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全集]《权贵娇》全文免费阅读平仄客

2017/11/17 4:47:19 来源:网络 []

小说:权贵娇

作者:平仄客

007章 姐妹

听到小丫鬟禀告说顾玮来了,顾琰便将目光投向了门口。好好孕这时,她脸上已经漾着笑容。

只见门口帘子被推开,一个光彩照人的姑娘在丫鬟婆子的簇拥下走了进来。她十来岁的年纪,鹅蛋小脸看着甚至端雅,小小年纪,就看出连氏的风范来了。

更特别的是,她端雅之余,容色极为艳丽,有种华贵的风姿。

甫见到顾琰,她就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大姐姐可算醒来了,本来我昨夜就想来尺璧院了,听得姐姐睡下了,这才作罢……”

语气熟稔而随意,可见平时她和顾琰是十分相熟的。

顾琰看着顾玮这一副笑脸,心里却觉得冰冰冷,一下子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顾玮是顾重庭的嫡女,只比顾琰小一岁。好好孕因为都是嫡出,在这之前,顾琰和她最要好,如今想来,真是一场笑话。

顾家新近几代,手握朝堂实权,可谓富贵非常,却有一个硬伤,那就是嫡枝子嗣不丰。

在这个人丁算是最大的财富的时代,这硬伤,几乎是致命的。顾家为繁衍子孙作过很多努力,然而不管顾家子弟纳多少妾室,子嗣都繁茂不起来。对此,顾家有族老曾悲伤地感叹道:“或是先祖以军功起家,杀戮太多,终伤了天和,报应在子嗣上了。”

不管怎么说,顾家人丁都不如其他权贵之家那么昌盛。不过,焉知这一点,不是朱氏皇族特别看重顾家的原因?毕竟子嗣稀少的家族,想造反都没有多少个子弟,更让天家放心。来自haohaoyun.com

到了顾霑这里,嫡枝嫡子就只有顾重安和顾重庭两人,也就分成了顾家的大房和二房。

当然,现在顾琰知道了,真正的顾家嫡枝就只有父亲顾重安而已。根据前世后来发生的事情来看,祖父显然知道顾重庭不是顾家血脉,但为什么顾重庭会入了顾家嫡枝宗谱?祖父为什么对顾重庭如此信任怜惜?

这些都如浓雾厚云笼罩在顾琰心头,她看不清楚,更拨不开。

“大姐姐,大姐姐……都怪妹妹,那天刚好不在府中,不然,姐姐也不会出事……”

顾玮看着顾琰呆愣愣的样子,心想道难道她真摔到脑袋了?然后出声唤道,声音特地带上了些哽咽,听着是情意深重。

“三妹妹说的什么话,如今我都没事了,将养些日子,也就好了。”顾琰回过神来,对着顾玮亲热地笑了笑。

随即,顾琰漫不经心地说道:“说来真是巧,三妹妹那天刚好出府了……”

顾玮一听这话,神色不由自主地僵了一下,声音不太自然,遮掩地转了话题:“真的是凑巧。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对了,大姐姐现觉得怎么样了?若是大伯昨晚去请来章老先生就好了。”

顾琰心底泛起了冰渣子,同时暗暗感叹:现在顾玮只有十一岁,不管是脸容还是行事都十分稚嫩,尚不是前世那个周密狠毒的七皇子侧妃。

顾琰犹记得,祖父顾霑出事之后,自己去了七皇子府跪着求顾玮,求她看在曾是顾家人的份上,救救祖父。

彼时,顾玮极得七皇子宠爱,而七皇子和三皇子一母同胞,只要顾玮肯为顾家说句好话,祖父在狱中的日子定必会好过很多,她想着,就算顾重庭首告了祖父,但是这个妹妹还是识大体懂恩情的。

可惜,那时顾玮高高坐着,睥睨地看着跪着的自己,仿佛在看一个蝼蚁:“本妃不曾记得了,本妃和顾家有什么关系?”

顾玮不肯救祖父也就算了,但她和七皇子为了讨三皇子欢心,还暗中派人在狱中加害祖父……

虽则后来顾玮和七皇子被牵进三皇子谋逆一事中,落得终生圈禁的下场,但顾玮的薄情狠毒仍让顾琰感到心惊。

顾琰不知道顾家曾做了什么,不管是顾重庭、连氏还是顾玮,都这样怨恨顾家。前世就算她在秦绩那里,也探听不到顾家和顾重庭的恩怨。推荐haohaoyun.com二叔归宗的那个姓氏,在京兆就是个小门小户,什么消息都没有。

想到这些,顾琰觉得心头的云雾更浓了一些。她将目光移向了外面,窗外Chun花绚烂,可是顾琰却觉得它们随时会枯黄凋零,现在的顾家,何尝不是如此呢?

顾玮见到顾琰频频走神,都没有回应自己的话语,不禁有些气闷。不过,她还是想起了连氏的吩咐,继续询问道:“对了,大姐姐,我听说大伯昨晚都吩咐备车的了,怎么又不去西山了呢?”

顾琰听了这话,忍不住一愣,随即想笑。顾玮这是……这么明晃晃地查探消息,甚至都不用委婉!真当自己是傻子了?!

不对,如果是以前的自己,是绝对不会想到这么弯弯道道,只会将所有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出来,根本就不会想到别人还存了别的心思。

秦绩说得没有错,自己的确是蠢钝……一直被母亲娇养在掌心的自己,整日除了绣花念书,就是伤Chun悲秋,娇滴高傲,这样的娇小姐,如果不是秦绩留着有用,定是活不到崇德十八年。

“就是觉得没有大碍了,不用爹娘辛苦跑一趟,再说了,筠姐姐说西山那一带最近不太平,还让我们出入都小心呢。[全集]《权贵娇》全文免费阅读平仄客

顾琰说着昨晚的话语,和以往一样天真无防,她不会让顾玮知道大房已经起疑。她在秦绩眼皮底下演了两年戏,掩饰心思的本事早就练出来了,要瞒过顾玮轻而易举。

如今只要她想,没有什么瞒不过顾玮的。

顾玮不疑有他,又拉着顾琰杂七杂八地问了些话,主要都是围绕顾琰掉下假山一事,目的都是在试探大房对此事的态度和打算。

顾琰见到她这副积极的样子,忽而一笑,然后问道:“对了,三妹妹,二妹妹现在怎么样了?说来也奇了,是我自己掉下假山的,二妹妹缘何去请罪呢?”

她看向顾玮的目光清澈好奇,仿佛真是想不明白的样子,学着顾玮大刺刺地打探二房的情况。

顾玮被她冷不防一问,一下子还真想不到怎么回答,幸得她身边的丫鬟听琴代为圆了过去:“奴婢听我家姑娘说,二姑娘越想就越不安,才去忠孝堂的。”

顾琰似笑非笑地看着顾玮,出言道:“妹妹也该管教下丫鬟了,主子都没问话,就抢着回答了。听琴大丫鬟这当的,倒在妹妹前面了。”

如果说对着顾玮,顾琰还有心思虚与委蛇的话,那么对着听琴这个丫头,顾琰是一点好脸色都没有。

作为顾琰的心腹,听琴可不像名字那样温婉高雅,反而是一肚子坏水。这一点,前世顾琰有深刻的体会。

听得这话,顾玮眉头一皱,不悦地看向了听琴。听琴一接触到她的目光,便跪下来说道:“奴婢知错了,请大姑娘责罚,奴婢不应该擅自多言……”

话虽这么说,但她目光镇定,显然并不害怕。

她是顾玮的大丫鬟,又深得顾玮倚重,就算顾琰是长房嫡长女,都不能轻易责罚她。

更何况,大姑娘是这样软绵Xing子的——听琴这样想到,有恃无恐。

不过,这一次她想错了。

008章 争时

顾琰笑着对顾玮说道:“既然如此,我还真要罚一罚了,三妹妹没有意见吧?”

顾玮看着顾琰的笑容,心想着顾琰软绵的Xing子,哪里会有意见?便笑着说道:“听琴任凭大姐姐处置了,我是绝对不会有半句话的!”

“三妹妹既然这么说,我就放心了……”顾琰说着,脸色倏地冷了下来:“听琴不遵吩咐,随意抢白,是为对主不敬!按照顾家家规,对主不敬,是要杖责二十的。不过念在听琴是三妹妹的大丫鬟,无功有劳,就只杖十棍就可以了。”

顾家家规森严,杖责的棍子那是比着朝廷的荆木棍来的,上面还包着铁皮,就算只是十棍,那杀伤力都是不容小觑。

更何况听琴是顾家的大丫鬟,待遇比寻常人家的娇小姐还要好,细皮嫩肉的,这十棍,她如何受得住?

听到这话,听琴的脸色僵住了。她没有想到,大姑娘会一下子变了脸,竟然还责罚她,这太出乎她意料了,一时间竟不知该怎样反应。

顾玮的情况也差不多,她讶异地看着顾琰,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也就没有为听琴求情。

“去,传我意思,去西堂请张妈妈来尺璧院执行家法。”顾琰却不给她们说话的机会,对着尺璧院的丫鬟说道。

张妈妈是掌管后院责罚的管事,Xing情狠硬,杖起人来毫不留情,凡在她手下挨罚的人,都要脱一层皮,后院奴仆闻其名而色变。

黛蓝在一旁侍立着,见到这进展,一头雾水,以为顾琰是在开玩笑,便出言劝道:“姑娘……”

她话都没有说完,就只见顾琰一个凌厉的眼神望了过来。那眼神狠厉,仿佛刀锋一样,黛蓝已到嘴边的话就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这样的姑娘,好陌生,好可怕!

她再定神一看,只见到顾琰莹泽温柔的侧脸,刚才那个眼神,似乎是错觉一样。

肯定是我看错了……黛蓝这样想,可是心却“砰砰”剧烈跳动着,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顾琰话一落,就有个丫鬟机灵地跑了出去,看样子是去请张妈妈来了。

听琴的脸色这才变了,变得十分惊恐,声音哆哆嗦嗦地说:“请大姑娘恕罪,请大姑娘恕罪,奴婢再也不敢了……姑娘,姑娘,奴婢再也不敢了。”

她希冀地看着顾玮,如今,只能靠顾玮求情了,她想不明白,明明她只是说了一句话,怎么就要受十棍杖责了?大姑娘怎么会这样了?

顾玮想都没有想,就说道:“大姐姐,听琴是我的丫鬟,她刚才那句话是无心的,就算了,何必要杖责这么大罚……”

“原来三妹妹说任我处置是哄我的,怎么就算了?既然妹妹是哄我的,那就请妹妹带着听琴走吧,以后我尺璧院也不欢迎妹妹了。”顾琰娇蛮说道,仿佛就是要跟听琴不敬扛上了,连带地,为了听琴和顾玮置气了。

“大姐姐,这……”顾玮的脸色极为难看,她以为顾琰要处置听琴是说笑而已,没想到来真的!

顾琰Xing子是软绵,但执拗起来,却说一是一说二是二,顾玮不想因听琴这个丫鬟就惹得顾琰对自己不喜。

若是以后不能从尺璧院这里打探大房的动向,就麻烦了。

这样一想,顾玮倒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就在这走神的时候,先前跑出去的丫鬟,已经将张妈妈请来了。

听琴看着张妈妈带着几个粗壮的婆子进来,脸色唰地白了,腿脚一阵发软,跪都跪不牢了。

顾琰看着听琴摊在地上,神色冷淡。听琴势必要受这十棍杖责,不仅仅是因为前一世的事情,更因为顾琰要借着听琴,来扰乱二房的心思,来为自己争取时间。

这是明摆着的杀鸡儆猴!

顾琰十分清楚顾重庭的Xing子,他谨慎多疑,有了听琴受罚一事,他肯定会想得比任何人都多,肯定会猜测大房这样做会有什么深意。

那么,顾重庭也必定会想,大房杀鸡儆猴是为了什么?按照顾琰那种Xing子,会无端端责罚一个大丫鬟吗?肯定是大房知道了什么,这是大房的态度和警示!那么,一切就不可轻举妄动了。

谋算人心这事,顾琰隔了一世再做来,自然熟门熟路。

只要二房暂时不动,自己就有了时间,就可以想出办法去应对二房的杀机,那肯定会存在的杀机。

没错,如今重压在顾琰心头的,还是西山伏杀一事。西山的事情没有成功,顾重安和傅氏都还安然活着,顾重庭肯定不会罢休,肯定会再设一次杀局。

“我一定会想出办法引起爹和娘的警觉,绝对不会让顾重庭得逞!”顾琰在心里再一次起誓。

她一定要守护至亲,绝对不会重复前一世的命运。

尺璧院外面听琴的哭喊声,印证着她的决心。这一世,谁都无法阻止她的守护之心,遇魔杀魔,碰鬼砍鬼!

顾玮是脚步踉跄地离开尺璧院的,身后是被婆子架着的听琴,她身上没有伤,但人早已昏迷过去,脸色煞白。

顾玮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见到顾琰娇柔地笑着,衬着尺璧院的**,恰恰是**正好美人如画。

顾玮心里一跳,不知道怎么的,想到了书上的画皮美人,前笑后杀人,顾琰可不正是这样?这样想着,顾玮的脚步更加虚浮了,血色褪了去。

她没有回自己的玉堂院,而是直去了连氏的甘棠院。一见到连氏,顾玮的眼泪就落了下来:“娘亲……顾琰她,她欺人太甚!”

连氏忙搂着顾玮,嗓音舒缓地询问道:“我的儿,这是怎么了?你不是同大姑娘最要好的吗?”

“顾琰她,顾琰她杖责了听琴……她欺负我,我还以为她和我开玩笑的!”顾玮抽噎着说道,想到听琴的棍伤血迹,又惊又怕。

连氏听女儿哭得伤心,说的话却没有到点子上,心里颇着急,抬起的眉眼便带了寒意,询问着顾玮带来的丫鬟:“今天是谁跟着姑娘的?你们谁来将尺璧院发生的事告诉我?”

连氏这么一问,顾玮的丫鬟们都低下了头,只有一个胆大点的,硬着皮头将尺璧院的事情说了一遍。

待听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后,连氏的眉眼已经凝霜了。顾琰竟然因为一句话,就将自己女儿的大丫鬟杖了十棍,太放肆了!自己女儿身边的丫鬟,几时轮到顾琰来处置了?

女儿说得没有错,大房这是欺人太甚!

009章 大房二房

顾琰杖打听琴的事情,很快就在顾家后院传开了。

本来责罚丫鬟这事,没有什么可说的,但听琴是二房嫡女顾玮身边的大丫鬟,这事落在有心人眼里,就别有意味了。大姑娘这是在做什么?难不成大房二房这要不和了?

相比起京兆的权贵之家,顾家的后院算得上是简单的。大房顾重安有一妻两妾,妻子傅氏生了顾琰,一妾苏氏生庶女顾珮,一妾金氏生有庶女顾珺和庶子顾道征。

二房的人数就多了些,顾重庭除了连氏这个妻子,还有三个妾室一个通房。不过连氏福气好,连生了两子一女,在二房的地位很牢固。

况且连氏手段了得,顾重庭虽然妾室通房多,但二房只有顾瑜和顾珂这两个庶女,庶子?那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

五年前,顾霑的妻子、顾家老夫人过世了,如今是大房的傅氏当家,掌顾家中馈。

连氏是忠勇伯连文翰的嫡次女,自持勋贵,一向瞧不起出身武官家的傅氏,更认为傅氏无子,根本就不能掌中馈,一直想将掌家之权夺过来。

如今,连氏一听顾玮哭诉,心里就有气。自己娇养着的女儿,怎容得大房欺负?顾琰明面上是杖责了听琴,但实则是在打自己女儿的脸。

女儿跟前的大丫鬟没有规矩,这不是变相说女儿没规矩吗?若是她不为女儿争回一口气,二房那些贱人暗地里不知道怎么笑呢!

连氏好不容易才安抚住顾玮,保证一定会为她讨回公道,顾玮才眉开眼笑地回了玉堂院。

顾玮离开甘棠院之后,连氏的眉头才皱了起来。听琴那个丫头犯错在先,顾琰又拿着家法行事,这事要想问大房讨公道,还真不好意思开口。

连氏想来想去,都拿不出个主意来。及到傍晚,就见顾重庭走了进来。

“老爷,您下朝了……”连氏眼神一亮,笑意盈盈地迎了上去。她怎么忘记了,自己没有想到主意,老爷肯定会有办法的。

“听说玮儿的丫鬟在尺璧院犯事了?还受了杖罚,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交代过,要好好去尺璧院探探消息的吗?”

顾重庭甫坐下来,就阴沉着脸说道。他下朝回到家中,就听说了这件事。顾琰这个大侄女是出了名软绵,怎么会杖责丫鬟?莫不是女儿说错了什么话,纵容丫鬟放肆?

连氏的笑意顿了顿,随即就如常说道:“大姑娘是问瑜丫头的事情,玮儿心里紧张,一时没答上来,听琴这丫鬟才说话的。照我看,大姑娘这事是骄横了些……”

连氏眯着眼睛说道,心知这么一说,顾重庭肯定会维护自己女儿的。她和顾重庭当了十几年夫妻,当然知道他对大房的敌意。

连氏是经历了忠勇伯府后宅斗争的,见此并不觉得奇怪,兄弟相争的事情多了去,顾家也不例外。

她非但不感到奇怪,还在一旁推波助澜,帮助顾重庭对付大房。毕竟,若是大房出了事,顾家的当家夫人,就是她了!

果然,顾重庭听了这些话,脸色稍霁,心里却疑惑了。询问瑜丫头的情况……这事,有古怪!大侄女是个蠢钝的人,这肯定不是大侄女想问的,大房到底在想什么?借着杖责丫头来警示自己?

原本一切都计划好了,偏偏顾重安就没有去西山!昨晚的事情,不管是顾福那里的劝说,还是忠孝堂的布置,最后都没有成事。顾重庭想来想去,都不知在哪一个环节出了差错,便想着让女儿去大房探听消息……

越是想下去,顾重庭的脸色越难看。所谓作贼心虚,又所谓疑邻窃斧,他总觉得大房知道了什么。

看来,事情还不太好办,引起警觉就不好了,要和那边商量一下,对付顾重安的事情,不能Cao之过急了。

这样想着,顾重庭便吩咐道:“此事,暂时就算了,让玮儿别放在心上,不可因一个丫鬟就影响了和尺璧院的关系。我以后会为她讨回公道的。”

连氏点点头,就算心有不甘,也只得算了。幸好她知道自己相公不会随便说话,既然说了讨回公道,就一定会让大房不好过的。

她就再等一等好了。况且,大姑娘这么做,只会让下人寒心,这对二房更加有利,她就等着看尺璧院的下场!

此时在叠章院,傅氏和顾重安,也在说着顾琰责罚下人的事情。

“事情就是这样了。那大丫鬟受了十棍杖罚……我总觉得,阿璧醒来后,Xing子似乎变了。以往不管丫鬟说了什么,她都没放在心上的,更何况杖责,是从来没有过的。”

傅氏的声音甚是忧虑。她已经去过尺璧院了,知道了事情始末。虽然女儿娇憨一如以往,但傅氏总觉得有些不妥。用西堂的张妈妈杖责下人,这在傅氏心中不是小事,尤其是女儿做这事,有说不出的怪异。

母女连心,何况顾琰是她唯一的孩子,顾琰的变化,傅氏当然感觉到了。

顾重安安慰着她:“阿璧长大了,总会变的,你勿想多了。何况她是顾家嫡长女,以后是要作宗妇的,Xing子太绵,总不是好事。”

对于顾琰这个变化,顾重安是乐见其成的。他是想女儿Xing子和善,却不希望女儿像个包子一样任人拿捏。

如今责罚这事,他觉得刚刚好。说到底,他是男人心粗一些,不像傅氏想那么多。

傅氏对顾重安十分信重,听了这话,便知的确是这个道理,担忧就渐渐散去了,随即问起了另外一事。

“可有查清楚了吗?那日顾家出入的人,有没有异常的?”原来,傅氏将顾琰腿上的黑印,向顾重安说了,这几日,顾重安也在不动声色地查探当日的事情。

顾重安摇摇头说道:“暂时没发现什么。那日值守的侍卫,并没发现有陌生人经过。事后去查探,围墙上也没有攀爬的痕迹。会不会是阿璧看错了?”

“不会,阿璧腿上的伤现在还没散去,我看得很清楚,这是用内力击伤的。后院里面全是妇孺,阿璧Xing子单纯,怎会凭空说个黑衣人出来?”傅氏皱着眉头说道。

她这几日,也暗中将后院的丫鬟仆从过了一遍,并没发现有异常的地方。表面上看起来,就是阿璧玩耍从假山掉下来一样,没有任何可疑之处。

不,应该说,唯一的可疑,就是阿璧腿上的黑印。自见过了这黑印,想到暗中还有不知名的敌人,傅氏怎么能放心?

夫妇两人心中各想着事,都沉默了下来。

“不若……将此事告诉老太爷,让他老人家参详参详?”良久,傅氏才建议道。

顾重安听这话,脸色却有些为难。

推荐好友的书《辣妻》

[bookid=3364897,bookname=《辣妻》]

010章 顾沾

(章节名称应该为“顾沾”,我已经改了N次都无法显示~继续求推荐票呀~)

顾重安想了想,还是出了叠章院,趁着时辰还不晚,往父亲顾沾的松龄院走去。

自从顾老夫人过世后,顾沾便将松龄院的婆子丫鬟都送去了庄子上,松龄院里就只有顾沾和几个老仆在,十分清静。

见到松龄院的冷清,顾重安的心情很复杂。他不明白父亲的想法,明明背负着繁茂子嗣的重压,却始终不肯纳妾室,只守着母亲过了一辈子。

如今母亲故去五年了,松龄院悼亡的氛围还是那么浓,可见父亲对母亲的情意,是这样深重。

见贤思齐,见不贤而内自省。只不过顾重安思省得过了头,变成了自卑自责。从顾沾的身上,他清楚知道自己有多么差。

他没有父亲的果决精明,也没有父亲的官声人望,就连这夫妻情意,他也远远比不上父亲。

有个几乎完美的榜样在前,顾重安的心情怎能不复杂?他敬慕父亲,却知道自己成不了父亲那样的人,每次踏进松龄院,顾重安都有些难受。

顾沾看到顾重安的脸色,便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这个心结,看样子儿子是不会轻易解开的了。

就算解不开,顾沾都要开解,便宽慰道:“你无须难受,为父说过很多次了,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我与你母亲情况不一样,你和重庭都无须学我。你既觉得纳妾为顾家开枝散叶是对的,那就没有什么不好的。”

花开百种,人有不同,这个是各人心Xing,顾沾并不觉得儿子顾重安有什么不好,他Xing子忠厚,对兄弟后辈都照顾有加,这就是好的。

“是的,父亲,我知道了。我这次来,是有个事情想告诉父亲,请父亲参详参详……”顾重安敛敛神,不去想松龄院的事情,将顾琰腿上的黑印说了出来。

“阿璧腿上的黑印,是用内力击出来的。我已经查探过了,并没有发现异常。所以请父亲看看,是不是有什么遗漏了?”

顾沾神色十分惊讶,他没有想到假山一事还有这内情。自忠孝堂审理过后,他还以为此事已经过去了。

可是谁会对一个小姑娘下手?目的又是什么?是冲着顾家来的?

顾沾在朝为官,又是手握实权的吏部尚书,倾轧争权这事当然少不了,也曾与别人有过争执,甚至还起了仇怨。不过大都是政见不合,是为公事,若论私仇,倒没有那么深。

他梳来理去,觉得结下仇怨到对家中小姑娘下手这种程度的,还真是找不出来。

“如今朝中大致平静,吏部的考课才刚刚结束,升等降职尘埃已定,为父还真想不出有什么仇怨……”

顾沾这样说道,他和顾重安一样,想不出顾家有哪个仇人,还对后院的姑娘下手。

想不出,便暂时搁下了,说不定迟些会有新发现。

这是顾沾一贯的做事方式,他并不像顾重安那样心忧,只说道:“这事,毕竟是内宅中的事情,不排除阿璧惊慌过度臆想出来的,不用太过紧张。吩咐大媳妇以后小心谨慎,内宅不可松懈。至于你,还是继续查探,若有消息可告诉我。”

现在只能如此了,顾重安点点头,表示听从顾沾的吩咐,便没有话语了。如今的确查不出什么,再纠结也没有用。

顾沾没再想顾琰的事情,见到顾重安来了松龄院,便问起了他为官的情况:“说起来,你任职秘书郎快一个月了,情况可熟习了?”

今年初的考课结束之后,顾重安就升了一等,去了秘书省任秘书郎一职。这是个从六品的清闲职位,掌四部图籍,平日里多与书籍图画打交道,正正适合顾重安忠厚与世无争的Xing子。

“回父亲的话,大致已经熟悉了。秘书丞葛洪为人直爽,对我多有照顾,同僚之间相处得挺好。”顾重安回答道,说到秘书省的职务,他神色明显轻松了,显然适应得很好。

顾沾听了,便很高兴,连连点头道:“那便好,那便好。秘书监钟隶治下是宽厚仁义出名的,想来秘书省的氛围是如此。不过切勿大意,你专心整理图籍便是,不该知道的事情,一个字都不要问!绝对不能参与到皇家之事中,现在太子未立,每走一步都要十分小心,知道吗?”

顾沾知道顾重安忠厚老实,是不会参与到这些事情中的,但还是叮嘱了一番,怕他作了别人的筏子,目的是为了拉拢自己这个吏部尚书。吏部掌握官员升降,不管是哪一个皇子想争势,都不会忽略自己这个位置。

崇德帝的元后早亡,继后无所出,如今宫中势力最重的,是育有三皇子和七皇子的淑妃娘娘。

崇德帝Chun秋鼎盛,尚未立太子,但是二皇子、三皇子等几个皇子渐渐长大了,势必会有一场太子之争。

崇德帝以铁血手段登上帝位,想必择储君也不会轻松,几位皇子必定有一番戮杀。

这几位皇子之中,二皇子和五皇子出身寒微,母族没有势力,希望不大;三皇子有淑妃和兄弟七皇子撑腰,有襄阳大将军罗炳光等姻亲支持,近两年又和成国公府走得很近,胜算最高。

但蝼蚁尚有溃堤之力,况且那个位置实在太吸引人了,二皇子皇子和五皇子怎么会不争?就算知道力量微弱,都要奋力一搏!只要太子一日未定,他们都不会甘休。

皇位从来就不是选得的,而是夺来的,争得的!

朝中看似平静,实则暗流涌动。拉拢、打压之事不断,都是为了权力两个字,几个皇子已经在暗中接触顾沾了,顾沾不得不谨慎,也不得不叮嘱顾重安小心谨慎。

“父亲,孩儿知道了。他们自拉拢他们的,我在秘书省当什么都不知道。”顾重安应声道,让父亲放心。

顾重安最清楚自己的斤两,参与到天家事情中?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以自己的Xing子和能力,没几下就被撕成肉丝了,平白给人下饭而已,他对这些一向敬而远之。

父子两个人又说了些朝堂上的情况,眼见夜深了,顾重安便打算告辞了,他正想站起来,顾沾便说了另外一事。

“你如今年岁不小了,大房的子嗣问题,该考虑了……若是大媳妇仍无所出,那就从旁支过继一个吧,这个事情,族老已经跟我说过几次了……”

顾沾的神色颇为无奈,这个事情他不想提醒儿子,但顾家除了嫡枝,还有一些辈分大年纪老的族老。大房的子嗣问题,是族老十分关心的事情。

如今大房只有顾道征这个男孩,却是有哑疾的,绝不能承继大房。旁支过继,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顾重安一愣,然后神色就有了点点悲意。嫡子,大房也有过的……

推荐好友的书《厨门娇》

[bookid=3224404,bookname=《厨门娇》]

011章 他死了

在顾琰之前,傅氏还生有一个儿子,这是顾重安和傅氏的嫡长子,只不过,在两岁那年感染了风寒,早夭了。

如果他还活着的话,现在都有十六岁了,可以相看姑娘了……顾重安漫无边际地想,眼眶有些湿润。

这十几年来,他时不时想起那个聪慧的嫡长子,不到周岁便会唤“爹爹”的嫡长子。

只是,到底福薄。

此后,傅氏生了顾琰,子嗣上就再没过消息了,金姨娘虽则生下了顾道征,可是这庶子生来就是哑的。

顾家嫡枝继承人,可以平庸,却不能有疾,这样算来,大房的确没有子嗣,难怪族老会着急。

顾重安想起早夭的嫡长子,此时还没有过继旁支的心思,便拒绝道:“父亲,此事不急,还是等等再说吧。”

等,等什么呢?顾重安其实不知道,但总觉得有莫名的希冀,一旦过继了,内心那一点点希冀都没有了。

顾霑不忍为难顾重安,心知此事是要提一提,倒不用立刻就要执行的,便点点头:“那就迟些再说吧。”

因提起了这事,顾重安的心沉了下来,很快就离开了松龄院。

叠章院和松龄院的情况,顾琰并不知道,自听琴一事后,尺璧院就无比安静了。陈妈妈已经回到尺璧院,对丫鬟们的管教更严厉了。其余丫鬟们小心谨慎,毕竟听琴是在尺璧院受罚的,她们都记得那种凄厉的痛呼,还有荆木棍上的铁皮。

顾琰自己,则专心养着伤。不管她想做什么事情,额头和大腿上的伤,都要尽快好起来才是。

顾琰大腿上的钗伤并不深,养了数天痕迹已经淡了,这伤除了水绿,没有别人知道。

听琴的事,已经过去了,似乎并没有影响顾琰和顾玮的姐妹情谊。事后顾玮还去尺璧院道了歉,听琴的身子也慢慢好起来了。

不过,听琴自此是恨上了尺璧院,还曾对心腹姐妹狠狠说道:“总有一日,我要尺璧院的人尝尝杖责是什么滋味!”

当这句话被辗转传到顾琰耳朵的时候,顾琰根本就不在乎,前一世听琴对尺璧院就没有好过,如今再恨,也没有什么损失。

况且,顾琰心里愁闷,根本就没有心思去理会一个丫鬟。她的伤就快好了,可是应对二房的办法,她还想不出来。她如同笼中鸟一样,挣脱不出来。

这一日早上,轮到水绿当差。她一进尺璧院,顾琰就觉得不妥,水绿的脸色太差了,惨白惨白的,还哆嗦着嘴唇。

“发生什么事情了?”吩咐其他丫鬟都推出去之后,顾琰低声问道。

“姑娘……福叔死了,是昨晚溺死的,听说喝了酒,捞上来的时候已经没气了……”水绿强忍着害怕,将听到的事情说了出来。

先前,水绿去查了忠孝堂的事情,得知那晚在忠孝堂当差的下人,是二房太太连氏的管事娘子引荐进来的,随后又发现忠孝堂烛台都换上新的,她将这个结果告诉了顾琰。

顾琰听了没有说什么,只吩咐水绿要密切注意福叔。这才没几天,福叔就溺亡了。水绿不笨,已经想到这里面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了。

水绿忍不住看向顾琰,心跳得厉害。自从姑娘醒来之后,就有什么不一样了。发生这么多事,她不能当什么都不知道。

“水绿,你是不是害怕了?”顾琰看着水绿的神色,柔柔地开口道。

“姑娘,奴婢……奴婢……”水绿想说不害怕,可是她心中的确很害怕,作为顾琰最倚重的大丫鬟,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你不用害怕的,作歹事的,不是我们,我们身正,什么都不用怕……福叔死了,和我们没有关系,应该害怕的,是那些作恶事的人!你不用害怕,我不会让你有事的……”说着死人事,顾琰还是那样柔柔的嗓音,甚至嘴角有笑容。

水绿呆呆看着顾琰的笑容,想起很久前的一幕。那时候自己是五岁还是六岁?那时候娘亲刚刚去世,父亲和哥哥只忙着打理丧事,她既伤心又害怕,只能躲在湖边嘤嘤哭。

那时候,姑娘也是这么柔柔地说的:“你不用害怕,不会有事的……”

那么温柔,仿佛可以阻挡任何事一样,后来,果然自己是没有事的,还进了尺璧院当了大丫鬟。

“是,奴婢相信姑娘,奴婢没有害怕。只是想着福叔……”良久,水绿眼睛湿了湿,低低地说道。

她相信顾琰,就像当时那样,不管顾琰做了什么,她都相信。就算此刻她不明白姑娘,也相信。

顾琰见到水绿镇定下来了,心中欢喜。如今她最信任的,就是水绿,若是水绿与她起了隔阂,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如今自己的力量太薄弱了,若是善言在就好了……顾琰不由得想起善言来,随即又苦笑。

善言,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想到顾福,顾琰就连苦笑都扬不起。顾福死了,就像前世那样死于溺亡,顾琰知道他的死肯定不是意外,是有人想杀人灭口,目的就是为掩住那一晚西山的事情。

不管是顾重庭还是秦绩,做事都是干干净净,绝对不会留下任何手尾。就算西山伏杀没成功,曾在中间传过话的顾福,Xing命都不可能保得住。

顾琰想到重生以来发生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似乎很多事情,仿佛过去了很久,其实不过十来天而已。

顾福的死,让她心里一震。顾家此时还是危机四伏,她的爹和娘,还是别人的靶子,而她还没有想出解决办法。

去松龄院活叠章院说出前一世的事情?说自己做了个梦知道这些事情?有了韩妩的事情在前,父母和祖父会怎么想,顾琰不知道……

也不敢冒险。

“还是要扩展力量才是……”顾琰自言自语地说道。增加可信得用之人,岂是那么容易的?

恰在这时,杏黄手里提着一个大匣子进来了。匣子用精美的红底织花锦缎包着,上面还压着一封信,封口的澄泥,印着一个篆体的“陆”字。

一见到这些东西,顾琰沉闷的心情就有了些舒意。整个京兆,送些姑娘家的吃食能都这么隆重的,就只有刑部尚书家的陆筠姐姐了。

果然,杏黄将那匣子打开一看,里面全是玲珑饼、翡翠馃子等京兆吃食,还有陆家扬名京兆的鸳鸯糕。

这年头,一个家族能有几个传家的名菜,也是一种底蕴。

顾琰将信拆开来,想到对自己一向亲厚的陆筠,心中感到一暖。

“闷死了……被母亲拘在家中,准备那什么赏花宴……去大觉寺踏Chun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呢!”——信中字迹苍劲不似女子,但通篇都是发牢骚,这分明又是个娇养在闺中任Xing直率的姑娘。

真好笑。

去大觉寺踏Chun……顾琰见到这几个字,笑容顿了顿。

012章 设套

大觉寺踏Chun……她记得了,之前她和陆筠约好,趁着Chun三月去大觉寺踏Chun的。

后来顾琰掉下假山,陆筠被母亲孟氏拘在家中学赏花宴礼仪,这事就这么搁下来了。

顾琰此刻看到这句话,脑中一个激灵,一直没有想到的应对的办法,似乎有些眉目了。

水绿和杏黄看着突然笑起来的顾琰,呆呆地对视了一眼:发生什么事情了?

不知道,顾琰没有说,水绿和杏黄就想着还是陆家姑娘有办法,这吃食和书信一来,自家姑娘就笑了。难道自己姑娘只喜欢吃不成?

懵懵懂懂的杏黄,想到顾琰喜欢吃不由得眼睛一亮,以后甚至去了大厨房,凡是有好吃的,都给顾琰端来,让顾琰哭笑不得。

随后,顾琰给陆筠回了信,又让水绿张罗了些吃食,都装在了一个大匣子里,让门房送去陆家。

不过顾琰可不像陆筠那样招摇,用来包匣子的,只是普通的花布而已。

接下来几天,水绿和杏黄等丫鬟,只见到顾琰在纸上写写画画,而且写画完之后,不让丫鬟们经手,亲自拿了那纸张去火盘里烧掉。

直到那纸张成了灰烬,顾琰又往里火盘里加了水,搅成了黑糊糊,才让丫鬟端出去倒掉。

黛蓝见到顾琰这副模样,不由得问着水绿:“姑娘这是在做什么呀?神秘兮兮的样子,那纸上的内容你见过没?”

水绿瞥了黛蓝一眼,端着脸色说道:“我没见过,姑娘不让我们看,自有她的道理!我看你也别想太多了!”

黛蓝想起了听琴受到的杖责,更想起了顾琰杀人般的眼神,便撇撇嘴,没有再问下去了。

黛蓝也是家生子,只不过父母没有水绿父亲那么得力,且兄嫂懦弱,黛蓝一家是靠着黛蓝在顾琰面前得脸,日子才逐渐好过的。

就算黛蓝心里有一千个疑问,她也不敢去询问,怕触了顾琰的怒。

直到有一日,黛蓝回到家中,见到家中来了个陌生的婆子,她衣着光鲜,头上和手上金光闪闪,黛蓝觉得被那金光晃了眼。

顾琰还是在神秘地写写画画,这一天,轮到黛蓝当值的时候,她终于壮起了胆子,恭敬殷勤地说道:“姑娘,要不以后奴婢帮你焚纸吧,免得污了姑娘的手。”

她远远侍立着,没有顾琰的准许,她不敢靠近。

顾琰杖责听琴的那一幕,起到了立威的作用,如今尺璧院的丫鬟们,都很小心,主子没有吩咐,断不敢贸贸然插话。

顾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起头深深地看了黛蓝一眼,脸上看不出表情。

黛蓝被顾琰这一眼盯得心里发怵,心“砰砰”地跳个不停,转瞬想到那闪闪的金光,又强自镇定了,硬着皮头任顾琰打量。

良久,顾琰才笑着说道:“好吧,这个我倒没想到了,今日就算了,明日开始就你来帮我焚纸吧。”

黛蓝一听这话,眉眼立刻笑着眯了起来,像弯弯的月牙儿一样,进进出出的脚步变得十分轻快,谁都看得出她很高兴。

顾琰当然看得出,随即将水绿唤了进来,交代了几句话,就低头继续写画去了。

入了夜,水绿的嫂子关氏来了尺璧院,不过并没有进来,只在尺璧院外面拉着水绿说了几句话就走了。

“姑娘,嫂子说了,前几日,有个富贵婆子去了黛蓝家一趟,不知道为了什么事,但是这几日黛蓝的嫂子去买了几趟烧鹅。”

水绿说罢,眉眼满是寒霜。虽然嫂子只是说了这几句话,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没想到,在姑娘身边伺候的黛蓝,竟然收了别人银子!

拿人钱财,当然是要替人办事的,黛蓝父母兄嫂都不得力,能办事的,就只有黛蓝了,这是冲着姑娘来的!

顾琰却没有水绿这般愤恨,黛蓝贪财背主,她是心中有数的,没想到隔了一世,黛蓝还是这样。

富贵的婆子?这婆子敢去了黛蓝家,就笃信不会被人认出,顾琰根本就不去查她是谁。

想从尺璧院探听消息的,除了顾重庭和秦绩,还能有谁?

“随她去,就当作不知道,我自有办法。”顾琰叹息一声,这样说道。

醒来后,她对黛蓝从未寄予希望,如今自然也不失望。起用或者驱逐一个丫鬟,对于如今的她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她并没有立即驱逐黛蓝,是还想看一看,到底是本Xing难移还是人心可变。

这样看来,黛蓝还是和前一世差不多。不过,背主得来的荣华富贵,却不是好受的。

第二日,顾琰果然吩咐黛蓝去焚书画纸。只是水绿见到她的时候,忍不住“哼”了一声。

黛蓝不以为意,反而扬了扬眉。焚纸的事情,顾琰只交给她做,可见特别倚重。

同是大丫鬟,偏偏自己得了姑娘喜欢,水绿这不是眼红是什么?

黛蓝眯着眼看着书画纸变成灰烬,但那密密麻麻的“福元寺”“去不去”这些字眼,则牢牢记在了心中。

黛蓝将纸上的字告诉了谁,顾琰不太关心,诱饵既然撒了下去,静待鱼儿上钩便是。

顾琰的伤基本好了,拆开头上的纱布,只在额角见到一个浅浅的月牙痕,至于腿上的钗伤,快淡不可见了。

这个时候,顾琰就知道了黛蓝将尺璧院的消息送去了哪里,因为她的三妹妹顾玮这一日来看她了,不着痕迹地套着话。

“大姐姐,你的伤好了,要不要跟伯父、伯母提议道,去寺庙里上香还神去?这么高的假山摔下来都没有事,是要还神的。”顾玮笑着说道,很为顾琰着想。

顾琰神色有些寥落,话音蔫蔫地说:“看样子一时半会不行了,出了这样的事,娘亲都不让我出尺璧院了,我原本还想约筠姐姐去福元寺上香的,这下都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

顾玮听到这话,眼神转了一转,状似好奇地问道:“福元寺在哪里?我怎么没有印象呢?我们家供奉的香火不是在大德寺吗?”

京兆城内外出名的寺庙不少,除了皇家寺庙定元寺外,还有大德寺、大觉寺和报恩寺等,而京兆权贵之家一般在大德寺礼佛供奉,顾家当然不例外。

顾玮会这么好奇,是情理中的事。

顾琰看了一眼顾玮,解释说道:“我是听筠姐姐说的,福元寺在京郊空翠山上,虽然名声不扬,但去过的人都说十分灵验,但凡有所求都会得成。妹妹也知道的,眼见着就是赏花宴了,所以……”

顾琰故意没有将话说完,剩下的意味就让顾玮自己补充想象去。

顾玮早就补充想象过了,福元寺的详细情况,她也知道了。听顾琰这么说,她便知道母亲所的话都是真的。

她将早就准备好的语辞说了出来:“按照妹妹的看法,还是要去看一看。既然伯母不放心,就让伯母跟着去,最好伯父也一起去,我爹和娘亲都会帮着劝大伯伯母的。那毕竟是洞天福地呀。”

顾琰感激地点点头,笑了起来。福元寺的确是洞天福地,只是,偏僻了些,而这,恰恰就是顾琰想要的,当然,也是二房想要的。

权贵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权贵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花语凝香泪研墨,一片诗心画不成

    朱淑真(约1135~约1180),号幽栖居士,宋代女诗人,亦为唐宋以来留存作品最丰盛的女作家之一。南宋初年时在世,祖籍歙州(治今安徽歙县),《四库全书》中定其为“浙中海宁人”,一说浙江钱塘(今浙江杭州)人。生于仕宦之家。夫为文法小吏,因志趣不合,夫妻不睦,终致其抑郁早逝。又传淑真过世后,父母将其生前文稿付之一炬。其余生平不可考,素无定论。现存《断肠诗集》、《断肠词》传世,为劫后余篇。《减字木兰花·独行独坐》独行独坐。独倡独酬还独卧。伫立伤神。无奈轻寒著摸人。此情谁见。泪洗残妆无一半。愁病相仍。剔

  • 为何“养玉”的女人不能碰?

    谁识无机养真性,醉眠松石枕空杯。小小一块绿松石,历经风吹雨淋,在漫长的时光里,慢慢沉淀自己,将最温润的自己呈现在人们面前。绿松石带给人们的,不仅是娇艳的外表,更是一种毅力与坚持,让爱它的人都多了一抹耐性。这是人生的洗礼,也是大自然的恩赐!说起绿松石,不得不说它神奇的功效。绿松石具有祛除风寒、化解淤血、清热解毒、消炎止血、促进细胞再生、增强免疫力等多种功效。但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绿松石的假货占据了80%的市场,该如何挑选绿松石就显得尤为重要!一名资深玩家的梦玩友您好!我是华掌柜,五柳文玩的创始

  • 这些经典名句建议孩子背会,绝对受益匪浅

    1、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汉乐府古辞《长歌行》格言大意:年少时不努力学习,长大后就只能徒然地悲伤了。这句话提醒我们,光阴似箭,岁月如流,要珍惜青春年华,奋发有为。2、业精于勤,荒于嬉。——韩愈《进学解》格言大意:学业由于勤奋而精进,由于嬉游而荒废。这句话警示人们,不管做什么事情,要想有所成就,都必须勤勉努力,不要虚度光阴。3、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增广贤文》格言大意:一寸光阴就像一寸金子那样宝贵,而一寸金子也无法买回一寸的光阴啊。这句话常被用于强调时光容易流逝,我们在生活中

  • 为什么越成功的老板越喜欢借钱?看懂少走10年弯路!

    有个穷人,因为吃不饱穿不暖,而在上帝面前痛哭流涕,诉说生活的艰苦,天天干活累的半死却挣不来几个钱。哭了半晌他突然开始埋怨道:“这个社会太不公平了,为什么富人天天悠闲自在,而穷人就应该天天吃苦受累?”上帝微笑地问:“要怎样你才觉得公平哪?”穷人急忙说道:“要让富人和我一样穷,干一样的活,如果富人还是富人我就不再埋怨了。”上帝点头道:“好吧!”说完上帝把一位富人变成了和穷人一样穷的人。并给了他们一家一座山,每天挖出来的煤当天可以卖掉买食物,限期一个月之内挖光煤山。穷人和富人一起开挖,穷人平常干惯了粗

  • 这间老租界的百年洋行,经他们改造后变身入住率高达95%的网红民宿

    这间百年洋行改造后的民宿名叫“结庐里”,房东是两位90后,一位学艺术,一位学工科。两位民宿新人如何将第一套民宿就做到入住率95%以上?或许从下面的故事中可以得到答案。◆◆◆◆◆摄影师:@摄影师沛溪模特:@猫猫猫阿姨呀第一次走进洞庭街118号的时候,心情只有两个字,惋惜。洞庭街附近不乏背着长枪短炮的摄影爱好者,指导新人摆拍的婚纱影楼摄影师,和流连网红小店的文青们。大家都觉得汉口这片老租界很有风味,作为照片背景很不错,鲜有机会去了解更多,这天我第一次走进老租界的百年日常住宅,和想象中不太一样。图中为

  • 【家族展播季】家族精英队-苏州快乐无限舞蹈队《又见北风吹》团队版

    家族精英队-苏州快乐无限舞蹈队《又见北风吹》团队版编舞:饶子龙投稿邮箱:993558500@qq.com。欢迎来稿,选题、内容、题材不限,文章、漫画、视频均可,但必须确保是原创首发。~“广场舞家族”是全国舞蹈爱好者的窗口,关注舞蹈热点,致力舞蹈普及及推广。免费阅读,转载请注明出处。~文末广告是腾讯平台配送广告,内容与本公众号无关,但您的每一次点击都会给我们带来一点收益。~您的每一份支持都是我们前行的动力。欢迎投放广告,欢迎商家合作。

  • 遇事最有水平的处理方法 (受益匪浅)

    .】蓝色字体真正的高手往往先处理心情,再处理事情;先分析心态,再分析事态。1、沉默有时候,你被人误解,你不想争辩,所以选择沉默。本来就不需要所有的人都会了解你,因此你也没必要对全世界解释。做真实的自己就好。2、平静在你跌入人生谷底的时候,你身边所有的人都告诉你:要坚强,而且要快乐。坚强是绝对需要的,但是快乐?在这种情形下,恐怕是太为难你了。毕竟谁能在跌得头破血流的时候还要做到高兴?但你至少可以做到平静。平静地看待这件事,平静地处理该处理的事情就行。3、弯腰和别人发生意见上的分歧,甚至造成言语上的

  • 快过年了,几句知心话,送给我的微信好友!

    亲爱的朋友轻轻的一声问候融入了我所有的心愿深深的一句祝福蕴含着我无限的思念祝愿群里所有朋友心情好好,胃口棒棒福运佳佳,笑口开开快过年了送给群友几句真心话祝愿所有朋友2018幸福快乐每一天图美话美,花更美再送你最美的祝福愿你开心舒心,事事顺心送给我最爱的朋友!

  • 愿光阴含笑,岁月静好

    时间总是过的很快,仓促的让人害怕,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很多时候我们还没认真活过,就要老去了。人生是一趟旅程,你不知道能够遇见什么,我们只有面对,面对离开,只能坦然安静地挥手告别,互道珍重。日子总是这样有时欢喜,有时忧伤,有时孤独有时热闹,看似岁岁无情,却也沧桑有痕。很想感谢自己的坚持,让生命在经历中日渐丰盈。记得有首小诗中这样写道,一天很短,短的来不及拥抱清晨,就已经手握黄昏了,一年很短,短的来不及细品初春殷红窦绿,就要打点素裹秋霜了,一生很短,短的来不及享受年华,便已迟暮”。许多简

  • 婚姻甜蜜究竟有没有秘诀

    当下真正幸福的夫妻并不是很多,大部分的夫妻都是在“凑合着过”,并没有体会到夫妻关系的最高境界“两情相悦的亲密关系”,很多夫妻已经把“过一天是一天”这样的“乏味生活习惯”当成了婚姻的常态,认为婚姻就应该是这样的,这是一种误解,其实婚姻可以过的更加亲密和甜蜜,只是我们很多人根本没有学过如何去经营婚姻就开始经营起了婚姻。那么,婚姻甜蜜究竟有没有秘诀呢?答案是有的。第一个要素:改变永远是自己。你不能指望对方做出变化,你改变不了任何人,除了自己,但是当你真的改变了自己的一些行为习惯,你会发现,身边的一切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