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农家好女在线阅读

2017/11/16 0:47:3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农家好女
第三章 穿了

男人扑过来,将叶柔儿和女人都抱在怀里,“柔儿,柔儿,你就叫声娘吧!都是爹对不起你,是爹对不起你!”

叶柔儿拼命的要挣脱出来,她对男人拳打脚踢,死命的像要挣脱女人抓着她的手,高声尖叫着,“放开我,放开我!”

她终于挣脱了禁锢,飞快的缩去墙角,吓得大声哭了起来。说明haohaoyun.com

老天爷,为什么要让她遇到这种事?她还不够惨吗,三岁没了娘,八岁没了爹,好不容易考上大学却被拐卖到这穷乡僻壤,她还不如在山上死掉算了!

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柔儿好害怕……

她紧紧的抱着胳膊,忽然看到腕上带着的那串佛珠,都是这佛珠惹得祸!自己不要它就没事了没事了!叶柔儿让你随便要别人东西,这下有报应了吧!

她撸下佛珠,拼命的将它扔出去。

佛珠并没有飞远,直接掉进了装着婴儿的摇篮里。婴儿被佛珠打到,更加大声地哭了起来。

“你们放了我吧!放了我吧!求求你们了!我给你们钱,你们要多少我都给你们!求求你们放了我吧……”叶柔儿边哭边跪了下来,向着一屋子人拼命磕头,这一刻,她除了求他们可怜自己没有任何办法。

“柔儿,你在说什么!”男人抱着女人,眼含热泪的望着她,“我是你爹啊,她是你娘!我们养你12年,你现在竟然不认得我们了吗?柔儿,柔儿,我可怜的女儿,你到底怎么了……”

叶柔儿对着他磕头 “大叔,我求求你!放了我吧!放了我吧!”,额头好疼,可能已经流血,可是她不在乎,只是一直磕一直磕。

“孩子,快别这样!”周围的人想拉住她,她尖叫着向墙角退去,大家只得站在原地心疼的看着她。

僵持了许久,叶柔儿觉得她已经流干了眼泪,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屋子里的人摇头的摇头,叹气的叹气。阅读haohaoyun.com男人抱着女人,痴痴傻傻的看着她。

她又退到墙角,看来求他们放了自己是不可能了。

她必须思考接下来要怎么办。如果他们谁敢靠近自己,自己是宁可玉碎也不要瓦全的!可是她看了看这个茅草房,没有任何可以防身的东西。

叶柔儿四肢无力,唯有蜷成一团才觉得稍稍安全。

她将头埋在双臂间,可是为什么她觉得自己变这么瘦弱呢?她慢慢的把手举到眼前。

神啊!

这只手黑瘦黑瘦,指甲里都是黑黑的污垢。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可是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根本不是她的手!

叶柔儿虽然瘦,但是她一向以手大著称,为了这个,孤儿院的院工还在背后议论过,说什么手小抓宝,手大抓草,所以叶柔儿注定是个苦命人。

可是眼前这只手,指头又短又细,小小的手掌,细细的手腕,这分明是一个小孩子的手,怎么会长在她身上?

她的手呢?她自己的手呢 ?

她哆哆嗦嗦的摸上自己的脸,尖叫到,“给我镜子,给我镜子!”

屋子里的人被她的举动惊呆,半晌才反应过来,一个女人道:“这孩子这是怎么了,你们家穷成这样,哪里有镜子啊!”

“给我镜子,给我镜子!”她发疯了似的嚎叫,觉得自己崩溃了又崩溃。

屋子里的人手忙脚乱了好一阵也没找到任何可以反光的东西,最后想到用水。于是派了个年轻的小伙子去打水来,又过了好一会,小伙子才提了一桶水风风火火的跑回来。

折腾了这会叶柔儿从最初的震惊中冷静了下来。

她死也不会相信穿越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可是,谁能来解释下,为什么这个身体根本不是她的?!

水桶提到她的面前,她慢慢的爬过去,紧闭着双眼,深深的吸了口气,再睁眼,打量水中倒映的那张脸。

好陌生的一张脸。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一屋子人都看着她,她看着水中那张脸。

油灯太昏暗,她看不清那脸蛋,可是这并无妨碍。因为再昏暗的灯光也不会让她认错自己的脸。

这张陌生的脸也绝对不会是韩国整容的产物,因为那分明是一个孩子的脸。

叶柔儿紧紧的闭了眼,冷静了一下,再睁开,没错,水里还是那张脸。

原来真的有穿越这种事……

她抬头,看清众人的衣着,他们真的穿着和电视里一样的古代服饰啊!她想笑,叶柔儿你真幸运啊,你穿越了……

可是眼前一黑,她便失去了意识,整个人便向着地面倒了下去。

第四章 穷人家

再醒来,天已放亮。小说:农家好女在线阅读

叶柔儿睁开眼,头顶上是破烂的茅草屋顶。

她闭上眼睛,深深的叹了口气,原来昨夜的事不是做梦,她真的穿越了。

“柔儿……”一个嘶哑的声音低低的叫她。她望过去,只见身旁的炕上半倚半靠着那个自称是她娘的女人,她的目光急切而温柔,充满渴望的看着叶柔儿。

叶柔儿前18年都用来学习适应生活强加给她的各种磨难,命运虽然又跟她开了个玩笑,可是她还是习惯性坦然接受了。既然她真的穿越了,那想太多也不过是给自己找麻烦,就这样吧,不妨看看自己还能倒霉到什么地步。

此刻她看自己的生活简直那就是上帝的一出闹剧,而她自己仿佛置身事外了,居然存了看笑话的心态。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这个女人看起来毫无威胁,柔儿对着她扯了扯嘴角,握住了那女人伸过来的手,心想你也比我好不到哪去,自己的女儿换了个灵魂还傻傻分不清楚。

女人的眼睛瞬间亮了亮,充满了希望,眼角也红了红,“柔儿,你认得娘了?”

叶柔儿点了点头,既然自己占用了这个身体,那么她也算是自己的娘了吧。她三岁上就没了亲娘,记忆里完全没有叫妈的印象,所以虽然顶替了这个身体,可是叫她娘这件事十分排斥。

她张了张嘴,‘娘’这个字还是喊不出来。

女人开始流泪,不过脸上却是带着笑的,哭了半晌,才嘶哑着声音嘱咐到:“你爹去采石场了,晚上才回来,娘也下不了床,柔儿,你自己去隔壁三婶家要口吃的吧。”

叶柔儿对这世界有很多疑问,可是肚子咕噜噜的叫着。

她苦笑,果然不管碰到了什么奇怪事,人都还是要吃饭的。

娘让叶柔儿去隔壁要口饭吃,那她怎么办?

叶柔儿又打量了下娘,这个女人看起来好虚弱,脸色极其苍白,握着她的手枯瘦无肉,仿佛随时就会昏过去的样子。

叶柔儿冲着娘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爬了起来。离了被子,寒意又笼罩过来,她好像穿越到了一个寒冷的季节里。

叶柔儿蹋了地上的那双草鞋,看着自己黑不溜秋的脚趾头从草鞋里露出来——自己穿越而来的这个家也真够穷的。

她掀了草帘子去草屋的外间,墙角里一排立着几个竹筐,柔儿掀开盖子看了看,有几个不认识的瓜。她又去屋角的陶罐看了看,罐子里有半罐糙米。

没有水也没有菜,也没看到任何油盐酱醋。

关于电灯,水龙头,煤气灶,那都是前世的浮云。

她开了房门,草房外到是有个宽敞的院子,院子荒芜着,堆着高高的草垛。

她有些失望,本以为农村的院子里多少会养些鸡鸡鸭鸭之类的活物呢。

她向院子外望去,光秃秃、灰了吧唧。

这是一个小山村,依山而建,三面环山,另外一面是空旷的田地,她家草屋附近有一条小河,站在院子里就能听到河水哗啦啦的响。

叶柔儿深深的吸了口气,心想这里唯一的好处可能就是空气清新。

她又拖拖踏踏的四处转了转,越看心越凉。

老天爷你还真够绝,给我分配了这么‘富裕’个人家,我上辈子是调戏过王母娘娘还是拆散过七仙女的因缘啊?

又发了会呆,她想起自己原来的那个世界。其实仔细想一想,自己孤家寡人,身无长物,所以那个世界也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在哪还不是活着啊,自己带着这么现代化的脑袋瓜子,没准老天爷是派自己来拯救这落后的世界的?

只是可惜了她的小钱包,她攒了好久的小钱钱啊,哎。

她闭上眼睛,默默的在心里怀念了一下自己的父母,又回想了想那个世界的种种。

半天,觉得自己对往昔的种种已经释怀,才睁开眼,望着澄澈的蓝天白云,轻声呢喃到:爸爸,妈妈,女儿我又有爹有娘了。如果这就是天意,女儿会好好的活下去的,请你们的在天之灵保佑我吧……

第五章 热心肠的婶子

院子四周用树枝围了矮矮的栅栏,栅栏外正有个女人向院里张望。

叶柔儿认得,昨天这个女人自称为婶子。娘这个称谓她是暂时叫不出口的,不过婶子却是不用犹豫。

“婶子。”叶柔儿轻轻的唤了句,那女人便笑了起来,走过亲亲热热的拉了她的手。

“哎呦,柔儿啊,你醒过来了?昨天可把人吓坏了!你好些了没?有没有哪里疼啊?”叶柔儿眼圈红了红,觉得有人关心真好。

“谢谢婶子,我很好,正要打水给我娘做点饭吃。”

婶子摸摸她的头,叹了口气,“哎,可怜了你这孝顺孩子,你娘这病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好起来!成天听着你弟弟饿的嗷嗷直哭,我这心里啊,真是怪难受的!”婶子说着说着也落下两滴泪来。

柔儿这下知道原来摇篮里那孩子是个弟弟。

“孩子,婶子帮你做饭吧,你这也折腾了好几天,哪有力气伺候你娘。走,跟婶子进屋去。”她不由分说的拉了柔儿的手进了草屋,高声的对着里屋喊了声:“玉容啊,你躺着啊,我这就给你做饭!”

原来她娘叫玉容。

里屋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不一会就见玉容扶着墙壁,掀了帘子走出来。“她婶子,又麻烦你,真过意不去。”

婶子看见她扶着门框摇摇欲坠的样子,惊呼了一声,赶忙招呼叶柔儿快扶你娘回里屋去。

“玉容,你今天怎么能下地了呢?”婶子的脸上满是惊奇。

娘便笑了笑,“今天觉得身上轻快了很多,好像也有劲了。”

婶子笑呵呵的连连点头,“许是找到柔儿了,你心里一高兴,这病也就见好了。玉容你还是回去躺着,我来做饭!”

婶子倒是个豪爽的,一边吩咐叶柔儿伺候她娘,一边手脚麻利的开始生火做饭。

玉容不肯回去里屋,叶柔儿便搬了凳子扶着她靠墙坐了,玉容跟婶子两个有一句每一句的聊了起来。

叶柔儿就在一边给婶子打下手。她心里正愁着不知该如何安排这顿饭,幸好有热心肠的婶子来帮忙。

她在心里暗暗记下婶子做饭的过程,心想她以后既然要在这里过日子,这些生存的技能越快学会越好。

不一会,饭香就飘了出来,叶柔儿越发觉得肚子咕噜噜的,盯着那冒热气的锅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里屋忽然传来小娃娃嗷嗷的哭声,玉容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叶柔儿示意她坐着,赶紧掀了帘子进屋,抱起摇篮里的小宝宝。

叶柔儿将宝宝抱在怀中轻轻的摇着,她在孤儿院里也是哄过孩子的。这小娃娃猫崽一样的轻,小脸憋的通红,哭声也不甚洪亮,有气无力的。

许是饿的久了,任叶柔儿如何又哄又摇,还是哇哇大哭。

玉容叹气,“都怪我,一点奶水也没有,把孩子饿成这样,我这当娘的没有用,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叶柔儿一边摇着孩子,一边安慰,“您快别伤心,这不还有我呢吗,我去给孩子找点吃的来!”说完抱着孩子出了屋,她想这个世界应该也有牛奶吧,就算没有牛奶,别的奶也肯定会有的。

叶柔儿抱着孩子站在灶边,婶子正在添柴,“婶子,你知道哪家有奶牛不?”

“奶牛?”婶子想了想,摇了摇头,“什么是奶牛啊?”

叶柔儿一愣,这里的人不知道什么是奶牛?她来不及细想,脑子转了转,“那您知道谁家的牲口刚下了崽吗?”

婶子狐疑的看了看她,“你忘了,俺家的毛驴刚生了崽。”

叶柔儿尴尬的一笑,“我这不急忘了!婶子,我得求您件事……”

“啥事?你说。”婶子站起来,两只手在衣服上擦了擦。

“我想挤点你家驴奶……”

“啊?”婶子一愣,“驴是有,可奶咋挤啊?”

有了驴还怕奶挤不出来吗?叶柔儿从前住的孤儿院旁边就是一家奶牛场,她看过人家挤牛奶,虽然她没实际操作过,不过看人家弄感觉挺简单的。虽然咱这不是牛,是驴,不过方法大同小异吧?

第六章 挤驴奶

婶子领着叶柔儿去了她家窝棚,婶子家明显比柔儿家富裕些,房子院子也都齐整,窝棚里有头毛驴蒙着眼睛正在拉磨。一个约莫有5、6岁的小男孩正端个簸箕往磨里加粮食。棚子角拴着一头小毛驴,一看就是刚出生没多久的,看见人来便‘呃啊’的叫了几声。

婶子摸了摸小毛驴的头,小毛驴很高兴的用前蹄在地上刨了刨。

“毛驴就在这呢,这怎么挤啊?”婶子拿起石磨边上的小扫帚,向磨眼里扫了扫。

弟弟在叶柔儿怀里嗷嗷的哭个不停,叶柔儿颠了又颠,拍了又拍,看着眼前的毛驴觉得有点无从下手。

“婶子,我想把驴腿绑上,一会挤的时候我怕它踢我。你看行不?”

“那有啥不行的,小山,去给你姐找条绳子来!”婶子接过男孩手里的簸箕,那个叫小山的男孩一溜烟的跑去找绳子去了。

叶柔儿暗自将男孩的名字记下。

不一会小山就找了2条麻绳过来,柔儿把孩子交到婶子手里,吩咐小山帮自己把驴腿绑上。

驴哪里肯好好的让你绑,一碰它的腿它就抬起来做踢人状。

叶柔儿学过那篇《黔驴技穷》,深深知道如果真被这驴一脚踢中,自己恐怕要送半条命出去,她可不想害小山被驴踢伤。

弄了好半天也没绑上驴腿,宝宝还是嗷嗷不停的哭着,叶柔儿急的满头大汗。

她看着毛驴琢磨了半天,活人能让驴憋死?

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终于有了个办法。

她指挥小山帮她找来一根木棍,把木棍背在毛驴背上,又用绳子在毛驴肚子底下穿过,在棍子两头绑了两个活扣。再把棍子从毛驴屁股后头放下来,绳子一紧,毛驴的两条腿就被结结实实的绑在了木头棍子上,动不得分毫!

叶柔儿拍拍手上的灰,很是得意,这方法她曾见人用来绑生猪,如今看来绑驴也是一样的好用。

又按这个方法把毛驴的前腿也绑好,这下就不怕一会毛驴撒泼了!

婶子看着她和小山把毛驴绑好,喜得直拍手,“哎呦,柔儿啊,你咋想到这个办法的呢?你这丫头太鬼了!”

棚角的小驴见母驴被绑了起来,似乎懂事一样的叫了起来,母驴也呃啊的叫个不停,想要挣扎,无奈前后四条腿都被绑着,只能仰着脖子叫唤。

柔儿拍拍母驴的头,“辛苦你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毛驴你救了我弟弟,下辈子投胎一定不会再投牲口了!”

叶柔儿摩拳擦掌,在毛驴的肚子上又揉又掐。毛驴兄弟,下辈子但愿你比我命好吧!

毛驴的奶没有奶牛的大,柔儿又从来没有挤过奶,又是挤又是捏的鼓捣了老半天才将将的接了一大碗。毛驴被她折腾的一个劲得叫。

柔儿也过意不去,怕婶子心疼自家的毛驴,觉得这碗驴奶也够弟弟喝了,就抬头对婶子笑着说到:“婶子啊,这就够了!可辛苦这头驴了!”

把奶碗放好,柔儿麻利的解开绳子,毛驴连蹦带跳的逃走,直到被缰绳拽的再也逃不了,才委屈的叫了几声。

婶子指着毛驴骂了两声胆小的东西,又不是要了你的命,吓得魂都没了!转过头来对柔儿说,“明天再来挤,没事,这畜生结实着呢。”

柔儿连忙谢过,抱着弟弟端着奶碗喜滋滋的回家去了。

将驴奶熬开了喂弟弟喝下,又伺候着玉容喝了粥,叶柔儿自己才吃饭。

所谓的饭也不过是一碗白粥两块地瓜,连盐也没有。不过她饿的很,也不讲究这些,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

一碗稀粥下肚,才觉得人是真的活了过来。

第七章 采石场事故

喝了奶小娃娃便开始安静的睡觉。玉容也累了,躺在一边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叶柔儿收拾了碗筷,又在灶里添了两块木头,屋子里终于暖和了起来。

小娃儿喝剩的奶还有多半碗,叶柔儿便仔细的收好盖了起来。好在天气凉爽,也不怕会变质。

收拾妥当,叶柔儿就坐在炕边轻轻的摇着摇篮,看着弟弟的睡脸。大概是饿了太久的缘故,孩子明显的营养不良。她觉得有点心疼,好可怜的小娃娃。

妈妈车祸过世之后的那段时间,有5年叶柔儿都是跟着爸爸一起度过的,可是从她有记忆以来,爸爸就是一个蓬头垢面,又脏又臭的酒鬼。爸爸根本不管她的生活,所以她对饿肚子这件事有很深刻的体会。爸爸也有酒醒的时候,他会抱着她哭,喃喃的说着对不起。可是说过了便再去喝酒,一天里也总是醉的时候比醒的时候多。

柔儿极度不愿意去回忆那段日子,可是那段日子那么深刻在她记忆里。每当她在孤儿院被人欺负时,她就想比起那段没饭吃、要去垃圾桶里翻食物的经历,孤儿院实在好太多了!院里曾经有个男孩因为被人嘲笑是孤儿而自杀,她看着满身鲜血的他被抬出去,在心底里暗暗发誓,叶柔儿,你一定不能像他那么软弱,你要坚强!你一定不会死,你一定会活下去!

而要活下去其实很简单,只不过有尊严却很难。

叶柔儿轻轻叹了一口气,停止回忆,目光一转,却在摇篮里看见昨夜被她扔出去的那串佛珠,她略微一怔。

她想不通,她的灵魂穿越来到这里,肉身并没有一起穿越,那么这串戴在她手腕上的佛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世界呢?

难道冥冥之中真的有什么机缘?会是什么呢?

叶柔儿正独自出神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嘈杂的呼喊声,“叶嫂,叶嫂!”

玉容躺在炕上要起来,叶柔儿安抚了下她,掀了帘子出了屋。

屋外急匆匆的跑过来两个年轻小伙子,见到柔儿出来就拉着她向院子外面走,“柔儿,你爹出事了!”

看这两个送信的小伙子这么急的样子,应该是出了大事!她抓着其中一个人的手,“我……我爹出了什么事?!”

小伙拉着她飞奔,叶柔儿觉得自己被他拽的脚不沾地,骨头架子都散了个七零八落,“采石场崩了,你爹被埋在石头底下了,你快跟我去看看吧!”

叶柔儿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

她不敢去想,被压在大石头底下,那还能活命吗?!

小伙子只当她被吓傻了,一边拉着她跑一边安慰,“你别怕,很多工人都在采石场,正在挖呢!”

她的脑中飞快的盘算着各种可能,爹是这个家的顶梁柱,家里还有卧床不起的娘,嗷嗷待哺的弟弟,如果爹出了什么事,那这个家可怎么办?她心中有不祥的预感。

也不知道飞奔了多久,叶柔儿觉得自己就快要断气,终于看到前面远远的现出一片灰白色的山体,那应该就是采石场了。

许多人围在一起,柔儿看不到人群中间的情境,只是听到几声嚎啕的哭喊声,她的心迅速沉了下去。

小伙子拉着她挤进人群,围观的人看到柔儿无声的让了条路出来,他们看她的眼神充满了怜悯,那样悲伤。

不必看她也明白,她爹,应该是死了。

农家好女》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农家好女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墨音雅韵】这个深冬依旧苍凉 主播:慈善大使 作者:梦在深巷

    这个深冬依旧苍凉梦在深巷/文雁行划过了一串省略号,延绵的一场素雪漫天飞扬,一切进入安然而庄严。冬晨的风,似乎没醒,熟睡在夜的衣袖,一丝光影吸引着雀鸟,大地黛褐的眼神,揉醒了所有的宁静。枝头的温度开始抖落,厚实的瓦砾舔舐着寒露。季节似乎开始休眠,万物寂静,静默里呼吸着缓缓蔓延的几丝凌乱野草。飘零的枫叶,支撑不住最后的婉约。被雨淋漓的几分憔悴,漠然褪去一片片殷红。总有一些别致婉约在缤纷,素袖里洒落的万朵千枝的琼绒,紧捂着裸色里的凡尘。江南的青石板多了沉寂,无法凝结的心思,依然抖落了一季忧郁。夜的鬓角

  • 什么样的壶,可以称得上是上等好壶?

    我们总结了十二大要诀:1、看堂号和名款画押通过壶身或盖子背面铸的堂号或者名款画押,可以识别该壶出自何堂、何人、何时、何地(如图07)。有著名堂号的铁壶,就像当下的名牌一样,价格会很高。也有一些很老的铁壶,在江户时期铁壶初期没有任何落款,但工艺、造型、材质也属上乘,一样是收藏佳品。2、特殊型款是精品老铁壶的独特造型,充分显示了釜师们对当代一些事物的理解、态度和心态的寄托。釜师们把壶制成房屋、井台、山水、动物、蔬果等器形,用以壶言情的表达方式,更加高深的注给壶以情感,独具灵性和美义。这类特殊器形的老

  • 那一缕醇厚的甜香:腊八节美文欣赏!

    老舍笔下的腊八在腊八那天,人家里,寺观里,都熬腊八粥。这种特制的粥是祭祖祭神的,可是细一想,它倒是农业社会的一种自傲的表现。这种粥是用各种的米,各种的豆,与各种的干果——杏仁、核桃仁、瓜子、荔枝肉、莲子、花生米、葡萄干、菱角米等熬成的。这不是粥,而是小型的农业展览会。腊八这天还要泡腊八蒜。把蒜瓣在这天放到醋里,封起来,为过年吃饺子用的。到年底,蒜泡得色如翡翠,而醋也有了些辣味,色味双美,使人要多吃几个饺子。沈从文笔下的腊八把小米,饭豆,枣,栗,白糖,花生仁儿合并拢来糊糊涂涂煮成一锅,让它在锅中叹

  • 鉴定专家王鹏飞会见释永信大师

    本报讯(记者刘军),知名瓷器杂项鉴定专家王鹏飞在郑州天下收藏会见了少林寺方丈、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河南省佛教协会会长释永信法师,并进行了亲切交谈。王鹏飞在会见时首先对释永信法师表示欢迎,祝贺少林寺武僧团事业成功,并对释永信法师发扬爱国爱教光荣传统,为传播中国传统文化做出的贡献,以及少林寺慈善福利基金会多年来积极开展资助贫困学生就学、为缺水村庄打深井、为贫困乡村卫生院捐赠药品等扶贫助困救灾活动给予高度赞扬。王鹏飞介绍了当前古玩鉴赏发展情况。释永信法师出生于佛教家庭。1981年,至嵩山礼少林寺方丈行

  • 在这个寝室生活,真是太不容易了

    智障儿童欢乐多而那段时光都和室友在一起女生宿舍:-1-我们寝室五个人,恰好都是平胸,于是别的寝室给我们寝室起名叫“AAAAA级风景区。”-2-大一时,我洗澡忘记忘带毛巾了,就喊我室友帮忙拿一下毛巾……不一会儿,她拿着一面镜子给我,我很纳闷说:“我要毛巾,你给我镜子干嘛?”室友也懵逼了,说:“我把毛巾听成了魔镜,我还纳闷你洗个澡要镜子干嘛,还是魔镜……”-3-我们宿舍经常用热得快烧水,一天晚上,舍友烧水,刚把热得快插上,听见“砰”的一声,跳闸了屋里黑了,这时舍友传来一声颤抖的声音:“我是被炸瞎了吗

  • 红酒搭配菜品的小常识

    葡萄酒在国内渐渐的流行,人们也对葡萄酒有了新的认识,也开始慢慢注意到葡萄酒和菜品之间搭配。顾名思义,一个“搭”一个“配”,也就是指的一个组合,搭配讲究的是在一起要和谐,“搭”容易,但是“配”就需要一定的经验了,酒和食物一定要和谐,不能有一方太突出。味觉我们的味觉在一方面是可以感受到很多食物的味道,其中有比较基本的就是酸、甜、苦、辣、咸五种味道,这几种感觉是相互影响的。比如说咸加强苦,酸可以暂时的掩盖苦味,加强甜味,甜味可以降低咸酸苦。色泽在葡萄酒和食物的搭配中有一个很基本的准则就是红酒要搭配红肉

  • 【生活文摘报-深度好文】成功人懂的熬,失败人懂的逃

    成功都是熬出来的为什么一个老板再难,也不会轻言放弃?而一个员工做得不顺就想逃走?为什么一对夫妻再大矛盾,也不会轻易离婚?而一对情侣常为一些很小的事就分开了?说到底,你在一件事,一段关系上投入多少,就决定你能承受多大的压力,能取得多大的成功,能坚守多长时间。成功都是熬出来的。为什么用熬?因为普通人承受不了的委屈你得承受,普通人需要别人理解安慰鼓励,但你没有,普通人用对抗消极指责来发泄情绪,但你必须看到爱和光,在任何事情上学会转化消化,普通人需要一个肩膀在脆弱的时候靠一靠,而你就是别人依靠的肩膀。孝

  • 《和我在靖江的街头走一走》,靖江警花深情演绎警察版《成都》

  • 红酒的社交文化礼仪小知识

    随着我国的国际交往慢慢增多,以前的时候红酒是西方传统饮品,现在越来越多的出现在在中国人的饭桌上,但是人们还是对红酒没有很好的认识,那么我们要怎样很好的利用红酒,欣赏红酒,可以在饭桌上灵活的驾驭红酒,这似乎成为了步入社会之后的必修知识点,毕竟饮酒是公认的社交礼仪的关键。红酒礼仪红酒是一种比较优雅高贵的饮品,喝红酒的方法要对才能行,毕竟红酒一直是一种很讲究的酒类,所以喝红酒的方法也是很重要的。拿酒红酒的味道会受到温度的影响,所以在拿酒的时候要注意不要过度的让手和酒瓶接触。倒酒红酒放的时间长了的话会形

  • 「高邮同兴当铺」一入当铺深似海,富人穷,穷人穷(附视频)

    漆黑的大门、高耸的柜台、阴沉的脸色、冰冷的声音,充满盘剥与压榨。一入当铺深似海,自此,富人穷,穷人更穷。——高邮同兴当铺视频虽精彩,流量仍需节约,建议WiFi观看01和珅,何许人也,有钱人也。换现在,买豪车,买飞机,买游轮,约个女星,举个大趴(party),买个足球队,买个篮球队……悔恨!生不逢时,无那般条件,况哉,乾隆爷眼里揉不进半粒沙,有钱也不能瞎折腾。钱多,瘆得慌,钱多,想更多,烦恼!堂堂世界首富,和中堂,怎可屈服!开当铺!洗钱!花样换着玩,嘿嘿,这理财颇有创意。PS:中国典当业一般分为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