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暗夜深宠:老公,用力爱在线阅读

2017/11/15 23:43:1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暗夜深宠:老公,用力爱
第3章:兔子急了还会咬人

程清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来的,耳畔一直盘旋她们的声音:“金主包养你一年……你要随叫随到……每一次的侍候都要让金主满意,金主没插够,你就要躺好让他插个够……别想法躲我们,我们总有办法找到你……”

“瑶瑶!”

不知从哪里钻出一个男人,挡在面前,拦住去路,她的思绪被打断,凝目看去。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男人身材矮小,骨瘦猥琐,满嘴的黄牙大小不一高低不平,嘴里还嚼着一根青色的草,那样子怎么看怎么像个地痞流氓。

然而,这地痞流氓模样的男人就是她的禽兽父亲,程东昆!

程清瑶紧握拳头,恨他咬牙切齿,如果这世上杀人不犯法,她一定会将他杀死千万遍:“程东昆,你怎么还不去死?你可以去死了,你死了,这地球的空气都能少点人渣味!”

程东昆吐出嘴里的草,走到她身侧,凑着她耳旁,嘿嘿的邪笑:“我要死了,谁去给你找这么爽的机会?昨晚爽到爆脾气吧!”

“你滚……”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跟你妈一个样,骨子里全都是骚劲。也只有这股骚劲才能勾得住男人,一年包睡,完全没有想到嘛!乖女儿,谢谢哈,谢谢你给老爹又赚了一笔意外之财。”

程清瑶两眼喷火,有刀在身边,她一定会砍了他。

他却笑得更加的邪恶:“亲闺女就是亲闺女,天天见面还看老爹看不够。闺女啊,老爹对你还是很不错的,昨晚那个男人戴着面具看不到脸,但从身材来看还是很帅气,那身高至少有一米八,小西服往身上那么一穿,腰板挺直一点赘肉都没有。闺女啊,你看着是亏了,其实是赚了,那么好的男人被你白睡,你还拿走他那么多钱。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等他反应过来,估计要气得吐血。”

程清瑶想打人,握紧的拳头在半空颤抖。

他识趣的往旁边移了移:“不过,话说回来,我觉得我亏得比较多。卖个初夜赚三万。卖一年赚十万。初夜睡一晚,一年睡365天,就算他体力不济睡你180天。那180天又是多少个一天?是多少个三万?”

程清瑶拳头挥了出去,妈的,十三万,她守了二十四年的清白就值十三万?还想来算计她,当她是什么?

程东昆轻轻一握,握住她的拳头,将她狠狠一推:“想打我,过几年再说。好好孕

“啊……”她浑身酸痛,哪里抵得住他的大力,后退数步,跌坐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程东昆洋洋得意,晃着膀胱走到她身边,微微地弯下腰,又凑到她耳边轻声说:“乖女儿,十三万不够用,高利贷要还十五万,我的小情人要买五万的首饰,还要五万出国旅游经费。乖女儿,我刚才问了馆里的负责人,他们说金主包下来的睡美人,可以服务馆里其它金主,只要不和他们睡就行。可以给他们卖卖酒,再打打飞……”

“呸!”程清瑶吐了他一脸唾沫,也从地上爬起来,冷视他:“你不要得寸进尺,兔子急了还会咬人。”

第4章:叫人操死你妈

程东昆抹了一把脸,不生气也没把她放在眼里:“我不怕兔子,我就怕没钱,你若不去,我现在就去你公司,告诉他们谁是美人馆009号睡美人?”

“好,去告,告了正好,钱退回去,鱼死网破。以前我害怕我妈被你弄死,现在我想明白了,与其这么屈辱的活一辈子,还不如一死了之来得干净。我倒要看看人,你怕不怕死舍不舍得死。阅读haohaoyun.com”程清瑶扛着心理战线,绝不退让,再退让她就真的成了千人推万人倒的妓女,侍候一个男人换生命可以,侍候一堆男人……呵,那就一起死吧!

她不干,绝对不干!

酸痛的身体撞开他,腰板挺直的往前走,程东昆没少见她这样,也知道这条路逼不了她,于是又换上笑脸,呵呵地追上前:“我刚才只是一个小小的提议,你说不行就不行呗,何必把脸撕破弄得大家一家人不像一家人。这样吧,东边不来钱,我们就去西边找点钱,你现在打电话给赵斌,约他们一家今晚出来见面商量聘礼和婚事。”

程清瑶有如五雷轰顶:“什么?你说什么?”

程东昆假装没看见,继续厚颜无耻的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赵斌又追了你那么多年,是时候让他把你领回去了。我养你这么大,又是供吃又是供读书,不容易,我要他二十万聘礼不算过份。”

“你供过我吃?你供过我读书?”

“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说得跟外人似的,多不好看。再说,我真的挺亏,一夜加一年,就有十三万。赵斌娶你回家,那是多少个一夜加一年?二十万,我真心是亏了老本便宜他。好好孕

“程东昆,你到底还有没有一点人性?你到底还是不是人?”程清瑶忍无可忍,涨红着脸朝他嘶哑的吼:“你把害成这样还不够,还想让我去害赵斌?我连身子都没了,我还怎么嫁他?”

程东昆不以为然地呵呵笑:“他那么爱你,你若不嫁给他,他死的心都有。再说,身子是什么?身子不就是你那具身体吗?找个流血的夜陪他睡,他知道你不是第一次?”

“你去死!”程清瑶不想再理他,再多说一句她都想找刀杀了他。甩开他,她跨步往前走。

程东昆慌了,追到她身后,继续纠缠:“我为什么要去死?这件事情,是你,金主,和赵斌三个人的事情,和我没有半点毛线关系。”

“……”程清瑶胸脯剧烈起伏。

“再说,现在这种社会,哪个女人结婚前不交几个男朋友?不和几个男人睡睡睡?你睡出十三万当失恋,再睡二十万当聘礼,这又有什么不可以?等我没钱用的时候,你再和赵斌离婚,再和别人结婚,这又有什么不可以?”

“……”程清瑶脸色铁青,加快步伐。

“瑶瑶,我已经让了你一步,你现在必须让回我一步,否则我不弄死你妈,也会叫人操死你妈。小说:暗夜深宠:老公,用力爱在线阅读”程东昆放出最致命的狠话,不信她能一路绝情到底。

果然,程清瑶的脚步嘎然而止,妈妈就是她的死穴,这种缺德的安排程东昆也是一定能做得出来。她刚毕业的那一年,再次地拒绝赵斌的追求后,想要赵家钱财的他就把妈妈丢进男人堆。若不是她及时赶到,妈妈怕是……

这样的悲剧和惊吓出现一次就好,万不能再出现第二次!

程清瑶退让了,忍着屈辱拿出手机当着他的面约赵斌:“中午有空吗?我爸想约伯父伯母出来吃饭,谈一谈我俩结婚的事情……”

第5章:偶遇上司的男朋友

赵斌很爱她,大学追了她四年,被拒绝无数次,还是不肯死心。最后还执着的追到家里,被程东昆发现。

赵斌的父母是做生意的,不算大富,也算小康,家里有三套房,两辆别克轿车,还有一个长年在家做家事的阿姨。重点是,赵斌是独生子。

程东昆了解这一切情况之后,就一直逼她同意赵斌的追求,不同意他就拿妈妈下手。

她的家境惨烈,和谁谈恋爱就是害谁。她不肯接受赵斌,也是在保护赵斌不被程东昆伤害。

可是,命运就是这样搞笑,越不想伤害,就越要被伤害的体无完肤。

心痛!

痛得难受,满桌子的美味佳肴也勾不起她的食欲,她什么都吃不下,不想吃。

“瑶瑶,难得周末休息,你就好好地放松放松,工作嘛哪有做得完的时候。来,你尝尝这个,这个味道很好,是你爱吃的口味。早在以前,我就想带你过来这里尝尝,你一直都没空。”赵斌坐在她旁边,见她一身的高冷,又舔着脸小心翼翼地过来照顾。

她心里更难受,赵斌对她的喜爱和了解,真的是已经深到了骨子里。

而她对赵斌,连最基本的保护都做不到。

赵斌,对不起!

对不起!

低下头,她忍着心痛尝了两口,又真真是吃不下去。她放下筷子,强笑道:“你和伯父伯母陪我爸慢慢聊,我去趟洗手间,一会儿回来你告诉我结果。”

说完,又对着赵父赵母微微地鞠了鞠躬,表达她所能做到的礼貌和尊重。

赵母特别喜欢她,看着她离去的身影笑得合不拢嘴:“瑶瑶是个懂事的好孩子,我打第一眼见到她就格外的喜欢,也格外支持斌斌追求她。我们赵家啊,能娶到这种体面的儿媳妇,是我们几辈子修来的福。”

赵父对程清瑶的印象也是十分好,笑着应和:“我家斌斌孩子气,死心眼,有什么事我们说他都说不通。他就听瑶瑶的,瑶瑶的一句话就跟圣旨似的,管用的很。以后有瑶瑶照顾他,说句实在话,我感觉我甩了包袱。”

“哪里哪里,我家瑶瑶不爱说话,看着高冷,其实心里是热的……”

程清瑶好心痛,又无能力为,合上门把他们的声音关在里面,再也听不到半句。她知道赵父赵母喜欢她,他们也没有把她当成儿媳妇,而是当成闺女一样对待着。新款的衣服,好用的润肤品,从来都没有给她少买,有什么好吃的也会第一个想到她让赵斌送过来。

可是,她真的无力回报!

她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不了?

埋头在水里不停地洗洗洗,洗净了脸,却洗不净身体的污浊。已经脏了,已经卖了,已经没有修补的退路,现在每往前走一步,对赵斌的伤害就会加深一层。

怎么办?

怎么办?

心烦的走出去,走到门口,眼神怔了怔,对面的男洗手间走出一个男人,一米八五的身量,身材挺拔,衣冠楚楚,五官妖孽俊美,有如上天精心雕刻的神笔杰作。

“莫医生?!”程清瑶有点意外,既然能在这里遇到他,他不是别人,就是她上司艾绾绾的男朋友,莫离,莫医生。

第6章:金主要睡你

莫离偶遇她,同样很意外,双眸定定地看着,眸光犀利而深沉,冷酷而复杂,仿佛要看到她的灵魂深处,她怎么会在这里?

她和艾绾绾共处一个公司,是外联部的前台总秘,属于艾绾绾的手下。平时他去找艾绾绾的时候,都是她负责接待,他们会随意的聊几句不痛不痒的话题。

他们的关系说不上熟悉,也谈不上陌生!

但是……这么巧合在这里相遇,这是真的巧合,还是……他复杂的眸光出现波动,与她并肩走出去,语气却格外的淡淡:“这么巧你也来这里吃饭?”

“是!”程清瑶点点头,又问:“莫医生和艾经理是一起过来的吗?”

如果是一起过来的,那她就要过去打个招呼,艾绾绾喜欢这种场面上的虚荣。上一次谭夜樱在街上遇见艾绾绾没有打招呼,被扣了奖金,还被会上点明批评,说谭夜樱素质太差,达不到KG集团所要求的人才标准。她现在一堆破事缠身,可不想再惹艾绾绾不高兴,所以识趣点。

莫离却像没有听见似的,不答反问:“你和同事一起来的?”

她摇摇头:“不是!”

“和同学?”

“不是。”

“一个人?”

“不是,和我男朋友。”

“男朋友?”他复杂的眸光滞在眼中。

程清瑶硬着头皮嗯了一声:“他父母也在,还有我爸。”

“这是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莫离复杂的眸光消散,音质里却多了一层穿不透的冷冽。

程清瑶警觉的一哆嗦,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错,抬头望去只看见他冷冽的背影。走出两米多远,他又忽的停下脚步,冷冽的丢下一句冷莫名其妙的话:“你们女人就是这样水性扬花!”

程清瑶张狂的小手在心中乱舞,水性杨花?她哪里水性杨花?她根本就不想结婚的,好不好?她也是被逼到没办法的,好不好?还有啊,艾绾绾到底在不在?她到底要不要过去打招呼?

莫医生,能不能不这样玩?能不能不这么坑?

张狂的,跟了几步,又见赵斌朝她的方向走过来:“瑶瑶,你怎么站在那里?怎么不进房间?是里面的空气不好吗?我进去把空调关了,把窗户给你打开……”

“不用,我刚才遇到一同事,聊了几句而已。”莫离已经拐弯,背影彻底消失,最终会消失在哪间房她不知道,艾绾绾在不在她还是不知道。算了,认命吧。

跟着赵斌进去,他们已经聊到了高潮后,赵母笑着说:“瑶瑶,我跟你爸爸已经商量好了,再买一套新房给你们做婚房,现在的三套房我们住一套,两套正对外租着。等你们结婚,那租金就你们去收着,归你们开销生活。”

赵父也说:“你上班的地方在市中心,斌斌离你有点远,但他会开车。婚房就以你为主,就买在离你上班近的地方,日后你有了宝宝,上下班也不会太辛苦。”

赵斌不乐意了,插了一嘴:“爸,等她怀了宝宝,她就在家歇着,我还能养不起他们母子?还会需要她挺着肚子去上班?”

赵父赵母乐得呵呵的,异口同声的说:“好好好,难得你懂事,依你依你。等瑶瑶怀上了,就让她在家歇假,再请个阿姨侍候着。”

赵斌开心的笑了,程清瑶却笑不出来,她的手机突然响起,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她想掐掉,又想起什么似的,走到窗边接听:“我是程清瑶,请问您是?”

“美人馆,009号服务专员特别提醒你,今天晚上七点钟请准时到达009号房间,金主要睡你……”

第7章:聘礼就给三十万吧

程清瑶拖着沉重的双腿走回座位,心里瓦冷瓦冷,她这算什么?妓女吗?没有尊严,随叫随到,不管她愿不愿都要躺好让他进去狠狠地撞。

昨晚一夜他根本就没有停,撞得她浑身散架,那里到现在还是灼烧的痛。今晚再来一夜,明天她肯定会下不了床。

可是,她无法反抗这不公平的安排!

然而,赵斌还在兴奋,兴奋地拉着她的手,笑得眉毛一线:“新房我早就看好一套,就在你公司不远的地方,叫恒顺花园。明天你有没有空?我们再去看看,你若喜欢明天就交钱。那里是简装,没有家具,我们交完钱再去看看家具。十一结婚,离现在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家具可以慢慢挑,挑你喜欢的。”

程清瑶只觉他的手好辣,辣得心里着火的痛,她不动声色的把手抽回来,再不动声色的端起水杯,低头喝:“我,我不知道明天有没有空,要不,这房先不买……”

“买”字还没有完全落音,程东昆就果断的打断了她的话:“买,为什么不买?你明天工作忙没时间去看房,我可以陪女婿去看。瑶瑶,你得惜福,这么好的公婆你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你去看看谁家的公婆会在新房上写儿媳妇的名字?他们不但不会写,还会各种婚前公证……”

“亲家亲家,这话就别说,我们是真心喜欢瑶瑶,没把她当外人。你和亲家母把她养这么大也不容易,我们要拿出诚心才好让你们放心把人送过来,是不是?”赵母人好,话也说得漂亮。

只是,这么漂亮的话只能加深程清瑶的内疚,她真的很想把真相全部说出来。

现在伤害了赵斌,还要再伤害他们,真是她的良心被狗吃了!

腿上传来掐痛,是程东昆在掐她,许是看出了她心底的挣扎和反抗。她痛得发抖,额头生出细汗,到嘴的话也不得不生生咽回去,继续低头喝茶。

程东昆的手劲这才放松,笑着脸装逼的回应:“亲家母这么心善,这也是我家瑶瑶几世修来的福气,你们总说把斌斌交给瑶瑶放心,我也想说把瑶瑶交给你们,我和她妈一样放心。”

说完,又对着赵斌说:“明天你先约瑶瑶,她要有空,你俩就去看新房。她要没空,你就找我,我陪你去。她喜欢什么风格的,我知道。”

“好好好。”赵斌嘴上答应,眼睛却痴恋地看着她,还是希望她明天能抽空陪他一起看房。

她心痛到麻木,只能继续低头喝茶装害羞,无视他灼热的目光和要求。

程东昆装到这一步也是够了,他终于要露出他的大尾巴,眯起豆大的眼睛精光闪闪地看着赵家父母“客气”地“提议”:“婚事的事情我们就这么定了,你们给瑶瑶买了房,我也不好再提聘礼的事情。这聘礼的事情要不就算了,不要再给。”

赵父脸一拧,大手一挥:“那怎么行?我们赵家虽然不是多大的体面人家,但也是有点小钱的,再说我们就一个儿子,就办这一次喜事,怎么可能寒酸。房子要买,聘礼同样要给,亲家开个数。”

程东昆奸计得逞,两手搓着呵呵的笑,露出满嘴难看的牙,他装逼的形象大大折扣,再不是那么和善,有了猥琐的人渣味:“亲家既然这么说,我就不客气,必竟我们就一个女儿,这女儿嫁出去也就是你们家的人,日后回娘家是有次数的。我们要点聘礼说难听些,就是给我和她妈防个头痛脑热。亲家人好,我就不多说,就给三十万吧!”

暗夜深宠:老公,用力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暗夜深宠 或 老公 或 用力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打湿的人生(深度好文)

    有一段时间,弟子感到活得很痛苦,甚是烦恼。师父把弟子带到一片空旷地带,问:“你抬头看看,看到了什么?”“天空。”弟子答。“天空够大吧,”师父说,“但我可以用一只手掌遮住整个天空。”弟子无法相信。只见师父用一只手掌盖住了弟子的双眼,问:“你现在看见天空了吗?”继而,师父把话题一转,说:“生活中,一些小痛苦,小烦恼,小挫折,也像这只手掌,看上去虽然很小,但如果放不下,总是拉近来看,放在眼前,搁在心头,就会像这只手掌一样,遮住你人生的整个晴空,于是,你将错失人生的太阳,错失蓝天、白云和那美丽的彩霞。”

  • 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做最好的自己(深度好文)

    在我的成长经历中,母亲对我影响很大。她是一个十分要强的人,从来不屈服于生活。我很小的时候,她就一边教我们干农活,一边给我们讲故事。我永不屈服的性格就来自母亲。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也没有失去过信心,我从来没有放弃过追求。我最喜欢的一句话就是:“没有失败,只有放弃。”这是除了生命之外,她送给我最好的礼物。我很小的时候,就被丢到一个巨大的麦田里割麦子,毒太阳晒着我,过一阵我就会流鼻血,变身流汗,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去。我那时候就想,我不能这样活着。我的爷爷这样活着,我的父母这样活着,我的弟弟这样活着,

  • 一群人围着这口井,到底发生了什么?

    吃过晚饭,灵官猛子到了井上。井上灯火通明。村里人都挤到井上,黑压压的,悼念这个葬埋了全村人血汗钱和欢乐梦的黑窟窿。孙大头蹲在井台上,垂着头,一副任人宰割的沮丧相。孟八爷则轰着娃儿们:“滚!滚!这有啥好看的?掉下去,连钻头一起成个泥鬼。”因为井已塌了,就取消了禁忌。女人们都到了井上,围成一团叽咕,时不时指戳一下垂头丧气的孙大头,用眼色和低语发泄自己的不满和愤怒。一提起明年或后年又要出很多钱打井,便引出一阵长吁短叹。男人们大多沉默,形态各异,蹲的蹲,站的站。时不时,走到井架旁望一眼,唉一声。瘸五爷的

  • 念佛法门非常殊胜 不要再持怀疑!

    念佛法门是非常的殊胜,因为我们这些众生对参禅、学密、学教都不能行持,都不能去做,释迦牟尼佛在两千多年前就告诉我们这么一个殊胜的法门,阿弥陀佛在十劫以前已经成就,在无量劫以前发的愿已经实现,已经往生到那里去的众生无量无边。如果你对这个法门再持怀疑,那你就是没有救了。念佛一天要念多少呢?没有一个定数,阿弥陀佛那里不是贸易公司,不做交易的,往生的条件,阿弥陀佛说乃至十念都可以往生,《观无量寿佛经》里面说乃至一念都可以往生,只要至心信乐,发愿往生,具足信愿,只要一念都可以往生。这一念就是哪怕天塌下来也要

  • 你的现状,代表不了你的未来

    点上方绿标收听温馨朗读我们最容易犯的两个错误是,觉得自己没什么出息,料定别人不会有所作为。人一辈子有时会犯两个错误:第一个错误就是断定自己没什么出息。你会说我家庭出身不好,父母都是农民,或者上的大学不好,不如北京大学、哈佛大学,或者长得太难看了,根本就没人看得上我等等。由此来断定自己这辈子基本上没有什么出息。第二个错误是我们常常会判断别人失误。比如说某个人好像显得挺木讷,成绩不怎么样,也没人喜欢,我们就会断定这个家伙这辈子没什么出息。所以,我们最容易犯的两个错误,一是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不会有大的

  • 张学勇:教师要学会“弱其志”

    教师要学会“弱其志”2018年1月18日谈到“志”,许多成语或俗语会浮现在我们的眼前,什么“壮志凌云”啦,“志当存高远”啦,“鸿鹄之志”,不胜枚举。就是教我们要立大志,做大事。树无根不活,人无志不立。从小帮助学生立志,是教育工作者的一大任务。不过,我们在和孩子们交流时,往往给予那些志向“远大”的孩子更多的鼓励。至于,他的志向合不合适,能不能实现,就已经不在我们的“服务区”了。今天上午大课间,教导处有三个女孩来帮助老师撕试卷,无意中聊起了关于理想的话题。“你们说说,你们的理想是什么?”我停下手中的

  • 钱穆先生:学而篇第一(10)

    十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观其志:其,指子言。父在,子不主事,故推当观其志。观其行:父没,子可亲事,则当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道,犹事也,言道,尊父之辞。本章就父子言则其道其事,皆家事也。如冠、婚、丧、祭之经费,婚姻戚故之馈问,饮食衣服之丰俭。岁时伏腊之常式,子学不忍遽改其父生时之素风。或说:古制。父死,子不遽亲政,授政于冢宰,三年不言政事,此所谓三年之丧。新君在丧礼中,悲戚方殷,无心问政,又因骤承大位,未有经验,故默尔不言,自不轻改父道、此亦一说。

  • 南怀瑾老师:老鼠生儿的孝道

    老鼠生儿的孝道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讲到这里,我们要向前的某些儒者、理学家、读书人告个罪了,他们的解释,又是错误的。他们说看一个人,他父母孩子的时候看他的志向,父母死了的时候看他的行为,三年当中,没有改变他父母所走的路线,这个人就叫做孝子了。问题来了,假使父母行为不端,以窃盗为生,儿子不想当小偷,有反感,可是为了孝道,就不能不当三年小偷去。这样,问题不就来了?如果遇到坏人的话,明明知道错,可推说:“孔子说的呀!圣人说的呀!为了作孝子,也只好做错三年呀!”这叫圣

  • 最好的友情:各自忙乱,互相牵挂

    有一种朋友不在生活圈,却在生命里;有一种陪伴不在身边,却在心间。有一种情,不必朝暮相见,只想在灵魂深处相偎,能多久,就多久,相视无言。友情,能够随时说话找一个能随时随地和你聊天的人真的很难。当你某一刻想倾诉时,翻遍所有通讯录,也没那么简单,就能找到聊得来的那个人。或许你人缘不错,与你认识的人很多,和你关系不错的人也很多,但即使是你朝夕相处的家人,甚或是亲密无间的爱人,你也未必见得想什么时候说就能和他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什么时候都不必担心失礼,不必自责,不必畏惧被冷淡和被斥责。电视剧《康熙王朝》

  • 养好你的大气,今后必有福气!

    养成一个大气的人不要在意别人在背后怎么看你说你,因为这些言语改变不了事实,却可能搅乱你的心。心如果乱了,一切就都乱了。理解你的人,不需要解释;不理解你的人,不配你解释。因为日久不一定生情,但一定见人心。人贵在大气,要学会对自己说。并请相信,真正懂你的人,绝不会因为那些有的、没有的而否定你。养好你的大气,大气不是性格,是一种人格魅力,相信你,没问题。大气是一个人的气质或气度,是一个人内心世界的一种外观表现,是一个人综合素质对外散发的一种无形的力量。大气不是从小生来的,而是经历生活慢慢培养出来的浩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