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完整版【娇妻小迷糊:神秘老公不好猜】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6 23:25:1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娇妻小迷糊:神秘老公不好猜

第9章 你可真够笨的

龚墨醒来,感觉浑身无力。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她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身在一个陌生的房间,立即坐了起来。

昨天的事情清晰地在她脑海里回放,她心中一阵刺痛,又砰然倒下。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龚墨心中蔓延着混乱与无助,慢慢地交织成了绝望。

“东辚……”龚墨蜷缩着身子,低声哭泣。

盛东辚是她的初恋,就算有时候会担心他们差距太大、没有结果,但她从未想过,他们会以这种方式结束。他还说……她是贱人……

“醒了。”盛南轩的声音传来。网站haohaoyun.com

龚墨一惊,抬起头,见他站在门口。她急忙坐起来,拉起被子挡住自己,防备地后退。

盛南轩忍不住好笑:“都睡过了,还挡什么挡?”

“你闭嘴!”龚墨大叫,愤恨地盯着他,“那……那是……”

她回想昨夜的情景,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的确,她很主动,很热情,身体完全不受大脑控制!她觉得自己当时的情况,要么是酒喝多了,要么是……被人下药了!!!

她只喝了几口香槟而已,怎么可能醉?就算醉,也不会醉得欲火中烧、抓住男人不放!所以,她被人下了药?谁……谁那么对她?

她突然想起,眼前这个男人,喂了自己水喝!是他!

她震惊地抬起头:“你给我下药!”

“我给你下药?”

盛南轩走过来,双手撑在床头,将她整个人包围在自己胸前,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脸上:“在我们上床之前,我们有过接触吗?”

“你……”龚墨听到“上床”两个字,有些恼羞成怒,“你给我喝水!”

“哦~”盛南轩扬起好看的眉,“你为什么想喝水?”

“因为——”龚墨一窒,整个人呆住了。

因为她热,因为她已经被人下药了!

她结结巴巴地说:“就、就算那样,你也不能……不能……我可是你哥哥的女朋友!”

“我哥哥的女朋友?”盛南轩脸色一沉,厉声问,“我倒想问一下——‘我哥哥的女朋友’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

“我——那……”龚墨脑子混乱,忽然惊讶地问,“你的房间?我进的是东辚的房间!”

“你找不到他的房间?”

“我……我以前没去过……”龚墨好像醒悟了什么,刹那间遍体生寒,不敢相信。

盛南轩知道她开窍了,退开道:“你可真够笨的!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龚墨恨恨咬牙,十指紧握着棉被,手背上青筋暴露。

她决定去找盛东辚对质,他居然给她乱指房间,他……到底在打算什么?他们在一起一年半,居然这么设计她!

她抬起头,抹了抹眼角的泪,问:“这是哪里?”

“酒店。好好孕”盛南轩大方告知。

“酒店?”龚墨想起昨夜在雨中,他抱起了自己,然后她就没有记忆了。

他把她带到酒店来了?怎么能这样?

如果被母亲知道她和一个陌生男人来了酒店,会怎么想?

龚墨脸色有一丝狼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发现自己身上穿着一件男士衬衫,顿时惊叫一声。

第10章 我们会变得很熟的

盛南轩挑眉,故意问:“怎么了?”

“我……”龚墨抱住胸,“我的衣服呢?”

“被雨淋湿了,怕你感冒,都换下来了。”

都……?

龚墨感受了一下,发现自己身上除了一件衬衫,什么都没穿。她脸红得彻底,有些羞耻,又有些愤怒:“你给我换的?”

“不然呢?”盛南轩弯下腰,双手撑在她身侧,“都睡过了,帮你换衣服只是小case。再说了,我可不想让其他人看到我的女人没穿衣服的样子。版权haohaoyun.com

他的女人?

这样的话,让龚墨一个激灵,有些害怕。凭什么她就成了他的女人了?他的语气,就好像她是什么私有物。

“卫生间在那边。”盛南轩往卫生间的方向指了指,“你的衣服已经洗干净放在里面了。去洗漱一下,换好衣服过来吃早饭。”

说完,他离开了房间。

龚墨整理好出去,看到他坐在餐桌前看报纸。版权haohaoyun.com

她疑惑地看了看四周,这房间可真大,客厅和餐厅都有,难道是传说中的总统套房?

盛南轩看到她出来,把报纸放到一边,起身拉开旁边的椅子:“过来坐。”

明明是体贴的动作,但他说的话却是冷硬的命令,让人心里有些不舒服。

龚墨说:“我不吃了,还有事情要办。”

两个人昨天才发生关系,却并不认识,她不可能留下和他一起吃早饭,太别扭了!

盛南轩看着她:“什么事?”

她顿了一下:“我要去找他。”

盛南轩眼角一抽,不悦地问:“盛东辚?你喜欢她!”

龚墨脸色一白,叫道:“那不重要了!但昨天晚上的事,我要找他问清楚!”

“行!”盛南轩把椅子推了回去,椅子撞到桌子下方,发出砰地一声。

龚墨吓了一跳。

他拿起餐巾擦了擦手:“我陪你去。完整版【娇妻小迷糊:神秘老公不好猜】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龚墨惊讶:“你?为什么?我自己可以!”

盛南轩平静地看着她。

她别扭地说:“我和你又不熟……”

盛南轩一听就笑了,心情愉悦地把餐巾扔在了桌上:“睡都睡过了,怎么会不熟?”

龚墨脸色阵红阵白,无法辩驳。

他走到她身边,抬起她下巴吻了她的唇。

龚墨惊得连连后退,差点摔倒。他却勾住她的腰,将她揽在怀里,在她耳边低语:“我们会变得很熟的。”

……

龚墨没法阻止盛南轩,只能和他一起去了盛家别墅。

计程车停在盛家别墅外,盛南轩说:“我在车上等你。”

龚墨一愣,点了点头。他不下车也好,有他在有些事情反而不好说清楚,盛东辚看到他们在一起,肯定会说出难听的话来。

龚墨心中一痛,受不了这个。她喜欢盛东辚那么久,难道是眼睛瞎了吗?

她按了半天门铃,都没人来开门。

突然,一辆白色跑车从远处开来。跑车慢慢靠近,最后停在了她面前。

苏沫从车上下来,打量了她一眼,见她白裙子上沾满污迹,忍不住嘲笑:“龚小姐还没换衣服呢?”

龚墨脸色微变,没有理她,转身继续按铃。

门禁对讲机一直没反应,苏沫走过去按了一下,很快那边就有人说:“苏小姐来了?请稍等。”

第11章 到底是谁在骗谁?

龚墨握紧双手,颤了颤。她按了这么久门铃没反应,苏沫一按就有人应了,盛家这是不打算理她了?她说:“我找盛东辚!”

“大少爷不在!”里面的人回答。

“那好,请把我的手袋送出来!首富之家不会贪图我那点东西吧?”

那边一顿,挂断了对讲机,

门开了,是为苏沫开的。苏沫却没急着进去,而是看着龚墨:“你做了那样的事,还有脸来找东辚?”

龚墨正在心里恨盛东辚,没心思理她。

她继续说:“你很早就和盛南轩在一起了吧?不然怎么他一回来,你们就躲起来**?你接近东辚,也是为了帮他谋夺家产吧?哼,想不到你看起来简单,还挺有心机手段的!我真为东辚不值!”

龚墨抬起头,愤怒地说:“你喜欢他是吧?那我希望他对你像对我一样!”

苏沫一呆,轻轻地咬住下唇。仔细一想,盛东辚还真是无情的人。三年前,他未婚妻被人下药玩弄,他却有心思和她发生关系。现在,他又亲自把女朋友送到亲弟弟床上……

苏沫想,论心狠,她恐怕狠不过盛东辚。

这时候,盛东辚出来了,手上拎着龚墨的手袋。两个女人远远地看着他,苏沫满眼爱慕,龚墨却满眼愤怒。

盛东辚走到门后方,拉开铁门,对苏沫说:“你先进去。”

“哦。”苏沫像个听话的小女友,转身开着自己的跑车进去了。

盛东辚把手袋递给龚墨,龚墨接过来,强令自己冷静,不要激动!

盛东辚一个字都不想和她多说,转身就走。

龚墨出声:“你叫我去左边第二间,可是……左边第二间是你弟弟的!”

盛东辚停下脚步,回头说:“我说的是‘右边第二间’!”

“是吗?”龚墨冷笑,“你以为我当时不清醒吗?我还问过你是不是左边第二间,你怎么回答我的?你——”

他当时脚步顿了一下,因为根本没想到她会确认吧?所以他是计划好把她往盛南轩房间里送的!

“盛东辚,你一直在骗我!”龚墨伤心地吼道。

盛东辚脸色铁青:“到底是谁在骗谁?你和南轩认识了这么多年,和我在一起后却假装没听说过他!但你们早就在一起了吧?所以他一回来,你们就忍不住亲热了。你潜伏在我身边差不多两年,帮他得到不少资料吧?”

“你胡说什么!”龚墨气得浑身发抖。她什么时候认识盛南轩了?她听说过他有一个弟弟叫盛南轩,但昨天才认识而已!

她抬起手,猛地扇了过去。

啪地一声,盛东辚脸一偏,不可思议地瞪着她。

龚墨怒吼:“盛东辚,我真是瞎了眼!”

盛东辚声音寒冷:“我才是瞎了眼!”

苏沫停好车后,一直在后面远远地看着他们,看到这一幕,急忙跑过来。

“你这人怎么这么野蛮?简直是个泼妇!”她扶着盛东辚,对龚墨吼道。

龚墨叫道:“我泼妇怎么了?我恨不得杀了他!混蛋!王八蛋!盛东辚你不得好死!”

第12章 万一你怀孕了呢?

“你——”

“不用管她。”盛东辚说,“我不想为这种贱女人浪费精力。”

苏沫一听,心中高兴不已:“那我们进去吧。”

“嗯。”盛东辚转身。

龚墨大吼:“盛东辚——”

盛东辚回头,见她满脸悲伤,忍不住心中一抽。过去两年的记忆瞬间涌来,如果不是因为盛南轩,他……他倒是可以好好和她在一起的。

“盛东辚……”龚墨失望地望着他,喃喃地说,“算我傻,算我笨……算我爱错人……”

盛东辚怔怔地望着她,苏沫看见,紧张地挽住他手臂:“东辚,我们进去吧。”

“好。”盛东辚转身,云淡风轻地离去。

龚墨失魂落魄地回到出租车上,一直靠在椅背上玩手机的盛南轩坐直身子,头也不抬地说:“开车。”

司机一听,把汽车开了出去。

龚墨低着头啜泣起来,片刻后一张白色的手绢从旁边伸了过来。

她侧过头,看到拿着手绢的盛南轩。

盛南轩冷峻地看着她,她不由自主地把手绢接了过来:“谢谢……”

龚墨擦干眼泪,强令自己平静下来。

盛南轩问:“你包里有手机吗?”

龚墨疑惑地看他一眼,打开刚刚拿回的手提袋,拿出了手机。

“给我!”盛南轩伸出手。

龚墨犹豫地把手机给他,他按亮屏幕。龚墨急忙说:“有密码——”

然后下一秒,盛南轩已经熟练地输入了解锁密码,把屏幕解开了。

龚墨大惊:“你怎么知道的!”解锁密码是她生日,难道他知道她的生日号码?

盛南轩睨她一眼:“因为我很厉害。”

“……”

盛南轩在屏幕上按了几下,把手机还给她:“这是我电话,我会和你联系,你有事也可以打给我。”

“我们还要联系?”龚墨烦恼地看着他,“盛南轩,我不想再和你扯上关系了!”

“这恐怕由不得你。”他扫了她小腹一眼,“我们昨晚没做保护措施,万一你怀孕了呢?”

龚墨一呆,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会打掉的。”

“龚墨!”盛南轩突然扑到了她身上,一把掐住她下巴,“你要是敢打掉孩子,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龚墨一个寒颤,觉到他不是在威胁,而是会说到做到,忍不住手脚发凉。

他轻轻地放开她,手指缠着她微卷的长发:“别怕。如果有孩子,我会负责。有我在,你不用怕任何事情。”

龚墨怎么可能不怕?他这么恐怖!千万不要怀孕、千万不要怀孕……她才不要让他负责!

对了!龚墨眼睛一亮,有事后避孕药!

忽然,盛南轩的手放在了她脖子上,轻轻地摩挲了几下,让她头皮发麻。

“别去吃事后药,那个对身体伤害很大。”他低头轻轻咬了一下她耳朵,灼热的呼吸喷在她颈边,“你信命吗?要不要试试我们的缘分?看看命运会不会把我们安排在一起。”

“啊!”龚墨一把推开他,发现汽车停下来了,推开车门跑了下去。

第13章 物归原主?

跑下去后她才发现,这是她家门外!

她正要往家里跑,突然想起什么,猛地回头问盛南轩:“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

盛南轩轻轻一笑,自负地说:“这个世界没什么是我不知道的,特别是你的事。”

龚墨看着这个虽然和自己发生了关系、但却完胜陌生的男人,浑身发冷。一定是他查了她!他是盛家二少爷,盛家可是本市首富,有什么查不到的?

龚墨慌慌张张地转身,跑了两步,发现手里拿着他的手绢,犹豫了一下决定还给他!

她可不想和他扯上关系!孩子一定不会怀上的,不会那么倒霉的!所以有什么的话,现在就了结清楚!

她跑到出租车外,伸出手:“你的手帕!”

盛南轩一边摇上车窗,一边说:“你拿着吧,就当物归原主。”

“什么?”

汽车绝尘而去,龚墨以为自己听错了。

物归原主?难道这手帕是她的?

她打开手帕,仔细观察。

这是一张很陈旧的手帕,原本应该是纯白的,现在有些泛黄了。手帕四周的边是绿色的波浪形,感觉像是女式……

龚墨突然想起盛东辚的话:“你和南轩认识了这么多年!”

难道……

不可能的!她脑海里完全没有和盛南轩有关的记忆!她又没失过忆,如果曾经认识过盛南轩,肯定有印象。

……

价值千万的迈巴赫在公路上行驶,几分钟后在山腰的位置停了下来。

一个帅气的男人从副驾驶下来,走到后方拉开车门,毕恭毕敬地道:“BOSS!”

锃亮的皮鞋从汽车里伸出来,有力地落在地面上,接着是另一只。然后人也出来了,露出盛南轩那张冷漠无情的脸——帅气的脸庞、凛然的气势,把先前那个男人衬托得黯淡无光。

在龚墨面前,他是相当有人情味的,哪怕有时候……会吓唬她,却会对她笑。他对着其他人是从来不笑的,就算笑了,也是不达眼底的冷笑,代表他的怒气达到极致。

他走到路边,看着前方一片翠绿的园区。

旁边的男人伸手比划道:“这块地是药材生态园,在盛家手中。自从盛家放出风声要出售,已经有好几家公司意动,大部分都是想直接开发成旅游资源,做生态旅游。”

盛南轩冷哼一声:“药材生态园?盛家是制药公司,对药材的需求量极大,这么大一片生态园,怎么舍得出手?”

“呃……”助理看他一眼,硬着头皮说,“盛东辚马上要去京城开办分公司,需要大量的流动资金,出让一块可以理解。南江市虽然繁华,但到底只是南方的一座小城,比不上京城的格局大,盛家应该是想将资产转移。”

助理说完,偷偷抹汗。BOSS啊,你就是盛家的人,盛家的事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为什么要我来做推断?

盛南轩冷冷一笑:“传我的话,谁都不准动这块地!”盛家想把这块烫手山芋出手,门都没有!

有了他的命令,全世界没有任何人敢把这块地收入囊中。

第14章 入职被拒

助理以为他看中了这块地,不着痕迹地拍马屁:“这块地的确不错,环境很好,做什么都有潜力。”言下之意:BOSS眼光真好!

盛南轩冷冷地说:“好吗?只有最腐朽的土壤,才会开出最美丽的花。”

“呃……”

“地上的植物越茂盛,地下的土壤就越**。只有**的气息,才能够提供那么多养分。”

他想起四年前,他带龚墨去那片生态园约会。那本该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夜晚,开始他们新的人生,但她发现了土壤下的秘密,不得不对他彻底遗忘。

盛南轩闭了闭眼。

他不想打扰她的生活,所以四年来不曾管过南江的事情。谁知道,竟然让她遭到盛东辚的算计!

既然重新相遇,他再也不会放手,会永远将她守在身边。

他转身上车,对助理说:“派人注意龚墨的安全。”

……

龚墨起床时,龚妈妈已经做好了早餐。

她梳洗完毕,换上职业套装,坐到餐桌边吃早饭。

龚妈妈给她夹了一个包子:“第一天上班,紧张吗?”

龚墨摇摇头。

“那你这几天怎么心不在焉的?”

龚墨一惊,差点被包子噎住。

龚妈妈说:“我还以为你是担心工作的事。”

“呃……是会有一点紧张。”龚墨说,“毕竟第一次上班,我怕自己做不好。”

其实是因为和盛南轩那件事,她一直担心。现在都几天了,如果怀怀孕了,应该可以验得出来了吧?要不要一会儿去买验孕纸?

吃完饭,龚墨坐**去上班。

**上发了报纸,她顺手翻开一看,看到斗大的标题——“盛世集团总裁盛中天宣布:与次子盛南轩断绝关系!”

龚墨想起那天晚上盛中天和盛南轩吵架,她以为盛中天是在气头上才那样说。过了这么多天,却真的断绝关系了。不是说父子没有隔夜仇吗?盛家内部,到底有多少不为人知的事,才造成了这样的局面?

龚墨下了**,往自己上班的地方走去。

经过一家药店,她脚步一顿,扭头看了看四周,路上都是行色匆匆的上班族,根本没人会注意到她。

她犹豫了片刻,果断冲进了药店!

“你……你好……”龚墨低着头、红着脸,结结巴巴地对店员说,“我、给我一根验孕棒……”

买到验孕棒,她根本不敢看,直接扔进包里就跑了出去,一口气跑到了自己上班的地方。

她大学学的新闻专业,所以应聘到一家杂志社。

龚墨走进杂志社,先去人事部报道。

找到经理,她把自己的证件递过去:“经理你好,这是我的……”

经理没接,直接给她推回来。

龚墨疑惑,这是什么意思?

经理抱歉地说:“龚小姐,本社要求应届毕业生在本月1号入职,你晚了十天,所以很抱歉……”

龚墨一愣:“什么一号?不是说11号吗?我六号才拿到毕业证……”

“抱歉,我们的规定就是这样。”

“不!”龚墨急道,“明明是你们让我在今天入职的,我们之前签过合同!”

娇妻小迷糊:神秘老公不好猜》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娇妻小迷糊 或 神秘老公不好猜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翡翠手9章(第9章 协商与开价)

    原标题:翡翠手9章(第9章协商与开价)小说名字:翡翠手第9章协商与开价“首先,先谈报酬问题吧,我提供了第九位帕米尔系数给你,我想听听云总给予我多少报酬。”曾良君端正说道,他现在确实需要钱,所以才会如此激进,直接接触到云落这个层级的人物,如果没有来至于父亲重病,家庭的压力,他应该会徐图缓进,作为一个科大研究生,这点脑袋还是有的。“你可以开个价!”云落盯着曾良君得以眼睛,现在已经是谈判的关键时候,这个少年的沉稳远远出乎云落的意料,在公司里面许多人面对云总裁的时候都是战战兢兢,坐立不安,但是曾良君显然

  • 邪盗9章(第一卷第9章 还剑)

    原标题:邪盗9章(第一卷第9章还剑)小说名:邪盗第一卷第9章还剑当太阳还没升上来时谢莫言已经起床了,一晚未眠对于他来说根本和吃饭没什么分别,一点也没有影响。离开宿舍后,谢莫言也发现霍宗和左峰也相继准备离开,看样子他们似乎也习惯早起!习惯性地到操场跑几圈,敏锐的灵力轻易地发现霍宗和左峰两人盘坐在教学楼天台,呼吸吐呐。热身完后,找了个比较隐蔽的角落,“飘鸿掌”蓄势待发,没有用上灵力的掌法虽然没有开碑劈石的威力,但耍起来也是舞舞生风,这套飘鸿掌经过谢莫言修改过数次,免去了其中弊端加了一些实战性强的招式

  • 虎胆神偷9章(第9章 两个人一起疯)

    原标题:虎胆神偷9章(第9章两个人一起疯)书名:虎胆神偷第9章两个人一起疯孙可这几天可真的不爽了,被叶知秋拉着转了赚了一个下午,自己花了好几天这才缓过劲来,想想自己可是无敌小魔女,自己可是真被整惨了,最可恶的是今天,上了一早晨的课,感觉肚子不舒服,快到中午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没办法,还是跑一趟医院吧。保镖如影随形,孙可早就习惯了,好在这次是去看医生,也没什么事情,跟着就跟着吧。当她来到医院门口,感觉异常的热闹,难道今天流行生病不成?不过她很快便明白,今日个这是有事情,而孙可就是一个天生不安分的主

  • 暧昧王座9章(第9章 你叫什么名字)

    原标题:暧昧王座9章(第9章你叫什么名字)小说名称:暧昧王座第9章你叫什么名字因为是周末,所以天宏广场很热闹,有很多人在玩轮滑,还有一些人成群结伙的在闲逛。李焰眼前一亮,他看到了个熟人,就是之前在公园里看到的那个长腿美女。此时长腿美女,没有穿运动服,而是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下身穿了一个超短裤。因为她的腿十分修长,看起来特别的好看。而且她长得很漂亮,有着一点点野性的气息,眼睛十分灵动。一时间,这个长腿美女成为了天宏广场的中心。玩轮滑的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有的差点摔倒。还有那些闲逛的,也都往她那里看

  • 傻仙丹帝9章(第一卷 假傻真精明第9章 骗我就揍你)

    原标题:傻仙丹帝9章(第一卷假傻真精明第9章骗我就揍你)小说书名:傻仙丹帝第一卷假傻真精明第9章骗我就揍你“假的,骗我的?”常盛喃喃自语一声,脸色突然大变,直接扔出手中用泥巴做成的元宝,砸到张山脸上。“啪!”一声响,泥巴元宝落到张山脸上,瞬间炸裂开来,向四下飞散而去。“你骗人!”常盛用泥巴砸到张山后一点也不解恨,直接从地上跳起来,狠狠挥出一拳。张山还没反应过来,眼前,一个硕大的拳头已经落下。“碰!”坚硬的拳头正中张山的鼻梁骨,顿时,张山鼻孔鲜血飞溅,倒退着向后飞出三四米的距离方才落下。“我最讨厌

  • 无极魔帝9章(第一卷 东荒大陆第9章 血脉醒,魔功成)

    原标题:无极魔帝9章(第一卷东荒大陆第9章血脉醒,魔功成)小说名:无极魔帝第一卷东荒大陆第9章血脉醒,魔功成忽然,那沉寂已久一直散发着淡淡金光的神秘珠子徒然一震,一道光芒四散开来,一股悠然的古朴气息弥漫着,凌云精神为之一震,脸上顿时露出了喜色。金色的珠子缓缓的离开他的掌心,悬浮在半空中,散发着光芒,将他笼罩在其内。这一刻,凌云感到自己无比的安全,仿佛这世间没有何物能伤害到自己一般,神魂被牢牢的保护着。金色的珠子一遍又一遍的开始旋转,所散发的光芒将凌云笼罩在期间,凌云隐约间感到一股无法形容的强大气

  • 鬼鼎艳尊9章(第9章 斗姜天)

    原标题:鬼鼎艳尊9章(第9章斗姜天)小说:鬼鼎艳尊第9章斗姜天“嗤嗤!”姜言的魂元剑剑气与姜天的逆神掌相撞,相互消耗着之下,逆神掌已经消耗一空,姜天也被产生的气浪推出数十丈,衣衫破烂,口吐鲜血。不过姜天仍旧站着,嘴角微微一笑,喃喃道:“姜言,你依旧不是我的对手。”说完后,姜天倒地,喘着粗气。而此时的姜言手指微微一动,眼神发出一丝挣扎、一丝坚韧,挣扎的站起来,没有理会身上的流着的血,手持长剑,颤抖着身体,趔趄着走向姜天,嘶哑的声音道:“姜天,咱们两个的胜负已分,结果是你败给了我,我有足够的本钱狂妄

  • 情掠一世错爱9章(第9章 双胞胎)

    原标题:情掠一世错爱9章(第9章双胞胎)书名:情掠一世错爱第9章双胞胎“是的,双胞胎,一个女儿,一个儿子,今年五岁了……”说起他们两个,何以宁的表情是骄傲的。“天啊,以宁,那你不是二十岁就怀孕了?”丽姐说完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她开始明白像她这个年纪的女生为什么肯来她这个大排档干活,而且不嫌脏不嫌累,原来是要养孩子,真是难为她了。“以宁,那你老公呢?”李叔也忍不住好奇问了一下。说到这个问题,何以宁下意识咬了一下下唇,“他他去世了。”她根本不敢告诉任何人,那个孩子是她在游轮上进错别人的房间留下来的种

  • 颜倾九天:凰之舞9章(第一卷第9章 千年大叔)

    原标题:颜倾九天:凰之舞9章(第一卷第9章千年大叔)小说名:颜倾九天:凰之舞第一卷第9章千年大叔话说这夜静晗敖子谦二人用完晚膳过后,仍是按照惯例……月下漫步。“这次真的是要好好感谢你五弟了,要不是他,我们指不定会急成什么样呢。”“你还跟我客气什么,不过这五弟回来的还真是时候。”“唉,那深海之花果真有如此厉害?只是闻闻就能使人昏迷几个时辰?”夜静晗好奇的问道。“嗯,确实。除非有一定道行修为,否则都难逃被它迷晕的厄运。”“那永烨宫里的宫人们都道行匪浅咯?”“当然不是,永烨宫的宫人们大多都是服用过花丹

  • 再世为妖9章(第9章 夜半遇劫)

    原标题:再世为妖9章(第9章夜半遇劫)小说名称:再世为妖第9章夜半遇劫喊杀的声音越来越近,木鱼躲在草丛里瑟瑟发抖,“阿紫啊,彬燕,易林,你们都死哪去了?老木我这条小命今天恐怕就要交代在这里了,你们快来救我啊,我要回去!我不玩啦,这太离谱了!”木鱼不住地祈祷,什么耶稣、上帝、观世音菩萨,甚至山神土地,管他哪路神仙了,都赶紧起来值班了,这都出人命了。转眼,两群人已经杀到了眼前。木鱼紧紧按住发抖的膝盖,生怕弄出任何一点动静来,一个人在他附近被砍倒,有温热的血溅了过来,圆圆的脑袋咕噜噜滚到了木鱼眼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