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艳鬼狂情在线阅读

2017/11/15 19:40:3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艳鬼狂情

第三章 :古墓相会

宿舍第一晚的事,就这么悄然过去了,也没人再提。来自haohaoyun.com

正式上课前是军训,我趁着休息的时候,溜出学校找兼职工作。

毕竟生活费不多了,下个星期的伙食费都没着落。

想不到,学校对面竟然是一条古玩街。一间接着一间的店面,里面摆着各种

稀奇的玩意儿。我找了家大店铺走进去。

老板是个中年小矮个,留着山羊胡子,看着很怪异,这年头还有留着山羊胡的人,不觉得热么?他身边坐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孩,扎着四个羊角辫,正眨巴眨巴望着我。

“你要买什么?”老板边问边瞥了眼我手上的黄花梨木珠。好好孕

“我想找份兼职,打扫卫生,收银等都行。”我咬了咬唇,开口。

老板奇怪的看我一眼,“你缺钱?”

我点了点头,这人真是奇怪,不缺钱出来找什么工作,他问得可真直接。我见他眼神一直看着我手上的黄花梨木珠,于是便想摘下给他瞧瞧,谁知道,竟然摘不下来了。我只觉得头皮都发麻……这也太怪异了!

老板连忙阻止我,“别,你这珠子老料油润,颗颗上面有鬼眼,价值连城。我店小,你卖我我也不敢收。”

我吃了一惊,再看手上珠子,原来一圈一圈对着的,像是两个眼睛一样的,叫做鬼眼。网站haohaoyun.com竟然是价值连城??

“老板,我只是想找个兼职。要不,我给你带孩子也成。我很会哄孩子的!”说着我指了指他身边的小女孩。小女孩听了还冲我一笑,甜甜的。

我话一说,老板顿时惊呆了。

半天他才说出话来,“你……你看的见她?”

“啊,什么看的见?”我一愣,“她不就坐你旁边吗?”

老板几乎是跌坐在地,伸出一指指着我,颤颤巍巍的,“你,你有阴阳眼!我女儿十年前就过世了。”

“我有阴阳眼?”我自己也是大吃一惊,但我显然并没有老板那样吃惊。说明haohaoyun.com其实我可能有点想到了。奶奶临终前的那番话,以及和四叔交合的,应该是个美艳的女鬼吧。

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眼前的这位老板并没有把我当成怪物。还激动的泪流满面,说请我帮一个忙,然后给我两万元重谢,我算算这么多钱,够我读完大学了,于是就爽快的答应了,反正先试试嘛。

晚上,等到舍友们都睡了以后,我独自爬窗来到后山。我不能直接出宿舍,宿舍管理阿姨是要登记的,大半夜出去,又不回来,别人会以为我出去和男生厮混,名声就不好了。

学校后面这座山,阴森的出奇,真是想不通,为什么要把学校建在这里。推荐haohaoyun.com

抬头我看看天,天上无星无月,可我明明记得,今晚的月亮又圆又大,真是奇怪了!

店铺的老板姓何,何老板十年前,带着女儿在山上时候,女儿不慎走丢了,据说是在一个山洞前发现了她的鞋。何老板说这么久了,他也不期待奇迹,只希望能找到女儿尸体入土为安,不然找不到归宿的女儿的魂魄就会一直飘荡在外,不得转世。就像我看到的那样。

而那个山洞,里面据说有恶灵,没有阴阳眼的人是走不进去的,也不能避开恶灵。何老板讲的时候支支吾吾,我怀疑估计他找人试过,可能没结果,也可能是出了意外。

虽然我也有点害怕,但我反正是孤身一人,为了学费,我拼了。

到了何老板说的山洞前,洞很小,要爬进去,我刚要弯腰,竟然一块石头自己移开了位置,就像门一样的打开了,要我进去的意思,于是我便抹黑进去。小说:艳鬼狂情在线阅读

进去后眼前越发的昏暗,但是在不远处明显有不算明亮的光。

只是我一动,便觉手腕上的梨木手串有些躁动,似乎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我又感觉不到是什么,洞里也顿时忽明忽暗起来。

我低头,忙着去看手上,发现手串上竟微微张开一个个眼睛。

我忽然想起,很久以前我做过一个梦,梦里我梦见一个老者在我面前,他的手腕上面就有一圈像是我手串上的眼睛。

我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莫不是那老者真是爷爷。

做梦那会,我就和奶奶说了这事,奶奶说这是爷爷。奶奶说那话我多半不信,爷爷长得并不是那样。但奶奶那时无比笃定,而今我也有些信了。

洞穴里终于恢复了安静,我手腕上的手串也在此时没了动静,这时我才看洞里那一点暗光。

我本来也有点害怕,不想进去了。

但一想到有了两万元的学费,我就能安逸的上我的学,顿时来了勇气。

迈步朝着洞口哪一点暗光走去。

原来洞的里面还有一个洞里洞,出去眼前变出现了一个古墓式的地方。

我既然是报考的考古系,自然对古墓学有些研究,但眼前的古墓格局,着实有点难到了我。

看了一会,我便泄气了,我竟然一点没看出,眼前的古墓是哪朝哪代的墓穴。

不过我能肯定,这里肯定是个有权势之人的墓穴。

墓室四周的墙壁上亮着长明灯,数了数,一共七七四十九盏,灯座都是金色的。

是不是纯金不清楚,但古代能用金色装点墓室的人,非富即贵,这里墓主人的身份便可想而知。

墓室正中的墙上还设了北斗七星,七颗星正对着的便是我这里,但奇怪,地上却是空出来的。

我便有点奇怪,这么高规格的墓室,为什么没见棺椁?

难道说还有比我先来的,已经把墓室给盗了?

但想想又不像,就算是被盗了,也不能把棺椁都给背走了,纵然是想,也没有那么大的力气。

想到此不由得摇了摇头,还以为能顺手牵羊拿走点什么,不想,还是来晚了!

没有看见棺椁,拿点别的什么也是好的,于是我便把主意打到墙壁上那些金色的灯座和墓室正中的北斗七星上面。

在我看来,既然灯座都是金的,那七颗星就算不是宝石,一定也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刚打定了注意,便觉得身边有个什么东西扯了我一下,我转身那东西便不见了。

顿时我有些毛骨悚然起来,就我一个人,身边又没长钩子,怎么会有东西扯了我一下。

壮着胆子,我在墓室里面看了一圈,身后竟飘来一股奇异的香气,顿时我毛骨悚然起来。

这里是墓穴,怎么会有香气,还是这这么突然的。

“你终于来了!”就在我困惑之际,身后一个清幽而婉转的声音传进脑海,本该是一道好听的浮萍,此刻竟着实有些瘆的慌。

墓室里没人,除了我还有谁?

仗着胆子我转身看去,在平静的面容,手心里也出了汗。

结果看见对面一身华丽红衣的男子,竟不自觉的奇怪起来,双眼望着他那风华绝代的容颜,竟看的有些忘乎所以。

好看的人也不是没见过,只不过他长的男不男女不女的,着实是妖娆的过了头。

男人长成这样,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了。

但他为何叫我宁儿?

奶奶也只是叫我宁宁,他为什么叫我宁儿,他是人是鬼?

怎么听着他的声音哪里听过,那样耳熟!

他是……

第四章:冥婚

我也说不清楚,那晚明明他就没说话,可我还是一眼便认出他来了,明明我就没听过他的声音,可就是知道是他。

顿时,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我遇上麻烦了!

直到这一刻我才想起,眼前的人是什么人,他就是那晚欺负了我,让我……

看着他我便心头有气,一股无名之火压在心口上。

他笑,竟还能妖媚横生,色淫淫。

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东西,我纵然是心头有气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等着他说话我才敢想下一步怎么离开。

我有些后悔来了这么个地方,要不是为了那两万块钱,怎么会遇上他。

“宁儿,那晚舒服么?”他不问还好,一问我脸上腾地一下红了。

气死我了,他还有脸说。

色魔!

“你是谁?”我冷不防问他,这时候可不是生气的时候。

听我问,他的桃花眼笑的邪魅横生,迈步朝着我端着架子走来,一手端在胸前,一手垂在身侧,走起路一步一摇晃。

看他的样子就不像是一般人,但我怎么会惹上这么个不干净的东西?

“宁儿,跟本王可好?”他走来一步步的,嘴里说着我听不懂的话,他一个不干不净的东西,我为什么要跟着他?

我没回答,只是看着他。

不想他走来便端起了我的下巴,我甚至都没看清是怎么一回事,便被他给拉进了怀里。

目测他有一米九的身高,我才一米六多些,被他拖进怀里便不适应,看他都要抬着头。

也正方便了他,见他只是一转身便将我带向了墙壁上面。

跟着便是一阵酥酥麻麻快感袭来,瞬间便没了力气,嘴里也不断的发出细小的声音。

可恨他竟抱我在怀里看,轻轻的梳理我额前的一缕湿发。

“宁儿,你出汗了?是因为本王。”

听他说我便一肚子的气愤,想抬起手打他,抬起手却落在他的手心里,无力又滑了下去。

许是我身体不好,许是他使了什么幻术,眼前一黑,人便没了知觉。

再度醒来,我已经身处锣鼓丝竹之中,周遭一片吵闹喧哗,我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盖了一个红盖头。

我抬头手打算将盖头扯开,一边的手便被他一把握祝

因为凉了,我吓得忙着要把手缩回来,缩不回来便拉扯着要推开这只手。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就在此时,身前一个男人高声细嗓的大喊,我便给硬按着头拜了堂。

眼前一亮,他掀了盖头,我望着他,他便说:“宁儿以后是本王的人了,要知道洁身自好,莫辜负了本王对宁儿的一番情意。”

“恭喜王爷,贺喜王爷,得偿所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身边一众齐刷刷的跪下,我这次才发现,地上跪了一些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鬼怪。

顿时吓得冒汗,搞不清状况了。

我竟然还不知道是怎么的一回事,便跟这么个是人是鬼的东西白糖成亲了?

太不可思议了,我怎么会跟个东西成亲?

连他什么我都不知道?

而他袍袖一挥竟把我带到了墓穴里面。

“宁儿,今晚是月圆之夜,我不宜出行,你要找的人会给你送去,你可要记得本王带你的好,莫辜负!”

他的话音一落,人便不知了去向,我回头再看,身处的还是那间墓穴里。

而此时,墓室里竟放着一口红漆棺木,棺木其华丽竟是我在电视上面都没见过的。

我本想过去看看,拿点什么也好,怕又惹了晦气,这才转身回来。

走到洞口回头我又看了一眼,这才悻悻然离开。

出去洞口古玩店的何老板的何老板竟在门口,我见到他不由得一阵意外,来的时候没看到他,怎么此时他倒是在这里等我。

看我我何老板马上走了上来,先是满脸的吃惊,不难看出,他很意外我能活着出来。

我心里想,这两万块钱看来也不好赚。

“你没找到我女儿?”何老板一看我没事,马上追问。

我沿着山下看了一眼:“我们先回去,里面我没找到。”

我也只能这么说,总不能说我在里面被鬼给糊弄了,还被逼着拜了堂。

何老板听我说有些失落,但看我真的无能为力,便也不再提了。

只是我对那两万块钱势在必得,想想我又折了回去。

此时我才发现,洞口边上还有一个小洞口。

定睛看去,我迈步就要进去,却给何老板一把拉住了。

“别去了,那里面不会有,我女儿进不去,你看看多陡。”听何老板说我才注意到,边上是很陡。

但我不甘心那两万块钱,他不是说我要找的会给我送来么?

“我进去看看,要是有便带出来,没有也只能这样。”不等何老板的回答,我便已经弯腰朝着较小的洞口爬进去,结果我刚进去就看见一抹娇小的鬼影飘过。

我愣住,顿了一下,跟着便朝着何老板说:“我看见里面有东西,还有…”

我正想怎么说,一只孩子的鞋出现在洞里,想到可能就是何老板女儿的鞋,我才爬了进去。

洞里说真的,乌漆墨黑,我能看见地上有鞋连我自己都奇怪。

但我确实看到了,追其根本,我便想到我的阴阳眼。

何老板听我说看见一只鞋,着急的动后面爬了进来,好在他也不是身体肥胖笨拙的人,若不然想进来还真有点不容易。

洞里有些黑,但何老板身上带着东西,许是已经做好了找回去女儿的准备,进了洞里我才知道,何老板带着一个手电。

洞里站起来能有一人高,周围几米大的一个地方,因为黑我始终没动。

反倒是何老板,进来后用手电前后的找。

很快何老板在地上找到了他女儿的那只鞋,一见到那只鞋何老板便哭倒在地。

“女儿啊,你到底在哪里啊?”何老板大哭之际,我身边的衣服被扯了扯,我低头看去,竟看到何老板家的女儿正扯着我的衣角笑。

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在洞壁的下方看见一个孩子般的衣服,里面是一堆白骨。

老实说,看见鬼魂我不是那么害怕,许是我眼里鬼魂和人没有什么分别,可看见了一堆白骨我便怕了,心口一阵慌张,便后退了两步。

奈何身后是墙壁,我心想这下完了。

不料想,一个东西竟在背后托了我一下,虽然凉,但好在我没伤到。

转身我看向墙壁之上,却连个鬼影都没有了。

何老板正待此时,回头看我,问我:“你怎么了?”

我竭力平缓心口的惧怕之意,抬起手指了指何老板女儿的尸骨,只听何老板哀嚎一声,哭的那个渗人,只朝着女儿的尸骨奔去。

第五章:学校里的怪事

何老板没有食言,因为我帮他找到女儿的事情,他按照原先的约定,给我两万块钱。

有了这两万块钱,我就不用再为学费的事情发愁了。

为此我也给自己买了一身新衣裳。

只是好景不长,我高兴的尽头还没过去,军训刚刚结束就听说学校女生洗手间闹鬼的事情。

听说还是只猛鬼,已经吓坏了两个女生了。

听说后我便奇怪起来,好好的闹什么鬼?

“洗手间闹鬼怎么办?难道我们不去洗手间了?”同寝室的宋玲一天都没有安生过,一直在哪里唠唠叨叨的说洗手间闹鬼的事情。

其他的女同学都觉得是个谣传,没人相信这件事情。

只有叶绾贞和我,我们两个人认为闹鬼的事是真的,无风不起浪,好端端怎么会吓坏了两个女生。

学校已经将被吓坏的两个女同学送到了精神科的医院里面,其他的人也都避免不晚上的时候独自跑到洗手间里面去。

即便是去,也都是三三两两,以便有个照应。

“你们不相信你们为什么不去洗手间?”宋玲十分不服气的瞪着大眼睛问几个室友。

我和叶绾贞就坐在下铺看她们。

“没有去什么?”室友韩薇薇人长得漂亮,一说话就轻蔑的白一眼人,看着就不像是个好相处的人。

听人说韩薇薇是个留级生,来这边已经一年多了,比我们起码早来。

她来了之后读书不上进,男朋友却处了一个又一个,听说还因为处男朋友的事情,和一个同班的好姐妹撕破脸了,最后那个好姐妹走了,也和她断绝关系了。

但韩薇薇的学习成绩实在是不好,他爸妈没办法,让她重读一个一年级。

韩薇薇这才和我们新来的同学分了一个寝室。

此时韩薇薇的话就不好听,好像就是针对宋玲的,宋玲看着有点老实,但是骨子里却是一股不服的劲,谁要招惹了她,她也是会得理不饶人的。

“那你的意思是别人都是没事找事,故意拿闹鬼的事说事?”宋玲小嘴不饶人起来。

“那不然呢?”韩薇薇更加的轻蔑。

眼看着两个人要打起来了,叶绾贞起来去劝架,结果却被推了个大跟头,一生气也不管她们了。

“我看你是不敢去。”宋玲那边挑衅。

“谁说我不敢去,我今晚就去给你看看。”韩薇薇这边就不服。

一来二去两个人就做了决定,晚上非要去洗手间去看看。

寝室里其她的人都没有理会,我扶着叶绾贞坐在一旁,看着他们两个,想不管她们,却又于心不忍。

最后,只好跟着她们一起去。

晚上了,别人都睡着了,宋玲从床上穿好衣服起来,另外的韩薇薇也起来。

两个人利落的下了床,你看看我不顺眼,我看看你不顺眼,一块走去了寝室门口。

门关上,我和叶绾贞从床上也起来了,我们俩为了省事,根本就没脱衣服,而后从床上下来,跟了出去。

出了门我就发现了,走廊里有什么东西到处的游荡,说是游荡,倒不如说是飘来飘去更确切。

其中有个白色的,没有手没有脚的,看的着实有些吓人,我便不敢再看了。

“小宁,你别离开我,有什么事我可以保护你!”叶绾贞不说还好,一说我奇怪起来,不仅是我,就连身边几个正游晃的鬼魂也都跑来看她,围在她的身边瞪着空洞洞的眼睛看她。

叶绾贞笑了笑:“你不要害怕。”

伸手叶绾贞将我的手拉了过去,一边走一边不知道嘴里念叨着什么,瞬间,眼前那些鬼魂便散了。

我顿时毛骨悚然起来,叶绾贞是什么人?

怎么会让鬼魂都散了?

莫不是什么寄宿在此的鬼王?

看她又不像,我便马上打消了这种念头。

走了一会,我和叶绾贞走到了洗手间的门口,刚刚要进去,就听见里面有什么不寻常的声音,忙着两个人跟着进去。

结果进去了才知道,是韩薇薇在唱歌,宋玲不爱听,和她生气正走出来,不小心摔了一跤。

看见我们了,宋玲便被我们扶了起来。

韩薇薇洗了手,轻蔑的白了我们一眼,转身从洗手间走了出去。

我们三个面面相觑,结果也没在洗手间里发现什么,便一起离开了。

而关于洗手间的那个闹鬼传言,也就不攻而破了。

回到寝室已经快十一点钟了,没说什么话,各自便去床上休息。

但我总觉得身边有什么东西正在靠近,而我又说不上来。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有些睡不着。

正待我睡意袭来想要睡的时候,一道黑影从我面上闪过,我虽然没有睁开眼睛看她,但我肯定一定是有什么东西进来了。

我更加的觉得,一定是洗手间里的那个东西来了。

第六章:艳鬼

感觉那东西在我的头上吹着凉凉的风,我便有些毛骨悚然。

但我绝对不能醒过来,万一我醒了,她伤害我怎么办?

想到奶奶临终前把手串交给我,我便安心许多,既然是我们温家的宝贝,想必一定能驱邪避鬼。

像是这种躲在洗手间里的鬼魂,一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么想我转身翻了过去,感觉自己的鼻子都能擦到对方的脸,结果我的手串都没用到,她只是碰到了我的身体,啊的一声便被弹飞了出去。

我心里不由的一惊,我竟然还有这种能力,能把鬼弹出去?

正在此时,我下铺的叶绾贞也醒了,不知道嘴里念念叨叨的在念什么,没有多久那个东西便消失了。

鬼魂走了,我也就不担心了,加上一般的鬼魂无法靠近我,我也就能睡着觉了。

奇怪的是,早上起来韩薇薇却一反常态,化起浓妆来了。

其实韩薇薇平常也化妆,只不过她平常画的妆都很淡,唯独今天,看上去怪怪的。

媚眼如丝,愈发的妖娆。

寝室里的几个人都觉得韩薇薇是撞鬼了,要不是撞鬼了怎么会穿那么暴露的衣服,把两个大胸都给露出一半来了。

我只是看着,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韩薇薇这么出去,还不给学校里的男生一群扑上来强暴了。

“叶绾贞,你觉不觉得韩薇薇很奇怪?”宋玲就怕真的有鬼,昨晚她和韩薇薇刚去过洗手间,现在会这么问,都是因为闹鬼的事。

“应该不会。”叶绾贞看着么口出去的韩薇薇,明明心里就很困惑,但她却没说出来。

看看我,一块去吃早饭。

韩薇薇又请假了,听说是有些不舒服。

我们这些人还以为她真是不舒服,结果她却不是。

下午有个研讨课,班主任带着我们去熟悉一下环境,因为考古专业的关系,我们有一个特别的考古陈列室,供我们这些学员学习。

陈列室里大到一具上千年的木乃伊和悬棺,小到一根古代绣花针,不能说应有尽有,但丰富也是真的。

我们初到这里就被陈列室里面的物件吸引住了目光,虽然我对考古这门学问兴趣缺缺,却也不仅为眼前的一切感到震惊。

一个国内普通大学,竟然有这么多的东西,不得不叫人震惊。

都卖了,不少钱吧?

估计我就是穷怕了,不然不能见到什么都想到钱。

老师介绍后,便说先走了,余下的时间我们可以自由活动。

我和叶绾贞本来是想要去看看那个悬棺的,结果老师去而复返,说是一会要给我们做个小的研究,希望我们到楼下地下室一层去拿点东西回来。

我便想,也太费事了。

一个研究还要去取什么东西。

正低头琢磨,老师点名我去:“温小宁你去一下。”

我抬头,十分不理解,我根本不是老师喜欢的类型,为什么非要我去?

我不想去,但老师的话就如同军令,我又不好说什么,这才迈步走去。

而叶绾贞也有任务,被老师指派去办公室拿一盒粉笔过来。

出了门我和叶绾贞便分开了,她去办公室,我去地下室一层找老师说的那个没人用的小黑板。

学校地下室一层是学校的储物间,听说没用的东西都在哪里。

我过去先是用老师给的钥匙开了门,门口便听见了不对劲的地方,一阵阵的淫声浪语极尽销魂从门里传来出来。

我有些意外,什么人隔着钥匙还能进去?

门不是锁着么?

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我害怕又是些不干净的东西,不愿推开门进去,却又被里面一声叠着一声的销魂之音勾引着。

想着打开看看也好,便不由自主的推开了门。

结果门里竟是香艳旖旎的一幕。

有力的大手正狠狠的抓着女人的一对大胸,女人骑在男人上面,在一堆废弃不用的书桌里面发浪。

我一见就看的发起呆,比起四叔和那个女鬼的画面,眼前的只有更艳,没有很艳!

我本来打算出去,结果女人正当此时把头抬了起来,抻长着脖子享受的叫了一声,结果她一叫我便浑身一颤。

韩薇薇?

心口一颤,手里的钥匙便掉了下去,我正担心要命。

一道风从身边拂过,人便跌入到了那东西的怀里,待到他怀里一阵冷冰袭来,我便马上知道,是他来了!

比起被韩薇薇撞见,我到宁愿遇上他。

起码还不至于那么的尴尬。

反正我与他也不是第一次了。

只觉得身形一转,已经到了储物室的上空,而地上正控制不住颤抖的两人,此时也像是觉察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抬头朝着门口看去。

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关上,而且钥匙也已经放入了我的手里。

此时我在去看,韩薇薇早已汗水湿透,媚眼如丝的倒在地上那个全身赤裸的男人怀里。

那个男人我总觉在哪里见过,但又记不起来了。

看够了地上的画面我又看看他,他便朝着我笑了笑,桃花眼能媚出水来。

我便想,男人生成这样也是祸害了,明明就是个雌雄难辨的,却说话那么的有男人底蕴。

就这样,我被他抱在半空,低头一直看尽了韩薇薇与人苟合之事,等人走了,我才被他从空中抱下来慢慢放下。

人走了,他便将我放在了墙边上,似乎他就是喜欢这样。

看着我推着他嘤咛,出透汗,心情便好。

只是每次他都点到即止,正想要继续便马上将我搂在怀里,肥大的袍袖一扬,我便躺在他怀里去了。

“宁儿,舒服么?”他的声音依旧魅惑,而我则恨得他不行。

反倒是他,抬起手在我脸上轻轻抚摸,看着什么久违的爱人。

“一会送你回去,你切记,以后这种地方不能一个人来了,刚刚的韩薇薇是只艳鬼,我现在能带着你躲开她,但不能除了她,这两天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艳鬼?”和四叔那晚的鬼一样?

似乎是看出我在想些什么,他便说:“你四叔那晚的艳鬼,充其量是只小鬼,而这只是只大的。”

“你不是很厉害,杀了她不行。”或许是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他欺负,被他欺负已经习惯。

我一说便知道自己,拿他并不那么在意。

他也到不生气,告诉我:“宁儿的身体,本王很喜欢,本王要慢慢吸收,身子也虚。”

身子虚?

我随着他的话看看他结实的身板,他这样也叫虚?

他豁然便笑了,笑的花一样灿烂,便说:“本王很高兴宁儿这么想,但下次不许。”

他说完袍袖一挥,人便不见了。

储物室里便剩下我一个人,我转身看看,寻不到他的影子,转身一股无力感。

想到我一个黄花大姑娘,每次都给他欺负到……

脸一红,我低头看了眼手腕上的梨花手串,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连只鬼都挡不住!

第七章:恶鬼锁命

歇了口气我从储物室里把小黑板找到,出了门锁好储物室的门一路原路返回。

等我到了楼上的陈列室,叶绾贞也从办公室里面回来了。

两个人在陈列室的外面便遇上了。

一见面叶绾贞便打量我,用那种奇怪的眼神。

“小宁,你是不是遇见什么东西了?”东西?

我摇了摇头:“什么东西?”

叶绾贞话到了嘴边又吞了回去:“没什么。”

我觉得叶绾贞一定是有什么,但就是拿捏不好,自然不愿意惹这个麻烦,也就没说。

陈列室里老师已经在给同学们讲课了,还说我和叶绾贞来的正是时候。

叫我们把黑板和粉笔放下,老师开始给我们讲课。

此时老师讲的是陈列室里面那口悬棺的事情,我虽然不感兴趣,但也觉得无事可做,自然是要好好听。

叶绾贞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总是在观察我,还朝着我身上闻了一闻。

“你身上有股味道,你闻得到么?”叶绾贞她问我,我心想糟了,一定是那种暧昧的味道。

我心说不好,叶绾贞却给了我一道黄色的三角符纸,上面还缠着一根红线。

我微微愕然,而后把符纸接了过来。

“你带上,以后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便不会再碰你!”叶绾贞似乎也怕人听见,故意很小声在我耳边说,我点了点头,记下她说的话。

不管是真是假,兴许管用,毕竟看她是好意。

老师的课讲完,我和叶绾贞也一并跟着同学离开,离开时不知怎地,我回头看了一眼那口悬棺,莫名的生出一种奇怪感觉,里面像是睡着一个什么人,正在看我。

我摇摇头,兴许是我产生幻觉了。

毕竟我和身边的同学比,我十分的不正常。

别人看不见的我都能看见,别人看见的我又好像是看不见。

转身我有些无奈,下午没有课,我打算好好休息一会。

叶绾贞说她想去后山转转,我一想到那黑压压的山,想到那个东西就在后山,我顿觉得头皮发麻,说什么也不想去了。

叶绾贞看我确实不想去,独自一人去了。

而我一个人便回了寝室里面,寝室里此时刚好没人。

我觉得我能睡个好觉了,进去便脱了鞋爬上了我自己的床铺。

躺下开始盖着被子睡觉,谁知道没过多久,寝室的门被人给推开了,韩薇薇带着一个男人从门外进来。

我顿时觉得事情不好,但又不好从床上起来,只好忍着不出声。

谁会想到,韩薇薇会那么大的胆子,在寝室里面便开始脱衣服做那种事,而我实在是有些心惊胆战,想着要不要出声提醒一下他们,又担心韩薇薇身上鬼气太重伤了我。

就在此时,寝室的门被宋玲推开,韩薇薇因正在纵情之处,忽然朝着门口看去,这时我才发现,韩薇薇的身后站着一个满面凶光,双眼猩红的女鬼。

那个女鬼一身的血红衣裳,一头乌黑的长发从头披到脚,脸色纸白纸白的,看着人转头不转脸的,着实有些吓人。

只是看女鬼,我便有些不寒而栗。

真是不知道,鬼还有长这么长头发的,再看她那指甲,又尖又长的,分明都能抓进皮肉,但她抓着韩薇薇的肩膀硬是什么事情没有。

我看那女鬼便有些害怕,觉她身上有股不寻常的怨气,屏住呼吸我是说什么不敢动。

宋玲进门便看见了韩薇薇和那个男人正苟合,不由得惊叫了一声:“李李老师?”

此时男人忽然从床上起来,一边提裤子一边脸色苍白的看着宋玲。

“宋玲,你不要误会,我和微微,微微……”姓李的老师试图解释,却被韩薇薇一道凶光射过去。

我分明看见韩薇薇身后还有一只鬼,那只鬼才是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

想到韩薇薇平常虽然有点跋扈,但也不至于突然变了,看她身后的女鬼我才明白,她是被鬼附身了。

“怕什么?”韩薇薇忽然朝着李老师说,李老师吓得向后一躲,说不怕还是怕吧。

我便暗暗摇了摇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阿华,你不是说你爱我么?难道你不爱我了么?”韩薇薇转身搂住了李老师,温柔的变了一个人,宋玲转身想走,却给韩薇薇一转身便追了出去,我忙着从床上下来,也顾不得李老师满眼的震惊,跟着就跑了出去,连双鞋都没来得及穿上。

韩薇薇已经被鬼附身了,这时候真做出点什么事,谁也说不清。

但我一追出去人便不见了,根本没看到韩薇薇和宋玲的影子。

我忙着朝着外面追,走到走廊口叶绾贞正好回来,一看我连双鞋都没穿,便问我在做什么。

“韩薇薇,韩薇薇……”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担心我说我看见鬼了叶绾贞她不相信。

情急之下我扯了个谎:“宋玲撞破了李老师和韩薇薇亲热,被韩薇薇追出去了,我怕出事。”

叶绾贞不置可否,但马上转身追了出去,似乎也担心有什么事情发生。

等我们追出去,宋玲已经朝着后山跑去了。

叶绾贞叫我回去穿鞋,一个人追了上去。

我低头看看,这么去山上也确实不行,忙着回去穿了鞋,等我穿鞋回来,叶绾贞她们也跑的没影了。

李老师跟着我一块朝着山上跑,我一边跑一边看身旁的李老师,难怪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我要是没记错,我开学那天来的时候,是李老师接待的我们这些新同学。

为人师表,怎么能做这种事?

我本来对老师很崇拜,此刻也大打折扣了。

上了山,我开始喊叶绾贞她们,但不论我怎么喊都喊不到人,而我也发现,我此时正走进一个伸手不见五指,越发黑暗入深渊的地方。

上山的路我来过,而眼前的路怎么都不像是上山的那条路。

路上竟出现了许多的坟墓,而且坟墓上面都血淋淋的出现很多血,血从木头的小墓碑上顺着流淌下来。

越走我越觉得不对劲,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后山上,转身我朝着四周围看,竟然李老师也不见了。

“李老师。”我试着叫了一声,结果没人应我。

我有点后怕,低头看了一眼全部睁开眼睛的手串,紧紧的握着,兴许关键时候会有用。

“微微,你到底要干什么?”耳畔传来李老师控制不住愤怒的声音,和韩薇薇呵呵的奸笑声,笑的人一阵毛骨悚然。

“你放心,我会让她们都死在这里,让后我们就能在一起了,以后,谁也无法再把我们分开。”

“你你不是微微。”李老师颤不成声的声音。

“哈哈…你终于看出来了,阿华,我是小雅啊!你不记得了么?你最好的学生啊!”

……

艳鬼狂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艳鬼狂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厉少的宝贝宠妻 大结局

    原标题:厉少的宝贝宠妻大结局小说名字:厉少的宝贝宠妻目录预览:第1章蚀骨宠爱第2章我还真有一个孩子,你在意吗第3章我要结婚了第1章蚀骨宠爱欧式复古的壁灯,散发出暖黄色的灯光,床上,紧紧相拥的一双人影,似交颈鸳鸯,抵死缠绵。“聿寒……”女子低软的声音轻唤,如一汪春水!“今天是第100天,我们交易的最后一天,你如果想要的话,就尽兴吧!”男人没有说话,以吻封唇!下一刻,他铺天盖地的气势将女人压在宽大的床上。房间里,黑胶唱片刻下最后一个音节……安静的只有两人的呼吸。厉聿寒睁开眼,看着身边眉目如画的女子。

  • 总裁的第一宠妻 大结局

    原标题:总裁的第一宠妻大结局小说名:总裁的第一宠妻目录预览:第1章西裤上的牛奶渍第2章我喜欢怀旧第3章不会是怀孕了吧第1章西裤上的牛奶渍回南城的飞机上,念凉凉依然有些恍惚。手中无聊翻看着飞机上的娱乐杂志,上面一张张都贴满了念雨薇的订婚照片。精致的眉眼,幸福的笑。她身边站着的似乎是一个高富帅?念凉凉扫了一眼就失了兴趣,准备将杂志合上。项链……她迅速的打开杂志,清晰看到了念雨薇脖子上那条紫色高贵的项链!混蛋!一股怒气悄然而至,她忽然觉得有些头晕,胃里也翻来覆去的难受!此时她才发现自己一天都没有吃东西

  • 宠妃撩人:摄政王爷欺上门 大结局

    原标题:宠妃撩人:摄政王爷欺上门大结局小说名字:宠妃撩人:摄政王爷欺上门目录预览:第1章洞房花烛夜第2章爬墙第3章逛青楼第1章洞房花烛夜南陵国,盛京。红烛把新房照得如梦幻般朦胧,新房内绣花的绸缎被面上铺着红枣、花生、桂圆、莲子,寓“早生贵子”之意。沈碧伸手一下掀起大红盖头,瞪大了眼睛,一脸懵逼,谁能告诉她眼前是怎么回事?明明就是她准备结束自己老处女生涯的最后一刻,为嘛在浴室准备和美男啪啪啪的时候摔了一跤,就到了这个鬼地方?“小姐,姑爷没来,您不能掀盖头,喜娘说不吉利。”大丫鬟莫雪柔声劝道。她瞪大

  • 盛宠闪婚:腹黑老公请节制 大结局

    原标题:盛宠闪婚:腹黑老公请节制大结局小说书名:盛宠闪婚:腹黑老公请节制目录预览:第1章记住勾引男人的下场第2章先生,求你救救我第3章查查昨晚那个女人第1章记住勾引男人的下场豪华的总统套房,柔和的暖橘色灯光。顾思思躺在大床上,浑身发热,难受的厉害。意识混沌之中,她似乎感觉有个男人。只是不管她怎么看,眼前都是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那个人的样子。虽然理智有些薄弱,但顾思思却不是个随便的人,她用尽全力去推那个男人。她说话明明用了狠劲,却柔媚的不像话:“你是谁?你怎么在这儿?滚开!”“是你爬上我的床,现在

  • 假戏真婚:萌妻送上门 大结局

    原标题:假戏真婚:萌妻送上门大结局小说名:假戏真婚:萌妻送上门目录预览:第1章分手专家第2章卖艺不卖身第3章这男人,幸灾乐祸吗第1章分手专家八月,江城,炎夏已至。卡西欧咖啡厅正门前。一个无论是从身材、脸蛋还是气质,看起来都堪称优质的女人站在那里,正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机。此人正是白心果。白心果以最快的速度浏览了一遍白亦凡也就是她的弟弟兼合作伙伴,刚刚发过来的信息:合作对象:何岩,男,二十八岁。需求:在最快时间内搞定对他死缠烂打的二奶跟小三。看完信息,白心果将手机收了起来,抬头的瞬间,嘴角勾起一抹几不

  • 暖婚蜜爱:首席帝少追逃妻 大结局

    原标题:暖婚蜜爱:首席帝少追逃妻大结局小说名字:暖婚蜜爱:首席帝少追逃妻目录预览:第1章穿着婚纱追击犯人的女子第2章心狠手辣的女子第3章你敢命令我第1章穿着婚纱追击犯人的女子“砰砰砰!”一阵混乱的枪声响彻在整个安城的上空。一辆兰博基尼加大了油门在大街上逃窜,而在它后面,竟然紧紧追着一个穿着的婚纱的妖娆女子!她好看的桃花眼微微眯着,婚纱被她撕了个缺口出来,白皙的大腿若隐若现,带着致命的诱惑。只是那肉色的丝袜里面,微微鼓起了塞着一把寸长的军刺。似乎还是嫌裙摆碍事了一点,女人竟然又把裙摆撕掉了一小截,

  • 婚心荡漾:总裁的心尖暖妻 大结局

    原标题:婚心荡漾:总裁的心尖暖妻大结局小说名字:婚心荡漾:总裁的心尖暖妻目录预览:第1章霸气傲立第2章哪里来的女人第3章舒适的24度第1章霸气傲立S市,耀达皇城大酒店,全市唯一的七星级酒店,在市中心霸气傲立,藐视一切,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每晚的消费百万起,是皇室成员、名流富豪的下榻之处。酒店的奢华包间里,折世勋和林珠夫妇正极力劝女儿折薇为客户童总敬酒,童总曾多次暗示要折薇陪一晚,否则生意没得谈。现在生意不好做,为了这笔九位数的生意,牺牲个养女也不算什么。“小薇,就喝一杯,你姐都喝好几瓶了。”林

  • 冰山师傅有点暖 大结局

    原标题:冰山师傅有点暖大结局小说书名:冰山师傅有点暖目录预览:第1章雪中女子第2章唤我九霄第3章驿站偶遇第1章雪中女子北风卷地,鹅毛大雪纷纷扬扬,似要吞揽一世喧嚣。飞禽走兽仿佛都被这样猛烈的风雪逼回了窝,方圆几里格外冷清。一座楼阁小驿应该是有着术法结界加持,未染银妆,虽干净融暖,却显得不协调了。这便是方圆几里唯一的驿站,平时清静无客,今日因为这天气竟热闹了起来。店里伙计忙着帮客人饮马,扫落货物上的残雪,恰好看见一名女子缓缓走来。这女子肤白唇红,披着素色连帽裘衣,怀里抱着一团看起来毛茸茸的白毛宠物

  • 豪门新媳:高冷总裁进错房 大结局

    原标题:豪门新媳:高冷总裁进错房大结局书名:豪门新媳:高冷总裁进错房目录预览:第1章皮肤真好第2章他是一个疯子第3章进了贺家的门第1章皮肤真好外面灯火辉煌,楼上衣香鬓影,觥筹交错。不过,这一切的热闹,都不属于白子涵。在楼上举办订婚仪式的那对未婚夫妻,是她的好师姐和前男友。本来,她今天打算去闹一场,到了门口,却发现自己连宴会厅都进不去。何等讽刺!她看了看手中的蓝色妖姬,这是刚才在洗手间,一个女孩子见她脸色不好转送给她的,本来想扔掉,又觉得有些可惜。拿着花,她准备离开这个让她心情欠佳的酒店。电梯门打

  • 妖帝独宠:猫妃,到朕碗里来 大结局

    原标题:妖帝独宠:猫妃,到朕碗里来大结局书名:妖帝独宠:猫妃,到朕碗里来目录预览:第1章宠冠后宫的猫儿第2章给我杀了它第3章一只猫引发的战争第1章宠冠后宫的猫儿傲天大陆。阳光明媚,云淡风轻。御花园中百花争艳,空气中弥漫着沁人心脾的香味儿,彩蝶飞舞,蜂儿忙碌,一片宁静祥和。“怎么样?找到了吗?找到了吗?”尖利刺耳的急切呼喊打破了御花园的宁静,无数太监、宫女和侍卫涌进御花园中,急切的寻找着什么。“没有啊,这小祖宗到底跑哪儿去了?”太监宫女急的直跺脚,急切而惊恐的呼喊道:“快找啊!皇上马上就要下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