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都市执念师11章(第十一章 最后一枪)

2017/11/18 4:10:0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都市执念师

第十一章 最后一枪

“砰!砰!”两声枪响一前一后的响起。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打到的却是空气,面前的禹灿却是已经在他们两个的背后了。

他们来不及惊讶了,因为他们的枪响的是人生中最后一枪了!

禹灿站在他们两个人的背后把头擦到他们两个人的中间说道:“原本杀了你们挺不好意思的,毕竟你们是大尾巴狼的兵。虽然押解了明月,但是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呵呵!”

这两个兵瞪大了眼睛!

“本身还没有杀你们的理由那!谢谢你们为我找了个理由!这样大尾巴狼也就没什么话好说了!”

说完禹灿将擦在他们身上的刀子抽了出来,上面染满了鲜血,两个雇佣兵倒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响声!他们永远站不起来了!

周围的雇佣兵立即拿枪对着禹灿,那个医生死了就死了,本事就是拿钱收买的外围成员,死了没什么事!但是,同伴死了,那就不一样了!所以他们要处死禹灿,来报仇雪恨!

“住手,网站haohaoyun.com谁也不许开枪!”大尾巴狼连忙喊道。

“可是,头领,他.........”雇佣兵有人不服道。

“闭嘴,没你说话的份!叫你们把枪放下!违者处死!”大尾巴狼叫道。

雇佣兵们只能一个个垂头丧气的,老老实实的把枪放下了。看着地上的人质,心想欺负不了那个混蛋还欺负不了你们嘛!随后凶残了起来!可怜了无辜的人质们,他们都老老实实的待在地上没动,还是被欺负了,这貌似算是禹灿给连累的吧!

大尾巴狼这个时候,有点相信禹灿说的那句话了!这支雇佣军部队,他还没放在眼里!

“喂,推荐haohaoyun.com喂,大尾巴狼又发生了什么事情!”狼王在那边用低沉的声音问道。

大尾巴狼只能是面带苦笑对着电话说道:“大哥,禹灿.......禹灿他.............”

“你怎么回事,大尾巴狼有什么说什么!别吞吞吐吐的!”狼王训斥道。

大尾巴狼心想我能不吞吞吐吐吗,你什么脾气我还不知道,你能打死别人的人,但别人不能打死你的人!这么霸道,不出事情才怪那!

不过他还是回答道:“是,是,是大哥!那个......那个禹灿他杀了我们的两个兵!”

“什么,杀了我们的两个兵?”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狼王确实是有些愤怒,不过很快他就冷静了下来!

他仔细的想了想,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明知道在这么多的包围圈下还能杀人,确实是有点像那些人的风格!果然是有依靠的!

大尾巴狼将电话拿到一边,听到什么两字的时候他就做好了准备,以为大哥会暴怒,大发雷霆!可是,等了半天也没有响应!

大尾巴狼拿着电话拍了拍,放在耳边听了听,对着话筒喊道:“喂!喂!”

“什么事!”狼王问道。

“没事啊,大哥就是问一下让那个禹灿来狼穴吗?”大尾巴狼吓了一跳,他没听到大骂的时候,以为是大哥生气的把电话给摔了那!这不符合科学啊,真的太不科学了,大哥竟然没大发雷霆!

狼王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带他来,我见他!”

“我知道了!”大尾巴狼回答道!

狼王听完后把电话放到原位,艰难的走到了自己的太师椅上,一屁股坐了上去,闭上了眼!

“你难道就没什么问的吗?”狼王说道。

“父亲没说,那就是不该太虹知道,等到父亲想说的时候,太虹自然会知道!”那个年轻人微微弯下身子回答道。

“恩,太虹我最喜欢你这点,什么事情都很冷静,做事情也很稳重!不像我一样经历这么多事,脾气还是暴躁的很!你啊,真像你娘!”狼王很满意的说道。

听到娘这个字的时候,于太虹的身子明显的颤抖了一下,但也仅仅只是一下而已!

于太虹将身子弯的更很了说道:“父亲的脾气自然是有些许好处的,父亲暴躁的脾气不也是让亚洲几家和我们实力差不多的雇佣兵组织害怕不已!不得不退让三分!而且父亲在大事方面还是很沉稳的!”

“恩,你那几个不成器的兄弟要有你一半的才能,我也就放心了!可惜啊,那几个混蛋就知道争权夺利,不成器的东西!”狼王有些生气的说道。

“几个弟弟不过是年纪还小,没有长大,等长大了也就明白了!父亲不用担心!”

“每次和你说话,我这心啊就欢喜的很,恩恩,这次见这个禹灿你也和我一起吧!看看他究竟是何方神圣!”

“遵命,父亲大人!”于太虹将身子前倾说完之后又站的笔直。来自haohaoyun.com

狼王在太师椅上闭着双目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在另一边,大尾巴狼挂了电话之后,向禹灿走过去,原本是想说话的,可是看到眼前的情景他实在无法开口,万一禹灿生气,不杀了自己揍自己一顿也不值得,等吧!反正不会急着一时半刻。

只见禹灿面对明月,四目直视,爱的火花砰溅而出!

大尾巴狼想了想,自己在这里没什么事情,索性叫人点查医生护士的人数,一会儿好带走。随后偌大个广场只剩禹灿和明月了!额,不对,还有一圈的雇佣兵在“保护”。

说是保护,大家都明白什么意思,即使这些人没什么用!

“你没事吧,他们没对你怎么样吧?”禹灿柔情的问道。

明月摇了摇头,带着些许哭意投入了禹灿的怀抱!

“我好怕,我真的好怕,我已经找不到弟弟了,我不能在失去你了!”

禹灿微笑着说:“傻瓜,我不会离开你的,你是我的女人,我会好好保护你的,不要怕!而且,咱弟弟迟早会找到的!”

明月一听,立即起身娇羞道:“谁跟你是咱弟弟啊?你还不一定有我弟弟大那?”

禹灿真无语了,女人啊!真是不能说错话!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是我女人,他不论比我大还是比我小,都要叫我姐夫!”

“你,你,没办法说你!”明月无言以对。只好把身子转了过去,不去直视禹灿的那双魔性的眼睛!

“好了,一会儿准备走吧!”禹灿从背后抱住了明月说道。

“走?去那里啊?禹灿你和他们怎么回事啊?他们为什么不针对你啊?你不会是.......”明月的话没有说完,但是禹灿已经知道了她什么意思!

“怎么可能,这么垃圾的组织我看不上的,一会儿我们去见他们的头领,我的一个朋友和他们的首领认识!”

“可是,你不是不能暴露你自己吗?当初我能看出来,你不想让自己暴露,我想外界一定传出了你死亡的消息对吗?”明月在禹灿的怀里转了一个身用那双清澈迷人的眼睛望着禹灿!

禹灿只能是苦笑无奈了,明月这么聪明,从自己的话里肯定会猜出事情的,自己早应该想到的!

“放心,这个朋友可不一般,他知道怎么做的,而且通过他得让我师父知道我想干什么,然后我师父会安排的,放心没事的!”

“真的?”明月问道

“我怎么会骗你那,你没事就好了!走,一起去狼窝玩玩,怕吗?”

明月听完后脸上挂起了微笑,然后拉着禹灿的手说道:“有你在,再危险我都不怕!”

禹灿听完后,也是报之一笑!拉着明月去找大尾巴狼了!

大尾巴狼正在点查人数,听见了背后有人叫自己,正想发怒谁这么大胆敢直呼自己的代号!但是,他隐约觉得这个声音有些熟悉!

当他转过身来的时候,一张凶神恶煞似的脸立马堆满了笑容说道:“禹灿小哥,和弟妹谈完了!大哥说同意你去狼穴了!一会儿咱走吧!”

大尾巴狼不傻,他知道大哥能有现在肯定和龙先生离不开,自己要是得罪禹灿,那么后果就可想而知了!但是,要是禹灿赏识自己,那么自己可就........

光是想想大尾巴狼就觉得开心,所以他对待禹灿也是很上心的了!

禹灿淡淡一笑,:“我路过食堂的时候见有辆马车,我们两个做那个马车,大尾巴狼兄麻烦你找个会驾车的吧!”

大尾巴狼心中暗骂,那个混蛋带来的马车,我上哪里找车夫?不过,他还是要应承下来的。

“我尽力,尽力,禹灿小哥稍微休息一下,马上就走!”

禹灿点了点头,拉着明月到一旁休息去了!

开玩笑你要能见到就出鬼了,听说那R国的贵族刚送来就挂了,你一天到晚除了手术就是手术,都市执念师11章(第十一章 最后一枪)你要是能发现就出了鬼了。

我还是听食堂的阿姨们,无聊时候讨论发现知道的,而起这车听人说是一个医生藏起来的,马被放养在后面的草丛中。要献给什么人的!

弄不好就是你的爱慕者,妈的,我媳妇也敢打主意,以后见面弄死他。禹灿心想。

不过自然是不能说出心里话的“那车是用油布盖住了,估计是怕下雨,而且在食堂的后面,你没看见很正常!”

禹灿估计难以想到,这马车就是那被禹灿弄死的医生给锁到食堂后面的。这车本身是要献给狼王的,这马车的确也是是豪华,配得上贵族的身份。

“哦,是嘛!或许吧!可是禹灿,我怎么感觉那个人好像很怕你啊!他们那么多人都有枪!你朋友到底是谁啊?”明月有些不解的问道。

都市执念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都市执念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阅读haohaoyun.com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印度士兵只需要站着,我都觉得都非常有喜感,真是奇葩的国家

  • 让老婆爱不释手的12款家居用品,贴心实用,网上买更便宜

    这是很实用的缝隙置物架,再有就是厨房里那些经常用到的小家电,称重里强。双层设计上层放食物下层收纳果皮纸屑非常方便,食品级的ABS材质可以与食物直接接触更加安全无毒。生活实用居家用小百货,也可以放在卫生间的洗脸台上,洗个脸化个妆棉签纸巾再也不用仍在台面上了。带隔板衣物整理柜,玩具文件柜,在不占用空间的前提下,又能帮您收纳日常所需的物品,简约透明夹缝收纳柜,这种夹缝收纳柜,抽屉透明,居家使用更方便。创意炫彩四格沥水筷子筒筷笼,可当餐具筒,也可当桌面收纳盒,清新马卡龙色系,方便您的生活。管子采用pvc

  • 一个身体中,怎么会同时存在两个你?

    1月28日23:29你不可能去喜欢自己,也不可能去讨厌自己。如果你感受、理解、体验到的自我,就是你自己。那么你所讨厌,或者喜欢的自己,与能讨厌或者喜欢自我的——你,就是两个人。一个身体中,怎么会同时存在两个你?这其中必定有一个是假的。不被自我所思索的,就是智慧。不被自我所感受的,就是清净。不被自我所忧患的,就是安详。不被自我所镣铐的,就是觉醒。不被身心所困顿的,就是解脱。

  • 有趣,是人性的最高境界

    从明天起,做一个有趣的人。时下大多中国人评价一个人成功与否的标准,大体不外乎是通过一些很刚性的指标,比如身份、地位,职业、收入,房子、车子,孩子的教育、本人的游历等等,似乎一旦拥有这些也就可以称之为成功了。在国外评价一个人是用“有趣”来界定,如果被人说“没趣”,那将是很失败的。为此有人说,人生最大的敌人是——无趣。无趣是有历史源渊的。我们这几代人恰巧碰到我们这个时代简直让你无法有趣:上一辈人经历了一个灰色年代的洗礼,看世界的眼光是阶级斗争是非观,有趣的含义基本等同于“小资情调”,是无产阶级专政对

  • 理想也好、艺术也好、创业也好,活着最重要。

    早上看到已故青年导演胡波的遗作《大象席地而坐》柏林电影节获奖的消息《今天斩获大奖的导演,却被逼上吊自杀:笑贫不笑娼的时代,理想算个屁!》,感觉特别难过。但这篇文章的腔调,我又特别不喜欢。我管它叫披着理想主义外衣的公主病——没有人有义务必须为你的理想买单,就像即便你是聪明漂亮的公主,也没有男人有义务必须对你一辈子的幸福负责。看完这篇文章的第一个感受居然——有点心疼里面这个叫“王小帅”的制片人,不知道是不是《十七岁的单车》那个导演。作为一个制片人、投资人,投这么一个新手,要冒多大风险,谁的钱都不是大

  • 余生,只想和相处舒服的人一起

    人到世上走一遭,总会遇到一些喜欢的人和不喜欢的人。有些人,和他相处得很累,就不要继续相处了,和谁在一起舒服,就和谁在一起!你一定有过这样的体验:与有些人聊天,总是觉得兴致勃勃,意犹未尽,哪怕心中有再多的烦恼,也仿佛跑到了九霄云外,时间总是一下子就过去了,真盼望着下次再和他聊天。与有些人聊天,却是一直无奈地听对方不停抱怨,从工作说到生活,从朋友说到家庭,从过去说到现在,再到将来,从自己说到社会国家,好像他生命中的一切,就没有令他满意的。你本来大好的心情,也会被他弄得乌云密布,说不定再也不想见到他。

  • 好色邪淫之人,这十件事,没有一件能如你的愿!

    古人云:欲贵,先戒淫;欲富,先布施;欲寿,先放生;欲智,当奉圣贤言教。俗话说万恶淫为首,古今往来无数的真实事件反复表明好色邪淫的果报最为惨烈也最为迅猛。1.健康上的果报好色邪淫之人常会出现脱发、肾虚、免疫力极度下降并常患有生殖系统方面的疾病(易患的男科病有前列腺炎、早泄、阳痿、不育甚至尿毒症等,易患的妇科病有子宫癌、宫颈糜烂、宫颈癌、不孕甚至尿毒症等),同时好色邪淫之人极容易染上性病甚至艾滋病。2.爱情上的果报好色邪淫之人的爱情普遍不顺利,一般到了结婚的年龄都由于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身边都还没有伴

  • 讲章:从神而来的祝福

    提示从神而来的祝福民6:22-27问候弟兄姊妹,主内平安,春节快乐,新春蒙福!刚才我们所读的经文,是神晓谕摩西告诉亚伦和他的儿子们作为祭司当如何为以色列人祝福的话。春节后我们来聚会,我发现来到教堂的弟兄姊妹,见面第一句话都是彼此祝福,“新年蒙恩!”“春节蒙福!”弟兄姊妹听到这样的祝福都非常高兴,我相信这样的祝福更是神所喜悦的,因为神也愿意来祝福他自己的百姓,让祭司亚伦和他的儿子们常常给以色列人祝福。那么,神要赐给他的百姓什么样的福分呢?感谢神,让我们有幸在《圣经》中看到了这些祝福的话语。“愿耶和

  • 余生,和让你笑的人在一起

    余生和让你笑的人在一起作者丨武動奇迹生活中,难免有磕碰,每个人做的事情,站各自的位置,去观察每一样事物,认知肯定不一样。可往往就有一些人,总喜欢用自身的优势去贬低别人抬高自己身价,不尊重别人,却忘了一山还有一山高,别人也会反过来不值得去尊重他。有时,远离一些烦恼的群体和个人,可能是给你解开枷锁,减轻精神上的压力和负担。毕竟人是随波逐流的思想,只会对高于自己的人攀扶,甚至宁愿选择失去尊严而取大舍小,因为利益面前大于公道评判标准,正常,正常不得了,所以人要自己活好。不管多少人影响你的心情;不管多少人

  • 朗诵丨一封最美的情书---你还在我身旁

    你还在我身旁作者丨佚名朗诵丨水之湄这是一封最美的情书,来自最美的情感。多想,你还在我身旁,可惜,你已不在我身旁...瀑布的水逆流而上蒲公英的种子从远处飘回,聚成伞的模样太阳从西边升起,落向东方子弹退回枪膛运动员回到起跑线上我交回录取通知书,忘了十年寒窗厨房里飘来饭菜的香你把我的卷子签好名字关掉电视,帮我把书包背上你还在我身旁作品简介:这是香港中文大学《独立时代》杂志,微情书征文大赛一等奖作品——《你还在我身旁》。这首诗,是一名不知名的作者写给已逝的母亲,用来缅怀对她的思念。作者希望时间能够倒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