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许你一世无伤在线阅读

2017/11/16 0:34:13 来源:网络 []

书名:许你一世无伤

第三章 我不是杀人犯

南青接受了陆离的婚戒,可却在结婚的前一天忽然失踪了。版权haohaoyun.com

南青留了一封信,信里字字句句都写着抱歉,说她和陆离不合适,请求父母的原谅。

南家人看到这封信都要疯掉了,他们不敢把这个消息告诉陆家,因为陆家是a市首屈一指的富商,如果告诉陆家南青失踪了,陆家只会觉得丢了面子,而陆家和南家还有很多生意上的往来,南家也怕丢了生意……

权衡之下,南栀的父亲提议让南栀先假扮南青嫁到陆家去,等找到南青,姐妹两个再换回来。

南栀犹豫了很久,就在结婚前两个小时,才答应假冒南青嫁给陆离。

她答应冒充南青嫁给陆离,并不仅仅是为了替南家解围,更多的则是不想看到陆离在婚礼上找不到南青而失魂落魄的样子……

南栀嫁给了陆离,陆离将明晃晃的钻戒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吻着她的额头告诉她,“南青,我许你一辈子幸福。”

南栀湿了眼眶,心里疼的像是被无数钝刀割了一样,陆离却用唇轻轻吻去了她的泪水,他以为,那是她幸福的泪水。

婚后,南栀以身体不舒服为借口,小心翼翼的躲避着陆离的求欢。

她以为会很快就能找到南青,到时候两个人就可以换回来。好好孕

但她却怎么也没想到,就在她嫁给陆离的第五天,等来的却是南青的一具尸体……

南青被人杀了,死的很惨,甚至被焚尸,面目全非,要不是遗留在现场的身份证明,根本分辨不出来那就是南青。

南青的死像是一记炸雷,南家顿时乱成了一锅粥,而这样的大案又怎能可能瞒得住陆离……

陆离终究是知道了南栀假扮南青嫁给他的事情,看到南青尸体的那一刹那,他像是一头困兽一样,死死的扼住了南栀的脖子,就连指尖都掐进了她的肉里。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骗我?”

“为什么要骗我?”

陆离一遍一遍的问南栀。

南栀呼吸不上来,她觉得那一刻她要死了,心疼的要死了。

“如果你早些告诉我南青离开了,我一定会去找她的,如果去找她,她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南栀,你这个杀人凶手……”

陆离的眼神都是通红的,像是烧了一把火,要将南栀烧成灰烬。

南栀从没想过南青会死……

更让她没想到的是,陆离不知道从那里知道她一直偷偷爱着他的事情。

陆离像是疯了一样的拽着她的头发,将她重重丢在地上,他死死盯着她说,“南青的死,你逃不开责任,肯定是你在背后作祟。小说:许你一世无伤在线阅读

他说,“你就那么爱我?为了嫁给我,甚至下手杀了自己的亲姐姐?”

他说,“南栀,我会亲手将你送入监狱的。”

他说,“这一辈子,我要你尝尽痛苦……”

字字句句都像是冰刀一样刺入南栀的心,她甚至连反驳的言辞都说不出来,因为她知道,说了,他也不会信的。

那一夜,没有温柔,更没有怜惜,有的只是厌恶与仇恨,他捏着她的下巴要她看着他,就那么冷笑着唾弃着进入了她的身体……

她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看清楚了他眼里流淌着的恨意,心像是死了一回一样,等他从她身上下来的时候,她只咬着牙对他说了一句,“陆离,我不是杀人犯……”

第四章 产房门前的争执

陆离终究是恨她的。

他几乎动用了所有的人脉去查南青的死因。

查了那么久,可是却找不到一丝丝的证据证明南栀和南青的死有关系。

可他就是不肯放弃,在他心里早就认定了,南青的死就和南栀有关系。

他不死心的非要证明这一点,仿佛证明了这一点,他便能得到解脱了。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偏偏南栀却怀孕了。

当她拿着化验单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是僵硬的,嘴唇不断发抖,甚至体会不到一丝丝要做母亲的喜悦。

她知道,陆离是不会喜欢这个孩子的,更不会接受这个孩子。

她想过要把孩子做掉。

但当她看到幼儿园里走出来的那些可爱孩子后,终究是不舍得……

她小心翼翼的怀孕,卑微的怀孕,不敢让陆离知道。

陆离还是知道了,如她所料,他果然没有一丝丝当爸爸的喜悦,反而对着她冷笑,嘲讽她,“南栀,你别以为有了孩子我就会爱你,不,不会的,我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爱上你这个杀人凶手。”

他不断的折磨着她,带了一个又一个的女人回家,在她面前表演着一场又一场的“恩爱”。好好孕

她卑微的哭了一场又一场,终于连眼泪也哭干了,也终于熬到了怀孕八个月,原本该是十月怀胎的,可她已经被折磨的支撑不住了,终于还是早产了。

腹痛的时候,陆离不在,她给陆离打了一个又一个电话,他都没有接,她是那样的绝望,想着就那么死了算了,或许就不痛苦了,可孩子是无辜的,最后还是自己多年的好友李一帆将她送进了医院……

南栀觉得她这一次一定是要解脱了。

死了,真的就和陆离两清了,她不欠他的,也从没欠过他的……

她只希望,来生,再也不要遇到陆离……

不遇到,就不会再有痛苦了。

窗外终于还是下起了一场大雨,大雨砸在病房的窗户上,发出啪啪的声响,这一场大雨憋了很久,也下了很久,三天里都没有停歇过。

南栀再次转醒的时候,眼前依稀飘过了一道人影,黑黑的一团,但她身体太过孱弱,却怎么都看不清那道人影是谁。

恍恍惚惚里,她又似乎听到了很熟悉的声音,但那声音也是忽远忽近的。

她以为她这次一定是死了,但阎王爷似乎将她遗忘了……

昏昏沉沉的,南栀又睡了过去。阅读haohaoyun.com

南栀真正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生完孩子第五天了,她不知道,那天就在她一心求死的时候,陆离开着车连闯了五个红灯,到底是赶来医院了。

李一帆当时都已经给南栀远在大洋彼岸散心的父母打了电话,要他们搭乘最早的一班航班回来。

陆离的出现,让李一帆松了一口气,但他还是没忍住,狠狠打了陆离一拳头。

“陆离,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混蛋,如果南栀为你生孩子死了,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陆离接过护士手中的手术单,冷冷一笑,说出了更加冷酷的话,“我签字并不是为了让她活着,我只是觉得,就这样让她死了,实在是太便宜她了。”

护士拿着手术同意书离开了,去叫医生做剖宫产的手术。

李一帆和陆离就在手术门口打了一架,陆离一只眼睛青了,李一帆也没占到便宜,一只手骨折,嘴角也被打出了血。

就在他们两个打架的时候,南栀剖腹产下了一个女儿……

当那声稚嫩的啼哭声从手术室传出来的时候,陆离的眉心明显动了一下,漆黑的眸子里有东西一闪而过。

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想过,他就这么当了爸爸吧!

第五章 你不配当母亲

南栀没想到,她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人竟然会是陆离。

她以为她死了,可死了怎能可能见到陆离?

他还是那么的帅气,精致的五官无可挑剔,穿着裁剪合身的蓝色西服,雪白的衬衫,衬衫领子被熨的特别平整。

他正好站在窗下,逆着光,一米八七的大高个,挺拔的身材,实在是耀眼的很。

只是南栀看的清楚,陆离脸上的表情还是那么冷阔,浓黑的眉毛微微上扬,脸色冰冷,眼神不屑。

南栀心上一凉,她本想要水喝的,但看到陆离那张脸,她就什么都不想做了。

轻轻别过头,连话都不想说一句。

为什么没死呢?

死了该多好?

陆离见南栀将头别过去,他一张脸更加阴沉,大步走到病床边,声音冷冽,“哼,别在我面前表现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你这个杀人凶手,你的心有多狠毒,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南栀忍着疼翻了个身,再次背对陆离。

她实在懒得和陆离解释什么。

她已经和他说过了,她不是杀人凶手,这样的话,她不想再多说……

南栀翻身这个动作让陆离更加恼火。

她这是在反抗他吗?

笑话。

一个不知廉耻的杀人凶手,冒牌货,她还想反抗?

陆离双眼开始冒火,再次大步绕过去,一把捏住了南栀的手腕。

南栀手腕上还插着针头,她在输液,陆离这个动作一下子牵动了针头,针头往皮肉里刺进去,疼的她一身冷汗。

“你松开……”南栀冷冷盯着陆离,使劲想把陆离的手甩掉。

这个男人,她曾经爱过,或许以后还是会爱,但她再也不想和他纠缠了。

陆离握的很紧,她压根挣脱不掉,倒是把手上的针头扯了下来,手背上立刻渗出了血迹。

“你放手,听到了没有?”南栀忍着腹部的疼痛竟然坐了起来。

剖腹产后坐着是多么痛苦的事情,陆离并不知道,他只知道,这个女人是在反抗他。

她有什么资格反抗他?

他就算折磨她一辈子,那也是应该的。

“哼,怎么?觉得疼了?”陆离看着南栀手背上的斑斑血迹,没有丝毫的心疼,只是冷冷笑着,“你这样的疼算什么?”

他嘴角扯出一个冷酷的弧度,一字一句和南栀说,“想想南青死的有多惨,你这点痛,算什么?你告诉我,算什么?”

陆离几乎咆哮。

听到南青两个字,南栀心里头顿时像一万只蚂蚁再啃食,疼的她几乎死掉。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希望死的人是她而不是南青。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陆离猛一下松开了南栀的手。

南栀整个人向后倒去,摔在了病床上,手腕上是几道重重的红痕。

“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孩子你不许见,我不想我的孩子每天看到的是一个杀人凶手……”

这些话从陆离嘴里冷冰冰砸下来,砸的南栀喘不过来气。

“我已经找好人带孩子了,我来就只是为了通知你一声。”

陆离侧着身子看向了窗外,语气稍微停顿了一下,尾音很淡,“因为你这样的女人不配当母亲。”

“不配当母亲?”南栀忽然仰着脸笑了一声,笑的无比绝望,甚至笑出了眼泪,下一秒,却又无比平静地和陆离说,“好,孩子你带走吧,只是陆离,我不欠你的,从今以后,你放过我吧,也放过你自己……”

第六章 你欠我的要用一辈子偿还

屋里的空气瞬间凝滞。

窗下有流光泻入,白的发亮,晃眼的很。

陆离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两道浓黑的眉毛扬了又扬,太阳穴突突跳着,就连的嘴角的肌肉都跟着抽动。

他大约没想到南栀会这么痛快答应他,把孩子给他吧……

她怎么能这么痛快就答应呢?

孩子不是她生的吗?

她就真的那么冷血无情?

也对,她一个杀人犯,天生就是冷血无情的。

这样想,陆离的心里似乎又觉得平衡了很多,只是为什么他还是气,气的仿佛要爆炸一样。

她说要他放了她……

还说要他放了他自己……

怎么放?

他怎么能放过她?

她杀了他最爱的人啊!

陆离脸上的表情一点一点狰狞,手背上的青筋一根一根很分明,他冷笑着再次扼住了南栀的喉咙,四目相对,他竟然看到南栀眼里没有恐惧,反而扬着嘴角笑了笑,笑的无比苍白,她嘶哑着声音笑着问他,“要杀了我吗?来吧,杀了我,从此以后我就解脱了……”

是啊,她从未恐惧过。

她一个杀人犯,怎么会恐惧?

陆离看着这双毫无惧色的眼睛,他觉得他要疯掉了,就那么不管不顾狠狠咬住了她的嘴唇,甚至咬出了血,口腔里是腥气的味道,咸咸的。

而她没有动弹,没有丝毫的挣扎,任由他将她的嘴唇咬破。

她为什么不再反抗了?

陆离扼住南栀喉咙的手抖了一下,慢慢的松开了,他放开了她的嘴唇,干裂而血肉模糊,可她还是笑着,倔强的笑着,“怎么不动手了?陆离,死了,我们就两清了。”

她说话的时候,还伴着剧烈的咳嗽声,尽管如此,她还是倔强的冲着他笑,“陆离,如果你不能杀了我,就放了我吧,放过我,再见面,我们会是陌生人。”

陌生人三个字她几乎耗费了她所有的力气。

她其实知道的,陆离对她来说,这一辈子永远都无法成为陌生人……

刻在心里头,刻在脑子里头,刻在身体上的男人,如何能成为陌生人?

只是陆离啊,她是真的累了,再也爱不起他了。

南栀缓缓闭上了眼睛,忍疼缩成一团不再说话。

陆离却被陌生人三个字刺激的好半天没能说出一句话。

她毁掉了他的人生,却用陌生人三个字来打发他?

这个女人实在可笑。

就算赔上她一辈子,也无法偿还他。

余生,他要她受尽折磨,决不能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对,不能放过她。

嘴角透出一丝冷意,他冷冷看着她,声音像是冰块一样砸下来,“出院的时候,我会派车来接你的,你就等着吧。”

南栀没说话,她紧紧攥着拳头。

那个家,她再也不会回去了。

陆离,她再也不想见他了。

陆离盯着她看了很久,见她不回应,甚至不睁眼看他,终于冷着一张脸走出了病房,出门时甚至狠狠的在房门上踹了一脚……

“南栀,你欠我的,我会叫你用一辈子偿还的,你逃不掉。”

“逃不掉吗?”

南栀忍着泪凄凉笑了一声,真逃不掉,那她就选择死……

第七章 为什么偏偏爱的不是他

李一帆是在医院的过道里碰到陆离的。

李一帆一只手臂还打着石膏,那天南栀生产的时候,他打了陆离,陆离也打了他,他的一只手臂被陆离打骨折了。

李一帆看到陆离的时候,一双眼睛都是冒火光的。

如果问他这个世上他最恨的人是谁,那么这个人一定就是陆离,如果不是陆离,或许,他已经将南栀娶回家了,他们会是很幸福的一对。

“你来干什么?”

李一帆狠狠瞪着陆离。

陆离却讥笑地着看他,一对眉毛高高扬起,宣示着自己的主权,“我自然是来看我老婆孩子的……”

“你的老婆孩子?”李一帆气的简直要跳脚,要不是他左手上还打着石膏,他一定会出拳再暴打陆离这个混蛋一次的。

“那天南栀差点因为你丢了性命,你居然还有脸说她是你老婆?陆离,你可真是厚颜无耻极了。”

“我厚颜无耻?”陆离冷笑了一声,目光落在李一帆怀里抱着的一束风信子上,他一只手搭在李一帆肩膀上重重拍了几下,“厚颜无耻的人难道不是你吗?你这样整天盯着别人的老婆孩子,又能高尚到那里去?”

“你……”李一帆显然是气急了,额上青筋突突跳着,陡然扬高了声音,“陆离,你别欺人太甚,如果真当南栀是你的妻子,那你为何要那样折磨她?她不是凶手,她不是凶手,可你信她吗?你这个混蛋,是你不珍惜她,不要怪我抢她。”

李一帆的声音太大,周围立刻聚了几个女人窃窃私语。

陆离哼了一声,提醒李一帆,“这里是医院,还有,即便是我不喜欢的东西,你想要,我也不会拱手相让……”

李一帆嘴角的肌肉抽了抽。

周围又多了几个女人。

这里毕竟是妇产科。

李一帆终究是压了脾气,瞪了陆离一眼,去了南栀的病房。

陆离站在原地冷哼了一声,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病房里,我不希望看到闲杂人。”

脚步声咚咚咚响起,陆离去了公司。

病房里,南栀一声不吭地躺着,眼里的眼泪却汩汩打湿了雪白的枕头。

李一帆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那一颗晶莹从她眼角滑落,像极了不得不凋谢的枯叶。

李一帆心疼极了。

若是可以,他多希望他能将南栀搂在怀里,对她说,“不怕,有我呢,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

但他知道,南栀的心里只有陆离那混蛋一个人。

他想,也许慢慢去靠近她,她会慢慢喜欢上他吧?

李一帆轻轻走到病床边,将手里的风信子随手放在桌上。

南栀赶紧伸手擦了擦眼泪,手背上是滚针后留下的淤青。

李一帆心疼地捧起了南栀的手,又看看被扯开的针头,气恼地骂道,“陆离这个混蛋,怎么连一个刚给他生了孩子的女人都不放过?”

再看看南栀的嘴唇,上面还沾着血迹,裂口很明显。

李一帆眉心扯在一起,伸出手指按在南栀的嘴唇上。

南栀却一下子躲开了。

“一帆,我没事……”

她还是不习惯李一帆对她的好。

也许,李一帆对她来说才是最好的,最适合的归宿吧!但她为什么偏偏爱的不是他呢?

许你一世无伤》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许你一世无伤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绝品医神》《绝品医神》

    原标题:《绝品医神》《绝品医神》小说书名:绝品医神第一章进城“哐当,哐当……”伴随着车轮与铁轨的碰撞声,李春生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睡眼,还没等他看清楚眼前的情况,就立刻听到列车警务员大声的吆喝。“同乐城到了,有需要到同乐城下车的旅客请抓紧时间准备一下。”听到同乐城,李春生慌忙拽下自己的两个用麻袋装的包裹,迅速的向着车门挤去。“哎呀,你挤什么啊,真烦人,踢到人家的脚了。”听到这话,李春生的脸立刻红了起来,看着身前转过头来一双愤怒的眼睛,他吓的有些说不好话来。“对……不起,对不……起。”一个皮肤白皙,脸

  • 《偷心高手》《偷心高手》

    原标题:《偷心高手》《偷心高手》小说:偷心高手第0001麻烦大了昌海市是华夏国内沿海大城市,晚上十一点,周围的霓虹灯不停地闪烁着。叶天羽一个人孤零零地走在一条街道上,神情有些落寞,想到女友的背叛,就连一向随性潇洒的他脸上都有着苦涩。在他看来,女友卫小敏是一个文静温柔,善良贴心的美丽女孩,是一个能让他心灵安静的女孩,是她让满手血腥的自己得到心灵的安稳,却没想到会突然遭受她的背叛。叶天羽随手从身上取出一块玉佩,喃喃地说:“看来,只有你才会一直陪在我身边。”这个时候,不知为何,一道细微神秘的白光在玉佩

  • 《一笑倾千城》《一笑倾千城》

    原标题:《一笑倾千城》《一笑倾千城》小说书名:一笑倾千城001拒娶顾千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准新郎居然在大婚当天说不娶她,简直是可笑。可,飞落的喜帕、摔碎的凤冠却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她遇到这世间最不可思议的事情。顾千城强势压下心头的怒火,冷笑:“楚世子,是你说错了,还是我听错了。你居然在这个时候说不娶我,要娶我妹妹?”不娶她?真当她愿意嫁,要不是腿受伤,要不是身体太弱,她还不屑留在这里嫁人。“你没有听错,本世子就是说,我不娶你,我要娶顾家二小姐顾千雪。”准新郎官,赵王世子秦云楚一脸倨傲的

  • 《宇宙军火商》《宇宙军火商》

    原标题:《宇宙军火商》《宇宙军火商》小说名称:宇宙军火商前言诸元3858年6月3日,大银河联邦全面崩溃,不到三天的时间里,原本统治已知宇宙十分之一疆域的庞大政治体迅速分裂成大小103个联邦、共和国、帝国、王国和自治领,由此拉开了大混乱的序幕。此后的130多年里,103个政治体间通过战争手段迅速减少到11个。它们分别是:泰坦民主共和国第一银河帝国安拉联盟大宇宙联邦共和国自由机器人合众国天马王国商业公会自治区格兰特联邦大银河统一委员会遗忘部落自治同盟圣十字公会130多年的残酷战争让原大银河联邦的人口

  • 《宋代盗香》《宋代盗香》

    原标题:《宋代盗香》《宋代盗香》书名:宋代盗香引章殉职黄滔坐在车子里面,眼睛一直盯着昏暗的街道,忍不住嘟囔着骂了一句,这已经是他在这里蹲守的第二天了,情报中的毒贩到现在都没有出现,他从脚下的的水瓶堆里面扒拉了一下,找出了半瓶纯净水,大大的喝了一口,眼皮忍不住又开始打起了架,难道是线人的情报出了问题?还是毒贩发现了他们在这里蹲守,不敢露面了?这会儿没人给他答案。幸好天气还不算热,否则的话,真够他们几个在这里蹲守的缉毒警受的了!即便如此,他们三个人连续蹲守三十个小时,还是有点受不了,各个眼睛都瞪的酸

  • 《至胜魔尊》《至胜魔尊》

    原标题:《至胜魔尊》《至胜魔尊》书名:至胜魔尊第1章噩梦慕容毅站在荒山玉女峰之巅,瞪着一双乌黑明亮的大眼睛,闪烁着难以磨灭的恨意。这种滔天的恨意,从他恢复记忆的那一刻,就再也挥之不去。八岁,一个本应该充满童真笑容的脸,却多了些同龄人没有的沧桑和坚毅。他的思绪再度飘回那个不堪回首的灾难日!五年前,泱泱大国商国国都,慕容王府,一间特别冰冷的密室。密室一百平方米,两张简易的石床。其中一张石床上躺着一个三岁的男孩,男孩瞪着一双乌黑明亮的大眼睛,不解地望着一个少妇。男孩很小,看上去却特别聪慧,是那种早慧的

  • 《吞天决》《吞天决》

    原标题:《吞天决》《吞天决》小说名:吞天决第一章重生阳春三月,草长莺飞,在东方大陆的一座沿海城市,三月的天气就已经开始热起来了,俊男靓女们早就换上了最流行的夏装。“叮叮叮……”一阵闹铃响个不停,“陈轩该起床了,要迟到了。”室友一遍接着一遍催促。“真烦!”陈轩嘟囔着。昨天是陈轩的生日,一帮朋友给陈轩庆祝,这帮哥们非得把他灌得找不到北才肯罢休,到最后喝的昏天黑地,陈轩怎么回到出租屋都不知道。急急忙忙匆忙穿上衣服往公司赶。陈轩,小职员,很敬业,在现在的社会敬业也是一种美德。上完大学,陈轩怀着很大的梦想

  • 《吞雷天尸》《吞雷天尸》

    原标题:《吞雷天尸》《吞雷天尸》小说:吞雷天尸第一章祸不单行华国F市,爆发的流星雨在星空之中纵横。某座居民楼天台上,沈从抱着陪伴自己多年的笔记本电脑,目光没有焦距的盯着夜空。没有亲人,朋友寥寥,一个人孤独的在这个城市中残喘着。流星的光芒在沈从的眼眸中闪烁,“如有可能,哪怕只是闪耀一时,也当无憾…”……………….倪天国,一处偏僻荒芜的丛林之中,一道身影盘膝在阴影之中。气息幽沉,一道道肉眼难见的天地能量从四周汇聚,接着进入人影身体之中。沈从的身形微微颤动了一下,双眼睁开,猩红的光芒一闪而过,“还是没

  • 《霸道老公小萌妻》《霸道老公小萌妻》

    原标题:《霸道老公小萌妻》《霸道老公小萌妻》小说:霸道老公小萌妻第1章见鬼!才不要嫁给他“爸妈,你们开什么玩笑?让我嫁给一个老男人?”苏小妍脸上写满震惊苏远瞪了苏小妍一眼,没好气的说:“婚姻大事,能是玩笑吗?”“如果爸妈是真的,我倒是想请教一下,你们真的想把我嫁给一个带着孩子的老男人?”苏小妍皱着眉,看着自己的父母。苏母笑了笑说:“小妍,小齐不老,他才27岁。”“妈,我今年十八岁,齐峰二十七,我们之间相差九岁,交流起来都有代沟,如果结婚,日后女儿的幸福在哪里?而且,刚结婚就当后妈,怎么带小孩?怎

  • 《神医妙手》《神医妙手》

    原标题:《神医妙手》《神医妙手》书名:神医妙手第一章祝门符医湘西,丹霞山。蒙蒙细雨过后,云雾迷绕,林荫古道掩映其中,犹如一幅巨大的水墨画。距离阳元石不到半里的阴阳泉中,烟雾缭绕,如梦似幻。一个五官俊朗,英气勃发的少年闭着双眼,端坐在寒气萦绕的阴泉之中。他头顶热气蒸腾,而离他一寸的地方却结了冰。在他身后,是一个貌美如花,眉宇间勾魂摄魄的少女。她背对着张阳端坐在热气蒸腾的阳泉之中,身体周围却是结了一层寒霜!朦朦胧胧之中,少女娇美的身体在水中若隐若现。如果注意看,就会看到二人头顶的雾气居然化作两股,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