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凌州四侠14章

2017/11/17 20:12:0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凌州四侠

第十四章 二探朱府

第十四章二探朱府

火花刺眼,金条被尤条劈开。好好孕尤掌柜定睛一看,哪里是什么金条,只有外面一层金皮,里面全是铜的。尤掌柜“啊偶”一声抽了过去,伙计赶忙接住。

吕账房并不惊讶:“果然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这批金子全是假的。”

尤条接过尤掌柜问道:“吕教授!我爹没事吧?”

吕账房早就习以为常了:“你爹还不就这样,明天就缓过来了。说不定说梦话都是金子是假的,你好好照顾他吧!”

酉时三刻,徐公凌家!

徐公凌正和刘氏吃晚饭,木桌上摆着些清粥小菜。

徐公凌喜道:“娘!我今晚终于可以练第二招了。好好孕今天我遇到咱们凌州城有名的剑术神童,他连我一招都接不了。”

刘氏勉励道:“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儿子!你现在不过刚入门而已,你以后的路还很长,要学会虚心。”

徐公凌叹了口气,问道:“娘!你说我能练成一代大侠吗?”

刘氏放下碗,道:“就你这水平还大侠,比你厉害的人多了。”

徐公凌也放下筷子,道:“娘!你能说两句好话吗?早知道不跟你说了。”

刘氏厉声道:“你功夫真好,自然有人说你好,也不用我说。不过练成一招,有什么好得意的。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徐公凌问道:“娘!我们家既然有家传武学,为什么没有一人练成啊?”

刘氏正色道:“状元生的儿子就一定是状元吗?师父厉害也好,父辈厉害也好,你自己不练一样没有用。”

徐公凌打了个哈欠。道:“娘!徐风剑法太难练,每天要练一千遍。你说能少练点吗?”

刘氏厉声问道:“儿啊!你的功夫比有些人好,你说为什么?”

徐公凌答道:“我练功比他们更努力啊!而且我的力气也比他们大多了。”

刘氏规劝道:“春秋时的著名乐师师旷,为了静心治五音,弄盐水把自己的眼睛洗瞎。孔子韦编三绝。苏秦刺股,孙康映雪。原文haohaoyun.com

徐公凌笑道:“娘!我不喜欢孔子,我是老庄那边的。”

刘氏问道:“老庄?是村庄吗?”

徐公凌目瞪口呆地答道:“娘!你就当我没说。”

刘氏带着教训的口吻:“儿啊!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小有长进,就开始自满,终究难成正果。”

徐公凌点头默许:“娘!竟然你都这么说了,这招徐风万里,我也按一千遍练。还是七百剑慢练,三百剑快练。”

桑榆书院,取意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凌州四侠14章东隅即日出,桑榆即日落。日头渐渐西沉,桑榆书院的蹴鞠场上一群学子正准备蹴鞠,马家驹正是其中一人。

马家驹拉住了一个人:“渐痕,你来做正挟吧!”

汪渐痕推辞道:“我这几天有要紧事,下次!”

马家驹很是热情:“我们这边还少一个人呢!你一起来吧!”

汪渐痕急忙摇手,道:“我这几天有些抱恙,你们蹴吧!”

马家驹松开手:“那你留下做教正(相当于裁判)吧!”

汪渐痕拱手道:“真有事!下次!”

马家驹笑道:“那我们蹴了!少年不玩球,白在世上留!”

蹴鞠比赛,双方没有直接的身体接触,队员分成左军和右军分列球门两边,每队十人。比赛时球不能落地,落地为负。球门网中的空洞被称作“风流眼”,过洞为胜。马家驹是最喜欢蹴鞠的,他可以半月不读书,但不能三天不蹴鞠,三天不蹴鞠心就痒痒。

左军开球,球传到马家驹这边,他弯下腰,想来个双肩背月,让球落在背上。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但他腰弯得低了,球直接落在了地上。球头(专门负责让球度过风流眼)怒道:“马家驹你不会双肩背月,能别使吗?”

马家驹笑道:“我就是想试试,这招我学没学会的。下次不用了。”

右军开球,一个矮个少年使了个双肩背月,接住了球,冲着马家驹轻蔑地笑着。接着一个高个子使个玉佛顶珠,用头接住了球。最后球头一招流星脚,球穿过了风流眼,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教正示意右军得分。

马家驹暗想:那小矮个也会双肩背月,早知道不耍了。

马家驹又接到球,使了一招大力旋风脚,球正中自家球头的前额,球头瞬间昏迷。对方球头大赞道:“好脚力!”

二更天,狂风大作,电闪雷鸣。雷声惊醒了沉睡中的刘氏,徐公凌还在屋里练剑:“娘,没事!打雷而已!我昨天夜观星象,就知道今天要下雨。”

刘氏困得不行:“嗷!那我接着睡,反正衣服都收了。你还没练完啊!”

徐公凌擦了擦汗,道:“再练一炷香就够一千了。娘!你说我这是什么命?我是少爷的身子受罪的命啊!”

刘氏打着哈欠,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好好练吧!我睡觉!”

徐公凌笑道:“娘,你也可以一起练啊!我教你!”

刘氏敲着徐公凌的头:“我才不练这东西呢!练这倒头东西,还不如睡觉。”

一炷香后,徐公凌总算练完了,他丢下剑,躺在床上。他听到窗外的雨声,暗想:雨下得这么大!今晚渐痕会去吗?这么大的雨,他应该不会去吧!累死我了!我该睡了。不行!我不能睡,万一渐痕去了,我不去就是失信于人啊!他一个人也不是那人的对手。

徐公凌忽地起身,按了按太阳穴。他听到刘氏的打呼声,暗想:我娘睡了!我得赶紧走!

徐公凌翻出来藏在床底的夜行衣,戴上面罩,抄起剑,赶往朱府。

朱府内院!大雨从天而降,密密麻麻的雨滴疯狂地打在屋瓦上,打得屋瓦噼啪直响。震耳欲聋的雷声盖过了呼呼的风声,却盖不过世人的心声。朱府从来不是什么好地方,繁华的背后,只剩下被熏黑的人心。

雨下得好大,朱府的护院们都站在廊下避雨,以往即使下着小雨,他们也得照常巡防。

赵炎掏出一瓶酒:“老大,你要来一口吗?”

李青推回酒,道:“我不喝!”

赵炎缩着脖子,道:“老大!这风也太大了,太冷了。喝一口暖暖身子吧!”

李青坐在石凳上:“赵炎,酒一下肚暖和,过后却更冷,还是不喝的好。”

赵炎叹道:“老大!天这么冷,我真想在家,搂着我媳妇亲热亲热。我们给人看家护院,背后给人直戳脊梁骨,骂咱狗腿子。提心吊胆不过赚点辛苦钱,啥时候能过上好日子啊!”

李青拍着赵炎的肩膀,叹道:“当年先师传我武艺时,就让我立誓三条。一不仗势欺人,二不当街卖艺,三不走镖护院。我只守住了两条,想来真是愧对恩师。”

赵炎接口道:“老大,咱不走镖护院,如何生计啊!这也是难免的。咱们出身农户,比不得官宦人家。”

李青面露苦色:“我二十岁前,不理解恩师的用意。现在我才明白,不仗势欺人,是说我们习武之人,要有武德。不当街卖艺,是要有骨气,不能为五斗米折腰。不走镖护院,是为了少结仇怨。”

赵炎点头赞道:“老大说得太对了,我是茅塞顿开啊!”

李青叹道:“唉!恩师在世时千叮万嘱让我一定要把武功传下去,可惜到现在我都没觅得传人。”

赵炎很是兴奋:“老大,你可以传给我啊!我一定好好练。”

李青直言道:“你不适合练我的武功,即使练了,也难以练成。”

赵炎叹道:“唉!看来我是无缘了!老大!雨这么大,不如我们早点回家吧!”

李青摇了摇头:“不行!今晚雨这么大,万一刺客趁雨来袭,该如何是好?”

赵炎问道:“那小子差点被咱拿下,还敢再来啊?”

李青摇了摇头,道:“即使他不来,他也会来的。”

赵炎问道:“老大,你什么意思?”

李青答道:“他就是你说的那阵风。”

赵炎疑道:“那不就是一阵风吗?把刺客卷走了。”

李青竖起一根手指,道:“不是!那阵风是一个人,但那人更像是一阵风。等风再来,我也要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赵炎笑道:“不会是传说中的风魔吧!把刺客直接绞死了。”

李青正色道:“备战!上面有人!”

只见李青一矮身形,一招旱地拔葱,就跳到了丈余高的屋顶上。赵炎心想:只知老大硬功厉害,没想到他的轻功也甚好。

李青向东望去,远处有一道黑影疾奔而来,他朝着黑影迎了上去。嗖!嗖!两颗石子冲着李青面部射来,他并不担心,他不练暗器,但却很会接暗器。李青刚要出手接石子,仔细一看,这两颗石子火红火红的,不是普通石子,他急忙闪开。

轰隆一声!两颗石子在瓦上爆炸,屋顶被炸了一个凹口。李青暗想:是霹雳弹,还好我没用手接。李青总喜欢接暗器,但他也知道暗器还是不接为好。

嗖!嗖!嗖!又三颗暗器朝李青打来。李青侧身闪过,暗想:我倒想看看你有多少霹雳弹。这次暗器没有爆炸,而是放出了烟雾,李青暗想:原来是狼烟弹!

李青已被青烟笼罩,一道剑光穿透青烟,直刺前胸。李青还是那招空手入白刃,剑又被他的铁掌牢牢夹住。李青的空手入白刃极是厉害,铁掌一合,任你宝刀宝剑也会陷在里面。

李青冷冷笑道:“剑是好剑!剑法平平,出剑无力!”

黑衣人娇喝道:“要你管!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李青表情很是自信:“弃剑吧!没人能从我的掌中,把剑收回去。”

黑衣人旋即出脚踢向李青裆部,明明着实踢了上去,却似踢中铁棒,脚面剧痛无比。

李青安然无恙:“我练了十余年铁裆功了,不要白费力气了。”

黑衣人忍着疼痛,又踢了三脚,一脚比一脚弱。赵炎喊道:“弟兄们!快上!刺客在这里!围起来!”

李青的双手开始发红:“不要得尺进尺!接我一招朱砂掌。”

李青的手掌越来越红,忽然一阵清风徐来,如风的剑气,透背而来。李青急忙弃剑转身,用朱砂掌夹了上去。

风停,黑衣人又不见了。李青望着自己的右手,瞪大了眼睛,连他自己也不敢相信,他的手掌被刺了个窟窿。他明明夹住了来剑,手掌却还是被刺穿了。

青烟渐渐散去,赵炎看见李青,问道:“老大!是什么人!又跑了吗?”

李青背过手,表情有些诧异:“功夫平平,不过暗器倒是多。一不小心,让刺客跑了。”

赵炎目视众人,道:“没事的!老大!弟兄们都没看见!刚才也只不过打了几个闷雷。”

李青急忙道:“我要净手!你盯一下!”

赵炎紧握着刀:“老大!你放心!我不会懈怠的!”

徐公凌架着黑衣人一直跑到南市小树林,他放下黑衣人:“渐痕!你动手前能不能和我商量一下啊!我还没到,你就动手了。差点被人包围。”

黑衣人猛扯下徐公凌的面罩,怒道:“谁是渐痕!你又是谁啊?”

徐公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声音哪是汪渐痕,分明是个女人。

凌州四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凌州四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摄政公主:世子请躺好5章(第5章 阴差阳错)

    原标题:摄政公主:世子请躺好5章(第5章阴差阳错)书名:摄政公主:世子请躺好第5章阴差阳错如今,她上官素樱的确是逆天改命回到了过去,还偏偏是回到当年她与鬼面公主对战的时候,不过,出了点偏差,她没能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反而是成了鬼面公主。对面那五个人好像说,上官姑娘昏迷不醒,可不就是说她么?记忆里,当初与鬼面公主对战过后,她的确是受了点伤,但是,并没有昏迷不醒,而那之后,她更是再一次读了鬼面公主的命数,更是确定了鬼面公主气息全无、香消玉殒了。那么,依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她重回过去,却阴差阳错的投错魂了

  • 婚后撩人:总裁诱妻成瘾5章(第五章 姐妹刀光剑影)

    原标题:婚后撩人:总裁诱妻成瘾5章(第五章姐妹刀光剑影)小说名称:婚后撩人:总裁诱妻成瘾第五章姐妹刀光剑影顾行安敲了敲桌面:“这辆车我几天前才从德国运回来,不算里面的私人配制,我算你二千七百万。”“……”沈念离勉强扯开唇角,“顾总,只是一点呕吐物,并没有弄脏车内,要求全额赔偿会不会太过分了点?”这男人果然是小肚鸡肠到了不可理谕的地步啊!顾行安抬了抬线条优美的下颌,“弄脏的东西我不会再碰。”见沈念离想辩解,他抬手打断她,目光森冷且充满恶意的直视她:“我给你两个选择,原价赔偿,或者用手给我擦干净!”

  • 重生巫女:绝世清欢5章(第五章:好奇的夏芷若)

    原标题:重生巫女:绝世清欢5章(第五章:好奇的夏芷若)小说:重生巫女:绝世清欢第五章:好奇的夏芷若霍刚没反抗,乖顺的让所有人都觉得诧异。他抽了抽鼻子,看着清欢,眼睛里闪过一丝莫名的亮光,隐约有些兴奋。只是所有人都没注意。清欢将霍刚交给郁胜过,她去给还绑在座位上的夏芷若解绑。夏芷若很快清醒过来。钻出车厢后一眼看见被捆的跟个粽子似的图拉黑,想起自己一路上受的气,夏芷若抬脚就踢了过去――“叫你横!你再横啊!”图拉黑对她掀掀眼皮,露出一个凶狠的眼神,哼了一声。或许是图拉黑的眼神太过凶狠,让夏芷若想起路上

  • 重生之鬼眼神瞳(出版影视)5章(第五章 鬼帝VS冤鬼)

    原标题:重生之鬼眼神瞳(出版影视)5章(第五章鬼帝VS冤鬼)小说:重生之鬼眼神瞳(出版影视)第五章鬼帝VS冤鬼这一边,怨鬼已经跨过了大半个中国了,很无奈的是那个鬼帝追着她已经三天三夜了。一股深深的疲惫感袭来,怨鬼愤愤的张着血盆大口骂了一句,转而拼命的逃窜。“跟屁虫一样甩都甩不开!”关键是这个鬼帝为了达到自己的乐趣,每次打伤她之后就任由她逃窜,伤稍微好一点了又追上来了。根本就是一副惩罚自己逃跑样子,怨鬼恨的牙痒痒,却又打不过他。“逗老娘玩的吧!”怨鬼捂着伤口再一次狠狠的呸了一口。这可是大白天,再加

  • 邪王宠上瘾:敛财皇后5章(第5章 初显才干)

    原标题:邪王宠上瘾:敛财皇后5章(第5章初显才干)小说名:邪王宠上瘾:敛财皇后第5章初显才干赵晴晴冷眼瞧着站出来的温呈之,“你算是哪根葱,也敢叫我停!?”温呈之向来都是待人温和宽厚自然不会同她这一介女流争吵些什么,“不知道小姐何事,我觉得我还是能说上三四分话。”温呈之拿起脂粉奁打开看了看,和铺里寻常胭脂没什么差别,气味也没有什么不同。“是不是假货总得验验才能知晓,赵小姐又何须动如此大的脾气呢。”闻声望去,温如瓷撩起侧堂的纱帘,款款而出。“怎么又来一个不识趣的,你是谁?”温如瓷低眉浅笑,一旁的柳柳

  • 误惹邪王:人家偏不要5章(第五章 搞定岳母)

    原标题:误惹邪王:人家偏不要5章(第五章搞定岳母)小说名:误惹邪王:人家偏不要第五章搞定岳母接着听到一阵嘈杂的脚步声,还伴着几声惊呼,穆清这才明白,四皇子这是假装她溺水给她人工呼吸呢。果然人生在世全靠演技啊,这还借位吻戏呢!“睁眼。”叶庭柯说话的声音干净利落,不带一丝情绪,那微微勾起的唇却含着意味不明的笑,似乎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穆清十分配合的悠悠“苏醒”,还擅做主张给自己加戏狠狠咳嗽着,一副呛水的样子。此时围观群众们也都缓过神来,连忙上前,有递毯子的,有给她压惊的,有忙着去请太医的,又有几个

  • 红酒甜心:高冷男神爬上床5章(第五章 被整)

    原标题:红酒甜心:高冷男神爬上床5章(第五章被整)小说:红酒甜心:高冷男神爬上床第五章被整贺封尝了一口苏佩做的点心,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味道,没有变过,熟悉而又温情。咀嚼着点心,贺封的心情也变得爽朗起来。贺封右手顺势端起牛奶,苏佩心里有一点点激动。看到贺封把牛奶送进嘴里,“噗嗤”一声,贺封把嘴里的牛奶全吐了出来。苏佩忍不住哈哈大笑,眼睛眯成了豌豆角。贺封一脸懵逼,顿时反映过来,是苏佩搞的鬼。“既然看我喝牛奶,你这么开心。那我就不客气了,好的东西是需要分享的,我不是小气的人。”这时,贺封起身一把抱住苏

  • 复仇总裁霸妻上瘾5章(第五章 轰动新闻)

    原标题:复仇总裁霸妻上瘾5章(第五章轰动新闻)小说名:复仇总裁霸妻上瘾第五章轰动新闻田一一正欲回话,叶紫拽住了她的手,声音透着轻微的颤抖:“一一,不要说了,我们走吧!”她没想到,曾经爱她如命的男人,今日竟连她一句解释也不愿意听,那她当年的付出又算什么呢?难道只是一个笑话吗?叶紫拉着田一一离去,临出门前,田一一回头丢下一句:“凌晨,你会后悔的!”凌晨恼火地将办公桌上昂贵的电脑扫落在地,顿时摔得四分五裂!楚林吓了一跳,这么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凌晨发这么大的火,沉了好一会儿,楚林无奈地问:“你何必如

  • 入墓三分5章(第5章 牌位里的秘密)

    原标题:入墓三分5章(第5章牌位里的秘密)小说:入墓三分第5章牌位里的秘密搜了我一遍,发现什么都没有,对我百般逼问之下,我将我知道的那墨典的信息都告诉了他们。现在只有找到我太爷爷才能够找到墨典,墨典肯定在太爷爷身上,而不是我身上。其实我说这些,同样也是有目的的,他们不是想要找到墨典吗?那肯定要先找到太爷爷,我也算是利用他们找到太爷爷,虽然我不知道不一定能够成功。“哦,你说的跟我们知道的没有什么两样。”秦凌云冷漠的看了我一眼,原本兴奋的俏脸一下子归于冷漠。啊?我一下子惊住了。“哼,这臭小子想利用我

  • 至尊佣兵王5章(第五章闹大了(上))

    原标题:至尊佣兵王5章(第五章闹大了(上))小说名:至尊佣兵王第五章闹大了(上)燕京的一家医院里!此刻一间单独的病房里围满了医生,每一个人都在细细的检查着,而在门外则站着一个身穿便装,一脸不怒而威,气势十足的中年人。在中年人的旁边则是站着一个妇女。妇女保养极好,穿着一身名牌服饰,看上去就是一个贵妇,只可惜此刻的她没有一点贵妇的样子,哭哭啼啼的,那声音听上去很是伤心。“我不管你用什么样的方法,什么样的方式,一定要把打我们儿子的人碎尸万段。”贵妇一边哭着,一边冷声的说道,那张脸更是显得狰狞,咬牙切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