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魔后无双:逆天元灵师在线阅读

2017/11/15 22:01:4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魔后无双:逆天元灵师

003 剧变

丫鬟的嘶喊声很快惊动了侯府所有人,当大家看到上吊自尽的李氏时,武阳候脸色一变,立马叫人处理了尸体。来自haohaoyun.com

  也是同一时间,天边一道闪电滑过,惊雷再次炸响,白日里没有下下来的雨,在这一刻,倾盆而下!

  西苑人行匆匆,其他三方的人都披着披风站在不远处看着那个凌乱的房间方向。

  所有人中,唯有慕清娆的一张脸比纸还白,整个人仿佛被抽空了一般,即便李氏已经被取下来,她还是呆呆的看着空中那个位置。

  有匆忙出入的下人撞到她,使得她踉跄几步,没入了暴雨之中。

  单薄的衣裳瞬间被淋湿,她就那样呆呆的看着,毫无反应。

  大雨之中,一直有力的手握住了她的胳膊,将她拉入了伞下,慕天远寒着脸看着她:“你清醒一些!”

  可是慕清娆没有丝毫反应,一直死死的盯着李氏上吊的位置,不言不语。

  李氏的尸体很快就放入了临时买来的棺木中,可是因为时间仓促,最终棺木还是放到了西苑李氏的房中。死一个李氏,没有人会在意。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很快,西苑重新恢复了宁静。有些人,甚至是带着笑走的。

  是啊,一个在侯府苟延残喘了十三年的药罐子,任谁都觉得,死了才是省了口粮药材!

  李氏的屋子还点着灯。慕清娆关上门,坐在李氏躺过的床边,盯着那空空的枕头。

  忽然间,她目光动了动,在枕头边发现了一封书信的一角。

  这是李氏留给她的信。

  只有一句话的信。好好孕

  【阿娆,娘想看你好好活着。】

  那一刻,慕清娆有些晃神,仿佛回到了很久以前,她刚刚懂事的时候。

  武阳候年轻的时候,曾纳过一个小妾,而后小妾产下一子,便无辜丧命。这一子,便是慕清娆的父亲,李氏的丈夫。因为小妾之死,这一子被记在了正妻侯夫人的名下,可是这么多年,他们这一房从未得到过应有的关爱与尊重。

  慕清娆出生那一天,从郊外赶回来的父亲竟坠马身亡。自此,慕清娆背上了克亲之名,连带她的名字,也并未记入族谱,承下族谱上的辈分名。小说:魔后无双:逆天元灵师在线阅读

  八年前,一直体弱多病的李氏一病不起,她的克亲之名再一次落实。

  从那一日开始,她每日唯一放在心上的,就是为娘亲熬药,再看着她喝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有时候也会被慕映蓉可以找麻烦,会被侯夫人刁难,可是只要她和李氏还在侯府一天,就一天都是侯府的人,就算再多的苛刻,她终究还是能弄到药材,为娘亲续命。

  有丫鬟笑她不过是怕自己是天降灾星的衰名传的更远,所以拼死拼活要吊着李氏的命,却不知道,李氏作为唯一的亲人,就是她的命。

  当年所有人说她是灾星的时候,是李氏这个亲娘顶着所有的压力,将她照顾的无微不至。而今,她只想娘亲健康长寿,不再受病痛折磨。

  回宫的时候,慕天远给她的美食早就在刚才掉落泼洒,即便再次被慕映蓉讥诮,也不觉得有什么难为情,可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再回到侯府,娘亲已经再没有办法吃下那些美食……

  吧嗒。推荐haohaoyun.com

  迟来的眼泪以一个无声的姿势滴落在那张遗言上,一滴接着一滴,等到慕清娆回过神来,想要擦掉纸上的眼泪时,那短短的一行墨迹早就被沁开,唯独剩下两个字,清晰而刺目。

  【活着】

  这一夜,雨一直下着。

  第二日一早,当武阳候穿戴整齐打开房门的那一刻,见到的却是不知什么时候跪在门口的慕清娆。

  她的衣裳还是昨天的,浑身上下都被雨水浸湿。发丝贴在脸颊上,一张脸惨白无血色。

  她静静地看着已经年迈的武阳候,语调沁凉:“祖父,阿娆从小到大从未求过祖父半件事,如今请祖父念在阿娆死去的父母份上,答应阿娆的一个请求。”

  侯夫人也出来了,她淡漠的看着这个府上唯一一个多余的人,淡淡道:“你这模样,未免也狼狈了些,有什么事情何必急于现在,还是先回去整理整理自己,安顿好你娘的后事再说。小说:魔后无双:逆天元灵师在线阅读

  显然,侯夫人并不准备允她这个方便。

  可慕清娆忽然双手奉上一枚发簪:“请祖父听阿娆一言。”

  武阳候见到那发簪,身子微微一僵。

  这是他那短命的小妾所有之物。自从那小妾去世后,府里所有的东西都已经销毁干净。却不知道她还留了这个,竟被传到了慕清娆的手上。

  侯夫人的脸色已经极尽难看,可是武阳候并没有看到。他已经有些苍老的手接过了那发簪,摩裟片刻,道:“你有什么,说吧。”

  慕清娆抬起头,目光依旧是那番淡漠:“请祖父答应让阿娆去参加苍虞山的甄选,倘若阿娆过了所有的考验,便让阿娆上苍虞山……”

004 考试

慕清娆忽然要去参加苍虞的选拔,任谁都会联想到她刚刚死去的母亲。

  可是去苍虞的机会等于一个长生不老的机会,谁愿意放过!?

  侯夫人原本看到那簪子后,眼中便生出了怨毒,更是不希望侯爷与这贱人的孩子有任何纠葛,然而当她听到慕清娆的请求后,原本紧皱的眉头竟然松懈了几分。

  武阳候沉默了片刻,接下了那簪子。意思,大概是允了。

  去偏厅时,武阳候夫人身边的老奴不解:“夫人,您不是厌恶那小蹄子么,怎的也不阻止侯爷……”

  侯夫人抬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忽然冷笑一声:“你以为,苍虞的选拔是说着玩玩的么?我早就听人说过,修道修的是人心,那小蹄子一看便是心术不正,想过苍虞的甄选,本夫人倒是想看看她要怎么亲自送掉自己的小命!”

  老奴立即明白,这样一来,就算这小蹄子死了,也是她咎由自取,夫人还少了麻烦!

  因着苍虞山来得七位道人并不能逗留太久,是以选拔的日子隔日便开始了。

  皇帝为此特地命人建了高台,远远看着像是擂台一般,专门用于此次的甄选。

  因为这样的盛事难得一见,是以甄选的这一日,如同宫宴那一日般,几乎是所有的王孙贵胄都进了宫,围着那神圣不可侵犯的高台依次坐开。

  台上的云清道人乃是七人之首,此番他负手而立,白衣道袍衣袂纷飞。云清对着皇帝微微颔首,上前一步:“贫道众师兄妹已经向师尊请示,如今天下大乱,民不聊生,若是诸位当真有一心想道之心,苍虞愿意大开方便之门,格外招收弟子。”

  下一刻,云清一翻掌,掌上便浮起了一团浊气,然而浊气周遭又还有荧光缠绕,似是将它束缚了一般。

  云清继续道:“然既有修道之心却并不够,苍虞乃是仙山福地,选取的弟子也应当是有慧根之人。苍虞虽愿意破例,然弟子的选拔却不得马虎。此番吾等选取新晋弟子,就靠这噬灵魔来决定。”

  噬灵魔?

  魔!?

  云清一番话出来,饶是修养再好,众人也是一惊。再看云清手中的那一团浊气,平白就觉得多了几分恐怖。

  缙王皱了皱眉,道:“道长,这噬灵魔是什么东西?”

  云清淡淡一笑,道:“各位,苍虞的选拔远远比你们想象的要严格,也要更为险难。须知人有三魂七魄,而凡人若是要修道,需得从养灵开始。有了自己的灵识,方能进一步强大,直至最后的历劫飞升。这当中的任何一步都是性命攸关的大劫,是以云清在此将话说明白。”

  云清抬了抬手中的浊气,只见那浊气似乎又狰狞了几分,围在练武台周遭的人忍不住往后靠了靠。

  云清面不改色,继续道:“这噬灵魔乃是来自魔界的魔灵,魔修魔性,其魔灵是凭靠吸收灵识来修炼。贫道会释放出噬灵魔的魔障,想要成为苍虞山的弟子,需得进入魔障之中,一盏茶的时间后能安然无恙的出来,便是我苍虞的新晋弟子。”

  魔、魔障!?

  皇帝脸色变了变:“道长,若是支持不住……”

  云清坦言:“此行必有风险,是以贫道认为,考虑完全后,各位再决定是否要参加这一次的甄选。”

  慕映蓉跃跃欲试,然而在她起身以前,忽然被人按住。

  “道长,本候有一问。”

  发话之人,乃是武阳侯。

  武阳候发话的那一刻,目光不自觉得看了一眼坐在后头低着头的慕清娆。同一时间,慕天远微微皱眉,顺着武阳候的目光望向了慕清娆,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脸色大变。

  云清微一抬手:“侯爷请问。”

  武阳候捻了捻胡须,道:“道长所说的风险,乃是什么风险?”

  武阳候的疑问,自然也是许多人的疑问。

  慕清娆的目光从武阳候身上转到了那个道人身上,云清正欲回话,忽然敏感的感觉到了武阳侯府的人中有一道凉凉的目光传来。他敛了敛眉,对上了慕清娆的目光。

  云清忽然望过来,慕清娆几乎是同一时刻移开了目光。

  云清看着那微微别过脸的女子,不由得一怔。

  “师兄!”云清很少失态,如今却迟迟不回话,云月不免提醒了一句。

  云清回过神来,很快就恢复正常,立马道:“贫道已经说过,魔修魔性,诸位乃是受真龙天子任用的王侯将相,身上或多或少沾有龙气或是带有贵气,这些于魔的修行是十分有益的,若是心中魔性甚重,在魔障之中必然会被噬灵魔吞噬。轻则痴傻癫狂,重则小命不保。”

  云清一番话,在场皆是倒抽一口冷气……

  竟……竟然会这般危险!?

  原本以为能进入苍虞乃是人生的大福气,却没想到要成为苍虞的弟子,竟然这般困难。若是为此赔上一条命,才是真正的不值得!

  原本一个个皆是跃跃欲试,却因为这个说法望而止步。然而又有多少人能真正就此退出!?若是因为这个原因而退出,不正是明明白白的告诉旁人,自己心魔甚重!?

  原本是一件好事,到了最后,无端端的让人心生了几分忧虑。就连已经做好准备的慕映蓉,都面色一白。

  仿佛是感到了众人的心理变化,台上的云清道人与师妹云月对视一眼,又与其他的师兄弟对了对目光,大家心中都对这个局势明白了然。

  “启禀皇上,臣愿意一试!”就在大家都没了声音之时,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

005 恐惧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此次战役的副将刘庆主动站了出来。面对这样的危险,大致只有上过战场杀过敌的勇将有这个胆量吧。

  皇帝望向这位刘副将的目光都多了几分赞许。

  云清蹙眉:“这位将军果真是但是过人,但贫道还要再说一遍,此魔灵乃是贫道的师尊一同擒获,如今捆绑着这魔灵的结界,亦是师尊们设下,若是魔灵猖狂,即便是合我七人之力,也未必能降服。是以,若是将军因心魔太重而被吞噬,吾等也无能为力。”

  刘副将是砍了脑袋也当凳子坐的勇将,冷哼一声:“本将一心为国,不曾有过什么心魔,今日愿上苍虞,也是为了他日学成归国,能继续为我大缙效力!”

  云清似乎还想说什么,皇帝已经抬手制止:“道长,就让刘副将试一试吧。”

  皇帝都这么说,云清不再阻止,他抬起手,那魔障便缓缓升起,落于高台中央,他默念口诀,喊了一声“开”,顷刻间,浊气轰的一声炸开,当真裂出了一道浑浊的门。

  刘副将理了理自己的衣裳,阔步上台,对着云清拱了拱手,步入了魔障之中。

  与此同时,云月一挥袖袍,半空中忽然显出一面水镜,水镜中正是已经走进去的刘副将。

  原本以为那瘴气之中应当是暗无天日令人窒息,却没想到刘副将周围,竟是一片空旷的地段,忽的,只听到一阵阵从远而近的“杀啊——”

  霎那间,两边不知何时多出了数以万计的士兵们,两方交战,刘副将眼看着那些士兵冲破了自己的身体,开始相互厮杀。

  手起刀落,一道鲜血溅在了刘副将的脸上,那一刻,一直威风八面的刘副将,竟然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不……不要找我!不要来找我!不!”他慌张的抬手后退,周围是厮杀的士兵,他们一个个的穿过他的身体,令他越发的惊恐。

  “不!我不想!我不想杀人!”渐渐癫狂的刘副将紧紧抓住了自己的头发,开始发狂。

  主将镇远将军脸色一变,上前质问:“这是为何!他为何会变成这样!”

  云清早已无奈的摇摇头:“将军是战场上的猛将,这一点不假。然而没有人是生下来便会上阵杀敌。刘副将看似英勇无敌,但早年第一次杀敌给他带来的恐惧一直潜藏在心中,进入幻境,便被放大,进而陷入无限恐惧与无措之中。”

  皇帝脸色大变:“请道长救他!”

  云清叹息:“晚了。”话毕,他微一抬手,似是抓住了什么,往后一收,那刘副将猛地从幻景中被拽了出来,直直的跌落在高台之上。

  他眼神涣散,浑身抽搐,与进入时全然不同。

  周围一片噤若寒蝉,唯有镇远将军上前扶起了刘副将,拼命的喊他的名字。

  云月见状,立马上前为刘副将调息,她食指与中指并拢,点了刘副将的几道大学,总算令刘副将渐渐安静下来,只是那眼神依旧涣散。

  云清虽惋惜,但该说的还是要说:“诸位,修行之路并没有那么简单。今日刘副将尚未开始修行,遇到心魔被催动已经如此下场,倘若真的带着心魔修行,若是无法战胜,每每历劫之时,便都有可能是灰飞烟灭之日,下场要比这样更糟糕!此时并非云清恐吓,还请诸位想清楚。”

  有刘副将一个,足以令所有人退却了。

  皇帝的脸色极其难看。

  他想让苍虞开后门带人回去修行,乃是因为这一次的战役让他看到了仙术道法的好处!若是他缙国的将领全都这般有本事,别说是抵御外敌,即便是统一天下都指日可待!

  可他没有想到的是,想要踏入修行之路,会有这样一个可怕的门槛!

  慕映蓉秀美紧蹙。这……和她原先想的,似乎有些不一样。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个带着嘲讽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不是很想上去吗?现在没有人跟你抢,怎么又不去了?”

  慕映蓉的目光蓦地一紧,恨恨地望向坐在一旁的慕清娆。她说这话时,甚至都没有看她,而是直直的望向台子的方向。

  此处人多,慕映蓉根本无法恶狠狠的回击,而一贯总是沉默忍让的慕清娆,这一次竟将那嘲讽之意显露的十分明显:“还是……不敢了?”

  慕映蓉气红了脸:“你给我闭嘴!”

  慕清娆笑了,那笑容,冰凉彻骨,还透着狠意:“你要是不去,我可就去了。”

  就在慕映蓉怔愣间,慕清娆已经缓缓起身。

  “启禀圣上,武阳侯府之女慕清娆,愿意一试。”

  声音响起,全场哗然!

  所有人都望向武阳候府的方向,只见一个素衣少女站在那里,目光坚定的望向了高台之上的人。

  也是在同一时间,慕天远跟着一起站了起来,冷色看着她:“你疯了吗!?坐下!”

  复又向皇帝道:“皇上,微臣三妹只是因为一时丧母之痛,还请皇上莫要任由她送命!”

  丧母之痛!?

  云清望向那个神色淡漠的女子。

  她虽冷冷淡淡,但那目光之中却并未有什么痛苦之色。

  在慕天远说话间,慕清娆已经走了出来,慕天远想拦,却被侯夫人呵斥住:“殿前纠缠,成何体统!?”

  慕天远的母亲许氏脸色一变,也呵斥起来:“远儿,莫要多管闲事!”

  多管闲事。

  慕清娆淡淡的看了许氏一眼,唇角微翘。

  许氏平白因为这个目光而打了个冷战。

  因为阻拦不及,慕清娆已经从容的上了高台,对着云清微微一施礼:“有劳道长……”

006 噬灵魔境

如果在刘副将之前有这样一个女子出列,大家倒不会有多么的惊讶。然而连刘副将那样的铁汉都禁受不住多年前的恐惧,这样一个小女子能做些什么!?

  慕天远面寒如冰,哪怕侯夫人已经表现出了极大的不满,他依旧起身出列跪下:“皇上!舍妹有丧母之痛,莫说心魔,便是不进入这个魔境,她亦难承受丧母之痛!舍妹此举根本是意识不清,要做傻事!还请圣上收回成命,救舍妹一条性命!”

  慕清娆这个侯府小姐,在侯府这么多年,除开能得到给李氏的的药,其他方面,甚至一个丫鬟看起来都要比她更加光彩照人,饶是慕清娆一张稚气未脱的脸上隐隐能看出绽放的艳光,却也因为苍白之色掩盖了不少。

  此刻,慕清娆背脊挺拔的站在台上,静静地看了一眼跪在下面的慕天远,唇角忽然溢出了一丝笑容,目光转向皇帝和云清,淡淡道:“道长说过,人若是有心魔,即便开启了灵识,入了苍虞,也过不了后面的劫难,轻则遁入魔道,重则灰飞烟灭。阿娆是真心想要入苍虞,即便有心魔,也是抱着将其克服的心态。”

  “阿娆并不愿意活在过往之中,母亲不在,阿娆的确难过,却也不能因为母亲不在了,便草草的去过往后的生活……”

  “这位姑娘。”仿佛是看到了慕天远眼中的不赞同,云清忍不住道:“姑娘看起来脸色并不好,依贫道看,姑娘还是放弃吧。”

  皇帝坐在上头,原本只是随意的看了慕清娆一眼,可不知为何,看着看着,他忽然皱起了眉头,对于慕清娆究竟该不该入魔境,好像全然不在意。

  慕清娆淡淡的看了云清一眼,道:“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道长不是说这些是自愿的么?连阿娆都不担心,道长在担心什么?”

  云清:“这……”

  云月上前一步,语气有些凌厉:“我师兄是念及你身体不适,为你着想。你家人似乎也并不同意你做这件事情,既然是千金小姐,就该有千金小姐的生活,你还是回家好好过日子吧。”

  慕清娆浅浅一笑:“多谢这位仙姑的好意。可是对于阿娆来说,去到苍虞才是真正的新生活,阿娆丧母不假,回到府中,才会总是不断地想起伤心的事情。”收到这里,慕清娆双膝跪下,坚定道:“还请各位道长成全。”

  慕天远还想阻止,云清也尚有犹豫,云月却有些不耐烦,爽快应下:“好!就给你这个机会!”

  慕天远脸色剧变:“仙道!”

  云清也不赞同:“师妹!”

  云月微微抬起下巴,并不示弱:“师兄,这位姑娘自己都愿意,师兄顾虑什么?”继而又望向武阳侯府的方向:“既然这位姑娘已经做了决定,即便你们是亲人,也不应当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挠。若是她有什么不对劲,我与师兄们定会将她救出!”

  话毕,云月再也不废话,手结伽印,打开了噬灵魔境,对着慕清娆道:“请吧。”

  墨黑的浊气展开成了一道门,浊气的那一头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慕清娆几乎是毫不犹豫,抬脚便迈了进去……

  “阿娆!”慕天远一声大喊,但并没有拦下慕清娆的脚步声。

  “远儿!你回来!”许氏顶不住侯夫人的目光,终于忍不住呵斥。

  慕天远却再也顾不上这些,大步上了擂台,就等在那道大门之外。

  云清袖袍一挥,空中又反浮出了画面,这一次,是慕清娆心中的画面。

  没有马革裹尸,更没有并戈铁马。

  画面出现时,是一个光线不好的药炉。

  炎炎夏日,衣衫已经洗的发白的少女手中拿着一把蒲扇,站在火炉前不断地扇风。而那个少女,赫然与一旁站着的慕清娆一模一样。

  那少女认真的煎好药,端着药出去了。出门的那一瞬间,身体穿透了站在门口的慕清娆。慕清娆微微一怔,转身跟了上去。

  房间里,不仅仅只有卧病在床的李氏,还有扶手站在一旁的慕天远。

  李氏对着那个和慕清娆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姑娘笑着说:“阿娆乖,跟着去吧。若是瞧见什么好吃的,给娘带回来也好。”慕清娆走到那两个幻影边,眼中终于浮现出了痛色。

  慕天远脸色一白:“这是……”

  “是悔意。”云清一语道破。

  慕天远不解:“悔意!?”

  “是。”云清注视着画面中的一切动静:“慕姑娘的心魔,是悔意……”

  悔意,后悔没有一早看出母亲的用意,更后悔当母亲让她离开时,她真的就离开了……

  慕天远立马道:“她……她为何会置身于这样的幻境!?”

  这一次回答的是云月:“也许……她母亲离开的那一刻,她没能看到最后一眼,所以……”

  所以她入了魔境,心魔随着她心中所想,为她制出了这个幻境……

  画面中,和慕清娆一模一样的幻影与慕天远一起离开。房间中,只剩下一个李氏和进入这个环境的慕清娆。她呆呆的站在一旁,看着母亲的一双眼渐渐地红了起来……

  见到女儿离开,李氏忽然撑着身子下了床,咳嗽着走到破旧的梳妆镜边,从里面拿出了一张信笺,放到了自己的枕头下面。

  那一刻,慕清娆的脸色剧变,她冲上前去,却直直的冲过了幻影的身体!

  李氏将那封书信放置好,找出了一早就藏好的白绫,她的手在发抖,那是她对死的最后一丝敬畏,可是片刻后,她依旧将白绫抛上衡量!

  “不——”慕清娆忽然喊出声来,对着那个她根本无法触碰到的幻影直直的跪了下来……

  和过去发生的一样,李氏撑着摇摇欲坠的身子,艰难的站上了凳子,扶住了垂下的白绫……

  “不要……不要丢下我……”事情发生后,一直都处于异常冷静中的慕清娆忽然间激动起来,她跪着膝行到李氏的幻影面前,仰起头时,眼泪从眼角滑下……

  “不要丢下我……我可以照顾你……多少天……多少年我都能照顾你……不要丢下我……娘……不要丢下我……”慕清娆哭喊着,通红的双眼因为声嘶力竭而布满了红色的血丝,那伸出的双手却无论如何也抓不住幻影。

  咚的一声……立脚的凳子被李氏绝然的踢开,被吊起来的那一刻,李氏脸上的痛苦显然而易见……

  “不——”竭尽力气嘶喊出来的那一声,竟然令所有看着这画面的人觉得耳膜生疼!

  只见云清脸色一变:“不好!”

007 魔境之乱

随着云清的话音,其他六个道人也跟着脸色一变。

  那画面如同一面破碎的镜子,一片一片都分割这小的画面,而这面镜子破碎后,竟是一片漫天业火的场景。慕清娆跪在这片业火之中,似乎是陷入了无尽的沉痛之中,嘶喊声不绝于耳,居然令整个噬灵魔都跟着颤抖起来,而原先捆绑住噬灵魔的荧光结界,也忽然出现了异样!

  “道、道长……这是为何!?”不知是不是因为魔灵搞的鬼,慕清娆的嘶喊声令在坐的人有心而发的生出了一种心痛,刺痛的耳朵几乎听不到别的声音,皇帝捂着耳朵,大声责问!

  云清早已经顾不上皇帝的问责,大喝一声:“布阵!”

  七位道人迅速围住了那团乌黑的浊气,合力加注了一道封印在荧光封印之上!

  云清打了一道符在空中的镜面之上,一边勉力压制着噬灵魔,一边与镜中的慕清娆对话:“慕姑娘!你快些出来!”

  慕天远看了一眼云清,也对着慕清娆喊话:“阿娆!你听见我说话没有!你快出来!快出来!”

  漫天业火下,慕清娆犹如一句没有灵魂的木偶跪在那里,空洞的双眼缓缓抬起,那眼中的红,有血丝,也有火光……

  云清的话传到了噬灵魔造出的空间中,慕清娆的目光微微一动,似乎是有了反应。

  云清面露喜色:“慕姑娘!你听到我的话没有!?你快些出来,否则噬灵魔会将你所有的悔意造成的心魔吞噬,届时它冲破结界,大家都会有危险!”

  云清的话一出,场面一阵混乱,许氏在下面喊:“远儿!远儿你回来!”

  慕映蓉也站了起来:“大哥!你不要管她了!”

  皇帝也吓坏了:“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月见云清不回,代替回了话:“皇上,这位姑娘的悔意太重,毫不夸大地说,它的力量比方才那位副将的心魔还要超出十倍之多,这样的心魔若是被噬灵魔吞噬,后果不堪设想……”

  皇帝大惊:“可有解决之法!?”

  云月吃力的操控着结界,答:“方法有二!其一,就是让这位姑娘快些从打开的缺口出来,我七人重新封印噬灵魔……其二……”

  “云月!”云清忽然呵斥一声,似乎是要阻止云月说下去。

  皇帝又如何看不出来,他脸色一变:“还不速速道来!”

  云月看一眼云清:“师兄,现在不是顾全个人安危的时候!要是让它跑出来,这里所有人都会没命!”是以,她再也不顾云清的阻止,大声道:“唯有将此景完全封锁,在噬灵魔吞噬掉慕姑娘之前,迅速交给师尊,让师尊加注结界力量!”

  慕天远脸色一僵:“那阿娆……”

  云月也不再说话……

  慕清娆,自然是只有死路一条……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武阳侯府,意思是希望武阳侯府能舍弃这个孙女,保全大家!

  皇帝也忍不住施压:“爱卿!如今你这个孙女早已经失去神智,方才你也看见了,众人的喊话她根本毫无反应!若是要等着她清醒,只怕我们所有人都有危险!”

  武阳候沉默着看了看镜中的慕清娆,一旁的侯夫人却是发话了:“侯爷,清娆在侯府多年,我这个做祖母的从未亏待过她,她要给她的娘续命,侯府的药材也都任她拿取,如今能舍清娆一人救大家,也是她的造化!且若非她执意要进入魔镜,也不会有这样的结果!”

  武阳侯府的小孙女不止慕清娆一个,慕映蓉也是,还是更得宠的那一个,她站了出来,大声道:“祖父,祖母说的有理!她咎由自取,难道要叫我们所有人都陪葬吗!?”

  慕天远猛地望过来,眼中有不赞同:“祖父!清娆只是一时陷入困境,我们怎能其他于不顾!”

  慕成德冷着脸看着自己的儿子:“远儿!你快些过来!不要站在那里!”

  武阳候的目光黯了黯,然后,他缓缓望向云清:“道长,还请道长速速封印结界,莫让那魔物冲出来伤到更多人!”

  云清目光一动:“可是……”

  云月:“师兄!来不及了!舍这一人,可以救更多人!”

  说话间,那浊气涌动一番,原本施法打开的一道门也越发的浑浊,似乎是在壮大!

  而幻景中,慕清娆缓缓抬起头,目光逐渐变得清明,身体似乎也开始渐渐地感受到了业火的灼伤之痛,双手环住自己,环视着周围的业火,脸上有痛苦之色,却并不惊慌。

  云月目光一狠,忽然擅自催动法术,将自己这一部分的结界加重了!而拿到浑浊的门渐渐变得看不清,似乎是要封印起来!

  云月:“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她催动了自己的心魔,还间接助了噬灵魔。若是这东西挣脱出来伤了更多人,回了苍虞你们负责向师尊解释吗!?”

  武阳候拱手一拜:“道长,不要再管清娆,赶紧封住这魔物吧!”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是否该舍弃慕清娆上,却没有人发现那幻景中的人渐渐清明的目光和一张越发苍白的脸。

  顶着众人的压力,云清终是望向幻景中的人,沉声说了一句:“慕姑娘,对不起……”

  手中伽印变换,法术带着强大的结界逼近浑浊的浊气。渐渐强化的结界眼看着就要将所有的浊气捆绑,也要将那一道门摧毁!

  慕天远双目圆整:“阿娆!”

  电光火石间,一道紫色的灵光自九霄之上直冲而下,笼罩住了那团被困住的浊气,同一时间,七个道人目光一变,仿佛是发现了什么。

  在紫色灵光的笼罩下,黑色的浊气在一瞬间变得狰狞强大,只听得一声轰鸣,那原本控制着浊气的结界犹如一只只破碎掉的镯子,碎片四散,撞击在那紫色的光壁上,化作盈盈点点!

  四散的浊气仿佛发了狂的猛兽,开始四处冲撞,而然却并没有能逃出紫色光罩的束缚,而那团浊气环绕的中心,隐隐能看到一个少女的影子……

  紫衣男子出现的那一刻,七人终于确定来人是谁,齐齐跪下参拜:“徒儿参见苍缪圣尊!”

  忽然出现的年轻男子被七个自从入了缙国后就奉为上宾的仙道参拜,一旁的人都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紫衣男子仙气凛然,凭空出现,稳稳落于擂台之上,却是看也不看那七人,而是负手望向浊气中那个影子。

  苍虞之中,有五位师尊,为首的,便是这位苍虞圣尊,苍缪。

魔后无双:逆天元灵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魔后无双 或 逆天元灵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刚刚好”先生

    我把生活放在第一位,才有可能获得高质量的生活;把爱情放在第一位,才有可能获得高质量的爱情。我把事业的高度放松了,把灵魂的深度也放后了,告诉自己刚刚好就可以。也许我就是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无甚大爱,无甚理想。所做的都是为了一个好的生活,一个刚刚好的灵魂,行有余力,则可以照顾几个人更好的生活,让更多的灵魂活得刚刚好。多数时候,我想得比较透。但有时候,贪婪会作祟,想要我在钱财上多搜刮一些,为了更辽阔更长久的事业,那事业看上去是一种情怀。但是,得警惕啊,贪婪在不同的人身上有不同的性格,有人贪婪得很鲁莽,

  • 2018年,重新出发,重新起航

    今天起恢复更新,大家久等了

  • 环保提标 助力蓝天增多

    3月1日起,“2+26”城市执行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环保提标助力蓝天增多“到2020年,全国未达标城市PM2.5平均浓度比2015年降低18%以上,地级及以上城市优良天数比例达到80%以上。”近日召开的年度全国环境保护工作会议,明确了新的大气污染防治目标,让收获了更多蓝天幸福感的百姓们又有了新的期待。打赢蓝天保卫战,需要综合施策。按照环境保护部《关于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执行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的公告》,3月1日,此区域内,国家排放标准中已规定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的行业以及锅炉的新建项

  • 「记梦器」喂,妖妖灵吗?-----拯救阿尔茨海默老人

    昨晚做了特别清晰的梦。梦到,我和小伙伴在楼上收拾准备上班,听到楼下有动静,误以为是婆婆也起床了。但是下楼一看,居然是一个陌生的老太太。依稀的记得,老太太穿着盘扣的暗粉色上衣,比较利落,后来一问,才知道,原来是一名患有阿尔茨海默病的老人,找不到家,然后误入我家了。后来我婆婆还给她做了一碗清汤挂面,卧了一个鸡蛋。就让她在餐厅吃饭。我就拿起手机拨110报警。结果接线的小哥,还是一个逗比,跟我逗了半天闷子,才让我说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我当时都醉了。然后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这个接线员事情的经过。后来,出警没出警

  • 悦读 | 刘震云:有远见的人走的一定是笨路

    什么叫先驱者?当几万万同胞还生活在当下,他们就在思考这个民族的未来,为了自己的理想、不切实际的理想,甚至贡献了自己的生命——黑暗中没有火炬,我只有燃烧了我自己;每一个知识分子的眼睛像探照灯一样,更多的知识分子像更多的探照灯一样,要照亮这个民族的未来。如果这些探照灯全部都熄灭了,这个民族的前方是黑暗的;这个民族需要目光长远的人,他们一定走的是笨路。这个民族最不缺的就是聪明人,最缺的就是笨人。——刘震云有远见的人走的是笨路笨人和聪明人是世界上两种不同的动物。笨和聪明,首先不是在做具体的事的时候,而是

  • 我心中开着一扇门,一直等待永远青春的归人

    !我为你留着一盏灯让你心境永远不会近黄昏我心中不会有黄昏有你在永远像初春的清晨大年三十晚上,有上亿人听了王菲、那英这曲《岁月》,不知道有多少人真的听懂了……那英唱到这句歌词,“我心中亮着一盏灯,你是让我看透天地那个人”,很多人以为写的是爱情。当王菲唱“我心中开着一扇门,一直等待永远青春的归人”,恍然明白:“你”指的不是爱人,是岁月。20年前《相约98》,20年后《岁月》,岁月还是在她们心里留下了痕迹。不然即使写出“生活是个复杂的剧本”,也写不出“不改变我们生命的单纯”。20岁时,我们都曾轻视过岁

  • 半生已过,才明白这些道理都是真的!(精辟)

    当年多少荒唐事,如今都成下酒菜。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正如大曾所说,往事已成过往云烟。人生就是一个饱经沧桑历经磨砺的过程。春夏秋冬,风水轮流。揪不住的时光,衔不住的岁月。而有些事情,总是在经历过后才懂得,有些道理,年纪大了,才发现——都是真的。年纪大了,才发现:朋友,不在远近,只在真心。朋友,就像是夜空里的星星和月亮彼此光照,彼此星辉,彼此鼓励、彼此相望。朋友,也就是镶嵌在默默的关爱中,不一定要日日相见,永存的是心心相通,不必虚意逢迎,点点头也许就会意了,有时候遥相晖映,不亦乐乎。作家

  • 周日要上班!除夕不是法定节假日?!还有这些消息你要知道!

    距离春节只剩不到两周的时间有的小伙伴已经陆续放假回家了大部分仍坚持在工作岗位掰着手指头倒数着回家的日期然而就在你默默等待的时候季里看了下日历表突然发现一个大大的“噩耗”不仅这周日(2月11日)要上班!放假回来的那个周六(2月24日)也要上班!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2018年部分节假日安排的通知》,今年春节,2月15日至21日放假调休,共7天。2月11日(星期日)上班,2月24日(星期六)上班。这还不算什么季里又发现了一个更大的“噩耗”▼除夕不是法定节假日什么?阖家团圆的除夕竟然不是法定节假日20

  • 你抓住假期这个阅读高峰期了吗?

    进入小学中高年级段后,你会发现阅读的时间越来越少。尽管现在的老师和父母都一再强调要重视阅读,但阅读是需要大量的时间来积累的。随着年级段的升高,作业量的增加,再加上各种培训班,孩子的空闲时间确实少得可怜。我自己在爽爽升入五年级后,也明显感受到了这一点。小学阶段每天只保证半小时到一小时的阅读,在我看来是远远不够的。所以,假期就成了特别好的阅读高峰期。寒假和暑假都是如此。每次寒假暑假前,我都会购入大量的书籍,因为家里有个酷爱看书的小书虫。有了大把可以挥霍的时间,我知道他最大的兴趣点除了玩就是阅读了。所

  • 我与父亲的关系

    2018030你与父亲如何相处?有些父子增进感情,是通过打篮球或者聊汽车。有些,则体现在不经意的生活细节中。《负空间》(NegativeSpace)是入围本届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中的一部,片中父子的交流方式,是收拾行李。动画短片《负空间》何为负空间?简单的说,构成视觉中心的空间是正空间,负空间则与之相反。短片用“收拾行李”这件事贯穿始终,它是父亲教会自己的十分有效的整理方式——将一件件物品缩到最小,然后按固定顺序放进行李箱,“负空间”被这些衣物填满,极其充实。父子之间的感情如果也是一个行李箱,那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