的给易木寒说了一遍。

  “你爸爸是想让你去勾引我这种人,然后给我上床,替他赚钱啊?”易木寒问道,我的心一下掉进了冰窟。

  不想再说什么了,他们都是一种人。易木寒和陈建海都是一种人。原来,我以为易木寒是不一样的,但是,她错了。我转身想离开,不想跟易木寒说什么了。

  “等一下。”易木寒双手环抱在胸前,挡在我的面前,盯着我的眼睛,我也是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不畏不惧。

  “我不喜欢我的女人被别人上。”易木寒嘴角勾起,轻轻的说,我不想再看到他一眼,低头想绕过他,但是,易木寒哪里会放过我?

  “你以后不要去陪别人了,专心讨好我就行了。”易木寒伸出左手搭在我的肩上说。我抬手猛的打掉易木寒的手臂。

  “不可能。”我声音不大,但是,一声一顿,却是异常的坚定。易木寒愣了一下,没想到这姑娘,骨子里这么倔强。

  易木寒一点都没有生气,看着我的眼睛,开始笑。笑到我莫名其妙,笑到我毛骨悚然。我慢慢的低下头。

  我想起了自己的弟弟。石头还在医院,刚刚抢救过来,如果没有钱做手术的话,哪他只有死路一条了。为了弟弟,难道我就要牺牲自己吗?难道自己真的要违背自己的初心吗?但是,自己活着的意义,难道就是为了自己吗?不。

  易木寒看着我的变化,仿佛可以欣赏到我的内心的思想斗争。我犹豫,纠结,彷徨。我不知道怎么样是对的。

  易木寒走到老板椅子旁边,坐下来。拿出支票本,刷刷刷,签了一张支票。

  “只要你点头,你弟弟的手术,现在就可以开始做了。他说不定下个月就可以出院回家。”易木寒扬了扬手里的支票,对着我说。我抬起头,复杂的看着易木寒,“不过。”易木寒突然话锋一转,我的心跟着乱跳了一拍。

  “如果,你不答应,也可以,现在你就可以离开,但是,你弟弟的病可能就……啧啧……那么年轻的生命,这么早就……可惜了!”易木寒假装很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我,我不看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好吧。”易木寒轻轻的说,一边要把支票攥在自己的手里,当成垃圾,要扔掉。

  “等一下。”我紧张的说,双眼里充满着挣扎,但是,我没有别的路可以选。“我答应。”

  “你确定?”易木寒站了起来,双手支撑着办公桌,身子前倾,轻轻的问我。

  我迟疑了几秒,最后还是点点头。易木寒很满意的看着我微笑,拿起电话打电话给助理,让他把支票现在就送到医院去,石头真的很需要这笔钱。

  “怎么?后悔啦?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易木寒坐在老板椅子上,把脚放在桌子上,玩味的看着我说,我摇了摇头。

  “谢谢你。”我小声的说,不管怎么样,易木寒是救自己弟弟的恩人呢。我说完,靠着后面的沙发靠背,也不说话,看着对面的落地窗,和落地窗外面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易木寒微眯着眼睛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易木寒突然很心疼这个女孩儿。

  “都答应了,还愣着干嘛?”易木寒站了起来,率先拉开了门,“把我外套拿上。”易木寒说完这个话,就已经出了门,我赶紧过来取了他的外套,跟着跑了出去。

  坐老板专梯直接去了地下停车场,易木寒开着他的玛莎拉蒂GT带着我便出了公司。

  “我们去哪啊?”我忍不住问道。

  “回家。”易木寒直接的说。我心中一紧,没办法,既然已经答应了,这不应该都是很平常的事情吗?我暗暗深呼一口气,努力让自己表现的淡定一点。易木寒在旁边露出一丝不可察觉的微笑。

  到了易木寒的别墅,易木寒刷了电子门禁,开着车就进了大门。这是一座复式楼。在京都的郊外,占地面积不是很大,但从外表来看很现代化,很摩登。

  这么有钱,院子里不应该很多花花草草什么的吗?我有些奇怪,但是,直觉告诉她,还是不说话的好,因为,我明显感觉到易木寒越是靠近自己的家,表情就越是严肃。

  下了车,易木寒领着我就进了客厅,易木寒在前面刚进了客厅,一个女人的声音就响起来了。

第5章 易木寒家

  “木寒,你怎么才回来啊?不是早给你说,今天要和沈家大小姐见面吗?你……”这女人还没说完,易木寒一把把门外的我拉了进来。

  “妈,这是我女朋友。”易木寒看着易妈妈坚定的说。易妈妈可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还以为自己的儿子在开玩笑。

  “儿子,你说什么呢?”易妈妈呆呆的说。“你疯啦?”易妈妈继而嚷道。

  “吵什么啊?”易木寒的爸爸本来在客厅看报纸,听到儿子回来的,高兴的站起。

  “你看你的好儿子,现在带回来一个保姆,就说是他的女朋友,有没有搞错啊?今天说好跟沈家大小姐沈佳华见面的嘛。现在怎么办啊?”易妈妈气愤的说,转身走向客厅,坐在沙发上。

  易木寒并不为妈妈的反应所动,还是左手紧紧的搂着我的肩膀。

  “这是你的女朋友?”易爸爸皱着眉头问。

  “对,这是我女朋友,陈可人。”易木寒假装一脸溺爱的看着我,我差一点就信了。“打招呼。”易木寒微笑着看着我,挑了一下眉说。

  “啊?哦,叔叔……”

  “我给你说。”易爸爸根本不理会我的发言,直接打断我的话,用手指着易木寒说,“那就算不尊重我们,也要尊重,尊重你自己。”易爸爸气愤的说,“沈家大小姐是很有诚意的,已经约过你几次了,她那么尊贵的身份,这是你的福气,你别不知道好歹。”

  到这,我也知道了,为什么易木寒非要拉她过来了,这是要自己陪他演戏啊。

  看电视剧里面,那些贵妇似得人物,像易木寒妈妈这样的,都是很不好惹的啊。我有些打退堂鼓,脚刚往后退了一步,就被易木寒紧紧的挟制住了。

  唉,算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要演就演到底吧。

  “我不会去的。”易木寒冷冷的说。

  易妈妈“腾”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拿起包包。

  “你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吗?还有喜欢的人了?这是什么人啊?给你下了什么药啊?非要缠着你啊?哪里来的穷人家的孩子啊?以为站在你身边,就真的是你女朋友,我给你们说,你死了这条心,我和你爸爸压根不承认。”易妈妈像“机关枪”似得,哒哒哒的说了好多。说完之后,就拉着易爸爸摔门走了。

  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是的,自己是出生贫寒,但是也没有易妈妈说的那么恶劣好不好?自己也是有生活目标的人,只不过沉重的生活,沉重的现实,把自己压的死死的,压得喘不过气来。

  但是,我一直坚信,现在的生活只是暂时的,以后的生活一定是光明的,我一直这么认为的。

  我偷偷抬眼看了一眼易木寒,只见易木寒满眼的愤怒。搂着自己的左手还没有松开,好像有越来越大力的趋势,有些痛。但是,我没在意,我想问点刚刚的事情。为什么自己莫名其妙的就陪他演了一场戏呢?别说易木寒的爸爸妈妈不信,连我自己都不信。

  “你……”我刚说了一个字,就被他推在墙上,易木寒霸道强势的壁咚了我。他的吻很深,很沉,带着重重的戾气,我没有回应,任他发泄,直到他不小心咬破了我的唇,才慢慢停了下来,抱着我上了楼。

  之后,我问他为什么不去跟那个什么沈家大小姐去见面呢?

  “别多想,跟你没关系。”易木寒冷冷的说,我微笑的脸暗淡了下来,非要说实话吗?

  “哦。”我像怨妇似得,答应了一声,在心里悄悄告诉自己,其实自己从来没这么想,但是,是这样吗?

  “我只是不喜欢被别人安排着生活。人生是自己的。”易木寒末了淡淡的说。我看着易木寒的侧脸,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么骄傲的人,背后也会有很多无奈。

  “欣赏完了吗?”易木寒突然转过脸,看着我说。我的脸“刷”的红了,赶紧拉着被单遮着自己的脸。旁边易木寒的手机响了。易木寒裹了浴巾,拿出手机,站在窗边接起电话,顺手把窗帘拉开了。

  “喂。”易木寒轻轻的说了一个字,就保持着开始的姿势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有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沉,很复杂的变化着。我莫名的也跟着他的表情,心在半空悬着。

  易木寒接完电话,愣了一会,好像在思索什么。然后转身进了浴室,洗了澡出来,换了一套干净衣服。临出门的时候,扔给我一套钥匙。

  “老实待在这。”易木寒说,不等我回答,“啪”的一下,摔上门走了。这易家人是不是都喜欢摔门啊?

  我感到莫名其妙,给自己钥匙干嘛?就顺手放在床头柜上了,站起来打算去洗个澡。手机响了,是养父的短信。

  “臭丫头,给我好好的伺候易老板。”

  我拿着手机,心被狠狠的揪了一下。眼泪也跟着没出息的掉了下来。怔怔的走到浴室,打开热水,任凭水淋下来,打湿自己的头发,自己的身体。

  我觉得自己很委屈,真的很委屈。为什么自己要付出这么多?自己牺牲的真的有用吗?这一切真的值得吗?我不知道。

  易木寒是很优秀,但是,她不喜欢。我清楚的知道自己不喜欢他。我喜欢的温文尔雅的男人,脾性很好,能包容自己的小缺点小脾气,自己跟他在一起不会有压迫感,很舒服。

  现在跟易木寒在一起,完全不是那种感觉,自己不喜欢他。真的不喜欢,如果不是因为弟弟,可能他们俩个一辈子都不会有什么交集。怎么会有交集呢?他们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我用力的搓揉着自己的身体,不想看到易木寒在她身上留下的那些痕迹。哪怕只是看到我都觉得羞辱。洗好澡之后,我穿好自己的衣服,现在她还不能离开,因为易木寒说了让她在这等。

  我想打开门出去透透气,门竟然锁上了。我心里一凉。

  自己现在是什么啊?

第6章 挡箭牌

  我拉开窗帘,呆呆的看着窗外,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腿。如果自己一直待在这里,恰好易木寒也忘记了,拿自己会不会就死在这里了?

  我越想越觉得现在的自己有些可笑,怎么自己就沦到这一步了呢?自己原本这个时候,应该在火锅店上班,虽然累,虽然很苦,经常熬夜,又被骂的很惨,但是自己心安理得。

  现在呢?易木寒的傀儡罢了。

  我看着窗外,现在是秋天,外面那棵树上的叶子都落了。有点像小时候,自己拉着弟弟在自家门口街道上玩得时候,喜欢围着转的那棵大榕树。我趴在地毯上慢慢的想睡着了,梦见自己好像回到小时候那样。

  初秋的午后,自己拉着弟弟的小手走出自己家的那间破房子,妈妈在后面嚷嚷说不要领着弟弟走太远了。

  我就拉着石头的手踏上了落满黄叶的街道,弟弟体质弱,走一段就很累,我很懂事的等着他,给他聊天。石头小时候总是穿姐姐原来的小衣服,小孩子还没等到讲究穿着的衣服,我就不一样了。

  我那时候不是特别跟人攀比,但是总是把自己的小衣服洗的干干净净的,带有印花的小裙子,是我最喜欢穿的衣服了。还有那些年,弟弟干净的笑脸,每每都让我在心里悄悄感慨,小时候真好,一切都是那么透明,纯净,简单。

  但是,画面突然就跳到了妈妈忧愁的脸,和石头躺在病床上痛苦的样子,还有陈建海可憎的面目。我猛的睁开眼睛,却发现易木寒正侧着身子躺在床上,看着自己,满眼的温情,却在看到我醒来的时候,满眼的温情转化成了冷冷的目光。

  “我给你钱,不是单纯的让你陪我睡觉的。做个饭都不会吗?”易木寒说的很难听,明明是他走的时候,把门锁上了好吗?现在竟然还在埋怨我。

  我没有反驳,因为心情有些沉重,很没有精神,有些恍惚的去给易木寒准备吃的。

  我打开冰箱,全是速食。这个男人都不会自己做饭的吗?好不容易找了一袋挂面,打了一个蛋,下了一碗挂面。我不是特别会做饭,但是,这些简单的家常便饭,还是可以的。

  我做好饭,上楼去叫易木寒下来吃饭。易木寒吃了一口,皱了皱眉,我心里一紧,不知道下的面合不合他的胃口。

  “不合胃口吗?”我小心的问。

  “没有。”易木寒摇摇头说。

  我才稍稍放心。

  “你一个人住,为什么不请个保姆呢?也好照顾你啊。”

  “我喜欢清静。”易木寒头都不抬的说。

  “哦。”

  易木寒说完东西,便上楼了。

  我把碗筷收拾好,端到厨房去洗。顺手把刚刚拿下来的“盐罐”放到橱柜上,却突然发现“盐罐”的底部,赫然写着一个字“糖”。

  “噗”,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刚刚自己有点迷糊,又加上易木寒家的厨房自己又不熟悉,调料竟然放错了。怪不得刚刚易木寒的脸色那么难看。不知道刚刚的面是什么味道,那么难吃易木寒竟然能也吃完了。

  我不禁感到好笑,又觉得有些温情。我看着锅里剩下的东西,本想尝一口的,但是,觉得太恶心,最后还是放弃了,全部倒掉了。

  我收拾好东西,想上楼拿东西走了,现在,天不早了。路过书房的时候,发现书房的门是半掩着的。

  易木寒带着框架眼镜专注的在看桌子上的资料,别人都说,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果然没错。这一刻的易木寒真的很帅。这么完美的侧脸,我真的是第一次见,我不只知觉的看的有些呆了。

  易木寒好像感受到两道崇拜的目光一样,额头微皱,猛的抬起眼,我想躲,已经来不及了。易木寒抬起头发现我正趴在门上看着自己,顺手把框架眼镜放在桌上,站起来,扯了扯自己的白色衬衫。我囧的满脸通红。易木寒一步一步的向我靠近。

  “我……那个……”我抓着头发,想后退,却被易木寒一把拉进书房,关上了门。

  “你?嗯?怎么了?”易木寒笑着问,一只手玩着我的头发,脸离我那么近,说话的时候,甚至连热气都喷到我的脸上。我的脸红的不行。

  “怎么?被我的魅力迷倒了?爱上我了?”易木寒鬼笑着说。

  “我没有。”我立马下意识的反驳,仰着脸天真的对着易木寒说。易木寒竟然又一点点的逼近我,我就开始往后面退。易木寒慢慢的靠近我,满眼的柔情,嘴角一点点的勾起。我的心“砰砰……”跳的不行,想逃离易木寒,又不想他离开。

  慢慢的,易木寒的俊脸贴近了我的脸,两个人的鼻翼差不多碰到了。我轻轻的闭上眼睛,等待着易木寒的吻。

  易木寒褪去白天的戾气,慢慢的吻上我的嘴唇,很甜蜜,很缠绵。我即将融化在易木寒的怀里的时候,易木寒松开了我。我竟然有些失落。易木寒不经意的微笑了一下。

  “你先睡吧。”易木寒微笑了一下,打开门想离开了。

  第二天,我在睡梦中被易木寒叫醒。

  “陈可人。”易木寒站在床尾叫我,我很快坐了起来。抓着被子,有点紧张的看着易木寒。

  “给你十分钟收拾好。”易木寒冷冷的看着刚刚醒来的我说。

  “好的。“我小声的说,易木寒转身要出去了,我马上下了床。

  “对了!”易木寒又止住脚步说,指着桌子上的一个包包说,“你爸爸说,你可以暂时不用回去了。”

  易木寒说完,皮笑肉不笑的咧了下嘴,就关门出去了。

  我打开包包,自己的东西真的都在里面,心中一紧,陈建海是有多怕我回去?尽管,心里很不是个滋味。但是,我还是快速的收拾好,下了楼,已经在等了。

  易木寒开车带着我去了公公司,秘书看着他带我进来的时候很是惊讶,不知道这个寒酸的女人又出现在这里,是什么情况?

第7章 秀恩爱

  昨天,不是只是过来拿一个东西的吗?今天怎么这一大早会跟易老板一起到公司上班呢?易木寒的秘书其实心知肚明的,更对我有些不屑一顾。

  “你进来。”易木寒路过秘书的时候说。

  “好的,老板。”易木寒的秘书不能怠慢,赶紧紧随易木寒和我进了办公室。易木寒脱掉自己的外套,秘书快走了两步,赶紧来接着易木寒手里的外套,但是,易木寒一闪,秘书楞了一下。

  “你。”易木寒看着我说。我听话的过来拿起易木寒的外套,挂了起来。秘书忧郁的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易木寒坐在老板椅上翻了翻今天的日程表。

  “以后,陈可人小姐是我的私人助理。你等下出去通知一下人事部。”易木寒头都不抬的说。

  我惊讶的抬起头看着易木寒,一时没有弄懂他什么意思,为什么这么说?但是,没有敢反驳。

  “好的,老板。”秘书虽然心里很不爽,但是,还是爽快的回答易木寒,之后便推门出去了。

  我站在那里,不知道干什么,看着易木寒认真的样子,也不敢问什么。就坐在沙发上,看关于世邦企业的一些资料。

  我发现,世邦企业是易木寒的爸爸一手创办的,但是,当时在老爷子的手里,规模有限。

  直到几年前世邦企业交给易木寒之后,易木寒大刀阔斧的进行了几项大的改革,之后就是高质量的开拓市场,培养客户忠诚度,慢慢的做出了自己过硬的品牌。世邦现在也是在国际上具有很强的竞争力。

  易木寒现在也是国内被评为数一数二的黄金单身汉。

  “出门左转,茶水间,帮我磨杯咖啡。”易木寒看着电脑屏,头都不抬的说。

  “好的。”我推门出去了。

  磨咖啡的机子,我根本不会用。一个男同事,估计是听到什么话,看到我在那侍弄了很久,过来帮我弄。

  “你好,我是杰森。”他伸出手给我。我赶紧把咖啡放在一边,在自己的身上蹭了蹭自己的手,刚刚弄咖啡的时候,粘上些脏东西。

  “哈哈哈,你真是可爱啊,听说你是老板的新助,以后就请多多关照啦。”

  “哦。不,不,我还有很多东西要请教你呢。”我谦虚的说,其实在心底知道,可能自己就根本在这呆不长时间。

  “不敢,不敢,那我先去忙了。”说着,杰森端着自己的杯子出去了。我赶紧拿着咖啡回了易木寒的办公室。

  经验告诉我,进门之前不敲门,是容易得罪人的。

  “你的……咖啡……”我还没进去呢,就像出去了。因为有个漂亮你女人在。

  “昨天,易伯伯告诉我让我来着上班的,怎么你想公开违背易伯伯吗?”这个大小姐根本鸟都不鸟我,得意的看着易木寒说。

  易木寒接过我递过来的咖啡,“随便你,想留下就留下吧。”

  “哎,易伯伯说了,让你好好照顾我的。”她趾高气扬的说。

  “可以,但是,除了工作上的照顾,不可能有其他的。”易木寒喝了一口咖啡,冷冷的说。

  “你……”她可能很生气易木寒在下属的面前,竟然这么不给自己面子吧?好像非常生气的样子。

  “你,把我的外套挂起来。”那个大小姐看着后面的沙发,想说我还只是一般的助理秘书什么的,所以,随便的使唤。

  “我……”我虽然心里不爽,但是,还是打算接过来的。

  一来她不稀罕跟这种大小姐争,她是跟易木寒一个世界的人,所谓门当户对,是最好的形容。故事的结局,也肯定是易木寒和她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自己只是易木寒一时的挡箭牌。

  现在看来,虽然易木寒好像很喜欢自己一样,其实,那都是新鲜感作祟罢了,再说,不是所有的女生都相信,灰姑娘变成公主的故事会发现在自己的身上的。至少,我不相信。

  二来,我下意识的不喜欢在易木寒面前变现的很强势,我觉得不好,那是他的客人,自己无权过问。自己静静的待着就好。

  “我想沈小姐搞错了。”易木寒一只手迅速拉着想上前的我,另一只手把咖啡放在桌子上,抱着我。

  “这是我的女朋友,陈可人小姐。可人,这是沈氏大小姐,沈佳华。”易木寒很甜蜜的抱着我,一脸幸福的样子,还在我的头发上,留下他的吻。

  沈佳华估计要嫉妒心爆棚了,但是,表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依旧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看着我们两个秀恩爱。

  “我知道,你是一时兴起。我不怪你,等你玩尽兴了,就好了。”沈佳华不动声色,微笑着说,我则一脸的尴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是吗?”易木寒微笑着说,把我拉到自己的面前,正面对着他,便吻上了我的唇,在沈佳华的面前。

  我的眼睛睁的老大,这家伙是疯了吗?为什么要这样?他想证明什么?我想推开易木寒,却被易木寒紧紧的抓着两只手。我一动不能动,一直被易木寒吻着。

  “你们继续,我先出去了解下工作内容。”沈佳华不慌不忙的站起来说,转身出了老板办公室。沈佳华刚关上门出去,易木寒就松开了我。

  “表现不错。”易木寒轻轻的说。转身走到椅子边坐下来。

  我悄悄摸着有些痛的嘴唇,慢慢弄明白了为什么易木寒愿意帮自己,给自己那么多钱,都是为了帮他自己找个挡箭牌,让他爸爸妈妈了解他不是一个任人摆布的玩偶。

  “这只是场金钱的交易。”我看了一眼易木寒,在自己的心里默默的说。是的,自己不用想那么多,反正自己离开也是迟早的,不用想那么多的。

  什么沈佳华,什么富家千金大小姐,跟自己统统没关系,自己只是陪着易木寒演戏的,自己不要假戏真做就够了。

  “发什么楞?”我正沉迷在自己的想象世界里,易木寒突然开口说。

一宠承欢:高冷总裁深点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一宠承欢 或 高冷总裁深点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全新尝试,缔造未来 ——弈学园少儿围棋甲乙级联赛扬帆起航

    新闻摘要:2018年4月22日,“爱雅堂口腔杯”第一届弈学园少儿围棋甲乙级联赛揭开了他神秘的面纱,正式开赛!弈学园少儿围棋2005年在陕西西安碑林区教育局注册成立,专注素质教育12年。我校在2016年5月份入驻成都,在这将近两年的时间里得到了快速的发展,其发展的动力主要来源于弈学园大、小朋友们的信任与支持。为了回馈我们最真诚的伙伴,弈学园开始了全新尝试,打造甲乙级联赛。我们的理念是“以棋会友,团结合作;以赛代练,提升棋艺;扩展眼界,提高心性”,希望此次活动能让所有小朋友们都有更大的收获。我们本次

  • 画家孙国辉艺术作品欣赏

    艺术简介孙国辉,男,生于1966年,祖籍黑龙江。现代著名国画家,慈善家,国家珠宝一级鉴定师,一级美术师。1996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供职于广州画院。2001年离职后师从国家著名珠宝鉴定师孟宪松先生,2002年取得世界级国际珠宝鉴定师资格证。2003年加入黑龙江省美术家协会。2004年国画山水作品《我的母亲河》荣获全国美术展西北风情展优秀奖,并以十万高价被新加坡华侨美术馆收藏。2008年进修于中央美术学院,获优秀学员奖。现为黑龙江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画院院士,深圳国画创作院顾问。部分作品

  • 掘金兜的由来

    乌镇西南有个村坊叫掘金兜,明代李乐《重修乌青镇志》中就有其名,那么这个地名是怎么来的呢?南宋末,在经历了长期的战争之后,元世祖忽必烈终于平定江南,战乱后的乌镇满目疮痍,市容萧条,周围的农村人口锐改,土地大片荒芜。某年秋天,从外地迁来一对沈姓夫妇,见此地人烟稀少,土地肥沃,便搭个草棚定居下来,他们开垦荒地,春种秋收。沈氏夫妇辛勤劳作,生活上十分节俭,闲时虔诚向佛,常去西面不远的车溪庙,与车溪庙的住持交好。这住持姓邱,从小出家,是乌镇南郊邱冈村(即今陈庄村邱港)人。这一天,沈氏与住持在庙中喝茶,住持

  • 曾国藩:读书,寻找生命的另一种可能,另一种生活方式

    曾国藩说:“人之气质,由于天生,很难改变,唯读书则可以变其气质。古之精于相法者,并言读书可以变换骨相。”锻炼与不锻炼的人,隔一天看,没有任何区别;隔一个月看,差异甚微;但是隔五年十年看,身体和精神状态上就有了巨大差别。读书也是一样的道理,读书与不读书的人,日积月累,终成天渊之别。一个人读过很多书,但是后来往往大部分都忘记了,这样的阅读究竟有没有意义?其实,当我们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吃过很多食物,现在已经记不起来吃过什么了。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们中的一部分已经长成我们的骨头和血肉。一个人认真读过的书其

  • 年少不在时,才敢怀念你

    我步入丛林,因为我希望活得有意义我希望活得深刻,汲取生命所有的精髓把非生命的一切全都击溃以免在我生命终结时,发现自己从未活过——《瓦尔登湖》梭罗忆往昔岁月/谷雨将至,这几日淅淅沥沥的小雨打破了泊心云舍的一池春水,泛起一片涟漪。站在檐下,看雨滴落在青石上,如破碎的玉珠四散飞溅。可能是阴雨天,总喜欢教人多愁善感。我想起了我的家乡,我的家乡是在滇东北的一个小乡村。在卫星地图上不过模模糊糊的一片绿,我的家就隐藏在这一片绿中。那时,每到谷雨时节,下雨天,就能看到雨水顺着青灰的檐滴落,唤醒了长在坑坑洼洼石头

  •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于千万年之中相逢

    禅山中已是花发,你可是山居雅客?看世间往事,谈谈然清风挥袖,立于青山绿水间,溪流伴木瓦,草堆,抚琴谈笑亭中语。佛童无忧无虑的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时不时会对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充满好奇,有时会睁大眼睛,寻找这世间的美好事物,使得自己不断的思考,不断的学习,孩子的世界是多姿多彩,作为身边的亲人要给他最好的祝福和成长空间,每一个到来的天使都是那么的可爱,那样充满灵性。菩萨看你这肚子,大得出奇,花纹也特别,像个男胎。这是你的福气,我的福气,上官家的福气。菩萨显灵,天主保佑,没有儿子,你一辈子都是奴;有了儿子

  • 未来社会究竟需要什么样的人才?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最近十年有哪些消失了或正在消失的职业?网友们从身边的例子说起,列举了很多已经消失或正在消失的职业:美甲的小姑娘在担心,有了美甲喷绘机,很多图案都可以自行喷涂,还可以自由搭配,她们刚刚花了很多学费学回来的美甲彩绘手艺要白学了;20年前,一栋楼除了设计人员之外,还需要有描图员把具体大样还有每个楼层的平立剖面图画出来,一栋普通的居民楼,可能需要一个团队或者十几个人才能画出完整的套图。而现在,一个对施工图熟练的绘图员,用CAD一个下午就可以把当时整栋楼的平面图画出来了,而且也更准确和便

  • 历代分析 解读青花纹饰绘画

    青花瓷器的纹饰和绘画风格是一部浓缩的中国绘画史,并且具有鲜明的时代风干肉,研究青花瓷器上的纹饰题材和绘画技法是一个专门学科,如果可以熟练掌握其中的发展演变规律对于辨识青花瓷的真伪,以及衡量价值的高低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因此今天笔者就为大家认识一下如何从纹饰和绘画来判断青花瓷。唐代青花:唐代青花瓷器的主要纹饰为三种类型:花草流云纹:有宝相花、团花、莲花、芍药、三角形花叶、如意形卷云纹,这类纹饰取材于唐代的金银器、铜器和丝织品。动物昆虫图案:蝴蝶、蜜蜂、鱼纹图案在唐代长沙窑釉下彩瓷器中比较常见。几何

  • 瓷砖上的胶要怎么去除?喔喔哒教你小妙招

    瓷砖上的胶怎么去除之方法大全1.把我们平常用的擦脸油涂上去抹匀,稍候用指甲把能抠掉的部分先抠掉,剩下的拿湿毛巾擦掉。2.用电吹风吹沾有胶的部位,把胶烤热就能很轻易地弄下来了。3.将风油精涂擦在胶痕位置,过一会儿胶痕一擦即掉,不妨试试看。4.用酒精+橡皮擦也可以,虽然这种方法比较累,但是效果不错。5.可以拿一块沾满醋的抹布,来覆盖住整个胶痕的地方,等到胶的黏渍完全湿透之后,就可以用尺轻松剔除了。6.如果可以的话,先用水泡一下,然后涂一点洗洁精,再用旧牙刷刷看看效果。7.用布沾点酒梢或二锅头擦拭也会

  • 中国古建筑:一颗耀眼的“东方明珠”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当然建筑就是一种很重要的载体,今天带大家看看。塞上长城,像是威武的将军▼如此的高楼估计是以前的东方明珠▼对称的门口,门上还有仙鹤画真美▼中国桥也很有特色▼如龙一般盘旋上升,这样子的建筑十分独特▼冰冻之后,更加有特色▼苏式园林奇秀,中国风真美!▼这房子怎么建在船上了▼古代在迎接天子的画面▼江南水乡美如画▼居然有房子长在了山上▼中国最大的佛像,让大家觉得虔诚▼传说中的龙门,真的有鲤鱼过这里吗?▼佛门若得见佛,当愿众生▼配上灯光的古建筑,别具特色▼真想去上面,体验一下风光▼依山傍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