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古氏家族之望雾在线阅读

2017/11/15 22:10:5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古氏家族之望雾

安乐公主

正是毒日头,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刺眼。网站haohaoyun.com马车在尘土飞扬的道路上飞奔着。

  “停车。”一道男声扬长而起。

  “王爷,妾身撑不住了,怎么办,王爷?”娇柔的产妇止不住的痛呼。

  “这-这怎么办。”被称作王爷的男子清秀的脸上布满了焦急的神色。额头上已经泌出了薄汗。网站haohaoyun.com

  一个快到老年的嬷嬷福了福身子道:“王爷,奴婢有经验,就让奴婢在这里为王妃接生吧。”

  “啊——,啊——”

  “王爷,快出来了,可是没有被褥包裹之物。这可怎么办啊。”一个小丫鬟小跑了过来。

  男子摸到了外套“就用本王的衣衫吧。”

  “王爷,生出来了,生出来了。是为小郡主。小说:古氏家族之望雾在线阅读

  “太好了,总算母女平安了。”男子又开始轻皱着眉头“可我这王位都保不定,又怎么能保护她呢?唉!”男子俊秀的脸上半喜半愁。

  回到马车内,“王爷,你给女儿一个名字吧。”女子虚弱的躺在男子的怀里。

  “就叫裹儿吧。爱妃,连累你与本王一起受苦了。”

  “王爷,别这么说。推荐haohaoyun.com能和王爷在一起是妾身的福气。”

  八年后在房州的夏天

  “小姐,你跑慢点,奴婢追不上了。”绿衣女孩身后跟着一个粉衣的小丫头。两人在院子里嬉戏,追逐,打闹。周围充满了欢声笑语,连池塘里的鱼儿也竞相跳跃。

  远处一男一女并肩走来,妇人身着紫色上杉,淡紫襦裙,一派简洁雅致,更衬得妇人娇媚。男子身穿浅蓝服饰,带着浅浅的忧伤。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清秀而多愁善感。

  “放肆。”李显指着穿粉色的小丫头说:“你一个奴婢怎么能和小姐打闹呢,我李显的女儿就这么低贱吗?去找管家领罚。”李显气的发抖。

  “王爷,别生气了,小孩子爱玩也是平常事。林琳,还不快跪下给王爷道歉。”韦氏赶紧解围。网站haohaoyun.com林琳早已吓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办了。猛的跪下,脸上已布满了泪水。与裹儿有几分相似的眼睛恐惧的看着李显。

  裹儿立刻跪下“父王,琳琳只不过是陪我玩而已,是我没教好她。父王,我一定带回去好好管教,求你这次饶了琳琳吧。”裹儿聪慧的大眼睛直盯着李显,丝毫没有怯阵。

  “好了,都回去吧。”李显慈爱的看着裹儿。

  裹儿闺阁内

  事后回过神来的林琳咬着嘴巴,眼睛里含着委屈的泪水。“好了。琳琳,别伤心了,父王不是故意的。我把这个珠花送给你好不好?”裹儿轻笑着问。

  “奴婢就值一个珠花吗?奴婢不像小姐有这么好的爹娘,可也不能随便欺负奴婢啊。王爷凭什么朝奴婢撒气啊?”林琳越说越委屈,眼泪似水滴般滴落。

  “就凭你自称奴婢。”说着说着韦氏走了进来。

  “母妃好。”

  “王妃,难道是奴婢就应该被欺负?”林琳不甘的问。

  “对,从你被父母送进来的那一天你就比别人低一等,所以只有被别人欺负。只有比别人高才能不受欺负。”韦氏不经心的随口而出。可见韦氏也是个厉害的的角色

  裹儿感觉气氛不太好,“母亲,不要再说了,我们去玩吧。”

  “好,裹儿最乖了。”

  六年后的裹儿,已经初露那倾城之貌。明媚的笑容,精致的衣裙,无不将她映衬出来。

安乐公主(二)

“王爷——,王爷——。好消息,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啊。”一名男子风尘仆仆的闯进厅里.李显放下端起的茶杯,皱起眉头问:“什么事啊?慌慌张张的。”

  “王爷,好消息啊,宫里传出消息要迎王爷回宫册封东宫。”

  李显一不小心将桌边的茶杯撞落到了地上“真的?”

  “是真的王爷。下官先恭喜王爷。”男子又换上了一脸媚笑。

  李显又皱起了眉头,“那——,母后那边——”

  “殿下,是皇帝陛下亲自颁发的圣旨,听说还要到宫门亲迎殿下呢。殿下快准备行装吧,圣旨一会就到。下官先去迎接圣旨了。下官告退。”

  花园内

  “王妃——。有圣旨要迎殿下回东宫了,王爷让奴婢来帮王妃收拾行装,圣旨一会就到。”一个机灵的丫鬟从前厅小跑而来。

  韦氏愣了一下:“真的。”

  “是真的,王妃。”

  “裹儿,母妃终于熬到头了。”韦氏掩面而泣,遂又快说到:“琳琳,带裹儿快收拾行装。”

  “母妃,我们真要回去了吗?”裹儿倚在小桥上。

  “是啊,以后你就是公主了。”韦氏抱着裹儿又哭又笑道。却没发现跟在身后的林琳眼神中露出了不甘和一抹狠毒的算计。

  “王爷。”韦氏匆匆赶来。

  “爱妃,终于熬过去了。这十几年苦了你了。”李显怀抱着韦氏动情的说道。

  “王爷,别那么说。”韦氏小鸟依人的趴在李显怀里。

  “爱妃,这十几年多亏了你。回宫后我定不负你。”

  “王爷。”

  迎太子回宫的宫宴上。

  “恭喜皇上与太子一家团圆。”众大臣齐呼到。

  “众爱卿平身。”金碧辉煌的大殿上端坐着一位身着黄色龙袍的女人。虽已是老年,头上也有了斑斑青丝却也不难看出,那曾停留在她脸上的倾国倾城之貌。身虽未动,一身天子的威慑气息却都充斥在大殿周围,让人不敢抬头观望。声音威严而有力。毫无疑问,她是一位成功的帝王。

  “太子在外可都好?”武则天微微抬眸说道。

  “多谢母皇,儿臣一切安好。多亏家人照料。”李显拱手低头朝武则天而立,坐在旁边的韦氏还看出李显的脚有些微微发抖。不禁在心里有一丝看不起。

  “是吗?太子这次可不要再听妇人之言了”

  李显还未说话,韦氏徐徐而立道:“母皇说的是,以前是儿媳不懂事。儿媳给母皇赔罪。”说完端起一杯酒。

  “太子妃坐吧。”

  说话间,裹儿已经走到了武则天桌旁。旁边的太监见武则天没管且小女孩一身华贵,就没敢说。

  “这是谁家的孩子啊。好可爱啊。”太平公主身着一身素纱笑着点了点小女孩的鼻尖。

  裹儿从容地行礼,缓缓道:“裹儿见过姑姑。”

  下面的李显正忙着和群臣喝酒,显然没注意到这里。

  “你是显儿的孩子?”裹儿的话吸引了武则天的眼光。

  裹儿不慌不忙的说:“回皇祖母,裹儿是父王的幼女,听母妃说,裹儿是在路上出生的。”裹儿天真的眼神似乎打动了武则天,聪慧的脸庞微微抬起,没有丝毫惧色。武则天的眼里闪过一抹欣赏之色。在下首的韦氏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慌忙道:“裹儿,不得无礼,快回来。”韦氏这么一说,李显也看到了。众大臣也都静了下来。

  “无碍,朕问裹儿,你为什么叫‘裹儿’啊?”武则天微倚在龙椅上慵懒的说道。

  “因为裹儿出生的时候没有包裹之物,所以父王给我取名叫裹儿。”武则天脸上闪过一丝触动。

  “裹儿真可怜。”太平摸了摸裹儿的头。

  下首的李显怕武则天怪罪,正要告罪,却听见武则天说:“朕甚喜裹儿,又怜其苦难。朕希望朕的儿孙们一生安安乐乐,就册封裹儿为安乐公主。”下首的李显听出一身冷汗。“儿臣写母皇圣恩。”

  裹儿高兴的跳了起来,甜美的笑道:“谢谢皇祖母,那这样以后裹儿是不是可以随时找皇祖母玩啊?”韦氏站在原地不知道说什么好。“当然。”武则天露出了些些笑容。底下的气氛顿时变缓了。“那裹儿就不找皇姑姑玩了吗?”太平假装生气的说道。

  裹儿又跳到太平面前笑道:“裹儿最喜欢皇姑姑了。”

  “皇上圣明,恭喜安乐公主。”众大臣说道。裹儿身后的林琳把头低得更低了。

  “皇祖母,让裹儿先尝尝这些菜,皇祖母再吃好吗?”裹儿的一番话瞬间让大殿内寂静。韦氏慌忙跪下。武则天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问道:“为何啊?”

  “应为裹儿听母亲说宫里常有下毒之事,裹儿想为皇祖母试菜。”裹儿一脸天真。

  “母皇,安乐幼时闲散田野,请母皇恕罪。”李显慌忙答道。

  “都起来吧。”

  “谢母皇。”韦氏与李显颤抖着相扶而起。

  “朕告诉安乐,宫里有专门试菜的人。安乐是千金玉体。不能试菜。”武则天一脸慈爱的看着裹儿。“裹儿快去吃东西吧。”韦氏又道:“多谢母皇厚爱。”

  宫宴就在众人的冷汗中落下了帷幕。同时,天下间有了安乐公主。

初到长安

“大哥,都准备好了吗?奶奶在等你呢。”悠长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好了,凝雪。这就来。”望雾深吸了一口气,关上房门。和凝雪并排走在有些阴森的走廊上。

  “大哥,你这次千万要小心。”凝雪严肃的说,没有来了往常的可爱和秀美。

  “你怎么了?这又不是第一次。”虽然望雾感觉这次的事没那么简单,但是依旧笑得大大咧咧。突然,凝雪停了下来,“昨晚,我给奶奶送茶点。在房门口听到她正和一个老头说话。”

  “什么?奶奶的房间里怎么可能有人。”望雾惊讶地瞪大眼睛。

  “是真的,我没敢太靠近。但我还是听到”凝雪有些伤心的低着头。

  “听到什么?”望雾的脸上有了一丝紧张。

  “这次去唐朝可能有回不来的的风险。还有断断续续的‘两个人’什么的”凝雪小巧的脸庞有一丝害怕,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周围沉默了。“凝雪别怕,大哥抱。”望雾又像小时候那样抱着凝雪,“他们不知道吧,不知道就别告诉他们了。”

  “知道了,大哥。他们都出去了,奶奶在行星镜旁等你呢。我就不去了。”凝雪的眼睛红红的,像只小白兔。

  “好,我先走了。”说着望雾朝外走着,“哎呀——啊,谁在这里挖了个坑啊。”凝雪听见望雾的叫喊脸上布满了黑线,心里想到‘不是你要种小树苗吗?结果,没种就就去睡觉了。竟然这么快就忘了。’凝雪无语的走向自己的房间。

  “望雾啊,你来了。”古怜慈爱的望着望雾。“奶奶给你的资料都看了吧,速战速决啊,可不要贪玩。你是长孙,奶奶要看你这次的成果。”古怜继续唠叨。望雾只带了随身的一身银钱还有几件唐服,“嗯,知道了奶奶。”古怜看望雾只带了这么一点钱,就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银票,“乖孙啊,带这么一点钱怎么够啊,这是我让印刷室连夜印出来的。别委屈自己啊。”古怜像暴发户一样的表情让望雾很无语。

  “奶奶我走了。”望雾朝行星镜走去,每次见到这块两米高的镜子都无法赞扬它的绚丽。镜子周围是一些像小星系包围形成的星团,灰蒙中又闪着璀璨的星光。让人离不开眼。镜子中清晰地映着望雾,头发经过改造已经梳成了唐朝的发式。一身宝蓝色的衣衫,合适的穿在望雾的身上,加上一把仕女图扇。好一派风流贵公子的形象。当然,只有他站着的时候是这样的。

  “啊——”很显然,他又跌到了。这次跌倒着进入镜中。

  公元709年,唐朝长安

  望雾此时正走在长安的大街上。手摇着折扇,悠闲地逛着街。天色不早了,望雾打算先找一家客栈住下,再找机会接近安乐公主。

  ‘长乐客栈’望雾读着名字,看着这里挺热闹,还是个酒楼,二楼还有人倚栏喝酒,门口的样子很是大气,连招牌也镀了一层薄金。这家店应该很有实力。望雾便一撩衣袍走了进去。

  走到账台前说道:“掌柜的,一间上房。”望雾又继续观察屋内的情况,只得出了两个字‘奢华’,甚至可以与皇家媲美。客栈内的客人都身着绫罗绸缎,名家服饰。这里的客人应该都是非富即贵吧,看来这次找对了。望雾在心里想。想着可以快点完成任务回家睡觉了,心里就偷着乐。

  “公子是一个人?”掌柜一笑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两只手还握着,一脸财迷样。这种酒店,费用一定很高。望雾拿出一张银票说道:“一个人”望雾在心里瞧不起这样的人。

  这是,从后面走过来一个男子,笑着拍了拍望雾的肩膀,“哎,兄弟。你也是来做官的吗?”掌柜一见说到正事上了,也忙插嘴道:“公子打算点哪一职位啊?老奴可以帮公子介绍。”

  望雾愣了,忽然又想起安乐公主在这时倒卖官爵猖獗,又忽然明白了。只是没想到在客栈里,竟然这么明目张胆。遂又笑道:“掌柜的再容我想想,对了,这位兄台,怎么称呼?”望雾打算先结党。

  “好说,我姓章,章侨。兄弟你怎么称呼?”姓章的男子很是豪爽。长相和身材也很粗犷,绛红色的衣袍让他看上去英武有力,像是武将。

  “哦,我姓古,古望雾。幸会啊。”望雾还煞有其事的拱了拱手。

  “古公子啊,你这个名字可不好啊。望雾,向前看是一片迷茫啊。”掌柜又抬起头来边说话边算账,有自我介绍到:“古公子是第一次来长安吧,老奴姓钱。刚才公子是要住房是吧?请上去吧。”望雾不禁有些佩服钱掌柜的口才了。

  “哦,古兄,相逢就是缘,小弟也是初来乍到。我们到楼上聊吧。”就这么几句望雾就被忽悠到楼上了,看来这个章侨很好相处。

  古香古色的的豪华房间迎接着望雾。望雾推门而入,“章兄,随便坐。”望雾随便在房内扫了一眼。推开窗户是一个小花园,景色精致。

初到长安

“章兄,我初来乍到的,你给我讲讲周围的情况吧。”望雾大大咧咧坐在椅子上,一身儒雅的气质被破坏殆尽。“我原以为古兄是儒静之人,没想到古兄也是豪爽之人。哈哈——”章侨大手一拍桌子,豪爽的笑道。“我应该比你大,我们称作兄弟如何?”章侨绛红色的衣袖一摆,炯炯有神的鹰眼盯着望雾。望雾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望雾的眼睛微眯道:“章兄如此美意当然好。唤小弟望雾就是了。”‘难道章侨把什么主意打在我身上了’望雾动作夸张地走到床边,猛的躺下。一脸的顽劣笑容。

  “刚到京城,望雾想必是累了,为兄明天再来。”章侨说完就站了起来,衣摆扫落了一个茶杯。却在落地之前被章侨接住了,章侨眼里闪过一丝疑惑。望雾枕着自己的双臂,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嘲弄。“章兄,我不累。你说,我听着。”

  “为兄老是这么莽撞,你不要见怪啊。”章侨笑了笑又坐下。“不知望雾世代为何职位?”

  “祖上世代商人还不知章兄是干什么的?”望雾猛地坐起来,带着一脸痞笑的问。

  “望雾当真是爽快,我父乃是刺史,只因我不学无术。又空有一身蛮力。听说安乐公主求贤若渴,家父特来让我求一武职。也好光宗耀祖。”章侨拿起茶杯猛地灌进嘴了。

  鬼才信呢,望雾在心里狠狠地鄙视章侨,脑袋却煞有其事的点点头。“如此说来,章兄还是官家子弟呢,真是失礼了。”你如果空有一身蛮力,就不会拿水杯试探我了。

  “望雾见笑了,不知望雾打算求得什么职位啊?”

  “读过几年书,求一闲职罢了。”望雾不羁的笑道:“再添置个家,碌碌一生罢了要不是家母逼着我来,我早就畅游江湖了。比不得章兄啊。”不是家母,而是祖母。望雾懒得再虚应,便道“章兄还没给小弟讲讲现在长安的形势呢。”

  “我们当然是去求见安乐公主了,如果见不到,就只有去见驸马都尉了。不过,我相信凭刚才望雾放在桌子上的那张五万两的银票,钱掌柜很快就回来请你了。我也只有等了。”章侨一脸焦急,眼神还时不时的飘向望雾。

  望雾恍然大悟,原来这个家伙是图我的钱啊。原来这些银票这么值钱啊,我带了一沓,那我现在岂不是携带巨款。那个章侨还会武功,万一打劫我怎么办?我一个男人,很危险的。望雾想到自己想的话,被自己雷到了。幸好我被月霜拖着去学了柔道,可以防身。还有我藏在袖缝里的微型小刀,加上我一副三寸不烂之舌。游历长安是够了。望雾自恋的想到。

  看着章侨飘过来的眼神,望雾立马接道:“公主召见我时,我自然不会丢下章兄。”望雾摆出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

  章侨还未开口说话,就传来了敲门的声音。“望雾歇着,为兄来吧。”

  “是钱掌柜,不知有何事到访?”章侨说话很客气。

  “章公子也在啊,老奴想说明天古公子应该留在店里。老奴怕到时候找不到人。”

  “好,我会告诉古公子的,钱掌柜慢走。”章侨又折回屋内坐下。

  “太好了,望雾,看来公主明天就会召见你了,到时可不要忘了提携为兄啊”现在望雾才发现章侨为人处事很圆滑。望雾露出不耐烦的表情道:“好,好。”

  “天色也不早了,为兄先去休息了。就不打扰了。”章侨说着已经跨出了房门。

  “慢走,不送啊。”望雾不屑的哼了一声,就哼着不成调的小曲找周公下棋去了。

  门外章侨掩上门,厌恶又不屑的看了一眼屋内,朝他那背阳的房间去了。

雇佣家人

早上的心情一般都是很好的,除了有起床气的人。

  望雾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笨手笨脚的把衣服穿好。心情极好的推开窗户,一片明媚的阳光。还有阵阵桂花香气。望雾哼着歌优哉游哉的欣赏屋外的风景,忽然,幽间小路上似乎出现了几点人影。其中一个身上的金线所制的衣服差点把望雾的眼睛晃瞎了,有钱,这就是有钱啊。望雾还没来得及细想,那几点人影就消失了。

  “望雾,为兄来找你用早点了。你起了吗?”粗犷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可是刚才望雾却没听到他的脚步声。这个章侨还真讨厌,我还想出去逛逛呢。望雾不情不愿的慢慢打开房门。“章兄,我起了。去吃早点吧。”

  “好。”章侨又换上了一件深蓝色的衣装,从远处看,还真有点儒将的风范。光从房门走到大堂的空间,就有十多个人向望雾两个人打招呼,还没做官呢,就有人互相拉关系了。

  从大堂迎面走来一个人,看穿的不像买官的,也不像大堂杂役。“公子,早点已经准备好了,请您和古公子去用膳吧。”

  “哦,望雾,这是我从家中带来的小厮。昨日因水土不服休息了。望雾没从家中带一两个下人吗?”说话间已经坐下来。

  “这次出来的匆忙,忘记了。等会去买两个来就可以了。吃饭吧。”望雾见到饭比见到奶奶还亲。桌上的早点虽然不多,却是精致,带着少许的奢侈。平民根本吃不起。填饱肚子才是正事,望雾拿起碗来就扒。样子很不雅。

  “望雾,你慢点。可是钱掌柜不是说今天不要出去了吗?”章侨有些担忧的问。

  望雾把桌上的食物扫了一大半,才停下。摸着肚子满意地说:“他又不是你主子,不过是个奴才。我去附近找着看看有没有小厮,章兄陪我吧,让你的小厮留下。钱掌柜找的话,让他去叫我们。我们再回来不就好了。”

  章侨听着那声‘我们’极其受用,立马吩咐小厮在店里等着。和望雾出了门。

  “小姐,贵姓啊。本人姓古,本人今年二十有三。未。”望雾想演好这个风流贵公子的形象,所以一出门就拉着一个年轻的姑娘问。望雾还没说完,就被旁边的章侨边拖边拉的拽走了。章侨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章侨把望雾拽到一边以后,望雾整理了一下衣领。章侨黑着脸说:“望雾,我们初到京城,还没有根基,还是不要惹事的好。”

  “知道了,去找小厮吧。”望雾带着痞笑继续往前走。章侨无奈的叹了口气。

  一片脏乱的地方,还有高高低低的草棚,显然是乞丐和贫苦之人住的地方。唐朝也没有所说的那么好。这是望雾看到这里时想到的第一句话。望雾和章侨的一身贵气与这里格格不入。望雾不禁皱起眉头。

  “望雾,来这种地方干什么。要找小厮,应该到那边的雇佣市场去。你我的身份不便到这种地方来。”章侨显然是对这里的环境很是讨厌,还用衣袖捂住鼻口。

  “你我是什么身份?为什么来不得?章兄是高贵之人,我可不是。”望雾看着眼前的一切,痛心,恐惧,可怜,生气,焦急,不忍,全都涌上心头。脸色十分难看。这里在太阳的高度暴晒下,到处的破旧衣物,垃圾,还有生病躺着的人,散发着难闻的气味。还有人向他们乞讨。

  章侨被堵的无话可说,只好静静的跟在望雾的身后。望雾知道他不能施舍,不然就会被包围。

  望雾慢慢的往里走着,忽然,看到有两个人蜷缩在一个角落里,相互依靠着。望雾回头对章侨说:“章兄先回吧,我一个人可以的。”章侨似乎真的忍受不了这里的气味了,“好,那我在店里等你。”说完就掉头跑了。这些气味平常人可能忍不住,但在望雾在十一岁的时候曾经牵着凝雪被信为亲人的叔叔遗弃在乞丐堆里。不过就是因为他是长孙,那种恐惧,是望雾一生都不会忘的。

  望雾慢慢走向角落的两个人,轻声开口道:“请问——,你们有时间吗?”不知道说什么的望雾问了一句废话。角落里的两个人站起来才看清是一男一女,都是十六七的样子,男子长得很清秀,身上还有少许的伤痕。女子一双手虽然有些泥土,但手上并不粗糙。脸上还沾了些泥巴。男子的一身黑衣破破烂烂的。女子身穿灰色的麻布,领口处有些皮肤已经磨出了血痕。想来皮肤是很好的。

  “先生有事吗?”女子先开口,却被身旁的男子拉了拉衣袖。

  “哦,我想找几名小厮和侍婢,想问问两位可否看得上本人。”望雾拱手道。

  两人对望了一眼,女子答道:“只要公子不嫌弃就好。”一直沉默的男子终于开口了,“不知公子是哪里人,现居何处?”

  “我是初到京城,现居‘长乐客栈’。”

  “公子是要买官?”

  “只因家母相逼,才来求一闲职。冒昧的问一句,两位是什么关系?”望雾笑了笑。

  “我们是兄妹,因家道中落,才”男子有些窘迫的说道。

  “那你们是同意为我所用了?”

  “是,只求公子给一安身之所。”男子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望雾从怀里抽出一张银票,放到男子手上。“给,你们先去收拾好。两个小一个时辰之后,到‘长乐客栈’找我。”

  “是。”两人说完就逃离了这个地方。应该不是家道中落这么简单吧。望雾想着就走回了客栈。

  “望雾,你怎么才回来。钱掌柜说,公主下午就要召见你了。”章侨急了一头汗的说道。

  “你急什么,知道了。”说完就不慌不忙的坐在大堂等那两个人。

  “望雾真有大将之风,”望雾悠哉的喝着茶,听章侨拍马屁。

古氏家族之望雾》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古氏家族之望雾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日升日落,日落日升,反复三个轮回。萧何苏醒了过来,脑子里就是一个字,饿!饿的前心贴着后背,饿的肠胃抽搐,他不是没有经历过饥饿,从孤儿院出来,连续几天找不到工作,饿肚子的事也是有的,但从来没有想象到饥饿竟然能达到这种程度。饿死人,是恐怖的,但最恐怖的恐怕是死之前的痛苦与折磨。萧何两只眼睛瞪的老大,仿佛恶狼一般的四处搜寻,突然,他眼睛一亮,发现了李长友他们开过来的磁悬浮车。顿时一喜,狂奔了进去翻找,总算运气不错,在里面发现了一些零食,萧何狼吞虎咽吃了足足有五个人的分量,才感觉身体稍微舒适一些。异能发

  • 通渭真草隶篆四家 各绚其美

    前言在中国书画艺术之乡——通渭县,有四位当时书坛的风云人物,却因书法享誉书坛。他们是贾志强、李崇选、王胜军、潘建功。其中贾志强善于楷书,王胜军工于隶书,潘建功精于篆书,李崇选长于草书。他们四位在当时可谓各领风骚。▲自右至左依次为:贾志强楷书、李崇选草书、王胜军隶书、潘建功篆书楷书译文: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那通:哪)草书译文: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隶书译文: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

  • 一点庆阳 | 我在老家等你(武国荣)

    作者简介武国荣,供职于陇东学院,甘肃灵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山丹丹》等长篇小说3部,《鸟鸣一两声》等散文集3部,两次获孙犁散文奖,两次获甘肃黄河文学奖。我在老家等你我工作单位距老家不远,相隔200来里路。离开老家许多年,我没有怎么变化,可是口音有点不像了,倒不是我学说了半土半洋的所谓醋溜普通话。我一如既往,仍然说的是陇东方言,却是有了细微的差别,日常用语爱说庆阳这一边的话,慢慢地就不太说老家那一边的话了,甚至不会说了,有时理解都会出现差错。那一年,我正在上班,大哥从灵台打来电话,说二哥

  • 邓彭军

    邓彭军字墨龙1989年生于山东青岛自幼研习字画得祖父指点言传身教2009年考入艺术学院师承陈学文老师系统学习书法国画2010年加入翰林书法社担任教习2012年毕业后淄博学艺拜师耿永浩先生2014年创办墨龙书斋至今代表作品:

  • UABB侧记|城市冬泳:一头扎进这城里

    2017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深圳)已经过去一个多月,这个属于南方的展览既搅动着一场关乎理想的志向,又始终克制在没有答案的发问里。实际上,众多城市及城市化问题,皆总以讨论开始,讨论结束。行动者更多的是在现实面前,破路而行的人民。本届双年展置身于一个拥有1700年历史的古城内,同时也是一个典型的因城市化演进而来的城中村。交杂的身份与混乱的秩序下,这个临时的庞然经验突然闯入城内的日常生活里。以此侧记,收集这人与城所变化的表情。城墙已经老了,城还要继续下去。新城与旧市南方的冬天,一点都不冷。就像这个

  • [ OCAT深圳馆|明日开幕 ] “偌大空间:李杰、崔洁双个展”

    偌大空间:李杰、崔洁双个展TheEnormousSpace:DoubleSoloExhibitionofLeeKitandCuiJie策展人:刘秀仪Curator:VenusLau空间筹划:吴家莹Scenography&Spatialdesign:BettyNg展期:2018.1.20-2018.4.8Duration:January20-April8,2018地点:OCAT深圳馆展厅A、展厅BAddress:ExhibitionhallsAandB,OCATShenzhen2018.01.20

  • 【艺术赏析】有一种画,是“一点一点”画出来的!

    一生守着一件事,不管天晴与风雨。点彩画大师“花开了,我便画花。花谢了,我便画自己。”从没有人像SusanEntwistle这般,对花儿如此痴迷。因为对童年时代花园的眷恋,06年还为JohnLewis和LauraAshley等品牌做设计的她,毅然决定回归初心。从零开始,自学成才,疯了般画下童年对花的回忆。在英国诺丁汉郊区村庄长大的她,父母和祖父母打理的花园都异常清新美丽。这也成了Susan对于花卉,热爱和欣赏的起点。“童年常常围绕花园和周围自然景观的记忆,多年过去,在脑海都挥之不去。”那曲径通幽的

  • “顿”字写法平治书院示范和浅议常用笔法之“笔法十二意”

    通知:因为书院升级问题,暂停更新一周。大概26号后恢复。笔法解析:1、顿字异写,左部横画抗肩,收住,不要妨碍右侧,竖提干脆利索2、页字上横抗肩,下面的两竖左细右粗,左短右长3、两竖之间的诸横抗肩平行4、顿字不是美字,写工整协调好即可以上为平治书院示范顿的一点心得,仅供参考常用笔法之“笔法十二意”笔法十二意有两个版本,第一个是颜真卿的,第二个是颜真卿之前类似的一个版本,属于颜真卿的演绎版的原版。颜真卿在《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中介绍笔法的十二条黄金铁律:平要横,直谓纵,均谓间,密谓际,锋谓末,力谓骨

  • 小叶紫檀手串如何保持红润?

  • 「写意中国画家联盟」贺新年·人物志——卢加德山水展

    卢加德,山东临沂人,临沂大学美术学院美术系毕业,后研修于国家画院山水画高研班、清华美院山水画高研班,师承张宝珠、张志民、杨文德等恩师。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香港文联美术家协会会员、王羲之故居特聘画家,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山水画艺委会学术班成员,山东省国画院理事。近几年省级以下参展作品:2014年《蒙山写生系列》获山东省美术家协会组织的写生优秀奖2014年《雨过蒙山》全国王羲之书画大赛优秀奖2014年《春染故乡雨无声》“翰墨华夏”全国优秀美术作品展国画优秀奖2015年《蒙山朝阳》获山东19届新人新作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