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重生之惟我独尊3章(第3章征服所有人)

2017/11/18 0:38:22 来源:网络 []

书名:重生之惟我独尊

第3章征服所有人

场外,比试结束后。原文haohaoyun.com三长老看着体无完肤,如同死狗一样被抬出去的杨晨,冷声道:“花四海,你过了!”

过了?花四海笑了笑没有作答,自古以来辱人者皆被辱之,而杀人者皆被杀之。既然想要侮辱别人,和杀死别人,那么同样,自然也要做好被别人侮辱和杀死的准备。

“此事怪不得他,我派人找他时已经与他说的明白,花四海是个凡人,只是比剑,不得使用灵力和灵术,可他却违规了。”大长老替花四海解围道。

三爷知道,三长老在意的并非什么弟子生死,他在意只不过是刚才与自己的赌约。三长老想忘,但很明显,三爷不想。

三爷故意说道:“小子,你可别忘了这儿还有一个为奴为婢的丫头。版权haohaoyun.com

“还有一场文试。”胡晓梅脸色发寒,她万万没有想到杨晨在施展出灵术的情况下居然还会失败,至于之前所威胁的失败后赶出剑宗一事,现在只能作罢,毕竟对于死人而言,是不是剑宗弟子的身份,已经不重要了。

当杨晨施展出了自己的灵术“三重浪”后,面对熊熊大火的花四海举起了棍子,然后棍子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光芒,刺的众人眼睛生痛,都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待到眼睛再次睁开,众人看见的是杨晨跪在花四海身边学着狗叫,并一遍又一遍的恳求花四海给他一个痛快。他们只看见了这些,并没有看见到那落在杨晨身上的那一棍……

而这些过后,大长老唐龙率先飞身进了场内,第一件做的事情便是要走了花四海手中的那根棍子……

一炷香后,场内被几名弟子合力搬来了一面巨大的青铜古镜,镜子名曰乱心铜镜,乃是属于第二场比试中的文试。

顾名思,乱心古镜是用来迷惑、拨乱灵者的镜子,它能在对映时给人的脑海中制造环境,境界较弱者、心智不坚者很容易陷入其中不能自拔,最终精疲力尽而死。

“我看这次没有重宝护你,你到底还有没有之前的好运。”随即胡晓梅又感觉不大保险,说道:“将那名地阶的弟子换下,我上。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三爷听到后气的浑身发抖,看着三长老说道:“还要脸么?”

三长老脸色平常:“之前没说不许换人。”

花四海露出了两排甚是洁白的牙齿,看起来的笑的很开心,“没事,我不挑食!”

待到胡晓梅入场,场外的弟子们纷纷都热闹了起来。

一名资深的弟子指着胡晓梅对一名入门不久的弟子说道:“快看,那就是胡晓梅,三长老的女儿,小小年纪就步入了天阶初期。”

有弟子说道:“她都出手了,这长老们摆明了是不让花四海进入我剑宗啊!”

旁边的弟子露出不屑:“那又怎样,我剑宗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的,更别提是长老们的弟子。”

“去年胡晓梅测试的时候我来看过,那年她才十六,就能在乱心铜镜前支撑半个时辰。”

“你们猜猜花四海能有多少?”

“我看最多六个数!哈哈……”

……

在场众人中没有一个人认为花四海会赢,三爷也不例外,他与其他三位长老一样,都认为花四海能够赢得第一次比试靠的只不过是那根棍子。可如今,这根棍子却在大长老唐龙手里。重生之惟我独尊3章(第3章征服所有人)

炉子中的香被点燃了,率先站在乱心铜镜前的是胡晓梅,伴随着时间流逝,她的脸色逐渐发白,额头隐隐冒出了汗水。

香点点燃尽,等到烧到末尾,她终于是身子颤了一颤,从镜面中移了开来。

“该你了!”休息片刻,胡晓梅冲着花四海说道。

微微一笑,花四海道:“我觉得吧,不用比了!”

声音虽小,可终究还是传到了围观弟子们的耳朵里,于是有弟子问道:“不用比?难道他想认输?”

“你以为呢!一炷香啊,剑宗有几个能在乱心铜镜前撑住一炷香的?”

“胆小鬼!比都不敢比就直接认输了!”

“对!没错!胆小鬼!”

“胆小鬼!”

又是一笑,花四海看了看周围,不急不怒不燥地说道:“我没想认输,我的意思是……这实在是太低级了,就你我的差距,根本不用比!”

嚣张!赤裸裸的嚣张!

然而众弟子:“咦……”

“说大话!”

“想跪地求饶就明说!”

“废物!”

花四海苦笑,自己怎么就说大话,自己明明在称述事实好吧!虽然当初的修为不在,可单凭心智,莫说这不入流的乱心铜镜,便是能够触动天劫的幻阵又能奈他如何?

唉!这群坐井观天的蛤蟆,为什么非要逼自己出手呢?难道他们就这么喜欢被别人碾压的感觉?

既然如此!

那么久让他们如常所愿吧!

“他想干嘛?”大长老唐龙被花四海接下来的举动惊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若我没有猜错,他应该是想进到乱心铜镜的内部。”很少说话的二长老冬典苦笑。

“疯了,疯了,就是我们几个进入到乱心铜镜内部也是九死一生。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三长老看向场内的花四海时,就像是在看一个疯子。

至于三爷?他则是在倒吸凉气。

镜面出现了波纹,花四海带着淡淡微笑,毫不犹豫的一脚踏进,少许,镜面出现了花四海的身影,他的周围全是熊熊烈火,然而面对这些火焰的烧灼,他只是微笑。

之后场景又变幻成了巨刀,那巨大的刀对准花四海拦腰就是一斩。花四海的腰断了,可是他的脸上没有疼痛、没有恐惧,有的只是微笑。

漫天大雪,拳头大小的冰雹,油锅,拔舌,挖眼,剔骨……

在场看的人都觉得不寒而栗,但身临其境的花四海还是微笑。

进去过乱心铜镜内部的三位长老都知道,那里头所受的疼痛与现实世界一样,不比站在镜前的胡晓梅,所受的只是单方面的精神。好好孕

待到最后,镜面中花四海居然走到了尽头,在走无可走时,他一脸从容不迫的从内部折返走出,然后平静的站着哪儿,笑着。

三爷高兴的直接蹦跶了起来,“哈哈!胡剑一,你输了!”

胡晓梅愣愣的看着眼前比自己还小的男人,“怎么会……”

二长老冬典看着花四海许久,说道:“这孩子是个好苗子,可惜啊!跟了三爷……”

三爷大怒,“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救了他,他的命就是我的。”

大长老冲着在场所有弟子宣布:“从即日起,花四海便是我剑宗四长老门下弟子。”

众弟子站起身齐齐行礼,大声道:“拜见师兄!”

就这样,那个原本被大家都当成是废物的男人,不……应该还不能算是男人,而是男孩,他用自己的实力,征服了在场所有的人。包括……那个叫胡晓梅的女人!

剑宗历代宗主祠堂。

一袭白衣的花四海拜了三拜,然后将手中的香插进了桌上的小炉内,至此,花四海真正的成为了剑宗弟子。

临行前,大长老一改往日严肃,挤出笑脸道:“花四海,以你的天资,其实大可换一个更好的师父。”

三爷顿时不满:“大长老你这是什么意思,这小子可是……”

“闭嘴!”三爷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二长老冬典打断道:“你什么德行你自己还不清楚?他是根好苗子,不该毁在你的手里。”

紧接着二长老冬典又对花四海说道:“我三人你可选任何一人为师,哪怕宗主也未尝不可。”

花四海摇头,“我记得我刚来时就说了,三爷从河中把我救起,这就是表示我们有缘,师徒缘!”

“对了。”花四海好像想起了什么,对着一旁不吭声的三长老胡剑一笑道:“打赌为奴为婢一事就此算了,但不知可否让胡小姐照顾我这年迈的师父几日?”

胡剑一老脸发黑:“明日我便让晓梅去你们翠竹林。”

看着花四海与三爷这一大一小的身影慢慢走远,大长老唐龙嘴里叹了口气:“我原以为他会向我要还之前的那根棍子,谁知竟是……唉!”

冬典道:“那棍子你我三人比试时前后检查了不下百遍,听三爷说,这只不过是花四海看着喜欢,从扫帚上拔下来的。”

大长老唐龙苦笑:“你我当真是小看他了。罢了,老三,那棍子你拿着,明日让晓梅去翠竹林时一并带上,莫要让小辈留下话柄,说我们几个为老不尊,贪恋他们的宝贝”

重生之惟我独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重生之惟我独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第八期:我的二十年——毕业季,不只是迷茫

    孤独这两个字单独拆开看,有小孩,有瓜果,有动物,有蚊虫,这些都足以支撑起一个盛夏傍晚的巷子口,难怪毕业季总是在这样炎热的暑夏,表面人味十足,实则寂寂无声。毕业生都会面临着多多少少的压力,或者是就业方面,或者是爱情方面,毕竟一毕业就分手,一毕业就失业的例子,看的听的太多了。蔡先生的毕业季,几乎没有什么压力。这并非是他来自重点大学,而是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做什么。这在即便毕业的大学生中是很常见的,就算是每年拿奖学金的优等生,在面临毕业,都不知道去干嘛,更何况是像蔡先生这种,年年挂科的“学渣”呢!所以在

  • 【百诚艺术】艺术家卜绍基珍藏力作《金石花鸟十二条屏》瞩目曝光

    继上周由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广州市美术家协会、广东省青年美术家协会、广州青年美术家协会联合主办,广州市政协书画院协办,中旗集团、百诚艺术馆承办的《心迹自然·卜绍基大写意花鸟画展》暨“中国画的写意精神”学术研讨会开幕式后,南粤画坛迅速掀起一股复兴南粤大写意的风潮。昨日,百诚艺术馆举办《感动您的卜绍基金石大写意花鸟画》活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呈现更多艺术家卜绍基的金石大写意作品。现场报道卜绍基老师沉浸于岭南写意画30余年,一直致力于用自己的笔触为百花写精神,为万物表生命,绘画对于他来讲,已不仅仅是一门技

  • 老头为大爱迁祖坟,夜晚电闪雷鸣,第二天坟边多了一座龙山!

    在王官村有户姓王的人家,家中有地两千亩,牛羊成群。当家人是王老头,五十出头,为人和善。这王老头有三个儿子,都成家了,孙女好几个,就是没有孙子。这天,王老头在家门口晒太阳,晌午时分,南边来了个风水先生,年纪与王老头相仿,一些人围了上去,让他给自家看风水地,好福荫子孙。这风水先生说的头头是道,看的也非常准,于是王老头也凑了上去,不过他与别人不同,人家是为了自家后代,而王老头想找一块发亲戚、发村邻的风水宝地!风水先生很是纳闷,看了这么多年风水,都是为自家好,没有一个是为别人好的,这王老头是头一个,心想

  • 书法大宗师:楷书如何笔力独到?

    总第1100期;欢迎关注。书法艺术的力量表现在线条、字形、篇章三个方面。线条所表现的是笔力,字形所表现的是合力,而篇章所表现的是势力。线条中的笔力,是书法力量表现的主要方面。梁启超在《书法指导》一文中十分强调这一点。他说:“写字全仗笔力,笔力的有无,断定字的好坏,而笔力的有无,一写下去立刻就可以看出来。”今天我们着重探讨一下,书法当中的笔力究竟是怎样表现的。古来有许多楷书作家有自己的显示笔力的独到方法:一、唐代虞世南写的“戈”画力量显得与众不同。提起这个笔画,历史上有个著名的典故“虞戈高妙”讲的

  • 《落笔心安》首发,赠品2份

    我们修书写信时,常常用“见字如面”作为开头,这个“字”,既是你自己,也是对方眼里的你。所以,一旦落笔,你写的字就成了另一个你。写得好,他人看、自己看都如沐春风;写得不好,自己看着尚觉面目可憎,更不要说呈送到他人面前。键盘打字和智能输入并没有改变我们日常书写的习惯,反而越来越发觉写字的美妙,当笔尖和纸张摩挲共鸣,字里行间仿佛能够看见自己一笔一划、慢慢走来的人生,写得好,对自己就有了最好的交代。重拾写字的优雅与快乐---有礼有节®品牌新品《落笔心安》美学练字套装,重拾写字的优雅,为每个人创造一份落笔

  • 130岁的《国家地理》推出新版式和新字体了?

    《国家地理》是1888年10月国家地理协会出版的图书,现在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广为人知的一本杂志,杂志每年发行12次。在杂志130周年之际,由其创意总监EmmetSmith与咨询公司GodfreyDadichPartners(GDP)共同领导内部设计团队重新设计了出版物版面和两个新字体。这个著名的黄色边框是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品牌标志,它是一本书的边框,更像打开外部世界的一扇美丽的窗户,意味着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是打通人们通向外面世界的通道。黄色边框成了世界著名的品牌标识,以及《国家地理》杂志品牌

  • 第八期:我的二十年——福州最孤独的几个夜晚

    我在毕业的时期,换过不少工作,我大学是念金融的,然而在大学期间以及进入金融行业以后发现,自己其实并没有很喜欢这个行业。太多的人被金钱左右。原本心思恪纯者,在金钱面前,也会成为猛兽一般贪婪无底。当年的大学第一堂课,老师便教导,“我们这行,会经手很多钱,但是你要明白,什么钱是你的,什么钱不是你的。”我自知也是定力不足的人,所以我还是识相的尽早抽身方为最妥,加之自己实在是不喜欢这行,父亲对于我从事和专业完全不相干的工作表示十分恼火,感觉这不仅仅是让我浪费了大学几年时间,更是完全不遵从他的安排。可路终究

  • 福鼎白茶价格:福鼎老白茶的价格这么高,那我们就买新白茶!

    大概就两三年的时间,福鼎白茶的价格一路水涨船高。早年,福鼎白茶可是一文不值,无人问津,可现在,老白茶的价格已经涨到了千元一饼。既然福鼎老白茶的价格这么高,存新茶就显得更有意义了。除了价钱上的优势,购买当年的新白茶还有这些优势。首先,当年新白茶的价格比较透明,水不深,购买被坑的几率较小。其次便是新白茶做了假,好就是好,坏就是坏,一喝便知。需要重点强调的是只有底子过硬的新白茶,才能实现越陈越香的陈化过程。再者,存新白茶,看着它一年年的转化,比到处买不靠谱的老白茶来的更切实。你存在手里的茶,有多少年份

  • 同趣园盆景有趣

    同趣园盆景有趣图、文尔力坐落在安徽省安庆市中兴大道与兴业路交叉口(安庆下高速4公里处,丰田4S店旁)的同趣园,是安徽安庆盆景爱好者俱乐部,也是一个盆景创作团队,以杨积德、陈德伟、费建国、江四九、尔力等人为主。大家从2000年开始走到一起,每周星期六、星期天,园子里都有不少人,大家共同动手,修剪护理,切磋技艺,乐在其中,共同提高,推动安庆整体盆景技艺提高。同趣园每盆盆景个性凸显,千骄百媚,千姿百态,绝无雷同。一支一直不为经济利益,只为兴趣爱好的团队,为盆景的地方特色做出巨大影响,并带动了一批批盆景

  • 慈禧:人家可是艺术家

    在大家印象里,慈禧是个喜欢玩弄权术的皇太后勾心斗角,荒淫无度大清朝都毁在这个女人手里还签了很多丧权辱国的条约然而,你不知道的是,慈禧还有另外一面她是个艺术爱好者慈禧对文学、字画以及汗青很是有乐趣念书、学画、下棋、抚琴,且常常骑马射箭慈禧还亲自作画、写诗《清宫遗闻》记载有“光绪中叶以后,慈禧忽怡情翰墨,学绘花卉,又学作擘窠大字”。慈禧对于艺术是半道出家之前没什么艺术熏陶和积淀所以慈禧的画谈不上功底,也谈不上韵味不过平心而论,慈禧还是很聪明的入门级绝对是够格的话说,慈禧的书法也是可以的虽然比不上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