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神医宠妃:太子殿下好腹黑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8 6:20:40 来源:网络 []
书名:神医宠妃:太子殿下好腹黑
第2章 归故里

来到一处水榭,李封指着不远处的几位华衣丽人说:“大小姐,夫人与小姐们正在亭子上等候您呢!”

阮芷菡顺势望去,看到幽谧水亭上,众多丫鬟簇拥着三位身着华服的女子。来自haohaoyun.com正中的妇人年龄较大,想来就是文莲珺了。

她上前见礼,一副低眉顺眼的喏喏姿态,好似很怕在如此多的人面前露面:“拜见夫人。”

“姑娘这句夫人倒是让我受宠若惊了!”文莲珺一番惺惺作态。

她三十岁上下年纪,却保养得宜,肌肤白净,身量又苗秀,穿着质地精良的蜀绸,虽然个子不高,却别有一番动人风韵。

“妹妹看来是胆子小!”坐在文莲珺左侧的阮湘筠笑着说。

她用素白团扇半遮面,露出两弯细长的黛眉,乌发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圈,美眸流盼间华彩流溢,红唇荡漾间轻灵毓秀。

“娘亲,你看她,穿得都是什么衣裳啊!”年纪较轻的阮茗月对阮芷菡露出嫌恶的表情,不过心中却在嘀咕:这乡下来的野丫头,怎么能生得这么美?

阮芷菡生得美,纵使身上穿着破旧的褴褛,依旧难掩她绝美的天生丽质。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

也无怪容色上等的阮茗月要心生妒忌了。

文莲珺也不由在心中腹诽:这野丫头,和她那趾高气扬的娘亲一个德性,可惜只生了一张绝美的皮囊,没有一点脑子!这次让她回来,就是让她那死不瞑目的娘好好看看,她的女儿如何被我玩弄在股掌之间!

“茗月!不得对姐姐无礼!”文莲珺面上端得和睦,又招呼身后的大丫鬟秋鸿:“明天带裁缝进府帮大小姐剪裁几身合适的衣裳。京都不比乡下,毕竟是阮府的大小姐,吃穿用度要与小姐们一致!”

“是!”秋鸿连忙应了。

“我…用什么都是一样的…娇娘帮我做了衣裳,就不劳夫人费心了。”阮芷菡低声说:“还是给妹妹们做吧!”

“真是一脸穷酸相!”阮茗月嗤笑着说:“人家都不领娘亲的情呢!”

阮湘筠也在后低声发笑。

“大小姐刚从乡下回来,你们这些丫鬟可不要小瞧她!”文莲珺虽是如此说,语气中却不免多了几分得意。

就好像当年凤朝歌是正室,吃的穿的都比她好太多。版权haohaoyun.com

如今,凤朝歌的女儿却沦落至此,而她们娘三像看一只可笑的猴子般看着她的女儿,真是大快人心啊!

“夫人。”阮芷菡忽然抬起头来,用恳切的目光注视着文莲珺:“我想见见泽扬。”

阮泽扬与阮芷菡一胞同出。

阮芷菡离开雍都时,阮泽扬还在襁褓。

她在乡野,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这个弟弟了。

“他在学堂里读书,晌午才下学。”文莲珺笑得一团和气:“不过他出生时就被我带在身边,怕是早就不认识你这个亲姐了,却是与湘筠与茗月混得熟识。小说神医宠妃:太子殿下好腹黑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你这次回来,正好与他相认。”

看文莲珺笑得刺目,阮芷菡柔柔弱弱地说:“我和泽扬毕竟一胞所出,俗语说血浓于水,即使身在乡下,却时时刻刻惦念的!有劳夫人多年来帮我照顾胞弟。”

她这句反驳让文莲珺白了脸。这分明是说,她对泽扬多好,也不过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庶母。

“那便去偏厅等着吧!”文莲珺语气冷淡地说。

阮芷菡走后,阮茗月语气忿忿地说:“娘亲,你听那个小贱人说的什么话?咱们这么多年来对那个小兔崽子好!难道她一回来就得让位不成?”

文莲珺端起桌上的青瓷茶碗,动作优雅地轻抿了一口:“你急什么?不过一个乡下来的丫头片子,能成什么气候?”

“那娘亲怎么叫父亲派人把她接回来?”阮茗月气鼓鼓地鼓着腮帮子:“姐姐的未婚夫婿不过才是从五品武官,那丫头却要攀上睿小王爷了!”

她这句话让阮湘筠妒忌的红了眼。

她怎么也是京都里数一数二的美女,比阮芷菡不知道强了多少倍!然而她的夫婿却不知被阮芷菡甩了多条街!

她有幸在昭雪公主的一次家宴上见过睿小王爷。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俊朗出众、气质卓雅的睿小王爷,让在座的所有仕女倾心!

阮芷菡这个土包子上辈子是踩了什么狗屎运!她怎么能配上睿小王爷!

“也只有姐姐这样的绝色美人才能配得上睿小王爷尊贵的身份!”阮茗月这句话正中阮湘筠下怀,她的脸上闪过得意之色。

“你们两个丫头就是道行太浅!”文莲珺白了她俩一眼:“也不想想娘亲在凤朝歌手下忍辱负重了多少年,你们才有幸坐稳阮府小姐的位置!这一次,咱们可是要让阮芷菡成为整个京都的笑柄的!”

一听这话,两姐妹顿时眉开眼笑,知道娘亲一定是有所图谋才将阮芷菡接回来的。

阮府在雍都也算是官臣府邸。虽不能说富丽堂皇,也庭院众多。然而文莲珺却将阮芷菡安排在一处非常偏僻的别苑,翡翠轩。

翡翠轩多年没有人居住,院子里很荒凉。她和娇娘走进里屋,看到里面的家具摆设都很陈旧。好好孕

阿黄倒是好奇地到处跑,不一会就叼着一只死老鼠跑到了阮芷菡的面前。

阮芷菡将阿黄口中的死老鼠扔出去,然后对娇娘说:“阿娘,有劳你拾掇一下了。”

娇娘身量高大,体形偏胖。

她曾经是凤朝歌的丫鬟,之后又做了阮芷菡的奶娘,所以将她当作自己的闺女一般疼爱。

娇娘手脚麻利地收拾房间,然后说:“姑娘,你看到了,文氏这个贱人霸占了夫人的位置!夺走了本该属于你与夫人的一切!”

娇娘的话让阮芷菡的眼眸冷了一下,随后说:“我明白,阿娘,咱们这次回来就是夺回属于咱们的一切!”

阮致远在黄昏时乘着官轿回来。

他在内阁任职,穿着文官的锦绣官袍,袍面上用精美彩线绣着锦鸡,腰间佩戴紫金鱼带。相貌文弱,却充满严肃的气息。

他在府邸正厅与阮芷菡会面,面色平静,没有丝毫与女儿久别重逢的喜悦。

“长高了许多,面色也甚是红润。”阮致远淡淡地说,他瞥了阮芷菡一眼,心中想这孩子与她生母一样漂亮,是个不可多得的倾城美人。

“多谢父亲记挂!”阮芷菡连忙假装诚惶诚恐地回答,内心却在腹诽:废话,我从阮府离开的时候才六岁,现在都十七岁了!

阮芷菡唯唯诺诺的样子充满了小家子气,与阮湘筠的高雅美丽大相径庭。

阮致远心想这样的女孩怎么能入得了眼高于顶的睿王妃的眼?

文莲珺却在一旁笑着说:“姑娘刚从乡下回来,还是有些陌生的。不过住些时日,多与姐妹们亲近,慢慢地就熟识了!后天睿王妃要办桑花宴,我带着芷菡一起去。”

“我…不想……”

眼看着阮芷菡又露出那副怯弱的表情,阮致远烦躁地皱起了眉头:“先叫裁衣官来裁几身像样的衣裳,免得出去丢了阮府的脸!”

阮芷菡那副怯弱害怕的模样让阮致远非常嫌弃,让文莲珺非常满意。

她热络地拉住了阮芷菡的手,亲昵地说:“姑娘要学着胆子大些。京都可不比乡下了!什么事都是要讲规矩讲排场的!咱们也是大户人家,姑娘们可是要嫁有头有脸的人家的。”

阮湘筠在一旁正襟危坐,俨然一副高门淑女模样。

阮茗月倒是在一旁嗤嗤发笑,将对阮芷菡的鄙夷全部写在脸上。

“你们姊妹要和睦相处。”难得阮致远替阮芷菡说了一句话:“茗月可不要耍小聪明。”

他对么女总是多了几分纵容与疼爱。

闻言,阮茗月亲昵地搂住阮致远的胳膊,撒娇:“父亲怎么这样说?月儿可是非常敬重大姐姐的!”

阮致远用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阮茗月立刻娇笑着躲开了。

“就你是个机灵鬼!”

“小少爷来了!”

仆人通报之后,阮芷菡听说胞弟到了,心中难掩激动,眼眸亮了几分。

不一会儿,只见一个锦衣华服的小公子走了进来。

他的面目俊雅白净,五官与阮芷菡有十二分相似。

阮泽扬进来,先是恭恭敬敬地向阮致远行礼。然后便扑到文莲珺的怀里,俨然一副亲昵的母子和乐图。

阮芷菡有些尴尬地站在原地,阮泽扬正眼都没有看过她。

“娘亲!”他叫的极是亲昵与依赖。

“学堂里累不累?看我儿这几日都瘦了!”文莲珺故意看了阮芷菡一样,发现她气得浑身发抖,顿时格外得意!

看看你这血浓于水的胞弟,却是个认贼作母的主!

“来,泽扬,这是你大姐姐!她今天刚从乡下回来,快快见礼!”阮茗月的语气颇有些幸灾乐祸。

“大姐姐?”阮泽扬这才注意到屋子里还有一个人。

他抬头嫌弃地看了一眼衣着土气的阮芷菡,皱着眉头:“这是哪里来的乞丐?怎么还跑到大厅里来了?还不快快赶出去!”

他的话让阮湘筠与阮茗月大声笑了出来。

神医宠妃:太子殿下好腹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神医宠妃 或 太子殿下好腹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美丽相约花为媒

    中国龙主题花车吸引了大批荷兰民众。本报记者任彦摄春风和煦,阳光明媚。当地时间4月21日9时30分许,荷兰一年一度规模最大的花车巡游从荷兰西部海滨城市诺德韦克启程。花车巡游历时12小时,晚9时30分抵达哈勒姆市。据悉,今年约有100万当地民众和外国游客沿途观看花车巡游。诺德韦克市市长约翰·利普斯特拉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荷兰第七十一届花车巡游,今年花车巡游的主题是“文化”,展示荷兰和一些嘉宾国的特色文化,“鲜花让我们彼此走近。鲜花是多姿多彩的,正如各国的文化一样,我们希望通过花车巡游能够更好

  • 中国琉璃惊艳法国

    小女孩欣赏琉璃作品“且舞春风共从容”。法国观众在欣赏张毅的“一抹红”系列作品。由琉璃工房创始人、台湾琉璃艺术大师杨惠姗和张毅携手法国玻璃艺术大师安东尼·勒彼里耶的当代琉璃艺术联展,近日于法国古安博物馆拉开帷幕。展览集中展示了杨惠姗、张毅富有东方人文色彩的近20件中大型作品,以及安东尼·勒彼里耶的历年代表作。陈建明摄

  • 中国漆画展在波兰华沙开幕

    据新华社华沙4月21日电(记者韩梅、陈序)“溯古融今——中国漆画展”21日在华沙开幕,活动旨在以人文交流为纽带,让波兰民众更多地了解中国艺术,促进中波文化交流。画展精选了中国当代老中青三代优秀漆画艺术家的40幅代表作品,作品主题鲜明,内涵丰富,将天然漆所具有的温润、华丽、含蓄、神秘的材质特点,通过漆画本体语言的视觉审美效果呈现出来。《人民日报》(2018年04月23日03版)

  • 小说:总裁蜜宠小助理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蜜宠小助理在线阅读书名:总裁蜜宠小助理目录预览:第3章请吃自助餐第4章被围住了第5章他找来了第6章请她上车第7章盯着她看第3章请吃自助餐手绞着衣角,柯晓晓真的很不自在,就算是被普通人盯着都会不自在的,更何况面前这男人太帅太有型了,她垂下头,不敢看他了,不然,心跳的太快了,快的仿佛要跳出来一样,柯晓晓低低的道:“是。”她想隐瞒也不行呀,她被抓了一个现形,他扯过她的时候那些外卖还在手上。“什么学校毕业的?做外卖几年了?”她咬咬唇,然后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向他,不能再慌了,再帅也不是

  • 小说:诱妻入局:傅先生,你自由了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诱妻入局:傅先生,你自由了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诱妻入局:傅先生,你自由了目录预览:第3章守住你的本分第4章她回来了?第5章她是傅梓楠的女朋友第6章守一辈子活寡第7章你也配第3章守住你的本分这样轻飘飘的一句话,瞬间将叶楠的心打入了深渊。她后背发凉,牙齿轻微打着颤,有些发懵地看着眼前恩爱的两人,不知该如何措辞。“还想继续做傅家少夫人,你最好守住你的本分。”傅薄笙警告地看了她一眼,更紧地将纪菲儿揽进怀里,“规矩一点。毕竟我的‘夫人’不是那么好当的。”他的重音刻意落在‘夫人’两个字上,一字一

  • 小说:腹黑老公强势撩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腹黑老公强势撩妻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腹黑老公强势撩妻目录预览:第3章小妮子,晚上见!第4章该做的都做了第5章妈妈的怒火第6章将功折罪第7章受罚第3章小妮子,晚上见!顾以笙被陆九琛强行拽上了车。“你带我去哪?”“民政局,领证。”顾以笙瞬间惊呆了,这个男人疯啦?竟然要和她结婚?“不好意思,我已经有丈夫了。”“那就离婚。”面对这个强势的男人,顾以笙只感觉心里恨得牙痒痒。她让她离婚就离婚,他当他自己是总统吗?“你停车,我要下去。”陆九琛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有本事就自己跳下去。”顾以笙咬了咬牙

  • 小说:为你,在劫难逃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为你,在劫难逃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为你,在劫难逃目录预览:第三章不再爱你第四章错过的爱第五章好友相害第六章好戏一场第七章计划失败第三章不再爱你我恨你,你在我身上留下的伤痕与痛楚,我都记在心里,此生也别无他求,只想把这一切慢慢还你。——苏晚情苏晚情正边和秦雨诗聊天边给她擦药。却听冷夜冥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苏晚情,出来。”苏晚情把药递给一旁的护工,走了出去。走廊里,苏晚情和冷夜冥面对面的站着。“今天这样的事,我不希望再发生。”冷夜冥冷冰冰的开口,语气如同对待一个陌生人,甚至隐隐含着责怪。

  • 小说:此爱至死方休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此爱至死方休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此爱至死方休目录预览:第三章鞭尸第四章欺凌第五章惨遭陷害第六章生不如死第七章慕芊语失踪1第三章鞭尸慕芊雪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自己熟悉的房间,她记得妹妹慕芊语昏倒在雨中,不管她怎么呼救,顾亦寒都没反应,最后自己也在雨中失去了意识,是他救了自己吗?想到芊语,慕芊雪猛的坐起来,急忙的从床上下来,正欲开门,门却被人踹开,她受到惯力,摔倒在地。慕芊雪抬起头就看见面无表情的顾亦寒在门外,还有消失了一段时间的欧雅珍,欧雅琴的妹妹。“芊雪,你怎么可以如此狠心,连姐

  • 小说:亲爱的,我们不回头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亲爱的,我们不回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亲爱的,我们不回头目录预览:第3章另有目的第4章他不信第5章被陷害第6章她不签第7章最后一次第3章另有目的“咳咳咳……”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夏亦初难受的五脏六腑都快咳出来。可即便难受的快要死去,她依旧不断用手抠着自己的喉咙,不断的催吐自己。没办法。她知道经过这一次,苏子墨之后肯定都会防着她,她再也不可能近得了他的身。因此,她必须这么做,把避孕药给催吐出来。只要能怀上孩子,再难受她也要坚持。又是一阵干呕,噗的一声,夏亦初张口就吐出一口血来……看着手

  • 小说:爱是痛的醒悟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是痛的醒悟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爱是痛的醒悟目录预览:第三章她是谁?第四章我要她活着!第五章一个都不会放过!第六章你怎么会在这第七章给我查!第三章她是谁?司逸谦的车停在车库的门口,许清珂开门便坐了上去。调开行车记录仪,看到最近的一条--钟山医院,许清珂的瞳孔缩了一下便恢复如常,然后便跟着导航行驶了出去。这边许清珂刚刚把车开出车库,另一边司逸谦察觉到怀里空荡荡的,皱了皱眉头后便整开了眼睛。听到外面传来的汽车引擎声,司逸谦迅速的走到床边,看到疾驶而去的车子,眼神一下子变得十分清明,打开房